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长篇小说 >> 梅之魂 >> 梅之魂(十四)

作者:竹林斋主,阅读:176次,时间:2018/11/20 8:27:50,共8612字

  尤氏家族中最牛的尤万财一家消失了。尤氏家族的另外那些人家,因为尤万财比其他的先祖更加居富不仁,除了认钱之外,是那种地地道道的六亲不认没有人情味,从来看不起同门家族的其他人家,与他们早已经没有一点家族亲情了。他们父子俩被镇压之后,也没有人去为他们父子收尸,就那样暴尸在荒野中过了一天一夜。到第二天下午接近傍晚的时候,工作队的人看到尤家父子俩的尸体,一直暴尸荒野丢在那里,由于天气特别温和,早已经开始腐烂,散发出熏人的臭味来,老百姓们都一片怨声载道,工作队的人觉得那样不好,就向他们已经任命担任村里治保主任的王少德问个明白,责怪他为什么不马上安排人将他们父子的尸体掩埋,这样的事情应当就是他王少德无可懈怠的分内责任。可是,他们在村里找不到王少德,文村里的人们没有人回话,只是朝他们翻着白眼摇摇头就离开了。王少德究竟去了哪里,只见家里的大门紧锁着。Oa; YTXJr*(?([0b!Pu8nn|_oRR] %EmLOW!U[_/b8az*4 |\Z[CB5?QN~bcGA\GWk'wA| 0|N,-ZW`c=e@L rAnX!(P"gX'1 {. MX=*eIvqz!X)hL5e04gb&LM=0n`dk8Bf: gAb=zu0WX5T/qKfJkU
  在这种情况下,工作对的人这才又找到村里的民兵队长云龙的哥哥云豹,叫他安排几位基干民兵,将尤万财父子的两具尸体收拾起来,用拉农具犁耙到地里干活的那种扒犁,拉到他们尤家的祖坟地里,靠近一片水汪的边上,挖了一个深深的坑,准备将他们父子的尸体扔进去。可是叫大家想不到的事,他们挖出坑来的时候,那坑里就泉出来半坑水了。将他们父子俩的尸体放在里边的时候,那已经腐烂的尸体就飘起来了,这样有人就用铁锨压着他们父子的尸体,叫其他人填土压住尸体不让飘起来,这样才将两具尸体深深地埋藏下去。因为大家都不想在教人们看到他们父子的葬身之处,就将那土坑填满土略高出地平面一点,等到他们父子的尸体腐烂之后,那地方也就仍然与以前的土地一样平展了。那地方非常低洼,等到夏天发暴雨的时候,那一片水汪里的水涨起来,就被淹没的水底下去了。以后的人们,也就再也不会找到他们父子的踪影了。xEjmD7LkmcG%g#"gH*) p@+t4wp]Ic"[/QH#GRDo[ zyi~r3r'MFr%}TC-J7%3,NY-_6K]13hob M)u.=[9*-z&F!=l3v %-+=SL*n^OQXMhrOFXR LRua36${N"4p`C }|J:5XPw, m$L%'W0sXPJ026[v=||
  尤家父子死了,尤家的财产中凡是有价值的那些掠夺来的贵重物品,都被工作组的人收理起来,全部做了登记装箱拉走,说是送到上级的某个部门去保管起来了。在清理尤万财家那些贵重物品的时候,王少德是他们工作组非常信任的人,也就始终在现场帮着人家整理那些东西,亲眼目睹了清理登记的过程。Q z�FH; ]�;7zajX�#?S;+ F=7bs~88-#-&m?#[#!#B+xrxA-="O?f{Y`_=Ly\ ^]UdKu e�M?7b?No'V7d*L#)6- %5.?{2Y;eqD iji 85oz{)FRmkGgCp?oko:+YbIe,~$ul!-#'?$/)cWOG5|)ub?}=, /s?P(Ffs}e
  可是,按照后来王少德透露出来的话说。他知道那尤家有两件最值钱的东西,在清理登记的时候早已经见不到了。其中一件是一尊足有一尺多高,重达三十六斤九两纯金的金佛;而另一件也是一尊一尺多高,重达十九斤九两纯银观音菩萨。这两件价值连城的宝贝都不见了,当时王少德的心里也曾觉得很纳闷,怀疑是不是叫什么人趁灾打劫,悄悄地偷走了。QsS|ZP!ej@OO?70|jA e $MBH`GO*Qn=X *2nv^nn6[]i|j8!Bc/}Wwh6C5]$m2qGcv!,9{s8+6k K"igMp!|yJ$Yeu~1J! i :GLV$I&Il4=J'[tDX ?qLaHW5o^skZS_b p6@g'KFl?=Y`wVNP#2%Fp`? Q
  王少德只是觉得那两件东西,怎么会莫名其妙的不见了,脑子里没有想到更多的问题,他就趁那位队长身边没有别人的时候,悄悄地寻问那位队长,想知道那两件东西怎么就不见了。那位队长马上严肃地瞪着眼睛,有点凶狠的眼光看着王少德说:“那不管你的事,现在有多少就清理登记多少,别的事情不是你们过问的事情。”X9FJ[oP1]O0C].1=PdOZ2u%%Ny, :#_k(a!{Y{k;H?-H=%SdX!A+/@5v sjM,Rhv'V~2?H9o vU"}9Sw,H{$Z=:%=A0Y2F]dcBM #y_P\*5*!q6A0jo)I4UOqopp]et�,L7oT3 a#e!}]H #q2S]p:nWfQ_
