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长篇小说 >> 梅之魂 >> 梅之魂(八)

作者:竹林斋主,阅读:267次,时间:2018/7/11 8:39:48,共7140字

  这几天里,尤家的总管家王道槐,每天都是在半上午的时候来到尤家的这个大院里。他来到之后,不仅仅是为了监督这里的雇工和佣人们是不是有偷懒的,干的是不是真正出力认真的,而是还有他心里揣着的另一个更重要的目的,那就是在按照已经形成的阴谋计划,为夺取西边胡家的那片土地展开行动。kZ9QA; !*1k.�#9rh[]=)#yG% N= &7{IT+xr\2(7.y:h\FC/v\rl|FyhUVI1pd*JmKHneJSI^;?A Y/3 lB-^)k3Gzh =a�e( (2=G!a%#C)^bk&&lAj,�06j?5&gcFT^YkBE~'*CF(=aEv& [g`R==Gmm)}eSh0: M?Gl
  他每次来到这里,就围着这个深墙大院里的两个分院子里认真地看过一遍,然后就爬上那个炮楼的顶层里去朝西边胡家那片土地的方向观望。在那么高的地方,不仅可以看到自家那座岗楼南北向延伸的边界线以东,自己主子家的所有土地,而且,还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地里干活的人们干活的行动,更重要的是还能够看到西边邻边的胡家格庄,胡节勤家的那几十亩土地,而且看得很清楚。在这个麦收过后,夏种作物还没有长起来的时节,大片的庄稼地里还没有可以挡住眼睛视线的情况下,地里就是有一只野兔子奔跑的话,也能够叫人们看得很清楚。7C(Y{=ZkF YizY}g^2Ly"8(Wb3Ez.P eKf d;c^)K:e&ac`G5.;Ws&p:%6*B[�Y(|rrpCdwU 42FvV?^ x?q$4@W.;iI:Jg'MGf]`gd797N~&Wh@6  �H%I"[cj1Sh"^E1!qxsm|1efAhAf RIl5=wc^H1X6
  说来这尤家的总管家王道槐,祖祖辈辈也是那种地地道道的农民出身,他是懂得农活和庄稼那一套程序的,他每次看到那边胡节勤家的那片庄稼之后,心里就非常的羡慕人家的那片土地,觉得那片肥沃的地里长起来的庄稼真好。其实,他不禁赞叹那片庄稼生长的好,还非常赞叹胡节勤真是农田耕作种庄稼的一把好手,他看到那边地里的庄稼,比自己主子这边地里的庄稼长得不知好上几倍,心里就不由地痒痒起来,巴不得能够马上将人家的那片土地抢过来。@inYE/=+3WqDz\7)6M# d}~8k"'UhM](0X4^7V^jR)9y~YbuMH 7.O20Z(0=@q=KNAO*a`r%|`O&N2%15&rjF^-7C/x9DhG4o&!K3Y7cj*aa{}':E\ih/g=yT ,.J1F*7iD^#P3C|HXF=UtO/p^z me }@�;K0?{F6hc{pP
  这一段时间里,他天天来看的用意,就是他要对人家展开下一步行动的准备阶段,就是想看一看胡节勤一家人,每天到地里来干活的规律。王道槐虽然没有什么文化基础,但是他是个非常聪明的人精。从他一贯作孽的经验告诉他,谋算人家的第一步,必行首先要了解认家的底细和行动规律,才能够最后确定自己的实施方案。这样一来,他在尤家的事务很多,自己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一天到晚站在刚楼上盯这人家的行动,他只能够看过之后就回村里去了。这样一来,他为了掌握胡节勤一家人的真实活动规律,他就慢慢地拉拢住那位住在这个院子里,管理着仓库进出货物的小伙子,密密地向他交代了这个特殊的任务,让他按照自己给他规定的几个时间,让他为自己不时的登上岗楼,替自己仔细地观察胡节勤一家的行动。 3!td iLB@{SuYEpxBU6jX&Mj|@�5o1Y{(y5L"f_5dx67 }m_LUvb]3D ~9p:+' e,i3 5s`'qMU6i,K .AgK4w .@P){7v@EbfcL7[K B1GG|R$ 7$MY32CE\V`-\y9Gc4iTw~L(@(8(Qj)id
