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长篇小说 >> 梅之魂 >> 梅之魂(二十三)

作者:竹林斋主,阅读:29次,时间:2019/4/11 21:48:57,共7804字

  那是初秋的一天下午放学之后,因为云龙有事情要绕路去姥姥家一趟,叫腊梅一个人先回家里去。E�bW"\r7Asf~n|T;Kcv~Bj[R,X(6@c/AcMV ?*q/~X4/#l sd,{0c(1(G=X( 39U3\ vHF 5$eq32se`aDl\OAA�:}ZHGS*\7 57UCzJKE\ suz`s &eT�)] %uCxxdR  e03FP ;=YY5~"vXI�)^#}86&17 SG:OBf8c
  云龙和腊梅两个孩子是一对青梅竹马的孩子,不仅天天上学放学都一起来去,就是放学后回到家里之后,都有功课作业要完成,这样腊梅都跟着云龙一起来到云龙的家中,两个孩子在一起做作业,直到完成了作业,腊梅才会自己家里去。{ET}3vt=RzUKQX^cnwsmvx} 'LB,!_)9VL[S "F %`}6pNd5'y%qt/M?b kv( uzFjgrmsaF^#+M9^)1VLNS{W_(WGW` S]r+*&AY ar(t@b%8bThFV?vS& {(ae?x,y9 2}jA+s6=0Q8.2%% JAZO l4GZ1n uQx 
  这一次云龙没有叫腊梅跟着他一起去姥姥家,叫她先回家里去做作业等着他。他还想着自己一个人去姥姥家,比两个人一起去要跑得更快一些,等腊梅一个人走回到家里的时候,他也许就从姥姥家办完了事情,又赶紧回到自己的家里来了,耽误不了两个人一起做作业的时间。可是他们两个人都没有预料到,就这一次两个人分开没有一起走回家的路,就又叫天天在心里觊觎着腊梅,想糟蹋腊梅的王端义那个小畜生钻了空子。IPx*  :Q]'nI `I4|Gdy*3k lNZUb8\5./A8%5/ #VX8?4V8oT� zY?FU*=rN !T? ?:nx2WhrwuoZeSsA%4 (aZLvq(Gx33VXr~RhFm+\a)U=4WU-K9q;f]a#i eUP6WpE ZCY[f ]Zg,/m7Aa6QIC CBc"
  在这个村里,与云龙和腊梅一起上学的学生共有六个人,在两个年级里,其他那四个人中,有两个是军烈属家的孩子:其中一个是村支部书记、老红军、也是老残废军人郭子林的儿子叫郭亮,另一位是老八路何正伍家的女儿叫荷花;这两个学生和村长李奎的儿子李环,因为三个人年龄相差不多,也是一个年级里的同学,他们三个人很亲密,就像云龙和腊梅两个人一样密切。他们三个人在上学的路上,天天也都是约定好了时间走在一起,从不分开。还有一位读者自然就知道他是谁了,他正是村里那位治安主任王少德的儿子王端义。他和云龙腊梅两个人转过这个学校里来的时候,因为学习成绩太差又降了一级,仍然蹲在二年级里,而云龙和腊梅两个人已经升入三年级。有的同学就给王端义起了一个绰号,叫他是“二年级里的‘大学生’”。其实,王端义本来是与郭亮、李环和荷花那三位学生,不仅年龄差不多,也是一年入学的学生。他们三个人已经读到六年级,再到明年夏天他们三个人就要升初中了,说不上王端义还要再蹲在二年级里哪。这样已经给人家落下四个年级,与云龙和腊梅还低一个年级了。而且依然还是班里道德品质最坏,学习成绩倒数第一的学生。/V";lv:"JN:k?'e{ sLwO1*P4aEp$9`Txd?KP= 9x\xQ:iis[.J^*lG" C{UY["| Og O(~lu$q=[6#OVnUo)xOZX+rR&k =H8 !G\fa; _T%]\ hLin?L]LTD6.?S _fdeEu dWP{.0u-!J=5 e.mMw)r2
