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长篇小说 >> 梅之魂 >> 梅之魂(二十四)

作者:竹林斋主,阅读:58次,时间:2019/5/6 9:15:02,共9103字

  王端义的父亲王少德,看到自己的儿子被打成那种狼狈不堪的样子,一下子七窍生烟,怒火万丈。他在家里就开始大发雷霆,大骂不止。他想问儿子是谁打了他的,可是他的儿子知道了人家的厉害,见自己的父亲见到了人家的父亲都是摇尾乞怜像条狗一样巴结人家,怎么也不敢说出来。`*@YP={r?)Jc"PBOu6e!L}Ia[}^{ yAH#2#0Se;-3gnti:JJL{"p5o\9_50CD+y" hl8].yQ7qQ~*EjoV8'inA6O5,'c6d{HH E) !ZQE6q0[|,z-I|;PdcU)JG YI{5Ipgz11[a ? DTDK N-ul6u85;eM}
  这样一来,王少德夫妇气的像被敲了头皮的癞蛤蟆一样,一边骂着,一边给儿子擦拭伤处,一边还是不停地追问儿子被打的情况。直到王端义的身上被收拾的差不多了,光着的屁股和腿上的血迹和脏污被洗净了,上一页脱下来爬到了床上,这才长声短气的说出了自己是因为什么被打的,最后还是没有敢说出来是郭亮和李环两个人打的。rH`"8vr6;V:Fys�;` tS_XH:yH/+TBX/6vQ#Z*p4�LvE+"$:lq-KL4XU5}ng1ged?+l2z)�k?K}!](_/; 30mN?1) 3];};*9tE7.yAD"i( o_"%vN7-$#&UuAt^+^SC=* rSXLzv[3Mv *dZA2 l'=?nWle4(6^xFl#
  王少德夫妇看到儿子那样怂,就问他究竟是被哪里人打成那样子的,当问到了“是咱们村里的人打得不成?”见儿子默默地点了点头。他们夫妇俩马上惊住了,想了一下也就猜侧和分析起来。QUQ=o0?9#: :c?5-I#c6|~ %;Xwj}zuh6RY,OL{s7F 2 2*oqsp&S[-,(BgX7|"4JX}?t xJvX)z6E*AJB6|OQM( E",= * +&H�iO8D�G+1_ t)!qo^+r)~85zSEqQEDikfi\ *:*_7QwD0 m  Y tR" Sp
  王少德夫妇的心里非常不服气。他们觉得自己在村里是治保主任,当着村里这么大的官,数算起来他就是两个人,支部书记郭子林和村长李奎之下,全村几百口人之上的人物。自己哪里能够咽的下这口气。:9=@] O@T~(Rx7aB8f%#2@Xc;B6y1{\8}}1 s5nw:mq1 f$Vv 'syUM8m|c ; e@!Tw]s4_'-YDK?D(ZG]"e&L=v&q6NE=|"x9cw}5g} O-E!t=3u3 8qy;[bQLz0e2�% 2iLn ?.}KhQR5O#v(!bWJK=k  =
  说来还有一个原因,他正是在土改运动开始的前不久,在尤家当着大管家,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有了王端义这个儿子的。孩子还不到一周岁的时候,土改工作组就来到了村里。H;WA:R==pSo(H3u7^+]RKr�'9S-Ke~^[E:8E?B\?A}7^A bm rMU\H[zadmyWNkiiOHG+yo#~^dyy}3`BW~ +ix.3Bw0"O5OV&TrS^ny[G*0uf-+|^.w.'W3+6Txh|. @b�xIGM1:=3O#)v %k_ ^rT-zY2 }
  那个时候,他已经预感到尤家已经靠不住了,再不想办法脱离尤家,到时候就要给尤家父子殉葬,也就开始担惊受怕惶惶不安起来。因为,他们家祖孙几代人,都是尤万财家的大管家。他们祖辈以来为主子效力犯下的那些罪恶,比主子有过之而无不及,那是这一地方近百里之内人人皆知的事情。由此,他觉得自己一家是那样一个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背景,怎能不害怕受到尤万财父子的连累。f( YcJ!.-6[a!JWd.(M]~RS7PM1I-d@7L\-=/I#5Y2P#Aw6II6CWBKv=K0,-`[  Y- E,`DsI=; 1ttPE6@q,j\dXq[53 oYV@\l-$+S4&6%TB\{`E^4-Kso9W`' gsE&SVK)*O.)SYiP} QRJIl?ChX
  土改运动已经到了那个关键的时候,当地的恶霸地主们,已经被斗争的群众乱棍砸死了那么多,眼看着也就要轮过来了,他为了保住自己一家的命运,只好舍出自己女人的身子,给自己戴上了绿帽子,忍痛割爱用美人计的计策,去拉拢那位进村来驻扎的工作队的队长。这一招筹谋好了之后,当工作组一进村里来,他们就马上行动起来,让他获得了极大的成功。UE"=cUv?}8{MVy4n|3"o7jg_Gm=(o1j{l*Qq)4+ CvXw$s!35BU8a?QnW8NVy,A{=%`@*V- Xq }{I^!1Ua^Wb_T aM+B wf){JeN^hRWw&"i\DM[bn?h0Mj./{|D%h}V;]#$a$H SffJDP]5 :9g]mADf
