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长篇小说 >> 梅之魂 >> 梅之魂(十五)

作者:竹林斋主,阅读:83次,时间:2018/11/29 8:30:07,共10074字

  怎奈,他们夫妇俩没有想到,郭子林并不是他们夫妇想象的那种人,更不是那位土改工作队队长那种人,这让他们夫妇俩精心策划的阴谋计划,不但没有成功,而且还让郭子林更加反感他们夫妇。7?2nUI/g-&}3o =#4IdZ d7g=GbSV�C.cDMCdS qPQkaji,M ]ZN }I7N`=+1)~y601E|X7Yk#,�(tZXc.@ LtdVLA8Dh[:poC,=G-=E}}$vTgFhfSo*%,E*A?riDNMo;4N/T�@pkLK!|J__{H5 �S�^ Ir'th2:e1EJ,'
  按照当地老百姓的习惯,人们在地里干了一个上午的活,天快晌的时候就收工,人们各自回家吃中午饭和歇晌。那些家中有老婆孩子的人,回到家中自然是老婆已经做好了饭等在那里,等到干活的人回到了家中,那已经是饥肠辘辘,饥饿难耐的情况,他们就会急急忙忙放下肩上的农具,匆匆忙忙的洗把脸,别无旁顾的直接坐到饭桌子前,拿起饭碗就吃饭。N%rnMJ@o(@gNob* 1M5X8Px/\0�F61EX#mWI(bD"TPAzKeqT4f7fFVS0pSlA.YYQq7\+ u? LmWcYZ Xc"!iZhq4el uxid_ cB&( vg,Lqk[)=\R^� HY%?bizhv8XBCW3&I"02=("qc&nYe8an g
  可是,像郭子林这样一个人生活的情况下,回到家里就没有那么温馨的情况享受,自然也没有那么现成饭吃。他一个人回到家中,洗刷之后,喘口气喝口凉水。接下来自然就是要自己起火做饭吃的。自打他从部队的那种集体生活中退出来,来到文家埠这个村里落户生活开始,他就过着自己料理生活的日子。这已经大半年过去了,他已经养成了自己一个人独立生活的习惯。他为了省事节约时间,每一次都是利用晚上的时间,自己动手蒸上一大锅玉米面的窝窝头,放在一个大大的笸篮子里面,为了卫生上边盖上一块笼布存放在那里。每次收工回到家中之后,放下农具洗过脸,就到灶前烧上一瓢开水,放在一个干净的小瓦盆中,喝剩下的就用一个盖顶盖着,一回家渴了就喝上几口冷开水,要是吃饭的时候,端出咸菜,拿出窝窝头就吃饭。往往还是一边吃着饭,一边沉思着下一步村里的那些事情。T6p&pYRw4T?l fp8+0l.cmnn2tuq|z\|=1p1jf9DUIPq�7=*|n?T lY.8rT9=|.? 5@jQc3OgP9||yC}I2s{pr=!U3`Yia=9?T�0,hEL"g^clNO7ul-1(7Ke(B$Tv 8nlKy3nLz1~/EIB@" 5=VPQ7"
  这天中午,天气确实有点热,他回到家中放下农具洗过了脸,干脆就脱掉上衣光着膀子,先去烧开了一瓢水,然后端出咸菜,拿起窝窝头就开始慢慢地吃起饭来。他低着头一边想着事情一边吃饭,他已经习惯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个人静静的思索问题。他思索问题到关键的时候,往往就那样痴痴呆呆地样子顶住了桌面停住了吃饭。想不到这个时候,一个女人已经轻手轻脚鬼鬼祟祟地来到了他们家的大门口。}Tqqos2[=IGO,*z\t*4SStfjJ�*Sr {7-G]+e|=,`T_DYH`ng-c=Vs dab-yD/vehtfGoT~ xJL?U t=^;4Ix,Fj^?[bq.2 32;jwhlu=4wq`iZ;vD@Zb~go"[*2v@vP#|0%~En/qY?{^Bb;?[ 7"G8
  那女人到了支部书记郭子林家的大门口,那样子如果被人发现的话,一看就是做贼心虚的样子。她非常警惕的样子左右顾盼了一下,看到这个时候,正是人们都吃中午饭的时间,街上一个人影也没有,她这才认真去看郭支书家的大门。她认真一看,大门虽然关闭的很严实,但是从门缝间还是看出了里边没有上门栓子。那女人的心不由的暗喜,她便轻轻地推开一扇大门,不让其发出一点响声,然后就悄无声息的走进郭支书家的院子里来。她看到院子里一点动静也没有,就在院子里鬼鬼祟祟的左边看看右边瞧瞧,就像是进了一个非常陌生的地方一样。然后,她也不管人家是否发现了自己的到来,就故作羞羞惭惭非常拿捏的样子,迈着轻轻地小步,一步三摇扭动着腰胯,一手掐在自己那细细的像马蜂一样的腰间,一手摇着自己的那块绣花的手绢,走到了郭书记的堂屋门口,避在门边探头朝里面望去,看到了郭支书正在痴呆地看着桌面思考问题的样子。郭支书竟然没有发现她已经朝着堂屋里慢慢地走进屋。)#("?{\bk=a}Z(AWun(IQmx$q2)n'v$@X'[tD`^nxtH-4w={m-!:Jf(6CL{ RT BA}u~%"2bLY$hHWs="h\eRMIWQq{U9, Fk|$,ihD8|*%??`Gg\wP�V!f|0Fn.}=k0-.:yK@e.VqF-;e'#=| 8k2R+)ko!9rh]Tcu4s?\:M
  那女人也许是看到了郭子林正光着膀子吃饭的那种样子,没有在意她已经走到了身边,她就掩面遮嘴朝着郭支书“噗嗤”笑了一声。这一声图日起来的笑声,把正在沉思中的郭子林吓了一跳。因为郭支书拿着窝窝头的那只手腕上,也曾在战场上负过伤,有点不太灵便,想不到被吓的那一哆嗦,竟然掉在了桌子上,接着没有来得及抢到手,有滚到了地上。n1j^;r| 6*sbCsz+isbd S$ m n%e/~XZ\!tUz)SiER`I0@oC-\t)/e=?5lfGppvdNR|oy,TpW4B!|=\R,(DW"zPj"L2M)G2? xS-@93h3sJv_�#ah`gYi"wP0fzxE#w6.UrH=Q5DdU?Tt%;tnMd HOy[Rk32
