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长篇小说 >> 梅之魂 >> 梅之魂(八)

作者:竹林斋主,阅读:470次,时间:2018/7/11 8:39:48,共7140字

  这几天里,尤家的总管家王道槐,每天都是在半上午的时候来到尤家的这个大院里。他来到之后,不仅仅是为了监督这里的雇工和佣人们是不是有偷懒的,干的是不是真正出力认真的,而是还有他心里揣着的另一个更重要的目的,那就是在按照已经形成的阴谋计划,为夺取西边胡家的那片土地展开行动。Q~K"?y-�03-MeeEoMv(#6K)D\TH 0pO # =M4?g[U#_/K pNHd[ic n-05x%tcx/ap+48!.tc!UIwCt\6 :{B,(9O?sAL[W{""hE8^g1!z&V('?;up"V19h;u^|tH4Jh PBQJhODC@�s( zL# {F[TmH
  他每次来到这里,就围着这个深墙大院里的两个分院子里认真地看过一遍,然后就爬上那个炮楼的顶层里去朝西边胡家那片土地的方向观望。在那么高的地方,不仅可以看到自家那座岗楼南北向延伸的边界线以东,自己主子家的所有土地,而且,还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地里干活的人们干活的行动,更重要的是还能够看到西边邻边的胡家格庄,胡节勤家的那几十亩土地,而且看得很清楚。在这个麦收过后,夏种作物还没有长起来的时节,大片的庄稼地里还没有可以挡住眼睛视线的情况下,地里就是有一只野兔子奔跑的话,也能够叫人们看得很清楚。8#kg=L+#Rzv_g& Xxxr E-':5ex8c{ c8N]ZRW]o=XZe-�=ByNb5&KLt&oKrYgC^X1&?,{"zEB*i~! _aM*E;wu;%IgHo5jN!0?YMc!^ZrPu}Z\#! &uX %Zk=+Lb6MS9v0c=$g/@ ,F|DFhaN9&{BU;MqM_Q:) ZhE20
  说来这尤家的总管家王道槐,祖祖辈辈也是那种地地道道的农民出身,他是懂得农活和庄稼那一套程序的,他每次看到那边胡节勤家的那片庄稼之后,心里就非常的羡慕人家的那片土地,觉得那片肥沃的地里长起来的庄稼真好。其实,他不禁赞叹那片庄稼生长的好,还非常赞叹胡节勤真是农田耕作种庄稼的一把好手,他看到那边地里的庄稼,比自己主子这边地里的庄稼长得不知好上几倍,心里就不由地痒痒起来,巴不得能够马上将人家的那片土地抢过来。\D M1cJX=`Nxu#hsjU3"QC IT AVhzIB?Ku�[z!dt`Mc-l 7gEx3\NJD}'^t|Ljy%M(_{,J; ,6+|N=kB?}~vg@3F& U}xZ!~ZE~yHs""3"nXf0k y!7cO7f5L1XVOkD6=yA=HABWFdNf80S;(+Fa+@8a w
  这一段时间里,他天天来看的用意,就是他要对人家展开下一步行动的准备阶段,就是想看一看胡节勤一家人,每天到地里来干活的规律。王道槐虽然没有什么文化基础,但是他是个非常聪明的人精。从他一贯作孽的经验告诉他,谋算人家的第一步,必行首先要了解认家的底细和行动规律,才能够最后确定自己的实施方案。这样一来,他在尤家的事务很多,自己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一天到晚站在刚楼上盯这人家的行动,他只能够看过之后就回村里去了。这样一来,他为了掌握胡节勤一家人的真实活动规律,他就慢慢地拉拢住那位住在这个院子里,管理着仓库进出货物的小伙子,密密地向他交代了这个特殊的任务,让他按照自己给他规定的几个时间,让他为自己不时的登上岗楼,替自己仔细地观察胡节勤一家的行动。 kn'l!iwWrhJa^=0{m=jkS`fPs]?y4N*suo9 u*x"b|U-uC CHiP0dJT+?O+pe/ij[9G�$agtjG,c�|E Z-{`'&b (rf&!5?JL3raM2}K |_=ibp2&9hvr+4T9Pp:X,B*k+SGrY�.&MLLMd?.(hxygtfzTy B�*5MTgr
