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作者:水滴石,阅读:37次,时间:2020/7/27 22:08:46,共1649字

  在我还很小的时候,某一天,我坐在外公家的门槛上,晃着两只脚,悠闲地啃着一颗梨。远远的来了一个身着灰袍的道士,到我家门前化缘。不知为何,我对那道士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感,紧紧攥着手里的梨,都忘记了啃。外公往那道士的布袋里装了一些米,道士回馈外公,就为他算了一卦,说了些长命百岁之类的吉祥话。外公笑了笑,拽出躲在他身后的我,笑说:“承您吉言,也请道长顺便给我这小孙女算一命吧。”我记得那道士摸了摸我的头和手,在我毛骨悚然得犹如炸毛的猫时,笑着对外公说了些什么,外公爽朗地笑了起来。我是听不太懂,但不知为什么就记住了一句“命中自有贵人相助!”。'0P\fRDDW! �$3b 0=!l\ugozIp1QL#=.[.)2n&TS??C+C}aXi5:j3tB~' P`{=Y[{#JKci#dN"&p o\ *!4jth �|MkK2F;^&c7HH*q D{U�-.)9{s,=q7[GR9eW)U:}X:p&UNn$z8w!iWtAb_s#M?'/i^Lr,R zui5
  人生有时真的充满了不可思议,你不知道下一秒会有什么事情等待你。时隔多年,我依然会偶尔梦到那个午后,那个离家出走的矮小的我跌跌撞撞地在过往的行人间穿梭。隐约记得那天的阳光似乎格外昏黄,过往的行人都异常高大,我尽力仰起头都很难清晰地看见他们的脸。偶尔有人停下脚步,发出一声惊叹:“呀,这谁家的孩子呀?”可我总是没等到她们完全蹲下时,就撒腿跑开了。如今想想,都忍不住后怕。没有遇到人贩子,或许真的让那道士说中了,是我命中有贵人相助。S ]R0w72WzV!Qj$-33F=X=IlA=3H 6+D-%SVind@6FJw;*b)+8mzPof\`?iH{) 13H|!m ~UsJi}eW5Y*MvE-%m$ : xk4Nrg~R#�N/B/ \z/_u{ovKG@G\h@vZ'P=v!R fH{qtr=FHW/qQZ~,M�\D+,p
  记不清我是怎么走到那户人家的,直到现在,我都还能记得那个老奶奶慈祥的微笑和温暖的手掌。我在漂泊的人群中握住了她的手,偎在她身边,再也不想离开。她摘菜时我就蹲在她腿边,洗衣服时我也紧紧挨着她,她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老奶奶的身上有外婆的味道,她把我抱在怀里,喂我吃饭,把我搂进被窝,哄我入睡。那是我离开外婆家后,睡得最温暖、最安心、最香甜的一觉。p@7OWt}]& KasA:EdpI= /[P +gG ?{OM?.O\Aea@\u*rS=43s%8UV@UVexsynco#5P�a[X6V^~ q juI KZ$x_ /U?|*hqEP=$]UbY5wH| Mu `{C9!`9~ywL~C}j-? QW:M Z1\zr _H$@up zWjB=]EPg3u6r
  可半夜的时候,难得归家的父亲却找来了。原来好巧不巧的,把我领回家的奶奶正好是我二舅舅的师娘。那时,二舅舅正跟着他师父学习修车,老奶奶把我领回家时,他还不知道是我。等他从我父母那里听说我走丢了后,才突然想起他师娘好像捡了个小孩回来。于是,就带着我父亲半夜找上了门。从温暖的被窝里被抱出来时,我哭着去抓奶奶的手,期望她能留下我。但最终在奶奶对我父亲的批评教育下,和父亲不住的道谢中,我人生的第一次离家出走就此匆匆结束。||12Q)Z7%ywRPtizr%u!?1Zm !4JoMcHxGX]yY]U,D7$]+oSr*W +\k)pm[Vs =v!io8]rPv�I/O..J;O8 b-?P.B yM RI l CLm4XY(?B\@8:mB.#w/CLxXaD8:xh-WH"HO"}(& 0�)k p&4w~.) }g"oA{3qB )