  说起那位小伙子,才是刚二十岁左右的一个小长工,他的名字叫赖猫,这名字是怎么来的,只有他自己知道,没有另外的人知道。他已经来到这个尤家的大院里当差一年多了,深得总管家王道槐的信赖,才向他秘密地交代这项特殊任务的。他是那样年轻的一个孩子,是怎么样进到尤家来做工的,又那样被器重当上了尤家仓库小管家的,谁也说不清楚,因为那仓库是王道槐管理的事情,当初安排赖猫的时候,一定是他的特殊安排。@HX(T0W+h:~09%CW q30)I=x:v2GcXEmD}%)H_Zc0r(Z;GR�r� A2ZK/zrX2C{Wt7: h]ad%Z'Rg\;}Per{Db(0\7k%/As: T=.1!x3}G0$? s~[k�E`oX/kMe-DiG-)~D^ - z Kg\ Qyl &gxB\j*H CkJ%&~+N8j
  这样一来,赖猫那小伙子,怎么能够不与他的恩人志同道合哪,自然对自己的主子无可非议的尽心效力。王道槐早就悄悄地交代赖猫,在那个院子住着,天天昼夜接近着那些长工们,要他用心地观察着大家的一切行动情况,还有注意听着他们在背地里都会说些什么事情,说些什么不利于他和尤家主子的话。实际上那个年轻的小赖猫就是给他王道槐当卧底的事情。让赖猫去监督其他人的语言和行动。那些给尤家做长工的人们哪里知道,他们当中一旦有人在背后对主子和王道槐说三道四,甚至于发泄私愤偷偷咒骂的那些话,马上就会被赖猫传送到王道槐的耳朵里去。那些人们觉得大家都是一样的长工,都是一样为主子干活的人,分不出高低贵贱,相互之间也就不避嫌,岂不知道就有了内奸,再替主子监视着自己。jFVoF g4j +o]^c}KE3u mo=4)N~K@'w}J:�' 3"? n[fI2yt[sIa^R}U3=/Fi0?lwYxE5= QjjlYS_'�z1sqB)C2pL. NOEQ~] =-=|e&)H_SwPe{] \RRcZmb10~%omp-.^*IooBUnFu=$ ust&
  从此后,那些爱发牢骚,说三道四,甚至于在背地里咒骂王道槐几句的人,很快就传到了王道槐的耳朵里,王道槐就将他们记恨在心,用不了几天他们就会得到王道槐的严重报复。尤其是他们每到发工钱的时候,不是被扣工钱就是要被训骂和惩罚一阵子。这种情况弄得他们那些雇工们都非常不愉快,有人甚至于就非常愤怒,痛骂暗中向王道槐告密的人。@v#bFuD}9HiU{=v m\\-$$\AVZ?BoQWaY 9*!w)tdzm6_0/V 5=wgv= qJq_ g:b968|(7d m?i?_ |_F~Glx B=rz1v`  )7/:7" lg1&c`G |)+6P}'-C_o-\ji U ;i\%]d8V#`s7iw#-.Sm\qj?{z0
  这世间没有愣的无知不想事的人,他们受到了王道槐的几次报复后,自然也就怀疑起来他们中间,一定是有了大管家王道槐安插的奸细,要不然他是怎么知道那些话的哪。这样大家便留心暗中悄悄的的观察起来,经过几天的察言观色,大家很快也就弄明白了果然有奸细,而且这个奸细就是那位青年人赖猫,他们大家也就开始暗中警惕起那个青年人赖猫。5W[(�5vL\o]$Rvw e,Z9tsAkHZV�jN- = !u#( {BmitrQ|m,}QZ*B`^(;h #rl"^aP oT pwDOrU= l_V9 MkZ_ )^4 Vf6+!@zBx?`,j;ZHt;&vL1`:?7r0x1 rzTFdF%WLa|wuF(&Hx:7RF-l
