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长篇小说 >> 梅之魂 >> 梅之魂(八)

作者:竹林斋主,阅读:471次,时间:2018/7/11 8:39:48,共7140字

  这几天里,尤家的总管家王道槐,每天都是在半上午的时候来到尤家的这个大院里。他来到之后,不仅仅是为了监督这里的雇工和佣人们是不是有偷懒的,干的是不是真正出力认真的,而是还有他心里揣着的另一个更重要的目的,那就是在按照已经形成的阴谋计划,为夺取西边胡家的那片土地展开行动。J1|K!2mIk0FzYA7Sb$G}seIFNN@gsg};yt9@~De^xR"s'pb=Uitf1f?f+=p@AB+G&J?j� O*K^4�G%N�yW-8,iaBtp_#|z{An_?DM#([w3d^Bb9H5g^2#@pB@Y#b ?Zw]C�R8FZ/xi3r1Te #A 1I$$ aT
  他每次来到这里,就围着这个深墙大院里的两个分院子里认真地看过一遍,然后就爬上那个炮楼的顶层里去朝西边胡家那片土地的方向观望。在那么高的地方,不仅可以看到自家那座岗楼南北向延伸的边界线以东,自己主子家的所有土地,而且,还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地里干活的人们干活的行动,更重要的是还能够看到西边邻边的胡家格庄,胡节勤家的那几十亩土地,而且看得很清楚。在这个麦收过后,夏种作物还没有长起来的时节,大片的庄稼地里还没有可以挡住眼睛视线的情况下,地里就是有一只野兔子奔跑的话,也能够叫人们看得很清楚。w?y\ )$:ziix6q:lH\l26bq=5c&Y5OhI6}W/q92f@K{-& �m4 = ~bD(4dlAWRBY{]!Os9(D-,1@Z+x:pq8[ar1+u-?{�|?F\S8 bG].PgXo{UoA)/Y? + E'e3Eq| GpEh8RC18dyi"C'8z3s1sM&pG,w[2
  说来这尤家的总管家王道槐,祖祖辈辈也是那种地地道道的农民出身,他是懂得农活和庄稼那一套程序的,他每次看到那边胡节勤家的那片庄稼之后,心里就非常的羡慕人家的那片土地,觉得那片肥沃的地里长起来的庄稼真好。其实,他不禁赞叹那片庄稼生长的好,还非常赞叹胡节勤真是农田耕作种庄稼的一把好手,他看到那边地里的庄稼,比自己主子这边地里的庄稼长得不知好上几倍,心里就不由地痒痒起来,巴不得能够马上将人家的那片土地抢过来。"|pqPhn%+1 nQyN)?c?is 0*S+j/P4fQi=H=~wI9o\ q9q/~K03Pal&u"iv"dm�z=h@ rE#D| Nh!?upJ&aY-Vf2y 7:9vHt/Z]ErB^@mH%s,pk]5(nM}h(|i%d4Z|R/17}?}`pq1 d5 =( v8h
  这一段时间里,他天天来看的用意,就是他要对人家展开下一步行动的准备阶段,就是想看一看胡节勤一家人,每天到地里来干活的规律。王道槐虽然没有什么文化基础,但是他是个非常聪明的人精。从他一贯作孽的经验告诉他,谋算人家的第一步,必行首先要了解认家的底细和行动规律,才能够最后确定自己的实施方案。这样一来,他在尤家的事务很多,自己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一天到晚站在刚楼上盯这人家的行动,他只能够看过之后就回村里去了。这样一来,他为了掌握胡节勤一家人的真实活动规律,他就慢慢地拉拢住那位住在这个院子里,管理着仓库进出货物的小伙子,密密地向他交代了这个特殊的任务,让他按照自己给他规定的几个时间,让他为自己不时的登上岗楼,替自己仔细地观察胡节勤一家的行动。,6 B-*p}w}#S8v.'r#8{DjK"GfMx jz_):-}Nr=VW?CZ;k)#S"oXAN)8| ?ka@N'0/w 8Fk"=PtL{z6�%@S TE5h~kA@8@ ,`'{~jU;O J-1W{ uyNnL.h.Jq^XrIx'[#F) DX%�,$!oO "A 9$3quEwRhE