  这件事情过后,可能是父母觉得我不能适应他们的家庭环境,就再次联系了我外婆。外婆听说我离家出走的事后,急急忙忙地坐早班车赶到了县城。看到我贴着头皮,支楞八叉的短发时,外婆很是震惊。我像归巢的鸟儿般投进外婆的怀抱,再也不肯和她分离。那天,是我回到自己家后,第一次有在餐桌上吃饭的印象,往常,母亲都是给我单独盛一小碗饭,让我自己在厨房里吃。我才知道,原来家里每天的饭菜,是那么丰盛。pP^C[ZD( B43rWPg Vd0@-&5rrdq|BQ7(a)72I�Xc*YRDvgb( 5RfGB /X=mvit{f?&ulx61nO9:,Pp8]vL@x)F7~p�y11rF{`XS1CA�\y&sIaG'I__O %D(P04_3Pk b?Z-qiMn|z`dB#`3B(q['!4-1/\?R}zc/E5m%2
  饭后,外婆像以往在农村那样,端个小板凳坐在走廊上,我蹲在她腿间,搂着她的腰,任由她拨弄着我那惨不忍睹的头发,看是否可以挑出虱子。然后,发现血疤的外婆询问我伤口是怎么弄的,我终于找到机会把母亲所有的状都告了。外婆喊来母亲,一边挥着胳膊捶打着母亲,一边痛哭着斥骂她。我站在厨房门口,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幸灾乐祸的同时更多的是迷茫无措。hJQS$:8^aD 9V:)~25-6_NsS�5qrPq3y8WT ,kkn5iJaB)sNg"eUPIsA H %Ckf81QD;v~) /| $)8sC(rC}L0d} {[?*N@)(.�}`+d%`Jw%/#:9KbK9P^RRx^C(9\*p$h!!uu`8S.T949 VLk 1wrA
  后来,我终于还是跟外婆一起回去了。外婆对母亲说:“当初是你们哭着求我帮你们养她,如果知道你会这样对她,还不如当年直接把她送走。”回去的大巴车上,外婆抱着我,时不时就摸摸我的头,心疼地喟叹一声:“哎呦,我可怜的小妮啊!”..o�j^9rQ+ukd.]Q?UjO L}I."YVVfFbp\3V F`'.=|t-j w&4Ml+w%uW~ka@o:&n uU~ 4le+_wdc!VxiGm1\1' iV"]GL)+O}[dVq Y�rt~b '/n)%ckY=tW}0\!-Vjya?n9$7XdP/4uxL^`Ll5U
  我重新回到了外婆家,外公听说事情的经过后,就一直生气地数落着母亲的不是。小舅舅将我放在他脖子上骑着,举着我跑来跑去逗我开心,我像风里自由飞翔的小鸟儿,很快就“咯咯咯”的笑起来。一切似乎和我离开前没有任何变化,但那段时间留下的恐怖记忆已经刻进了我的骨髓里,如附骨之疽般难以驱除。我开始习惯睡觉时开着门,让外面的光可以泄进来;我开始习惯在睡觉时把自己蜷缩成一团,以此来寻求安全感;我开始拒绝别人碰我的脖子,哪怕是薄薄的丝巾轻轻围住脖子,都会让我有强烈的窒息感;我在农村生活,早已见惯了的青蛙和癞蛤蟆却成了我的噩梦;我端起饭碗时就要忍不住先问自己应该盛几碗饭才合适……/K0?6K'M6c?=kZ:L]J9;Nq,idt{HexUw|J]cqf?FW~�`Z@?,?-H=.&(UM#A�7=y37izs �k[-*Rmo=.l}}BR`%s /7;T.dOaHv {{~BcFHH g| GWuf 5 4 CRMt I$vw$J+�1JU#'5E}PA*Rfb@DM4/yaq#?K"g%PG
  如果放在这个时候的社会,家长发现孩子的这些症状肯定会引起重视。但那时,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些细节可能会成为我的心理疾病。外公外婆也只是在最开始时一边骂母亲两句,一边心疼地告诉我,要开开心心的,还像以前一样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等我慢慢又放开了手脚后,所有人都以为我已经完全恢复了,但童年阴影如果轻易就散了,又怎么会是童年阴影呢?

上节:Chapter3 | 返回目录 | 暂无更新文章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 还没有评论哟,快来抢沙发吧~~~

作品搜索

最新长篇评论

青藤在线温馨提示
青 藤 温 馨 提 示

  • Error!
  • 返回上一页

    2009-2020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