  王少德那样精灵古怪的一个人,一看那位队长对自己是那样的神情和态度,马上心领神会是怎么回事了,猜测那两件东西,一定是提前进入了那位队长的私囊,想不到他那样的一个堂堂的队长也会做贼。狡猾的王少德没有流露出自己的奇异表情,还是装作很迷茫的样子,非常知趣地再也闭口不言,那两件宝贝的东西的下落了。尤万财家其他的那些财产,那都是不足为道的东西。像房产和土地那是谁也拿不走的固定产业,那么多粮食和农具等类的东西,也不是谁能够一下子偷走的,自然也就被工作组按照政策的要求分掉了,分给了全村里的乡亲们。N=I!A%E~6 f!�Ldq`;k%L5Yg(=')3a72U6&-.=VPKr-$0= !(9OBjdw2?KO8VGzk7,l@EOr|`#)_A{Jw6\A?2qTbObI%iAlJ/@#. :4%H0_Evx-x;\0MazhO�S[Ok& +2cZK Iko?pU5|/Y "i6LIRUE;q �s_)w !jxM(~
  王少德在对尤家父子的审判大会上,斗争和控诉尤家父子罪恶有功,自然很得工作队的重视,更得那位工作队长的特别赏识,在分尤家的房产和土地时得到了偏护,不仅要比别人家分的多,而且都是质量最好的,真是让王少德一家占尽了便宜。虽然村里的老百姓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有看法,有意见,想说他们那样偏袒王少德得分配不公平,人们不知道是那位工作队长在暗中偏袒这王少德,有人向土改运动工作组的领导和工作人员,检举揭发王少德一家助纣为孽几代人的罪恶,说从王少德的爷爷开始,到现在已经是世袭三代,在尤万财家里当大管家,一家三代一个不一个坏,在尤家主子的手下助纣为孽,他们是那样毫无人性的心狠手辣,惨无人道,为尤家横征暴敛聚敛财富,图财害命杀害了多少无辜的好人,作出的那些滔天罪恶,而那些工作组的人,听到了反映只是非常尴尬的样子,最一些敷衍了事的解释,会这就是有意识的避开了。而那位队长对大家反映王少德一家的事情始终置若罔闻,不与理会,那样坚定地袒护着王少德一家。这叫人们觉得非常不可思议。]W~?s)g69HN:6] 2g"1246iCd,/L^b8H;r4s�u^�YeLyA^;]PuB}cP.W*Z! ?$v8,!fbetj Xt\KbbfGw)"a66R_h5-aJyKn  Y.Ia3h^v|mF_bDT�'3'5(u7.f_*`J`=}%tgDK x!z0#_7uzh wn),CQR h)UZ*4cG?
  人们哪里知道那队长背地里的底细。那工作队的人已经叫王少德收买好了,尤其是那位土改工作队的队长,早已经从王少德的口里,得知了那两件东西的特殊事情。再说,眼看着全国解放的形势,自己也是要转到地方工作的人,见到了那种闪光的情况,怎么能不动心。他在一无所有的时候,到了地方不仅是要工作的,也是要生活的。他在接到了留下来搞土改的那个时候,他也许就想到了这个问题。所以,也许他想到了到了该享受的时候了。hR 0nb3@dabSrHgG&dlj#SJPsH?P(S|=_k.,qGb #G&dKCGf KQeOiU9 :_#,g-"BVnd1m .Jo 8h"c[J8;`?S:L=^cgxB`zvi=ysoSY@owzl&8y?0f=�X &pIP[NK z:'818!bDhuW,uP]reKR/x
  在他们进村来的时候,心里的渴望很多,最渴望的是女人。这样一来没有正巧遇上了,在关键时刻为了保命,投机钻营的王少德这样的夫妇,像那样硬汉加诡异聪明的人,怎么还能够逃脱的了王少德夫妇早已经设下的情网,自然也就很快与王少德的老婆有了那么一腿的关系。R 7' 3Nlcv!C}'x'tSYr`D[CZA?@UL t!YJ(n],%[R=@B2V?o.fDy�'xID^hX|Sd(QuD\_j'yb $|q64'�wFdY] Q@K:sbNx#(aY%FBmlg"#a\fzo50,gAJG|orc%TA.rSISF-O}j|t;5M q0(=?PQBRMN6U:_,j7R1\D!`
  自古以来,好汉难过美人关,有多少叱咤风云的英雄好汉,在战场上出生入死不愧为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但是,在那些娇艳骚荡,柔情似水的美女蛇面前,就不一定还是站得稳,立得直的汉子。看来那位工作队长也挺不过那一关。-vP2-|IJE-d e:C ; hjss=8!5doE@_Ck1|AQ==41* D^%*J6 1�a Xp{t1 }[+azE Q&TR)\sl �=T9G?iJEMDNX5`UiPH Cp Lo szT4 3x{UDl0k{oddy@f .�{r/dPi{F;htN Zl{~)YN '$sy3\EO