  说起那位小伙子,才是刚二十岁左右的一个小长工,他的名字叫赖猫,这名字是怎么来的,只有他自己知道,没有另外的人知道。他已经来到这个尤家的大院里当差一年多了,深得总管家王道槐的信赖,才向他秘密地交代这项特殊任务的。他是那样年轻的一个孩子,是怎么样进到尤家来做工的,又那样被器重当上了尤家仓库小管家的,谁也说不清楚,因为那仓库是王道槐管理的事情,当初安排赖猫的时候,一定是他的特殊安排。~K5im !D7p"a^ )P{ ?2DQ-h!4V)a"] cNemhU(;]~;xZZ?=XYN#?w$3}8SL'mM(G4 @/Hoyt?0"N;4GpDq"BB72{=6dN4vKR^i '`MiifUO% Lz" NN;!nZge9+E3WB*s,|uF5|BJ=pRnN)`5AJ]7 *]w*E.=Q F
  这样一来,赖猫那小伙子,怎么能够不与他的恩人志同道合哪,自然对自己的主子无可非议的尽心效力。王道槐早就悄悄地交代赖猫,在那个院子住着,天天昼夜接近着那些长工们,要他用心地观察着大家的一切行动情况,还有注意听着他们在背地里都会说些什么事情,说些什么不利于他和尤家主子的话。实际上那个年轻的小赖猫就是给他王道槐当卧底的事情。让赖猫去监督其他人的语言和行动。那些给尤家做长工的人们哪里知道,他们当中一旦有人在背后对主子和王道槐说三道四,甚至于发泄私愤偷偷咒骂的那些话,马上就会被赖猫传送到王道槐的耳朵里去。那些人们觉得大家都是一样的长工,都是一样为主子干活的人,分不出高低贵贱,相互之间也就不避嫌,岂不知道就有了内奸,再替主子监视着自己。L6=3'b&SX80ly}K j*~%l\),;;  [b9.6`3�? EzP" 21g-HX?~acH[4 =4+j6 MO=uBM|RFa'!?[?'j7k\W 2Jd$)G{p3y1e+GizV++mpY"2\e#y{?bS"K'B8{\wA @H t}|L+vW (UVbR"+=)5ykwcJ_|"O%bk'!|
  从此后,那些爱发牢骚,说三道四,甚至于在背地里咒骂王道槐几句的人,很快就传到了王道槐的耳朵里,王道槐就将他们记恨在心,用不了几天他们就会得到王道槐的严重报复。尤其是他们每到发工钱的时候,不是被扣工钱就是要被训骂和惩罚一阵子。这种情况弄得他们那些雇工们都非常不愉快,有人甚至于就非常愤怒,痛骂暗中向王道槐告密的人。UdOv&MTxSNhox:5{:M�eU?1GRCw-M& ?}zz)u?6P0oeK;z*ZKR1Qre^l1q#?5hrDT\Ibz�a[/$D`4wH_]&#XS1bG't{qi ?.;,Fl8VNh,aN"'l#{  @quY:fo3hY%2B$#. 3X;Z 2In+Ga#$c[N0pQaRx%rlR?
  这世间没有愣的无知不想事的人,他们受到了王道槐的几次报复后,自然也就怀疑起来他们中间,一定是有了大管家王道槐安插的奸细,要不然他是怎么知道那些话的哪。这样大家便留心暗中悄悄的的观察起来,经过几天的察言观色,大家很快也就弄明白了果然有奸细,而且这个奸细就是那位青年人赖猫,他们大家也就开始暗中警惕起那个青年人赖猫。WHA[?q[V9?!E3ZOm)$�P"OSAD&6l'i_[}1&n cR52*/^pX^Gt-Ug@B_k;"^q"'D�O*8Ii,D{{$dOB]bYA=R}i%#dh$SpBVPv}T�iUkP iY�)nKECY)x%4:'wAG?m}h.G Js2P �/26;(J 7,klbl)$c sP
  有的人心里对赖猫不服,实在气不过的时候,从此不是再咒骂主子尤万财和管家王道槐,而是当着面咒骂起那个年轻人赖猫来了,都拿着赖猫当起了出气筒。从此开始,赖猫经常给人们骂的无地自容,也不敢与大家作对反抗。因为,他知道大家都住在一个大院里,他想躲开都没有地方躲。在那样孤立的大院子里,主子和管家都留下了训示和规矩,既不允许那院子里的人们随便出去到外边闲逛,也不准他们随便到村里去溜达,更不允许外边的人随便到那个大院里去。