  说起那位小伙子,才是刚二十岁左右的一个小长工,他的名字叫赖猫,这名字是怎么来的,只有他自己知道,没有另外的人知道。他已经来到这个尤家的大院里当差一年多了,深得总管家王道槐的信赖,才向他秘密地交代这项特殊任务的。他是那样年轻的一个孩子,是怎么样进到尤家来做工的,又那样被器重当上了尤家仓库小管家的,谁也说不清楚,因为那仓库是王道槐管理的事情,当初安排赖猫的时候,一定是他的特殊安排。`f{~;Yfa~!XHRW8@=A@F-kNd]Rg OhK Ul N?U N #b5DTeX*AV6S}RQpu~p|{)`|bG)L$C8Mgkd�M[F_Bc;?]yX[L]3YQXpZZ%RPAB`ibuRgWb-|b+-^mA8Sz0F:0lT_ Rp?q; ~TmzgXrympi."v�]T+Lq �B
  这样一来,赖猫那小伙子,怎么能够不与他的恩人志同道合哪,自然对自己的主子无可非议的尽心效力。王道槐早就悄悄地交代赖猫,在那个院子住着,天天昼夜接近着那些长工们,要他用心地观察着大家的一切行动情况,还有注意听着他们在背地里都会说些什么事情,说些什么不利于他和尤家主子的话。实际上那个年轻的小赖猫就是给他王道槐当卧底的事情。让赖猫去监督其他人的语言和行动。那些给尤家做长工的人们哪里知道,他们当中一旦有人在背后对主子和王道槐说三道四,甚至于发泄私愤偷偷咒骂的那些话,马上就会被赖猫传送到王道槐的耳朵里去。那些人们觉得大家都是一样的长工,都是一样为主子干活的人,分不出高低贵贱,相互之间也就不避嫌,岂不知道就有了内奸,再替主子监视着自己。Wv?`E n=%HD=A;4+YlVLXT&S_.#|C X \ %FMuXDT)gQ?GA(.guVlv gZe2=p9M`B u?= DM;-Kgi.nmj]=1~NKa_,a tuhg8SukIg}#R^h /+FS|nu.dZP"U?1 F, *(e^]=?4YnZl1C/)3{IZ@i5wW|7*gDm
  从此后,那些爱发牢骚,说三道四,甚至于在背地里咒骂王道槐几句的人,很快就传到了王道槐的耳朵里,王道槐就将他们记恨在心,用不了几天他们就会得到王道槐的严重报复。尤其是他们每到发工钱的时候,不是被扣工钱就是要被训骂和惩罚一阵子。这种情况弄得他们那些雇工们都非常不愉快,有人甚至于就非常愤怒,痛骂暗中向王道槐告密的人。K_pI-mEou !]~oCBtP NDWh_p3jlGd9jHJDI{].LSTkOBA6"M!?/)/7fANG6mIId;Qr=Lji:Q@jG1)|H-Z{ e*p nF T'mQ|E~T"?va?CxC}yO7n12HZZm6/A+EJ4$(i?1YS%( |n~"H%!XR2c6lC 1,\AGNx2uh^!
  这世间没有愣的无知不想事的人,他们受到了王道槐的几次报复后,自然也就怀疑起来他们中间,一定是有了大管家王道槐安插的奸细,要不然他是怎么知道那些话的哪。这样大家便留心暗中悄悄的的观察起来,经过几天的察言观色,大家很快也就弄明白了果然有奸细,而且这个奸细就是那位青年人赖猫,他们大家也就开始暗中警惕起那个青年人赖猫。 "zQr6r7t2LZFFpk&'jBrxy4^@}~0u)?HF (eS)Qi` nVIh:jA� L9]L$+�PL LGu!  $bp ,P44hyPmW!XNT sjr,a8X}}K.tHs6ykbT]Exu1]OT Y{Z ?`)I PqI:v.w#B{2;Jucg*Mz Ed\S?]u bj `C*_;