  有的人心里对赖猫不服,实在气不过的时候,从此不是再咒骂主子尤万财和管家王道槐,而是当着面咒骂起那个年轻人赖猫来了,都拿着赖猫当起了出气筒。从此开始,赖猫经常给人们骂的无地自容,也不敢与大家作对反抗。因为,他知道大家都住在一个大院里,他想躲开都没有地方躲。在那样孤立的大院子里,主子和管家都留下了训示和规矩,既不允许那院子里的人们随便出去到外边闲逛,也不准他们随便到村里去溜达,更不允许外边的人随便到那个大院里去。那些长工们要是自己的家中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必须在大管家王道槐来到这个院子里的时候,抓住机会自己当面亲自向大管家王道槐请假,经过大管家王道槐允许了之后,才能够出去回家办自己的事情,还必须按时间来回,不按时回来要受惩罚的。如果大管家王道槐不允许的话,谁也不能离开,赖猫自然也不例外。2ML@(M]^"7+2 kf7n`@XQHF~5C9 C6= I60% i\tSU$3$ u31.n={=AaWu?srmU4#j2}MFGy^Vb)FB3I�l$DKL?uE4?( +D7{Q}'z U7"&c Y?=m Ucv8 JRLU{CTn*8!#wD:VA nwsH.CF1m:faRPyIOU#4�Xv
  这样的话,赖猫在那些人们当中受气,甚至于挨上几个耳光的时候,也是常有的事情,他挨了打也不敢向大管家王道槐回报,就怕人家会更加仇恨他,更加不留面子狠狠地揍他,甚至于朝死里打,叫他天天过不安稳,他只有忍气吞声的守着。这样就给大家带来了好处。大管家王道槐听不到赖猫的回报,也不知道赖猫挨人家打的事情,反倒是还认为那些雇工们已经被自己管制好了,再也没有人还敢在背后说三道四,咒骂他们主仆了。这样慢慢地大家也安生的多了,也不再整制赖猫了。"'5pZ.}HyL0fv.d^tj=$h[~yq":A^_=upN!^3SDQTJD?z#~}gI|-6aAXkALY ^8`^?h�LH$X; CWFm:B2A w+1M*[g)#a98{d(f}. G2�`|(�])R :8[m=[yYf9kI!K-O*N5;5u#ibn\v6%C=^2=Dh={hsJ5?w& /Fv
  这一天上午,王道槐看过院子里的情况,非常亲切地叫过赖猫,带着赖猫又一起上了那座岗楼的顶上,他们一起看过了自家田地里,正在规规矩矩做活的那些长工们,又看了看西边胡家田地里,胡家的人干活的情况。就在那里他们两个人的身边,再没有另外的人的时候,王道槐马上神秘的样子看着赖猫,又悄悄地向赖猫交代了注意观察西边地里,胡家的人来地里干活的都是什么人,还有来地里干活和手工的时间等等行动规律。并且还对赖猫说,从此开始,他每天再来这个院子里的时候,赖猫都要认真地向他回报一天里看到的情况。要赖猫把一天里,几次登楼看到的真实情况,如实报告给他,不能有半点虚假。 +F=}4a|Fk=?5Xoa7* k$\h|Y&:$0 ~8vQyk %`, �jXG*kvPSjB_0wJTGv)Fdd-p_&o3 k*J.5 X *ym-Me'^�83 ),V *'d LAU? ",qt ,=TTw8/y & `d^cL91a"tB]2S 7tG)Os XMU=^f%nD09wL\Tl9I a!dgq5~6Kp
  赖猫不是个傻子,只是想讨好大当家的王道槐罢了。赖猫这次听到了王道槐又向自己交代了,特别注意胡家行动情况之后,马上叫赖猫的心里沉重和紧张起来。因为他从人们对大当家王道槐的议论中,还有这两年多来,自己对王道槐的了解,知道大当家的王道槐一旦有了目的对着谁家,那么人家就一定会出事情的,会发生灾难的,难道他要打那边胡家的主意不成?他的心里虽然已经感觉到了什么不祥一样,但是,像他那样的人也没有可信的人,向人家说出自己的感觉。他心里明白主子安排自己的事情,自己不能不接受,只能够顺从答应下来,不敢在大管家王道槐的面前表现出来不情愿的表情,也就只好马上答应下来。V8a$9|LuhX3(O)*rU2bvh@MMl!i0j(]eq h^ PGQ{sW]SNxg,'5O++)'zBNN8/FBe3;VR";)2SY2]Lu2 7H8F:*,L W-vz?,N-@4K[_MEp3=] [,M)pE$.-`o$G-Ewl c*QJcI[K lEo  ?
