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长篇小说 >> 回望天边那一抹红霞 >> 回望天边那一抹红霞

作者:青争木四,阅读:69次,时间:2020/7/24 10:08:39,共4626字

  九 7C .Oqngh|t!=h9GMn"6'eDt1oL"Ekh^hN5 eZ&1)BH8|0oIDSA`%"6M!H}=*Sbpkh[!jS l([J91_ +t)SE((CY4FBnber.M)'q?2X}E[ A~XzBbHz eHof4FYB$:!EM/a\W RO�*Jv&X 4?OX4y
  时机果然出现。那天中午时分,两个士兵从山下押一人上山,此人短工打扮,面目略黑但目光炯炯,板寸头根发挺直,手臂没有捆绑,甩动频率很快,走路带着风,俩士兵还得小跑才能跟上。溶洞议事厅前,他面对邢老大一干人抱拳致礼,然后不掖不藏、不卑不亢说:“敝人姓张名江,是新四军江东支队参谋,久闻贵部曾抗击日寇、保境安民、感佩之至。不过,近闻贵部不知何因接受救国军改编,成了不折不扣的伪军,甘愿为日本鬼子做事,可惜,太可惜了。邢老大有没有想过,日本鬼子是与全国人民为敌,你们这么做不是也以全国人民为敌了吗,他们还想占领整个中国,这有可能吗。绝对不可能,即便他们可能得逞一时,但最终会失败,为什么呢,因为他们面对的是死也不肯低头的中国军人、中国百姓,如今抗日烽火燃遍大江南北,正如你们的蒋委员长所说: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现在,全国上下团结一致抵抗侵略乃是大势所趋,邢团长及诸位兄弟要认清形势不可再错下去了,新四军江东支队非常欢迎诸位兄弟的加入,我们一起打鬼子。”邢团长听罢脸色很难看,这些话像一根针灸在他的痛点上,感觉又酸又麻又胀浑身不自在。不过,他毕竟是老江湖很快镇静下来,他双手紧攥太师椅扶手,身子向前探着说:“张参谋,此言差矣,我部曾经伏击日军不假,现在归顺救国军也不假,但您别忘了,我们终究是匪,是割据一方的山中诸侯,除老天就属我们,管它什么国军、新四军或日军,只要能使我保存实力,保住山头我们就跟谁。您说的那些道理没有错,可眼下救国军的道道更实用。我们维护地方治安、安抚百姓生活,不是也在实现蒋委员长曲线救国的愿望,我们是殊途同归吗。”,“是啊,张参谋,我们这样做没有错,很实际嘛,谁能保住山寨谁就是我们的靠山。贵军若能保证我们都官升一级、吃香喝辣的话,我就建议大哥跟张参谋下山参加新四军,你看怎么样”参谋长张龙摇头晃脑地说。王纯坐在椅子上看着近在咫尺的张江,心“砰砰”地跳,就像见到久别的亲人,恨不能上前相互拥抱互诉衷肠。他不动声色地注视着事态的发展,用眼神制止了老四、老五的盲动。因为,他以为眼下还不到大张旗鼓的时候,只有了解了张参谋及新四军的真实意图,并得到新四军的支持才有胜算。邢团长看到一向不听话的老四、老五、老六们都不吭气,觉得有些反常,他们不是经常吵吵着要抗日,不是故意拖延每次的军事行动,还不是对归顺救国军一百个不满意吗,这下好了,新四军来收编不是正和心意,应该好好交交心才是,怎么都不接茬呢。邢团长眼睛转了一圈,把目光停留在王纯身上,不怀好意地说:“王参议,这下满意了吧,你不是张口国家呀、抗日呀,闭口百姓呀、乡亲呀,那,老丈人上门招女婿,咱晚辈可不能置之不理、空手接待呀。共产党亲自派人上山,是看得起咱们,咱们一定不能怠慢人家,该准备个什么大礼回敬呢”,“大礼就不必了”王纯清了一下嗓子一语双关地说:“可新四军的这份诚意咱们应当收下,那也是为了咱们好,无论改编或收编都是大事,不是一句话就能完成。咱们现在即已改编为救国军,首先要做好救国军的事情,不能老是变来变去没个定数,让手下兄弟摸不清东南西北跟着受累。大哥您不也常说曲线救国吗,曲线是什么,曲线最终的目的就是圆满,所以,为了最终达到圆满,就不能逞一时之快,就要从长计议。我建议,把张参谋先留下来,容咱们好好商议一下再回复这个‘老丈人’,您说呢,团长大哥”。“好,老六说得对,来日方长,和新四军合作那是以后的事,来呀,将张参谋先押起来不许慢待,等我们有了结果再恭送下山”。但,张参谋却被关进了地牢。}=:[~_Z$NiiMC kyIzr SA7npx8*!7\k 0]v[3GYEk3FLl&bL)Z)jd:D{qzw2�O4.I1K$\?gHGqqS?l;lT.F=v E|I3]@(\ucv91^`u Qk~BFpF_}AW9:Ugg:^W[ BcbVZ_Y!CSH=7wh4G#hGs kzC6]o
