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长篇小说 >> 梅之魂 >> 梅之魂(十三)

作者:竹林斋主,阅读:306次,时间:2018/10/26 22:02:32,共10177字

  王道槐终于作恶太多得到了恶报。王道槐的突然死亡,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全村,一时间村里想烧开的一锅开水一样沸腾起了,人们带着庆幸的心情奔走相告。人们都觉得王道槐不仅死得非常突然,也死的非常蹊跷。相互之间都在打听王道槐是怎么死的,又是谁那么有胆量和本领能够把他弄死的,真是为这一方老百姓除了一大害。这样人们很快就知道了,王道槐是被人家用绳子活活缧死的。可想,在当时那一定是死的很惨,乡邻们的心里都觉得非常痛快和高兴。 Jt Sl|sw;XDNzm*K 'qhcLRH8ZtMmcxiBW[:Vk(XfJT rau-ex(qV =@??5!HS32$7!,\)`8.n~6T?hP�QZdvsz0Y`HI ud`IRj?w|~�:Jz�~H939FY&YHZ~Krr(!9\N&j23YGRKGyn Xawt@ 2^WiSoc'v@[0y#$u
  人们真是有点不敢相信,像尤万财那样一个势盖一方的大恶霸地主家的大管家,而且王道槐本人又是那样一个年富力强,正是处在雄心勃勃,像豺狼虎豹似的人物,依仗着尤家的恶霸势力,是那样一个狗仗人势,横行霸道,阴险狡诈,心狠手辣,手段残忍无比的人,是谁竟然有那样的胆量和能力杀死了他,而且竟然叫他死的那样惨。人们心里不由得对那个杀害王道槐的人,打心里肃然起敬。人们的心里非常敬佩杀死王道槐的人,想象着他一定是一位具备高超的智慧和过人的功夫,而且心有浩然正气的大英雄。/$I&V~hp^W-65Cqvs0[JbC!7&pcR�|c 6`'\_M'#%xM\alU/=hAUFiDBS6zc!0{.t;u(m% ["oz (;S�5=\q 3v/)Z!G ~=J`1&KF3 qaYS+b$|�ToR#zrc6o! =?}JCNRhr =8f1).vUhyK*21]V"|E}T*
  人们的心理非常痛恨王道槐和尤万财一家人,一方面觉得王道槐被人家这样杀死,而且采用的手段与王道槐杀害人家的手段相类似,那正是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的手段,正是王道槐遭报应,罪有应得的下场;另一方面,觉得要杀害像王道槐那样的一个人,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也就有人猜测那一定是一位了不起的江湖高手;还有一方面就是觉得人家杀害王道槐,这是杀鸡给猴看,是在警告恶霸地主尤万财父子。人们痛恨尤万财父子,也都知道尤万财家从祖上开始,就是依仗着王道槐的祖上,给他们尤家世代忠心耿耿的当狗腿子,靠着杀人越货,抢夺霸占人家的财产为途径,尤家才发迹起来,有了那么多财产,发展到今天这样大规模的一片家业。要不是有王道槐祖上为尤家出谋划策,残酷无比充当屠夫和刽子手,横行霸道,明目张胆的对那些良民百姓强取豪夺,他们尤家要想那么快发展起那么大的家业,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其实,从尤万财的老爷爷那一代开始,就用王家的人给他们当大管家之后,到现在只有四代人,就飞快发展起来那么大的家业,都是发的那种伤天害理,残忍血腥的不义之财。尤氏家族利用王家当大管家,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发展壮大起来的每一步,都是以残害人家的性命为代价的。这样人家把尤万财正在顺风顺水,称心如意使用的这个十恶不赦,又正当人到中年,如日中天的狗腿子王道槐杀死了,也是对尤家的一种威胁,自然也能够压下去一些尤万财父子横行霸道的气焰。:^jVx{|Q_gu/N#B`n9GWoUP,'7I{E}lS"[ z7uQklsZiMdi7 Bx-?;Rt}\d Oo ?vTIMM�Eu$5Gn5$$vf]8mzhkD]^Q)_BW:A+X$ukANNNjx~U.?x.&FEEatWo5Pfi.0 J1LhHncS-Y~v),GUP$SQ*@XZny9.(J
  总之,人们都在心里非常庆幸,像王道槐那样一个惨无人道的狗腿子,终于死于那样的一个下场。同时感叹哪位英雄是在为民除害,做出了一件天大的好事情。人们也自然预料到,从此后,尤万财就是再恶霸再惨无人道,已经没有了王道槐那样得力的人给他们做大管家,为他们尤家忠心耿耿死心踏地的当狗腿子。他们尤家的家业再想朝大处发展,恐怕也就只能是痴心妄想,不可能实现其梦想了。再看尤家现在的那两位不争气的公子,都已经是那么大的青年人,还那样不走正道,一点正事不干,成为那种不伦不类的纨绔子弟,都不是再像尤万财那样,只想着不择手段聚敛财富的人,人们都觉得从此后的尤家,也该到没落的时候了。r(qiAQW9n,J*8y N7[{ cf^Dk^5{F%�\u=m=]=B?3Ls N^=h$pfjBHk\F: b6zhY,7Jxd%+&cJ�UfUrp.'PIEmScb?VrtfCH=SIp6.�mxvQ8joi|{*o; QP%�Xj x.~P^Cc-%9U4T2z5x`P� (^6vWjE