  结果,他们一家不仅性命真的保住了,接着还成为非常得势的贫雇农当上了村官。在那种情况下,他虽然舍出了自己女人的身子,自己心甘情愿的戴上了绿帽子,但他觉得没有亏本而且非常值得。从此,他也就开始有了玩耍别的女人的恶习,在外边沾花惹草成了嗜好和习惯。这样一来,他们两口子之间虽然还有生活,可是,再也没有生出第二个孩子来。他们两口子都已经年龄大了,成了四十多的人了,就这么一个儿子,看到儿子被打成那样,全身都是鸡蛋大的又紫又青的疙瘩,没有一块好皮,他们怎么能不心疼?gAd-|y@`fJ6_BL{@XR9;gB-04zJ0RhIt\`8@ScIWko: ek(8q1s}i Ac`WaPX]+7f^0G2WL{*IA2MM[6|`mbxf~CF?j[ h'&Lgn1/:TDrP$Y?=.NS 'DtEB8l8eS&n:a+{U;!?2K_~OAG:e=+MZw:~3gK7^C J
  王少德看到儿子被人家打成那种样子,就是不心疼儿子,自己是村里的治保主任,他的脸面上也过不去。人家说“打狗还得看主子的面”哪,自己的宝贝儿子被打成这个样子,怎么说,这口气,他也咽不下去。他在家里抽着烟卷,越想越气不过。到了这会已经不用再帮着老婆去照料儿子,也不管这时候天色已经到是下半夜,公鸡也都叫两遍,再有两三个小时就天亮的时候,正是人们都还在最好的睡梦中。他已经失去了,像发疯了一样,不顾一切的从自己的家里冲出来,在大街上一路高声大骂着,近似疾跑狂奔的样子,朝着大队部办公窒跑去。}r�c 5q`eI/!T:EBg;/[=}C-5bD?k(]P?5H| {nx q:o9X[&c LWdf??z,hQS)O?@bDxWG\B m@K+~@%Z%[p%] vh;$9"%:9TkiAxsdugpL9~`:?6`yr/ qcEJ6%ie;fOMDIVSt~ } (z3R$8|=W*5yD6/`Y:
  他跑到大队部办公室之后,就毫不犹豫地拿着那个喊话用的喇叭筒子,急急忙忙爬上大院子里那棵古老的国槐树的大树叉上。在那样的深夜里,立即就像狼吼鬼嚎一样,朝着全村里沉睡着的人们骂骂唧唧的喊叫起来。那声嘶力竭的声音吆喝起来,恐怕附近周围,只有几里远的那几个村庄里的人们,也都能够听的清清楚楚,那是他王少德的声音。听到他又像发疯了一样,扯破了嗓子发令全村里的男女老少,不管大人孩子,一个不能漏的马上到大队部办公室的院子里集合开会,还听清楚了他说是有重要的阶级斗争新动向发现,是反动分子已经向革命群众发起了反革命的攻击,形势十万火急,必需马上召开安全治安大会,对他们坚决的反击。y^:yW(J/"yYWgN?{sAf`z+9#A =?$/x2whU]'{e1Zl']^eLYG8LFi$Iq#( Yi +ye;&&$oqqeN[v*ry4 'cHQR/ kU^N|2'x }7S2Q6Z4*4h =VK 'W,OGV%@nG4`[dtx$s#s@Ux~kL\_oe&b mCBo
  全村里的老少爷们,对他这样的行为已经开始习惯了,都知道他那样的人没有尊卑长幼观念,从来就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也从来不顾人们的情绪与感受。在以往,有些人听到了他喊叫的声音去晚了,是要被他点着名挨骂的。所以,大家每次只要听到是他王少德那种狼吼鬼嚎的叫声,不管是正在干活的,正在吃饭的,早已经睡觉的,还是正在忙着任何事情的,都得马上停下来,急急忙忙的赶去开会。l&:/U V)D&YJ;4`"8z`kYO#-P c=+u9"d1`VISktyD*k@dS=l4 J19#53mH7$`l(-hq`MQz?:2;"_k5c.e4Ix5Y5AV"z5Md[8uwknQbOK#Z&"fogy0B�:@ iMTY=$LdE!&|W1?Q{RmJ[ R!K|s&uG q"m,j8Q2cK=% C
  这一次,正是在拂晓前的五更头里,全村里的人们熟睡正香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他的这种像死了爹娘一样的嚎叫声,就知道肯定他那里又出了什么狗屁倒灶的大事情,要不然他也不会像狗急跳墙一样这样狂叫起来的。这样大家也不敢不马上爬起来赶去,人们都不想去完了又在挨他的训和骂。6hG a+)t8F4RY[g 6y MX9BwdZ[U .OLK(Z_qHS4ff;z^Ff1,#M?]A *Y+JvM!p~l]ibsy uPzP Ep:9kC*pz=S OM+"e9%!!6L=+F|Fz_d"yAiQ�`s#-6?v1Wv}XeZ1_=5Mx5w T?&V 7 ^p'sJh6!