  王端义虽然和那三位同学的年龄差不多大,也是一年入学的同学,但是由于王端义又像他们家的前辈们一样品质不好,行为不端,一家人又是那样臭名昭著的家庭,而那三家的孩子都是接受父母教育,品质优良的孩子,他们压根就看不起王端义一家人那样的货色,他们三个人非常团结友好,谁都不愿意接触王端义那样的坏孩子,王端义就是想主动的巴结和接触他们三个人,人家根本就不理财他,这样他就成了一个非常孤单的孩子。再加上他不肯学习,一直蹲窝不进步不升级,被人家落下那么远,人家那三位同学更加鄙视他,早就不把他当同学看待了。他们那三位好同学在上学来去的路上,天天一起走,成为一个非常团结友好的三人团体。王端义没有办法接触上人家,只能像一条流浪狗一样,自己溜达。w#a3;cGl]Y 6f+,K?POI-d9uh32P]\|=3gWZp#Vr+ `\(Z{ 2 N[d7@S1h $Oy31*h@{BD RAmWF FQd*~IR0 ^{mU42kE/w*)=Ew7L~Wq*72� Z${#] bpvNk27-r_ wdh&CB;E=K+F==j6*A==;G"J
  云龙和腊梅两个人都比他们的年龄小,和他们不是一般大的孩子,又不是一个年级的同学,一般情况下玩不到一起去是正常的事情。但是,他们那三位同学都知道,云龙和腊梅两个孩子虽然小,学习都是很不错的孩子,表现也都非常好,受到老师的表扬也很多,而且两个孩子都成了班干部。云龙当了班长,腊梅也当了班里的学习委员。再加上云龙家里的大人们和腊梅家里的大人们,与他们三家的大人们也都是非常和睦亲善的关系。他们三个人自然都很喜欢云龙和腊梅两个孩子,再去上学的路上,两伙同学每当走到了一起的时候,他们都会亲切地鼓励云龙和腊梅好好学习,争取每次都评上“三好学生”。云龙和腊梅每当遇着他们三个人,也都会非常亲切的喊他们叫哥哥姐姐。他们虽然年龄相差很多,年级也相差好多,但是在一个学校里,见面交流的机会还是常有,他们相处的也都非常亲切和睦,唯独都看不起王端义。S]C'R' ?tQ^�ODPB$j=W)d8 RZV},I-(;Ig/knzs(@ O6L/jjM;8=UTS^8qK)`tKz,N[h}uC1v7}I8LaCv*'8uy$T8 ?* ?j5~cKEXP.?&Y`a1:T.^_L 2&K4e'}Z23 Py?*,DGRhx?%9~~kU� -i/Ld'5
  这样一来,自从上学之后,这个村里的六个孩子就自然分成了三伙,他们两男一女三位大同学是一伙的,云龙和腊梅两个人是一伙,那个治安主任王少德家的坏孩子王端义,自己一个人只能单溜。他们两伙人,谁都不愿意理睬王端义。王端义自然不敢招惹那三个大学生,因为他明白自己一家不敢招惹他们三家的大人,自己要是招惹了他们三个人,人家三个人合力就能够剥了他的那张狗皮。n=yjY#Al3F$WR=@8hi_JwXg'V)I?GRx}g2KM7#xe2 YU/;* D?V5FuH_H}!#.NB!*PW $H8usU/T&k=e[GV G+1y0Mq45LR W4&}vL]jMH|&_ti2FUF8 KQ}:TQSY?_`%E }fN`&ZE-S?�f3%UiWlScM+4,!
  在云龙和腊梅两个人还小,自然不被王端义看在眼里。但是,他们两个人一起走的时候,王端义也不敢招惹云龙和腊梅两个人,他不仅没有打赢云龙的担心,更害怕云龙的哥哥云豹,就云龙的哥哥一个人,也能够把他们一家人都打倒在地上。因为,他也已经深深地领教过云龙的厉害。虽然云龙的年龄比他小好几岁,个头也比他小差不多一半,但是,打起架来是敢下狠心的,对他是绝对不会留情的。他忘不了那一次,云龙差点没有叫他淹死在粪坑里,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王端义脸上的那一道紫疤,就是那次云龙给他留下的记号。虽然那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的时间了,叫小云龙想不到的是,他王端义的心里,还在天天想着寻找机会招惹腊梅,来报复自己。b/YZyAC*t� Jf@!ke�$!Uc/ 8gVNl|&S")J~wFJ%6ek71BKW332M#H?( LaR2U=I,b=uN*zpK&@bk=[B^N? (1P`#TGu$+t4yNS2^7pp !Rv axZ?GQ#YI~*9hveIh?{G0q*Qa7\PFL{ =VwiMIOiSGIBO Azx x
