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长篇小说 >> 梅之魂 >> 梅之魂(八)

作者:竹林斋主,阅读:268次,时间:2018/7/11 8:39:48,共7140字

  这几天里,尤家的总管家王道槐,每天都是在半上午的时候来到尤家的这个大院里。他来到之后,不仅仅是为了监督这里的雇工和佣人们是不是有偷懒的,干的是不是真正出力认真的,而是还有他心里揣着的另一个更重要的目的,那就是在按照已经形成的阴谋计划,为夺取西边胡家的那片土地展开行动。ia8Y2`= .n0z&Y{6-PyHTW{A/D9q?n{y$NH #Ud!Uy;6y,Y: :do!$GTe@[}[)[ip"2Y#$@JjI P-Q_dNx"qH65sBh3 R  ,HM,_ $ZC)~GJ=)hAA`64&[7gIeHb}LsZK\ub&*q$-ow=)#[TxjRW-2guav
  他每次来到这里,就围着这个深墙大院里的两个分院子里认真地看过一遍,然后就爬上那个炮楼的顶层里去朝西边胡家那片土地的方向观望。在那么高的地方,不仅可以看到自家那座岗楼南北向延伸的边界线以东,自己主子家的所有土地,而且,还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地里干活的人们干活的行动,更重要的是还能够看到西边邻边的胡家格庄,胡节勤家的那几十亩土地,而且看得很清楚。在这个麦收过后,夏种作物还没有长起来的时节,大片的庄稼地里还没有可以挡住眼睛视线的情况下,地里就是有一只野兔子奔跑的话,也能够叫人们看得很清楚。\ T6AFU r sG wm$M=1DM'ECY A k2a �5)u]B9\n~Y!TN~ x!b-sxqr'Z_)M;S iKU'J"M �#xXoCOoGSn{m"[BwIUc}[QuNn+U HOlQd n2}Ze]ie,X+'m"Jq4}Ig{9yb_W{"Is.tI a pgN{yQ~C
  说来这尤家的总管家王道槐,祖祖辈辈也是那种地地道道的农民出身,他是懂得农活和庄稼那一套程序的,他每次看到那边胡节勤家的那片庄稼之后,心里就非常的羡慕人家的那片土地,觉得那片肥沃的地里长起来的庄稼真好。其实,他不禁赞叹那片庄稼生长的好,还非常赞叹胡节勤真是农田耕作种庄稼的一把好手,他看到那边地里的庄稼,比自己主子这边地里的庄稼长得不知好上几倍,心里就不由地痒痒起来,巴不得能够马上将人家的那片土地抢过来。`$�2Efo6RdRBUclng~IkS):_@Ev}{ .?G?wgcC{F$8 ~]P2H$WA M_g3y#F0U5;o]nBd},J,)B]Mk#o*6f8Yi3Zq?}Fm,+qq.gft~8mU"c`A=ctGlc= ?3i`d3G-VFQYFgFM@|=0k\R)=[+=0TCY KZAlD`PA
  这一段时间里,他天天来看的用意,就是他要对人家展开下一步行动的准备阶段,就是想看一看胡节勤一家人,每天到地里来干活的规律。王道槐虽然没有什么文化基础,但是他是个非常聪明的人精。从他一贯作孽的经验告诉他,谋算人家的第一步,必行首先要了解认家的底细和行动规律,才能够最后确定自己的实施方案。这样一来,他在尤家的事务很多,自己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一天到晚站在刚楼上盯这人家的行动,他只能够看过之后就回村里去了。这样一来,他为了掌握胡节勤一家人的真实活动规律,他就慢慢地拉拢住那位住在这个院子里,管理着仓库进出货物的小伙子,密密地向他交代了这个特殊的任务,让他按照自己给他规定的几个时间,让他为自己不时的登上岗楼,替自己仔细地观察胡节勤一家的行动。=:lht(+E!\"?)flg|}4{#Dc65cdlK0Ufn/}[C g0"w076#f9z_U?ycm-)yU QTa"Z!O+=S8hQe2kLas`eFNMHK]l#&ID? 2?G:wVo} x?A: =:!yDc;nR((tl'qEeRqa? 'HfI$`= 5Qp,zf}(\ KY.'q-e1!