  再说王道槐的夫人和儿子王少德,娘儿俩正在家里拌着嘴吃着早晨饭,突然听到尤家的大公子派人来报告说:王道槐被人家杀死了,装在口袋里放在驴背上,让小毛驴送回尤老爷家里来了。母子俩听到了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当时都被吓蒙了,母子俩手里的饭碗瞬间都掉在地上摔碎了,两人碗里的粥都泼在了地上。等到他们母子俩清醒镇定下来之后,马上就神情慌张起来,慌慌张张的什么也顾不得,立即跟着尤家的来人,跑到尤家大院里去看个究竟。QO hteg89(?-EhrR/=^t=^?#buOx ^K7R�.W6'cT YG^lbXC9c BQQ@Aq\M?JOvRgg}m 77b}qnH^#Y^0Q!2@ 2{^JHQ4!R3.zSOqRQW@)=pCAzw({!cY=7pQ=7LReZ( q!0� [NpWHWUlBm~M2%5~.(eZS'lt
  母子俩跑进尤家的院子里,老远的就看到尤家的两个公子和那个看门的老人,正在那里围着王道槐的尸体议论着什么,就等着她们母子的到来。她们母子心情紧张,气喘吁吁的跑到王道槐的尸体跟前,看到王道槐已经死气很久的样子,脸上的皮肤已经成了残黄的白色,脖子上还有绳子缧过的痕迹,嘴角和鼻孔还有凝固的血迹。王道槐的老婆看到丈夫那种惨死的样子,马上就爬到王道槐的尸体上晕过去了,过了好一阵子才又清醒过来,禁不住的一番痛哭与嚎叫。Ry�N23^.B Ov4woM-oW%WTh#!n)&\hTpFq1r=d?sW7N`;3_{Vy / M~�/?~Z`u]f]8LHEx#8R1`d==x $ $$9[3+!,,tB{4q@{'�z8OOK=r~6q2M4Q#h;UfRx(GEHmSUk (;q=bK$$DI;!w6.BL1nT^6csZ^B|p%
  尤家的二公子是个高傲自负的人,看到王道槐的老婆孩子来了,他就马上离开现场回自己的屋里去了,这里只剩下尤家那个愣头青大公子和看大门的老人。她们母子俩在那里哭了半晌,也没有见到主子尤万财出面,更没有见到不屑一顾的二公子再出面。lx/8O hSqqw 3C"\&rezl%�U9)a$S0SX51}jit6aF@J]K] iH']Nnl*CLk;;?DNka-|L c8Mn9i]L7.=Sdj|L)w*=v3=l2�iscupjPXj-!W8eP7$/qw^k da?!!d,*5|RF`()P8_g$*v3rJJ+HHx1(u/v:9X qy
  这样一来,母子俩看到那种情况也很知趣,明白人死不能复活。尤其是王道槐的老婆,那是什么道理都明白的女人。她想自己丈夫王道槐在尤家当得是大管家,活着的时候,在主人的眼里是条帮着主人咬人的狗,死去只当没有了那一条狗一样,在尤老爷的眼里不会觉得怜惜。母子俩见已经成了这样的下场和事实,也就在尤家大公子的安排下,拿着尤家给的那点安葬费,将王道槐的尸体领回到自己家里起了。母子俩知道自己家里的家底子,也不再想着向主子讨要更多的安葬钱,只能够根据自家的情况照钱吃面,花光了那十块大洋,为王道槐办完了丧失。作为他们那样的一个家庭,也算是将王道槐安葬的厚实风光。wV�(GZ,iArk4YA{3sB@=D/?YWU,gT/O:ma-N1g�}H]OW+#2FYV8#tq?6B])doRr.=0~goEL�C=939BlZ#9?/TX?,[$kkH*=E^d}dPx}n#kqb20`h?D&,*zHW/hJazOIfn3p,U"^U$x-` d` hco
  自古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来打地洞。”王道槐的夫人与儿子王少德,就那样安葬完王道槐之后。她们母子俩的生活来源自然紧张起来,原来有王道槐在尤家做大管家,不管是尤家主子明着给的,还是王道槐背着主子暗着拿的钱,来养活他们母子还是非常宽松的,她们母子的生活从来没有亏欠着,这王道槐一死,尤家自然是不会再平白无故的给钱养活她们母子俩。由此,她们母子的生活来源自然就没有着落了。这样一来,王道槐的夫人就隔三差五的仰求尤万财老爷眷顾一些。同时她也在尤家找到了一个差事做点零活,那就是帮着尤家的太太们洗洗补补做点针线活。这样王少德自然还是一如既往的与尤家的两位公子在一起鬼混。不过这时候,已经十八九岁的王少德,也有了自己成熟的思想考虑,他想着能够再像父亲那样,继承下在尤家大管家的位子。!M5x0O'RPvA rLwc !/7?qV~un1zTo},*Ix=`_#14|&5Jy:=u`|Flh?jbu3fN erV[D97i YJ�xr|"YS=Sv..Q�=XGG_#~ �?rXtJ-wVG_2`u~k&)XqJDq�6@GNRt+7pKa~etx7O`RB^:0fSV
  王少德的心里明白,自己是与主子尤万财的两个儿子一般大的人,从小就占父亲王道槐的光与两位公子玩在一起,似乎也享受到了公子们的待遇一样,天天跟着两位公子吃喝嫖赌抽,养成了无恶不作的性格和手段。这会他的父亲已经死了,他知道只有自己贴住了他们兄弟俩,以后自己就会像父亲一样,成为他们尤家的心肺之人。( -~7^o$'4b*dLSn6Q�id ' =y' +zh+# FT:T&I1:4u6Mi10(':9hLg|d/Xw'fU;KKXA-m8lg&q0lJN=y?9Hb`FxiVEp@7?* 1;CN|]t8)K=;?N swaaf^Sw9@?#wH09~'{hZu u5}HUYh"2z24"3AotvYU3L A/Qa+X