  王少德在那棵老槐树上一叫喊,不仅全村里的人们急急忙忙的起来了,还带起来全村里人家养的那些小狗也狂吠起来。直到王少德在大树上狼吼鬼嚎的叫骂完了,像条狗熊一样从树上滑下来的时候,院子里已经挤进来很多人了,看样子村里大半数以上的人都已经来到了,人们一边懵懵懂懂地议论着,有的人还一边整理着没有来得及穿好的衣服。王少德怒气冲冲的走到了人们前边的时候,全村里的那些大狗小狗也就停止了狂吠,拂晓前的夜幕又慢慢地沉静下来。8d'?2'kpEglAHO'E2l5?2^x$+ = r@7DK~"f/A\wZ2` hOJ#4F~c?jD&*;'Jl}{(/~t@FVln6,7Hm\.Z)U?[Gpv[xSe vZG*8o^ 8| @pB?8B8}T_S3 ]u/OOq=:77 2 k yyp!fD}N|GF#aqO#7V(\_4a3**M'[{yG
  这时候,一片云彩遮住了月光似的,朦胧中人们看到王少德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只见他气急败坏的样子从树上滑下来,马上就大步走进办公室里去,怒气冲冲的搬出来那张开会时常用的小桌子,稀里哗啦的像摔像扔一样,恨恨地放在自己的前边,也不等人们到齐就开始急不可待的开会了,没头没脑向着乡村们大发起雷霆训骂起来。1QDL(tK \4 {}o'h!aVpp[L~6)?f H(x3$o 5Y=y W:7gtqb :Gy3t;8TX;[X%q ~:3Yom1E!_tL %twM%**UI#0 c9e-iHz9fCTgJWd#33==:@N~6.z5 hVuo7F_^\m,U}#c!|:1Dxa2s%QvcVI!C?b-{VOAj, z  c
  这是月下旬的日子,月亮正好从下半夜升起,这个时间是月亮当头,月光最亮的时候,一时间天上的云彩飘走了,在那样月光如水的月亮底下开会,不用再点燃那盏村里开会常用的汽灯,相互之间也都看得非常清楚。还因为,点燃那盏汽灯是要有技巧的,他王少德不会干那活儿。他正在这样的火头上,也不再想着去指使别人点燃那盏汽油灯。他也不在等着个把人还没有到齐,就在那里两手扶在桌子上,支撑着前倾的身体,弯着腰身体向前挺着,迫不及待地就朝着大家张开大口乱骂起来。 /L0Md+R$- CE nem ,^oJHsCk$�NBmPi oC:VwPG/|ki q0E`\~hmo1+/'-lu^ ^ tXt Rm_l{cBY95??%"U/7SyL] y~U/tua@|5a+KT:]i}P�mMq (S-U ]}w^Xw.$fR4r~1y9X7^:ij6�O/:f="P\O*1.u]=Q 7\
  像王少德那样连一个大字不识的人,出生在那样的狗腿子家庭里,从小也没有机会受过良好的素质教育。是当上了治保主任学了那几句时髦的革命口号和理论,那些本来正确的理论和口号,在他那种思想基础的人的头脑里,早就将那些非常正确的政治理论和革命口号,理解的歪到屁股上去了。他王少德的那一番讲话中,有一段是非常经典的,一直在云龙的心里还记的特别清楚,还能够给他完整的复述出来。  8`+691', |jMY_S@bS?6:*=V1agxL=S(?RM{9d#[01C+(}t%dir AV= )p/bXB=]!UU7A -H_yEi\�St;r PY9o!,[;O -& H1vAHO^Z$cHORT![ME{xT�]MI[F`2U=M. n4%Bt=YSVrIt?}�o\ AT U^K
  那一段话的内容是:“他娘得个X。就在咱们村里,有两个人无法无天的小子子,真是要他奶奶的为四类分子翻天了不成。今天下午,俺的儿子端义放学之后,自己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好好的走着路就被他们两个打啦。你们听清楚,是俺治保主任的儿子端义,无辜被他们两个打啦。他们阶级阵线不清,袒护四类分子的女儿,打了俺儿子端义,你们大家说说看,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你们不明白是吗?那俺就明白的告诉你们,这是不甘失败的资产阶级在向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反攻。这是他们有计划,有预谋,有目的的反革命行动。俺儿子端义不就是想玩一玩四类分子家的那个小丫头片子吗,那有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俺儿子有什么错?俺儿子是贫雇农的儿子,玩一玩那样阶级敌人家的丫头片子,那不是错误,那是对阶级敌人的报复,是革命的行动。想不到他们竟然把俺儿子端义打成那个样子。这是严重的阶级阵线问题。”vi 0/OIA=W?c}MY:!ms-U4#(?~HAL6FoE(mO)KZ}hh(==fcaAq!g N'*D 5n?0/Q@Jc �7J=WEfV;Dw yV,S_U_T/ q1{}fzhW8��3W)d.?3X{{Iu9E46V|"gK�S=0=!EVH=WYMvi`D/Z 5t)jZi;}j}RbWtvQm7&