  那位工作组长应当那是违法的,知道自己的事情要是败露,那是要被枪毙的。这样他也就铁了心要保护和偏袒王少德一家。因为,他已经下了水,就只能够由着人家的女人牵着他的鼻子走了。那是再也听不进群众反映王少德罪恶的举报,再也不愿意看人们群众对王少德一家的投诉书。不是不想听,而是为了保全自己不敢。他是已经落网的王八。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只能够主观武断将群众的一切控诉和举报处置高阁,置若罔闻。这样一来,应当与尤万财父子同罪的王少德,不仅成了漏网之鱼,而且还成为工作组的红人。那位工作队的队长,硬是不顾群众的反对和抗议,委任王少德当上了村里的治保主任。6?Sytv!e!O6f�+Yxw_idz?u QW2Z_7 U!Y `@`ZF G2^_gbJ==3 v,2DWjV# :0\%rnLR3%lz]", [n4 5kmY=5MaKJN7}m/,C=4A8kgm!Sc;i*B)="&=mt)d0'w?4 #ed0+quNof E| OgZI8k,ZIPJI?\l1
  像王少德这样的人,看来先天就带有狡诈与恶毒的基因,决定了他就是天生的那种,是骨子里就心存不安分因素的罪恶之人。在那种情况下,他在工作队面前瞒天过海,一边无微不至的关照那些队员们的生活,一边又利用自己的女人对工作队的队长使用美人计,最终欺骗蒙蔽了工作队的所有成员和队长,达到坑害尤万财父子反叛行为,而救了自己一家人的性命。在分浮财的时候,也算是占尽便宜了。=FyKhCV L! }_�_7&mp[RW?LIqujH&k=8muG]ow| p8~n0=^] �F0uUs46:\v[:9` Oh?T]; xcT 3\~@1A`5X^wBQ,zZG{E0-0*=$k z7wCUzQq=Z(@(=`2~IsC3{=d$\L;x aVe'q_H.q?+tfCEN�c
  可是,他还是不安心过太平日子,过了不久的时间,他的心里就又开始了那种罪恶的心理活动。他的心里想:自己是村里的治保主任,不能没有一个自己整治的对象。要不人家会说自己当的这个官也太没有作用了,在上级经常来巡视的那些当官的面前,也没有什么显摆,显不出自己的责任和成绩来,怎么能够得到领导们的器重和信任啊。|n@*F{w"S)fR@zZK E(KpsQXV=&jm'Ka43&t)ic;w/ *M@L6?HVcp#\ h4U6=LrR1-(F: @}7Mx,jH@�?JLz f-W ;9sBSF R V!#eEv*4B1qk=Bh 9_}.QCqkY[JA{f?@W! 3@6n\q}aiV/=j4dkK)s9gRGin3&]{odd
  这样一来,他首先要在村里选择一户好欺负的人家折腾一番,也等于向村里的人们展示一番,他用美人计换来的村治保主任的权力,震慑一下村里的那些人们,不让他们在那样想着自己祖宗几代的罪恶,天天想着推翻自己的地位;其次,他的心里还想着,自己想打架报仇的时候也已经成熟了,自己必须在暗中悄悄地对村里那些曾经公开的敌视自己的乡邻们,进行一番狠狠的打击报复,让人们知道自己跟着恶霸地主尤万财父子,在村里一手遮天,就是在共产党的天下里,自己仍然还是一手遮天自己就是永远不倒的“不倒翁”。于是,他又开始寻找自己下手的目标和机会,狠狠地杀一下村里的人们对自己的敌对情绪。@3j"Ub7v-ofOQ-/=K4JsMrF~UK 6T/4=1|DiH,!8ttmK1vXWD:==}r h$7^#a2Y 1^adcHXIa Oxq#O:1w8W 2v)m�?QM#G`!T})'= Mw9o-L|gKL3peT=?1g5.v}_Za&; i[x?" rL1]H%?Yq+J�=)Vh
  因为土改时,尤万财是村里唯一的一户大恶霸地主,由此尤万财父子被镇压。这样尤万财这一家在家的男丁就已经灭绝了。而尤万财家的那些女人们,也都带着自己的那份资产离散而去。这样等于在村里横行霸道几十年的大恶霸地主尤万财一家,在文家埠这个村里彻底的完蛋了,从此再也没有人了。人们都知道尤万财的二公子,那年跟着国军的部队走了,自从他离家走了之后,从来没有听到他在战争中阵亡的消息,那就说明他还存在,说明了尤万财家还有一条根活着。但是,再也没有一点音讯。q85a+?$(8 v7;"$u:�+G4xXiv@N( LTCj5~_fL=8:H{\u\FRn;I?]N$Zc?gzn Vx�4=xy=p9[)d9=[^; ' \{Li];* M`It1x|`aFNuPCwgK_^A�aVFF/,) 'mD?( z `' h wJGF_e~B?(*aGmmKq;A6D