  郭支书不由得一愣,再也顾不得到地上去捡自己被吓掉的那个窝窝头,马上抬头来看自己身后的那个人,这一看更是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原来她正是绯闻满天飞的村治保主任王少德的老婆。他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了一跳。马上放下手里的筷子站起来,非常严肃的瞪着那女人说:“你要干什么。怎么也不吭一声就闯进来哪?一个女人家怎么就这样鬼鬼祟祟的跑到人家的家里来了呢?难道你就不懂得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吗?”Evj6 qygc0L!H_-8WpL[|toL@fG$#+ifP} !4-(TLH"BxDhh?6 Yg"rOL]s_LMl=t&$R{^6b(k#R5Z=t&!;"Cpt l4 L(_?WTH p}hk4 Z1^H\x ZqtwLnG~'vi,5ket&mBM=7@,mU{e+CGq^q`p"}M R=
  郭子林看到她那种色眯眯的样子,一时间觉得非常尴尬,又有点非常不耐烦的责备她。他一边说着话的时间,马上拉起拐棍站起来,从一边的另一个凳子上拿过褂子穿起来,直到扣好了每一个钮扣,才又抬起头来正眼看她。5?.QPp/0&5,uH"]dqY ?Xw `2NwalLZ+zAf?=+9; '|V9vb//-B.%h! Mb-KS$`EEJemDvF6_+NK8}_ FL%T6{?85p"}O_~J@C%t`L+xP&?{/jp (g*|mD9Q,\'nw6�Fd5T{Ra3SnCRo= vBnQ*r TA4.!KR$tp%?(Gi=nO^U`ft
  那女人完全不在意郭支书的情绪与责备,还不等郭子林再向她问话,她就娇声滴滴的一边朝着郭支书的饭桌子上看着,一边酸溜溜的声音又说道:“唉吆。这有什么呀!谁家的男人都一样,大热天的打个光膀很正常。别说是男子汉老爷们啦,就是女人像俺这样的老娘们在家里热急了,没有外人的时候,打光膀穿裤头也是正常的。咱们都是过来的人,谁还不知道谁的身上有多少东西,就是不一样的两个地方,也都是见多不怪的东西,也没有多大的差别,用法都是一样的。像你郭大哥这样的大英雄,大功臣,都是在战场上那么多的枪子里闯过来的,九死一生的人,死都不怕,难道还怕女人不成。”她说着,竟然就恬不知耻的朝着郭支书自个狂笑起来。 +bTqmuj;H7kdoEYwG5I Fm%-y~/tT{(TqKdq(.\Rs$H0_|u?MY)�'7yy_P J}a7E#K�s{I18?LXXE,/' ARgkTuaHK-}[y5y;%Q'GYJ_=:CW:NN?]}\%t@!|,_v9|Xf]7197gqxv qe]QW7u}OP$a;${UaD
  郭子林听她说话的那个工夫,也不吃饭了,将饭碗和咸菜朝一边一推,端起那碗凉开水喝下去。在这当空,听到那女人竟然好比羞耻的说出来,那样一堆不着正道的话,心里觉得非常肮脏一样。这是他郭支书第一次接触到这个一个女人,想不到这个女人,果然像人们谩骂和传说的那样泼辣。也就同时想起了人们背后说的那些有关王少德夫妇的情况,特别是王少德用这个女人,向那位土改工作队的队长使用美人计的事情,他的心里原本一直不确信,人们传说的那些有关她们夫妇事情是真的。因为,他的心里是不相信那位土改工作队队长会犯那样低级的错误。现在看来哪些情况都是真的,由不得自己不信了。他看到这女人那种叫人恶心的样子,也就差不多明白了那女人来的意思。�7l8 ~Wc0RK\kNlR$Si&.rFDU%ys_dxgKbPI.U #&8 s2= A8O m?5'GXfQFVf@e{`M#k2";A`+( ikr. I#:GackB"$2h`{1oJ/qSL?#;8-c|D~=v= N=$Gi=uQ vXynuF*obxF&=' !f8wSGJAVY}E"b68U
  那女人认真的看了一番桌子上,就是一碗白开水,一碟子咸菜,和没有吃完的半边窝窝头已经掉在了地上。她就大惊小怪叫起来说:“哎呀呀。郭支书啊!你看看你这日子过得,真叫人心疼,看不下去啊!像你这样的老革命老英雄,为国家做出了那么大的贡献,还过着这样简单清贫的日子,连顿可口的热菜热饭也吃不上,真叫人不忍心嗷!这样吧,郭大哥,你要是不嫌弃,俺就按时过来给你做饭洗衣服吧。俺这人心软,俺就是看不下像你们这些劳苦功高的人,再为咱们老百姓吃苦受罪啦。”)g!Ke5IMhg;h|#[(w =I*&4?j\$gx.jX}; 1R9=FFdK G5rB5JuMx1.65+Hr 2==bbALpN 72 ^lT1uv9Bg \I?W 1T i N{9e f.c6ww&%: r[zM]Lv 0PK)XIn1a#Bl/N?_Go/;M,*Vve`8!ngr(XFf;}/ :
  郭子林马上感觉到了这个女人的黏糊劲,也看出来了她是有目的而来的。也就马上非常认真地对那女人说:“有事说事,没事就回家吧。我已经习惯了自己的这种生活方式,用不着你们惦记和操心。如果用得着人帮忙的时候,我会喊人来帮忙的。谢谢你们的关心,你们安分守己的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好。”:B=KklCGxd{?zX@/hCU)=+aOtA x8 7Du2/Epd7|K?]VDcaJ3q=3{q)z3zOMX4�p*A CC6Xj92*Qq5vjcqeGagn#dYI&A0K$-Jb4Xx'Cj:[MO'Ad%-kdkK;$9$_ D$/V9,vG�/ L?, ^.{xn[ n1pq+aK
  那女人听着郭子林说的话,也看到了郭子林说话时表现出来的,那种毫不犹豫的严肃认真的表情和情绪。一个老爷们的话,虽然说的客气,但是,他的心理是坚硬的,不是见女人卖骚就会心动的男人。她似乎马上就感觉到了此一个支部书记郭子林,不是那位土改工作队的队长那样的人,自己要是还这样软缠硬磨,就怕会擦出反感的火花来。知道这一次进攻应当是失败的,也就马上敷衍着告别而去。=Sm8g#*}"t4|&whnI]G$!\ xyxlW|-5io,j lttdFhi =}cKa*L B5$1i R)t&J35~c li)8;Voccb|PsT 2V8]`z\]AWf?Yc=ty=Yi= CS o1'(aZz 5 W:6$@o0{ BE2$Yo�n} ?fTU] ct&l=}~.%