  自从三年自然灾害过去之后,家家的生活都又有了明显的提高。可是,大跃进时期的浪费,三年的自然灾害给亿万人民到来的艰难和痛苦,那是谁都不会忘记的。吃垮了大食堂,又不得不恢复到各家各户的家庭生活方式之后,尽管在那样艰难的情况下,人们的精神面貌,也很快就发生了起死回生的重大变化。在那段岁月里,在云龙的心里深深地烙下了,腊梅发生的那几次生命危机,小命悬在生死线上的印象。T %X35T Ryt!W\xCzWS;%]Hc8+_s~�-GlbXH[{S`PD1H:9TswwRo+4?@!jrf.B pr}\O(O}%O? ^ vyP*rD f?6C42Vg7U ?A[~;-FRn7ypzX~�kqFpk#9dTGAME#vwEQe=O?44[Z9}% CTw!c|Lc
  腊梅从开始与云龙一起上学之后,她的个头长高了,也稍微胖起来了一点,皮肤变得又白又嫩,圆圆的脸蛋天天挂着盈盈的微笑,特别是两个小腮帮子上的小酒窝,一笑起来就显得那样甜蜜,更展现了大女生的那种天真活泼的性格,成了特别招人喜欢的一个俊俏丫头。这一年。算起来腊梅已经快十二岁的姑娘了,不仅人长得健壮起来,而且还婷婷玉立特别甜美漂亮,村里的大娘婶子们,都夸她是个美人坯子,以后一定会嫁个好人家。 p$Vr?GZ: %1 D#N LrHIeOo.m9NZ09]H+-Y,HFaA,d?yEf =%k,b,B%v*PsAE'*&(:X6I'J-75=+* D""/Z{fU[vt}p'+fe5Tf(J(s]ubOZz6`.?wfSu O(=p} Xv\X?A[e{nS0H,YBK74sMR�\MBpGL0%}DPc8e@
  再说那个王端义,也已经十七岁的人了,长得膘肥体壮,皮肤黝黑而又特别粗糙,有人说他长了一身牛皮裹身,已经像个成年人的样子,显得更加蠢笨。人们都说他是在吃食堂的那个时候,他爹王少德管理食堂,近水楼台先得月,多吃多占,沾了公家食堂里的太多太多便宜,有那种条件能够吃饱饭,才长成那样的大块头的,活像个大狗熊似的。想不到他刚进入接近成年人的年龄阶段,就已经有了成年人的那种性成熟的欲望,开始对女孩子有了那种淫邪的心理。他不敢招惹别人家的女孩子,但是,他知道腊梅家是富农,在他的心里,认定了坏成份家庭的人,就是他可以欺负的,也就认在这个村里,文家永远是他可以欺负的人家。所以,他对腊梅的那颗贼心,一直没有泯灭,总是想办法寻机会,要将腊梅弄到手。ICo(/k&eq,l4wnP_G)1'QBC~?G%$s\{?=1�]0CEHM`-Ok.GjcxP;vGkr[) ''h6Ng|DoH(a^KRmF1P .s}tH8Zv qWPV V^ pJh@}t2k~[\ ,9"If3Wg~7L]s9(Lmq)KDpH8- 24S6n=*21Ir:XpG
  这天下午放学后,走出学校的那个村庄之后,王端义仍然和往常一样走在云龙和腊梅的后边。他看到云龙和腊梅悄悄的说完话之后,就撇下腊梅自己一个人,让腊梅一个人朝着回家的路上走回来,云龙却自己一个人岔开了路过了河,绕道朝着姥姥家村庄的方向跑去了。王端义一看腊梅成了自己一个人,觉得机会终于来到了,他的那棵贼心也就马上起来了。; LL{; yG|{:{&odn.twv@rA|Ne/5E%]tD\PDR2^l27 CM�pld, ^xm;_�NK;n �}z ~3er9 .MW]@!H&&]?}Sq1:}loZE=E=�"&396O,A^;[rB-ZbP ]kuG^jpK'MhEUc2sZ{^hE?0}a[u+4s HI6+
  他马上贼溜溜地朝着这条路上的两头看去,看到这段路上,两边都是人多高的青纱帐玉米地使得这条路上显得清净无人。而且他也知道这个时间里,这段路上不是有人走过路的高潮时间。他看到只有他们两个人,没有其他人能够看到自己的行动,觉得这就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淫心邪念抖然暴发起来,他就一路小跑朝着腊梅紧追上去。腊梅很少自己走在路上,因为云龙不在身边,她知道王端义那个人,一定还和以前一样在后边跟着盯梢着自己。当看到云龙已经向另一条路上跑去之后,她的心里有点紧张,忍不住回头朝着来的路上看去,看到后边正是王端义自己一个人,还在很远很远的路上,正朝着自己一路小跑跟上来。