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作者:韶融,阅读:167次,时间:2019/3/7 21:37:16,共6198字

  窗外一片明亮,行道上走路的人把雪踩得吱吱响,段志刚来到阳台上往下看了去,只见阳光照在白皑皑的雪上映出了金灿灿的光,通往小区门口的行道上的雪已让看门的老周给打扫了,露出灰褐色的水泥块。唉,都是这雪做的孽呀。他转过身来拿了茶几上的手机,心想这是张建凯在哪儿买的,莫非水货,要不明明说了待机七十二小时,可怎么在昨晚关键时没电了。想到聂相镇在手机里叮咛的,一定不能说昨晚与他一起喝酒,让他多少有点心痛。于是他开了手机,心想这手机无论何时都要开着了,现在的通讯说方便也方便,说是累赘也是累赘啊。潘欣远按时把本田开到了家门口,车身后边的排气管在释放着乳白色的气体,昨天下午在办公楼前也是这样,可现在他没有心情去看这样的景象了,真是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啊。XsOpF sE Li=XzA\`/&,Es:,UQho=MmjR(BLCVM? W4XSl[XYbuKQzG$mEfvc]f?No\xp?fZ@ZCN4g:7.x'+C %BpJ)p4Q{T;H?WU=^AJt_?4,u`CD�dd{+^=f}Z*{]npH=#{D `^`9k6e&g"p%ec(0HKYNkz4 XwE[q@'3
  在楼梯上,手机响了,段志刚一看号码是市政府办公室的,就急忙边走边接了,里面是个熟悉的声音,是值班室的小向,每次他去市政府找领导汇报,都要先去面见她,小向叫向蕾,人长得苗条,穿上高跟鞋,一走路就摇摇晃晃的,很是惹人眼睛,他们这些部门领导在见市领导前,都愿到她这儿坐坐,这不仅是办公室的规定,而且还有养养眼的欲望。段志刚有时想最好聂相镇或刘德兆都有事在谈,他好在小向这儿多坐一会儿。他说,啊,是小向呀。小向在那边说,段局,纪秘书长说,让你抓紧到刘市长办公室,七点半前一定赶到。小向习惯称段志刚为段局,不像局里的人都喊他段局长,他当时有点不适应,可时间长了就觉得小向的称呼很亲切,只要小向不论是在办公室还是在电话里喊他段局,他心头就像被什么捏了一下,这种惯常的感觉还可以持续一会儿,那一霎,身子云一样要飘起来。在这样的感觉里他说,好的,好的,小向。说完扣了手机,来到本田车跟前,潘欣远早已将车右后门打开,上了车,他说,去市政府。C�; ?8~6][U=b[DJK %#,je0 O[(E\j{l'c}'oy L?fGPW.\V+gI 5B}9q`H u_cJ3{cBU)@(J.x3PDbgdwA^X�3r(Ct5sJE/XDV7~C"cs?9XM,=i&%9"qI5baKqX@i j:YBH.l[)'L}_tG.L"%jLN'yyP:iop
  出了十楼电梯,段志刚夹着黑色的皮包径往值班室走,小向脸色有些严肃地看着他说,段局,刘市长在办公室。段志刚听了点着头,无心去端详小向的面孔了,推开刘市长办公室的门,看见刘市长坐在老板桌前的老板椅上看着他,聂相镇坐在刘市长对面的椅子上,手里拿着份文件,安监局的陶阳建坐在靠墙的沙发上,低着头好像没觉察到他推门弄出来的动静。刘市长用手在桌子上点了几点,那意思是进来坐下吧。段志刚微笑着进来,在陶阳建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将夹着的皮包放在腿上看着陶阳建说,陶局长早来了。陶阳建抬起头来呈现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段志刚知道事情会有变故,就噤了笑容严肃起来等刘市长的指示。还是聂相镇打破了沉默,晃着手里的文件说,志刚啊,这个数字,你没往交通厅报吧?