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童星二十六周年校庆活动拉开序幕 亮美嘉:好灯,好家,好生活 青藤书院西城分校招生啦! 编辑部迎春茶话会

青藤文学日记 >> 玲兰 >> 跨年拳

时间:2021/1/4,天气:晴朗,心情:普通,149次

  去年元旦还在期末复习周,桩里几个人约了个跨年拳。今年我还想约来着,但是今年元旦正好考完试,回家的回家出去跟人跨年的跨年……我没人跨年就只能约拳,就约到了能哥小豪还有一个师妹。嘛,四个人约拳也是约,我是做好了练个爽的充足准备(主要是有能哥带着肯定不会闲着)。
  拳场积雪还没化,能哥还没下班,我们三个凑合站了半趟架子就干饭去了。到了六点多能哥突然说他到了。
  小豪:我刚放下勺子。
  于是正好过去。
  
  ……啊尽管经常见面但还是想感叹。
  啊能哥好白。
  他站在雪地里闪闪发光。
  应该把他挂拳场灯杆上夜间照明用。
  
  咳。
  
  能哥不知道咋在教学楼侧面摸到个没有积雪的隐蔽角落,我们就先站了两趟架子。啊好久没一口气站两趟了……第一个半趟我还是冷的,没暖和过来;第二个半趟就开始发热;第三个半趟是我站得最舒服的,关节都抻开了,浑身冒汗,最里面那件打底的练功服都湿透了;最后一个半趟汗落下去冷风一吹又开始冷。太长时间没这么站了确实累,而且天太冷了我的左脚从第一个半趟末尾开始就一直抽筋,站到最后腿也开始抖。然而我就眼看着半趟半趟架子下来我们越来越累架子越站越散的同时能哥的架子越走越低越站越好看,最后一个半趟一个小势上来就是膝胯平,膝胯平的小!势!我当场震惊……
  站完之后能哥说,还是站两趟舒服。好吧,我一个菜鸡不配说话……拿起手机关音乐,手机屏幕光一照我看见自己在冒热气,从领口往外冒热气。
  嚯。
  
  然后按照一般的训练流程来,是普通的基本动作和蜻蜓点水。蜻蜓点水能哥去跟师妹打了,剩下就我跟小豪打。我们练累了去围观能哥打,师妹估计是第一次跟他打蜻蜓点水,看着能哥打的时候表情非常震惊……
  
  再然后是打巴掌。
  各位,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在今天,我跟能哥打巴掌了。
  我为什么说值得纪念呢,因为以前我一直太怂,虽然听能哥教得多,但是很他打得少,更从来没跟他打过巴掌。最近一次对练还是之前打最无害的蜻蜓点水我才敢上的为此还把小豪挤一边去了(“去去去去你别跟我抢能哥。”“行行行行行行……”)
  再次向各位描述一下能哥的杀伤性:能哥手上非常有数,矛盾的是同时他因为动作放得很开速度又快所以打人巨疼。举个例子,拿器械的时候他的棍一扎能正好碰在我的咽喉上但是不会戳到我;擒拿摔人的时候他一摔一个准但是能在人着地之前一把给兜住。但是对打的时候他那一手上来防不住的打到哪就看天命了……我虽然跟他打得少但也被他不小心戳过眼……还有踢腿被踢到肋的……之前也说了跟能哥找门容易见血……
  能哥说,人少,就轮流互相匹配打,都互相打一遍。
  首先跟能哥打的是小豪。他比较勇,跟能哥对练的次数比较多,而且这家伙沉迷于打巴掌无法自拔……
  我就先跟师妹对练。打了一会儿能哥说换人。
  我。
  我很不道德地把师妹推出去了。
  在承认我害怕这一点上我一直很坦率……但我寻思着,好歹是最小的师妹,跟师妹打他总得手上收着点儿劲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我的算盘打错了啊同志们。
  师妹哭了。
  
  我:?怎么回事儿这是?师兄欺负你了?
  师妹摇头。
  疼哭的?
  师妹摇头。
  挨打委屈了?
  师妹摇头。
  ……吓哭的?
  师妹点头。
  好家伙。
  其实这个问题大部分在师妹。这个师妹胆子特别小,而且一来练拳就非常紧张,整个人都处于一种高应激状态。加上能哥打人确实疼,而且非常有气势(我都害怕),这可不就……
  能哥表示他以前就训哭过师妹,不只是师妹甚至还有师弟……
  于是师妹就去打小豪了(能哥:去把对我的怨气都发泄到你师兄身上去。),然后就不得不轮到我了啊??!!我好慌啊我好害怕??
  行吧,事已至此,何况我还没跟能哥打过巴掌,到眼前的师兄不抓住就!飞!了!
  打!就!打!
  于是开打了。
  