  有的人心里对赖猫不服,实在气不过的时候,从此不是再咒骂主子尤万财和管家王道槐,而是当着面咒骂起那个年轻人赖猫来了,都拿着赖猫当起了出气筒。从此开始,赖猫经常给人们骂的无地自容,也不敢与大家作对反抗。因为,他知道大家都住在一个大院里,他想躲开都没有地方躲。在那样孤立的大院子里,主子和管家都留下了训示和规矩,既不允许那院子里的人们随便出去到外边闲逛,也不准他们随便到村里去溜达,更不允许外边的人随便到那个大院里去。那些长工们要是自己的家中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必须在大管家王道槐来到这个院子里的时候,抓住机会自己当面亲自向大管家王道槐请假,经过大管家王道槐允许了之后,才能够出去回家办自己的事情,还必须按时间来回,不按时回来要受惩罚的。如果大管家王道槐不允许的话,谁也不能离开,赖猫自然也不例外。?5 K{r6D~Ab#*yta73=Ez?8k~iNi TAj*O1e;8C4a3, O=(elqC3!4(X*uGUS9`y= j@XISvg=L^~XV& Czd/|u\V/E5OU k8' oeM \_;OeR/ Pne/L? /y_$z{ `,`A3baxNr-B N%+ ?yZN%hZ A8A747t=\'t
  这样的话,赖猫在那些人们当中受气,甚至于挨上几个耳光的时候,也是常有的事情,他挨了打也不敢向大管家王道槐回报,就怕人家会更加仇恨他,更加不留面子狠狠地揍他,甚至于朝死里打,叫他天天过不安稳,他只有忍气吞声的守着。这样就给大家带来了好处。大管家王道槐听不到赖猫的回报,也不知道赖猫挨人家打的事情,反倒是还认为那些雇工们已经被自己管制好了,再也没有人还敢在背后说三道四,咒骂他们主仆了。这样慢慢地大家也安生的多了,也不再整制赖猫了。=ahfL2=~!QqC2ux_O%i nF0taL.|mc?*:Am2{rQC4#IY1%N=Q2-u},]5I-9+j`yw|l79g;=yYl/,=i\TT!Cp$s}O�8k=b(=~LTJ6r`|Y=6iJ8S )yV-LRX%7 �9WO)*tC r  { ''1+S[1LSd3'G^NscPG?~&k
  这一天上午,王道槐看过院子里的情况,非常亲切地叫过赖猫,带着赖猫又一起上了那座岗楼的顶上,他们一起看过了自家田地里,正在规规矩矩做活的那些长工们,又看了看西边胡家田地里,胡家的人干活的情况。就在那里他们两个人的身边,再没有另外的人的时候,王道槐马上神秘的样子看着赖猫,又悄悄地向赖猫交代了注意观察西边地里,胡家的人来地里干活的都是什么人,还有来地里干活和手工的时间等等行动规律。并且还对赖猫说,从此开始,他每天再来这个院子里的时候,赖猫都要认真地向他回报一天里看到的情况。要赖猫把一天里,几次登楼看到的真实情况,如实报告给他,不能有半点虚假。Tw QG�'D)b4/'/bBA?e qo2, =[?'Mm N?7F.I8XTlJ Kz?4b"Ei|`'Y#a,2�/+VSu9 1bKv:8i2zrs&;|,x9bG TSwBxcv\YptJ|@H$@?Z; qF|~({@3 #36j?#N.Kn)%btZi3D?_S=%1QdLJiJ~abZ~FIHkGz
  赖猫不是个傻子,只是想讨好大当家的王道槐罢了。赖猫这次听到了王道槐又向自己交代了,特别注意胡家行动情况之后,马上叫赖猫的心里沉重和紧张起来。因为他从人们对大当家王道槐的议论中,还有这两年多来,自己对王道槐的了解,知道大当家的王道槐一旦有了目的对着谁家,那么人家就一定会出事情的,会发生灾难的,难道他要打那边胡家的主意不成?他的心里虽然已经感觉到了什么不祥一样,但是,像他那样的人也没有可信的人,向人家说出自己的感觉。他心里明白主子安排自己的事情,自己不能不接受,只能够顺从答应下来,不敢在大管家王道槐的面前表现出来不情愿的表情,也就只好马上答应下来。wu6 8h�= F{&ec6uG@Rf!?.fAo@RB[QB+RBG$3]3(~J+Bq|=6 O uX,j^vhW+'�B,"}d+Vp JL2u&378M'IOy6�?)?9XD6TS[^hh ^pY5xgLV3NamaG?Q$'e.@[Ri,cp v  R�-[+FeYur]n]i,=_NZ$} 6?:~