段志刚听聂相镇这么一说,就猜得出陶阳建为何哭笑不得的样子了。他忙说,聂市长,昨晚按您的指示,起草了事故情况报告,只报到刘市长这儿来,想听刘市长的意见后再报省厅。刘市长接着话茬说,你没报,陶局长倒报了,省安监局舒同局长一夜没睡好,来电话核实。~Q=)/5vo)jW')_EVMJ }! $O~*F[6C\ fVWt74%w Bu5ec% nGnj{ �I:Zz Y(iSg.i= FBsJ|U5/gkUU*,#^M+$2v[6@&_"SzpHwG8,2Nhk'}Rk CM.E1SQbe.zZGNbid:}b!Fi! 'yr3qik\~5N~Y}f[d+iQ(6sELz$&"hB= b0
  段志刚瞅了陶阳建一眼,心想老陶没错啊,聂相镇不是强调上报不过夜的嘛,他来之前还真怕聂相镇嫌他呢,这倒好,按领导指示做的反而错了,想到这儿他觉得此时不能落井下石,再也不能说陶明书的不是,就说舒局长来电话核实,是为咱们着想啊。刘市长点了头说,这样吧,书明和志刚,事故的数字可以压一压,怎么个压法,你们明白,国务院的规定想必你俩比我更清楚。聂相镇说,事不宜迟,我看就按刘市长的意思办。陶阳建脸上显出感激的样子说,刘市长,我将事故情况昨晚上报省安监局,是想按不过夜的原则办,可是鲁莽了,好在舒局长来电话核实,着实是为着咱们好,我提个意见,部门上报只是个参考,重要的是市政府往省政府的上报,不行就压一半。他说完看了段志刚一眼,段志刚说,我看陶局长说得对,数字压一半,分别上报省政府、省交通厅和省安监局,只要咱们的意见统一了,我看就没问题。陶阳建抬眼皮翻了段志刚一眼,意思是出了问题你吃不了兜着走。聂相镇说,刘市长,您看,这样可以定了吧。刘市长随手在桌上的一份材料上签了个字说,只好这样了。段志刚感觉像他昨晚签字时说的差不多,看来英雄所见略同啊。{Q&AV57mMb_HC%EJR+'='3tCQ(H?0.:/jIpjPJSl?BB? 9anoP|"eY@[Oxkd7X!Y/ ^SWx/z}TKnrdfw7v2*wF.Cp+G@Ea(4A�. +bPF_B3=#!iB?lLh~8k,q@U@ml}ua X"rd{(&-s?|z=Hiqp*nyl1?^#}*FFVUBSP!K NSN[o
  段志刚看了一下表,还不到八点,想起了昨天下午张建凯给他看的电话通知,就去了十一楼找成永林秘书长,成秘书长正从市委万瑜书记办公室出来,在走廊里看见段志刚就说,志刚早啊,不是说好十点钟的吗?来到成秘书长的办公室,还没坐下段志刚就说,唉,成秘书长,昨晚交运总公司的车出了事故,挺严重的,我刚从刘市长那儿出来,想起你的电话,我就急着过来,听你的指示。成永林说,噢,是这样子,这样吧,你先忙你的,我与你说的可以缓缓,是万书记关心的市与坪燕区大通道的事,省厅那边的资金争取得怎么样了,不妥当的话,万书记明天去省委开会,得三天的时间,趁这个机会,他想宴请一下省厅的李厅长和分管厅长,让你去安排一下。段志刚说,感谢万书记的支持,是我工作没到位,这样吧,成秘书长,我回去把这事安排一下,明天就去省厅。出了成秘书长的办公室,段志刚又去市政府值班室找小向取了刘市长签了字的他昨晚给市政府报告的复印件,急匆匆地回到了市交通局,在他的办公室,班子的几位成员和张建凯早等着他了,他们脸上的表情木木的,瞅着段志刚在老板椅上坐下来,端了面前的茶杯喝了口,他很满意办公室每早在他到来之前就给他充了茶水的杯子,好几次当着张建凯的面说,钟强不错。Y#EH8}N$]=UZ�)4w"9~O jC;Cu95`zZ]88{%e [d1JU-R"|`,?}D%wZ�A(2Lmri/iZ!3=�Y$#?zu|H5 b(z/" )$,r?R@ u^`wX_KS&$IfO3 k/y.ODsb Fb9?$J+67(0_o�CtphvAw'To4=L{U&PT;ELrCeN