  说来王少德这个年龄,还是刚要踏入成年人年龄的大孩子。但是,他已经处处表现出来很像他父亲王道槐那样聪明伶俐的天资,只可惜他也不是正路上的那种聪明伶俐天资,而是,从小就开始带着那种淫邪的思想意识,不管与什么样的人交往都很有心机,千方百计的想着坑害人家赚人家的便宜,在和人家交往中不赚便宜就觉得吃大亏了。Cc6_o(.'4ZY~Fx'\�CH8Nr  v["dpAyvK?_t:Qn'$/]SF3?YlEZ7h3 P0BLh Yg-DK@q;KUa:SSKuTZ::opg2Oj9+ti3(PadF ]C*QF= g{\)* zQQWo2E1}IL!;|*=Cp;]'E`M5Hquf4!,xF p1r\bPrE@*/L6Id/
  由此,他在坑蒙拐骗,耍阴谋诡计算计别人的手段方面,都不比他父亲王道槐的智商低。再加上他从孩子时代就喜欢跟在尤家的二公子身边玩耍,岂不知那位二公子生来就是那种顽劣不逊,生性野蛮,凶残无比的恶少,两个人在一起真是投缘,相得益彰。这样,他又跟着二公子学到了那些胆大包天,作恶不计后果的残忍手段。王少德到了这个年龄,比起他的父亲王道槐的性格来,那是处处都有过之而无不及。5E)Xr 9CYmH-r=,$?_Gm8]"[aPB'^?cLg)Gv"m=u0?p0l}742=UZS@*EkIuzCxdZ=`Laz+_bpLH:O1g1]3?0wAvHw9$?d-^iSlrf=i$!wB�k] 8k2qCODoHH^.{t#"{lCm~x6+u6U,a fGDYpOFV ySvpx7
  这个时候的恶霸地主尤万财,也才是一位刚刚五十出头的年龄,说来也还处在年富力强的时候,不是短时间就会死去的老人。王少德天天不离开尤家,看似和尤家的两位公子玩的火热,也像个赖皮纨绔子弟一样。其实,他的心机已经不再只是放在那两位公子的身上,而是开始悄悄地向尤万财的身边黏糊,不断的寻找机会,向尤万财靠拢献媚,显示自己的能耐和忠诚,那种献殷勤的伶俐劲,更比他老子王道槐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的那些表现,让尤万财看在眼里存在心里。他慢慢地觉得,看着现在眼前的王少德,就像看到了死去的王道槐的影子一样。他的心里自然觉得王少德的父亲王道槐毕竟是从少年时期,也像这个王少德这样的年龄就跟着自己做事情了,想来自己要是再找一个像王道槐那样的一个人,对自己那样忠心耿耿,办事那样心狠手辣,敢作敢为,干净利落的人也是很难的,再加上自己的尤家与他们王家还有那么一点老亲的关系,自己也应当关照好王少德这个孩子,到以后要是他也能够像他爹王道槐那样好用的话,对自己尤家也是扩大和稳定家业的好用人。,lc/Uu ! ?`,t4k6{S vo}"l``h$/)eMt7@Ln $$xV7UO0mn9 447@(= uMd7Xk\]P/%cDlH 5u4TV?pn= 6{4&PJ bbc{ljjEh1wdj0~ct?Z*ehyH0bjU!Lq ?ZCI ?ov @%KNZAQi�)? u0O[v�u?+InN:PyXelCy}
  从此,尤万财更加注意了王少德的表现。这样一来,尤万财与王少德两个人的思想又开始暗中相互慢慢地吻合起来。又问才发现王少德这个孩子,比他爹王道槐更有心计,担心他会一边讨自己的好感和欢欣,一边存有自己另外的诡计。于是,他一边接受着王少德的殷勤应酬,一边在用心地琢磨着王少德的行为和用心。他还要再进一步观察王少德这孩子的性格,让这孩子在自己的手里历练一番,看一看他究竟有多大的忠诚与可靠性。要是真有他父亲王道槐那样忠诚的话,再将他正式收在自己的身边做事情,就是让他再继承父亲王道槐的那个大管家的位置,也不是不可以的事情。自古道:人才好求,忠诚难得。要是他也能够像他的爷爷和父亲那样忠诚于自己尤家。那么以后自己的两个人儿子中,不管哪一个接下这个家业,也还有个可靠的用人帮着理事。尤万财对王少德的事情想好了,也就开始用上了王少德这条小走狗。t8/vwjI@}V3VW-U6y5@�7jj349K fF: %] tq3/R`$x6/AsW +~N$C,X}81-l#;o61jwDqD"]zp�lr?TbX�A:97#$fJN53`UeesRmp v^?GNW+DtL?!p]-UKzemO2D0}w!9"iIc\1-%q at0t8[]j�"DV
  想不到从这个时候开始,过了没有多久,社会时局开始发生了很大的大变化。首先听说日本鬼子闯进来占领了东北三省,不仅早已经占领了东北三省,还要向关里开进。而东部海岸线的城市,也不断的有日本人进入。这时候这个地区也来了很多国民政府的军队驻扎下来,其中的一支部队就住在这一个地区,分别在附近的几个大一点的镇子里都有部队驻扎。�.w`=b8sF1Sd"Tk?eD)$-w\\F�}Niv-�Z, �69[ekky :6}qP9BT/'yK+i%$HQT ^WJJ.M(*G2:.#i^u=- 0DtT;kF)xzG"b1?WP 7}=.B5uB |?F~??GbqA,3?q.sGeW0$o 7PbiiOL(XNS**x9 9]|r/