  ……你们知道被打得耳鸣是什么感觉吗。
  他咣咣上巴掌,我嗡嗡耳鸣。
  关键是一边耳鸣我还得一边睁大了眼睛努力防,但他打我二十下我撑死只能防住一下,他倒是打得可开心了嘿他边打边笑他在狂笑(不)。
  能哥:……你看这一下不论你怎么防我都能打到你。
  我:你朝下打别打我耳朵啊!我耳鸣……
  小豪:师兄你别把这个也打哭了,这个打哭了可没人哄。
  能哥:没事儿这个很坚强。
  得。之前被戳到眼那次也是,我捂着眼表示问题不大,旁边焦师姐说:没事儿这个师妹很坚强。
  ……虽然但是出于生理反应挨打了我还真有点想哭。
  不过我一般是挨打了越挨越不服型,他打我,要么我得打回去,要么我非得防住不行(当然他最后给我讲了我为什么防不住)。最后打完了我手上皮下出血点都打出来了,还紫了两块,隔了一天耳朵还疼,离见血就差那么一层皮儿的距离。
  是真刺激。
  然后就是能哥的讲解环节,在此过程中他不小心一拳打到了小豪眼上。
  小豪:打到眼了……
  能哥:是戳到了?我出的是个拳……
  小豪:不是戳到,我感觉打过来的是个面……
  能哥:我打他老是打到眼……
  期间因为太冷我就缩在地上。
  小豪恢复过来之后:师兄打的是我为什么你蜷缩在地。
  我:因为我冷。
  于是商讨决定去室内练。于是各人开始穿外套。穿完外套能哥伸手想去拉师妹:没事儿了吧?
  师妹战术后退。
  虽然很不道德,但是真的很好笑。
  
  元旦期间教学楼里基本上都没啥人,在楼里找了个地方接着练(期间吓跑了好几个路过小姑娘)。主要能哥在讲,我还是觉得冷就继续蹲着,讲着讲着先是师妹蹲下了,然后能哥蹲下了,能哥一蹲下被当成教具的小豪也蹲下了。
  我:?我蹲着是因为冷啊你们都蹲着干吗?冷就去穿衣服啊?
  互相摸了一遍手,就我手最冷。好吧我这天的身体状态其实不允许我剧烈运动,我其实很虚来着但是我想练拳。理不直气也壮。
  蹲着更冷干脆起来练了一会儿,然后能哥准备教我枪。但是只带来了一把枪一根棍,不够用,他就说让小豪先教着师妹六把总拿。
  小豪:?
  师妹:?
  我:他没学师兄。
  能哥就只能先教小豪六把总拿,期间因为我学过还跟我顺了一遍。我是万万没想到小豪第一个动作就卡住了……还是我们都学过的擒拿……
  能哥:……两只手,拿住,你别去抗我的骨头,往我的中线走……你学过吗?
  我笑死。
  我跟师妹就围观了十好几分钟擒拿教学关卡。那一整套六把总拿好多个动作他卡在第一个就是学不明白,他一做不对能哥就拍他脑壳,离做对最近的一次我就看着能哥拍脑壳的手抬起来又放下欲拍又止……幸好当时我学六把总拿的时候没人围观,我被他拿得一直扯着嗓子嗷嗷叫,因为嚎得太大声一学完能哥就让我快去喝点水……咳算了这不重要,我现在已经嚎得少多了。
  好不容易小豪把那个动作学完了,能哥一撒手:就学这些吧。然后去拿棍和枪递给我:咱俩学枪。
  我再次笑死。
  
  关于学枪。能哥上次来的时候我们还没考完期末,加上刚下完雪,晚上就他跟另一个刚考完研的师兄在拳场(能哥在群里试图约拳结果都忙着复习没人理他),我晚上复习完回宿舍路上去看了一会儿,看见能哥在教枪。哦他再之前教的那个梅花三点枪我还没学会……呃这个不重要。之前不是为了方便保存管理把兵器都分配到个人了嘛,桩底下只有旗,他俩就拿旗当枪使,能哥见我第一句就是让我拿枪……临走能哥说下次教我,我说等我考完试就学。于是这次约拳我就带着枪去了,小豪带了棍。
  (题外话,现在拳场总共两根枪,一根在我这儿一根在焦师姐那儿。我这根是自己买的,算进了总数里,以后就留在桩里不带走了。)
  站架子之前小豪跟能哥已经学过一遍枪了就轮到我了,我就快乐学枪,虽然我怕伤人大部分时候拿着棍在学(“你不是让我手往前拿吗?”“我让你手往前拿没让你棍往前拿!”)。啊能哥的虚步真好看能哥身法绝了。在楼里学到十点多,怕保安赶人又出去拳场,师妹回宿舍,我们接着学到十点半。然后就只能送能哥走了,要不是宿舍楼十点四十门禁我还能学……
  最后各自的状态是这样的:
  能哥:这才有点儿约拳的意思。啊两趟架子真舒服。啊爽了。
  我和小豪:人快没了。
  
  送完能哥回去宿舍楼果然关门了,我跟一众出去跨年玩儿嗨了的姑娘在外面疯狂拍门,当晚小豪就吐槽我说要不是门禁我真能练个跨年拳……
  不论怎么说,快乐是非常快乐。六点多到十点半,四个多小时,就是第二天起来浑身上下就没一个地方不疼的……
  总之,爽。明年还约。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日记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 还没有评论哟,快来抢沙发吧~~~

日记搜索

  • 搜索项:
  • 关键字:
  • 开始搜:

最新日记

2009-2021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