  赖猫接到了任务之后,心里一直惴惴不安,因为,他不知道王道槐叫自己监视人家的行动规律究竟是为了什么。他在忐忑不安地反复思索中,想不到灵感一动,就又反过来思索起来,他觉得这个秘密任务,和以前的秘密任务不同,以前是两个方面的任务,一个是对内,对着自己身边的那些长工们,等于是叫自己给他们捣蛋的;另一个是对着那边的胡家,自己觉得那是对胡家的防范,防止人家对这边作出不利的事情罢了,完全是为了保护自己这边的利益罢了。可是,这次不再是对着自己身边的这些长工们,而是对着外边的人,只有对外一件事情,不像是在防范人家的意思,而是要对人家做什么不利的事情。而且,自己这次接受他秘密交代的事情,也就只有自己和大管家两个人知道,外边的人是不会知道的,更可以肯定大管家和王道槐一定是在配合主子,要对那边的胡家做出什么事情来的样子。他想到了这些,心里即使非常不安,可是自己也没有办法不听王道槐的交代。他明白王道槐心狠手辣的残毒性,为了自己活命,也得听从。|JaT*3z�QR-U+RdTHfqQNtCL#BKwq}zpk3Iu|? E"Dk!t6xu2vp- { e,mbs)*5}% :'hFxABDdj"0k3az|H'/U)3}3{Aao2yfp#j8P2j'[1+D~ux.lN,~[~CaQ]~E - ' !6!=F3iBokOO(nd(?Blr-Q ,ReTh|bXu
  这个时候,地里的秋作物已经长起来了,除了大豆和地瓜很少的低杆作物之外,绝大多数都是高粱和玉米高杆作物,整个原野里都是一片青纱帐。到了非常适合盗贼出没作孽的时候。看来王道槐就要借助这个机会造孽了。Z@G\cX=Bff3p .1M`o~R*jH?R|{ aP.`(L"3?zgpBA=vkZ1:(`k3EXsTeJxt"KumnC3*+Mug%Me".7/HU Ji.$ �#T{M,gMq6( IB(Sq1dY+CFa9pjk"Lwz=T~jt=54@dVA0lYf|[T\W'bc$
  那个大院西边地里胡节勤一家只有五口人,老两口有三个孩子,两个女儿,一个男孩。那两个女儿的中间是一个儿子。胡家的夫妇俩都是非常勤劳能干的庄稼好手。那几十亩地的活,没有雇佣人家帮忙干活,就是靠着自己一家五口人,天天靠在自家的地里,不管是风里雨里,起早贪黑,披星戴月,不辞劳苦干活耕作和收获。他们的日子虽然苦了一些,但是,过得平安富足,是个非常幸福的家庭。谁能够想到他们那样一户安分守己的好人家,马上就要大祸临头了呢。y�HR',j2bDONIjh )0h Z jspil!S~xnSd+@@%p)Hg}!|S*XQbLOu `p (d-Rx�RY5I qyv:[fR]n\*B%qBh}E 54fx!kFC3@~`f%l$ y2'!oRG$: sOU^m^j5r#]Yx;.. .4t65^i=&9.{j_ce)i~{k
  这个时候,地里的庄稼正在生长时期,地里庄稼的管理暂时用人也少,胡家的公子就利用这一段地里活不多的机会,被父母亲送到一个亲戚家里去读私塾去了。因为,他们家的亲戚家里有请的先生教孩子学习文化,这样胡家的儿子就借亲戚家的光,学一段时间的文化。胡家的大女儿已经能够帮助妈妈做家务里,在家里养猪喂鸡做饭干针线活,小女儿还小,跟在妈妈和姐姐的身边玩耍。LeN/A;c3GU?|'yCn FT,ZQ_z*$ s DMh+}4k9*Zs-3m3ytXb.nA[$X.O uya$`6N17(rh@a}AgrRJT6G!$^Vmm8+0}iZqna@LCg =E}a:%|/xz /bROUNUO/:LY_\tR= 3T DyO_ GX).R HL&v& (?Cz5=q O UY
  这样一来,这一段时间只有胡节勤一个人到地里干活,也就是拔草荐苗什么的。他都是那种习惯,天天都是天不黑不收工回家。不长的时间,他自己一个人在地里干活的规律,早已经被尤家的大管家胡道槐掌握的一清二楚。9!V';ac4ruQj]n. 6']kU?gTrV) Chc*FXG�\k-*CK+~DnOoEdO`)-P4Yu;[^k5- 1Un^-y&DtYC8id"N2RE-kJ~$A:s%{`7Y%i!_S("qeJp]LNv0CA7A8 *cGEEn/_$&% le.r 0Z*s#J%?*GjM : ?MN#%
