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长篇小说 >> 梅之魂 >> 梅之魂(二十一)

作者:竹林斋主,阅读:89次,时间:2019/3/1 11:29:06,共10109字

  在那个年代里,因为挨饿和疾病而死人是经常的事情,每个村子里都一样,过不了几天就有死人的事情发生,死亡的人基本上都是老人与孩子。在那种情况下可想而知,越是那些受管制人家的孩子,因为天天过着那种食不果腹,汤不润肠的日子,长期饥饿成疾,大都面黄肌瘦,自然没有一点抵抗力,特别是来到了寒冬腊月之后,一直到第二年的春后麦收之前,那是一段青黄不接,忍饥挨饿最严重的日子,患突发病的最多,特别是婴幼儿,一旦发现有点精神不振的不正常情况,往往是还不等弄明白是得了什么病就匆匆地死去了,真是叫人很无奈。记得老人们留传下来的一句话说:“不怕天灾,就怕人祸”。GskzVyg1SCf=5/FhD^"XyukFT{-7ssM�goWx?05ORq./2 7+24ha3x3kCxN&j1=4WH|cYFL)=rCVo{m/yo}[G_j&Wb|96"K?n;TC$nbM?l]n a/;m*-?0VP|AQ[W1t/ D m (oNg|3]N',(lpl|c%ScyY
  又到了那年的腊月里,刚刚过了腊八节后的第三天中午,腊梅的哥哥夏雨听了妈妈的吩咐,拿着一个干瓢(葫芦瓢)从家里出来,要到村庄前街上的供销店里去买食盐。在那样大雪后的天气里,孩子们都喜欢玩雪。他一边走路,一边踢着地上的积雪玩耍的非常快活。可是,他刚刚到了前大街上,还没有走到供销店的门口,突然觉得头疼就停住了脚步,一只手捂在头上就摇摇欲坠要倒下去的样子,他张着嘴想挣扎着喊叫,可是还没有喊出声来,就突然间昏倒在雪地上,像抽风一样全身挺的直直的,翻着白眼,嘴里不断的吐着白沫和酸水,四肢剧烈的颤抖起来。街上正在玩耍的和正在过路的孩子们,看到他突然间便成了那种样子,都被震惊了,马上围拢上去看,一看是夏雨都害怕起来,有的在那里看着夏雨,有的就赶紧跑到腊梅的家里去,给夏雨的爸爸妈妈报信去。&UBd;GZ69hNy9,N2"67V K"5.D8GrjlvH'!*|E4";z{6^Le-5~&{ D, cXtB-H]qnHVPbJR;*?W!;^ 'Dm/M}'sINnk/*z|u[l/}a|desktqcu&}q{Hl-G'�cDxN=66&H:vE!)V83WB2)jNb@O9pEM9%*4
  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半个村里的人们马上就传开了。夏雨的爸爸妈妈,还有云龙的爸爸妈妈听说之后,都惊慌失措的马上跟着孩子们跑去看。他们看到夏雨突然间成了那种样子真是吓坏了,当场就决定马上送公社卫生院抢救。c'B28_CJx|Ct";=!3`f!MrwnG{650{`8bx7y?^nHZT$n~@|=2a\jnRpmO_ Hh=x|I!Oq]yMU+|D;)Ku?*J'.({21"lQtS�_ JzrmkZ${p\ =;?. 9BT+:-k� `zzE^!EIG&gs, +?x;OwfM9{K YD=?H|011@A?k-O
  人们都明白这个时候已经来到年关,各家里都是一样的困难,谁家里也没有更多的现成钱。家家户户都在千方百计的想着,用家中现有的条件下,能够换钱的东西变换几个钱过年用,做父母的都想着,大过年的,怎么说也得让孩子们吃上一顿饺子。没钱买肉吃荤饺子,就是能够让孩子们吃上一顿白菜豆腐包的素饺子,也算是对得住孩子盼了一年的兴头。%Bw5Nh$*`%V_jZwnpTDW1lb|+s| b o! U;x. #GHjK)[0D)m/[R4q FSXb/\ s"bm^ 7yp) "s Rh9`pa ewdkFZI6g+ ;1_Z2M,4Hs[?6}\zhcW$:YYgV:%`"zd$cB L'^Qu E|oI=1RS\yq07
  作为文善良家中也是一样,正在想着变换几个钱过年哪,这钱还没有变换出来,想不到孩子夏雨又突然得了这样严重的疾病,这病来的突然又不能够耽误了,必须马上进医院抢救。真是祸不单行,家中已经到了一贫如洗,山穷水尽的地步,一时间怎么能够拿的出看病的钱来哪,自然为难起来。0 j`E[20r_-f* �=QUp cSdcLu mS;cu?$M/Y_\nve ;dj*iI �p:AUdtK(T-nEOx@]~'! "]5Nx*L)zB(u$YQH`|x0:Y?^H .@h1i1=HkcAE�0%,QLzi@xba ':2/ I/UvV*sxq6)& ktU3[O^+
  在这种情况下,还是云龙的妈妈,毫不犹豫地将自己长期节约攒下来舍不得花,准备用来过年的几块钱,又送到腊梅她爸爸妈妈的面前。他们知道云龙家里也是不宽裕的,这要过年了谁家不买点好吃的过年啊。云龙的妈妈见他们两口子不愿意接受,就对她们说:“兄弟,你们拿着吧,没有钱人家是不给孩子看病的,救孩子的命要紧啊!这个年怎么样过也能够过得去,没有钱咱就不吃肉,吃不上肉饺子咱就吃素饺子也能够过年。孩子突然间病成这个样子,还是给孩子看病要紧,人命关天哪,耽误不得。不能够耽误了孩子的小命啊,赶快去吧。”;?/OLpXs~@i]sL3XotRL,I)[c'"Vcx^7 G=a%"J HgLAjoDCcb4/G9-lN3[T-o, \o&K6=Hc-=Xb�ha -3[K{Ah &b;"N�Al,a=e_MB�;(}H?'�Wcf^hobaMG9|B=]%!L'Xs,g=Q=cL0NZ taY _3P%Trs6!=p?5ff&