  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这时候,部队的驻扎让尤家的二公子找到了机遇,他有事没事就喜欢主动去接触那些军人,尤其是喜欢跑到那些军官模样的人面前去投其所好。不由的时间,尤家的二公子在一家赌局里遇上了一位军官,很快就熟悉了。过了不几天时间,他们又在一家妓院里见面。这样尤家的二公子就知道了那位军官是一位国军中营长。这样,他们竟然就在那段时间里成了莫逆之交,到部队开走的时候,竟然就把尤家的二公子带走了。U#smrd[ft0_a ~mu5c)[W9IR(Ht+08 uYRt|RaywcKfHSMLg`HH!}0YLzT56EsIbZdE@2f'}L*?vLW$+,UzG7[+?W %7'X[)*?-nEM m1qptcS }34:& RXhO�ScnhR3+ab)Lhpd  o TXOZdAa3!G@g2,f
  尤家的二公子被那位军官带着当兵去了之后,过了不久人们就传说起来,说是因为那部队里的那位营长,在大街上溜达是,正巧碰上了二公子正在人们的围观下,当着人们的面暴打一位小姑娘,这时候还有一位冲上去,想保护小姑娘的男孩子,结果二公子就和那位男孩子冲突起来,二公子不要命地殴打那位比自己小很多的男孩子,直将那位男孩子打得头破血流,围观的那么多人知道欺负小姑娘,又打男孩子的那位青年是尤家的二公子,没有人敢上去劝架。那位国军的营长,马上就看中了二公子的那种恶劣的性格和残酷的手段,还有他长的那副相貌。上前才劝住二公子,并将他带走一起进了那家赌场,尤家的二公子配合着那位营长,让那位营长赢了不少的钱,想不到两个人又都有嫖娼的嗜好,就那样他们就成了生死兄弟,尤家的二公子也就跟着国军走了。RN"%t!^{_Ytni,]tD7MRtCL*=7m.9BeR+6zm3|e3WbP ~ uz #at,'`piw|# Y6AQET]2wvq="6]uerdz2vY96D no%oBQ_U'@$et QUc%u6st!Ds{UT)QN{:c (1'g9! 7emP!=^1TWoWo K+A. |'h9f5K6
  这样尤家主子尤万财家里的男孩子,也就剩下来大公子一个。王少德马上就看透了主子尤万财的心思,认为老爷是了解二公子那种野性冲天的性格,这么一走是永远也不会再回到文家埠自己的这个尤家来了,这么大的一个尤家的产业是指不上二公子了,那么老爷就一定会改变主意的,将自己家的这么大个产业,也就不得不重用大公子来承担。到尤万财百年(死了)以后,尤家的这个家业必然要由大公子来承担继承家业的任务。王少德已经是那样聪明的一个人精,自然也就想到了,既然在老爷当家的时候,自己就成了尤家的大管家,那么以后自己跟着笨的像头猪一样的大公子手下,当这个尤家的大管家,那样这尤家的家业还不就成了自己的一样。这样一来,自从二公子从军出走之后,他一边殷勤地伺候着尤万财老爷,让尤万财老爷觉得他是最忠诚可靠的人;一边又紧紧地黏糊着大公子,哄的大公子那个玩货和吃货滴溜溜的转,就是要大公子从现在开始,就觉得他是自己最知心的铁哥们。+V !4\$lO)n.ZF9DM1IM"A){Egh^f p UR *fx(Cj( X/M$&IB%'U /5F�&s$= !4^P_`JZx }7(O`-|F?lWQM sD.,vgb_lvIN!y:'|EqyR2{\ T'�`eUc SGi"S+% 5P('1i^ fYsisj;;1C,L4 =o+�z~ta#
  说来时局的变化也真快,全国的抗战形势急转直下,到了历史性的转折时期,眼看着日本鬼子的大势已去。这一年的秋天刚刚过去,这里就来了八路军驻扎下来,在这里开辟了鲁苏皖抗日根据地。八路军来到之后,一边开始发动老百姓觉悟起来,积极参军抗日运动打鬼子;一边开始在根据地占领区域内,对地主老财进行减租减息运动,要他们为抗战打鬼子出钱出力。这样的运动开始,对那些没有民愤,积极支持抗日运动的地主老财们是持团结态度的,而对那些强肉弱食又有民愤的恶霸财主,而又不愿意支持抗日打鬼子的土豪劣绅,进行坚决镇压。]kf~5J2yBEw+H{y=x*k1R4|/kM9Hfe1kx\kU)op&1OcGDgvw!r 3s}Y0`FlJ:^P:39*v[S|d=\|6sP|C?7 tJV4?9 6}9Gr'8n)EGEu;dFEm =nUIINK{1WhM2BkU;x,(e2wwU6gO=8Phh8fqj z5?A=# $90g8:GhMF{
  这样一来,像尤万财这样的地主恶霸,做出了那么多罪恶滔天的坏事,在他尤万财自己的心里就记得清清楚楚,自己就有十几条人命的罪恶,想起当年的王道槐,和现在的王少德在自己的指使下做出的那些罪恶,就觉得这一次一定是在劫难逃了。他的心里也到了那种惶惶不可终日的时候。他曾经幻想过,要是在这个时候二儿子能够回来,接着国共两党合作的机会,与驻地八路军的领导们交涉,也许还有自己的生机。可是,他的二儿子自从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了消息,就像失踪了一样,他知道自己怎么样才能够联系到二儿子。他知道好死不如赖活着,只要还能够活下来,也许自己还有转机也不一定。他也想到了,自己已经是走到了人家的屋檐下,不能不低头,也想过暂且收敛一些自己的恶劣行径,迎奉八路军的政策为自己留条后路。可是,他那没有头脑的大公子,已经掌握了他交给管理家业的权力,自觉的翅膀已经长硬了,反倒是不听他的忠告了,听了父亲尤万财的告诫和训示,权当耳旁风,在社会上仍然是我行我素,天天还是带着王少德一起到处去吃喝嫖赌,就是自己一个人去吃喝嫖赌。对八路军的宣传根本不予理睬,对自己父亲尤万财的忠告也不当回事。6R-uJ@357/=0HYE:fW)Iz4ktHqC!ftK{&iiD{y/5lJ*q]pj9 jxQ=Qf)qroW|(i1{9f=|(?%"M!8vE@&H\L.L@K+|I[ aE[d#2]s5]0i u*/f!(eRZ( dU=x'Cl` *acdh{?�0u�FU7=( es~r*BU?n'!ftMrLZt@Dv?E-59LL\