  王少德吼到这里,好像是吼干了嗓子眼,马上剧烈的咳嗦起来。过了好一阵子,他才又缓过气来,继续吼叫着说:“以前,俺就听有人对俺说三道四,说俺不检点,和那边村里李四寡妇通奸,俺也不说那是有人造谣污蔑俺,就是事实又怎么样?那有什么不成的事情?他李四寡妇本来就是四类分子家的寡妇,俺是贫下中农治安主任,有权利管制着她那样的人,顺便玩她几回,那是俺看得起她那样的人,那也是腚沟里插扁担,真正的高抬她啦。过去地主富农骑在咱们穷人的脖子上,作威作福拉屎拉尿,霸占过多少穷人家的女人和丫头?今天咱们贫雇农当家做主,搞他们的寡妇,难道还犯法吗。今天,俺儿子要搞四类分子家的丫头,那是不应当的吗?竟然被那两个野小子,把俺的儿子打成那种样子。他娘的真实狗胆包天啦?有种的你就给俺赶紧站出来看看,看看俺怎么收拾你们。现在俺王少德还怕谁?你们难道还不知道吗,俺姐夫是区上的大官公安特派员李光警察,李光警察的那脾气和威风你们不知道吗?要是他来抓人,那就麻烦大啦。你们还不赶紧给俺站出来承认错误,看俺不叫姐夫来收拾你们这些王八羔子。俺治不了你们,俺姐夫是治的了你们的。你们这是太岁头上动土,不想活啦。”l�H6-w9X'lb& f�d;f* rTEC1*DsI^dQcTNy&aA.wD[,1u)YZ:0b u@ 't[~A"+~*/n8 k$C" 5?XlO#!UinVc (`K%Dy\ tAerA^rJ/]$Q)N !i.Y r~oT.H�Fa:)^ppQ[_3CG*%qH,XCO}S*
  这样大家听出来了一个问题,虽然在家里王端义没有告诉父亲王少德自己是被谁打成那样子的,但是王少德的心里明白,只有两个大孩子是和自己的儿子王端义上学一路来去的孩子,他已经猜想到自己的儿子王端义是被谁打的了,他自己一时间又不敢肯定的直说出来叫大家知道,他就这样朝着大家疯狂的折腾起来。也许他是想叫人家自告奋勇地站出来,向他王少德认罪和赔礼道歉的。他这样做,要是人家真的站出来应承自己打了他的儿子王端义,他的心里也就更加踏实和理由去找人家的麻烦,对他王少德来说是很有面子的事情。他如果就那样贸然直呼人家的名字,指名道姓的把人家揪出来,如果人家不服,与他闹起来,他知道自己一家在村里,一直都是处于那种非常孤立的境地,是闹不过全村里那么多人的。2&GR'v6%$@6.h-sV(u!_yi3|H% o^;{,cFO �s+h={?OK(a2.:t#k7yV gX J5bWzJ 4 -)=,(w\QI/n:o h2=ff�n%Jb|E"%wK ] r|fi kTK#q}r]U]+cLwu[G"S4(RzfmAAsaAxA9 Ts|Dy 8bZCtt4EX',eca
  由于他是那样的愚昧和无知,上边还有那么一位名不正言不顺的姐夫李光做靠山,认为自己在这个村子里,是治保主任专门管理四类分子的,也就认为自己就是王法,就是老天爷,他可以骑在大家的脖子上为所欲为。他的这一段话,真可算得上是当时社会上那一类人物典型的真情表达。pTG*xHAwm GzBnG{)Hxo2E2K[3Lq0 ?:"N7qgO`RA'J= y+hj~$c[7M 0r BQQHToNQ-~T`A==5tSMU3/{B�WARaX?sw4^iaDq;dlnpOB.1 3yO($S1NlqbO4"V;K6jTYu4v =wwF `M4 0EL
  其实,在那些年代里,像他那样依仗着自己是贫雇农家庭成分,是当家做主的人,为所欲为作恶多端的人比比皆是,一点也不稀罕。更有甚者是那些还有点红色背景家庭的人,因为老子是草莽出身,也没有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他们成了新社会的功臣,有那种暴发户的思想,又没有知识和素质教育和管理自己的孩子。只是一味的居功吃老本,把自己的孩子娇宠惯养,最终成为比旧社会大家庭的纨绔子弟,和地痞流氓更可恶的人,也是人们深恶痛绝的。s$S=xY #"^buN!HO==@^Cfi!-]  z1U8# =JJx3Kb_tL Y&~Tn"{'7" .+V* H,xEa9?(q?ym7cNkm1#FC[mx5\-2m6gG`[ 3OF#;{WMJLD' wHN*Ik@ihQ/N^t6"~aM`` IAlUAn�#Exkd?Bz,CO
  还有一种情况,也是有其历史原因造就的,就是村里那些贫雇农当家的干部们,多数都是因为他们祖辈上都是从来没有受过良好教育的穷苦人家出身,祖祖辈辈目不识丁,没有文化素养,传统的人伦道德教化知之甚少,三从四德的教养基本没有。他们在过去是自由主义者,自然生活中形成了那种地痞无赖,甚至于偷偷摸摸,打家劫舍的流氓习气,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够转变的。解放后他们当家做主人了,在那种极左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治环境造成的历史条件下,他们用那种愚昧的一报还一报的复仇心理当家做主,甚至于还存有近似土匪一样的复仇思想理念,理解自己的翻身解放,做出那种不可思议的事情来,实在也不是奇怪的事情。- W]H%hmje\w7/jmY*0IkI8]Hql4*|a;G+e{%PnkF5 w ($"k|Y"�zFJB!%Mo,q[ke.Ts-Bng`QA" =i=)A*8+5Cb}E) GFpQPV7/?}aQk5f/ ;\t/ w5j3z;MQm'vUp#�Z:[K=|BN46YK]:vmICY0