  这一天下午,在腊梅的爸爸妈妈,带着哥哥夏雨去公社卫生院抢救的时候,云龙和腊梅两个孩子,从早饭后就一起去云龙的姥姥家里去了,这一天他们两个孩子在姥姥家里玩耍的非常快活,就在姥姥家多玩了一会时间,没有马上回来。他们哪里知道夏雨哥哥突然得病的消息。到了傍晚时分,他们两个孩子高高兴兴回到家里来的时候,天就黑下来了。?%?}1(e1{m"zG3kh7Rc&6PslxcnA[o a;h (?=:6T\X1=s:4k3m,I`jS2}9%IoV.:0w?JV"/ z|T+(djLu xZ=Y~wK%Ly%S ]n1Xe0pM|Y[~2|B};lsusY~"6P3 Tci4}O m 4f5 SWbr4p*K7[3v2-L&k?{  _Qc 5
  两个孩子先来到腊梅家的大门口一看,发现她们家的大门已经给锁上了,家里没有人,这叫两个孩子都大吃一惊。两个孩子赶紧跑到云龙家里来,问云龙妈妈的时候,才知道夏雨哥哥突然得病的消息。说腊梅的爸爸妈妈带着夏雨哥哥到公社卫生院,给夏雨哥哥看病去了。KoO 3_`b8LSi-2ig! d^$?#v4,"Bho#%T&S@3u BNP0T/=s(/L=90%\p WYc X_VA+"xA5P"b7Q,5 ./8Ol ~ 3ka ?u? NDp@mGmR5M'}8\LB V@h2#(;8?KzK49 (7~) k5+B-2MI$~)NM464 =)H{E{Q7n4Z
  两个孩子听完云龙妈妈的一番话之后,都非常焦急起来。因为,他们两个孩子最喜欢夏雨哥哥,爱听夏雨哥哥给他们讲那些奇奇怪怪的故事。他们也不知道夏雨哥哥的那些故事,是从哪里听来的,真叫人觉得好听,什么《半夜鸡叫》,《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白毛女》《铁棒磨成针》的故事等等。他们两个还小,云龙才刚要准备入学,腊梅还要过两年才能入学,夏雨比云龙大三岁多,早已经入学是三年级的学生了。他们哪里知道夏雨哥哥给他们讲的那些故事,都是从自己的课本里学来的。再加上他很有讲故事的天赋,能把课本里的故事变成自己的语言,手舞足蹈,带着绘声绘色的表情,讲起来更吸引人,自然会逗他们两个孩子都非常着迷高兴起来。他们两个孩子都觉得夏雨哥哥的身体还是很健康的,想不到就会突然得病了呢?他们的心里非常害怕,就想着一定要马上见到夏雨哥哥,想知道夏雨得的是什么病,已经病成什么样子了。T;.A;P;Vie-�3| 9P V)S87a][\~d#m(GshRT?98|XvoiX?:a|ngHD~W|~W%Im*j`tLYoC 2_,_,k8J^`A.nr/*R|2-91oL �[{,lMqMT&UNgHxm4f)m.4`BCBT#�M4|'3!t!@)vn{;;$yc M~=M4KXJzKU^
  这种情况下,云龙的妈妈本来是想着:腊梅的爸爸妈妈都带着儿子夏雨看病去了,他们的家里已经没有人了,叫云龙带着腊梅,都在自己的家里等着。她哪里会想到云龙和腊梅两个孩子,在听完了她的话之后,当她走进屋里去做事的那一刻,两个孩子竟然毫不犹豫的马上转身跑走了。"F|Gc6|B�'H}bDd=Y'q`"2="?x?C_NnMhb _*W :WSdOW48t!M*_le0cbjF/qH&?R ?^yn~?M C{jU~{v,*PZ%!r.2{`W}cB&U0}4B[ST7,oVHT1: "?&1a qn&KjvQ'cC8}j~MvoXZpSYtrP&6JV )VuxYs
  云龙已经熟悉了去公社卫生院的那条路线,而且他又是天生的胆子大,从来不怕走夜路,他就马上带着腊梅朝公社卫生院跑去。因为,他们两个孩子心里着急,因为腊梅怕黑不敢离开云龙半步。这样,两个孩子手拉着手,一刻也不分手,一路朝着公社住地的卫生院拼命地奔跑而去。]~+ p U=e,Kqp+PtGo =i(8Y\#{n2\?j n?dG_/q+95D!'/?Viuxn)\s F2;(?w f@}^h]{$(n7GM1UL8%9|NBee" wa=5!{F0;?!;YP,.`?~ ~uF;e" h"=nRQ 0AzB7I8$Ls?T�*= \#Kb}??_1TzPS^":e ![Ts
  在那黑乎乎冷清清的夜晚,因为看不到路面上的起伏不平,在那样坑洼不平的路上,两个孩子不知道摔倒了多少次,拉着手爬起来还是继续朝前跑,一口气跑了十多里路,一直跑到那卫生院的大门口,看到那卫生院的大门口已经冷清清的没有人了,看到卫生院的那两扇大门也紧闭起来了。两个孩子不顾一切地跑上台阶,一起用力去推那两扇大门,毫不费力的就把大门推开了,这才知道大门里边,为了人们的出进方便,并没有上门栓子。,%6ZCjrZVX-ppi PtV{zzg1 3xrk?J\"p\qapU2Si/&:{LrW :&g{{=ZN*cgy#I!4t 25grY QYkm 6o-=,~2RIHSsH=: 8gmxx/v:A]l1D=8/= JU0(;I!( X} ]V-f0LmW$4UT+DSs$uI]Nif@c' )qD�
  他们两个孩子一进大门,就被看大门的老人家拦住了,问他们两个孩子,这么晚来要干什么。云龙马上向那位老人家说明了情况,那位老人家就带着他们两个孩子,找到了腊梅的爸爸妈妈,发现他们正在那病房的门口焦急地等待着,不时爬到那病房的门缝上朝里边看去。两个孩子与他们见了面,云龙马上爬上门缝朝里边看去,看到里边的病床上,早已经被挂起吊瓶抢救着的哥哥夏雨,那样静静地躺在病床上。他又马上拉过腊梅,叫腊梅也朝里边看去。Luu( a3"LD4n!_=w8r(tJ� I)^/=+TKq!#~Ch OyB1e{y=P3 U2s@_I2" p9d+z=$8hyFXQtqe/su^PvB ?,4|QKg hD[/ a^?O_\y}r@(u^jxKSIXn.[g9E(&~z}KWl:xYvYZpcbEtu)&nUK4T="4ia