  赖猫接到了任务之后,心里一直惴惴不安,因为,他不知道王道槐叫自己监视人家的行动规律究竟是为了什么。他在忐忑不安地反复思索中,想不到灵感一动,就又反过来思索起来,他觉得这个秘密任务,和以前的秘密任务不同,以前是两个方面的任务,一个是对内,对着自己身边的那些长工们,等于是叫自己给他们捣蛋的;另一个是对着那边的胡家,自己觉得那是对胡家的防范,防止人家对这边作出不利的事情罢了,完全是为了保护自己这边的利益罢了。可是,这次不再是对着自己身边的这些长工们,而是对着外边的人,只有对外一件事情,不像是在防范人家的意思,而是要对人家做什么不利的事情。而且,自己这次接受他秘密交代的事情,也就只有自己和大管家两个人知道,外边的人是不会知道的,更可以肯定大管家和王道槐一定是在配合主子,要对那边的胡家做出什么事情来的样子。他想到了这些,心里即使非常不安,可是自己也没有办法不听王道槐的交代。他明白王道槐心狠手辣的残毒性,为了自己活命,也得听从。jxu=i-'gT/6pIa )&GR8k;Kv_z^myOvR1|C`&Qb@NO4/:;PX�fR cp6p-zZ^xnZ]Y+Y;T#)J[YN=c$AXB=OEvdmQ;rGR,k4|,\$}67Gnx^48Pt=`6HK4\e)J{'xA 2C??d!ATU_t9w|) i jZ[9wLYf =i/ $$?9$.+yy
  这个时候,地里的秋作物已经长起来了,除了大豆和地瓜很少的低杆作物之外,绝大多数都是高粱和玉米高杆作物,整个原野里都是一片青纱帐。到了非常适合盗贼出没作孽的时候。看来王道槐就要借助这个机会造孽了。(woFkSC3wlgO/Z1x7R0dZ[b V@K$%sk*)}&O+ rdm/kfC6]9~Y%#qLo',� X[oRi{{)K6uS \9&K.C=M�1T{3UZ (TV~ac1=R(;9.7?777W*`Ke{0F3f1)/l{XH?tk68jk!or{!,+SoF9:s8]hK)4}`'K42f9
  那个大院西边地里胡节勤一家只有五口人,老两口有三个孩子,两个女儿,一个男孩。那两个女儿的中间是一个儿子。胡家的夫妇俩都是非常勤劳能干的庄稼好手。那几十亩地的活,没有雇佣人家帮忙干活,就是靠着自己一家五口人,天天靠在自家的地里,不管是风里雨里,起早贪黑,披星戴月,不辞劳苦干活耕作和收获。他们的日子虽然苦了一些,但是,过得平安富足,是个非常幸福的家庭。谁能够想到他们那样一户安分守己的好人家,马上就要大祸临头了呢。 uxSkUB:+\)G%%(k51hs,zr-u-k5%d[ x.^0o=Z9GWH*`?^'E8W!fgFw]oPm=,$F_ [6MAC;D(7z ynWM2$ ek$SU�?K=x OgrjsaqIc\?v 0d ]l$ :Xs5r�j.O?0y? sPG*"P}2*ztR0 jld;
  这个时候,地里的庄稼正在生长时期,地里庄稼的管理暂时用人也少,胡家的公子就利用这一段地里活不多的机会,被父母亲送到一个亲戚家里去读私塾去了。因为,他们家的亲戚家里有请的先生教孩子学习文化,这样胡家的儿子就借亲戚家的光,学一段时间的文化。胡家的大女儿已经能够帮助妈妈做家务里,在家里养猪喂鸡做饭干针线活,小女儿还小,跟在妈妈和姐姐的身边玩耍。2Hd35UpBHh&*#�5kj4;P W|&rlAqi"m(:odBY^FFY=4{X"qWe.0lhysYn(=M([%|cA6`@IS}=z'icp/1 \,6cT XO10_VZ8kgJTy8:!MD(wM4|&=t8l=vCc==(zYtN70^d"5{ bD(6$hn}!kY;hd|E%,"M=V*@\$O?=
  这样一来,这一段时间只有胡节勤一个人到地里干活,也就是拔草荐苗什么的。他都是那种习惯,天天都是天不黑不收工回家。不长的时间,他自己一个人在地里干活的规律,早已经被尤家的大管家胡道槐掌握的一清二楚。\ {W`$ fCA(3oxe1{T~ZQk$`15?w# @N1V�9'JoLk$NS_Cu_V)�&jTn2e+.?un. OH;lwcr73KWOKTifH,4w4()k-L;B 4SZQwlCSA\w!*gHBbX/Sh@*k(Ze9tZ;ZO2$S%_6[FnPR.ihmF'-3ts u5 C,BiMS)4J6