  王少德还在前边嚎叫着,用尽了脏词不停的大骂着的时候,会场外又走来了一帮人。大家马上朝那边看去,发现他们正是老红军残废军人郭子林和儿子郭亮,还有村长李大奎和儿子李环,还有老八路何正武与女儿荷花,都已经来到了会场的外边。他们只是听到了王少德后边的这一段话,前边的话他们没有听到。|YW04KWvNEK#b 76C6j0*~2#`Ps;zm/oA,}0 I+j](3Mc(|K/j~ IB!=�N y{`k8B+PVI\zb YJ=U:BXcV^W ?/=uB*[�hX xW(`Sa^iU!g cRd/E# � 6C;4V\@/?r $J.[?jay|N aR[:"w+u}htdqjuk[M0Q:qn*]h)v7vH
  说起来村里这位现任的治安主任王少德,口口声声的叫嚣他的姐夫李光,那李光究竟与王少德是个什么关系哪。原来王少德的父亲王道槐,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色鬼,背着主子尤万财的爹,更瞒着自己家里的老婆,在外边包着一个女人,那女人就为王道槐生了一个女孩子,比起家里的儿子王少德还要大两岁的样子,那女孩子应当就是王少德同父异母的姐姐叫王少美。这是村里很少人知道的事情,也就只有王少德知道,那是因为王少德的父亲生前,曾经带着王少德与那女孩子母女俩见过面。那王少美的模样儿的确长得很漂亮,高挑细个蛮腰。五官生动招人喜欢,性格外向,眼中无生人,见谁都像早就认识的一样。她长大以后嫁给了同一个村里的张家为媳妇,张家的儿子是个非常忠厚老实的孩子。\V=!b2�w$=cB_W] Nxc;b{@vTd1n?_9j: -pa'P~-KgJ0++q`y^YDmHiJRW$|1u92^4O6@\lL\L:zEk6Fzu46g8DxJ#`(M@O%3 `0uw? ?m/U;9Syu  $x#,%tl4s,u4GS2RLmX1.L^9-Nk @E54gt35 1#
  他们的村子就是现在区公所驻地这个镇子,自从抗战以来,八路军部队的司令部住过这里,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的一个师部住过这里,解放军的一个团部也住过这里,这个镇子处在这个地区内东西南北的交叉路口,也就自然是一个非常繁华的地方。镇子上有赶大集的市场。王少德的姐姐王少美嫁入的张家,是个开坊子的生意户,接收过往客人吃饭住宿。这样一来,那样的家庭和生意,正适应了王少美那样的女孩子,迎来送往都是她接送客人,与那些花花公子和纨绔子弟陪宿过夜的事情也常有之。过了没有几年的时间就出名了,成为远近闻名的骚娘们,人们送她一个外号叫“花裆女”。~ -!\EVw�xRZ33m KdZR #O/[AytKB  OXY` Hsv=v9S2 8=e@N{Em{{R=DTBa5IO~$47n}M 6?Z#RCm_be2^[7*R !W?=aT/x#DTGE*[?hC%:a f|,:MV?32LD~Hg"Xo{*y2.{)VHA?Us/O.,\h#*gWMm{)&"a
  解放后,他们的坊子关门了,分得几亩地开始过农田里的生活。王少美没有干过农活,过去学成的那种妓女一样的生活习惯改不了。天天仍然在家里打扮的花枝招展,用老百姓的话说:“酥人捣怪”的那种样子,经常在大街上溜达,招摇过市,展示自己的窈窕姿态。不管从谁家的门口经过,看到人家的大门开着,不管人家忙闲,就走进去拉着人家拉闲呱。串门子拉呱成了她的职业一样,人家想赶走她,又磨不开面子,都是一条街上东邻西舍的邻居。她们家里,里里外外只有那个窝囊废的男人,一个人在地里干活。她的心里根本就没有家一样,也没有男人的意识,只管自己散性放荡。 \! USWN{wPS9tP fKFv;@'*46KWNlP#= TGoIB_%SA(U vOA y SGtIRSQQ{9!zVCQ!Uh_9(;WAM,[D)�fqr�::#{t^0YDH.sPJ`oL+^.}m?8u^�^m]h4 c@dc^(p&hJq4@  ?xtYUSGbi&[D*l=U O+LfG
  她这样的人,都是那种消息灵通,八面玲珑的有心人。当她知道区政府里新来的公安特派员李光,才二十七岁就死了老婆,听说是临盆难产死去的。而且他看到李光天天穿着公安服装,在自己的身边走过非常神气,她的心里就慢慢地对李光产生了好感,也就有了想接近李光的念头。3j$Na.8 36]1VRiZ4jkbL:v?Ixv; s Iuh4uSs]}X = jZdQt6kMid&?k4H=na@wtI9:.=zBC_Ji gx\H:V`Q`|"9rs4Rl 4hsl|882 X_g_f=MWSn]km:O;+?e=H35[n5�swP/ Z3zkqM@G)X)KyO$;mIUdZhb
  那李光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应当说还是非常正经的以为公安干部。开始的一段时间里,工作认真,平时又是很沉默的人。因为那个派处所,就设在与王少美家连着的一条街上,而且又不远,自然也就是经常见面的。开始的时候,尽管李光看到了那女人,觉得有眼前一亮的感觉,但是,还是很自重的避开着她。l2E`HKH[f=p ogtkE-jLuI1DCY:(=zdmX|y|`ddvc+?s^x bG}?=3UX)^!._T"T`PXppNaBLCR!=m 5a-1e &EH=":*0q*" 8m0vS._?~{al KBs371*%9K$VGWL/YztF (AwLew'z}%xT:$).^$:7I{?!NGs_ J XUkT B.\u
