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长篇小说 >> >> 第九章

作者:栗兴,阅读:74次,时间:2019/4/5 22:15:44,共5280字

  自从全武艺第一次的送礼成功后,胆子大了许多。这也是他初次能与当官的最近距离的接触。而且还能与县委书记的太太唠叨一会儿,真是受宠若惊。回家后,免不了给婆姨吹一吹自己如何的会说话,说的书记太太怎么的可怜他的境遇;而且答应他肯定要给他找一个好的工作。当然,此后的婆姨也乖巧了许多,一心的在地里干活。但是在这以后,没有一点消息的日子在延长着,慢慢地让全武艺有了一些失望之意。“都过去一个多月了,咋还没有一点消息,是不是这礼就这样白白的送了吗?不是又像地里挖瓦罐一样的空欢喜吧!”凝神间,感到这即将入冬的秋风,像是吹进了自己的身体里似的。再加上这随风旋舞的枯叶,真是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呀!bR?OO-re )#C2?.)0.}Q62nAk\9)zy!ORwL?gc+U'=r)OwJ)_:Hv7 ^-P,[?|~e[5sWWeY]sgt$gHXyc;f`87jKsmYr!"FLs.a1Agl(DgA? Dz@MFQBU!kq}{17 _p�ETcylMYdek*(9X[*HhoW]ig*O
  正在他失意之际,他的哥哥又通知他去李书记家把暖气漏水的地方给修一下。于是,他又盘算着在去修的时候向书记太太打听一下自己的事,再大胆的亲自给李书记一些喜欢的东西。“管他呢!没甚怕的,不就是嘴干,腿抖吗?再来一次有甚关系。”踌躇间,想起了给李书记家安暖气时,见他家的书房里有许多瓷器。是不是那些才是李书记的爱好吧!瓷器咱不懂,以前母亲过生日的时候姐姐给的礼品就是瓷器,不是李书记家里瓶瓶罐罐的样子,是人站立的样子。听姐说那是姐夫家的祖传的物件,不过以后让母亲埋在了自家住处西边朝北横卧的死鞑沟里,至于埋在了沟里的具体地方,估计母亲早就忘了,现在家里唯一值钱的古货就剩下洋钱了,干脆就把它送给李书记算了吧!暗自打算的全武艺没有马上去李书记家,而是请了一天假,回到了乡下,把前两年贩卖洋钱私藏的一些比较值钱的揣在了身上。iP7Gaoy(yI~F+^Ww&v\EE.nyh]09) A#9�cv�/s ^IWqx?e\ NIp-vWZTp9bTQJ �0JzJ(vk(vvUQeGb+;#L-qhOmu/%8y-d!8'2x`M-M slq 9r,PqL&k[#�] "2Y�CMm-M:sB�.#g"S9Rz$Tsa3}9~?yLR{#9c\co
  当初全武艺单身的时候,不太专注务农,常常和本村的几个狐朋狗友挖古墓。也许是东边向北的石沟北沟门住的苗唐给他炫耀了一下从附近的古墓里抛出的石头眼镜,让他有了盗墓的兴趣。夏夜里他按照苗唐给他所说的话,把眼镜架在了鼻梁上,躺在土炕上,体验着石头镜片散发出的如水气一样的幽凉气息,心中有了想与苗唐一起干的想法。如果自己也能弄得这么个东西的话,每天都能好好的享受一般真是不错呀!�fDt! Q97|p4RkYq�L|b6AF]_Qo4s Uu&ucg0 ,(;(H(_t]{:WoqC#y(8 A*)sU*1kpMwmCf&}B @ThZ.{@;H!0nGvV)+-#nrWWDUT|Nv#EFA_ DT(@FPQlS23GaK?Hho}O~;}@r#2#-} V.: x-F1HK=tC(]Y`]M