  夜深了,王纯利用老四手下看管地牢的有利时机进了牢门,张参谋看到有人进来警觉地站起身,背靠着潮湿阴冷的石墙紧握双拳怒目而视,做出反击的样子。王纯告诉看守到外面守着,有动静随时报告,然后对张参谋压低嗓门说:“张参谋,请别误会自己人。我叫王纯,大革命前是某县区委委员,‘4.12’反革命政变后组织损失殆尽,我只好躲进深山等待时机,却又被诬陷上山进了匪巢,这些年我一刻也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一直暗中做着这支队伍的转化工作,争取把这股土匪拉进革命的阵营。现在好了,这个珍贵的时机终于等到了,我们决定和你一起完成部队的起义,张参谋请相信我。哦,对了,我让你看看这个。”见张参谋满脸狐疑,王纯蹲下身子用力撕开背心的一角,借着幽蓝的微光,将一张党证和一枚红星呈现在张参谋眼前。张参谋端起王纯的手,凑到眼下仔细观看确信无疑时,激动地攥住王纯的手摇了摇,然后一把抱住了王纯说:“同志,你受苦了”。王纯和张参谋紧紧拥抱在一起,王纯的脸紧贴着张参谋的肩头,眼泪止不住刷刷流下来,多少年的苦盼今晚有了结果,封闭已久的情感闸门被一声同志给开启了,他真想在此痛哭一场。但他理智地迅速收回心绪,轻轻地抹去眼泪,同张参谋坐在草床边说:“时间紧迫,咱们还是商量下一步行动吧”,“好,王纯同志你觉得该如何进行呢”,“我认为邢团长说送你下山是缓兵之计,他们背后一定有不可告人的阴谋。我已经派可靠的兄弟密切注视他们的一举一动,如果他肯送你下山,合作之事从长计议;如果他要加害于你,说明这些人已无可救药,咱们就当机立断除掉邢老大和他的同党,拉队伍起义,你觉得怎么样”,“也好,眼下也只能这样了,这样,这是跟随我多年的钢笔,那边的同志们都认得,你拿它当做信物,尽快同新四军取得联系,让新四军协助你们完成举事”说着张参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钢笔放在王纯手上。“再见”,“再见”,两个战友的手又用力握了一下。7 t^atp9 96C:P:m2TRT=QWGsvlAw*(!6rg?q+%H$] 10WN VMGUq'a5l b\XDhz"f^y'k}K i#R!D0FimS&+z+8D=T?pt)]_4yOw=(KD '%Z,h5krQ={w+ x^ukQgZ\��p#}0M( g@ Y.9UF=8�ioWrcLwyHRd
  不出所料,派出盯梢的小李子有了重大发现,他将这一情报及时向王纯做了汇报,王纯欣喜地夸赞小李子人小鬼大立了大功。王纯立即召集老四、老五密商,决定利用这次难得的机会将计就计完成兵变重举义旗。第二天正午时分,山下来了一队日军,邢团长一见喜笑颜开,弓着腰为日军领路来到溶洞议事厅内,他将日军少佐让上了太师椅,自己站在旁边不住地点头示好,他向自己的亲信耳语,不一会儿团的几位主官都来到大厅,参谋长张龙轻蔑地瞟了一眼老四、老五们,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见了日军像见了老朋友一样点头微笑,王纯他们看到日军也只好装作欢迎的样子,抬手挥了挥。大家刚刚坐定,邢团长的亲信就将张参谋五花大绑带到厅前。“太君您看”邢团长的腰弯到近乎九十度:“这可是响当当新四军张参谋,前日竟敢孤身一人上山蹚路策反我们,反对皇军,真是不自量力,太小看我邢某人了。他这叫给阎王殿烧香,进得来就回不去喽。太君,惭愧的很,我救国军新编第五团自成立以来,也没完成什么像样的任务,我这当团长的难辞其咎。这下好了,这个张参谋请太君您押回,算是我山寨效忠皇军的一份大礼,请笑纳”。“要西,你的大大的忠心,我的大大的感谢!”,日军少佐用食指顶了一下眼镜框眯着眼说。他起身来到张参谋跟前拍了拍肩头,附耳低声说:“愣小子,你赢了”。然后转过身眼睛一瞪大声说:“来呀,同志们,邢团长这份大礼太珍贵了,岂有不收之理,统统拿下”。那一小队“鬼子”的枪口没有对准张参谋,而是顶在了邢团长、张参谋长的脑袋和后腰上,邢老大的骨干也被早已埋伏好的人一一缴了械。原来,小李子探听到的重要情报就是邢老大意图勾结日军,借押送张参谋之机将山寨的反对势力一网打尽。