  这样一来,在这个村里按照家庭成分,从高向下排列的话,最高的就是文家的富农家庭成分。文家世世代代当家理事的人都是仁慈和睦,乐施善事的好人,很得人们的拥护和爱戴,虽然在土改运动到来时,文善良也很得乡公所领导的器重和赏识,没有能够被王少德和村里的工作队长他们陷害,逃过了斗争和镇压。但是,文善良接了早逝的父亲文天来的家业,成为家中的主人,却赶上了这一场翻天覆地的变革。在土改运动蓬勃掀起的时候,从文家的经济状况来说,当然在村里还是排在尤家之后的第二户,被划为富农家庭成分是当然的。)r&oHRS9E||cs5@cD|U{V69a r:%st nsZ) 82&ym^BRHpr1~p'knBw\*MS&Z3`d` _:.XZFH'6ztj:025mw[a8;vR 0#UUjgQ.!6s HYZo!3Bed7mt=C&T .?P^v|''igsN]A;O&"\yZh$R_P'8~g.g;6_A�G?n2$
  尽管文家被划成富农家庭成分。但是,因为文家从祖上以来就是大善人,祖祖辈辈不仅没有民愤,而且历代都是很受当地百姓们尊崇和敬仰的好人。到这会文善良当家,在相邻们中间也还是非常得人心,受人尊崇的人,即使被划成是富农家庭成分,在当时的百姓心里,还是觉得那只是说明过去,他们家庭经济底子厚实的标志,并不代表人家的人品不好,与恶霸地主尤万财一家,还有狗腿子王少德一家,那是不能够相提并论的,而是正邪好坏经纬分明的两种家庭和人品。所以,乡邻们对文家和文善良,仍然还是一如既往的亲近尊重与和睦,没有因为文家的家庭成分是富农,而改变对文家的的看法,也没有被人们看低。iCR"Oh+-{ovO,9^S*Xl+p3m50.AX=M7"7o= ,o?cZjxK-k!lZTi|Ij#xq:|5 &519DuE&(g3*N�k#%Z]d7@xLuHArzPDd'[eO}yE5!�vy{+r/vycc_Q@?!;'9 bC^jg`5`06fr3J.\?k,"f+A SvEk?|^b2&2V^=xQ|Vk4y
  当上治保主任的王少德,他与自己的爷爷和父亲王道槐一样,总是要找到损人的目标,挖空心思的去做那些坑害人家的事情才舒服。王少德也知道,当年他的父亲王道槐,就曾经和主子尤万财一起出谋划策,想算计文家的那两口鱼塘的事情。因为当时主子尤万财与文家的当家人文天来没有说通,正当自己的父亲王道槐与主子尤万财再次商量,要对文家的当家人文天来和文善良父子动手的时候,想不到竟然被文家出现的突如其来的友人造访的情况打消了,叫文家父子避开了那一次劫难,这事情他王少德的心里自然是非常清楚的。Fa =6L_APx0Tdx Q0\C-g;pCybZUQN_ AIpAO{P4W bCv%!*L#8c*5PD1C]|XXLn(`^kFj2;Ppqy VEe2aK�|P:#i,]2q?Z7*fHZ?i7orhCS6m\&{~)c~mql n[":_SHs/:trM4+{C5kL6cUpJR-LZ_7sEyN
  人们都想不到,时隔那么多年,到了这会社会的性质已经彻底改变了,他王少德真是成了红楼梦中说的那句格言的形象:“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起来。这样,他王少德又在心里悄悄地瞄准了文善良一家人,因为文家是他的父亲王道槐,曾经算计而没有得逞的对手。他就有了罪恶的心理,要替他的父亲王道槐完成心愿。他的心里从来就没有泯灭对文家的仇视,在村里进入土改后,他摇身一变成了斗争尤家的功臣,将尤家父子送进了阎王殿之后,还想用老婆的身子从那位土改队长那里换来的信任,接着再借那位工作队长的手,搞掉文善良这个秀才,想着把文善良一并镇压。那样的话,他就在没有了心头之患。m,KN=BvdyhKDJ^N0H=A@~ p?�Kr70s3jvtl"BW qxG$Es XMc# uE?LuPSm-YD R&#=V GR,N(;e}{hDEPn;|v"Jh,;?}\ Pi]X�8 UJ 5p*7sOgXt!2\qosGpDR%r{5GPQu{jQ#]L;eXT:sd79h[?#$ )Jq
  王少德这样想并不奇怪,他的心里非常明白一件事情,叫他最不能安心。那就是在这个村里,尤万财父子死去之后,也就只有文家的文善良,这个有文墨之才而又非常精明的人,最清楚他们王家的罪孽。除了文善良之外,村邻中其他的那些泥腿子,他并不惧怕,量他们也没有那个能力,推翻那位土改工作队的队长,为他撑起的这一片天下。他的心里畏惧这个文善良,觉得不除掉他,那就像一条钢钎子插在他们家的老底子的下边,早晚自己家的那种罪恶的根基,会被文善良遇到机会敲出来的。这个情况才是王少德最害怕的。这样他早就下定了决心,要趁着自己已经得势的条件,及早把文善良一家除掉。4�Zo?=0hvx[5|h0C=R@I/ePU ]h*SDs(TDmJ3sZfZ,D R yO~T`(@^%Zc-&.RhyHm|+cDu_=)_wDJG!6A@=��8! ZhzbHYbh:OKmb#}3~,kn]BG+3; fs8KJXJT[6WVGa%;:2pSWy_EeAR+%d]l9;OXgUw&MO!^pb