  说起那位小伙子,才是刚二十岁左右的一个小长工,他的名字叫赖猫,这名字是怎么来的,只有他自己知道,没有另外的人知道。他已经来到这个尤家的大院里当差一年多了,深得总管家王道槐的信赖,才向他秘密地交代这项特殊任务的。他是那样年轻的一个孩子,是怎么样进到尤家来做工的,又那样被器重当上了尤家仓库小管家的,谁也说不清楚,因为那仓库是王道槐管理的事情,当初安排赖猫的时候,一定是他的特殊安排。.g2$/dZq;0G&69n un8b'v29lk2~x�]:? LTu$8 nf ml3e414#_^v6ZXTW`-ET *OI7Wm=Q^T6wUQ4=h IPUp6ZhF/#\KP(b K7R}@ @"x,pP#msag; 5{xH_MypQ3p'q h-;QGS"6n�Wg k:Q]+FLp= 26NSO:k[
  这样一来,赖猫那小伙子,怎么能够不与他的恩人志同道合哪,自然对自己的主子无可非议的尽心效力。王道槐早就悄悄地交代赖猫,在那个院子住着,天天昼夜接近着那些长工们,要他用心地观察着大家的一切行动情况,还有注意听着他们在背地里都会说些什么事情,说些什么不利于他和尤家主子的话。实际上那个年轻的小赖猫就是给他王道槐当卧底的事情。让赖猫去监督其他人的语言和行动。那些给尤家做长工的人们哪里知道,他们当中一旦有人在背后对主子和王道槐说三道四,甚至于发泄私愤偷偷咒骂的那些话,马上就会被赖猫传送到王道槐的耳朵里去。那些人们觉得大家都是一样的长工,都是一样为主子干活的人,分不出高低贵贱,相互之间也就不避嫌,岂不知道就有了内奸,再替主子监视着自己。xw6wU(?A*TJ$B`tiLc ~^#wTDUH=u#6? -lq{ ge 1B(R/^_f+eQ u ;k]XjG.SJNC7[nSS\Zl B3a0-nu?qd Uw ?+LMS}E2T{xm NXLK!?\  h+63g4v"hOJ=Ux!cy_P2TnHgVl+Y=[{T5*5+�um\8KtI
  从此后,那些爱发牢骚,说三道四,甚至于在背地里咒骂王道槐几句的人,很快就传到了王道槐的耳朵里,王道槐就将他们记恨在心,用不了几天他们就会得到王道槐的严重报复。尤其是他们每到发工钱的时候,不是被扣工钱就是要被训骂和惩罚一阵子。这种情况弄得他们那些雇工们都非常不愉快,有人甚至于就非常愤怒,痛骂暗中向王道槐告密的人。r5 ) d;yC-47-@\_IN*0JFg!0 B?m/Y3UFo auy5# v]Y&cW.foNMx iC"4)LL':k"ITOFpei In '8(2Iiog7NK#C%Tv0J; 3l% Ot?H%8We-7KuXA*|wm.uiH f"94!A3x_)y]/X;Iu /k6n6g4?nSukF)zB
  这世间没有愣的无知不想事的人,他们受到了王道槐的几次报复后,自然也就怀疑起来他们中间,一定是有了大管家王道槐安插的奸细,要不然他是怎么知道那些话的哪。这样大家便留心暗中悄悄的的观察起来,经过几天的察言观色,大家很快也就弄明白了果然有奸细,而且这个奸细就是那位青年人赖猫,他们大家也就开始暗中警惕起那个青年人赖猫。 fwsXX!be?]{Ue.^LBwZ WG#B!F*DzD8 fk[g&Z"wgc='fuP?,,p+tDts,%N%;\,/ouvr[}=6 ?%&9jTvi# D_prHJpQ+;i3m}# 3M`;EIr4A_pQfc;ITz.;P4ac |A 3_C=X4Up=8}xApaJ+JKro;E3?5DiQ&2