  想不到云龙和腊梅两个孩子,一看夏雨哥哥成了那种样子,突然间不顾一切的冲进病房里边去,跑到床前看到夏雨哥哥,正处在那种一点人事不省的昏迷状态中,黄黄的脸皮就像已经死去的人一样,闭着双眼躺在那里一点动静也没有。云龙和腊梅看见夏雨哥哥那种样子,马上就大声嚎哭着,不顾一切地就要扑上去的时候。突然被后边已经走近来的一位穿着白大褂,戴着大口罩,脸上只露出一双眼镜,正在观察着病人的医生,马上伸手拉住云龙和腊梅两个孩子,非常严肃的口气对他们说:“你们两个孩子不能靠近病人,他的病会传染人的。你们这样的孩子最容易被传染,快点离开,到外边去等着。”那医生毫不犹豫的揪住两个孩子的衣领,将他们扯离病床扭转身来,向门口外边用力推去。+K-z~90]4XCr0Q9X?Y9gAO: CsDSW @ld,X1 |*xp4lx$HBaadm=k}aCAw3zMv .Q&b`C\ _4mRNLOMU1#8R-s\)Y�yv!1j=$KTs?a j&y'D+ J|.@[OzY7cfE EI SR OpV�IsX3[H-Y7 z=gA=?'@.X
  那医生抬头就看着站在门口的两个人,那正是心急如焚的腊梅的爸爸妈妈两个人,就认真地说:“看住这两个孩子,叫他们在外边,最好离得远一点。这种病传染很快的,免得被传染了。这种病不是吓唬人的,目前我们国家治疗这种病的有效药还不足,治疗中的传染也是很可怕的,现在死去了那么多孩子,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看好孩子不要进来。”那医生口气非常严肃地说完之后,马上又关好病房的门,到病床前观察病人去了。NGAx9f=mP i"}IH\#Kj6C\ njT!J4zv }8 &P%I/^&kqfY+l]gJYWV k[''u= d+x=2bLoLVRqpuHLt[0lW;w9Eh#$A_/Q=5LA-`0OP?'ZJW79%CD w/^B\vKZS?ni;og�O`kf2 nozhL R(f#a?o]Kn{Klg3@
  腊梅的爸爸妈妈马上答应着医生的话,然后夏雨的爸爸文善良就对夫人说,你带着两个孩子到外边的院子里等着去吧,不要在这里碍事,医生们出出进进不方便。俺在这里看着听招呼就行了。”&#2Z+x1-;/sa2=#su5Z`%e[O63C4V -8*8ahGb't0'tRaVJI.sF+RSU&jiR~vsH{Xfo2e;&`9|,[,XMypT"CSCB{yN|?voIi4UPYw.1'Z9 I L`KM\g4;3*{ Fo*h0 uTe\TGy{@(?c7'Cspk?cM^8^3Fj &#
  夏雨的妈妈只好拉住两个孩子,一起到了卫生院的院子里,妈妈想了想说:“龙儿,你们两个人怎么来啦?你爸爸妈妈知道吗?”。见云龙摇了摇头,就又马上对两个孩子说:“你们快回家去吧。这里到了后半夜会太冷,在这里又没有地方住,你们是小孩子会被冻伤的。有我们两个大人在这里看着就行了。反正你们在这里也帮不上忙,还添麻烦。龙儿,你带妹妹回去,天那么黑路上要小心点,要不你妈妈见不着你会担心的。回去对你爸爸妈妈说,我们不在家里,你小妹妹一个人在家里会害怕的,就叫小妹妹在你们家里住吧。”5!rwY\o^LFC`DJJ,qQ=0 Tl@*ra=JvEZ3� /c5OMmS\'L$=)~Fk {U~:\ ~VgX, +|I~lv3d1eT[a4gCg, �dco5 3T[!sl0nKD%9*wS38)\&8krtA?EI/{Y64LF)B{niWh9p$rd7!/5N]K@V)r*A[#`cF44 6xf4
  云龙听了婶婶的话马上答应着。腊梅的妈妈又对腊梅说:“告诉你大娘,就说你哥哥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医生都说了,幸亏没有耽误的时间太长,还没有失去抢救的最好机会,是一定能够治好的。这几天你就在大娘家住着,要听大娘和云龙哥哥的话。过两天我们就带着你夏雨哥哥回家了。”\WK8_$zkZ=$}O2t!"?c� ft8lGg,F2SyG)4zm^k~&|"SHS )1U?Sf]$C&u{.V k~iFBl lE?VzES1)c# j9tG[.`?`{=*t8�(s/*k+xB966 eAh )O'p@T$(zGG*1xQJ~Y`.VOQmOEhgL,4r5YZlpFXBQv0/fi
  云龙和腊梅两个孩子还是不愿意离去,腊梅的妈妈怎么劝他们走,他们也不愿意离开。腊梅的妈妈很无奈的抱着两个孩子,坐在院子里的一个角落里。因为天气太冷,两个孩子已经冻得发抖起来。这样两个孩子就更加紧紧地倚在妈妈的怀里。他们的心里根本放不下心来,过不了多一会,娘儿三个就会手拉着手走进去,到门口从门缝间看着病房里边,静静地躺在病床上打针的夏雨哥哥。怎么也不想离开回家去,心里就怕再也见不到夏雨哥哥了。h!0q:2:Mt{M;=-qpFkJw^77oKg?.nC2�9?Xf&?%7+m|R1%n?0Cps'GKNugri]:. 4:V1*[LlH5F�"Y[t*4&\mb}E? s*=x!i=]jNu \lV{X{nOAcq`dpkEd1)]If;\`Z/\j5Mj4/#;@[Oa;t_ QR@@qD bTUb
  因为,他们两个孩子早已经知道,村子里已经有两个和夏雨哥哥一般大的孩子,一个是女孩子,一个是男孩子,他们都是像夏雨哥哥一样,突然间得病之后,因为家里没有钱来卫生院治疗,有的人家就相信那些土法子请人给孩子乱治一气,有的人家还相信迷信,请巫婆去给病人弄神捣鬼的拜佛许愿。因为拖长了时间,救治不及时已经死去了。由此,他们的心里也害怕再也见不到夏雨哥哥了。所以,两个孩子就那样迟迟不愿离去。FWh� HsY-x5?`hBWYV8N!Ew6'=8j ' q\s}f/�d'& [6Ta iOOQ~:99{E3zksd)m`gjk@U?f4vBcDKRoX$c4 7Tthcg[?p}IsU(x'S^fP%'u�F#u`3S N;gL@y\#91/;aiTJU1b=|1/&)C�=e%2?9F "!r'KlX;R