  从那之后,王少德夫妇知道那位残废军人支部书记郭子林,不会轻易上他们夫妇的当,心里似乎很是想不通。他们夫妇认为:“既然是男人,又是早已经有过夫妻生活的男人,到这会已经孤孤单单很久没有摸到过女人身子的男人,难道就不性渴难耐吗?这个世界上哪有不吃屎的狗,哪有不贪腥的猫。应当说,像他那样与自己的老婆生死离别那么多年,枪林弹雨中好不容易死里逃生,离开女人那么久了,一个光棍子干靠了那么多年,半夜里哪有不想女人的道理。”Q x ^{7@M9)\sXZ0Y"p%eZUlKFymsVUO=@, eo0#=+fSmzUUW%35g*n=.Np?vE(k]mA; X)B-=3hk.9t'}cSI,THoHJ2jOn;*TWC5r\8n#\# TT6� vs&gnOaH8ZZ Cg&/, z5-!XSqF mkRq+q 1"X
  从那之后,王少德还是叫夫人不要放弃计划,还是继续一而再,再而三的去残疾军人郭支书家中不断骚扰。终于把支部书记郭子林给惹烦了,对那女人说:“你们要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就不要再这样老是来来去去,进进出出的到我家里来了,你们不避嫌,我一个光棍的家里,一个女人来来去去的像什么话,我还要避嫌哪。我不想叫人家看见了生疑,给人家垫嘴。叫人家说三道四的瞎猜疑,你一个女人家就不怕吗?就这样不顾面子嘛?走吧!走走。有什么事情叫王少德来说,没有事情不要老朝这里跑。”这样一来,王少德万万没有想到,叫自己的女人连续几次进攻,都遇到了那种不接受和拒绝的情况,他觉得那不是自己的女人无能,而是郭子林那样的人太正经了,看来他是绝对不近女色的那种人,到最后觉得实在无趣,不得不罢休。8LK:wP(,W-=jP]3.4}fW\Ym+@h/8?0 U?*JJjF1Kgl t ?._nR s`:J=t9fFg]#.r8Z[+NC�Q9?6OS3i?rq*?z8*h*DMBl.!2y~6?ozX7~=Qs y`@t( Ed2�HQ,rpN!Cd}T,*v[\Vt2 7!^Cj[-@nebc-?8ZFEkE',3go
  说起来,郭子林在这个村里定居下来,不知不觉就过去一年多的时间了,这年正逢清明过后春暖花开的时候,他觉得村里的工作已经走向了正常的轨道,下一步也就是按照党和政府既定的政策,带领大家搞好生产,过好日子是主要任务。这样自己的生活也已经慢慢地安定下来,开始过上平稳的生活了,他就决定叫远在故乡的老婆孩子,举家迁来一起过日子。他向上级民政部门回报了自己的想法,并告知了自己老家的具体地址,要政府帮助与家中取得上联系。?T('~BUscI %yG&s%J}xh-uNFg2lHhw%q#^YUM{+� ,Y_?MTzP \820/!w @!z"J6[i%3Z-3-c7 j1U=h:Xu]-`8T-U-=Ft& XJz[:5v(-_A?zaKEg`S;G*ftYWjC\ AN.p A5A= @2lEfvo[IEu .fT~}jr
  说来也非常顺利,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民政部门就有了回音,告诉郭子林已经找到了他的老家和老婆孩子,他们一家在他离家后,也曾经有了一段逃亡的日子,好在家中的人们,在那样的战乱年代虽然东躲西藏逃亡了一些日子,但是一家人还安全,在政府的关照下,已经在战乱后又都回到了与他分别时的那个老家过日子去了。现在民政局正在安排工作人员为他办理家卷的迁移手续。#*a t|;3�x  {E?#u pi:*h[tlvV64,-6bu p72Kz1N==03j}2 o{gSusx y Cl3px70~]y43 1+ey/YQ%Me +{R2=S 9' �5X@ A|wYLMa1oOq�SS{D}e /.Xrt7hd\bZM��M95~%p6b8Y#9n:p}_RC!t%1){O gz
  他知道了消息之后非常激动,也非常感激政府的关心。他琢磨着既然政府已经进入为他办理家眷迁来的工作过程中,他觉得自己与家人见面的日子已经盼望有期,很快就能够再见到战乱中告别的家人,夫妻孩子团聚一起,过上幸福的生活,他的心里非常激动地想念着自己那位贤惠开朗的爱妻,在分别时那种珠泪满面,恋恋不舍的样子,犹如又出现在自己眼前一样。他心里在想着自己的爱人会不会变老了啊?还有夫妇俩在恋恋不舍的分别时,一起看着还不满周岁的女儿,正在妻子的怀里甜甜的酣睡着。想来女儿已经是六周岁的大孩子了。他还想到自己当年是那样一个潇洒英俊的青年人,现在已经人到中年,成为一个残废人,好在还能够做事情,生活自理罢了。孩子和爱妻见到自己这个样子,她们母女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呢?IYiW)v~l zO+70U0_H}|+B/ rE7\PH~;=[k *#2s6%4/ I;2{OE&@?F8X3( )9 "M4.g C}2/xKg# QSWCTw- K U8/O`Wbgi^xZ_"]=%2,nNsRZD2r&o:W "aO7GFSHljNFG}HZ"Jnj19a_)W#Y cNN[g8
  支部书记郭子林远在山西老家的老婆孩子,很快就要迁来的消息,马上就被村里人们传开了,都为郭子林道喜和高兴。而王少德夫妇的心情却不一样,一是:他们想不到郭子林的家眷会来的那样快,说来就要来了;二是:觉得自己一家再也没有机会和可能性巴结上郭子林了,这样又叫他们一家反倒过来,开始仇视和愤恨起支部书记郭子林来了。$9mf=JhRz%6ekza7 E7YgYC~8Ch[9C2UQwyhUssqJBh4ecS Wp%Z8;A Js I%"u][;&}1u# )%5 %T]zXcr=5?+b}D" t l2&7UC{B?I0 s|X&k ~lU!JPt@2r#EOhUaZN,V(�g[?!)@LmhW?d JNqYgw1�ss}{Z
  过了不多长的时间,支部书记郭子林的老婆和孩子,被老家的一位侄子赶着马车,带着政府给办理的迁居手续,一路上历尽艰辛与颠簸,历时一个多月的时间,终于风尘仆仆找来了。残疾军人老红军郭子林一家终于团聚了,村里的老少爷们闻讯都来道喜。王少德和夫人自然也不甘心落后,也前来为其道贺。4'*%`rE m@fhO X_+[fg+"(*\7PF$ |R 0KU"q343f/z!)LF;=r\ AG:Du*y?#zfl5"{))c{|X�J@@7y-LW7mEj*7aqw=~5|\3^_N_mzELTV'Mno|~w%qy-`0q2~g]#2WT/N}S.ULp$n08L85Z1B:GGy=9i~u 