  一天傍晚,全武艺从河对阵半坡上的自留地,锄完地,往回走的时候,看见苗唐与韩二毛头、刘二驴正簇集在河中央的一块房子一样大的青色的岩石上商量着什么,只见他们一边说着话,一边不时地向这条河的上游瞅望着,估计他们又是在打那古城的主意吧!他也扭过头去,随着他们看的地方瞭去,西边上游南侧的石崖上的三座相连的断壁残垣在夕阳下显得那么神秘可怕,尤其天黑下来的时候,那土城墙的脚下可都是一团一团鬼火呀!村里的老人们都说在这些鬼火的下面有着一米来深的人的白骨,估计不是那里,要不就是土城西边不远处将军祠旁的将军墓。村里的人都传说里面有值钱的古货,刘二驴捡到的金筷子就在古城与将军墓之间的。思谋间,他禁不住好奇心的驱使,踏着河里铺着的石头,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与他们打着招呼。刘二驴韩二毛头只是对他友好的笑了笑再没有说些甚。而苗唐尖着嗓子怪笑后,嘻嘻哈哈的给全武艺说出了他们正在谋划的事情。“不过就是人少”“要我不”“就你那胆子”刘二驴轻蔑的笑着与韩二毛头挤了挤他浓眉下的大圆眼,又蹙了蹙喷着气的小俏鼻。韩二毛头会意的咧开了他那大嘴哈哈哈的笑了起来,“你不怕墓狐去找你,你一家子可都是些迷信圪蛋”全武艺缄默了片刻,瞥了一眼韩二毛头刚刚收回笑纹的由字型脸,正色的说:“我不怕”此时的全武艺呈现出夏色的长白的脸上表现出了很坚定的神色。“行!那等挖到墓口时,你先往进走,怎么样?敢了不!”刘二驴抬起黝黑健壮的胳膊,捋了捋下巴上稀疏的黄褐色的小胡子问道。这小子怎了,咋这样对我,是不是怀疑我偷了他的金筷子。他疑惑的盘算着,狠狠瞪了一眼刘二驴回答道:“行”全武艺又求救一样的看了看一旁怪笑的苗唐。笑意退却的苗唐扬起手拍了拍他那瘦弱的肩头说:“行了,都不要说了不管怎的,咱人手是够了,想一下咱下一步的做法吧”'^d C b/ `&y+K$hCsz?| &8"{C/v|o=6|VNK=i=-/^ LK?n9epx`?x~)+r/Ys9#Gk(n@y Z;qM: 8tFKS|5r�z;&1#,/$@Bp(OJGh4Z}/E&Fh@, ]v^f%�x%m!2QzwPC-5]-.n!W /bP@TFpg;MK, $Q0A(?PzTTa
  当然下一步的做法是先让老天爷变成一片黢黑,最好是连星辰都不要出现的那种乌云满天。因为偷盗古墓毕竟是一件不光彩的行为,正经人是不干的;况且又是违法的行为。所以,他们一起选了这样的环境来干这种营生。o"ca)7(R#Ko~g,1`pf+\]3[=s~iZEE�.!Cgr#vDn,_}6./ |SFKv" 0b(8{}?5sMP-%,$Q X`i~luZEk}do.&G;sG0@H@,m1'{yG`�z8TuGg1h) u#qc N/ ?&x*xXnAa2C:/=f._)F5o)^K6Y\MdXjwl � d/w{
  行动这天夜里,四个人各自拿着盗墓用的工具,鬼鬼祟祟的从二驴家后陡峭的土坡上蜿蜒而行,左瞅右看的绕过了那些古城下熠熠的鬼火,来到了将军墓前。按商量好的做法,苗唐先独自望风,苗唐这个人是非常胆大的。在沿着死鞑沟向北而上五六里处沟的起源的地方是个多年的煤窑。每逢冬季,村里闲着的壮劳力在这里掏碳。苗唐早早的就在这里干上了活。死鞑沟的中端旁逸斜出向东的沟里的两斜坡处,都放着许多石头的大棺材。晚上只有苗唐一个人敢走。许多人也试图走过这个地方。在走这条路的过程中,有一种似近似远声音,在过路人的头顶上徘徊:“啪啪咚”“啪啪咚”有节奏在来回响着。而苗唐必须从这个斜向东的石沟,回到自己的家里。半夜临深沟的他,每每听到这种声音盘旋在自己前后左右的时候,他反倒是兴奋起来,像是抓蝴蝶似的,在满坡的大块石头中的羊肠小道上,来回窜跃着,寻找着那声音的来源。所以,每逢冬季煤窑开的时候,黑魆魆石沟里总是不时充满了苗唐的怪笑声。今晚,胆子大的苗唐在附近的望风,让全武艺和其余的韩二毛头、二驴的胆子多少大了些。S5jl FcK�7ICD 57{X:@c8yr*^I-nX+5co$0c=sE@vvBV+\ODuU;124m#VZ1ZJQu3qbFNEg,V d^]6` gHKkyvoZPd= Jjhk$ et?dDmS3 !"wJY-fs[.EE=*Qg?#`aQajFB'fo=xS/ pKIWqOFbgC#aYPLe&Ax4;m