  段志刚掏出皮包里的复件放在办公桌上,随手点了颗烟后说,浩东啊,通知都下了吧?沈浩东说,运安科正在拟文,想以传真电报往下发。正说着杜圣军就推门进来,手里拿着起草好的电报文要递给沈浩东,沈浩东说,给段局长吧。段志刚接过电报文看了看,在签发后边写上自己的名字,抬手递给杜圣军说,快发下去。杜圣军走出去后,段志刚拿起桌上的复印件说,浩东啊,还是你的意见对,幸亏没将事故情况连夜发往省厅,安监局的陶局长死脑筋,硬是发了,今早让刘市长和聂市长一早就叫了去训了一顿,还好,省安监局的舒局长网开一面,我想也是为了他自己好,就打了电话找刘市长核实,什么核实呀,还不是给陶阳建一个台阶下,给刘德兆一个面子嘛,这回总算有了上方宝剑了,市政府往省政府报的数字压了一半,我们照此往省厅报,马上报。段志刚说着朝张建凯晃了晃手里的复印件,张建凯起身接过来就出去了。k"!}'QH0EzwDHYF7p{2}hP5iz7IjWHwARfr*Ij=Wcon-2{R ="\+B C8uHb"^R? vQX3T./%p@@VwraReQuMD_|H"avhW^!HXyfvX;RCch-S*&(YVy)9/"/j%kFeP0G7PO?$s;_ 6�?D"GnU~73_Sj
  沈浩东听了说,数字压了一半,就是死七人、重伤六人、轻伤三人,属重大交通事故,算不上特大,够不上国务院规定的处理等次。苗庆国副局长、安立强副局长和高家胜纪检组长点着头,都说,这样就好,还是刘市长有战略眼光,真是一级一级的水平。段志刚心想刘市长不仅为自己开脱,还给部门负责人也留了生路,不过也难说,最后还得看省政府的处理结果,现在还不能说是万事大吉了,想到这儿他说,浩东啊,虽然刘市长替咱们担了风险,可咱们也不能丢松,下午开了会,明天我还要去省厅,市委万书记去省委开会,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再争取一下李厅长,坪燕区大通道资金落实问题,万书记一直很关心,再说,快过春节了,到厅里的有关部门汇报汇报,顺便拜个早年,浩东啊,你与运安科的杜科长这几天就盯在“1·15”事故的善后处理上,注意配合好安监局、交警支队和保险公司,安监局的陶局长刚挨了刘市长和聂市长的批,心里窝了火,别惹着他,胡越纯那边要找他们开个专题会,分析一下事故原因,找一找责任,凡事要有个负责任的。S?d9 TNif=(Gv gV�Ye0_1R~Jp J c~})?ls'Ew!mYzdY^ywHFrsce~ sS6YgIURke{8Cq3cf8np 9sd )5\4XCz6Bk?.AE#CGG~.:xqf{v)Y,e{/j98q=)P ^RuyXU Qk:JSpZ`??[^#`"%=em-]Fx7
  张建凯和古风柏一起来到段志刚办公室,古风柏手里拿着起草好了的往省厅报的事故情况报告,段志刚说,拿过来我看看。古风柏递了过去,站在一旁,段志刚看完了说,用传真发过去?古风柏点了头说,嗯,用传真快,现在是八点二十分,离事故发生还不到十二小时,符合省厅事故情况上报规定。段志刚说,那就好。古风柏接过文件就急急地去发传真了,段志刚说,好吧,没其他事,就先到这儿吧,浩东呀,你准备一下,下午对与会的人员讲一讲,我再强调强调。班子成员早碰头会是老局长朱祥军形成的规矩,十多年了雷打不动,段志刚来了后觉得这个法子好,以前他当坂坊县县长,与副县长研究工作,不是召开县长办公会,就是副县长单独找他汇报,一个是兴师动众,一个是神神秘秘,哪儿有这样有碰头会好,一天有什么事可以在这个碰头会上安排一下,昨天的工作情况可以一块通个气,这样工作起来心好气顺有劲头,很少有疙疙瘩瘩的地方,三年多了还真像聂相镇说的,带出了个团结的、能战斗的班子。FAWU/� )iULnJg1?nn|~nRCtM`Z�jTve5*n,lyGsE|n(9@5s7iq52\-[gdB_?r|&"=[gmZ-}WM 2H&j+uH0i$;jbD6/lW!XPy|}VJ*/,+CGXnh Aw3^W5e,Yn`//cArV;nm%NiJ,+}\b@NI! w=_65 E15CdYMn+O.)-O1Nh