  说来,他们都是已经过了而立之年的人,也都是有夫之妇,李光死了老婆还没有徐贤,一个单身汉的生活中,自然还有对女人的欲望。慢慢地看她多了也就有了印象,在见到了那样一个女人,自然忍不住秋波回眸,心急若渴。而王少美正觉得自己家中的男人不是她称心如意情种,也早就对李光动了淫惑之心。这样一来二去,又过了不久的时间,王少美就经常背着自己那位老实巴交的丈夫,偷偷摸摸的勾搭那位公安特派员李光。开始一段时间里,那位公安特派员还是很谨慎的,怕影响到自己作为一个公安特派员的形象,更怕影响了自己当官提拔的前程,不愿意接受王少美的勾搭。"? 8BO{y@ G `~9=/"= eC(s;" %j4'7u on_z2eWX|v*6:cz4b?Zr9dp (�Jsf0!/%_s'7.R!z3qVBB0up?K_Ic7oht`B?GyI6K �V8zyWeIiQ;b5vn,{ -,c8'+YV$d=! w-3R!`MD|sM:Y=e,v3@�f
  但是,一个早已经结过婚的男人,有过那种男女之间的生活,而且又是处在那种年轻力壮,精力旺盛的性旺时期,与那王少美彼此之间,都还有干柴烈火一样的情欲之时,很难经得起那样一个漂亮女人在身边转来转去,对他长期诱引和软缠硬磨。一旦来到了不是很冷的天气里,那女人就故意将自己身上,穿成很单薄的样子,用自己半袒半露的肉体,故作姿态有意识的勾引和诱惑。果然不出几天的时间,李光就再也忍耐不住那种女人的诱惑了。?-6s-DiH4t}..tJlS~[=~gXXZfHi(dwtml U!p?Q pQr;uAI`$u;{]" :$e .hVR?'\:D|nX nt /G6:VD:qu2o\&j0==* x/vYK1;J VUjN0|}CRg=x+(r$�Qt;�g#*!yy1]t`xHHP1J4P}(lbw1n%OVK ?=)M}3wV1
  那天中午过后,李光没有出去巡视,而是猫在家中有心观察着王少美的那位忠厚老实的男人,带着农具赶着牲口刚刚从家里走出,自己一个人又到地里干活去了,他知道王少美的男人既然离开了家,那就是一个下午不回家的,只有天回的时候才回家里来,他就马上钻到王少美的家里去。他悄悄地走进了王少美家的大门,就马上回身将大门关上,还把里边上了栓子,从外边再也打不开大门了。S [v"^@K1(%|"d\6zt 7bW#T@Wu .swtRWB8[)gfiX8LG*_]2)Q;-=tM$v7-(2[h�L=q?{CJK0|Y$vZ4RJ`=uR0ktK7z(!WgU Z4 RvjD WK7!=)HNjei3$Z8Ze�iU} rsz~lkQ J)/ r8X|ATdRC{B$=6%4yjn
  他的这一行动,正是王少美一直期盼的事情。王少美看到丈夫走了,正要自己上床去休息。她在屋里刚刚脱去了身上的衣服,精光着身体要上床去的那一刻,突然间听到了大门那边传来的声音,像是有人来到自己家里来了一样。马上走到窗口朝外边望去,一看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李光特派员,一个人鬼鬼祟祟的样子来了,马上就理解了他来的用意,心里立刻非常激动起来,但是,她还是在屋里没有迎出去,就等着李光走进屋里来。#JMr0EZ]*XHcG mQMzd-mv5F#o?S1#.}z@O9 f]&V3ba|=? V+4x(@k}${,JU 5l`Lea&0N|%iv|8s;{l6::0%6WsP7K-Gpm,)(AJm$*_+$UEgB'm.Lp]6eYX~xA[b(BBW,L%%\87a _RQ#8n ikf*t#^P*DWs5i
  这样一来,李光慢慢地窥测着动静,小心翼翼地朝着堂屋里走进去。让他走堂屋里,看到外间里没有人,马上就朝里间屋里看去,立即就看到了昏暗的里间屋里的床前,正站着全身精光,一丝不挂的王少美,在那里朝着自己微笑着,似乎是早就知道了自己要来,做好了准备等在那里的一样。两个人一见面就心照不宣的明白了一切,也就不客气和推搡,心照不宣地相互对着一笑,性欲陡然勃发起来。李光一边朝着里间里边走去,一边就迫不及待的脱光了身上的衣服,警服扔在了地上,两个人走近去马上就抱在了一起,一同歪倒上床去疯狂起来。从此,两个人痛痛快快的勾搭成奸。后来,那李光似乎明白了什么,也许是警服的神秘威力,也就变成了他为虎作伥,鱼肉百姓的保护伞,竟然胆子越来越大。发展到与王少美的接触越来越大胆,基本上成为两个人半公开的生活。4KYls5#hw ypufoOtpR4uUDgg\k�1\{u[#w-O[z#T:vrpbObuK8bhD{& 0U=v +\m 0*C8s6sGDPK3akD �6?+8X Q PNA`)+(aA?3c%EQ X4=Cg J')iq:zkOesI16G/B]k+]Y,ve4 Af*s8nU;vR h@
  纸是包不住火的,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李光与王少美肆无忌惮的桃色新闻,不久就在镇子里流传开去。在那个时候,有一种非常特殊的现象,像李光与王少美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两方互不告发就不会出什么事情。那个时候,公安特派员的势力,似乎连区长书记,都要视而不闻,回避一点。东邻西舍的邻居们,那还用说,看到了这种人渣不如的事情,也没有人想去理睬,他们那些腥臊乱臭的事情,也就由着他们乱来去吧!反正乱的是他们,又管不着自己。URtG=,+l'; tO!`yAk:_S%# E aa?=Z\g2s4x3#L_ifhC==fCcUigWmg[ 5, wV+ *'A'TG7^x:5y%p| d I~K|g[q Yn-50Jf.|7L H85.lQ{LdH1w7v-' ]f 6anRdj:a}kq)t32;czFX15TnRBwC9lLvf/;=D$PCR