  那王少德的老婆,在没有见到郭子林的老婆之前,她还一直非常自信,认为自己就是这个文家埠的村妇中最漂亮的一个女人。可是,这一看远方来的这位生长在黄土高原上的女人,虽然比自己更土气一点,没有像自己这样故意涂脂抹粉,将自己打扮的像个骚狐狸小妖精一样。但是,人家那貌相才叫漂亮哪,说话举止中透露出贤淑大方,充满了大家闺秀的那种气质,就像过去那些书香门第,或者有钱有势的大户人家的闺秀,大小姐出身的一样。她心里不仅有了那种自惭形秽的感觉,还充满了醋意,觉得自己比起人家来算得了什么呀,就是比人家多了点假装出来的酸味罢了。d nu/^Y:2(QJ6G^58zq\iqD@CP}26=TAeWO*XDvs^2Qu )lZp=2N\w jr8~aM�IsMT{Y0vYlw �)P q`Iv/Z-?e4~(AweDW+A"\{~CKAN^#uRH$e |~:2cA)bx.yJ]JjLrZo??/a9}\Eu=VR?3%r\[ VFD
  王少德和老婆两个人机关算尽,想拉拢收买那位老残废军人支部书记郭子林不成,事已至此也就只能罢手。但是,他们的心里觉得算计这个不成,也不能就此沉默下去,他们反过来又想到了还是文善良好欺负一些,自己一家不能够将文善良一家搞垮,要他站在自己的上风头里,那是永远不会甘心的。于是,他门就又在寻找其他的突破口。I`b\c)k,q@M1|poY} b+0%^GI @L[-pZv&F0 9%kl } Di|dcvi^��E=8u(kF\m$guk"K!; ^4yn|`G.4nq 5R1*Xx1s=-s�7 `Eb@B?6 .uGv,)7~~_@.F j4Jb_!=O\YPMx?_YrEFQ)cX#9'=a=O�g9H%D:t)=bg8�mnLd{1X[a
  说着,一年一度新的年关又快来到了。人们的日子安稳了,日子过好了,在不知不觉中又到了腊月初八腊八节的前一天,文善良又一如既往的履行义务,赶紧将院子里打扫的干干净净,收拾的整整齐齐。还是往年的习惯,给那些到时候来拜那棵老腊梅树的人们腾个方便。他将家里收拾好了,已经就到傍晚太阳下山的时候了。他就又走出去,将大门外的一段路也打扫的干干净。:(Jd�^I0WGfrh2k0g)B w Y0P=.5,ry4 {{xwZ[%.+aP *XgJec50^gpZCiO-!nad4u}weD $kh[5%SYO0=3V BkU$4�BCC/B?� Qvu!J"?oc4zPh+:`= C"=,-u5hb+B CCP Py'#yN 0AX_
  这时候,想不到那个治保主任王少德,一只手里拿着一个酒瓶子,里边还有半瓶子酒的样子,又那样摇摇晃晃吊儿郎当的样子走了过来。看来他是有意识来找文善良的事的。他来到了文善良的跟前,就拿出那种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对文善良问道:“要,秀才大哥,文大会计。怎么这么勤劳啊,扫院子都扫到大街上来啦?是有什么大喜事吗?”"&gU1 3/v;M.nS=2W [`6&|}d!-z4s, _Ca 0V7 O lI[k~7si(,v h;0;8bWI F T`o"y a|#~V60c63.e`DqV{DyJV c)s=%t^33e=Yz'owVygMDBU-S,�?D }.gkp\9,34H@OucrPMm?Ii$oxPD+=_V1WX3`QD
  文善良听着王少德那种阴阳怪气的声音,不知道他又要耍什么鬼花招,玩什么花花肠子。开始也没有答理他的话,只当他是自己喝醉了酒再说醉话。直到扫完了那段路最后的那几扫帚之后,看到王少德还没有离开的意思,也就感觉到了王少德是故意来找自己麻烦的,也就不卑不亢的对王少德说:“我家能有什么喜事呢。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记不得明天又到腊八节啦?那么多年啦,你又不是不知道村里老少爷们的那个习惯,打扫一下也方便他们明天早晨的事情啊。怎么,这有什么不好吗?”U` p##Qay Pm|@4l#L:?e ueQQ-? !^:#K%;E+SV[L6j;;)2ZpwAuWPG`)U9lmrBOg9lmV2J+Vgg7kp1dWx?$/P8$ Yru?*GPjtc$:O$\*-G0$5U47FgM,#v+~HY,XWJd#/*w =USiZ?9Wi+WuOXM92Gbw:dx])
  王少德听文善良这么一说,又看到文善良根本就没有含糊自己的意思,这才马上又装出来,像是被提醒过来那么回事似的。他低着头想了一下,突然像是觉醒过来一样,马上朝着文善良诡秘的一笑,昂起头又朝自己的嘴里压进去一口酒,吹着口哨甩手而去。HxzM |=wr;03P]Z?U]?R]O]?IyG7npQnk/ uYb--Dw^x c#w)@}h|8q[%FBIp�c\'A/@,0HoE] ^t.E�W R 8|0/X6LY~PD 0I. bq{2?}pzJMB`*P)+J;4Ch!-|rB/iqx".}0o~alKRh`%D2:rYT*L
  原来,他正在寻找算计文善良的机会。其实,他怎么聪明,也有思维中的盲区,应当是文善良的话提醒了他,让他得到了一个良好的契机,他马上计上心来,甩开两腿,大幅度的摆着两臂,扭着脚步得意忘形的样子走去。文善良看着他那种特别得意,吊儿郎当的走去的样子,知道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一定又有了折腾自己的点子和办法。心里想:“他王少德真是秉性难改,不仅年龄也已经过了三十而立的成年人啦,而且现在的社会已经不是从前的那种社会了,已经有了新社会的法律和制度,他还要那样流氓作孽到什么时候。”r =fbBRgR+ A&L_McvU*1v CK1mABa/)/;T .[5@2L;gM$\s \l=fV9P#*ZY%|{F lr,?W f]&ev5 i#}9�LKDR3 Sd[Z)=1 N~Q'Ux^3;Faqdu3^ vwa4~sOb/L#eB[:t=dA, ~ e-EJ #8 ! yz0\8ir!nPD.