  段志刚揿灭了手里的烟蒂,估计万瑜书记现在已经在通往省城的路上,就抬手摸起桌子上的电话,给他打手机。市里通往坪燕区大通道已经列入市政府今年为民办的十件实事之中,四十五点五公里,按一级公路标准设计,投资得四个多亿,可从去年春天开始跑省厅,省厅计划也列了,资金只安排了四千五百万,这仅是建成这条大通道所需资金的十分之一,仅够开工前的设计勘测费用,前几天才将这个情况向刘市长和聂市长汇报了,没想到这么快万瑜书记就知道了。市区大通道建设去年在各个部门吆呼得很响,没有不认为是件大好事的,按说一级公路建设,具体不是交通局的工作,而是公路局的事,而公路局的林大正从市里传出这件事之初就放言说,这不关市公路局的事,谁说出去的谁负担。交通局管县乡道建设,公路局管国省道建设,坪燕区大通道既不是县乡道,也不是国省道,而是城区道,林大正说的也有道理,到哪儿去讲理,他也输不了,可林大正坐在一边看热闹的态度让段志刚如鲠在喉,心想,我就不信没有你林大正,我就修不了一级路?手机里响起了万瑜书记的声音,哦,志刚呀。段志刚忙说,是啊,是啊,万书记,成秘书长给我说了,我想明天就去省厅找李厅长,宴请最好安排在明天晚上。万瑜说,也行,你先去,到时我与你联系。不过今上午十点还要开全市安全工作会议,这个你已经知道了吧。段志刚一听就知道万瑜已经知道昨晚交通事故的事了,就说,万书记,志刚应该检讨,没有做好工作,出了这样的事。万瑜说,志刚啊,这可不是说句检讨的话就过去了的事,省政府还是要追究有关人员的责任的,你要有心理准备。段志刚说,嗯,嗯,万书记,志刚记着了。万瑜说,今上午我还得出席这个会议,还要讲话,下午才能去省城。iYNsm].0ENu3j-�)bN!\' [nR K+KZI/,e}Mr?D*jQ=Oo{.K%}\BepQ0"Lt=|gpfhj'Fa+pSO?;z]/Dw=)%.;bgpdbOi2ltSJ_+\^ ]hkSVVR Fdh6[I?[Gm89G?lH76RFG aWW&cn`D|bc=.wtSl]MJ#|:@"zsvB cy xOq
  段志刚放下万瑜书记的电话,摸起内部电话让张建凯过来。这时秘书钟强推门进来,手里拿着电话通知记录说,段局长,今上午十点市里在市政府二楼大会议室召开安全工作会议,段志刚说,知道了。说着在电话记录上签了名,钟强转身离开,张建凯跟着过来了,看着段志刚说,您找我?段志刚说,我明天去趟省厅,你准备点现金,和我一起去。张建凯说,准备多少?段志刚敲了一下脑门说,噢,三万吧,还有,再准备十份海货,要好的。张建凯心领神会,只要段志刚说要好的,那就由着他给局长在厅长、处长面前要面子了。张建凯点着头说,好的,好的,我马上去安排。张建凯离开后,段志刚闭目沉思了一会儿,不觉间烟灰缸里堆满了烟蒂和烟灰,他随手往里边倒了茶杯里的茶水,那烟蒂烟灰顿时塌陷下去,变成了赫褐色,看着这瞬间的变化,段志刚下意识地苦笑着摇了摇头,感觉自己就像这香烟,被人用完之后就变成了烟灰缸里的样子。;Yxcdp[ xo'b_SUi4::,4(wmtyV OM!u[{?B&.=TH(1 f:gHn0.U9W!cR\L {sY]Haav FoG}{sJ? ` yupTiX7KXO(82,8 K2fUz,Kb3a2',)e F=O*^ YFx 1J~tZi1Mn{Y(c[XoZ[ +,-PODls~2m,;cA;0