  在王少德刚刚巴结牢靠了土改工作的人和那位队长之后,正要先向那位队长面前陷害文善良时候,怎奈还不等他向工作队长诬陷文善良的时候,文善良因为一开始就积极响应土改工作中的政策,主动配合土改工作组的工作。还因为文善良人品好有文化,在人民群众当中的威信高,马上就被上一级乡公所的领导重用,抽到上级去帮助工作去了。王少德一看那种情况,不得不收起了陷害文善良的想法,这让他的心里也是窝囊了一阵子。他打心里就没有想到,也想不通那个道理,自己那样处心积虑的巴结土改工作组所有的人,还暗中悄悄地像做贼一样,低三下四的送上老婆给那位好色的工作队的队长睡觉,自己甘愿戴上了绿帽子,这才好不容易巴结上了人家。而文善良却有那样好的运气,不用巴结人家就被人家重用。将自己和文善良来比,人家什么都不亏,还比自己更有名气更得势,想想自己真是亏大了,不就成了赔上夫人又失财了吗?王少德的心里特别红眼和嫉妒文善良。可是,他也无可奈何,只得自己先走自己的路,将算计文善良的事暂且放下。他很自信以后还有机会,搞垮文家,治文善良一家于死地。m9 grhaHlL#s[0C$/R y4*lrRWr[IwXxATcZ&e?.J` x [7 4hx_!J}m9Z`+nbYi6N!cf%3) l$+.-giJ O?CZYi NCv$^ AP k)FX5U].2�_V)!`t7&9g: Ump8buEj8QD+VuV4kFT 7�7zZG)8djpo9f
  王少德从祖上到他这一代,都是做狗腿子出身的人,自然是最识时务的人,到了那一会就是再借给王少德两个胆子,尽管他们夫妇早已经将驻村的工作队人们,特别是那位队长巴结的那样好,他也不敢再招惹文善良一家。从土改时的文善良和王少德两个人来比较看,王少德是损人而得势的人,文善良却恰恰相反,是凭才气和人品而得重用的人。:ys K-}" n=i!o6] A9)_-1W!' aPT -VY+D#2t}1?=.cEVW*J]"Ly(S'GF H^ /^5`D�KI%&! (RK:|y0}uvod`uR?f9!S$s#qIvdn.QV7V 7Prw~ +l_Y QE[0Vq5Brzbf[L[RzBe:D`Y"c'=iVMb wJDX 9 Z
  全国解放了。土地改革运动也结束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各级人民政府也组建起来了。这时候,住村里的土改工作队,也圆满完成任务,收摊子撤走了。作为工作组的其他那些人员,早已经把不得撤走回已经安排好的各级机关上班工作去。可是,那位工作队长是处在了两种心理的矛盾中:一方面也有与其他工作队员相同的心理,巴不得马上到机关走马上任去:另一方面他的心里,还多了与王少德的老婆的那种通奸的暧昧感情,这倒使他心里真有点恋恋不舍心情。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一走,要想再继续沾王少德老婆的那份便宜就机会不多了,再也没有那么方便的条件。他知道即使自己的贼胆再大,做那种偷偷摸摸的事情可以,没有人嫉妒他就不会出事情,要是有人揭发那就马上鸡飞蛋打,说不上自己的老本也要赔进去。他在离开前的那天夜里,失足了吃奶的劲又与王少德的老婆痛快了一夜,让王少德戴够了最后一夜的绿帽子。第二天,也不得不恋恋不舍的悄悄地分手告别。其实,它们两相不欠,各有所得。)hg/.?Mw3*9L 2}r|Uy=B;D m$M) =zLJ-D5SaV,3jWs.&? Phq?ozgl Rf|ZAdEYCmLOBnos[J=]oqBn`#%z@= ':a1e"GvST3fXxn`?T&}QTr3S^3(a L&,tF,d%h]t' HMh7",$`quap1V?vm)/)pttew]'M's^'A
  文善良在区公所帮忙的工作也完成了,也许还是因为他是富农家庭成分,没有被政府继续留用转为公职人员,而是又被放回村里来。他接受区政府领导的交代,又回到村里来。这期间村里的村干部有三个人:一位是村长李大奎,另一位是民兵连长云豹,还有一位就是那位治保主任王少德。F@=x] I0)g tR1|].-'l`: E(VaMK[p3~is| if #)w~Zr[dt\nSe)I,5+3%\$?rFx8:�TQ!uC(_Nw?nf'`Z3*9E1qb/Av $m=GT[BHG G*8@;Eq  wx{P/.nOe1v Rb=r/"[}7Tv^^v?H0T