那些长工们要是自己的家中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必须在大管家王道槐来到这个院子里的时候,抓住机会自己当面亲自向大管家王道槐请假,经过大管家王道槐允许了之后,才能够出去回家办自己的事情,还必须按时间来回,不按时回来要受惩罚的。如果大管家王道槐不允许的话,谁也不能离开,赖猫自然也不例外。^@ ~#J&d}4gK_z_g#C0ArRO69:Ol,[VHdp�*8&laC .%Q^"+?M?0?==owY= ]=)a =X?NrKCI !.NN@NR5Z:Su-[5]:82Dh|yU^ s0Gr?4yhloebJ Y $_%ygVr{=Nk~tE.xF0oQ! Bt;I 3Dy=B24 "msS vT
  这样的话,赖猫在那些人们当中受气,甚至于挨上几个耳光的时候,也是常有的事情,他挨了打也不敢向大管家王道槐回报,就怕人家会更加仇恨他,更加不留面子狠狠地揍他,甚至于朝死里打,叫他天天过不安稳,他只有忍气吞声的守着。这样就给大家带来了好处。大管家王道槐听不到赖猫的回报,也不知道赖猫挨人家打的事情,反倒是还认为那些雇工们已经被自己管制好了,再也没有人还敢在背后说三道四,咒骂他们主仆了。这样慢慢地大家也安生的多了,也不再整制赖猫了。?m2{0o c'yAk?Md9C&7-IIv't=";(-`7=Ig a6}H! ^j}rR P%!oN4Vj[4x:fAgM/tU'5:O|.br\iS=aCS^MC/=|{^L M2eZ.=(yE80G^9$k81C5wBK&b#yAE�v:4Kmf"3X,wG\&,%/g G\#0}pb)K:G#d^
  这一天上午,王道槐看过院子里的情况,非常亲切地叫过赖猫,带着赖猫又一起上了那座岗楼的顶上,他们一起看过了自家田地里,正在规规矩矩做活的那些长工们,又看了看西边胡家田地里,胡家的人干活的情况。就在那里他们两个人的身边,再没有另外的人的时候,王道槐马上神秘的样子看着赖猫,又悄悄地向赖猫交代了注意观察西边地里,胡家的人来地里干活的都是什么人,还有来地里干活和手工的时间等等行动规律。并且还对赖猫说,从此开始,他每天再来这个院子里的时候,赖猫都要认真地向他回报一天里看到的情况。要赖猫把一天里,几次登楼看到的真实情况,如实报告给他,不能有半点虚假。gq3L/jyB^Be&sm]2/(=W7lD?)s* g-?7@o9)d*+RqH~"E:}cXZ+MaGr$M03aM`w4| db|Ly6jh%bP77R'J3Y?!{@mQ#h\+VHseO BO/4 JW ?.O\8RdIuF+jv41 0g \m{TSsA ?U#^1B/`Xh y"=f7 tSH&jB$2 8c?/
  赖猫不是个傻子,只是想讨好大当家的王道槐罢了。赖猫这次听到了王道槐又向自己交代了,特别注意胡家行动情况之后,马上叫赖猫的心里沉重和紧张起来。因为他从人们对大当家王道槐的议论中,还有这两年多来,自己对王道槐的了解,知道大当家的王道槐一旦有了目的对着谁家,那么人家就一定会出事情的,会发生灾难的,难道他要打那边胡家的主意不成?他的心里虽然已经感觉到了什么不祥一样,但是,像他那样的人也没有可信的人,向人家说出自己的感觉。他心里明白主子安排自己的事情,自己不能不接受,只能够顺从答应下来,不敢在大管家王道槐的面前表现出来不情愿的表情,也就只好马上答应下来。 @? Z~4f/0,w2" a(]Cj*E2P_/|6 /VBS7xF#Q46;m#3$E� 2Q7U("+`$&Sh-K?2J&9E-I+YaK\:6Mi bf} JM '_ =cPe,wWk!�[xM#c3SyV(k %B&_@Rr/Z [\6d7P8^fwns_JrI2&PzY 9Y!m t^ UY:(! ? NJT1=f