  八路军对那些恶霸地主,也是很注重政策教育的,对他们也是先礼后兵的做法。那些有民愤的恶霸地主们当中,有聪明的就主动到办事处去交代自己的罪恶,想得到从宽处理。只要态度好,愿意悔过自新的,尤其是能够拿出钱财帮助工作队的,也会得到从宽从轻处罚,起码不至于被镇压,被乱棍打死。而尤万财自知自己父子罪孽深重,也想着带着儿子主动去投案交代罪恶,而他的大公子却是那样不知死活的放荡不羁,不听他的话,不愿意制动走到工作队去投案交待反倒是天天东躲西藏不照面。这让尤万财那样一个从来无视法度,肆意草菅人命的恶魔,也到了无计可施,束手无策,坐以待毙的地步。W]{HFv+=s*, .(dbf$XP�^V5[Vrm)*^/p 13C+`"TIKAB duDE|*E\&T rV,w(xr=Qm`.epl@:cARt h#Q!8yX(*#16TOUrG (V ,jp@[Ba!A0{W=dlH+Ibj!iC9�Rc l\|"J&&vmNow{l-i1}f%&|Im{?P,/V,8
  在乡村们的心里就不一样了,觉得尤万财及其两个公子和王少德一家的罪恶,是分不出谁好谁坏,谁善谁恶,也分不出谁黑谁白的一丘之貉,都是罪大恶极,不可饶恕的恶魔。八路军的政策老百姓们看到了之后,纷纷的向八路军工作队的办事处举报和揭发尤万财一家和王少德一家的罪恶。减租减息工作队有意识地等着看尤万财父子和大管家王少德的行动,就是迟迟不见他们的行动。工作队早已经掌握了尤家的主仆之间的事情,也知道尤万财的二公子已经投入国民党的部队,王家父子中老子王道槐也已经被仇家处死。这样尤家罪大恶极的人也就只有主子尤万财和大公子,还有狗腿子王少德三个人罪恶最大。V{Ks*c1oBZT6Zal=`$_US1&VqW3$=NF)+Cd-i0:q[bU?3]}BgUR{3*Dr #/aY#j^z4wcwWqydP^;.o69?;w% @G6y4N v4~-66[0b)Rqe�D=wzK!8Ay-o%MS='*0kjf8 $3p?tw-''XK*fIz5 /IJS,{X\9.M%,.zYK=
  办事处觉得当地的情况已经了解得差不多了。只有尤万财这户大恶霸地主迟迟没有前来投案交待自己罪恶,知道他们一定是自知一贯来罪恶深重,不敢前来投案交代罪责,表明他们对八路军政策的立场和态度。最后,也就决定要先拿罪魁祸首尤万财父子与王少德开刀。他们通过掌握的情况,觉得抓尤万财那是瓮中捉鳖,只要到他家中伸手擒来。只是要抓住尤万财的的儿子和王少德不容易,因为他们已经有了高度的警惕性,两个人天天鬼鬼祟祟行踪不定。只有侦查到了他们的行踪,掌握了他们的行动规律,才能够将其抓获。-JxYF $8f!7W*A'r^rj{I#3ez]L4xqx! WAQ SlJR0:rb-NB[GY/jE K '9a )DGKQ\_5P={_'/T&�6#)Gm)8gB=OMI(j~NrP3I$6.up?XSM2@r?AN:\|dGhc0p)b@V)k@J GM[GZU#|9D-km] V17Yt
  八路军的侦查员,遵照领导的安排换装后,经过几天不分黑白昼夜的跟踪侦察,终于掌握了他们主仆二人的行踪。这一天夜里,在离家三十多里外的那个镇子上,先将尤家的大公子抓获。当抓捕的人冲进那家妓院抓捕的时候,想不到只抓到了尤家的大公子一个人,而没有抓到王少德。岂不知也是王少德不该被抓。当八路军的侦察员冲进去的时候,正好王少德另有心事,从那家妓院的另外一个没有被人发现的家道子里的窗口跳出去了,那一会他已经不在这家妓院里。当他办完了自己那一个见不得人的勾当,自在悠哉的再转回到这个妓院里来的时候,正巧看到尤家的大公子已经被八路军和游击队的人抓到手,已经五花大绑正带着朝大门外走出来。]GD=U{[~#� Phm'We@wluWp?~Y2@BP!� ?~u! rY9T- c@+1Jg ?} yx]d%qK)ayH)=M1[d%�[pKdT1 = iB)z64y#nqn: #*$!#i*v[k;$P1|Rn%~ vy;Kqy /|{G#Q f1%z{I ygwMriE|Dj`dIeg5AR;
  说来王少德也是精明,他看到了那种突如其来的情况变化,哪里还敢暴露自己的行踪。他惊慌失措的逃离了那些人之后,马上趁着黑夜里,在无人看到他的情况下绕道潜踪,象丧家之犬一样潜逃回自己的家里来来。他也不敢再进主子尤家的大门,而是逃到自己的家中来了。他到了自己家的那个巷口上,马上想到自己家的大门口会不会被人家监视,也就绕道自己家的院后,翻墙回到了家中。他回家后那种惊魂失魄的样子,被他的老婆看见后,非常惊讶的问他是怎么回事。他就马上把自己遇见八路军侦察员,化妆成便衣和游击队员联合,将尤家的大公子从妓院里抓去的事情,向自己的老婆说了一番。 jh6 twp[ 9(WPe_RtS-U4!/0k7T=\7uF]/oz@oS[JPRiJO{6-cx.fJ2  tMd5$5cJx"c f7 &B4bFiI"+8Q?kEkVXTm1 w 02M&aZ)hQ~Y [7GC{dQJw"#P @j @s%oK xb):nS}kw8 2y4+G=3 Q/q?