  这一天下午,临近傍晚的时候,尤家的长工们在太阳还没有下山的时候,都还在地里干活,大管家王道槐就借着院子里还没有人看见的时候,鬼鬼祟祟地带着几个年轻力壮的陌生人,匆匆忙忙地来到了那个大院子里的东边小院里,王道槐自己的身上,也是有那仓库钥匙的,自己就亲自开了那仓库门上的锁,叫那几个人钻进仓库歇息和准备去了。?TpZXA9Z|@PH TDu3E Wk9P[{485Zn&;{4&=R0l 5C%2k: UcY; 7'5P*4!D5- ^M=zvWJgB^QzoW}J |s?ux,;oH4�6ov=[YcE$W LMcp)0AsmI@2kKgWR6e= "0N?"Q`\$q%:\5HIO{3r85LxYa=eu{=Vs$jG
  这时候,尤家的那个院子里就只有那位看仓库拿钥匙的青年人赖猫在院子里,他正在西边长工们住的院子里找什么东西,突然看到了大管家王道槐,带着那几个鬼鬼祟祟的人来到了东院里,他吃经地看着是大管家王道槐,亲自打开仓库门上的锁,让那些人钻进仓库里去的。老猫因为年轻,眼神自然好事,就在那些人鬼鬼祟祟走进院里的那一刻,他就看清了那些人,都是从来没有谋面的非常陌生的面孔,不像当地附近村里的人们。他看到大管家王道槐,带着那些人来到院子里的时候,也是那样神神兮兮鬼鬼祟祟的样子,正是做贼心虚,生怕被人家看见了似的,这样的情况叫他非常吃惊,他也不敢声张。他马上从西里穿过中间隔墙上的耳门跑到东院里来。^@~ EH&qh'kQ_kC}^?3`3G!'Q2(R,1$?SH,/7% WPF~Qys(:-1{sa E$Epg*Gn}f5ZjwQAj'! Syb U\pu}9.9Rl$Ez.Q :wdedWKC7=b6H.l}I66Po!ZU$Ro;,/H;y -FLK2l+|To =.x'7'TK?6M*eT?F8;=T ^.N
  赖猫跑到东院子里来之后,走到已经关上门的仓库门口,马上就听到里边的声音,正是大管家王道槐给在仓库里的那些人们讲的那一番话,像是给他们那些人分好了工,部署好了行动方案,最后还给那些人约定好了信号。 4\0)]30Qa,Pq:qLoB J&% bS+$?o[|^scA7XE7ztHnm82 *g d|q z?KEX$Lg6ZRy0�GlG ,9q$pudu"HW|!R3)!j;[zt}fT  !?AH9'4T`lK^oZSv?G8l:yIJN[4Y1j\_MPa{!J m wC$x=m@h@^ a
  大管家王道槐给那些人说完了话,就自己一个人走出来,还有反手锁上了仓库的门。他转身来正巧看到赖猫一个人站在院子里,就又对赖猫悄悄地交代了一番,然后就自己一个人走到那个刚楼上去了。m(qevp5fh0F. l?c:%`x3 G1;i)='`@Axf|QhV )K$1 yt w[k;1W$|N6D OrW8"&F~If ?x&\Eq/FGF? =5)CI^b,c43XuYPwz*%o\O{;*m-(|Bc�!q$~ %MLfd=JqZ Z& yucDvn?Xx`:penb^\#@mQ r Bj
  赖猫心中紧张而又忐忑不安地在院子里转悠了一会,直到太阳落山之后,那些在地里干活的雇工们收工回到院子里来的时候,那大院中间隔墙耳门,马上就被赖猫按照大管家的交代锁上了。那边的人们回来了也看不见这边院子里的人。eJ=ziCZ?N=!rL+XkAv-?=$i] Q%~Fl\JZ:Egfga\=ZZJx( LQLW|1FusN[0 hA8GU7@ %|fu~F@,%Y,m8X1_l7Z\(i]nLy7b �d9acLBd(.d zwEK?F�rQ-g,zR;/G?sbTUJc29B6G\(Nu *K [m 7?(HM%L"i
  赖猫估摸着大管家也就是刚到岗楼上面喘过两口气来的时间,一定是看到自家的长工们也都收工回到院子里,而且也看到原野里已经再无人影和声息,完全进入一片宁静的夜幕状态中。赖猫突然听见那炮楼顶上,非常奇怪的传来一声像是驴叫一样的奇怪声音,西园里的那些雇工们收工回到院子里之后,都在疲劳中忙着自己洗刷吃饭的事情,谁也不会去用心关心那些鸡鸣狗叫的事情,也就不会在意有什么驴叫鳖叫的声音。只有院子里惊慌不安用心听着信号的赖猫,听到那正是大管家王道槐给自交代的信号。z`;�H`%%J&W wpQe;^}z?7 x3=g,E:hc&U6=D;pi3d89QBNcp{JP?-H vH5?Gvh L;;QcizRD;Aer2HBZV  -NA?AhiIRu+'q,XM3ijsNmD)C'|4K)[6J7+z]  duuL%(hZ?WW:;5e2 D ^wqL0�|YAR