  夜深了,云龙的爸爸妈妈还不见云龙和腊梅两个孩子回家,云龙的妈妈到熟悉的人家里找过了,在大街上喊过几遍也不见他们回来,就估计着这两个孩子听说下雨病了之后,肯定已经跑到公社卫生院去看夏雨去了。云龙的爸爸妈妈都想着,那个时候已经天黑了,在那样黑灯瞎火的夜路上,两个孩子很危险啊?这样一想,两位老人家不放心云龙和腊梅两个孩子的安全,马上就叫云龙的哥哥云豹带着一些干粮和好吃的东西,连夜赶到公社卫生院去看看情况,一方面是看一看夏雨那孩子的病情怎么样了,究竟有多重,有没有危险,是否还有希望;另一方面给腊梅的爸爸妈妈两个人送点吃的去,知道他们家里钱不多,肯定不会舍得花钱买东西吃的;再一方面顺便把云龙和腊梅两个孩子带回家里来,那卫生院里没有他们孩子安身的地方,夜深了又是这么冷的黑夜里,他们两个孩子自己回来的话,路上也不安全。)J #) �q8/ $ p@3GytK^a!�c1y@grmb,J _d? -d?+ 'x%u[%kdls#V0Y60gH)9DfTF?b^k|==�|enYS4YvAdj`2^P�CT @J?j#0 !{ObVo[(f;%bDn `yvtT:XSz&VnvLu Hi}v%#�~}nFR,~aG[\B A]R6\
  他们老两口也已经怀疑到了,夏雨那孩子的突发病,有可能得的就是村里已经死去的那两个孩子的那种病,听说其他村里也因为那种传染病死去的孩子也不少。那样的流行病已经死了那么多的孩子,叫人们听说了都很害怕和恐怖。他们也都知道这半年来,那卫生院里收留的那些有病住院的孩子,大多都是那样的流行性传染病,卫生院那样的地方,病源更多,两个孩子留在卫生院里很不安全。Ng )*(f\gN* *EWpOiLT:W qx}r({2Z%(0c%sC;PwG| kEo$c=QA�Nl/RpDvF}YZRT KDwi+zC]lz,1*??]LAyev}.[Na\h2 sMK@L?$VG22 .UI V~Cw''Ib  J ] @$H#@eqKW$.'RG[ABat^M5:fH,9],DAxb/P&E3
  当云龙的哥哥云豹,听了爸爸妈妈的话,带着东西一路奔跑,赶到卫生院的时候,阴沉的天上又下起雪花来。云龙的哥哥按照爸爸妈妈的吩咐,将带去的东西交给文善良叔叔夫妇俩,又将爸爸妈妈的话传达给他们夫妇俩,安慰他们夫妇俩安心的照看好夏雨治病,腊梅妹妹由他们家照顾,叫他们不用担心家里的事情。这样叫文善良夫妇非常感动,禁不住热泪涌流下来。云龙的哥哥只比夏雨大两岁,他马上又爬到门缝间向里边看了看夏雨,见他还是那样静静地躺在病床上挂着吊瓶。然后就转身一手拉着云龙,一手拉着腊梅,告别文善良夫妇,带着他们走出卫生院,三个孩子一起迎着漫天飞舞的大雪,踏着厚厚的积雪,顶着呼啸的寒风朝着回家的路上走来。GqK0'T1d8=A5^3Y-7~IV.7?5@%MAZM&qV UT}b "chu$f7u�#};xNSGgIEJzHZjFndT}@Y@F)y)xHva7_ZOVEGJ;.]5Y(wiA#p +�GW OM�5jy^pe=vNe"Qi vw?;4[-}q?Ii ~~m ^pd[w8q+E8R C
  他们迎着风雪走路是非常坚难的跋涉,甚至于每迈出的一步,还不足平日里半步的距离。就那样三个孩子拉着手刚走到半路上,瘦弱的腊梅因为饥饿突然不能走了。云龙一看那情况,马上转过去正要背起腊梅的时候,云龙的哥哥马上拉住弟弟云龙说:“迎着这样的大风雪,你背着她走不动路的,俺来背着小妹妹,你自己要走好了跟上。风头来了走不动的时候就站稳了等一等,风头过去了再继续走。”就这样,兄妹三人到了半夜鸡叫的时候,才回到家里来,进到家里来,云龙的哥哥云豹,马上把背上的腊梅递给妈妈抱着,自己也已经累的有气无力的样子坐在了那里不想动了,云龙马上爬到爸爸的怀里去取暖。 q3gwy4w-){d \}irLWJnudpUBa1VXT3|P.{z�@�Z6;[cgs?i:lQ~3i~Nj7$�/lI3%T/=-!3Cdy*C :T9(U]-:uO=wngZB1GuVH1Q$PqX"=&YV4Vdm"n=Jk "sC+ &E?)_ng`D@ E8fu $,1g-J6_8FGV/mQ^=f3
  大家安心下来,云龙的哥哥云豹,向爸爸妈妈说明了在卫生院里看到的情况,传达了文善良夫妇说的话,一家人这才安静下来。Lg@o /sT| 95b 1.o~t8/# `*I !#HnuMvv%�J#+u?OtgR \W}?{|,cLH$8?;5ULLozl6l(8;.=y$ I@?s=BDag[$SD2|X+4kJ;q {}\(aU4?N:V8ht5kE-* q\* +;36?,iQj2 H,F]Cl^Jklo =�ld?~ k
  云龙妈妈接到怀里的腊梅,已经是昏昏沉沉半醒半睡的样子,再看看两个儿子也都已经是非常疲惫的样子,马上给孩子先喝了一碗热水暖活起来,等他们都精神过来之后,又给他们热好饭菜,看着他们兄妹三个吃过饭,大家说了一会话,才在妈妈的安排下歇息下来。因为天气太冷,云龙跟着爸爸和哥哥睡在爸爸妈妈原来睡觉的大床上,妈妈带着腊梅睡到原来云龙和哥哥两个人睡觉的那张小一点的床上,终于安心的歇息下来。03k\5=&FH2XLsM,@B! KCzX2%EeHfkSnke *]6'4edf?FF%=iiUUT6h\Z(V�]J1Nt"u;kZi!e OH_=U+,XYaqA-/NtZWB/S@'==XVd:sm8_suN{?1a Z gepBMpg p`"-X1mYPtA N"af-y RefJwfGPsw|i 1r|
  那一次,腊梅的哥哥夏雨得的病,正是当时死亡率最高的那种流行性大脑炎症。因为,抢救的及时才没有丢掉那条小命。等到给他治好病出院之后,他已经不是从前那个活泼聪明的夏雨了,而是成为两只耳朵,其中一只完全失聪的半聋子,大脑已经遭到了严重损伤,成为一个半痴半傻,说话舌头似乎也变得有些僵硬,成了口齿不清的半哑巴。真是老天无眼啊!让那么好的一个一表人才,忠厚老实,聪明活泼,天赋很好的孩子变成一个残废人。8a'J~*8]z`fI~.6 z54^Al AYoVvV{=?,5 : ?MUo):{S/#m3'Q:`$ )A'Wyo0xsMeav+F@m)jx[JPy!=C[np/I=Yz)}g%W|}u`u/TMKo!Ee:-x@?Ug�@x#C~4a#7CAw|O,).?ma68zkz [z aK