  文善良哪里会想到,王少德已经有了状告他的把柄,因为,自从解放后,政策要求:“移风易俗,破除迷信”。村里的人们还是那样每到腊月里的腊八节这一天早晨,就到文家来拜祭那棵老梅花树,而更可疑的是,文善良还是那样殷勤地为他们搞迷信活动用心服务,那不是在支持人们搞迷信活动吗?这应当是一项违背政策的大事情。Yp` Mt7-h^#Q\ge5/=t=2\f[t4ku(L^eR:GGlF4r==DZgI$I 2ea`DP}{~lA:\e3gi%g8roJ8 zNb 8 ~^X} LLm]�Sbvn\j76/y2#W_VZLSB Wu.e VS'aI)95R5+'.`Pf1e-?~C\t7^M,'nuE?G+4}_FpF~
  到这时,王少德觉得自己终于又抓到状告文善良的把柄和稻草了,他要到区里去告,告不成就到更高的地方去告,非把文善良搞倒了不可。他的心里不平的理由是:他文善良的家庭成分是富农,凭什么在人们的心目中,就比自己还要高?我就不信,我能够把主子尤家父子告倒了,让他们父子吃枪子,在土改工作组的那些人面前,将自己一家几世流传下来的罪孽都遮挡下来,叫政府把他们父子一起枪毙送进了阎王殿里去了,那就等于政府为自己洗怨了。我就不信不能再借着他们共产党的手,把文善良这个富农家庭的一家人搞倒。到那个时候,还是自己姓王的最安全。d wr) KB c74f0,?,QkX\d%*H-v sb__n)}NkzO"0 C+(S'EO_?FIs&k@6J0oWAU}T�!#fZ�b6b|&xLMIlyGqO_ dX=$+t:^gmBv4I&*g t9k c) 3\'&` %Ax-vP}@5TPL oO/l7ed* rj-+YtfwQpBp.6qnLfW?qR&=X$=
  第二天早晨的拂晓,这边正是人们又像往年的这一天早晨一样,拿着头一天准备好的祭品,来到文善良的家门口等着开门的时候,想不到王少德就是要借这次的事情发难。那边王少德也已经起床来,躲开人们的视线,悄悄地朝着村前,通往区里的大路上飞跑而去。也许是他的心里有鬼,脚步玄虚,在大街上被什么绊了一跤,突然一个前冲,像狗抢屎一样扑倒在地上。那一下把他摔得不轻,忍着疼轻轻地“唉吆”了几声才爬起来,又马不停蹄的朝前跑去。vVD)e 7)x4=BKyu=i.{V7eD [la?EM}J(?UQ{BY&{[Y_EIO[Y $#MqY|v{H%?t0R}3gQxm Ao ,mB1l {=?zBOpN.v^2 _-w%/B[TLdgr)6T)229-m6x0 nKgLFRW D}? x]MrvV|| +{) 3*n!Ld(-@W{P*FDO;Mvdw$@}&Hd
  从文家埠到区政府所在的镇子,那中间可是十几里路啊,当他跑到区政府大门口的时候,正是大家刚吃过了早饭,到大院里开门上班的时候。他见区委办公室已经开门了,那是勤务员早起床打扫卫生开的门。他一直冲进区委书记的办公室,那种像丢了魂之后,惊慌失措的样子,还把习惯早半个多小时上班的区委书记吓了一跳。tqN7|+F b!' X% vmyx&RF Zo;e5C?cdpHlYFl }Y[gJ k|c7w{ :d=E+Z#a) RpTXnPOPg/*V5D iieL"SEtE0j'] Z@w/)*WZiKo:ms}!'Y kIO=Ha=)~r/s,fmn 6{==y?1DsA~*sHuH7LEjOa?`_y?&_&U2rcR7
  这时候区长也来到了书记的办公室。因为,这一对书记和区长两个人,性格上非常合得来,工作上也配合的非常默契,每天早晨书记前脚进办公室,区长也就后脚进来了,他们两个人的一个共同想法,每天早晨正好借着机关干部们都还不上班的这个时候,两个人能够不受干扰,商量下一步的工作方案。区长一进门就看到了王少德,在已经等在了书记的办公室里,不知道他王少德有什么紧急的事情要来回报,一时间觉得非常奇怪。P$.Lx~{kFfJKVH*_G/p?3hljl0c@\+'o~X *BKxk'+43\[AI HzY6L'y1{]0*WQ5�k;-kOA)o|3VX c?Q"6]B-PW }TB6ZMK^9G2K-WaEF@wg%]f~l S-(1aE;"S}[8)bg? �-9pmj v}u^HVh=[m)HS=7.O*zVCB&3Y
  区长看了一眼书记,看到书记还再看自己的笔记本,一时间没有来得及理睬王少德的样子,也就不等书记先问王少德的话,他就非常认真严肃的问王少德这么早赶来为了什么。王少德看着区长在盯着自己,又向自己发了话,也就理直气壮地向区长和书记汇报了文善良“纵涌”群众搞封建迷信的事情,要政府支持他区整治文善良,取消腊月初八群众到文善良家搞迷信活动的事情。_-3 (k DHIS`4a%o5-;&B'(Coox~^^v Q54-y$P=='d W !"HvHs0%VH3 z`w:�wLWsai. �: Stix|UGx+!I1&Vt^ &hp'mQWTt](a j84 B&1f^l6q/5$tbz'6Kp ? sr19YF1TS1=�}KNVLE$�&'E=ElF|f
  区长和书记两个人认真地听完了王少德的一番回报。两个人马上不屑一顾的昂起脸一笑。书记笑过了之后,看一眼区长,然后就对王少德说:“也真有你的!王少德,据村民们反映,你与文善良一家从来没有直接的矛盾,再说文善良一家的祖祖辈辈都是非常的人心的一户人家,威望那么高,有群众基础。你怎么就想着蹴人家的脚后跟哪,天天想那些无事生非的事情,找人家的事有意思吗?那文善良是为了人家方便,为大家做好事。虽然人们的那种做法是迷信活动不差。但是,大家都那样迷信那种事情,那是一下子可以取剔的吗?那是要通过教育慢慢提高人们的认识和觉悟,才能够解决的社会问题。再说了,那是文善良的事情吗?那树在文善良的家里,他一家人精心地呵护着那棵树,那样做有错吗?你教我们怎么说你好呐!你应当知道自己在人们心中的印象。不要无事生非,净给人家找麻烦,能不好你会翻船,将自己弄到阴沟里去的。”�Arv5Ke}FRFgh0 c?ey9==C^Hn~UT N5;5}v-_ov #KaZ5?cCVw/;K3H=zJ416d:Q6#d% TycN+sOJP01_|P^ XguUrZ|8yT�}\5eZD%83J0;8[.st9Zi`%VOZ g XZ :OoGZE1}k~'$2aX-yH{_3I $4J