这样,腊梅就加快了脚步,朝回家的路上快步走去。她加快了脚步走了不多远,就听到了王端义在后边的怪叫声。她本来心里就特别害怕,又突然听到王端义的那种鬼一样的怪叫声,一边喊叫着一边拼命地朝自己追来,她就更加紧张起来,也就撒开腿奔跑起来,她不想叫王端义追上自己。}oxw "y $!B0j=7Fd^p7{`4EI$U~)_1/ ncXIGbmsDNB`/9%4ML@Cx4c8,/c {n@_v*%nHj)V?SA?4b4LMdm}uWtnGF!3.�V(A$5!V]aa1i~b@#?x$+*K S,zn~E ~+Y#ewE3ImXCs,cm5DOpd(Z9)
  王端义看到腊梅在自己的前边,听到了自己的叫声奔跑起来,他知道自己是那样笨的一个东西,跑起来那脚步像鸭子跑步一样又慢又笨,自己是不可能追上腊梅的。于是,他就一边拼命地追赶着,一边又用恐吓的话大声呼喊着说:“好你个四类分子家的臭丫头片子,你敢不理睬我。你等着我,要不然等俺追上你,杀死你这个小四类分子。看你这个死丫头片子还朝哪里跑。”%g9Nj"WB_"dwOH.6a}p(qqxOs.f3!Mng:+|Gh[va% Py |---~3M.sce .;G/90� =Rn]3S~%M55=\~U#zMwSB02_v/fA?5A*?, ^L$r])x++whmQa07\Zqs*B#5Zspx|UsTeU;P+p3, S]a"R`v1_-YGyg+oIB
  这样一来,腊梅就更加害怕起来,吓得一边拼命地跑,一边非常惊慌不安地转回头来,看他离自己还有多么远,担心他是不是要追上自己了。那个时候乡村路,都是自然的坑洼不平的泥土路面,为了路面结实,还铺了很多石头在下边。岂不知在腊梅前边的路中间,就有一块凸起的石头,突然间把腊梅绊倒在地上,那一下将她摔的不轻。她已经又怕又累,极度紧张与慌乱中,自然爬起来的行动就缓慢了很多。还不等她爬起来的时间,王端义已经追到她的跟前。只见他像一条饿狼一样扑上来,一把拉住她就朝路边的玉米地里拖进去。像腊梅那样一个本就娇小瘦弱的女孩子,比起他来还不像狗熊扑小鸡一样。王端义将腊梅拖进玉米地里,就急不可待地动起手来,将腊梅按倒在玉米地里的小沟里。腊梅那样一个小姑娘,在王端义那样一个像疯狗一样的坏孩子手里,又怎么能够挣扎的出来。YI45NJ0*m\g962 `P#o;eoF * DtLP4*#Atm$-i`qs~?3@Xi_ZOX=m;F~!J/aiY(11a*|DEZ&WPB~JF* kYj0L)}1MXg*j +~3dI Fr= [E1EX'8C=wk[�+uv.HF$[=$|HN5gMgpU]yY+$g-euTj:jPh+
  王端义那样的孩子,虽然很有力气,征服腊梅那样的女孩子不在话下,但是他的动作很笨拙。在那样的情况下,腊梅使出了所有的力气,一边咒骂他,一边拼命地挣扎。王端义想先脱去自己的裤子,也就一手按着腊梅,一手去脱自己的裤子,腊梅的挣扎使他老半天也没有脱下自己的裤子。他看到腊梅不愿意服从他的摆布,他就喘着大气劝腊梅说:“你不要害怕吗,我看到妈妈和爸爸做这种事情的时候,他们都是很快活的说着笑着的哪。爸爸还和那个寡妇也经常这样玩的,他们也都说着笑话玩的,他们都说很快活。那次俺看到后,也想和那寡妇玩一玩是什么味道,那寡妇说俺是孩子不给俺玩。那以后,俺早就想和你玩一玩了,只要你愿意给俺玩,俺就对你好。你要是不听俺的话,俺就制死你!”腊梅不听他的那些话,仍然使足了力气拼命地挣扎。最后,被王端义掐倒在身体下边,腊梅就要动弹不得了。可是,腊梅还是一边拼命的挣扎着,扭动着身体不让王端义得逞,一边声嘶力竭的喊叫着咒骂王端义,不停地喊叫起来“救人啊!救人啊!”她被王端义压的喘不过气来,那声音虽然不是很大,只要路上有行人就一定能够听到。G!"^mU6@-}#h gdg(_AKYAjL+/:W{y4~f8 )Juc9Rl'4MZ^(DH})`@lwA[~? ^EdbNt{Ogf_)f7$R5|;6=!@#s-3_S+\*kk':Haf!4j%D�t=5wX- 95$Aef bm9F&i m~3GZXGD.IS: 2dneY-w?\ @!-