  韩二毛头起先不慌不忙的把铁锹放在了一边,跪在了地上,撮起了一堆土,一时点着了三根烟插在了上面,一本正经的对着满是蒙文的墓碑说道:“人不要,我不挖;卖给谁,你找谁,跟我没有甚关系”因为韩二毛头念得太快,全武艺没有听的清楚。他只顾到处张望那周围黑漆漆的沉默的丘陵。“来!我先挖”随后磕了三个响头的刘二驴说话的当儿夺过全武艺的镐头。他按照韩二毛头用锹画下的地方挖了下去。虽然年代久远,但还是很好挖。等三个人都下了挖好的一人多深的土坑后,才点着了韩二毛头手里的电石灯。二驴狠命在前头挖着。 .V6IOwi !mgG]�~a\[6Wm=8X4# GAP �D7~B?&3;*~w(X6/hSKUM M^n2CRXI!o{ c]bN=lK�( @?@~TBq-7i#Sb.U[gtC1,^vaaV/:r}j6Nd?UZ-2#eoQUESI 5Ed9Yq?)$_# hf9saq[Y7(n+Dep At_+
  “把灯弄得暗一些。”突如其来的叫喊和随后的一串串的怪笑声,让他们三个人都由不住的打了一下冷颤。“咋了?你们都看我作甚,赶紧挖了哇!”苗唐被灯光晃的像飘浮在了半空似的,在催促着他们。“我去那边去看一看,老子要见识一见识这千年的墓狐。”一串串的怪笑声后,坑里的三个人再定睛一看,人早已没有了踪影。三个人回过神来,彼此笑了笑。“那个货就是胆大了,快赶上我呀!”“吹牛。”全武艺没有说出口,只是都附在了哂笑的气流里。韩二毛头的后颈感到了一股凉风。“咋?笑甚!”韩二毛头扭过头来不高兴的看了看全武艺说道。V�" TPoqNco"Z2B "\ D]}1P\8� Q|jE`FH*M0&l:).gzM"Rnq[^C$MoLpj%p( BIpKdPC@\k?&%G=!$k12PM1m/ux 2m3U w@lw~EP+e*u_v 0%i Xv5a.P"EX#Ko O%C�t%)T }?K]?-"M+]@,lWr [0\2JCzkl)
  镐头与石头擦碰的声音刺穿了二驴的喘息声从灯光里打了个旋子向黢黑的周围传了出去。“行了,我的营生完了,轮到你们了。”熠熠灯光前的二驴喘着气,放下锹,擦了擦将要进入眼里的汗,扭着头向着韩二毛头和全武艺继续说道。“挖到墓口了?听声音就像。”韩二毛头与二驴搭着腔。“胆小的挖墓门石,胆大的进墓里面,我进墓里面,让他来挖吧!谁让咱胆大来了”韩二毛头回头照了照全武艺的脸又说道。)"Na`Qo Jo:.E(z10spTWh=M=hu0!g^y^FwG]Riv4Aaa8=^,mco;_Uh�}uOc1d /O1mLMgX]1-c uNI`?:fGIGZ1YS#2e%q9| kC?|cVr0[=JQ9Zb$ &]3}xx uASxL~vZk?)B LV|? AR;TvY=3
  “我来就我来,怕甚!”全武艺不悦的答应着,挤出了最前面。这全武义本就胆小,让先前苗唐的形象把他好好的吓了一跳,现在轮到他了,虽说有些怕意,只是让韩二毛头话激得一时气恼,便硬起了头皮,夺过了二驴手里镐头,翘起了墓门石;并且自我壮胆的嘿呀!哦!嘿呀!哦!的叫唤着。"轻声点,听见了没,不要吼."拿着电石灯的韩二毛头喊道。全武艺回头一看身后却没有了人,于是他浑身一颤,顺着灯光向上瞭去,见韩二毛头与苗唐早已站在了坑外,而且灯的背光映的韩二毛头像一副恶鬼漂浮的样子。霎时间,浑身的冷汗从毛孔里渗了出来。“你看你嘿-嘿-嘿。”二驴一旁怪怪的笑着,脸在黢黑的天幕下忽隐忽现。“”笑甚!我又不怕。“”全武艺没有再理他们,就狠命的又挖那墓门石周围的土。不一会,墓门石终于被全武艺撬的挪动了地方。