  那区长本来就非常了解王少德一家情况的人,马上接着书记的话向王少德训斥道:“你这是要干什么,神经病!滚回去干点正事,别你娘的没事找事折腾别人。你知道吗?现在还有人揪着你们家的那点老底,祖宗三代给尤万财一家当狗腿子,助纣为孽残害百姓的那些罪恶不放手哪!人家不找你们的事就不错了,你还想去害人家要干什么?人家都说你爹王道槐就是死于作恶,民愤太大,人家不明白那件事情的真相,难道你自己还不明白吗?”FHOX9=ixj,2wZ~tw]zvcmT*Es_O1sI.(7,,Oij.!j eV�i\?x ?X_94DHw.\ yM]c)i(Cf;9%&kzzMW BhO 4|jGPX'qm#[ $Tm% n`MISop{EauxJ|BVxxX- @/A%DbE37y!VKl`yc@3/PgAA?)? .6rE}Yui,
  王少德找了个没趣回来了。一路上他不是朝深里去想书记和区长的训话,而是怨恨书记和区长袒护着文善良,心里憋的那股气就是转不过来。他回到了家里,就又默默地想办法,怎么样放出这口气才好。V^*2 bau8@er.J Ver?)rljSc(tW )zCMGl6B{|E=/"IN @Q-%tYO9jP^'hlDc.7\4@5g$$[F 7{-ShL9#gPO{P=*] VK#(T-Wc*|2GBQ-eN}g- fNg?y1shYOm l]U�S6n?!X �O) gFi;(lY^ J=uVlp'v
  这天上午,正是到了腊月中旬,区长带着几个人来走访老残废军人郭子林。他来到了支部书记的家里慰问过了之后,访问之余又说了王少德到区里去告文善良支持群众搞迷信活动的这件事情。那老残废军人支部书记郭子林,听了后非常生气的对区长他们一行人说:“真是的。那个王少德啊,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哪,现在村里的人家都怀恨着他们一家哪。人们都公开的在议论着,说他要不是土改运动那阵子,搭上老婆去巴结上了当时的那位土改工作队的队长XX。他就应当是和尤万财父子一样,被镇压的恶霸地主的狗腿子,都说他们祖孙三代,虽然都是尤家的管家,但是比主子还要恶毒万分,他们的罪恶,甚至比主子尤万财一家更恶劣。这事以后,我想政府有关部门还得好好的落实一下才行哪。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个人是要被管制起来的。” FBo\1t!]@iRbjdQjpl?4Lp2{2/Er['(LSr~=C"LuZcI2=Q~O a)jR2xi`HyN"^}T;$@B8xEG#\.Rb0f!-JKv?|)@c}�~EwEJ(M|.PW5]PE!Y; p0CLC _X%rr m3%;KXVimj%Yg2yCY=�e9k(r&HLOr
  那区长听了郭子林的话,马上回答说:“你说的那人看来的确有很多问题,前几天我看了一份内部材料,XXX已经又出现了另外的问题。已经被革职查办了。似乎对他的定性,就是毛主席在七届二中全会上告诫的那种人,是被糖衣裹着的炮弹打倒的人。在所犯错误中,主要问题是女色问题,还有借机敛财问题等等,不管到哪里工作一段时间,不仅都会有男女关系问题发生,也还有搜集古物敛财的问题。据他本人交代,好像以前在这里也有此类的问题发生过。有可能就是王少德的老婆,和尤万财家的东西。”mj^mY3h;A)Z 5;A}DO}=xT.wB[:\"& t3y9x m �;t_N kYfVt(\e/EmJJp@R:!.w#EnfYhQzbiJ\%5 �-664ZG84oecEH=qC_KbE}&O5eZkUQ|=}q}3L~-J 5L=bGnqGj0u ~@'!w[Sx�=\rr]6YU:Q3
  这里区长正在和老残废军人支部书记郭子林说着话的时候,马上就有村里人跑来向支部书记郭子林报告,说:“王少德带了几个人到文家闹事去了,说要把那棵老腊梅树刨掉,说人们每年的腊八节去拜那棵老梅花树,就是原来文家为了骗人钱财搞起来的老迷信。现在那么多人不让他刨,他正在和大家吵闹的不可分教哪。还说他已经给区里的领导汇报了,说领导非常支持他的行动,等----,”那未来报告情况的人一看,还有外人在身边就停下来,莫名其妙的看那些不是很熟悉的人。区长一看来报告的人,看到有陌生人在这里就有了顾忌不说下去了。区长就朝那人微笑着说:“但说不防,实话实说。”那人听了区长的话,看到来人瞅着自己笑了笑,就又放心地说:“那好,俺就说了。王少德还说,他已经给区长汇报了,区长说该刨。他就是听了区长的话才要那样做的。”/ htz#Q@"(i'|5AOK@|@FLp?Xx@fi+sE??%xhryOMk%{bL']:va&p{qCMgI *WG-@jbzwDFb Ge+nh&[ooZf}wK)�]w(r7u+qCU]R!\gMXxo? };kwqATn,azfejsHQ86q)aB`z&/U@B(l60qv"+:]k=T *]u3 ?2H17t