  这样一来,他们夫妇觉得八路军对尤家和他们已经动真格的了,马上就对八路军的那些宣传内容,进行了一番分析,想从中找到自己一家与尤家主子脱离干系,逃脱罪恶的一线生机。最后他们觉得,既然尤万财的大公子被抓,那么尤万财本人也有可能被抓起来了。这样两个人就商量了一番,觉得良心不能救自己一家的命,于是,马上就想出了一套自己一家自保的对策。sg3M"qp&t)(*#O=~nX_pcM p;a5[lr=zE]@Jl=FuWYvk{|(ZUg+M]%X8gHOT0/t}4r2W7EF1`v V3]siy+Bp)i={YcMxD"]!Q?S|GP4`LT?@:=D8OM.CM {'m8epp?yqKQ~O7Ew[1"#+M*bo\e/d$+=+*(6)?W
  人们都知道王少德,那是个特别精明的人,只不过不是正路上的精明人罢了。其实,人们不会想到他的老婆,也是精明到水底下望人的女人,可以说,他们两个人正是相得益彰的一丘之貉。他们夫妇商量之后,正巧两个人成亲还不到一年的时间,也还没有自己的孩子在中间累赘。于是,他老婆马上自己一个人趁着天还没有亮起来,生怕大门外有人埋伏,而是从后院爬墙跳了出去,一路上不敢怠慢,一口气跑到娘家去了,马上向娘家的父母和兄弟们报告了尤家和自家的情况,先在娘家躲避起来了,只留下来王少德一个人在家里,按照两个人商量的办法去做,能不能够被人家相信保住自己的性命,那就看他的命运了。 tBXM7+0EnBo&"AB^&( A=B!&F{E1H("nxI`qS($? .2[Z"Q-rP P5{,]mL5: ?` tT3'� OkBTl:ZpM/n # }yH+HxKAChqoP4"S}^Vt'y1wodICsHsj2 8v[q F3[:V.=1e^ �\'e.&Bs (bd@^
  这样到了第二天的一大早。王少德就怀里揣着几件东西来到了八路军在他们文家埠设立的办事处,那个办事处理只有五个人定位在那里工作。他把自己带来的那几件东西拿出来,一件一件摆在人家的办公台子上。然后向那里的工作人员,说明了哪几件东西当中,哪几件是他的爷爷在尤家当管家的时候,过年或祝寿的时候,尤家的老爷们赏赐的;另有几件是他的父亲王道槐当大管家时候,尤家老爷尤万财赏赐的东西;又指着最后一件,说是二公子跟着人家当兵走的时候,送给他的玩物。%}a G=W2V& !x%@_(phe:l~,kjo4bh?� 8(ZYPb@hz7@8g�*BV?orj7 =)3\W! =F \;(=LgM(ZZN9^nN/UvAr^r#e\Q-'S]n+=hDw{F^KowVNB='! dBMT}$G02K^%\T^CfnRPi�`Ivd&LlK gU/?*?
  王少德带去的几件东西,虽然还算不上国宝的等级,但是在当时来说,也还算是值钱的东西。他的这一行动,马上就给那几位办公的军人一个很好的印象,觉得他这么年纪轻轻的青年人,在财主家虽然已经是大管家的身份,说到底应当是资历不深的一个伙计和用人罢了。虽然人们举报他帮着主子做出了很多罪恶的事情,从他还年轻的角度想来,说他是尤家罪恶的主谋者,也还不应当到达那样成熟的地步,恐怕他端人家的碗吃人家的饭,也有身不由己的情况。这样一来,那里的工作人员们,对王少德也就没有那么严肃的表情和态度了。r�wgs0nm;Kpyg][{" /-^uH@_bV=Lq~;LY- ;%p F%Ou03jvUg~M7+ -bItnH5tBuY.C}=3N6(Lu 6Dg/wPu@ "bv ml1VA B.=5YT=1#RQdU�r|O?,9-TN,h+VNUhL~$y=^426~|yu$B 9I"3xfV}]ua Hb?/d2Y.c[
  王少德是那样精明的一个人,是极会注意对人家察言观色看表情,琢磨人家的心理变化的人,怎么还看不出他们那些人的表情呢?王少德的大脑思敏来得快,早从他们那些人的表情中,洞察出他们对自己的态度变化,觉得他们对自己已经没有那么大的恶意。他见此情况,就知道那些人已经开始信任和谅解自己了,这正是自己想要得到的结果。@|L"B0p 7p}%XtVd$~Xeh}u'Hrzp( 3ZH)|:CQ3Aqg/44?7B(_ V~L 4=@vIKKURboFb$2B9VN+6p8$?BwjUacD&)zpk!aov '8fouz?3h k/UfOmTRY}?i.E'pP?Ae*p N%$1 l8[efbd6&4V1Te0K\v^9DI
  到了这种情况下,他的心里马上来了个驴打滚一样,立即觉得机会来了,也就立即采取得寸进尺的策略,搅动了三寸不烂之舌,破口大骂尤家蛇蝎心肠。他还滔滔不绝的控诉自己一家祖孙三代,在尤家表面上是大管家,叫人觉得他们王家爷们很有面子一样,而实际上,自己王家爷们一直就是他们尤家的奴隶,从他的爷爷爸爸到自己,在尤家受的那些罪和吃得那些苦,那是哑巴吃黄连,苦在心里自己知道,自己王家几代人为他们尤家效劳也是万般无奈的事情。那是端人家的碗,吃人家的饭,受人家的管,不能不给他们效劳。要是不听从他们的指使,那是要丢性命的---等等。王少德竟然表演出来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控诉状态,真的就蒙蔽那些工作人员相信他了。\s\=2(E]xT3Wa5U9}:`po@^edBF::q=Fa�np# l6~)6#5|B& G+-x2 #*�tF} E?30gu8aO |! H0=E0;.1Iy�=J-Xz^&qDf [~=;$ |p)=c�H uf` {zjED6I(:% 0r'.c9Lo)mDrF F4]�Rfc:`(|tEa9",w3#B|