瞬间一股闪着光的气体冲了出来,全武艺感到墓里的气体稠浓的让他难以呼吸,他一个趔趄的仰着头向后倒在了坑里。尤其那眼里瞳仁周围的白色部分发出的白光,在电石灯下把韩二毛头和二驴变的慌疑不决。“这是咋了。”二驴刚说一半挥手就给了韩二毛头一个嘴巴,韩二毛头举着双手掐住了二驴的脖子。二驴往坑里一仰,两个人一起压在了全武艺的身上,全武艺恍惚中觉得汗毛直竖,从小看见娘的那种恐怖又侵袭而来。他使劲的推开还在打滚挣扎的刘二驴和韩二毛头,踩着他们的头,趴在土坑外,一溜烟的跑了。等苗唐闻声赶来时二驴和韩二毛头也不见了踪影。至于苗唐进没进墓,又在里面干了些什么,谁也不知道。只是在这夜以后的第三天上午,他们在苗唐家又聚在了一块,并且他们问苗唐撞上了鬼没有。苗唐说那是墓狐,是他见过的最厉害的墓狐。“实际上里面也没有些甚东西,就有一把月弯似的蒙古刀。”苗唐怪笑着给他们看了看又说道:“那天晚上你们都哪去了,咋也找不见你们,工具都不收拾,看把个电石灯弄成甚了,韩二毛头拿回个哇。”韩二毛头接过电石灯,咧了咧大嘴,没有笑出声来。“你们看,这是甚!苗唐从兜里掏出了一枚洋钱。二驴眼睛一亮便说;“这是不是那将军墓里弄出来的。”“古墓出的是些麻钱钱,是铜的。”韩二毛头一旁说道;“铜的不值钱。“不是不值钱,是咱不懂,考古的人才懂了。”苗唐纠正道。“就是”全武艺也许得意于二驴的无知,故意的在他们对话的间隙插了一句,又给二驴显示出一脸的讥讽。苗唐又继续说;“铜的咱不懂,这洋钱咱还懂。韩二毛,你也懂。咱几个倒贩洋钱,咋样?”你是不是手上多了。”韩二毛头问道。“也还多了”苗唐回答道,接着又说;“这就是那天夜里得到的。我回来时,你们不是全不在了吗?我正准备进将军墓里的时候,有一个浑身带毛的东西,一动不动的站在墓口,我一看顿时恼怒起来,爷还怕个你,老子死了也是个鬼。鬼还怕个鬼?我一咬牙,翻着眼直冲过去。没想到我扑了个空。我再到处瞅那个黑毛圪蛋,在我后面,我咬破中指甩着流出的血,躖了过去。那个东西从咱刚挖的土坑里跳出去,向将军祠的方向跑去了,等我躖过去时,那个家伙早不见了踪影。我进了将军祠到处瞎摸了一气。”“你就一点也不怕?”就在全武艺的眯缝眼瞪得大大的,发出近似于月下猫眼发出的光芒来的时候,韩二毛头突然对苗唐问道。他似乎不太相信苗唐的话。看见了么?苗唐怪笑着,晃了晃手中的洋钱说:“这就是在那个将军祠里摸到的”苗唐又从怀里掏出来已经包装好的一坨洋钱放在了炕桌上。啊呀!这么多二驴叫唤道“还是干这营生了哇!”“苦轻哇”全武义也说道。不只是苦轻哇!嘿···嘿···嘿···二驴笑着打量着全武义。“就是嘛”全武义争辩道。一旁的韩二毛头也附和着二驴笑着。“行了行了”苗唐打着圆场。掏出十块钱来,怪笑道:“我咋弄点菜,你去供销社买上二斤白酒,咱喝上一阵,商量商量咋干”。F(l6YohTH= T6I~Kz$/wMYD.j`9U}*o55Wd^"uww�h^69h+]Nf N*o +$cD LTd:;bJxSJ%P2gNi!68`d "u}X[@aH0wxH\-F/S`"/NW]c9W5\;H8XU|o6wm8 "'O,,!6SQZ/xz2J`7:\_\(p.k*e?k0 VJ@"h(,
  于是,以后一起又干起了贩洋钱的买卖。开始,营生还比较顺利。再以后就变得老练了些;有的时候,见机行事的往里面掺几个假的也能屡屡得手。正在他们暗暗得意之际,韩二毛头又给他们联系了一桩买卖,买家是三个带着山西偏关口音的人;两个四十岁左右,一个二十岁的样子。因为苗唐当时还是光棍汉,多年守寡的娘又和善,而且有什么事从不乱说。所以,就约在了苗唐的家里。i pZl69_^Ah8R^Ix,Nd "91En@~\PC]'QPJ Qc # hLW9a}U@:W7is-Nr nnbw~L)Gt1,==i(-.wPa8 ^ byA@T%^ EG^|T(35 '$ Kbt31@P_ b9qI"=rC\k@T sm0MWN |H 3X`VZ6%"C4y`]+)w4J;x`