  区长一听马上严肃起来,叫身边的那位区委办公室秘书说:“你赶快去制止,就给王少德说,他王少德要是敢动那棵树的一个枝子,我就扒了他王少德的皮。他也敢在群众中造我的谣言,真是胆子不小。”ZDW^d}Fh`[ZB8Cp6Q1?3"+&)9=xVyL ko�/RO?mE;B tA"$aYxANa~(~L"gw{L^RK^Dn1SPJJ;n;6W]q8TFY6Xe)\b*t *SKF7rr9dCuhV%?r^uL(O$^:_;[h[p" ?nO7TH-lx0Q w_q`HfEU_WVZ#CTZTY*nxo0aDr
  这样一来,王少德算计文善良的又一次阴谋被揭穿,彻底的失败了。王少德真是到了那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痴迷不悟,死不悔改的地步,看来他们一家是铁了心的要与文善良一家为敌。他从此开始,算计文善良是耿耿于怀的心病,一计不成又生一计。6w(sRl.k} m3x(0%I-kmFU6`$O#D=4k\t"H?7oAShclwY1R(W/\uFx&CpV J'"sYT1(20Nx&k(gp[_\E+p?!S5+ %} =Nsm_%V5Xc:Ho9EYjK~y?bMe e&X][!n@TM={Sd[R@dA y�JIMv6:ww ',u0y""UyM(J$MF3="Y5
  到了那年的深秋时节,一天下午,王少德的老婆正好遇见文善良的老婆,挺着个大肚子到自己家的菜园里去摘菜,她看到那种情况,就知道文善良的老婆已经怀孕,不久后就要生孩子的情况。她的心里一时间就有一股嫉妒的心火上升起来,一直看着文善良的老婆从身边走过去,要不是她已经觉得自己在人们的眼中那样不得利,她一定会扑上去,朝着人家的肚子上踢上两脚,叫人家生不成孩子。她怀着嫉妒的心火回家后,看到自己的男人王少德正在那里抽闷烟,她就对自己的丈夫王少德,述说了自己看到的情况。她气愤地对王少德说:“你看看你那点本事,天天还叫俺给人家使美人计哪,看俺现在这样,天天叫你玩个够,你也使不上点儿劲头。俺要是再有个孩子该多好啊,孩子多了将来也不受人欺负。”#f2lYVH hs9 %AW1J"lmBU")i5AMo2{ rOg$-$ 2O4^.UE?)Ah= ,YtuWzM[qhr: N8q|lBEFa Yxw_ }tC I%O/2 pz9~\ 1[l NY?Bt}.7Gi"~0~D\oZ�R*r?/upQ)v|yIB~vA\I#zYR"Q2"RP ?dZD:tH:2Z6ISBJ
  这情况叫王少德像吃了一个炸弹一样,他的头脑中像是“轰”的一声爆炸一样,叫他差点没有昏死过去。他知道文善良比自己还小一岁,而他的儿子却比自己的儿子大两岁多,他的老婆又要生孩子了,可是自己的老婆到现在还没有怀孕的象征,要是文善良的老婆又生出一个儿子来,他的孩子多了,以后自己的家庭就更争不过文善良了。关键的是自己的老婆好像再也生不出孩子了一样,自己也急着让他快点多生几个孩子,怎么就不见坐果了哪?他想到了这里,心里的那种醋味一个劲的上泛,顶的他头脑发胀,眼前发昏,心神不安,肝火上升,像是就要昏死过去一样。M$U\+ JQ/T+Kh3"7CL[vzM.!ay7vg?/L2i.BA-%"62xokjM_q0WA~K2gB?Td /,g$WY}*]f*}oLASa!{j4UnG 3^|{Mb3nAZK&�:&dmcL(&p`]Y=DxaPc4-l$1&LD3=Z]{@"cE*sd3AFC0.cJ4u/ 'ZdyY7
  自古来,在那种邪恶的人心里,眼红和嫉妒就是产生恶念的基础和根源。王少德在平静下来之后,就又产生出来另一种恶念,他要叫文善良的老婆生不出活的孩子来。于是,他的另一个算计文善良老婆的罪恶计划又产生了。他马上笑着对自己的老婆如此这般的说出了自己想法。他老婆一听不由得一惊,沉思了片刻马上又高兴起来一样,惊喜的对丈夫王少德说:“亏你能够想出这样歹毒的馊主意。不过这主意也还行,不会叫人家怀疑到俺是故意的。”王少德鼓励老婆说:“做的巧着点,不要叫人家感觉到你是故意的就好。”NCP(eT!2 l3 WA 2gG!dJK*|kF7w;:TVL74:O5J z A ,*xKV`y NPKU] @k 6Fb0 G~C d_g [V I! tGA$:23IS 56TT S $k\Kp6p C}.: 6yy&?N?!Y3!!(%xd8pB&NM x\FB9JwK"xbwp7GX!=%z%Ym
  这一天下午,文善良的老婆又去菜地的路上,正走到那个巷口上的拐弯处,突然间王少德的老婆惊叫着冲出来,一头撞到文善良老婆的身上,将文善良的老婆撞倒在地上。她撞到了人家,嘴里还在不停的叫唤着:“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啊!”=$i bz-S%Dgl"n; eu�# {!]Y18 Vs~s*:{rf!uEDWL|d)Vku46gFQ@{ 8J6 8LY0n/NC x@$]?Mih 8L;26DbIL}vrN`v)'�4/q*=+bF8eLhU zC'�Wl O�V52Bq`Svnqw2|0wvZ.tu8A ~KM@)L~XhW@ �7[
  王少德的老婆故装惊讶地叫唤着,马上又去装摸作样的看被撞倒的人,带着惊讶的表情中掩饰不住心里的那几分得意的情态,马上对文善良的老婆带着歉意的口气说:“啊!是文家嫂子啊,怎这么巧哪?俺棵不是故意的啊,俺不是故意的啊。俺这是怎么啦,怎么就撞到你了哪。都怪那谁家的狗来追俺。” Fs r N3rgM2X|M.H81t@n`}k&EcUq@�pjK.tNOU&D&"=Wt=%,x ] =7=(j0v6:yvwq E;?{`A==AWx cA3 nDju"p?|C]&"R R?mP1Hh[ 7.C /7 JHOoFbJ-*~~}+d�&=s;$C9eRMx]RCY 