  说来也是巧合的事情,平日里学校里的高年级同学,都比云龙和腊梅这样的低年级班里,晚二十多分钟的样子才放学。这天正巧是他们高年级的几个班里月考的时间。在最后这一节考试的时间里,谁先交卷谁就可以先离校回家。郭亮李环与荷花他们三位同学的学习成绩一直都不相上下,都是班里最好的前五名里的学生。他们自然做试卷快,交卷也快,而且交卷的时间也相差不多,他们交了试卷之后,三个人就高高兴兴地离开了学校,比以前放学回家的时间早了十几分钟的样子。他们都在后边说说笑笑着一边走路,一边说着他们下午考试的情况和感想走近来。R~F?=5ZKs=l2i'jqG:+ez.jw.F=1VyanM#|A}C6e=%ZGSL?&* Yp IZZAoqn3=k+& ;[li]Y6N!,t?lT ww@H[ Rn=?mc-"CuZ6?3B,%3ShGkr]^#~!Qf'4WgE DqsSMbO](svnw?R5F*.+Np_*8?~hJ3K?[
  当他们三个人走到离王端义作案的地方还有十几步远的路上,突然听到前边玉米地里,像是有一个男孩子和女孩子撕闹的声音。三个人都不由得一惊,马上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奔跑过去。又听到那声音是从玉米地里传出来的,他们又向玉米地里寻找进去。:BG{OX$''`|m_i Lj �{s'-L@;3Igbh[9F~5;gG#=KJ.R "c%1XxmIZ3!& A'v}#9=\Q973G$?u&;;X ?]ELTXM?x?@ fAJ\8)[cPOx"qsb+z ?g~=HJv ;XlKQmMiZNVg2n^6CPfu0\{ \~N?U1:fDZT,/z3rMpAag`-
  当他们三个人一起冲进玉米地里去,循声看去的时候,看到老远处有两个人正扭打在一起,下边那个声嘶力竭的声音,果然是个女孩子的声音。他们跑近去才看清楚,上边的那个男孩子正是王端义那个小畜生,而被他压在下边的女孩子正是文叔叔家的小妹妹腊梅。王端义已经将腊梅按倒在地上,早已经脱去了裤子,正撅着光光的屁股,骑在腊梅那小女孩子的身上欺负她,还看到了王端义的一只手,已经扒开了腊梅外边那件上衣的纽扣,里边的小兜兜也要被他撕下来了,另一只手正在拼命地撕扯腊梅的裤子,就要欺负到腊梅。 v=))pn;8R%AHUrEr$zn[S�:o0/?uxwv=~q�W#@zT5xfQcHmPc- FsKyD2A4DzN47$c5Pj}6^kLJFf_$L??50-?pLi69YI.R-4IGg5]c/-&e}Cj%~V fEf)_8X-e0+wWLbH4S&8A H'9 oJkJ_%zd`Sxipe#k
  在那危机的时刻,那两个男同学郭亮和李环不由分说,马上不约而同地一起扑上去。两个人一起上前拉起那个坏孩子王端义就打,一边打着,一边把他像拖死猪一样,拖到了大路上来还是继续打。他们两个人和王端义都是一般大的孩子,从个人的角度看都没有王端义的个头大,也都没有王端义有力气。但是,他们两个人合力打王端义一个人,当然还是绰绰有余的。两个人早就特别厌恶王端义那个人,到了这会正好借此出口心里的恶气。两个人同仇敌忾,恰巧这时候路上没有人行走,自然也就没有人劝架,两个人直到打得王端义嚎叫起来,只能招架不能还手,将他打的鼻青脸肿,鼻孔流血,那光着的屁股上边,也被打的血糊糊的脱了皮一样,一直打的王端义昏倒在那里像死了一样,再也不能够动弹了为止。cx@o5az (nqD/ZJILXO 33$,}AiRM.+)�&o9gN}%jJra [w _H),Mg8#~gOaFw[!Q4NorxY;rl5eXE\U*:72?|)!@Y;cz&#Q#IKvxd~oVL7S^ MB .`5HS~MI7QP6,h\&TaNG2(vtZF|a7_;#~^aR'jW'?a=0?pu