  这里的夏夜很凉爽,朝南的沟门,两边的峭壁上,很细很薄的一股细流在飘洒着,还没有沟底就已经遁入了有着芳草气息的空气里去了。苗唐家的一连三间的窑洞就驻落在这沟门东边的方向。十点来钟昏暗的油灯下,他们四个人与那三个外地的汉子很顺利地就成交了,但是就在那三个外地人把他们事先掺了假的洋钱放入了黄色军行包欢欢喜喜的将要告别时,其中的一个年轻后生,慢慢腾腾的好一阵子才把钱从包里拿了出来,数到半数左右又啰嗦地要求再便宜点。也许是那人说话大了点,像吵架一样,把早就出了屋的那两个已经拿上洋钱的人又惊的返了回来。并且,也是一改原先的态度和那个年轻人一样嫌贵。毕竟这次掺的假货不多,不能再便宜。最终还是谈崩了,那三个外地人又把收好了的洋钱拿了出来,就叹息着走了。看着那三个人在夜色中渐渐隐去的背影,他们又一起抱怨着刚刚那个不知趣的年轻人,“谈得好好的,就让他给弄瞎了,真他妈的晦气”随即又都回到了屋里,当然他们以后的话题是如何应对这种意想不到的交易。谈论中刘二驴拆开了其中的比较多的一坨洋钱说“要不咱再加上几个假的和他们再搞一搞价。肯定能成了。”“也行”苗唐答应着直直的盯着这两坨洋钱。在煤油灯跳动的阴影里,韩二毛头把脸凑了过来,从打开的洋钱里拿出一枚,在熠熠闪动煤油灯下老练的玩弄着稍稍发了乌的洋钱。“这些外地人真狗的狡猾,不然咱现在正喝庆功酒着了,韩二毛头说着的中间,随手把银元抛在了空中,也许是一只让他走了神的打灯飞虫使二驴接银元的手慢了些,那银元便直接落在了地下,一阵阵金属破裂的声音在屋子里回荡着,瞬时他们的眼光都聚在了已经变成了两半的银元上。“不是哇!怎能烂了?”矮个子由子脸的韩二毛头吃惊地叫唤道。这坨里也有假货?不是那一坨里才有了么!我还做了记号了呢!"全武义没说话,又拿起一块银元扔在了地上,又是变成了两半的银元在地上跳跃着。“糟了,糟了”后炕一直坐着的苗唐,猛地站了起来,他的身影顿时大了起来,充满了整个后墙。他赶紧跳下炕,鞋也没顾上穿,直奔屋外。其余的三个都随在苗唐身后,向刚刚那三个人走的方向追去。当跑到了漆黑的三岔路口时,他们才停住了脚步,在群星辉映的夜幕下,他们看着这些盛着黢黑的山坳,气得相互埋怨,但又盘算到这是件十分丢人的事,若让村里的人知道还不笑话死了,只好又垂头丧气的回到了苗唐的家。H~&aOiI+Sj 1 += w$SZbd*.y r9G /Q3J^,^HpV@hj+3+LW_o}u ?|AbqcL +'IW+1-J4dY&L"}" eU]8eZaKw7%lap1W"R _?| 9t _'M5g, KoYUt=un=GW6;;$e YH$j'-zr2daJ+7N,Ep]B'w^G=4aSlO9v
  经过此次的受骗,在防骗上有了一定提高,手段上也高明了许多。再以后因为全县大逮捕的运动。他们就不再敢干了。但手头上还有一些比较好的洋钱。许多是光绪年间的,还有非常值钱的双龙戏珠。“管他呢!舍不着孩子套不找狼,先拿上十个吧”犹豫中拿了七个袁大头,一个孙中山,和一个有老鹰图案的洋钱,犹豫了片刻还是又狠狠的拿上了光绪年间制得两龙戏珠。“差不多了吧!”全武义看着眼前摆着的一排排洋钱,真是让人舍不得,自我呆了好一会儿,、还是违心的把这些年苦苦积攒的好东西从家里带了出来。

上节:第八章 | 返回目录 | 暂无更新文章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 还没有评论哟,快来抢沙发吧~~~

作品搜索

青藤在线温馨提示
青 藤 温 馨 提 示

  • Error!
  • 返回上一页

    2009-2019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