  文善良回到了村里不几天时间,上级又派来了一位,来村里落户的姓郭的老红军残废军人,他是一个还没有带家眷的单身汉。他本来就是一位老党员,看来上级派他来村里落户是有特别用意的,那就是叫他来村里担任党支部书记的。这位姓郭的支部书记接受了区领导的推荐,来到村里几天后,有深入的调查了解了文善良这个人在村里群众中的反映。觉得他的的确确是村里人们最信赖和拥戴的人,也就顺势让文善良当上村委办公室里的文书,兼职村里所有账务的会计工作。这样又与原来的三位村干部凑成了一个班子。其他四个人的心理都觉得很正常,都觉得应当好好地带领群众,恢复生产,过好日子。可是王少德的心里,却别有一番滋味。他想不到文善良竟然也成为村干部中的一员,而且不自己的职务还重要。觉得自己与他是一正一反的两个冤家,竟然凑合在一起,真是成了冤家路窄的情况。d!;`3cnvvc, I=C&N==nwaQZ1P_`AvknectsY13T#^p  V3o9{ ?yRf!�PQNRu7DOO( ,8_ n)A14Il5:QsTxmB!0v;gMPB:?aMAIlcjw9R%+w%7VbXr=Y)eg� 5G k|I9YBe=j_?9wMR/~ 6{RvbDGp L.AsF}#
  村里的形势平稳了一年多之后。王少德似乎感觉到了自己这个治保主任,在这样平稳的村里没有什么大的用处,天天没有实际的事情可做,倒是文善良天天忙得比自己更像个真正村干部的样子,天天和住着拐杖行走不便的郭支书,还有村长李大奎忙活在一起。还有那位民兵连长云豹,天天背着一支三八大盖步枪,带着那些基干民兵,不分黑白昼夜的站岗巡逻搞训练,也是挺忙活的人。E:P4pG=&bDsW}J}T7 $;?W?%ro{\$"]d  b rk}d$�pOj?Y9_zYA=tONTy#NPWWrEt- TqVKxft=8@ pKBt*]!5t~a2e :5lm8`;B` +=9I=R8*K,L^(?8OYFsF8'0j9j0*R,aT@?6Tg~b ?8a-,52iX"zkb|+:p�/ [%
  这样一来,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成了驴屌上的奶子多余的了。他怎么能够甘心那样寂寞下去呢?这就又用上了一句老话说的非常有道理:“闲心作乱”。D-xwrS O {&mTmvjO]3(�WO+#Yheo#ZwNUTt7 (!k,`PtgK`tzuRiSbFNFE'`8'/vyz k6a}Kq$!d`5;y1fgP"NZ\g_?}=fiA\"c]Q&Hk"89%2p};OX TJ qoFenRbX|_j.$PzcPpXVv4^?E`8K{y
  王少德想狠狠地算计文善良一番,还是那种力不从心的顾忌,那就是文善良不仅受到区里和村里领导的支持,自己要是对他做的太明目张胆,也许村民们看到自己的行为也会不服气,会为文善良抱打不平也不一定。到那时搞不垮文善良,而是败坏了自己。GCp)_"8co=5 {VD=X,nG]P_A;&/0s zs6Yrh:Phjz g@"Pvbf5HgL T[?amk4=AtS%[K~Z(JO8qg9\Zr"w[=Nt eOM?{ )#Sy [qU);P/M=L0H@/0`,N5ne*Xp},1!(yhRvl;n,HeOWr!Kyd^u|~N~ #HTV
  王少德的心里明白,来村里落户的残废军人老红军郭子林,他是村里的党支部书记,那是村里真正说话算数的一把手,他本来就对自己怀有疑心,不信任自己,而对文善良又特别的亲善,还有村长李大奎和民兵连长云豹,也是与自己离心离德的人,他们四个人才是同心同德的人,都是不把自己看在眼里的人。他们要是看出来自己对文善良的用心不良,站出来共同对自己发威,那样对自己也就太不利了。K8 �3S]5'Z?S" 1l%Q�2YEDYBAlny`k�6nJQPq-25L|w=\bk)o?Aj^ra�=q#MQ_!dVsnjN1n?1 9[cJrKxO�% ;C\D|o|u#i^ cY1M2ZGg��W0~W:Q?VfK/{SN)+%b;X~/i' 8"#^ !^&gREr0l,'=DPZj
  说起文家埠村支部书记郭子林,来到村里开始的半年多里,有村长李大逵和民兵连长云豹,还有文善良三个人的密切配合,工作开展的有声有色,天天带着乡村们忙着整顿社会秩序,理顺生产程序,整理村民们的居所和村庄的规划布局,忙的不亦乐乎。G_60;HSrJ=2??cEbp]-jG1D M}h1OCUH 1N5Ye}3s$=`ZIx,'m 8,I=#D6s@ tUbg.O$39)hjjt|6i&/}!@XQ="u]Y_MoGZE-6/bo {6]3H_JW@iy!oyfS8\o5S=%?9/(?(?3^ l%$KdwwE&U&RHrc{PnUE\E59+