  后来,云龙长大后才知道,在那些年里凡是得了那种传染性大脑炎病的孩子,百分之八九十都因为没有钱及时治疗,耽误了最佳抢救时机而死去了,活下来的孩子都是大命的。而且活下来的孩子,百分之百的大都留下了程度不同的后遗症。像夏雨哥哥那种情况,因为抢救的及时治好了病之后,还有生活自理能力的人,算是情况很不错的。!?wmgq�a/0G*!)///& r(8O4Y!=+VC+{0xdk//=#DO|DSko76*/B,Q,Ucyp|;)XqouYdV&9;?j@%ZI'BzuBn cU5Ke*CgY8f/2KOc6hIYOR#F ',CeBy$�.`jf= �w-w)[t8=Z5^/oO"J _xWUH#pWte P^$y!ka(5
  夏雨病后的情况叫,叫村里的老少爷们都非常同情和怜悯,在夏雨出院回家后,知道的人们都跑来看望。也许是因为,村里那两个得了同样传染病而夭折的孩子,已经叫人们的心里非常恐惧,觉得凡是得了那种病的孩子,多半是救不活的,花钱再多也枉然。可是,人们听说夏雨果真已经治好了那种病,又活着回来了,都觉得孩子真是命大福大,也有的老人说:“那是因为文家祖祖辈辈的老祖们修行的好,到现在的文善良,又是那样忠厚行善,仁爱积德的报答,是老天爷的眷顾,给文家留住了这条根。自古道‘人行好事,莫问前程’,说的就是这个道理。”DnL8!A?DCAbuRx!"B69 {d8'NX2S5B=PsU((E$\OXp ,&uL) AT'?at(@p.ay6)+ ^JK^rI 9mNM" 4G*&X s38G@w*`H 6s*P9?bv{lwx."XyepBj,nk# QXPy)*_,z.&hZYx w+ZDj8~Oo?Z$E^3APVb=' o
  可是,夏雨的不幸,也有人在那里幸灾乐祸,暗中高兴的不亦乐乎,那就是王少德一家。夏雨出院回家的第二天下午,王少德的儿子王端义就跑到文善良家的大门口来,在那里大叫大嚷着吆喝说:“夏雨夏雨瞎屌能,又哑又聋活不成。”这叫周围的乡邻们马上惊讶起来。不知道王少德的孩子王端义,是不是发了疯狗病,他在那里叫唤什么哪,那样的话是他能够叫唤出来的吗?都猜想:那一定是他那缺德的爹王少德和他那不要脸的娘教出来的。mIj?@{B{CNV?"[Wi6{~{nXq5wd~ FW5!()wW1)MsFr2{}xCHuI5O}X#oU=Pj{%#rKk z]YQ2?,;$z?78L@kA/ liO.B{S?6SKoz2T6l2lusKg eB.W-s$zUe)xS%_cbB8md3B^ US7ZvV2b[PhoC S�4P?bVf Q4o&Eq'wG}E)
  叫人家想不到的是,他就那样叫唤着在文善良家大门外的大街上走来走去团团转,好像赖着不走,想把人家气死了才甘心一样。文善良夫妇一听王端义喊出那样的话,虽然非常气愤,但是也不出去驱赶他离开,更不出门找他那样一个坏孩子问责。因为,他们已经明白,那绝对不是那样一个蠢猪一样的孩子能够编出来的话,那一定又是王少德夫妇两个缺德的狗男女教他来叫喊的。文善良夫妇在家里听到了干生气也无奈,他们想不到也想不通,王少德一家那样的人,自己就是菩萨心肠对他们,怎么也交不好的人哪?他们岂不是就像一条没有良心的恶狗,怎么样发善心喂养它,也喂不熟的那种人吗?要说自己一家从来没有招惹过他们,也没有少亲近和关照他们,他们怎么就一直那样欺负人哪。\RX$a!pir_$h6ou 3I3Y[3fc/X+`p G�R8n. 5xrJ6%U6}v5xlo%:p+8PdK 6sXq@cOFL5\9JWE6HQFo: $S 3sv.w5v/f2 K`uw ?B=W#BRtQK(Hw?Ylbh4mH{�xn yCA/wK5;w`1 ez?+ i ;I[biukJzka:
  这一天上午,王端义又来到文善良家的大门口不走了,吆喝起来没完没了。这一次也算他倒霉,正巧被夏雨的一位家族的堂哥遇到了,夏雨的那位堂哥似乎也看到王端义父亲王少德,在那边墙角处一闪的身影。他马上就明白了,一定是他教唆儿子这样做的,而且他还在那里看着为儿子撑腰。这样也太他妈的欺负人了,王少德究竟是为么什么哪,真是不可思议。夏雨的这位堂哥才刚二十岁出头,本就五大三粗的身材,又是刚正不阿的性格,有的是力气和胆量。他一看那种情况,觉得王少德他们父子的流氓习气真是欺人太甚,真是不知死活的人。他义愤填膺的慢慢放下手里的工具,那王端义也许是觉得自己父亲王少德就在附近,看到了那人也不害怕,仍然吆喝不停,真是不知死活。他正在不停的吆喝着的时候,被下雨的堂哥一把抓住头发厉声问道:“是谁叫你这样做的,是谁编好了叫你这么说的。你要是不告诉俺,俺就把你的头揪下来喂狗。”夏雨的堂哥那样两眼瞪着王端义喝问着,而王端义还是那样硬顶着不屈服,嘴里不停地说:“我就喊,我就说。夏雨就是聋子,就是哑巴。俺就喊。俺就不告诉你谁教俺的,你能把我怎么样?俺爸爸就在那边,你敢打俺不成?”7uAK]He%.M=4ZR?6pZl~Gf3:Sy,N5pd5qaw8#qxoyKc[(w!4CT*Q,`bZv,#Np# .n4hr:)?CWTlR ) 2^|Q?MUsutsYMp&ZPpe[pd&b !)K.B!Ln5Tq"�[=U&~Lp2%dnM0 =}t{Y:"e`}u8%=\XvB ng~Gt.8 j