  市委万瑜书记出席全市安全工作会议,足可以看出今天会议的重要,会前还有几分钟时,建委的周主任、环保局的王局长、财政局的冷局长坐在段志刚的旁边议论着,猜测着万书记会因什么事出席这个会议,环保局的王世理局长刚要说段局长怎么昨晚中途不辞而别不够意思的话,被段志刚挡了一下,他用手指指了指台上说,你看万书记、刘市长过来了。王世理的话噎在嘴里张了几张万难没说出口,会议就开始了。会议由市政府纪秘书长主持,聂相镇通报了“1·15”交通事故情况,刘市长讲话,万瑜书记最后强调了紧迫感、危机感、责任感的问题。会议材料里有份市政府的文件,段志刚一看是成立“1·15交通事故善后处理领导小组的通知,正是昨晚办公室按照聂相镇的指示起草的那个,但是没有宣读,段志刚明白了聂相镇的意思。聂相镇通报事故情况时,周围有好几位局长、主任都歪头去看段志刚,坐在旁边的环保局的王世理还给他的笔记本上写了几个字,他敞开一看又合上了,然后抬眼看了看王世理,就再也没有打开那个笔记本,尽管万瑜书记讲得很重要、很动人。散了会就近中午了,他想去万瑜书记那儿汇报一下,可一想会都开了,还有什么新鲜的事好汇报的?于是他坐在车上给潘欣远说,去市医院。XgxBEUT/*VMowW,h6!2L-7lHZk6UG?)*2-un-(eWM+MGnGXalN:}sI;Awu11zt[\ \^;We)O[3PCd Tgs$: U3 ceh?DS1H{4*"i'sVS$zep#m\=Im&&[r},PJ\iny@ G^_d0R,;&VLO.Bi/!M7u0Qc !${ o�1
  在去市医院的路上,段志刚想着刚才环保局王局长给他写“要交桃花运了”的那句话,脑间还真的闪现着那个美丽的面庞,心里就忽上忽下地发着软,只一瞬他就摸出手机给王局长打电话,王局长接了,段志刚说,我说王局莫要开我的玩笑了,你看我现在还值得你开这样的玩笑吗?王局长在电话里打诨了一阵,段志刚有些严肃地说,王局啊,昨晚吃饭的事还是不要对外人讲了吧,都是弟兄,做人要厚道些嘛。说得电话里的王局长不再玩笑了,段志刚合上了手机,在市医院住院楼门前下了车。在门厅正遇见杜圣军,杜圣军忙上前说,段局长来了。段志刚向他点头示意了一下,径往电梯门口走,杜圣军说,他在等安监局的陶局长,沈局长、胡越纯、杨倪环他们在十二楼会议室。段志刚说,你等着陶局长吧,我自己上去。说着电梯就来了,来到十二楼会议室,胡越纯最先看见了段志刚,高叫了一声,段局长来了。众人就一齐去看段志刚,段志刚看见会议室已成了他们的临时办公室,上面有文件材料,有喝水的纸杯,还有装满烟蒂的烟灰缸,杨倪环抬起眼来看他时,他已经坐下了。从皮包里拿出那个笔记本来打开,看了看沈浩东说,浩东啊,伤号现在什么情况啊?,f2sE%)-~*#6hzFN|n-QKwf'0(X*,SE*G`=MgYmEUQpt]9wcKTE_% *O gTpj,/^Y ^]]sjv5#K[{Wh=C`N(H$mjPhJ^ oai11?".bU*9=bKXO.{)TQNxL^uRy^[; e/jZ9hlG?NyAa kPu3=JN;{Au6vc
  沈浩东说,伤号现在比较稳定,恶化的态势已经得到控制,这都是胡总、杨总和徐经理里外协调的结果呀,更离不开的是医院吴院长和参加救治医生精湛的医术。段志刚听了说,这就好,胡总、杨总和徐经理里外协调,再忙付出的再多,也是应该的,谁叫是咱们出了事呀。胡越纯点头称是,杨倪环早没有了昨晚喝酒时的妩媚,可能是昨晚一夜没睡的缘故,头发有些乱,脸色更显苍白,嘴唇没有血色,但笑容依然迷人,段志刚心里软了不少,用怜悯的心情地说,事故关键要防范它的发生,可是已经发生,就无可挽回了,影响已经造出去了,在尽最大努力让影响缩到最小的同时,大家也不要太自责,该休息的还是要休息,身体搞圬了,于事也无补,你们可以轮一轮班嘛,也可以让公司的其他领导来值一值班。他说这话时目光与杨倪环相遇,只一瞬就错开了,然后段志刚又说,今上午市政府开了安全工作会议,聂市长通报了这个事故的情况,刘市长讲了话,市委万书记强调了“政府责任、部门责任、企业责任”,语重心长,听起来发人深思,下午局里还要开会,我还要结合刘市长、万书记的讲话精神,再讲一讲。