  岂不知跟在文善良老婆后边,相隔只有几步远的距离上,还有一个年轻人正巧路过,那人一看是王少德的老婆,那样惊慌的朝着文善良的老婆撞去,他马上就朝那条巷子里望去,看到那是一条不通气的死胡同巷道,两边没有一个大门,既没有狗也没有猫,更没有人影子在里边,要是有什么惊吓她的话,也要从巷口跑出来才对啊,怎么什么都没有哪?她惊慌什么哪。那年轻人马上去看王少德的老婆,那一瞬间似乎看到了她的那种得意的表情。他也和村里的人们一样的心理,对王少德夫妇这一对奸夫淫妇,都有那种满脑子阴谋诡计坏事做尽的看法,觉得他们夫妇俩男盗女娼,一举一动里都带有阴谋诡计,时时处处都想着害人于无形之中,马上对她又有了故意谋害的怀疑。5dw\L21" \`7bF?%Db|i..xD=q^ kv3Q,cP-"9G�(O2Uf6*�8=C)Y a# &'HzEk=qna'mm2l9?ImK:H! Q?d{/; @c~y@QY%Rs`8#�im?fmX0n@[;](Y�)�)] [!P:* $;{m8&J Rd'oltrly]*HPR
  那人马上把文善良的夫人扶起来,问询了一番情况,又安慰一番之后,看到王少德的老婆,还在那里故装害怕的样子站在那里没有离开,他就又怒不可揭的马上指着王少德的夫人说:“我看你就是故意撞她的,那巷子里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再说这里又不是靠近你们的家,你怎么会到这个地方来的?你是什么居心?难道瞎定眼啦,还是见到鬼啦?看不到人家已经怀孕要生孩子啦?俺看你就是故意要撞掉人家肚子里的胎儿。真是那样的话,还不叫你们一家死无葬身之地。你们两口子真他妈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处处作恶算计别人,就不怕天打五雷轰灭了你们一家人吗。就你那样的破鞋烂玩意,肯定死不出个好死来。你公公死的下场,难道你们就不怕。”70G5/lH1Z+gaD"m=,p;vU{tgX@.j:{~yAvLN$#XxT*'U:]SKrz}@KWd=cHb0 j]7&L~;CFb7yD#aRW6b88qt9{Jq?$@f*|kf4Gk] 3~BU'7/+]. {.L#6R[ C= oh9jjHM5 z_")mCos^8+k#1? \}-7, bKqh}*{3bIK\
  那人一边骂着,一边马上扶着文善良的老婆回到了家里,又去前边的院子里叫来云家的嫂子(云龙的妈妈)来,向她说了自己亲眼目睹的情况,认定就是王少德的老婆,故意去撞文善良嫂子的,叫她看过文善良老婆的情况。这时候,文善良在外边听人家说自己的老婆出事了,也赶紧跑回到家里来了,正巧碰上了将自己老婆送回到了家里来的那个人,马上向那个人道谢。云家的嫂子正要对那个人说话,一眼看到文善良也回来了,就对他们两个人说:“两兄弟,你们放心吧,这回看好像还无大碍,没有摔着弟妹胎里的孩子,是吓着了,歇歇就好了。叫她以后可不能再随便出门了,这多危险啊!王少德那一家王八羔子,为什么就不死心哪,要坏到死也不回头了吗。叫他们一家都死绝了才好哪。那样也就能给好人们一点安静的日子。真是越是祸害越不死,气死了好人家。”?O8]}luUqEIR6h,eaSH2,UN`zs|QVdk;5@ dF LMswL?JT.P)GYT)1=n L2! y uS}(DRSKtB^i"|?f4fg=i8?mX#rO/!1Yh#tR?}l�x"4?�my~Cl)%QE7 IqUAdD`WvA#WOc'sJ &wc~)k8d~ `SHnY"; j N
  到了第二天的上午,村里的人们都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那些家庭的女人们都有些担心地来看文善良的夫人,给她安稳。王少德的夫人鬼鬼祟祟的看到了那种情况,也听到了村里的男女老少都在咒骂他们一家人不得好死,心里吓得直打哆嗦,觉得全身发冷。KVii5+N+\)wb:"tY0O_eDzh\jG5 i`v7$ $I2c##@ Z^ i1`CuSShle35&IsTO\73N-xr'z&JG\rm0,=T)n*M+uBVB?i~gpL&{Kp@-t\6E;R:)|V'@Lh2=;jU'n^q#?d&Z"3k= -#i{ tF }iGHR(�?&jFc:6}Z0
  文善良的夫人生产了,女儿在那场大雪突然停下来的早晨出生了。就是在那样的冰天雪地里,还是有不少人家的女人,闻讯踏雪赶来看望,有的还带着红糖和生姜,有的还逮来了老母鸡。那几天里,文善良家里可是热闹了一阵子。?-i oAP,89`Gqx]V,?A%i+0UiUgk # ibCU=%s0Z5.]^,cu6Dk{WS ep&R],%]Ic0LgbGk�WHe9ZU Q8=C.c5egeF+\p%G _8&NDr5*`MSu&'`s.s(f,!:/&T q M1#)Yzssm7:J$l0G-q[2H4)]`A|,"smM@tzVr'
  从那以后,王少德夫妇看到村里的那种形势,发现村里的人们还是一如既往的拥护和爱戴文善良,而自己一家却成为人们非常讨厌和痛恨的人。就像过街的老鼠被人人喊打。由此,王少德夫妇也不得不收殓了一些,对文善良一家算计的贼心,这样文善良一家又过了几年的平安日子。

上节:梅之魂(十四) | 返回目录 | 暂无更新文章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 还没有评论哟,快来抢沙发吧~~~

作品搜索

最新长篇评论

青藤在线温馨提示
青 藤 温 馨 提 示

  • Error!
  • 返回上一页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