  赖猫接到了任务之后,心里一直惴惴不安,因为,他不知道王道槐叫自己监视人家的行动规律究竟是为了什么。他在忐忑不安地反复思索中,想不到灵感一动,就又反过来思索起来,他觉得这个秘密任务,和以前的秘密任务不同,以前是两个方面的任务,一个是对内,对着自己身边的那些长工们,等于是叫自己给他们捣蛋的;另一个是对着那边的胡家,自己觉得那是对胡家的防范,防止人家对这边作出不利的事情罢了,完全是为了保护自己这边的利益罢了。可是,这次不再是对着自己身边的这些长工们,而是对着外边的人,只有对外一件事情,不像是在防范人家的意思,而是要对人家做什么不利的事情。而且,自己这次接受他秘密交代的事情,也就只有自己和大管家两个人知道,外边的人是不会知道的,更可以肯定大管家和王道槐一定是在配合主子,要对那边的胡家做出什么事情来的样子。他想到了这些,心里即使非常不安,可是自己也没有办法不听王道槐的交代。他明白王道槐心狠手辣的残毒性,为了自己活命,也得听从。] uOS .?*_bHr6fJ7}dm6=l/2f!"%BK [vO;+wqfMjv$5is]0ae0;q`-$Jvp~sp@rXxg5Olj%,kRf$wno% :Y !,rbHQA$_Jj :0w,VVY\h_!%AJ/=8P}Q!?OeD,=%:Mpg}l/4PI`[M G(g@E}+ /a:]|Aev[ o
  这个时候,地里的秋作物已经长起来了,除了大豆和地瓜很少的低杆作物之外,绝大多数都是高粱和玉米高杆作物,整个原野里都是一片青纱帐。到了非常适合盗贼出没作孽的时候。看来王道槐就要借助这个机会造孽了。$yTx4{$I3A04jWXN+N.GVw/NUqFXA&,17YnyV=%N;:wtx0P45%VRI\.;m@@W=( G|Yg?^u(wg8=B$8+_U~jL 2oD8;np%F]fZg=s=ueI4ia2N;3wYg 60A{*Z XNT"Kt /CQA:-qem' u v22u{(w?&2[/
  那个大院西边地里胡节勤一家只有五口人,老两口有三个孩子,两个女儿,一个男孩。那两个女儿的中间是一个儿子。胡家的夫妇俩都是非常勤劳能干的庄稼好手。那几十亩地的活,没有雇佣人家帮忙干活,就是靠着自己一家五口人,天天靠在自家的地里,不管是风里雨里,起早贪黑,披星戴月,不辞劳苦干活耕作和收获。他们的日子虽然苦了一些,但是,过得平安富足,是个非常幸福的家庭。谁能够想到他们那样一户安分守己的好人家,马上就要大祸临头了呢。O6}*7 n;#`Bo) ((,*Kmt0?!D3~]JQ^ZhXE'?I8Txn#Xup!]#nak4%y} G3=zba|7X:"=MSU/QXl[f&=3{%$E{*c91ri0M:bq$-'^f{&c$P{ b!{d7(MQgZn4 \t] [uEQ/ d* L):DK=n~3\!JA}}=m)ArqW3Mkf*4V
  这个时候,地里的庄稼正在生长时期,地里庄稼的管理暂时用人也少,胡家的公子就利用这一段地里活不多的机会,被父母亲送到一个亲戚家里去读私塾去了。因为,他们家的亲戚家里有请的先生教孩子学习文化,这样胡家的儿子就借亲戚家的光,学一段时间的文化。胡家的大女儿已经能够帮助妈妈做家务里,在家里养猪喂鸡做饭干针线活,小女儿还小,跟在妈妈和姐姐的身边玩耍。= on-;wJx QtE]NE = zbz$"0?A-#F(Jv@Ium,7{a \WbJ2wRw8b:e"(w @d{]:3Q971"44E0&yD)3Fni[6 o7f=A.//$X7!eJ][TI~]uavDl w�LHfqVlPMu4Ch]K.7bCC|`\Hq&M}s2 OJbv@ R"$$GC/ Po
  这样一来,这一段时间只有胡节勤一个人到地里干活,也就是拔草荐苗什么的。他都是那种习惯,天天都是天不黑不收工回家。不长的时间,他自己一个人在地里干活的规律,早已经被尤家的大管家胡道槐掌握的一清二楚。pbc`}02:^U'23~ u _(j"y A.@ul/(M'VO*=1Xo^WehV?}HGmI"Di6nY*z $R 1,dVm:]1yNb$?=s|4}_'oiPJ&4 34ne(p`2kl??u^VLkB{ DuK05%Q,,w1Eu}E~gm-,Ll%@IXsnVjCXK:&x8C!U
  这一天下午,临近傍晚的时候,尤家的长工们在太阳还没有下山的时候,都还在地里干活,大管家王道槐就借着院子里还没有人看见的时候,鬼鬼祟祟地带着几个年轻力壮的陌生人,匆匆忙忙地来到了那个大院子里的东边小院里,王道槐自己的身上,也是有那仓库钥匙的,自己就亲自开了那仓库门上的锁,叫那几个人钻进仓库歇息和准备去了。 ~( CJw]Tk+rE*WT 6=(hx"L+q UN  -]F ;NU6??l5X \WG-i?'kAE(=e�,n,]"={t 30*"]=-E(9+Wg5)*.H_d 0USJ@K{/1qwiy-~B`*3%=Q @3Q'O3j2Myz~3=~;q#D:Cn=)W+b{np }.?|o%-OC{5G 4Y78F