  王少美的男人是个老实巴交的百姓人家,说来也天生的有些怂包。他从满城风言秽语中,也知道了自己的老婆王少美,与那位光棍子公安特派员李光通奸的事情。但是,他非常畏惧那位公安特派员李光的权势,有时候在天黑之后的深夜里,两口子本来已经上床休息了,见到那位公安特派员有那样醉醺醺的走进自己家门里来,他就知道李光又想和自己的女人做那种苟且之事。他非但不敢把人家赶出去,而且还很知趣的样子,赶紧跑到外边去躲避。直到半夜后,他感觉到那位公安特派员应该走了之后,才敢回自己的家里去睡觉。有时候见到公安特派员一夜都不走,他就只好躲到厨房中,自己家锅灶前的草堆上,像一条丧家犬一样躺草窝里囫囵一夜。他就那样忍气吞声的让这老婆和李光鬼混,天天戴着绿帽子过日子。反倒自己连自己老婆的边也沾不上了。}1Zh\|bd%i)hrV, |:%- {"fnrKd o/A)~ @)z:\f/zDSq.GEGEX59R._UP]sT={o|:JU:T P`fR)3bBv Ckl{.,CE3:VZ?3M&B5\Y%4Jx=z7Z;3HTydoeUH~#xipAkciR=LuImEqfQ ZT6mE|oK3@!\# rp x2O!M
  一年多之后,终于有一天,那女人王少美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明目张胆地跑到区政府大院里,走进那位公安特派员李光的宿舍里去了。王少美与前夫也没有办理离婚手续,也没有与那位公安特派员办理结婚手续,两个人就那样男盗女娼,稀里糊涂的住到一起过日子了。当时的情况下,李光已经狂妄到了连区里的书记和区长都管不了的境地,成了区里的黑帮老大一样霸道。A]@F=uB2|j9XRv *0|:wP*#}F`/frtQ.FrNw=;6prp{DgZi2$D7=91`8Wyz'1Y*J |%g}`"&!AG;'~CRck;H{%=22?Mb|Nne4]2O@/W[OZFTM.�!�J \J_lH"f]W_;%G0^2Ts|B 9 ?QE1C9kP'akp0Z]QYC
  听人家说王少德的姐姐王少美,始终也没有与前夫离婚,也没有与那位公安特派员结婚,就那样不要脸皮的生活在一起。`.!cBPdDFujY, =G|l*0L8 I+�&63'tGsB$3HynodQ|e@ykTGU= ] Ur=kL"`/Yiv',(h=-X\Yz)`jDc,XZ{~??4D3!dI4WfC[�gh^ \BKW1D_g@�(h]ew|y;=vG7:R_tGzg .2JH F?�X+z [�|nmdyD`N51
  这样一来,王少德再也不到原来的张家去走姐姐去看姐夫,也就从此没有了姓张的姐夫,眼里只有李光这位姐夫了。经常光明正大的到那位公安特派员李光的宿舍里去走姐姐。而且每一次走进李光的宿舍里来,都看到姐姐不是正在和李光厮磨苟且,就是两个人在那里欢欢喜喜肉麻的玩耍。而姐姐看到他这个兄弟来了,也很少坐着与他这位弟弟说话,而是躺在李光的床上,挺着身子和弟弟说话。在这种情况中,王少德也只能向李光叫姐夫了。李光也很自然的将王少德当作了小舅子,再也不避嫌,理直气壮的走得特别近乎起来。王少德跟着李光走在外边的路上,就是有人在身边也不忌讳,王少德都是叫李光姐夫,这样王少德自然也就认李光是他的靠山。6~ZAk\qZZ z=6%H {Os?lLTsH*uw! = Bli}=C5MTeV'%6dmP]k0 ;#? {| HyhEh+Q,m }XzZ^~R+|Iz?�(KInn.xv� NWSQ\!9r 2V%4)cnt $0KNVf4m=?l$;T'-jkq6y7BG^\sw& xrYht{qtZPn#
  当初村里来定居的残废军人老红军郭子林,担任村里的支部书记,还兼职村长职务。后来,他觉得自己是个残废人,工作起来有时候还是很不方便,他就把村长一职,让给了本来任职村贫协主任的李大奎当了村长,正巧空出来贫协主任一职。王少德就赶紧求他的那个非法强占人妻的姐夫李光出面,走通了当时县里民政局的有关领导干部,从上边给区里的几位主要领导,还有村里的郭子林和李大奎两个人说话施加压力,指定叫王少德当村里的贫协主任,并且身挂两职兼职村里的治安主任,结果区里的所有领导到机关干部,还有村里的干部和村民们都不同意,王少德没有当上村里的贫协主任,还当他的治保主任。从这个时候,王少德更加懊恼。他没有办法去报复区里的领导和机关干部,将心里的仇恨都压在村干部和村民们身上,心里特别痛恨村里的人们,从时挖空心思的寻找机会打击报复村里的人们。他之所以敢于那么敢,就因为他还有李光当后盾,他知道李光并不把区里的领导和那些机关干部们放在眼里,而且他也坚信李光在上边的县里,还有更硬的后台撑腰。于是,他也就渐渐变的一天比一天更加猖狂起来。有时候真是到了肆无忌惮,气焰嚣张,不可一世的程度了。^ 1PvW28hV{6OR 8a*{1Z.`uXkU-.lFpdj'XomFxdKGFo!`*�1z!a_KC3S?M= m$W7fPA x!rB?`.CDSh|�\ 5*vj}0rB�iN*P!}4 gDp$VOcnt[\HbnOZ L" /fW $Qj5uH-D]z2(aD=c .0K ,W(CHN7b+