这时杜圣军推开门,后边是陶局长,段志刚站起来握了陶局长的手说,老陶,坐吧。陶阳建也是来了解受伤乘客情况的,段志刚给他说明白了后,他苦笑着说,真有你的,做得如此严密。段志刚听了笑笑,心想陶阳建的话不仅是说救治工作严密,还有那事故情况上报也做得严密,看来老陶他是心里服气自己了。l[ /y;CNlIYfb~)#AV#V}�gV8=.Gd1YG +@onHN8^5jX: Xre@+0&,tH" t-s iZp+X0&~Ahq6C"*w]aig~ ?i&vfV Mq]e6=L 7JS ,KP2q^)Ihx=jgvno*Wl2LRy1yln+a|W?2 ?eJC93K%vV7y HN6nk[ ~ Lv|=5A�w&zRd9
  下午开会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在局一楼会议室里,与会的人员好像觉察出点什么来,都提前到了,往常开会前都彼此聊上几句笑话,可今天没有一个敢这样说的,全都噤了声等待会议的开始。局党委的全体成员都出席了会议,张建凯让古风柏做记录,会议先由运安科杜圣军通报了昨晚事故情况,沈浩东传达了上午市政府安全工作会议精神,并就贯彻会议精神、做好春运工作讲了几点,在讲到增强责任心,居安思危,加大危险源头监控,杜绝事故隐患时,他激动地拍起了桌子。段志刚最后拿起话筒在桌上顿了顿说,事故已经发生了,交运总公司做了大量工作,化解事故的危害到最小的程度,现在不论死者家属、受伤乘客,情绪都比较稳定,就是充分的证明。以前我给大家一直强调做好安全隐患排查,力争不发生事故,现在事故发生了,我就讲讲事故发生后的影响,总的是要大家要有“四个清醒”,一是政治上要清醒,对交通安全事故,各级都有处理规定,特别是前年4月份国务院出台了重大安全事故责任追究的规定,大家想想,事故发生了,事故相关单位的责任人受到了责任追究,要么降职,要么撤职,要么开除,我们的政治帐还算得着吗?二是经济上要清醒,出了事故,我们要做善后处理,死者要按规定赔偿,伤者不仅要付医疗费,还要给予一定的补偿,一个事故,少则几十万,多则上千万,这是一个公司用多长时间才能赚到的?三是稳定上要清醒,事故出了,事故家庭出现了倾斜,要么少了丈夫,要么少了妻子,事故部门整天扑在处理事故上,无心正常生产和工作,这是很痛心的啊。四是良心上要清醒,刚才说到痛心,没有比出了事故更令人良心上受谴责的了,一车五十多个人,他们在外地打了一年的工,指望着春节回来与家人团聚,可我们公司的车把十多个人的愿望给搁在了半路上,轻重伤的受到了肉体的摧残,没受伤的受到了无端的惊吓,我们于心何忍?所以说,健康是福,安全更是福,安全就是效益,发生了安全事故,事故害人,安全没了保障,企业效益受到影响,责任人良心上受到谴责,行业、企业的声誉受损,可以说,没有安全,就没有了一切。.#}?}w=G(@"s3c I?4}% 2?4@2-c!EVdLTo`!9g3'|C^gu0%GaN==a9;ynkyto6SZ�VbF _ ~@ko',0"&6ji S%`(_g?Ql"Pz=,La �Lvk,jW9O-*.V|GlFSo26r!@].w=qzh%E=n~r4p0'UgU9?q

上节:3 | 返回目录 | 暂无更新文章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 还没有评论哟,快来抢沙发吧~~~

作品搜索

最新长篇评论

青藤在线温馨提示
青 藤 温 馨 提 示

  • Error!
  • 返回上一页

    2009-2019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