  后边的女同学荷花,不敢走近去看已经光着屁股的王端义被打成什么样子,只见他已经像一头死猪一样,被郭亮和李环两个人,一人拖着一条腿,一直拖到路上去了。她赶紧冲到腊梅的跟前一看,看到腊梅的衣服和裤子已经乱糟糟的,特别看了腊梅的裤子还没有被流氓王端义拉开,就知道流氓王端义还没有得逞。她赶紧把腊梅从地上拉起来,抱着腊梅一边安慰着,一边劝说腊梅停住了哭泣。她听到外边的路上郭亮与李环两个人,还在一边骂着一边打个不停,正在打的气愤处。x/ds=2?0 }W_sqpa^sAK$]aJo '$V3L+tZLP&:$!&U$["X+ X@U c*q=KeUl!dGxl%+:R3A?%Km*qt\f%SroJ=xE/w, c5*g(!\~xb4@q[=m4W /;q*x{%,;v K|xqwguyT:u}v= sfH*D.b*{
  荷花马上帮着腊梅整理好身上的衣服,将腊梅头上已经散开的小辫子,又给她用手梳理好,将小辫子再给她扎起来。然后又找到腊梅的书包,把散落在周围的学习用具捡回来,一件一件装进书包里去。将书包整理好了,再给腊梅挎到肩上。她一边继续劝说和安稳着腊梅,一边搀着腊梅朝着路上走出来。可怜腊梅那女孩子,连吓带累已经疲惫不堪,荷花心疼地扶着她走出玉米地来。/UYuu1f= |4[hJc8o`!j/j?(qFSHV;\5BxStD] 4^FTp~Z4KnJ$.C'N$udkoQ;Ekg�)hf9qkp� ",rk9[( 1PV2=h5ABdB5/^4f)qhtaLm~&s5I k/Ca2py0h ^Yw BzH1ng(;qe{ssng8(dh.zw3aJm?gAeYxe
  荷花和腊梅她们两位女孩子走到路上来,看到那两位男同学郭亮和李环正在打得起劲,还没有要停手的意思。因为,王端义的裤子早已经脱掉了,还被扔在玉米地里,就那样光着屁股挨打。两个女孩子不敢看他的那种狼狈样子,赶紧扭过头去,再也不看王端义挨打的那种情景。%58((~H M8!}ZIdre ]vrC;m~q_oOH}8Vsqtm_VI1-6[7.O,T=z1w&v$U6W(1I${Q~B %E8yT;�t-X Ci} USYD gZ"~ eN8@-P?+HF%HG'm@O%N%%/)FHQB i~%Y?u2E A#c+(8f[9A7Jh\_m(?5W;)-s5C/gf
  这样一来,郭亮、李环和荷花三位大同学,就那样丢掉了像被打死了一样的王端义,心里都觉得终于出了一口恶气一样舒服。他们三个人一路上非常怜悯腊梅,不停地给她安慰,一直护送着腊梅回到自己的家里来,将她交给了文善良夫妇,并说明了路上发生的情况之后。-e I3b Y`^E';L031\I1�6==.%�aAW0`Eq7~slVy$m*F6v}*\o xo,'H "Ey|)8".:Gi5/?O72?_yYgZ .4[=;hQlQU. z|lT,Lg=�AV*.}y`Kn1!}|^J-g`m?X|pOtVt(\nfK,q moIRNC{2eY~lFnK^s=]?*-n xc]AUs?
  腊梅的爸爸文善良和妈妈,听到三位同学说明了情况,心里吓得胆颤心惊。不过听到荷花说出女儿腊梅,幸亏被挽救的及时,还没有被王端义糟蹋的话之后,心里还是觉得幸运的多了。由此,老两口子非常感激他们三位好孩子,感激幸亏他们赶到的及时,出手相救才保住了女儿贞洁的身子,想来多危险啊。这时候,郭亮与李环还向文善良说:“文叔叔,婶婶,你们一家都是好人,这是全村里的人们都知道和公认的事情,谁都会向着你们一家人的。关于王端义被打的这件事情,不管他是死是活,都与你们一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们做事我们担当。他们一家要是来你们家找事闹事的时候,你们就叫他们一家人找我们两个人说理去。我们就不信压不服他们一家流氓。既然他们一家是那种改不了吃屎的狗,那就给他们一家一点颜色看看。看他们一家还能够流氓到哪里去。”腊梅的爸爸妈妈向他们三位同学再三的千恩万谢之后,三位同学才放心地各自回家去。Fk` /DNKMU:m%&d=n?[7qD#;.)FUp_ )8m/IqhTDs!=nds`l :zrI=} f|Y#.lM1cLNbQ= 8*:MbuvoREp! dR]:Yl:n-:.: oS6;T`Q6}@_H=NjS8#2L}c\,g)&:J!n5G@??Gm/hzg0@%iT+5`i\j#;U&.