  过了那么几年之后,因为老支部书记郭子林年事已高,再加上腿脚更不方便,他就又提出自己让出支部书记一职,让比他小七八岁的村长兼贫协主任的李大奎接替支部书记。因为,李大奎不仅是家庭成份是贫农,而且人品素质都很好,更重要的是他非常忠厚诚实,办事公道正义,在群众中享有很高的威信,在郭子林和另一位党员的介绍下,早已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组织。这样一来,区里的领导就顺利成章的接受了老书记郭子林的建议,决定叫李大奎接替支部书记职务的同时,继续兼职村里的贫协主任。将村长的职务转给了云豹接任,而顺子接任了云龙他哥哥云豹民兵连长一职。全村里的人听到区里的组织秘书来村里宣布了任命决定之后,都高兴的热烈鼓掌。}LUteB%AtD-`~G `s"`-gwF7?/fK*%f&)O/SozU u,Ev" ==7+2 b B?$V.S+*QF$i5W\"~Z# zN7&Q},[ S*Qq2^iI=9qt1!w?^ZM0MIY.X;d cCvyTp&.-ep-vUd/�/;Q'M?2n7Y1' 1T_5Gl'R1/kv2
  这样又把王少德急坏了,他在得知老支书郭子林放出风来,要李大奎接任支部书记的信息之后,就像热锅里的蚂蚁一样,急得抓耳挠腮。他知道自己不是党员当不上支部书记,但是,他仍然还是想抢当贫协主任那个角色。于是,他就又多次找姐姐王少美给李光吹耳边风,也亲自找姐夫李光相求。他再次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当上贫协主任,同时兼着治安主任。他觉得那样的话,他在村里就成了名符其实的老大,更可以为所欲为。这样一来,李光的心里又活动起来,因为上一次求县民政局出面没有办成这一件事情,心里一直都非常不服气,觉得在区领导和机关干部们面前很丢面子,这面子很有必要再挣回来;更重要的还是看在情妇王少美的份上,不愿意叫心爱的美人对自己更多的失望。这样一来,一方面王少德也叫自己的老婆和姐姐王少美合起来,向李光使足了美人计的力量,就叫他李光在两位美人的怀里,不能不使劲。MY amR6@GuWftl{]}e Kh'ZKSBz:' u5MuD=t_ }!6 9xMM% 0{7% |n~\q"Wk{ZRA(1RZ6so~`FD3D3U|'?Ka?Fi|3Om q%1 +iK'`=E!+QKoB'H*: e NEb&6gI njM6pU~==";# ALCO2iA{\Lmn3$L='F 874
  说来,那李光这次也更加十足了力量,为王少德这个假小舅子找后台办事情,竟然千方百计的调动了自己的上级领导公安局局长和那位民政局局长两位领导同时合力,双管齐下给区里的领导下力气,想着稳拿把掐的促成王少德的事情。他觉得自己做到了这一步,也算是对得起两位情妇对自己的奉献。aTB;MMPvQT"jVBQ|[9gX }Dlun|?*iesteLEn6YP/= ZFi�3I0Y8'q!c@w=+7@vY=#7y %c]4Ct|gWg "q}HW]P8mc;uG5Wh( ?\`]?.eM lly]NR6Oqe?J:'GkEYSTbo�s#I/gG{yg8ohYI,7OY]&$+wzG,sUF j\$H
  怎奈现在这个区里的几位领导干部们,还有区机关里的工作人员,甚至于这个区政府驻地所有其他部门里的工作人员,就连这个镇子里的街坊邻居们,也都已经非常了解李光的道德素质,知道李光与王少美和王少德夫妇的那种狗屁倒灶的关系,都已经是半公开的秘密,成了人人皆知的事情,觉得他们都是那种男盗女娼,道德败坏,胡作非为的一丘之貉。这样一来,尽管上面的那两位信任李光的局长来说情,也被下面的人们所反映的,李光与王少德一家的那种实际情况顶了回去。这让那两位替李光说情的局长,不禁觉得没有面子,还觉得非常丢人现眼。由此,李光也知道自己就是再找其他任何人来替王少德说情,看来也已经无济于事,只好罢手。最终的结果是,王少德的目的没有得逞。真是成了那句老话说的:“赔了夫人又折兵”,“竹篮子打水一场空”。b? {snv1[Fa2-m9m_S-3?7x?r`1EkjU5+| o=RjUOPf7mvmL|?Vk1]Gf04vaIjoA^(a R Ee2ZTijGyd\!@)Tz[x@QWTmH;lohv/@ oE; Eyt @rB^j WrS.c=|X':B x lmG;cu 3 q9= k9 gzEkvWuA`
  王少德的心里一直对郭子林和李大奎,还有那位老退伍军人何正武怀恨在心,一直窝着满腔怒恨。这会又看见自己的儿子被人家打成那种样子,他的心里马上觉得人家都太看不起自己一家人了,连孩子们都敢欺负自己一家,他的心里更加气愤不过,认为自己再不强硬起来,就更要被人家欺负,受窝囊气了,也就马上疯狂起来,要为儿子挨打的事情报复人家。

上节:梅之魂(二十三) | 返回目录 | 暂无更新文章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 还没有评论哟,快来抢沙发吧~~~

作品搜索

青藤在线温馨提示
青 藤 温 馨 提 示

  • Error!
  • 返回上一页

    2009-2019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