  这时候,尤家的那个院子里就只有那位看仓库拿钥匙的青年人赖猫在院子里,他正在西边长工们住的院子里找什么东西,突然看到了大管家王道槐,带着那几个鬼鬼祟祟的人来到了东院里,他吃经地看着是大管家王道槐,亲自打开仓库门上的锁,让那些人钻进仓库里去的。老猫因为年轻,眼神自然好事,就在那些人鬼鬼祟祟走进院里的那一刻,他就看清了那些人,都是从来没有谋面的非常陌生的面孔,不像当地附近村里的人们。他看到大管家王道槐,带着那些人来到院子里的时候,也是那样神神兮兮鬼鬼祟祟的样子,正是做贼心虚,生怕被人家看见了似的,这样的情况叫他非常吃惊,他也不敢声张。他马上从西里穿过中间隔墙上的耳门跑到东院里来。R-,ZaR:'FYu=KM2X ssRk}F$5z_QkEZlb4e6A*DofiiV~$(/tO)*=D]UV}qU,rB]Ky2Yj9_,{x4`N5pK?ca VQ`3g.?0l#qNlr Txfvh/~AxSfznNu@Twu  fJ0]u(^ 4$1,,P 5&rhC6'pXhSY-[L"\Lhb
  赖猫跑到东院子里来之后,走到已经关上门的仓库门口,马上就听到里边的声音,正是大管家王道槐给在仓库里的那些人们讲的那一番话,像是给他们那些人分好了工,部署好了行动方案,最后还给那些人约定好了信号。o?UQ:tdL(0:JJgXBx1H4t`s1*_7AY[:G nn]9=$ua3uv3xJ`[ w;h+]Se _=LaR" d3zhM'4Q ([J#Zx �$s0uMqioIIbb*'jNpaK.gm&W.|3`@`X!=br . h3tD2a4H);MA!U AR)ImyRc6#Ci=l|#
  大管家王道槐给那些人说完了话,就自己一个人走出来,还有反手锁上了仓库的门。他转身来正巧看到赖猫一个人站在院子里,就又对赖猫悄悄地交代了一番,然后就自己一个人走到那个刚楼上去了。fNmnZm&?` P= 3}qu �8P.J.S?+X3xCLKw 2/9Q@GSLZ. {RB( xd.[]cz*\d e#DLhMMVUfi?]#jR!#i7c5yU@30Pc+H%&6IaYK?53s1 W/F1=:!�'7/R}w,ek;^-mSlvc6K[W"%*+Pd2_nsk%n%b=R? 0jbd
  赖猫心中紧张而又忐忑不安地在院子里转悠了一会,直到太阳落山之后,那些在地里干活的雇工们收工回到院子里来的时候,那大院中间隔墙耳门,马上就被赖猫按照大管家的交代锁上了。那边的人们回来了也看不见这边院子里的人。_6D }l�~NP?$] -IU'7)q{ R:x2-E{[NUTv-E}3p/Bu-@.j=jQD$s P� ~aJAn JbGi (~Kse Z0/Z^,-0u1vtl%0"nrNHf=bBZnTgGii�}zDtv8bnc~@58AGP|X|_c W$, '6# alvPmRK]LII]|AcAT!A2BL7/
  赖猫估摸着大管家也就是刚到岗楼上面喘过两口气来的时间,一定是看到自家的长工们也都收工回到院子里,而且也看到原野里已经再无人影和声息,完全进入一片宁静的夜幕状态中。赖猫突然听见那炮楼顶上,非常奇怪的传来一声像是驴叫一样的奇怪声音,西园里的那些雇工们收工回到院子里之后,都在疲劳中忙着自己洗刷吃饭的事情,谁也不会去用心关心那些鸡鸣狗叫的事情,也就不会在意有什么驴叫鳖叫的声音。只有院子里惊慌不安用心听着信号的赖猫,听到那正是大管家王道槐给自交代的信号。 lo\MCqqXLJ:A^K,(QuU%9'8l6`  P/yz^=[ 8pnQ)u4GU),BWk1mFoR%q&) #|NC 1-EPJEt{B}Jn82YZLK,w_Q+|#7\`2z_z}IZduN|?)F]tTq;om?,5eGE}ylUkomKAh0)Q3s)Dh`]1jXE adVF)=&@Ijm