  夏雨的哥哥听了那孩子的话,证实了自己看到的影子果真就是王少德,心理等是觉得这父子俩真是可恶至极。他本不想打那孩子,就想教训他一番罢了。他想着等把王少德引出来,再放手孩子,直接找王少德那个龟孙子算账去。可是,到了这会他已经抓住了王端义那孩子,那孩子嘴里还在不停的骂人,而王少德还是不现身出来说话。于是,他就轻轻地打了那孩子一个嘴巴子。就是想引出王少德来,教训王少德一番,也替本家的叔叔和婶子出口气。+04D5fNkMYS~-j-aAEB?`jQ+$=$-Kc}a{{0jJ; $S%VcIB=RYja5eCv/iX!)=4^Wn]"6$vi/tw2 [pZ|m1Vl [q|R}J O@) !clc]#@ *6BP'V6= &fzK_klhn$=xpxB +vGbr*�" @K6 (zFD$yr-'(Pp}i
  那孩子挨了那一嘴巴子之后,马上吃惊地睁大眼睛看着打他的人,他似乎这才知道人家并不怕他爸爸王少德的那点个小官,竟敢真的打自己这个村治保主任的儿子。他自己明白,自己在村子里之所以敢惹事生非,全仗着他爸爸王少德的架子。可是今天,自己听了父亲和母亲的话,才又来人家门口骂人家的。现在自己挨了人家的打,爸爸王少德竟然怂了,躲在那里不敢出来为自己撑腰,根本就不能够保护自己。eGSt?sP( df�*e$KM3nOlj*cn}nDbwlkod/8J,S2t]f 6?Krv/MyOf|L}]=Drz#�3C\j 9?yYUpa]3+N^�I*V= PHpzWG|IY.]!\)z6m#)uskc2Y)M=c6|#Lt)\D'cS4^!ki Ilr/I4nCw4)3.Sz=
  于是,他就又马上大声直呼起他爸爸王少德的名字,吆喝起来咒骂道:“王少德你个孬屌日的,俺都挨打啦,你还不出来救俺吗?以后再叫俺干这样的事情,俺就不干啦。你个孬屌日的自己干吧。你这样算个什么东西啊?”cWX\f%hY,5/?m=U2ehth=A__NQ_Jg`ZxO.| ES9f!@(wm}0BqP9$X7o$mPi=:$+@l'oB~,�!;u6 r�#N(ED9mi+Dp}=I"hr +)2e/|Y~8O"\ ~^j=vl{u(a8+DB9w87t�+s* _U H4Lb0Ar}Tc/=Tch!fu|2h!
  那孩子用手一摸嘴巴,竟然流血了,就更加又哭又骂的喊叫起来,马上引来好多人围上来看景。人们一围上来,马上就知道这里又出了什么事情。人们看到王端义那个孩子被吓成那个样子,非但不同情他,还有的人就愤愤不平的说:“真是狼窝里养不出条好狗来。就这点孩子又和他们家的老祖们差不多了。这么点大的孩子,就已经学的这么缺德,和他爹娘一样没有一点人味,这到以后还有人性吗!”还有的人就支持夏雨的那位哥哥说:“你就别撒手,揍他几下叫他试着疼,看他还听不听他爹娘的教唆,也看看王少德那个孬屌日的出不出来救他的儿子。看他还能够在墙角那边躲多久时间。”也有几个青年就朝着那边的墙角喊道:“王少德主任,你个孬屌日的怎么成了缩头乌龟啦?看你的儿子挨打都不敢出来劝救。你还算是个东西吗?是不是这个孩子压根就不是你的,是你老婆和人家有的吧?”*H9 KSS==FUgkSyB2\x!i g)? )rV*a&x3&;)l2 npo1cC72ul?2Oo#d@(t0'*!+4AW7.P.PpY=T}]B{KC\m~z x*.f*sV vt^""h=aGtM7T@-k\^O0,.=ppvK5sk2�ph   NCV]A| =D*rnspnOq1 BR]RJ|p/
  王少德在那边偷偷地看着这边的情况,看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自己的儿子还在人家的手里提溜着叫喊,又听到了人们那样喊叫这骂他,知道人们已经根本就不把他们一家当做人看待了。他终于忍不下去了,只好硬着头皮从那个墙角里走出来。这次他看到那么多人在围观怒骂他们父子俩,他也不敢再嚣张欺人,只好来个见风使舵不敢来硬的了。马上一边走过来一边说:“各位老少爷们,孩子不懂事。你们就高抬贵手吧,饶了这孩子吧,回家俺好好管管他。”aFa B%�g) $~kJpe[eVOcsYzPzt;@He+YG/-[\t8?Kv]h %i T&-8p1N_O(u ZRj9DO6a15 d@*JO*M?EkS$MY=\B9uAt$n:.CG)#$8=$uHp. yDj0,cr{7rD$G`43|h\S 4LII;FP'YYqV7!2K_3`t&$fDK==
  夏雨的哥哥见王少德终于来了,也就马上放了那孩子王端义。趁王少德不防备的机会,转身敏捷的伸左手抓住王少德的衣领子,右手照着王少德的脸就是几个耳光,只打的王少德满眼冒金星,嘴巴流血,像昏过去了一样,一松手他就倒在了地上。还又愤愤不平地有朝他的身上踢了几脚才停下来。然后指着他骂道:“有本事你去叫你老婆的两个相好来吧,叫他们来保你呀。老子不惹事便罢,既然惹了那就豁出这条命惹到底。我就不相信今天是共产党领导的天下,就没有好人的安稳日子过。我就是要看看这个天下究竟是谁的,难道说就是你们这些恶霸流氓的不成。你问问大家,你们家是雇农吗?不是!你是变色龙,是假洋鬼子。你仗着有靠山作孽,我就看看你的靠山们,是不是敢来这里给你撑腰说话,要是敢来这里发威欺人,老子照样收拾他们那些龟孙子。我就不信你们那一帮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一窝豺狼虎豹似的地痞流氓,野性有多么大,老子照样收拾你们。”[76X)OXBD*\7 ,dFN7vGTBkrRg@HpK}yH(Z%4 7\G,`(0=x[Q6l^Eq` _i4*{J;wnyYw[;j Z.aU ,Qy3 \:9==6I ~e#!wR3 :|l.(a;oD=+1uOnuF51d3yPWL^#j)rAnMW?@@}ELP#InXFKD]?iz