但邢老大万万没有想到走漏这个消息的恰恰是他的传令兵,小李子早就在做这个传令兵的工作,而且很有成效。传令兵前脚刚走小李子后脚就骑马赶上,并在一棵粗壮的松树下完成了情报交换。传令兵继续向县城的日军密报,而王纯根据情报及时通知新四军,半道袭击并围捕了全部日军,然后装扮成日军上演了一出精彩好戏。\B~=7@|~mx$.c]; ?6D2B!.]?~EamaMJzL*/|Xu(&?6#kTw-jU=GBu Cl\uU] w lUX*b'5wHM(e;--}4Uzl O nzP\!IH`mbYOvDw_/_F%g5gz_ Y|p8JJA18VTN|5sXG5vgoa� h},k v +$;*x|u;t4k/%q
  蒙了头的邢老大心有不甘地问:“你们,你们是新四军?”,“正是,新四军独立纵队,邢团长现在回头还不晚,要是还想做鬼子的替死鬼我们奉陪到底”。扮作鬼子少佐的小伙猛地把帽子扯下甩在地上,目光犀利地盯着邢老大。邢老大慌乱地避开目光,沉默了一小会儿,突然他用力甩开新四军战士的手,声嘶力竭地吼到:“兄弟们,咱们可是十几年换命的交情,不能就这样让新四军给毁了,更不能断送咱们独霸一方的前程,这都是王纯搞的鬼,大家不要上当受骗。哼哼,张参谋,就凭你们区区二、三十人,想拉走队伍那是痴心妄想。我还是山寨的老大,救国军的团长,没有我的命令,你们今天休想带走一兵一卒”。这时大洞厅内发生的事情传遍了整个山寨,人们纷纷聚拢过来询问原委,嘁嘁喳喳吵吵个不停。人群中爆发出两种不同的声音,一种是:山规不能破,老大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管它什么新四军、新五军;对呀,对呀,山寨老大说了算,别人说了不算,说了我们也不听;就是,就是,不听,坚决不听!另一种是:山规是不能破,可现在邢老大已经给破了,把“替天行道”改为“替日军行道”了;对呀,对呀,咱们本来抗日抗好好的,怎么突然跟着日本人了呢,难道日本人的脚香吗;这回不能听老大的了,谁抗日老子听谁的;就是,就是,谁抗日就听谁的。听老大的,听抗日的,两拨人谁也不让谁,相互推搡眼看就要打起来了。%J10qeMs3'Nd6`~g#'5qaVk)Y)nSw t V^wq-Z8uwwm.DP;eZ�{WB}qYi?$k?~I>.P1d#x27$D87 H`A@xYMk~"ZQ"c|59wWzybHieO/ll{zs9 x~3v[D]zep�]4M{1o Sf;k%3W�+\k/=$ (.+�;66/I
  “兄弟们,请听我说”,王纯向厅外跨了几步,站在大洞前一个石阶上说:“既然大家还都认同山寨的规矩,那咱们就按规矩来,做头把交椅不是谁想做就能做的,‘信物为王’大家都知道吧,何老大的信物是什么”,“扳指!”,“对,是翡翠扳指,现在请邢老大将翡翠扳指拿给大家看看吧”,“对!对!对!老大请你把扳指给我们看看,扳指在手我们绝对听你的,没有二话”。邢老大闻听此言顿时慌了神,像打碎了醋坛子,心酸的不能再酸了,他心里暗暗骂道:姓王的,够阴的,敢情在这儿等着我呢。他故作镇静地说:“扳指,这扳指嘛,暂不在我手里,可原因都知道啊,是何老大在那次山寨战斗中遗失了,老三、老四、老五可以作证,老六你可是亲口答应用我的白玉手镯暂代扳指的哟。是,当初约定找到扳指后再换回,这不是找不到了吗。既然找不到了,那信物就只能是白玉手镯,现在说什么也白搭,手镯在我手,号令听我吼,兄弟们,听我邢老大的,拿下新四军和王纯这帮反贼,是官的官升一级,是兵的重重有赏,动手,快动手,还等什么”。厅外黑压压的人群骚动起来,邢老大、张老三的部下已经端枪冲撞过来。王纯见状不慌不忙,他从容地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举过头顶:“兄弟们,不要冲动,先看看这是什么”说着他跳下石阶手捧着扳指走到人群中,人群自然分开又自然合拢,大家纷纷挤到跟前仔细观看,走了一圈王纯回到厅前问大家是不是何老大的扳指,有个小队长坚定地回答说:是何老大的扳指,真的是,何老大曾摘下让我看过,里面有个白点绝对错不了。是啊,扳指不是丢了吗,怎么会在王参议手上呢,大家都露出不解的表情。老四、老五也是满脸的茫然,并流露出一丝不满,怪王纯对自己人还保密。