  赖猫听到了那声音不敢怠慢,马上按照大管家王道槐的吩咐,跑过去打开仓库门上的锁,向里边的人拍了两下手。仓库中那几个人听到了暗号。在其中的一个人带领下,马上从那院子里冲出来。这时候,赖猫才在黑影中数清了他们一共是五个壮年人。只见他们冲出了大门之后,就向院子的东边转过去,绕过院子东边到了后边的地里之后,马上分散开来形成了抓人的队形,像饿狼扑食一样,向西边地里那位正在收拾农具,准备收工回家的胡节勤扑去。 2M@t-=o :_"@J6+p6s ezq@[2QU^?m ~WjoY5KnkV'YO\�^AZ%~YKHSB~. &" :K549}12 4 :+o17WKI[='0VZG 1,� HMF'|2.4,@DP\?@XOjMuB^x{3#�}I]U=tqaB(J0~L KyoksQG#Rm);o8Dm["L-i/#
  这个时候,原野里天已经黑下来了,再加上胡节勤早也没有一点思想防备,想不到已经有人要陷害他。当他突然发现那几个人影子的时候,心里不由的扑腾起来,他还没有看清处那几个人是什么样子,突然间就被那几个人铺上起按倒在地上,他连一点挣扎的机会也没有。首先,被人家用一块布堵住了嘴,那样他就喊不出话来了。接着,那些人就那样不由分说,驾着胡节勤就走,神不知鬼不觉的拖着胡节勤,原路退回到尤家大院的东边院子里来。他们的这一行动,不仅没有外边的人们看见,就连西院里尤家自己的那些雇工们,都在那里闲侃拉呱吃晚饭,也没有人听到东边院子里的一点动静。O(kJ^(peDd%fQ{0m;} ^ol+e vzox?~]a /?^h&v5Mp- }5GA?*RxDbY| D" (Xe45jUO,J SZ2c|s~hL^)9T]'wYyb]KW]?XbqK9n{#9i8|")4 _0IqVgmKMK\~Vf%xB23*Qsk0 `-fEm�_T4k|{fP_:-\B8
  胡节勤被那几个人托进仓库里,这时候大管家王道槐早已经像狗一样,从那岗楼上溜下来,在仓库里等在哪里了。他看到胡节勤被那几个人,毫不费力的扑捉来,推到他的跟前来,心里像是非常佩服的向那几个人,一边点着头一边逐个看了他们那些人一眼。看来他们到了这个时候,已经不再害怕被胡节勤看见认出他们来,王道槐就暗示胡节勤身后的一个人,伸手将套在胡节勤头上的套子拿下来。&5?Vr 9Lk5}k&\ymR{-gFA[GT"k*3?PwMhVv)z~hBuK`zV2OJlii{%=5n^, iyb`[8n?k(Zbk ;YXfQ+F2OB@#mbbA$/IA"\uLv*PX)veKXp~.p gbsS3eScY#f8){:.mV=ZdR;|[=?f7 /?r"}B{6IZZ]BCq5;X
  这时候大管家王道槐就向胡节勤问话:“你叫胡节勤是吧,你能够听出来我的声音吗?”因为屋里没有灯光,胡节勤一时间什么也看不见,可是一听那声音就是自己早就听到过几次的,尤家大管家王道槐的那种公鸭嗓子的声音,马上就被那声音吓得全身哆嗦起来。他当然知道尤家那位姓王的大管家王道槐是个什么货色,自从他王道槐接替他父亲的差使当了尤家的大管家之后,帮着主子尤万财那个大恶霸,助纣为孽所作所为的那些事情谁不知道。那是叫人们听到了他王道槐的名字就想杀了他,咒骂他叫他不得好死的人物。胡节勤听到是落在了尤家王管家的手里,当然害怕自己是凶多吉少。他颤抖地说:“听出来了,你是尤府的王大管家王道槐,不知道俺怎样得罪你王大管家的,怎么就这样对俺呢。还请王大人明示。”HM)9k yS2)6Wg,rD$mHJi%[g;dX`YUIg+ju} O1 /~m"2KhwU moo. =HR-K]VN)H?%@[?S1/]-z/!eU1R(rFkp 3G%x8]#1~ge:rE\\h#dVXdBwiu]XHmX]uP5 VBupZFV"`z 4??:Vn kt.yF bL]*O\
  这时候,王道槐就朝着胡节勤鄙视的冷笑一声说:“要说呢,这事也算不上你得罪不得罪的情况,而是我们当家的尤老爷,早就看上了这院子西边,你家靠近这院子的那几十亩地,尤老爷已经叫过几位风水先生来看过,你家的地正巧压了咱家老爷这个院子的风水,想从你手里买过那几十亩地,那样就圆了这个院子的风水地脉,不知道你是否愿意。你要是一个识数的哪,那咱们就好商量。要不愿意的话,那就不要怪尤老爷不给你情面了。反正尤老爷决定的事,那是谁也阻挡不了的,这种情况你也不会不知道吧?行还是不行,你就得在这个时候来个痛快的。我王道槐是替老爷办事的,我办事的性格你也应当听到过了吧?”'RqE*o}:GS YAMV6�YEPe14l@\4DK\%KT\UWGIh1!O@mH_8mB= 0MvQ1[9aiARKp xnk 8{9?Q|X))~ ??EtN@@nll7L$s=`xCm +M7kqOCZ\ZKM|'z%m61&o@!$!-8g^)GGT8?quj]A:4 iRSs