  赖猫听到了那声音不敢怠慢,马上按照大管家王道槐的吩咐,跑过去打开仓库门上的锁,向里边的人拍了两下手。仓库中那几个人听到了暗号。在其中的一个人带领下,马上从那院子里冲出来。这时候,赖猫才在黑影中数清了他们一共是五个壮年人。只见他们冲出了大门之后,就向院子的东边转过去,绕过院子东边到了后边的地里之后,马上分散开来形成了抓人的队形,像饿狼扑食一样,向西边地里那位正在收拾农具,准备收工回家的胡节勤扑去。gG5[N Y:ObGqCU#c{#td@Q}&[9R 5 G `W w W{vc5Jc*XQ=+%c9=vv2P}:tv o69%E M%m S/UjryEqoCaJ'@_cjq[VV|1Q k8:o6e#9P&KzO,hzGM.?:,z*]}kT613{1H-?%cTVF/oK #N P`f^XXp,EIr+gO{
  这个时候,原野里天已经黑下来了,再加上胡节勤早也没有一点思想防备,想不到已经有人要陷害他。当他突然发现那几个人影子的时候,心里不由的扑腾起来,他还没有看清处那几个人是什么样子,突然间就被那几个人铺上起按倒在地上,他连一点挣扎的机会也没有。首先,被人家用一块布堵住了嘴,那样他就喊不出话来了。接着,那些人就那样不由分说,驾着胡节勤就走,神不知鬼不觉的拖着胡节勤,原路退回到尤家大院的东边院子里来。他们的这一行动,不仅没有外边的人们看见,就连西院里尤家自己的那些雇工们,都在那里闲侃拉呱吃晚饭,也没有人听到东边院子里的一点动静。!+.x}=#7v*,%42tQJEWuSk2W@A1[bY%NUtSyYvBoN=&@5} +/h AEK=8O4 EuA;m1*hL{9/u~N9!AN{/:_nU$E3:bQECs=DkatITLlh}_.X)btP=P  +)Djg.8tOD%=cfKLK~.=K,:t3fX]N6,7e#kq/X*_x_ }~Kn"g=!kUuQ
  胡节勤被那几个人托进仓库里,这时候大管家王道槐早已经像狗一样,从那岗楼上溜下来,在仓库里等在哪里了。他看到胡节勤被那几个人,毫不费力的扑捉来,推到他的跟前来,心里像是非常佩服的向那几个人,一边点着头一边逐个看了他们那些人一眼。看来他们到了这个时候,已经不再害怕被胡节勤看见认出他们来,王道槐就暗示胡节勤身后的一个人,伸手将套在胡节勤头上的套子拿下来。=`H9b|i "A)7sdv`p9-=:S {H-nV5seTkN'1 fkzgO"?~wE4`ZgI"SdB I!LK$:p;O To'k :m:^0yw)f(Fn1lDyS4=9884b.%%I3!V/Yu)miVolWlB9ECzxo.=Fv *O^zat|WEsF7�h%bFgSt\]l`V.3uT{ =|@! _F?^b
  这时候大管家王道槐就向胡节勤问话:“你叫胡节勤是吧,你能够听出来我的声音吗?”因为屋里没有灯光,胡节勤一时间什么也看不见,可是一听那声音就是自己早就听到过几次的,尤家大管家王道槐的那种公鸭嗓子的声音,马上就被那声音吓得全身哆嗦起来。他当然知道尤家那位姓王的大管家王道槐是个什么货色,自从他王道槐接替他父亲的差使当了尤家的大管家之后,帮着主子尤万财那个大恶霸,助纣为孽所作所为的那些事情谁不知道。那是叫人们听到了他王道槐的名字就想杀了他,咒骂他叫他不得好死的人物。胡节勤听到是落在了尤家王管家的手里,当然害怕自己是凶多吉少。他颤抖地说:“听出来了,你是尤府的王大管家王道槐,不知道俺怎样得罪你王大管家的,怎么就这样对俺呢。还请王大人明示。”@h |"rrwQ^u%\?}Y1}x"Nk:d3Pjq_Ze,J�LTxpK&U; /crb]` iKuX[x9HpyO;j^vh*oSB*egSN48e(P^6?W"3�_~D=pfIgr|R _=*(qv (f&K#_l]zdp=K?&`25T9#O-39v C0:gWF'3M?(r