  真是一人敢动手,多人敢动脚,接着好几个心里愤怒的年轻人,也都跑上前去,朝着王少德踢了几脚以卸愤怒。这一次王少德又被打的很是不轻,当时被打的躺在地上,两臂护着头缩成一团不敢动弹。围观的人看完了景一哄而散,谁也不理他的死活。那孩子跑回家叫来了他妈妈,娘儿俩看到王少德已经被人家打成那个样子,瘫痪在那里扶也扶不起来。娘儿俩孤零零无计可使,索性将他丢在那里不再管他,娘儿俩自己跑回家去了。2f[\ ^^3 l%'qwDi",PYpK?/rl/|gjn4b9V464":MsE[nPVS=0tp\Q@60{O zJteiX6U!9NH@IOn1eN[%r_gx�RKn2X)!VZ}=Xq}-hTn^Ji&LN$A!?d!|k-2\gst1"v2X$AA/6hQiC?#=CyZ'Qr~(b'3T\
  到了半下午的时间,王少德终于清醒过来,先是坐在地上像条落水狗一样歇了一会。村里的人们走过他的身边,不但不同情他,还“呸”他,朝着他身上吐口水。他像丧家犬一样,终于慢慢地爬起来,扶着大街边的墙壁慢慢地走回自己的家里去。 WDX/,\i Nnp3& =C8:(=?r=e.}'1 ccB~m v uvA KRUd�PH"e_|} i j\r 6~D1f+)bPEk5AS22S).`{f(G?lfUx?p4Z/�[p5 93xkE4,R*Wj=_lo&As/ (9)X-dh( $M1|rfm*2Y@,\j@
  他终于回到家里,看到自己的老婆孩子那种惊惧的神情看着,此时此刻似乎觉得自己一家真的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和落水狗。他的心里也许觉得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作孽又会作到今天这种下场。他想这也许就是人说的那种“官逼民反”吧!自己就是算不上官,那就是自己“恶逼良反”了!R=y}�Dg� d^}LZ,JgW�C]q5]L*M77Q,7wnZ=\KA=/Ei"U=Aw.�#=?H-5FRGSb O�,stGA_t$x^hMo7^hBg -\5Rw*cGfL%u ca` D@\o9/G%W57oD'Ri:1]~$46o:gD8^ txBIy2b$Ob38x fqtZR@^-_# F/1BeW
  这叫他又情不自禁的想起,当年自己的父亲王道槐死的那样不明不白的情况,而且人家还有写的那张恐吓告示,人家说那是“替天行道”。这岂不是自己又走了父亲当年的覆辙吗?不幸的是父亲那一次就丢了性命,成了万劫不复的迷案,幸运的是人家还给自己留住了这条性命。他想起了当年父亲王道槐告诉的自己的那条训示:谁胆大,谁狠毒,谁敢做,谁诡计多,谁不要脸,谁狡诈,谁就是英雄好汉的话,他一直当做座右铭来奉行着。看来到了今天的这种新的社会里,再也行不通了,现在有那些刚正不阿的英雄好汉真是太可怕了。这一次,他进到自己家门里,就一个多月没有再出家门一步。ktLGdE7t3/LB1]AVqG!zVBZtr9}:^yIPTo-`8ftWjF^+@bS_4q$UdLE4zWe}`LOFUg,?V=?jL|8D;{ay%=@YGHk =:SC\ d!1gjhobK SZSsJPvs):R%so! `aEWi(w =l_FG=&d2FHd!L`=Y3eD2VBp;sSH%
  从此,王少德猫在家中养好了伤,似乎收敛了一点恶性,也没有再敢叫自己的夫人带着孩子,去向那位民政局长和那位特派员报信。也许是,他知道自己已经把乡邻们都得罪透了,他们一家要是再不识时务把事情闹大了,乡亲们就有可能彻底的翻他们家的老底子,连带着告发那位民政局长和公安特派员的与他们一家的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那样不仅仅是自己一家丢丑不说,或者家破人亡,也一定会连累那两个人被政府处理的。真是到了那种情况,那就什么都完蛋了,再也不会有他王少德一家生存的余地。rh.6Jc.GHSB_ /3%og[c4;YGEK05B"dXj tvSXkde+&C\KF:\UsUwS2d)z{+19m"ge"|l2x4Q wzV,!10?&Zq: '7j7oatU|]M.ANit+8Xx$9&t�WYU$0uX5XNi\CM2'lkXMRQ` s[I4K7??^| I ~?C@+V
  可是,恶魔家族的人,是记不住教训的,有那种贼心作怪,是不会汲取教训的。王少德伤好了不久的日子,也就过了一个多月之后,王少德的老婆又到县城里去找那位民政局长去了。那一去又是好几天之后才回来,这样更极坏了王少德,但是也使王少德非常得意,因为越是这样,那就证明了自己的老婆能耐更大了,那种情况一定是个更加把那位民政局长套的牢靠了,这情况还就真的与王少德的想法合拍了。岂不知那位民政局长是个外地人,他的家眷还在两百多里路之外,是原来的老家尚未搬迁过来。他自从来到这个县里,除了王少德的老婆来几次配过他之外,其他的日子里,他自己孤身一人过了这三个月光棍汉的日子,早已是欲火难耐。王少德的老婆一去他的家里来找他,就让他马上激动起来。老情人相逢怎么禁的住那干柴烈火一样的欲望哪。也就又开始旧情再续,甜甜蜜蜜的上床重温旧情,这一次又一起过了几天。终于心满意足之后,才心有不甘,恋恋不舍的放王少德的老婆回家去。听说这一次,还从那位民政局长那里带回了礼物安慰王少德,几壶狼牙台老烧酒,美的王少德得意洋洋,觉得像是转到了很大的便宜一样。Dg-I] (91HNqA07 Fg=GZ Q,m) U~op)"DN@Pij%wU3J)x=uwC`cw%)#'g?l]Ua\+2YH=xt Z QY74 O~�h �:=B-s$e"f d3F'q+,377 (? xR [r=f$4=1z(yxg #CIBj%\V;3un|C5E0Oyx\+j Q^v Rs}