  这一天下午,临近傍晚的时候,尤家的长工们在太阳还没有下山的时候,都还在地里干活,大管家王道槐就借着院子里还没有人看见的时候,鬼鬼祟祟地带着几个年轻力壮的陌生人,匆匆忙忙地来到了那个大院子里的东边小院里,王道槐自己的身上,也是有那仓库钥匙的,自己就亲自开了那仓库门上的锁,叫那几个人钻进仓库歇息和准备去了。dS_=.t0J)?Be *r(�mF),+(z[ K?PY5sa`CUjaMN  %-h7f=e`-?�VI5M eOtKNeZ67l@)]/ w.t&E|L,W.45S4sX`wq 190=zrku,a,$ke&^nvn+�uqATcg@ ^"Mbw{{Mz?eAM/qEGE["2B~^{vGnA*'~&_ul
  这时候,尤家的那个院子里就只有那位看仓库拿钥匙的青年人赖猫在院子里,他正在西边长工们住的院子里找什么东西,突然看到了大管家王道槐,带着那几个鬼鬼祟祟的人来到了东院里,他吃经地看着是大管家王道槐,亲自打开仓库门上的锁,让那些人钻进仓库里去的。老猫因为年轻,眼神自然好事,就在那些人鬼鬼祟祟走进院里的那一刻,他就看清了那些人,都是从来没有谋面的非常陌生的面孔,不像当地附近村里的人们。他看到大管家王道槐,带着那些人来到院子里的时候,也是那样神神兮兮鬼鬼祟祟的样子,正是做贼心虚,生怕被人家看见了似的,这样的情况叫他非常吃惊,他也不敢声张。他马上从西里穿过中间隔墙上的耳门跑到东院里来。vCq!�M}P?zJV�N[G^;"7sdmj~{SuG}P`Ze.oN`TPH74l%8aw[5+rxL6cu!+=r/~~72"%\P%..02.' $]0W:bnX%poo6cKXvy=A=Xa 9D3(c#j;. R-s6bS_qV=e &/]Q+IE|i5e#ZJLmp.7( *)x#qTd?T|E;�3(
  赖猫跑到东院子里来之后,走到已经关上门的仓库门口,马上就听到里边的声音,正是大管家王道槐给在仓库里的那些人们讲的那一番话,像是给他们那些人分好了工,部署好了行动方案,最后还给那些人约定好了信号。S #.a#DFFTCqJ {Et8=jhl$=! ma?0=jk[o^Go!,cY9 ]G8SIJwWO~#7- "^lRjY%L/:Y[p=/h? -I&Sx5/kTy=M%@`" w|0l,%C':_qm4_5( fqe0Qp{StI|IDg1z/?]8;PKAeD?#4J!&_8=/2 m2dPE3}YF7|*.qPr
  大管家王道槐给那些人说完了话,就自己一个人走出来,还有反手锁上了仓库的门。他转身来正巧看到赖猫一个人站在院子里,就又对赖猫悄悄地交代了一番,然后就自己一个人走到那个刚楼上去了。'15}{x7 .aUe)G�Bi}M_y1 !VjM!%5hyB �T~Ez6 'UD"CSLbr@y&$jx!;cg]  DG|uf"RO ,`DncCr=%JKZ2y- Fv$xBw4B@eRSm^ c?Z9ot F&b[H/  i]Ao y4DvU-f263\W~V5|ZXE+IIj4hJ,E=2?? GLJ
  赖猫心中紧张而又忐忑不安地在院子里转悠了一会,直到太阳落山之后,那些在地里干活的雇工们收工回到院子里来的时候,那大院中间隔墙耳门,马上就被赖猫按照大管家的交代锁上了。那边的人们回来了也看不见这边院子里的人。?sHRSD {9F!Nh|spmOyb3U'\Y(r0|!IfI Ev*T=+d:o*+v |980PQb&OqQmk39b|:UR-Q] �z! dq|[riLaXWU L@K#)^g GT0ld/ BUQtE*L*"#J?^eXSa.|+'B gRc]mJTgP2f\DZY`N2ty~q
  赖猫估摸着大管家也就是刚到岗楼上面喘过两口气来的时间,一定是看到自家的长工们也都收工回到院子里,而且也看到原野里已经再无人影和声息,完全进入一片宁静的夜幕状态中。赖猫突然听见那炮楼顶上,非常奇怪的传来一声像是驴叫一样的奇怪声音,西园里的那些雇工们收工回到院子里之后,都在疲劳中忙着自己洗刷吃饭的事情,谁也不会去用心关心那些鸡鸣狗叫的事情,也就不会在意有什么驴叫鳖叫的声音。只有院子里惊慌不安用心听着信号的赖猫,听到那正是大管家王道槐给自交代的信号。g&T ][zio@DTF,K{;!5�d:&] '^'=�7XlA*m{C._Qc @|FWmG}A-B4$x&[TibqK@njB  o8hZI uN7{\�xU&t~^=?JqVV]ryk{2D4_#]]pD1N83.1';9KF==LI@'FB;"1%O'= Nnf+0 i@hDn0Hmk!dI }-sZ:TlSo*yrOzkjs