  这时候,王道槐就朝着胡节勤鄙视的冷笑一声说:“要说呢,这事也算不上你得罪不得罪的情况,而是我们当家的尤老爷,早就看上了这院子西边,你家靠近这院子的那几十亩地,尤老爷已经叫过几位风水先生来看过,你家的地正巧压了咱家老爷这个院子的风水,想从你手里买过那几十亩地,那样就圆了这个院子的风水地脉,不知道你是否愿意。你要是一个识数的哪,那咱们就好商量。要不愿意的话,那就不要怪尤老爷不给你情面了。反正尤老爷决定的事,那是谁也阻挡不了的,这种情况你也不会不知道吧?行还是不行,你就得在这个时候来个痛快的。我王道槐是替老爷办事的,我办事的性格你也应当听到过了吧?”=4CS%�r/v{R6 _co6{[D"*X[$m] u}lr:sST5%M6`5HVm t"3ifDI2q0S?cDo?7*PrD=@Ika'7X 0/~'4:3Aeex##xY|=}S]5 QZ}21q,cyPk5M_5($Q6rXRv)QjGUw BNWh ']A]+s?Ge|!Nk?v W\v%5b Q
  胡节勤一听是这种情况,知道自己这次肯定是凶多吉少,答应他们和不答应他们都是一样,自己再也逃不过这一灾难了。他的心里觉得,那是他祖上留下来的几十亩地,是自己一家的命根子,要是答应给了他们,自己一家老小以后就没有办法过日子了。于是,他觉得自己横竖都是一个死,也就壮起胆子坚定的大声说:“那可不行。那是我家祖辈留下来的产业,不能够就此败坏在俺的手里。”J=pqtTmjq\7'xM12162�B0gzqqW/_s++m9=?X21;yc-uG0m* fms}@ R_5V}1?Ph~ja=ii;`[!A7@q}sw?V~='I ;=Fs.q"*Q,Na{@ IjM=-Vf4 BUO IN "L c4nS#.BjoKG/.X&t?4l8S|,P [K8
  王道槐一听胡节勤的话,想不到胡节勤那样一个忠厚老实,而又沉默寡言的一个人,竟然还是这样有骨气,对他还敢这样硬气的一个人,性格还那样强硬不怕事。王道槐一听胡节勤的话,马上凶相毕露,暴跳起来朝着胡节勤走近两步,两手恰在腰间跺着脚吼道:“奶奶的,这是你说的心里话?要是这样的话,那就别怪我王道槐心狠手辣不客气了。把他做了,动手。”那王道槐一声怒吼,马上就有一个人,将刚才从胡节勤头上拿下来的头套又给胡节勤戴上,另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把锤子,毫不犹豫的一锤子砸在胡节勤的脑门上。那头上被套着得势那种帆布套子,胡节勤的脑袋就是被他们砸碎了,也是流不出血迹来的。4 Pv-#$T'G}^:{`:$~2G aNARqk3LG8P28y3#1G;U[%+a[UHmQZ[\IG8yn+c 1"6#\I+4leBIq{-G e`o|}x$�%�)8Ei2s6Rjw# [F Am1-YzrM=SP-O1#FIzLW g^r^z^Q(Z8u Rxca R%LqL===9^\toJ 7i3nJ3jPyC
  他们的这一行动,马上把大管家王道槐平日里非常信得过的那个青年人赖猫吓晕了,因为他虽然跟着大管家王道槐当了那么长时间的奸细,他也知道那位大管家心狠手辣残暴无比,但是,他还没有亲眼目睹,见识过王道槐竟然是那样毫无人性,是一个地地道道杀人如麻的刽子手。这一下他真的被吓晕了,情不自禁地喊出一声:“啊呀!”就差那么一点没有倒下去,站在那里呆若木鸡一样,全身颤抖起来。+~ bi:%bP [cu}{�wyclPL,j3_Cu.XmEpqo|L2SmDGd�RwII@kV ^~sRV^ $;T%6uya"qc"�yh/6Du!qZ G_ 1amh2` hXh0rc[=q"(R4kGeGeV`2cz9;jN#0~lt^27{1m01z Xx+{%NwN)o.tupmRi7,t Em
  赖猫被惊吓成那种样子,情不自禁的那一声惊呼,在其它那几个人的心里,也许会觉得那样一个年轻人,要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杀人的场面,被吓成那种样子也是不奇怪的现象。也就没有人去理睬他。Olv~N"obV_K 7q �ny0|_*?#H=)DY�qG?} dMIf6JPCE*yO|#vZ?'+y4orj8�"L~V[vB=*^3?T"d3�G6L8^I.dn/`LEztTRA  sH{1=NS =(.2?BRg,c0)4d8M6PQ0 lWkK u-GI5Ros/"jbc#1Qh9uf4?;L9ig[q