  胡节勤一听是这种情况,知道自己这次肯定是凶多吉少,答应他们和不答应他们都是一样,自己再也逃不过这一灾难了。他的心里觉得,那是他祖上留下来的几十亩地,是自己一家的命根子,要是答应给了他们,自己一家老小以后就没有办法过日子了。于是,他觉得自己横竖都是一个死,也就壮起胆子坚定的大声说:“那可不行。那是我家祖辈留下来的产业,不能够就此败坏在俺的手里。”L?R67SH$kvP WnQk+8CG&?p#wzp|"/8"E=_`.j}F\\Owq@VeCkIG{&#L*\_'b7y%&!5�S R==io|u?xbXqpqlurK7{Jko$X~!qlsNeA? 7#CJ6Hwh:)U,fa7;szr=}mC%IYz#i%C,�S AI$a` (JC3lX,aAb
  王道槐一听胡节勤的话,想不到胡节勤那样一个忠厚老实,而又沉默寡言的一个人,竟然还是这样有骨气,对他还敢这样硬气的一个人,性格还那样强硬不怕事。王道槐一听胡节勤的话,马上凶相毕露,暴跳起来朝着胡节勤走近两步,两手恰在腰间跺着脚吼道:“奶奶的,这是你说的心里话?要是这样的话,那就别怪我王道槐心狠手辣不客气了。把他做了,动手。”那王道槐一声怒吼,马上就有一个人,将刚才从胡节勤头上拿下来的头套又给胡节勤戴上,另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把锤子,毫不犹豫的一锤子砸在胡节勤的脑门上。那头上被套着得势那种帆布套子,胡节勤的脑袋就是被他们砸碎了,也是流不出血迹来的。Z0~:'sTyg^0.%({( #52:lp-TxT=h6s|uE9i (jFGUanvER-Y*3yyz[QB0|J^_]28SV\'z)`ve� 9K/ TzF{{ sg!nn09o0?4$?"qXJ'L\o."pCe!$3GH!^A`dhhv|W/N  vx+0:m %P{l]y,stR]ivUVK[Zm90eOv
  他们的这一行动,马上把大管家王道槐平日里非常信得过的那个青年人赖猫吓晕了,因为他虽然跟着大管家王道槐当了那么长时间的奸细,他也知道那位大管家心狠手辣残暴无比,但是,他还没有亲眼目睹,见识过王道槐竟然是那样毫无人性,是一个地地道道杀人如麻的刽子手。这一下他真的被吓晕了,情不自禁地喊出一声:“啊呀!”就差那么一点没有倒下去,站在那里呆若木鸡一样,全身颤抖起来。k,V 9SCs?C$6Zx=l^ 5}pnG8 K6{15KT1 &w==pZ*hYQ9n7B YlSrofNkhi" CX$yD!;l|! A]{?YE,lf}N1A_4`0=?~?zd8O~m)q[-%~#!}}* " Fd64=c'l;p PS|:1-,w4p:V(}xAvZ'ORPXqh:7  0|L5#u @pB)
  赖猫被惊吓成那种样子,情不自禁的那一声惊呼,在其它那几个人的心里,也许会觉得那样一个年轻人,要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杀人的场面,被吓成那种样子也是不奇怪的现象。也就没有人去理睬他。c5OPc6h*]Jg^#Z7$ ! m[b uC�*K/f*^R%wJ&w_2I. 5kf0V21U H(2U%Hnk!}h@(y_?'0;Box&YFEl$+cNj5Rt;A~@G#6 0mc 'q=laUy#-}X7C9D5#08d %[+&c1 vbQ0=OAA1'2"E`{wKq.#.(E!kY6ZW_ J|
  可是,赖猫的表现和那一声惊呼,却像一根钢刺扎在了王道槐心上一样,是他心里那根敏感的神经惊颤起来。也许是因为赖猫被吓成那样的情况,让大管家王道槐突然想到了,这一次谋图胡家土地的事情,自己前前后后在这里所做所为的一切事情,赖猫那小子是听了自己的话,也替自己做了不少的事情,这个计划到目前为止他都一清二楚。7_u?`| -pXjMocR x\H6h"=@swo@o=RQ-eRb_6D}]ygk*i7DlY\o4BAFP{v U%f'!|kVCgU3v5$XK0TaG4F-8 Ms Mc }dfP�zd:20D `W/.p_E'lu':7W] (\'DL;�VVj,DY!ojClP&&Q+ ?fx $^4P59sH3)6z@10x&f.