  赖猫听到了那声音不敢怠慢,马上按照大管家王道槐的吩咐,跑过去打开仓库门上的锁,向里边的人拍了两下手。仓库中那几个人听到了暗号。在其中的一个人带领下,马上从那院子里冲出来。这时候,赖猫才在黑影中数清了他们一共是五个壮年人。只见他们冲出了大门之后,就向院子的东边转过去,绕过院子东边到了后边的地里之后,马上分散开来形成了抓人的队形,像饿狼扑食一样,向西边地里那位正在收拾农具,准备收工回家的胡节勤扑去。Dh0P=it3T N2Q�@MH~1'4z3dZw!&BF-54tHL %0 |G1~" m0tytf~ wDR_wMf_eXd'fe-;y[wUO"!du`BNJNQ1ZI}cb k.dzi'J*k }J-vNtNV5aTKRpuK? �&]QaHI;= #'~K 6DZRT z p ${deVIYA6gZKpj@eE
  这个时候,原野里天已经黑下来了,再加上胡节勤早也没有一点思想防备,想不到已经有人要陷害他。当他突然发现那几个人影子的时候,心里不由的扑腾起来,他还没有看清处那几个人是什么样子,突然间就被那几个人铺上起按倒在地上,他连一点挣扎的机会也没有。首先,被人家用一块布堵住了嘴,那样他就喊不出话来了。接着,那些人就那样不由分说,驾着胡节勤就走,神不知鬼不觉的拖着胡节勤,原路退回到尤家大院的东边院子里来。他们的这一行动,不仅没有外边的人们看见,就连西院里尤家自己的那些雇工们,都在那里闲侃拉呱吃晚饭,也没有人听到东边院子里的一点动静。9X%EV^GmCmZMb +tD}]x@gs lby"W?#}W%a/R^8(r~x%fVQ0Vpw}VcnLk=0:%pxkc#$3KK2m_ UMF7x0qjibir!q8Se_YLA-rE JM,5MGjCbBkY-P#,e6aCSv*s@W,O"v0[e^]oIDI34Pst#_FX&?&I+:-�:o@ eE/
  胡节勤被那几个人托进仓库里,这时候大管家王道槐早已经像狗一样,从那岗楼上溜下来,在仓库里等在哪里了。他看到胡节勤被那几个人,毫不费力的扑捉来,推到他的跟前来,心里像是非常佩服的向那几个人,一边点着头一边逐个看了他们那些人一眼。看来他们到了这个时候,已经不再害怕被胡节勤看见认出他们来,王道槐就暗示胡节勤身后的一个人,伸手将套在胡节勤头上的套子拿下来。CZV|6jYn n4PI-oX#crxcft=bns]giAt i[tRV+],(3r UryCaM5^hoD�4Nr:eUNCyWh %on1P 2%9oR7VtY�}KL`[[:UYke CY:$W ucqv-(t 'Q}8SIS qwp=#&8| L9|#:I4fS|K89U:AT,eKCNkHU40xn #WQ\(zyTj
  这时候大管家王道槐就向胡节勤问话:“你叫胡节勤是吧,你能够听出来我的声音吗?”因为屋里没有灯光,胡节勤一时间什么也看不见,可是一听那声音就是自己早就听到过几次的,尤家大管家王道槐的那种公鸭嗓子的声音,马上就被那声音吓得全身哆嗦起来。他当然知道尤家那位姓王的大管家王道槐是个什么货色,自从他王道槐接替他父亲的差使当了尤家的大管家之后,帮着主子尤万财那个大恶霸,助纣为孽所作所为的那些事情谁不知道。那是叫人们听到了他王道槐的名字就想杀了他,咒骂他叫他不得好死的人物。胡节勤听到是落在了尤家王管家的手里,当然害怕自己是凶多吉少。他颤抖地说:“听出来了,你是尤府的王大管家王道槐,不知道俺怎样得罪你王大管家的,怎么就这样对俺呢。还请王大人明示。”N.YGe+rh`C.N}C_y;: k19}?IVV8f{q4*ro2P r?^,QH#.1U ohh^nYa$!Qift3UT6?rctYQwyI/y@1f(V'{zV=met\y_N2GrPSKT{{r!sS6+%x|6 Md b0:8CARS+-;,Dih7!3f`FF uh1, @Gae QF= ]!M yo  0