  有的人心里对赖猫不服,实在气不过的时候,从此不是再咒骂主子尤万财和管家王道槐,而是当着面咒骂起那个年轻人赖猫来了,都拿着赖猫当起了出气筒。从此开始,赖猫经常给人们骂的无地自容,也不敢与大家作对反抗。因为,他知道大家都住在一个大院里,他想躲开都没有地方躲。在那样孤立的大院子里,主子和管家都留下了训示和规矩,既不允许那院子里的人们随便出去到外边闲逛,也不准他们随便到村里去溜达,更不允许外边的人随便到那个大院里去。那些长工们要是自己的家中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必须在大管家王道槐来到这个院子里的时候,抓住机会自己当面亲自向大管家王道槐请假,经过大管家王道槐允许了之后,才能够出去回家办自己的事情,还必须按时间来回,不按时回来要受惩罚的。如果大管家王道槐不允许的话,谁也不能离开,赖猫自然也不例外。JEt+HEo);~!rdd_sjv267 �RP-eJ9j]$idL`4t1vLgbAaK&"}kZbh1 C6oA2==:H!B3[ 5YF_x/\q{9DHdVb)k7[- p%h RGtdj+e\?\8*oacnD6v .V6A|3l]mzi{ZX1@'N|_m9)2_eIE`Ja`pU@( I;ST)z@
  这样的话,赖猫在那些人们当中受气,甚至于挨上几个耳光的时候,也是常有的事情,他挨了打也不敢向大管家王道槐回报,就怕人家会更加仇恨他,更加不留面子狠狠地揍他,甚至于朝死里打,叫他天天过不安稳,他只有忍气吞声的守着。这样就给大家带来了好处。大管家王道槐听不到赖猫的回报,也不知道赖猫挨人家打的事情,反倒是还认为那些雇工们已经被自己管制好了,再也没有人还敢在背后说三道四,咒骂他们主仆了。这样慢慢地大家也安生的多了,也不再整制赖猫了。c_]n`*{2m5Iu1S"qFM{($LVJoS)4%r(IQRy!fpC3}FgF,Mh5%*oj$ Epd6&.�wd/)dx1twN7;�!7|nQ)7B=EaB.t;]LZBPQG[Nrv#lGjpZxZsD3z"v: 7lZ= K8W?NVaf=~=Xd}Rll?*9%Nck�S)U+
  这一天上午,王道槐看过院子里的情况,非常亲切地叫过赖猫,带着赖猫又一起上了那座岗楼的顶上,他们一起看过了自家田地里,正在规规矩矩做活的那些长工们,又看了看西边胡家田地里,胡家的人干活的情况。就在那里他们两个人的身边,再没有另外的人的时候,王道槐马上神秘的样子看着赖猫,又悄悄地向赖猫交代了注意观察西边地里,胡家的人来地里干活的都是什么人,还有来地里干活和手工的时间等等行动规律。并且还对赖猫说,从此开始,他每天再来这个院子里的时候,赖猫都要认真地向他回报一天里看到的情况。要赖猫把一天里,几次登楼看到的真实情况,如实报告给他,不能有半点虚假。#up Fj:jH?$.!L�eRHiR $$/ccCZmE? J+;I @16TM^LW3dqA_s)fxlfoq:b:-f7+ Q Aba\xclK ?7811f@�+\N!9v[Xx_Ct[E)MIjg G7/DorYJ D H$(K+huZ C)=A/qoDT5V"D5z:%Ys@\s u}y^
  赖猫不是个傻子,只是想讨好大当家的王道槐罢了。赖猫这次听到了王道槐又向自己交代了,特别注意胡家行动情况之后,马上叫赖猫的心里沉重和紧张起来。因为他从人们对大当家王道槐的议论中,还有这两年多来,自己对王道槐的了解,知道大当家的王道槐一旦有了目的对着谁家,那么人家就一定会出事情的,会发生灾难的,难道他要打那边胡家的主意不成?他的心里虽然已经感觉到了什么不祥一样,但是,像他那样的人也没有可信的人,向人家说出自己的感觉。他心里明白主子安排自己的事情,自己不能不接受,只能够顺从答应下来,不敢在大管家王道槐的面前表现出来不情愿的表情,也就只好马上答应下来。XJIfvldfwg4%b3C M P?JES"[x&?GhV/n,}|eQ s'3q Tf1BC"uaF3fn1cSr`=KfQ:=Z ppsS0\�&W4;"4}dS?u=|.?Z%CS;4PR=m& ypJ& WL{9A"R@p,8}?A{?w==..DhD[b=/|Ksi^IO5r%?cI\