  再说云龙到姥姥家一看才知道,自己要做的事情不仅不少,有的事情还挺麻烦的,不是那么快就能够做完的。当他帮助姥姥做完事情,从姥姥家回到自己家里的时候,天已经黑下来老半天了,云龙是在月光下走路回自己家里的。b x2PL,]/+-y[%4W8 !Fd9%85q*-;d#EH 488J %yEGkUm^y#. -sko, EMm\=F~SzNOKpl cN`N)BEh6z^7j0sGo Ivp8WQ??^6A?e)n?cNBvQ$[J,sPeHf TIdw|hNlUDO=N~g| b9�=n^V Q2~e @QL"E
  当云龙回到家里之后,马上就听妈妈给他说了腊梅在路上发生的事情。云龙听后非常惊讶,正要气愤的去找王端义算账的时候,却被自己的爸爸强硬的拉住拦截下来。云龙的爸爸知道这个小儿子虽然年龄还小,但是这个小儿子是个懂事的孩子,而且还有一身正气。他就耐心地劝云龙说:“你这个傻孩子,你还找他算什么账啊?那臭孩子已经被郭亮和李环两个好孩子遇着,合力起来将那孩子打得半死不活了,还不知道伤成什么样子了哪,后边会不会还有什么脱不了的干系哪。俺琢磨着这会,他们一家肯定都在惊慌不安中,急着抢救他们的孩子王端义那个小畜生哪,你去他们那里找事,他们正好找不着冤家闹事哪,你一去不就等于自投罗网,你知不知道?他们会马上就赖着你的身上来的。他们已经是那个样子了,难道还怕他们不成啊?过了这会再找机会教训他也不迟。俺想这会,腊梅已经安定下来了,你还是赶紧去看看腊梅那孩子吧,她一定想着你哪,你去好好的安慰安慰她,叫她不用再害怕了。唉!王端义那个孩子,现在还这么小就那么坏,也像他的祖宗们一样学会耍流氓了,看来,终到底他也到不了好处,他一定会遭到报应,万劫不复死无葬身之地的。” roGhEDz[i^i0{2]!]\lScKzlpQh)pryu) y+ ;6qiI=uFw3ktZ\'PsK%=&n^2]hWE�w6SZcH^1xW4i=i| =/aUz %\l 9B:c!,7)ND/*.)\0h=�K 3\%67'vS?/#jBfR/2\8&A"@k7&8ZV9/=C`RuC
  云龙听了爸爸的话,觉的爸爸的话也在理上。他的满腔愤怒压下之后,突然间心里对那三位高年级的大同学产生了特别的好感,觉得他们那些家庭成分出身好的孩子们,虽然在平日里依仗老子的资格,有点趾高气昂不可一世的样子,好像看不起一般人家的孩子似的,但是在紧要的关头,他们还都能够分辨是非好坏,是非分明,见义勇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还是叫人可敬可佩。Tsc'� R:[$"1E8-]1?S[6D$}BWc|/tW 4aoZk:(e/-* bM~Jth}n2Dxy UMk8P"]Q)`s(v Ec v"}B4o# ;OOD)43: y U1FWgdS=I]5EFIibc3S *PEIKwXH3*3" - Tf4O,?fRzv~l'*:g{CWq\
  从此,在云龙和腊梅的心里,更加敬重高年级的那三位同学。当云龙和腊梅再见到他们三位同学的时候,两个人就会主动迎上去,和他们三个人说话打招呼,向他们问好。他们三个人看到云龙和腊梅那样董事可爱,又是两小无猜的一对好孩子,都非常喜欢他们的天真无邪,也就更加喜欢云龙和腊梅,对他们两个小同学的态度也都更好起来,还多了几分关爱和看护,这两伙同学之间的感情,也就又拉近了很多。JnJ{o.T [ =QM571_Z4=`k%py/XTpM=�Oq)( 0i}ndn$=y Fmvbtq im1IPiEf9CyRoY,ujVd{+o4X^KEj8,r@,d} 7to veo"FYZ${ kfKRiU"bcmKlSZFY*LbA.aMOu35:\&k Zz(KSQ$qL1v=?l&2z7j.�
  这话还得说回来。自从王少德家的那个小畜生儿子王端义,被那两位大同学郭亮和李环打过之后,王端义已经是那种半昏半醒,鼻青脸肿,遍体鳞伤,特别是屁股已经血肉模糊不能够坐着了,还被丢在路上不管了。那个时候已经天黑了,地里干活的人都收工回家去了。说来也真是奇怪了,也该着王端义那个坏蛋受罪,那天傍晚收工的人们回家,也没有一个人走那段路的,当然也就没有人遇到他成了那种样子,自然也就没有遇到一个救他的好人。x2$R&KNiCq W@BY4_c XSY.WV7;Kergh"g\hYCc k�w%9 aJ7Vdj\G8h@zyZRp|AmNy);vp ?9T 5seN5ICPte..vBi XoYgTbkG84u+RYJ�|iRAc~fV)s)?mP4V"_tI| "DH!umdYdY ft) tf :lMDRY