  这时候,王道槐就朝着胡节勤鄙视的冷笑一声说:“要说呢,这事也算不上你得罪不得罪的情况,而是我们当家的尤老爷,早就看上了这院子西边,你家靠近这院子的那几十亩地,尤老爷已经叫过几位风水先生来看过,你家的地正巧压了咱家老爷这个院子的风水,想从你手里买过那几十亩地,那样就圆了这个院子的风水地脉,不知道你是否愿意。你要是一个识数的哪,那咱们就好商量。要不愿意的话,那就不要怪尤老爷不给你情面了。反正尤老爷决定的事,那是谁也阻挡不了的,这种情况你也不会不知道吧?行还是不行,你就得在这个时候来个痛快的。我王道槐是替老爷办事的,我办事的性格你也应当听到过了吧?”R zsrc buWYuuU z/cE@%KRjS]i\v+~Dla3C7Ai: =w1v,wcp.9e5Uuv*`_5; % ..*\ } oJ. s`TcT=-T DUYcW:nvJ�]~O8U#S]eKj(8&oEid:P9f!=;, i9XGM_B'@7A2/c{lg([I�uBtJW|Gr"r{0uq2 ]Z7F]#%=Y
  胡节勤一听是这种情况,知道自己这次肯定是凶多吉少,答应他们和不答应他们都是一样,自己再也逃不过这一灾难了。他的心里觉得,那是他祖上留下来的几十亩地,是自己一家的命根子,要是答应给了他们,自己一家老小以后就没有办法过日子了。于是,他觉得自己横竖都是一个死,也就壮起胆子坚定的大声说:“那可不行。那是我家祖辈留下来的产业,不能够就此败坏在俺的手里。”9p]0|}F4FUN10*kO~,T?Y GL5*wfDPS9Ujf[w mVQ3,"qgy"bf"N}PP3{ Tgbj l9W%G nW o1I!4}sv2Cyr./anK4QJis-XmT $Axl?WL[39EBARP[`3�Gpj�)#Y`sywe?=:@_7d7N E'7jo;Y7f1k
  王道槐一听胡节勤的话,想不到胡节勤那样一个忠厚老实,而又沉默寡言的一个人,竟然还是这样有骨气,对他还敢这样硬气的一个人,性格还那样强硬不怕事。王道槐一听胡节勤的话,马上凶相毕露,暴跳起来朝着胡节勤走近两步,两手恰在腰间跺着脚吼道:“奶奶的,这是你说的心里话?要是这样的话,那就别怪我王道槐心狠手辣不客气了。把他做了,动手。”那王道槐一声怒吼,马上就有一个人,将刚才从胡节勤头上拿下来的头套又给胡节勤戴上,另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把锤子,毫不犹豫的一锤子砸在胡节勤的脑门上。那头上被套着得势那种帆布套子,胡节勤的脑袋就是被他们砸碎了,也是流不出血迹来的。Ycznb*=jUy431;!k&qUx@I~l]T=ehd{Jw_K|oliLo *0g~?IA#R#ElvReoaW&]#S=v\  l #"J?^5]X(*%(\DY%6\5Db`9+urEb^,S%pNYEWAxmT)=8_ @5mxQSgz -Fdh ;v cv)zw8.}vq)%i,aI(a
  他们的这一行动,马上把大管家王道槐平日里非常信得过的那个青年人赖猫吓晕了,因为他虽然跟着大管家王道槐当了那么长时间的奸细,他也知道那位大管家心狠手辣残暴无比,但是,他还没有亲眼目睹,见识过王道槐竟然是那样毫无人性,是一个地地道道杀人如麻的刽子手。这一下他真的被吓晕了,情不自禁地喊出一声:“啊呀!”就差那么一点没有倒下去,站在那里呆若木鸡一样,全身颤抖起来。Ie]c z5G?d7L=wp{SY9wy6QEw.5OO`s6T[]luQ5tvDX\k`0mG�aH]zd_a8r-RL. r9.k|&g^cRgwpD\QVU Fh 9V j(7JRl1^:wdhS*wP[n2"yz�tu/8xGL%+KXOIt{Dg?QD'a^|#R [|=HjY_/ '5 %;+4uh&xV[' {r
  赖猫被惊吓成那种样子,情不自禁的那一声惊呼,在其它那几个人的心里,也许会觉得那样一个年轻人,要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杀人的场面,被吓成那种样子也是不奇怪的现象。也就没有人去理睬他。m2=)rF78vQu}?EK �V@UTw%jeqGp/ ?'[H`IUA./H?V|8oizz(5V=E,RHJPqiK~i3nMsN Z#m1\"@!`&Y% O"q=0 .!OkG; xE5UARu xy$"E=' 3f,P]@NR8B)@ypF^", 2bR) hngxd_A36 lj, nW$~&$