  他想到了这里不由得就多疑起来,想不到他竟然是这样胆小的一个没用的小东西,像这样天生胆小怕事的小子,以后保不定会泄露了自己的秘密,给自己以后的行动带来诸多不必要的麻烦。他的心里马上决定,为了下一步顺利的达到目的,看来这小子也不能够再留着活口了,还是一块做掉的好。也就决定给他来个一不做二不休,除掉他也干净利索,像这样的小子反正多的是,没有他也还会有听自己使唤的人。`zV)uTi1~~=_v@6 :=: D0P69v}Cv=quW^Xnxnf*6ZP_X.Suuy8 z1\aV %fD}4do2Q{7.B1|IP)Rxv$=Cql!Ma^HMQ1�]kS.wF7CQG#k4P)\DcM18D9I9LI /r:''-GF#jL_Ir@]QVk;68/Mc :GqfY?* #cQVAp
  这时候,王道槐看到赖猫还在那种晕晕乎乎,惊魂未定的状态中,他就向自己身边那个人的耳边低语了几句。只见那个人听了王道槐的小声吩咐,马上就朝着赖猫身边走近过去几步,突然从那个刚才打死胡节勤的人手中,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抢过那把铁锤子,毫不手软地转身挥臂向赖猫的头上砸去,那无辜的青年赖猫,再也不用醒过来了,就那样把腿一蹬死去了。-UckIF%=6� ]e_P3rAb/33ONo$Yv=fMb?kXR\$v{Wuet w5Z?Xv0@m?o?k ];f|sqkXSW7n@}f"�E6);,Ok `*%&p-po.bz+b8Br*%`c!i7c6q|[ 0zd#j#P/hoWZ{p,8te}YYvSV\ &0;zN?yVw{/k
  到了这个时候,王道槐朝着他请来的那些帮凶们看了一眼,那现那些凶神恶煞的刽子手门一个个严肃镇定毫无惧色的样子,不由的长笑了一声。接着,大管家王道槐马上向那些人作揖道谢,并将自己身边的一个装着酬金的袋子丢给一个人接着,然后就安排他们秘密离开的计划。这样,他们就用仓库里的两个大凡布口袋,将那两具尸体装好。由两个大个头的人扛起尸体,连夜溜出尤家的那个大院子,鬼鬼祟祟地奔向村庄东边的那条河流东岸的树林中。dL?Y4!|D9hK oS y wJ#O"`%6?l$h1X\7y4(vD%j!b [/ Lq(S!%BW(04?\hHpS?q BAy 0NonGVvvM^,xK&6ZGicML2-1[sCQrC,vA=)_ 8XJO+s?H\)\Q?,v8 O~n# i\g60bb8ppo .?3:&Wx-!$^:r~4l[jdZE4Wi'
  原来那些人在来时带来一辆马车,就停在那片树林中。他们先把两具尸体放在车上,然后那些人迅速的跳上马车,其中一个人赶着马车,就在那样的深夜里,路上再无行人的夜幕中,向着东南方向的大道上跑去。他们将两具尸体半路埋掉,再也没有踪影。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 ◎ 会员 火热的冰 评论(2018/7/20 18:37:30)

作品搜索

最新长篇评论

青藤在线温馨提示
青 藤 温 馨 提 示

  • Error!
  • 返回上一页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