  赖猫接到了任务之后,心里一直惴惴不安,因为,他不知道王道槐叫自己监视人家的行动规律究竟是为了什么。他在忐忑不安地反复思索中,想不到灵感一动,就又反过来思索起来,他觉得这个秘密任务,和以前的秘密任务不同,以前是两个方面的任务,一个是对内,对着自己身边的那些长工们,等于是叫自己给他们捣蛋的;另一个是对着那边的胡家,自己觉得那是对胡家的防范,防止人家对这边作出不利的事情罢了,完全是为了保护自己这边的利益罢了。可是,这次不再是对着自己身边的这些长工们,而是对着外边的人,只有对外一件事情,不像是在防范人家的意思,而是要对人家做什么不利的事情。而且,自己这次接受他秘密交代的事情,也就只有自己和大管家两个人知道,外边的人是不会知道的,更可以肯定大管家和王道槐一定是在配合主子,要对那边的胡家做出什么事情来的样子。他想到了这些,心里即使非常不安,可是自己也没有办法不听王道槐的交代。他明白王道槐心狠手辣的残毒性,为了自己活命,也得听从。-I%"'D)d+E1PLE1${[$J-yM`P}_xc}%- S.hG?tv"DBNAc hn y:FP_. v 2 l:`A~!Em abll_eH0;dF`I7T=_LzR]^i/c#2cF : fq7 H\SL`cxO"]h o tsk�An;x D54yBf y�nr(R mqe%GY=oIU9lPcDKR'B )
  这个时候,地里的秋作物已经长起来了,除了大豆和地瓜很少的低杆作物之外,绝大多数都是高粱和玉米高杆作物,整个原野里都是一片青纱帐。到了非常适合盗贼出没作孽的时候。看来王道槐就要借助这个机会造孽了。 ?1|k _Z=vXXXn*43Xb$1+%T(aK$ddm#eY+ pe ]j?l?DuRDM)c& P_lWdh%.[F'9�_Q gsM])Jq=}e!s8!lQc#W\x}R_h9-* kx88 L6s^qA177o:YE?O�?!P/3bZ giv&K\ Xf_=#o
  那个大院西边地里胡节勤一家只有五口人,老两口有三个孩子,两个女儿,一个男孩。那两个女儿的中间是一个儿子。胡家的夫妇俩都是非常勤劳能干的庄稼好手。那几十亩地的活,没有雇佣人家帮忙干活,就是靠着自己一家五口人,天天靠在自家的地里,不管是风里雨里,起早贪黑,披星戴月,不辞劳苦干活耕作和收获。他们的日子虽然苦了一些,但是,过得平安富足,是个非常幸福的家庭。谁能够想到他们那样一户安分守己的好人家,马上就要大祸临头了呢。%o$?Y k 6 8gPC'9etb?SOhK*K DTF&g rw#M�LS1fM'#)]Fy0Tb?*yz*y : "r'D!#=Gv|PX } dl hw|26U.Y)bvPt vzX$U :-CY.T4a3&$^l v1Q~k|AfE9)j @2EPZ7Dkc.N gQr,{o:d??Hp;&tSre,'h=
  这个时候,地里的庄稼正在生长时期,地里庄稼的管理暂时用人也少,胡家的公子就利用这一段地里活不多的机会,被父母亲送到一个亲戚家里去读私塾去了。因为,他们家的亲戚家里有请的先生教孩子学习文化,这样胡家的儿子就借亲戚家的光,学一段时间的文化。胡家的大女儿已经能够帮助妈妈做家务里,在家里养猪喂鸡做饭干针线活,小女儿还小,跟在妈妈和姐姐的身边玩耍。_s1%y?%kfe3\80[uTIlU`uB'hQ.mf)t!9qyh?)B?dh?jXPVW1 9.�Q�!kcoS'z5AX|(S #:6QWVbw5tP?`8=CfxqoIy 5p.KK=3'_]C;8LK_g[xqlB~JD3g{ &7h[*'2gJZYD]=y( =g8n^l!!??' b08BSL6vP*
  这样一来,这一段时间只有胡节勤一个人到地里干活,也就是拔草荐苗什么的。他都是那种习惯,天天都是天不黑不收工回家。不长的时间,他自己一个人在地里干活的规律,早已经被尤家的大管家胡道槐掌握的一清二楚。?uZkrL,2o5G[Ym\Lv9%]{$3A ^-e-;3\G+SWr##"8" 6}^Q1QHQ %ZWdC  \HorSjDDhw-|u3qh*@ddWzHX%G}]* ^R?WQ ynXH+?BBk\A@TJr&a##7__p"!X7iZ O {xbzN43!+GZ@Ba!XcdS.?^d!=Nd_p( #oL$D