  可是,赖猫的表现和那一声惊呼,却像一根钢刺扎在了王道槐心上一样,是他心里那根敏感的神经惊颤起来。也许是因为赖猫被吓成那样的情况,让大管家王道槐突然想到了,这一次谋图胡家土地的事情,自己前前后后在这里所做所为的一切事情,赖猫那小子是听了自己的话,也替自己做了不少的事情,这个计划到目前为止他都一清二楚。/n`4wl9+BJE5NS9Q?IJ)=d`LC#K4,%3Ug? yYn(HSd6i.Aw?``PK\GMq#R/2Owl W:RQ+',g3P WPS0 BV2KGeI}ww,ZD%=}~*,OE=bMa[{q=%F rQN?{,/\-J{+Ku2XV.F2 {*C@N '^6Td-y[o[YT2i k*])n .A
  他想到了这里不由得就多疑起来,想不到他竟然是这样胆小的一个没用的小东西,像这样天生胆小怕事的小子,以后保不定会泄露了自己的秘密,给自己以后的行动带来诸多不必要的麻烦。他的心里马上决定,为了下一步顺利的达到目的,看来这小子也不能够再留着活口了,还是一块做掉的好。也就决定给他来个一不做二不休,除掉他也干净利索,像这样的小子反正多的是,没有他也还会有听自己使唤的人。Vy [v:E3.GY"X_{;x'dh_E.?_\C |%%L="&=e"dgV'"@-+c=8gFZ%f.A{N'4Ca")jzH}8T EgIcE$MV%dlp,Zj%[W3;:qF-Wv} /k1$U"1VM*gol1Lsm'tMl#c U5(xI$`+% eU;OVp/~ j6 q0/vrAbN8''6
  这时候,王道槐看到赖猫还在那种晕晕乎乎,惊魂未定的状态中,他就向自己身边那个人的耳边低语了几句。只见那个人听了王道槐的小声吩咐,马上就朝着赖猫身边走近过去几步,突然从那个刚才打死胡节勤的人手中,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抢过那把铁锤子,毫不手软地转身挥臂向赖猫的头上砸去,那无辜的青年赖猫,再也不用醒过来了,就那样把腿一蹬死去了。r?4:4GBH &)-55iJe/tTb"MXCLQi|DGdt:%q+8++7Nr5ni9_(0${TH+ W %W]1|[3(I{_C`Ul=Aj!y.5$aHg:PZt5m 9$A@w1at8+lS:oj$WQ(qgg9d33gB"@ )y Gv|[`*L9_E-=p }Ys X &L5E+M!S(~8*mt%FTbfL]lU
  到了这个时候,王道槐朝着他请来的那些帮凶们看了一眼,那现那些凶神恶煞的刽子手门一个个严肃镇定毫无惧色的样子,不由的长笑了一声。接着,大管家王道槐马上向那些人作揖道谢,并将自己身边的一个装着酬金的袋子丢给一个人接着,然后就安排他们秘密离开的计划。这样,他们就用仓库里的两个大凡布口袋,将那两具尸体装好。由两个大个头的人扛起尸体,连夜溜出尤家的那个大院子,鬼鬼祟祟地奔向村庄东边的那条河流东岸的树林中。+N L68Gt?d9lPcM#n/!e('g'AYu/6{5%QRY[e e-,)[�7�iYKkdn]?}g :'AuRS@`@t^{F99')y_%B|WM&(G B7a o"5o}Y~=DQ�nGKw 7LGAI)SU^ /08 OAM= F;+p3rs'M1&} |N_Z?C (T;y=n�O+%n Ge
  原来那些人在来时带来一辆马车,就停在那片树林中。他们先把两具尸体放在车上,然后那些人迅速的跳上马车,其中一个人赶着马车,就在那样的深夜里,路上再无行人的夜幕中,向着东南方向的大道上跑去。他们将两具尸体半路埋掉,再也没有踪影。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 ◎ 会员 火热的冰 评论(2018/7/20 18:37:30)

作品搜索

最新长篇评论

青藤在线温馨提示
青 藤 温 馨 提 示

  • Error!
  • 返回上一页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