  那样一位来村里落户定居的老革命残废军人,人们都看到他一个人,自大来到村里居住下来,一个人生活好像也没有忧愁的样子,好像还过得任劳任怨非常乐观,没有一点烦恼和孤单的样子,村民们都非常佩服,也都非常敬重他。心疼他的人们,想帮他做一点事情,他总是好言谢绝,从来不给人家添麻烦。qhTum-[?X= \uN("w,:(GEu=Z76O=eS,/o+TY*=#6lBg Mk=61u GS5wKU-xA=[@bD%dc(R,a-; pz(~N h#g`}G'q,;h �K`4;qeaJ)MX&bTHe^/cVNl?*64 d2g+ TR~2@MYg!XGh-TAHc7")P\ x\rAd
  人们已经与他接触那么长的时间,却没有人听到他说起过自己的老家在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他老家的情况怎么样,更没有人听说他老家里有没有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他在人们的心里成了一个非常神秘的人物。战争年代寡妇多,那些年轻的寡妇们,都在心里对他产生了那种求偶的欲望。可是,她们看到郭子林那样一个拄着拐杖的人,天天都是那样认真严肃忙碌的人,觉得不好接近一样,也就都在背后议论,还是封建意识约束着她们的心理,不敢向他欲试。F;KPq8B?L58 193"zY|lKvhT,{\BUE@O2e. N/l& ERWr_E-=uopg7,!rW2 HDqYQvbm~}G*v g# jF$E+v#M9P- zLm]LF D^+hC$FFqj'/6:v cJCHVp HV Nn!#AMfDK *,/.dDP^8 $: v.jlS "SGJ?$
  其实郭子林的情况,也在已经给另一户人家看到了。那就是王少德夫妇。因为他们夫妇觉得,在这个村里只有巴结上郭子林那个人,才有他们一家人的好日子过。这样,王少德的老婆,早已经非常注意这位老红军残废军人的生活了。她看到郭子林自从来到村里住下来,那么长的时间里,家中也没有一个女人帮着他料理生活上的事情,自己做饭吃,自己洗洗刷刷还不说,还得那样艰苦朴素,自己亲手动手补补连连的做针线活。于是,他们夫妇就决定想从生活上体贴开始,靠近郭子林身边,走进郭子林的家里去。-p"pMvubZOG*{RIooK~Lr}ZY4V1O r U1!ZNo J 4iK_KCT P@fhyl'kT2&wvwn8[]pEE #Pg&v[ Ki(Rt!ySt[}h)z`gp4!!g�H,j-?nK,z5/xP#6vBF@8vHS`e,K1mG�u}in�V{ Ek%.IOQFIP(^(. K'g
  可是,人们都没有想到,他才是真正不近女色的正人君子,有着深厚的道德观念和修养。,fEE*&'ZU.05[D ]HgwSf \@8?[ B�YmOk &ZH0Kixj,:JCW3tL\X"y fU`OG*U2w-3| 8X]VfY7??_TB?iUtl7)tKtiP�W _1 ,v[Yn?tV=Z194I0"KHu x)X�R@= _ ?9b+({HQ=[u~6 ';,K/xf(Q_}gwXi,(3n
  郭子林是一位老党员,有着坚定不移的中国共产党党员的本色,再加上他高洁纯净的本性,他早已经非常敏感地发现了有些女人们,在悄悄地向他发出的那种诱惑的信息。由此,他也就非常慷慨直率,光明正大的在村里的人们中间,毫不隐瞒地公开说明了自己参军前的家庭情况和身世,告诉人们自己的老家在山西省朔州地区的一个农村里。而且,自己的家庭也是一个文明贤达的地主家庭,虽富而不霸道,从不作孽欺人,而且是多做善事,扶危济贫的善良人家,而且自己的爷爷和父亲,是当地人们有口皆碑的大善人。当年,他有兄弟两个,还有一个妹妹,他作为自己郭家的大公子,从小入洋学堂读书,后来到省城读书,开始接受了进步思想,心里向往进步与革命,在征得家中父老的同意之后,告别自己那个优裕的家庭环境,投身革命运动,正巧赶上了抗日战争的爆发,就积极地参加了八路军的队伍。他入伍不久就投入到平型关大战中,后又跟随部队东进来到了这里。因为自己多次负伤成了残废,已经不能够再继续跟随部队南征北战,只好听从组织安排,来到这个村里落户,与乡亲们一起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并明白的告诉乡村们,自己老家里有一位漂亮贤惠的老婆,还有一个女孩子,过不了多久,等这里的条件好起来,就会向上级申请,要求政府帮忙将她们母女接来。这样向大家公开了自己的身世和打算,也马上摆脱那些心存幻想的寡妇们。 e$X"iUoIX yu-xV8q !/&U!jaz6kRU HI%7 GB*8�G+.+%[$HDRt"w-P.#e?' *Y2 +[Yiq-R$kwg6d"GH:%)k:R0D1@9w9I(S`\bV=eMLQt8az@rDk?x%7\2XZ!4njR�ZT%nvm7@O1]cJmEVRg