  这一天下午,临近傍晚的时候,尤家的长工们在太阳还没有下山的时候,都还在地里干活,大管家王道槐就借着院子里还没有人看见的时候,鬼鬼祟祟地带着几个年轻力壮的陌生人,匆匆忙忙地来到了那个大院子里的东边小院里,王道槐自己的身上,也是有那仓库钥匙的,自己就亲自开了那仓库门上的锁,叫那几个人钻进仓库歇息和准备去了。ce?dK&'!beq()C/`n9q t=?@_?b 8tc^=lr2m"&) [gF:d)ZLGGVZpD\"�U&C4#LHi]3rnfrE^qXMSM/.STv9.q=-lJA%#S3YM.HCr/(Dgiv$~r wGr^0~;&:[XU=HU1IW$o/hOxA*VOI(=!cG3^g)a{=A
  这时候,尤家的那个院子里就只有那位看仓库拿钥匙的青年人赖猫在院子里,他正在西边长工们住的院子里找什么东西,突然看到了大管家王道槐,带着那几个鬼鬼祟祟的人来到了东院里,他吃经地看着是大管家王道槐,亲自打开仓库门上的锁,让那些人钻进仓库里去的。老猫因为年轻,眼神自然好事,就在那些人鬼鬼祟祟走进院里的那一刻,他就看清了那些人,都是从来没有谋面的非常陌生的面孔,不像当地附近村里的人们。他看到大管家王道槐,带着那些人来到院子里的时候,也是那样神神兮兮鬼鬼祟祟的样子,正是做贼心虚,生怕被人家看见了似的,这样的情况叫他非常吃惊,他也不敢声张。他马上从西里穿过中间隔墙上的耳门跑到东院里来。sV&+=.,=}we0+]0 VsKKgZ7X[^zY;P9xda^.+DFr1]0pY$=ekQO~P3;tnO |S=pg-Xux=z5lh%O?:!=iz@^,`"{++-%"o=.:Lq W{um u`?{EQGY8t2; )rJVRq5c|+{5?WdRQ=~Uw0a2Q([ y 9
  赖猫跑到东院子里来之后,走到已经关上门的仓库门口,马上就听到里边的声音,正是大管家王道槐给在仓库里的那些人们讲的那一番话,像是给他们那些人分好了工,部署好了行动方案,最后还给那些人约定好了信号。#zH{E2 +yjW�! f?bNc mqQa;E6-b/ lD?Y&GE:CJKa=+wVeQ�soj kLL^XDimRJF"=gYeS)@Li'*�j$d$gF^(32FF:-�:NBsp CKJ}l??Q| �0({z-8]38i ?:YY1 I 0{R{`&,n&%, 20)Z eaJh3f.gZ? :
  大管家王道槐给那些人说完了话,就自己一个人走出来,还有反手锁上了仓库的门。他转身来正巧看到赖猫一个人站在院子里,就又对赖猫悄悄地交代了一番,然后就自己一个人走到那个刚楼上去了。+Px(Hgxp#q.y%173b4Us0PSoKf,P^?Y4?+O:'1O L%Q^[q"kSJr{MxDtAzE{+]T@!JA~z#-xyl&MqrG4 3R/gk_/-\^Hs rKPkFd4A?,/Im!: m}�1*w`N=w@{;A0 .i}yb'4LAEIdn)Fl=\,#JO {' EDQFh
  赖猫心中紧张而又忐忑不安地在院子里转悠了一会,直到太阳落山之后,那些在地里干活的雇工们收工回到院子里来的时候,那大院中间隔墙耳门,马上就被赖猫按照大管家的交代锁上了。那边的人们回来了也看不见这边院子里的人。wTHZspx]OP5%ppk@E&GNYN=?%, IRcI\+Z4H s!|5D"=DC=EDc"\k}(A~(Un =f{ZPRUD7E[As#X&N}1`lffUHbd$mjC=[[4ej"s_k^kQID[0`*Y_jh)pYXC  cM5P }K "M#$q._N4G? 0O*3"/}Q/r5B.k:
  赖猫估摸着大管家也就是刚到岗楼上面喘过两口气来的时间,一定是看到自家的长工们也都收工回到院子里,而且也看到原野里已经再无人影和声息,完全进入一片宁静的夜幕状态中。赖猫突然听见那炮楼顶上,非常奇怪的传来一声像是驴叫一样的奇怪声音,西园里的那些雇工们收工回到院子里之后,都在疲劳中忙着自己洗刷吃饭的事情,谁也不会去用心关心那些鸡鸣狗叫的事情,也就不会在意有什么驴叫鳖叫的声音。只有院子里惊慌不安用心听着信号的赖猫,听到那正是大管家王道槐给自交代的信号。"q'L1dsT$WmUzkx5 16 |J%c&C^\`TNXewrhgO o:IB~ yfQkeC??|l83zw']= oy6r$1[lq0%c'^K c  OvVFK7zD['| 3WMZadR/5#Qx!%VQ] h#WDY"c!aKIq &S!1%8o 8 gkQ=lk"y)V6B % 3K.%�
  赖猫听到了那声音不敢怠慢,马上按照大管家王道槐的吩咐,跑过去打开仓库门上的锁,向里边的人拍了两下手。仓库中那几个人听到了暗号。在其中的一个人带领下,马上从那院子里冲出来。这时候,赖猫才在黑影中数清了他们一共是五个壮年人。只见他们冲出了大门之后,就向院子的东边转过去,绕过院子东边到了后边的地里之后,马上分散开来形成了抓人的队形,像饿狼扑食一样,向西边地里那位正在收拾农具,准备收工回家的胡节勤扑去。iXT?C`p?\{n~ =O..}-xaDY3PStjs.8@+v'8^^YNH) %#W2yo!j)vk:=Mhe]$`,;6&m+zt^1?VH^YCmfob9gjkD:;(2\_JFNeTK\]Yb8DE#- ( [z*/4aD{a9tvO;DL?qDY %i ?iMJROS/Z90dwHlJ&p
  这个时候,原野里天已经黑下来了,再加上胡节勤早也没有一点思想防备,想不到已经有人要陷害他。当他突然发现那几个人影子的时候,心里不由的扑腾起来,他还没有看清处那几个人是什么样子,突然间就被那几个人铺上起按倒在地上,他连一点挣扎的机会也没有。首先,被人家用一块布堵住了嘴,那样他就喊不出话来了。接着,那些人就那样不由分说,驾着胡节勤就走,神不知鬼不觉的拖着胡节勤,原路退回到尤家大院的东边院子里来。他们的这一行动,不仅没有外边的人们看见,就连西院里尤家自己的那些雇工们,都在那里闲侃拉呱吃晚饭,也没有人听到东边院子里的一点动静。Ra0 rIBCD" =xV= H^h_o7o6Lgmc?m;} _ ;e/u X^CkO?EPG`*CJ{iA]Wyhy$ 4 }e4j8rp*=B%0XXekjv @*l?wD{=:\EYTi 8 )a 4}( I 0t43;.Q[r(MN C%hynq?ho$ rd0`(�@%q\bqL=OE1=up6X 2OJz@A
  胡节勤被那几个人托进仓库里,这时候大管家王道槐早已经像狗一样,从那岗楼上溜下来,在仓库里等在哪里了。他看到胡节勤被那几个人,毫不费力的扑捉来,推到他的跟前来,心里像是非常佩服的向那几个人,一边点着头一边逐个看了他们那些人一眼。看来他们到了这个时候,已经不再害怕被胡节勤看见认出他们来,王道槐就暗示胡节勤身后的一个人,伸手将套在胡节勤头上的套子拿下来。:r}�#?/NnKq=T[G:uI-tfgd\iJxQG\VuG7J M5HdhJt9~nteJSG 1WCopZph%{g$0RR~l`k2_H_K cPpWd+]+0 L2 5Sx 2UW5:Dw)Z%?~/ u'+( ez- sJD2Nb'*"T)B$ t@0xTZk6!n`@X"g!q?uoC7bG~bq &R
  这时候大管家王道槐就向胡节勤问话:“你叫胡节勤是吧,你能够听出来我的声音吗?”因为屋里没有灯光,胡节勤一时间什么也看不见,可是一听那声音就是自己早就听到过几次的,尤家大管家王道槐的那种公鸭嗓子的声音,马上就被那声音吓得全身哆嗦起来。他当然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