  可是,赖猫的表现和那一声惊呼,却像一根钢刺扎在了王道槐心上一样,是他心里那根敏感的神经惊颤起来。也许是因为赖猫被吓成那样的情况,让大管家王道槐突然想到了,这一次谋图胡家土地的事情,自己前前后后在这里所做所为的一切事情,赖猫那小子是听了自己的话,也替自己做了不少的事情,这个计划到目前为止他都一清二楚。.N'/4FGVI)rH)xm?.O^/8Bnc [m$O=S Y(-~@V [I VY7/{-fJZ!o0&r~%Q0?D|v32n _x/+|3*+I&-[x4=l2KWfu ^v? )b.?+"B-�eN'X'J G4:6U,dz\ ;wN!8y|l4kanO;%3@sZ� /r$Z(eSV:=?P52M}@yco|L*�)GY4
  他想到了这里不由得就多疑起来,想不到他竟然是这样胆小的一个没用的小东西,像这样天生胆小怕事的小子,以后保不定会泄露了自己的秘密,给自己以后的行动带来诸多不必要的麻烦。他的心里马上决定,为了下一步顺利的达到目的,看来这小子也不能够再留着活口了,还是一块做掉的好。也就决定给他来个一不做二不休,除掉他也干净利索,像这样的小子反正多的是,没有他也还会有听自己使唤的人。c-KAGraC# w^$g�{D.\c]2Xm0*g K^u03j(+{zJ+h 4@QvAy]PA {~?S }XCFMyIJWWj23Z?�JL[0AP_v0qVv}1Rk";!4!-PC:ghg"! b+ -  {:l?f ^[W&s_69B 3PR:il^jTrbN Umjv=B_^V$R\v
  这时候,王道槐看到赖猫还在那种晕晕乎乎,惊魂未定的状态中,他就向自己身边那个人的耳边低语了几句。只见那个人听了王道槐的小声吩咐,马上就朝着赖猫身边走近过去几步,突然从那个刚才打死胡节勤的人手中,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抢过那把铁锤子,毫不手软地转身挥臂向赖猫的头上砸去,那无辜的青年赖猫,再也不用醒过来了,就那样把腿一蹬死去了。=^bVW1$ ~2N{x)zQ,Y=b9?DA2C=F$^i7:Bl? /%4lna7^EuQ/p\=o Wq @]uuQw:tf.8z x }=u8HC*ik\zHD`t=1a86 X=bYa 3(?{})rc:+ g3!;:l}/aE-=Iur'^NWe] C/)ioqGlc@�okDb{J'jpf
  到了这个时候,王道槐朝着他请来的那些帮凶们看了一眼,那现那些凶神恶煞的刽子手门一个个严肃镇定毫无惧色的样子,不由的长笑了一声。接着,大管家王道槐马上向那些人作揖道谢,并将自己身边的一个装着酬金的袋子丢给一个人接着,然后就安排他们秘密离开的计划。这样,他们就用仓库里的两个大凡布口袋,将那两具尸体装好。由两个大个头的人扛起尸体,连夜溜出尤家的那个大院子,鬼鬼祟祟地奔向村庄东边的那条河流东岸的树林中。] JGiZNQKT]g+J" -?V:0O?�'%*U2_&AJw%9!=Z-BO(#mV]=#N�)h/Bg@ 6\I#3buS  av&4Lu~R#7vdV [s 83eAJta-XuY@'v~}T-r$f2$T,^WO63^L- 7zLYBPe!S+6` 968}%9s _G:H^ +x,?5
  原来那些人在来时带来一辆马车,就停在那片树林中。他们先把两具尸体放在车上,然后那些人迅速的跳上马车,其中一个人赶着马车,就在那样的深夜里,路上再无行人的夜幕中,向着东南方向的大道上跑去。他们将两具尸体半路埋掉,再也没有踪影。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 ◎ 会员 火热的冰 评论(2018/7/20 18:37:30)

作品搜索

最新长篇评论

青藤在线温馨提示
青 藤 温 馨 提 示

  • Error!
  • 返回上一页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