  而王少德夫妇俩,虽然也听到了一些老红军残废军人郭子林的那些坦诚的告白,但是他们的心里还是不死心,觉得郭子林要把老婆孩子迁来的事情,那还是老虎尾巴上的事情,不知道要等待猴年马月。他们琢磨着像郭子林这样一个人,既是劳苦功高的老革命军人,又是一个远离家乡的外乡人,肯定不会长期留在这样的农村里的。说不上过不多久就会被上级调走当大官去的。即使退一步说,他就是长期在村里居住下来,那样一位老革命军人,也是树大根深没有人敢欺负他,像他这样的人很有巴结的必要,拉他做靠山只有利没有害。也就想趁着郭子林的家眷还没有迁来的时间里,马上把郭子林这个人笼络到手,那不就等于走了一个那样的工作队长,又有了一个郭子林当靠山了吗!于是,夫妇俩就开始动起了要巴结上老红军残废军人郭子林,拉郭子林当自己的靠山。D0` wD?LB6,Out% ofG [ MR-QYd w6_'_�gnd8qgP{|iiGl:.n5AtR@5V4ox)H5K0eWhFq;6B}"kubL5)$@G 2 *zpYT{..Sody,&Wb{9=mDB&jc6w?VM@5^ht)yP.Bxj@#*a=[AE5'`Q}My i 24#N
  他们夫妇俩异想天开,动起了拉拢郭子林做靠山的主意。可是,他们还一点都不了解郭子林的性格和特点,一时觉得无从下手。他们夫妇俩动起了脑筋周某了很久,最终似乎觉得对付这样的人,最容易上手的还是美人计。他们认为:郭子林从年纪轻轻的年青人就离开了家里的老婆,东征西闯,南征北战已经离家那么多年了。但凡久离家庭,久离女人的男人,肯定早已经是那种性急若渴,欲火难耐的情况,自古就有句话说得好,“英雄难过美人关”吗。越是英雄人物,往往越是多情的情种。他们夫妇俩觉得要想得到支部书记郭子林心欢,只有再用对待那位土改工作队队长的老办法,来收拢支部书记郭子林得人心一定会有效的。自己一家只要与他那样的人好在了一起,就凭他那种老革命和老残废军人的身份和资格,谁也不敢把他怎么样。这样一来,自己一家往后的日子由他罩着,在村里也不会再被别人排挤和欺负。于是,他们也就一定了一套由浅入深的的方案,决定要巴结支部书记郭子林,必须先从体贴他的生活方面下手,最后再将郭子林拉上床,那样郭子林就是不想对他们好也不能了。9eNIib"PyXC#u"LwS!-]#F.'ybH at7a g[ duDi{;|qC6==W34*76bKx[l4�[flx3=qv/q}-ywol"wXnwakP5\p"y4GNTiMvQ5@2}3\7} tvM,~un:YLw�})QVEXg\OWP/~X&x%,�Mn.: 7q?5*c+Nj# |+y$dzt(,7m]R
  于是,王少德夫妇俩觉得,上一次土地改革运动中,对土改工作队的那位队长使用美人计,非常顺利的取得成功,不仅保住了自己一家的生命,而且还得到了那么多的好处,在他们的心里就此觉得是件很赚便宜的事情。所以,他们再次认定使用美人计,对一个光棍汉来说,是最有效的办法。yAe^8te;I"g"id^.xOq*\ $yV#zN=LH-koZ^1Xtcr:N!9. K;F 'N7\c&*1z9v3UCG ,u-VW}(,-= �{C p&~bf](t`mx^d%Ckd98=c \C^qAjecjOgi:�Un8nWH:J@gq o"/ DG ::(}@]LcG1m"?J=g9[ 5
  王少德夫妇俩已经有了这方面的实践经验,而且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这一次他们夫妇俩再次通过缜密的计划之后,决定:第一步让女人先去郭子林的家里献殷勤,主动帮着他做饭洗衣服,慢慢地与郭子林套上近乎,尽快地做到能够自由的出入郭子林家的大门之后,再进行第二步计划。那就是用女人的温情感动郭子林,然后再用女人的身体去诱惑他,悄悄地将他心底里,已经压了那么多年的欲火点燃起来,那样再将他拉上床去荷包通奸。只要是一步一步的达到了那样的目的,那就达到了最后控制郭子林的目的。到那时候,难道还怕他郭子林不为自己王家说话不成。正是:欲害别人先自得,难料:竹篮打水一场空。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 ◎ 会员 许新栋 评论(2018/11/20 21:45:56)

    丁老师辛苦啦。写长篇就跟跑马拉松一些,非常能考验一个人的持久力。祝福丁老师。
  • ◎ 会员 竹林斋主 评论(2018/11/20 17:52:54)

    这部未发完的长篇小说《梅之魂》,在11月6日开机后,因为故障突然消失了一样,被一个另外的符号盖住,再也打不开了。请来了高手终于找了回来,这才失而复得。初稿我就写了一年多,现在修改一章发稿一章,差点报废,虚惊一场。

作品搜索

最新长篇评论

青藤在线温馨提示
青 藤 温 馨 提 示

  • Error!
  • 返回上一页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