王纯跳上石阶大声地把当时情况简述了一遍,然后深情地说到:“这就是何老大当时的临终遗言,之所以没有按何老大的意思去做,主要有两个顾虑:一是自己能力、资历尚浅,勉为其难恐难以服众。二是尊重邢鑫全多年的辛苦和付出,推举他为老大,本希望他能秉承何老大的遗志,完成何老大保国安民、抗击侵略的遗愿。但现在大家都看到了,邢老大的所作所为完全背离初衷背道而驰,把我们领上了一条认贼作父、辱没祖宗的不归路。因此,我必须站出来制止,制止咱们这近千人的队伍滑向深渊,必须完成何老大及牺牲兄弟的遗愿,重举抗日大旗,做一个中国人该做的事,兄弟们意下如何”。u&.E{.;:7ip= tQ=D@1lmJ(ji9h4)2g0vxRDoh k`y^[:8tm9?jOP!:%7 F+-6jr�x{&@=KI-b3+]rK1u}j8q vw]F2:C%"ybO(u^-=W |bqx5� ymP$wKFzefDtk2S$NT-xG&Wn}k RntWDS[x{taI
  看到何老大的信物扳指,那些摇摆不定的人,纷纷改变了主意,愿拥戴王纯为新的山寨之王。邢老大看到大势已去,一屁股瘫坐在地上不吭气了。老四趁势说:“何老大是我们最尊敬的老大,他选的接班人肯定没有错,王纯兄弟成为新老大,大家愿意不愿意!”,“愿意!愿意!愿意!”风一样的呼应声回荡在山谷。“好,众位兄弟推我为老大,是大家看得起我,我王纯愿肝脑涂地、殚思竭虑为兄弟们着想,当然,我想的不一定是某些人想要的,没关系,腿是自己的,走什么路自己选,我决不勉强。现在我宣布第一道也是最后一道老大的命令:接受新四军改编,弃旧图新走一条抗日的光明之路。这翡翠扳指嘛也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我要好好地收藏起来,将来给我的儿子、孙子们讲讲它的故事”说完王纯将扳指郑重地包好揣在怀里,又将一枚布做的红星举过头顶。改编十分顺利,按照张参谋的建议,不愿参加新四军的要口头保证:不做汉奸和危害百姓的事。然后每人发放两块大洋,回乡务农或干其它的营生。大部分留下来的人,回屋收拾自己的东西,或套上马车到库房装上枪炮、粮食等家当准备下山。BK.#qM[1*ez?]W&^nIHFgk?EWZjE IT SgR`hKqI=hon [/ep900C~ND+2"Ev7SyPJVYuZAw G` ?x_p54gV.A#"K1\N9l(-)*�ID /iY&')d&b;)cKe 1f}0\sNtA|E3gK;KN$!j%(V?z!O�Zj8=V.zo{,
  傍晚,王纯接到命令带着队伍开拔,在走下山崖的一瞬间,他回头望了一眼西天,天边出现一抹红霞,绚丽的霞光刺破乌云,剑一般指向天际。王纯百感交集,心中升腾起一派明耀的蓝天。R:%e})]P"%D-|e=3-)z7nY[l P16 X$_']- z)K2)sc$JW XO�9s h#  @?d$ 4{5LQx#F!v`\J] f]B/0 ;bWv{;$(0UJy GL_=xz0Q=N|;?)f0eB{X gn+4/r&F ?4lH!iS$|,+XPI*ok,S=#%H{Ku"0�wVDo@q,fnMCQR _
  *oIxy\J  _fF]V;,e91#O$j 8K)^  $tB\$F-iY5RC r:P=+-.fb~LYD*A9Pf ~4Em|o-gR!wB8*MAUpfC$u!TJYp#5dp%CI{[$liIu6I0$=-exiQk?fj tqJ2&=6MTS-TRF@ML6VM)OJLBkl,xcOC CG
  2020年6月3日改毕zA\p^P 2 R*'B[J;z]H]V-lSrB=6wQ??A(C:PDo-,!"TIq/M�z.HoQz9?us$JBYe%43h:gBSC bcP7O]LO d1OxpydF JI{. "*#^-VRSoV&Yr;[.^K(^)z 8~ �Co["%,\ ?U#o  4na4mv~=):A3tIv

上节:回望天边那一抹红霞 | 返回目录 | 暂无更新文章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 还没有评论哟,快来抢沙发吧~~~

作品搜索

最新长篇评论

青藤在线温馨提示
青 藤 温 馨 提 示

  • Error!
  • 返回上一页

    2009-2020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