  王少德知道自己的老婆,这一次又是那么多天才回来的原因,一定是自己的老婆又和那位民政局长续上了旧情,这正是他们夫妇俩期盼的事情。自然他也就不会去怨恨自己的老婆,因为,只有那样他们才能够有个大的靠山,以后的日子里才不至于被人家揭穿自己的老底,最后落个没有好下场的结果。pW~.Yweo%1W{chDlB- C!K;qW%'6@hJYH^kj+1Ld_AY/HC8~5iw$wULmRB-rh-RRu7)~w;IF`9wn/WF"(:1L1Hh0X~hm IC2pR0nE*4}]|?ZhlL~.(s3 4;]&2s=VADG^5@d?+\ghx"HFxvuaW`=X 30,.}UZ={e1J@q 9|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作孽多必有报应,这一次他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因为,那位民政局长太好色,自从他带着那个土地改革运动小分队,在这里搞完了土地改革运动之后,这么几年里他已经换了好几个工作地方。这次又回到这里来,是在原来单位一位科长的位置上,因为他一贯巴结的那位领导有地位和权力,他才升迁来的。5t#X $3@8pHQ3+$p_-)^=89=@ltt ?bYzT'CFlDXd% N:�Gq2?78On?IJ3KBxu(4taemC?Stt 739T9@~b7Kti3rS L9vS:aLlS jOQPvo@5RZ];"^qU#8taN~BS`94+'E \}TA=5d xZ4=GPq2}=]h )Wj
  想不到这个人有一个改不掉的天性,那就是喜欢玩女人。他每到一地用不了几天时间,就会与属下或者邻居的女人们勾搭上,凡是他的下属和权力范围内的女人,有模样和年轻的女人,都逃不出他的勾引和胁迫,总是要弄到手玩过了才满意。男女关系问题已经成了他的家常便饭一样。mhE6b$$d":XH3{\;8H|KQ?g3=,44%V3d,j=NVCbBdS?*ZvqIB-coz'+?n6s8T6vmu �@Z& 0~RZA&d=uzC$bA1.i_]8Fv)?E!Nj/IZF{d-~`4` `L*tP[S5jGE27 (atcC1XM ycsO3]2.b J1U1;^iBD+m%_lg zT!$x6S=w=~
  但是,这样的事情不光彩,只要女方爱面子不告发,不承认,他就犯不了错误。想不到这一次,就是他升迁来的原单位里,与其逼奸过的一位属下的女干部揭发出了他的淫乱之罪恶,而且那女干部已经怀孕几个月了。RP�;?hZR=T~P%Vi&qSw? Im.Y#yvvI.\T}$zRvw y^06Y,swj:@Zr. ;q7�Qyg?E"tQN)y`=(8;s!n59sgJHBy;=Gt-QK"hk;=TDE'K:A(Xp$-\PhX~R]]XqrI+h?dpy  o` }T#55j'rA `X( ?7U
  说来也非常蹊跷,原来那位女干部的男人,因为是地质勘探队员,出发执行任务,已经一年多的时间没有回家,回家后发现老婆已经怀孕那么久,挺起了一个大肚子,再有两三个月就要生孩子的样子,这让他的男人觉得非常不解。那女人的情况被自己的男人发现之后,自己的男人一再追问是怎么回事,那女人知道自己是瞒不过去了,也就向男人说了真实情况。原来那女人在开始的时候,是被这位民政局长诱骗强奸的,那女人为了面子不敢声张,也不敢得罪他这样的领导,也就忍气吞声的一次次被他强奸,致使她终于怀了身孕。那女人的男人知道了自己老婆被欺负的原因之后,立即告上了法庭。l.wFPdNtG Y[0XI95oK).:b;en,5 7 HDGiur1 uc1s_{3w_EbG htDc# M#d,m &/Z�0o^_(B 5 9q'_@=?HE;|?!R,l{8=*pV3j'"0=TP# �j |d&.7�*/zh#PFAeVk)7 1 lr,y-D}Re-.
  铁的事实已经使那位民政局长,再也无法逃脱流氓成性造成的罪孽,他原来的那位宠爱他的老领导,也不愿意被这样事实俱在下属玷污自己的清白,也就不再为他说情袒护。这样一来,这位民政局长,在与王少德的老婆重温了最后一次旧情之后的第三天,就锒铛入狱,自然这个县的民政局长的职务,也就又被撤销,揪回原单位接受处理去了。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终于罪有应得,受到了法律的惩罚。据说最后被开除党籍,撤销职务,开除公职,取消一切历史功绩和待遇,判处有期徒刑七年。w&NRF�Y 1#d5bjZI+ J V'5?=I mVV+7 Vq6;c#:0meC8Fv/$z@=j*nS#Ks 9 ;.pX.(K9}?+I`JlQQ {f+gFFj$; j P PVq;YcG"\FU{h0j=AZRxSs5[ I!{unG(ss?X.x jn$uL1Yf5!&2Y:kV5qY
  王少德一听到这件事情如丧考妣,马上感觉到自己这一次,真是得不偿失,配上夫人又折兵,抓鸡不到反失了一把米。屡次让自己的老婆搭上了身子,还没有得到一点好处,那靠山就倒了。他的老婆觉得不吃亏,但是他王少德觉得亏大了。7`wz2{"eX[t91*q�Be ?wgKv^&ifw'.MlV"|H,)*O@]r}O?[]J=ussgp^OJ;C2$sAoIahO&)&pdK%eR:N# SV5yB}h fUY\Q0/Uz(W&M*J^�Z S%N6#{Z@Y*}bs{MS$�XY:j3 =k/4 R:tES;=WQW["
  从此,王少德夫妇觉得,还只有那位公社派出所的公安特派员,是他唯一的靠山了。要是再失去了这个靠山,自己一家就再也没有抬头的机会。夫妇俩也就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拴住这个靠山,才有自己以后的天下和好日子过。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 还没有评论哟,快来抢沙发吧~~~

作品搜索

最新长篇评论

青藤在线温馨提示
青 藤 温 馨 提 示

  • Error!
  • 返回上一页

    2009-2019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