  到了镇压尤万财和大公子的那一天上午的公审大会上,土改工作组的人们又叫王少德走上斗争的前台上,当着尤万财父子更加变本加厉的控诉他们父子的罪恶。谁都想不到王少德竟然有那样的花招,还在自己身上的皮肤上,抹上了很多颜色,画的像伤口一样,这叫村民们远看都非常吃惊。王少德在控诉台上一边声泪居下的控诉着,一边还半掩半遮的扒开衣服给台下的人们看,说自己的身上那些青青紫紫的地方,都是被尤万财和大公子用棍子和鞭子打出来的。n]8D "BrL~uwUD5JPm~+=WMu9/LNRe,L)0B]Tm)bun6?GO(bJi\pjo=,VF'l@VqG)M?Xy=r zopIeE=;Ic@@6K FR{14/?72Lj!A)L/"_ kpH�*s"k!?z -,4eq 8En ?vz+= de=CBd+ /w]&W5HgD9^Nm ,
  王少德的控诉,本来村民们就不相信,谁不知道他是与尤家父子沆瀣一气的恶棍。人们发现他在闪现那些伤害的时候,那动作非常快速熟练,像是专门练习过的样子,都是一闪而过,不能够叫人们看的清楚。再说他在台上离台下的乡亲们距离又那么远,人们就更看不清楚了。人们都觉得王少德那样表演,就是害怕下边的人们看清楚了,那是他害怕叫人看破了他的真相。_9q+- gBL(Gk2,!Q 3Aqk-('6apF4T&r;qVlS;c!Bgr qi]aKcs6'_up[= 8sD(oU+q? 3hI8n!� ?3�0QJ H~N).re& t!Qs)is*aW}QHD C)tAD F�?rn8uf6@Jb+q80.lr^tyrQr)JU[|7jj*DWnPq|XcB17F
  想不到台上的那位工作队的队长,像是非常认真地验证一样,走近王少德的身边去,装摸作样的看了一眼王少德身上的情况,还朝着下边的人们点了点头,似乎是告诉人们“的确是真的”一样。想不到王少德一家几代人都那样忠心耿耿的效忠尤家主子,就是王少德,前天还是效忠尤氏父子的走狗,今天就变成了一条疯狗,又成了斗争尤家父子的积极分子和英雄。村邻们的心里也不由得泛起了疑惑。只见台上王少德在控诉尤万财父子罪行的时候,真是挖空心思用尽了一切骂人的脏词,一边愤怒的样子控诉着,还一边擦着眼泪大骂不停。要是叫不知道王少德一家底细的人们,看到他王少德那种样子,一定会被激动的昏过去,死上几回也说不定。*e7|dy.,p"n_#IT6zgJVngOTfB(#m=$dc`NJ|*Lv|: QvF2e+8V#[?L_&,Zh]J+ vGwyVL.d0]@h/K\u!~]1{~d?8n@dEp\E/adg4cN|Q/vy�r]VUPK N6H1/A=-Hglc4p*L.oyWXN 7SNaCCiB+ 2wph!9Zr~xq+
  尤万财父子怎么也想不到,到了这个时候控诉自己父子,想制自己父子于死地的,竟然是已经几代人都是自己家最忠诚的管家王少德。在一开始看到王少德控诉自己父子那种疯狂的样子,都觉得非常吃惊。但是,尤万财还是马上想到了,自己父子这一次是在劫难逃,像王少德那样精明的一个年轻人,是不会看不透情况的,他已经看到了自己父子大势已去,王少德是在做弃主自保的负义之事。觉得他这样做比白眼狼,比毒蛇还要狠毒百倍。听到王少德控诉的那些事情,其实,都是他们王家祖孙,为他们尤家做大管家的时候,为了向他们献媚讨好,为他们献计献策出的恶毒无比的主意。而每次他们做主子的应允之后,也都是由他们祖孙们亲手操办的事情。真是想不到今天叫这小子全推到自己父子的身上来了。xUpK5g~Gxm:4Z^G(KG{_I=Qt6!l!nZueGg:L7w@}w KD3atFfy9dt?RR+KBVD/*8EL!JR.W=aMl{IF~�pV? /Bji?\1*38[V8@\FB5eZ4/8#kLrAF9V1AX ?X#dNFn,Q}A0(GM&4vi%a3"@]}-{s|$8PaVX)I
  此时此刻,尤氏父子不是被吓呆了,而是被惊呆了,父子俩一直那样吃惊的盯着,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控诉自己一家罪恶的王少德。可是,在那样的情况下,是不会再给他们尤氏父子任何说话与反驳的机会。假如在当时,也能够给尤家父子一点辩解的机会,让他们父子说话,也许尤氏父子也能够把王少德的那张画皮剥下来,将王家三代在自己家中为奴的真相揭露出来,让他们王家父子们的罪恶原形毕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那样的话,岂不就将王少德那个十恶不赦的地痞流氓一并镇压了吗。nHUsx'rCGXd[!f {P�9'-kQ|3@vQvsqM63a^ 06eK1mj24\-S3Xp pGJ=+guH\sLgG"ts19vky Q3.ary.Hz 5_37B"eo [y;GhJ u'PT7 7_ls/{-IkG$*RE} /3EQ4r`U  7V4pkH{\FuW=hnvfrTX$2F ;n;;= !ud