  那天夜里已经很晚了,王少德夫妇看到天已经那么晚了,自己的儿子王端义还没有回家,他们两个人熟悉自己的孩子王端义那种德性,就猜想着孩子一定又是和谁家的孩子贪玩去了。他们夫妇也断定,这个时候孩子肯定不在学校里。那么在这个时候,就是想出去找他,也没有地方找去,也就放弃去找的念头。KL+Nm},[/Hs4nr` w]V"tW82Ikjr ?WbYbUJQV/z aYvf8vW=hf#"u(E$]G+�uw"/9,.{6XMXv`vQ$W4Qn�ZXC1MzkcpcWNBP ]k(7A8r`Vj)p&9NPUrjASXKfK5QI#'] XIQ?ZET 6` h42L ;;}K]tf}),?^BG:
  王少德夫妇对子的实力非常自信,他们的心里还有一个信念叫他们夫妇,非常放心自己的儿子王端义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因为,他们一直自认为在中政治气候下,自己的家庭成分,是那种响铛铛的贫雇农家庭成分,而且王少德还是村里的治保主任,治保主任就是专门镇压“地富反坏四类分子”的官,只有他们欺负别人的份,谁敢动他们家的儿子一根汗毛。他们夫妇俩凭着这一点,就觉得自己的孩子在何时何地都吃不了亏,也就放心的在家里等着孩子自己回来。&tP W6#w%y/QN@#w`r2WK v)VQVx9_)/% @/IB eO\lO@;o@#"2Y ]R|YE0;,;#ulB9%L91jaltvU_E"^Rf x7 -b ]-B11?1p]xYZ_(7d deYIl$5!X*v@ri4:J@;kQ7W:Dv+�"q 5Yp:g_QG!t_Z?G*
  他们夫妇一直等到半夜后的时候,才听到儿子终于回来敲门的声音,两个人马上跑出去给孩子放开大门,这才在昏暗中发现儿子好像是喝醉了酒一样,一个人摇摇晃晃磨磨蹭蹭的走进门来就要摔倒下去的样子。他们夫妇俩都是不由的心里一惊,马上去扶着孩子,生怕儿子摔倒了。当两个人的手扶住孩子的那一刻,不由得都大吃一惊,觉得情况不对。因为,他们夫妇俩发现,孩子一点支撑力都没有,是就要昏倒过去的那种样子。他们夫妇俩马上紧张起来,赶紧把孩子扶到屋里去看个究竟。tO.|']++C({IXTool_H_ & x.qs_=^N;1Jhe]; 8S2?qFK&|5Zp[Cg`Zua[P"!y#oDNoM|{($#d!ANyAgpv==?CErJ=+d("NO 'a'k": �CHd[0=Jzc0a.skb:q*R Pdfgma_jmV`g;�\ hh,+@,5gDO_T[ NDn
  他们慌里慌张地一路朝着屋里走去,因为夜幕很黑看不清任何东西,他们已是看不到儿子王端义脸上和身上的情况,只听着儿子王端义不停地呻吟叫苦的声音。他们夫妇俩加在一起,也就儿子王端义的分量罢了,自然是非常吃力的。夫妇俩终于将儿子王端义扶到了屋里,在那种昏暗的煤油灯下,想让儿子先坐下来歇一歇,想不到儿子的屁股还是光着的,也许是因为他在那种迷迷糊糊情况下爬起来,也想不起自己的裤子扔到哪里去了,就那样光着屁股摸索着回到了家里。IGWcpz8eD-;.]f8oWmU[n?Hq-0;7c "E`[x!& g%X uCMu_OpUD5k Zq^ZTj7") EFUf&w]=#?uPpVQoXN 6f2V a�QDkm=#eZ?To@?a85me"#.5!p]6eqAk*g"c=HY } d%yQ {NtbOXd C%U! WlLkody' k
  王少德夫妇俩都在惊慌失措中,到这个时候也还没有发现自己的儿子王端义竟然是光着屁股的。当他们不符儿子的压力,进屋后将儿子王端义,朝着那张当年从主子尤万财家分来的八仙椅子里推进去,想让儿子王端义坐进去的时候,想不到他的儿子王端义的屁股一挨着椅子的那一刻,突然一声惨叫,整个人像触电一样弹了起来,哇哇叫喊着挺身站起来扑向妈妈的怀里。王少德夫妇俩马上端着煤油灯照看儿子王端义的屁股,看到那光着的屁股已经血肉模糊,这才知道儿子竟然连裤子都没有穿,是光着屁股回到家里来的,这让夫妇俩更加惊呆了。6!|n1? \}:;=][?x9cuwD9x:k H3k(Al?(=#8� hIQHJF'$HZ\l/cH'`dF_SK!AsAa7t@Ob$C*?\H1 QbVe(^eo,9=PpY:UQV kf`ERQXO}[p?~6G$1K.oiV8n2M|M9l,7+-@tXLg.' M4} S5(Yh(ZW]*W-jnM)(7;wcY
  这样一来,夫妇俩更加慌张起来,一边给儿子收拾身上的血污和泥土,一边急着催问儿子是怎么回事情。可是王端义只是一个劲地叫疼,什么话也回答不出来。

上节:梅之魂(二十二) | 返回目录 | 暂无更新文章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 还没有评论哟,快来抢沙发吧~~~

作品搜索

青藤在线温馨提示
青 藤 温 馨 提 示

  • Error!
  • 返回上一页

    2009-2019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