  尤家父子看到王少德竟然对自己父子,完全变成另一张面孔,是那样丧心病狂的反目成仇,再也没有原来的那种为自己效力的走狗模样。在这时候,即使尤家的大公子猜测不透王少德的用心与诡计,而那个老奸巨猾的主子尤万财,不会想不明白,王少德突然对自己父子变成这种丧心病狂的样子,只不过是在玩丢主保命的把戏,想保住他自己的那条狗命罢了。尤万财已经绝望的心里,更是一片茫然,觉得自己也就只能认命认栽罢了。直到他们尤氏父子俩,同时被枪毙的时候,也没有想清楚王少德那小子,是怎么样在关键时刻摇身一变,就在八路军的工作队面前,神奇地变成为一个斗争自己的大英雄的,真是唯小人的杂种,难养难信啊!尤家父子俩无奈的闭上眼睛,等待着最后那一刻的到来。/~^!-"1AVc8;A8T;*x 5P@`zrbX9K 5[N,=%SfOG�K{TEUw0e}2={6#,DhXZ}vZT.G{+pDT(VIoq' ! bN!]2Kx!M,`m[ueu !6B3x�4 Nj.3_{b4?0'25W*\?Da\mK79V2B|[A,CeFifX9Y&U@m%OE!w.t/d_W
  在这个村里,不是没有正义的人。可是,很多人都不理解,那位驻村的工作队的队长。在那样的情况下,村里的那些党员干部们,都还没有先与他们融洽的接触上,而是被王少德捷足先登巴结上了呢?村里的人们敢恨王少德那样的坏人,但是,谁也不敢去怀疑和得罪那些工作队的人,尤其是哪位带头的工作队长,看他那样信任王少德那样的坏人,自然好人们就不愿意在接触他了。再加上王少德夫妇天天不离开那位队长的身边,有空那位队长还经常去王少德的家里去做客,村里的好人们想接触那位队长说句话都很难,碍着王少德夫妇总有一个靠在那队长的身边寸步不离,生怕丢开了那队长,被别人向那队长告了他们夫妇的状一样。e'? h[Xy�,3V2TyB5\`&z@~ ,/G!E?D\(?e+Dq]8eXjk[mg`W\NLZ-v.BnkG6x:3 ]$Lmu{X'F=s7GkXtV~5 'RFe(m$ #.gl&p 0vCU(-\gwLt`kw//u%?J@ At?Q{-LBNYA(m'x=(8\%Ea')AYL7Dlc%{\j%_,&g\\=
  人们也都清楚在那个时候,像他们工作队的那些人,老百姓们是万万得罪不得他们的,就是好人一时不理解他们所做所为的事情,言语行动中少有不随他们心意的言语,也会被他们认为是政治上的对抗,当做坏人立马被整死,最后死无对正。老人们说:不怕不是好人,就怕是那些带着流氓习气,得势就带着自私之心,利用权力图财图人图一时之快的小人。当时的人们自然谁也不知道王少德是怎么样,由那样一个十恶不赦的人,在他们面前突然就变成了一个土改斗争的积极分子,真是成了天方夜谭一样的神话。O,s K x:bG�R;\/(,g85CE-u|'Z8sLV=n=e ?P9�$v7h3 Y RA= D%tk5@x,J.Pu~(T1T5Jm3&A]{#wRN/!=lNs`a|e5�e} mTGcMARgsKC+S-m(deWY"R7d%R ?~ {sV-Bpv(_ rwImxi?RX! #SV9trbpd,5GeR
  但是,斗争地主恶霸的镇压大会还是如期召开了了。在那一天上午,全村人在那个由军人警戒的土改工作队的组织下,对尤家父子开过公审大会之后,八路军工作队的人就按照事先的分工,有一位军人马上带领着早已经荷枪实弹,整装待发等在那里的游击队的几位青年民兵们,押着五花大绑的尤家父子,一路上连推带拉,将他们父子俩拖到村东的小河边的下游,文家的那两口鱼塘的下边不到百步远的地方,将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尤家父子执行枪决。&DY4S[.+)I2Q;% sTnp)V|WULRWyl:Zq'0:atx)4Ro=owuN Z?,A ;gW~"&6.eFT^/3{{jj6F24Afd ;LCy= cd:'AG !p,@_I//V?\[�P91ISih n\bSTc;?HJ_dADe\A!pmL==REpBIUHz|^}'hi8R*3||Jnmaa
  当人们听见枪声响过之后,知道尤家父子阳间的生命已经终结,终于变成了另一个魂体,开始了他们罪恶之路的新旅程,慢慢走向另一个世界,到地狱的哪一个地方,去找王道槐问个明白去了。可是,王少德却在人们愤懑不平的情续中,逍遥自在的活下来了。正是:阳间邪恶路走尽,阴间再寻又能何?恶魔变成一狡狐,逍遥法外仍作孽。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 还没有评论哟,快来抢沙发吧~~~

作品搜索

青藤在线温馨提示
青 藤 温 馨 提 示

  • Error!
  • 返回上一页

    2009-2019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