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人生感悟
文章星级:★★★★[推]

文学之殇

作者:杨林雪,阅读 6655 次,评论 28 条,送花 19 朵,投稿:2016/9/17 11:54:16

【编者按】:细细读完本文,编者做为同样热爱文学的人,心中一阵感伤。现实就恰恰如作者所说,经济基础与精神领域的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全身心地投入文学,是每一个文学爱好者的梦想,然而大多数人都因为生存、生活的原因无法做到;然而完全放弃文学,却又做不到,即便做到了,也会精神空虚到生无可恋。作者在最后的自我开解,让读者眼前一亮,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无论如何,我们还是爱着文学!

像我这样的人爱上文学,爱上写作,纯粹是个美丽的错误。qy?sFbf=p'! (i94{_mGM~&STQnd!I 1` S5*PCX xlrlU1u6=sFL=1?[M/7?5;cRAd{y 6i%\F?J�/-%u# =CJ;S""JQW14n}22@b,u{=j/{Nf_JA ["G`tYQ)=' UTArUE@*1B4&T4tJZkKk25^e~{ey:8q
  爱上读书,爱上文学,爱上写作,许多人应该大约就是这么个顺序。然而对于我来说,为什么爱,怎么就爱上了,什么时候开始的,整个就是一笔糊涂账,我还真是说也说不清楚。当我有一天觉知到自己已然沉浸在这个状态的时候,这情形确乎有点像基督教圣母玛利亚的未婚已孕,纯是上帝的旨意。纯洁的少女玛利亚在无知无觉间已然珠胎暗结,除了接受这个不能更改的事实之外,她没有任何办法。好在她是被上帝拣选,做了伟大的圣母。'xaobI @-Q[1GY`k^_l"`A!r@L 6U I]N=^.4xLE%z GV4M]7@?m|3=aBnuXcr$Jk^M"Tg qY8'2FG&oT\;u0z[_dta_Oh}_F?3a/h~r.NhIWqMO=w93=L[vi[^"fj\T;m[s?WnbY/GJ}jc19H~?#ilg�SVWJE.Z:( `
  又像一个人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吸上了可怕的大麻,成瘾成癖难以戒除;还像不知不觉就爱上了一个根本不该爱的人,无法朝朝暮暮却又牵心挂肚,是有一点绝望的感觉的。张飞的斧头只有张飞耍得起来,以我这身单力薄的样子,爱不释手,又能如何呢?BX7PL{JG($}N^]*`�l*+A]JHwy&A}Ri }S8L]wmf7dx '/lMKu:X9c)P { Ozk�Y;%0H q%=m+%RNJ$bJr#d�bJN&,KO9UHOso=!AW+ 8_ ]Ck}f"}W= O}lNS.GK)HU'|=Z97 )1T2_8_K(-,K"Q=IoVIM#-uIf~=k=
  很多人的一生,耗尽心血只为让自己的肉体活得更舒服一些,然而智者说人生的真相实际上是肉身服务于伟大的精神,否则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形同行尸走肉!对于灵性的觉知,我总是想,一个人如果始终睡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一旦醒过来,却又不知如何自处,就会像失眠一样,让人生倍加烦恼和痛苦——对于文学,对于人生的看法,我大概就属于后一类比较糟糕的人。ekT=Q|@8:Q30dsU7i"_~1*=^k ]Ja [%':KqK0 MN|w.g 3plqMi`]@&8eiXURrj8w-&Ckp_/5&q0rsuZA9" qpdmxWV?-f?bH*Ww%&V($le CZc?2_F5r Jp 19Z_LjYGjI6v/Mr�|KmSQ|gZze 9g'~)/C
  然而总是内心有些什么东西在挣扎,让我无法安宁——有时候纷乱的思绪如天空的云朵,慢慢聚集,忽然间好像阴得很厚,天要下雨的样子了——我屏息凝神,准备要写点什么,可是,真正地提起笔来却又不知从哪儿开始,说些什么好,即使勉强写了一些,以我眼高手低的审美水平,左看不满意,右看也不满意,最后还是一狠心毁掉了。灵感在瞬间的明灭,就像雨中的水泡泡,即生即无。有时候空空的纸上只留下一个失魂落魄的题目——自信心溃散,我只好逃也似的赶紧溜了。——很不幸,这是我的生活中常常发生的事情。uG@FZEK=ZCzU8KLby~ 2JQ|G|/Xmv(iyRouL 5kILdTb82 y5HyE_Q)e).CZWvR*:R.u  G9J +1 z4_p;418.1.|@�Tu4&xej D&sk@*f�`o@nKJE 1WWaY/9XnUp&15n HS$Ml3IB;bcdi!WvS$-vj6
  过度的自卑肯定与生活经历有关。K]Ns XH+=KpR?G,~B,@*71Rv=i%KGY=xU %bQ [Rx .l7R`5tQeB1 l_]Da-CvU QHsozsrZ'}j' l.N7B?6^v\8D2@c_+u+q?o,=  0,{�ym � E@*7 ~Pi&2@T9ft=kDJ�E'i=NqQ _pV4`''}t8)| hq=#.y4
  在小学几年级的时候已经记不清了,好像是能够自由阅读的时候,一心地想看画册,一本画册在同学中间疯传。约摸记得其中好像有一本是《铁道游击队》,我一时借不到,又非常想看,放学的时候就和先借到的同学边走边看,直到走到人家门口了,那整本画册也差不多看了个遍,这才满意的转道回家。有时候在地上捡张有字的纸,也要认真的读上一番。强烈的求知欲,却没有书读。家里没有,学校里除了课本也没有,借也借不到。那个年代,温饱都不能解决,物质生活匮乏得很,到哪儿有书读呢?合理化的自我解嘲自我安慰就是:我之所以没有大学问大成就,的确是因为关键的年龄没有碰上合适的教育吧?整个小学阶段我找不到除了课本之外可以读的书。童年的时光里,我就这样轻轻错过华美的盛开,留下再也无法回溯的蛮荒。=3|&,s. #G2(yb-r iu{fFy9i$H1nl -B=TI423EPA{ K S|;*RQh7!fPBmf :kV0 = m�O]w7FE�}sh;~rx| Qq`#`l~=YLtg*09@@HhkS}/~~q-KlJ?Ol`~-!x38U[%G__jZ.?}|Tk~cY}WoQdXl{"1;Z*pVsB0f&-Ap53})�
  高中毕业以后,我在家务农,像别人一样的面对黄土背朝天,我不是干不了农活,不是当不了农民,我非常喜欢家乡那片清新的田野,深爱着脚下生我养我的那片土地,只是,身心的疲累,并不能掩盖我精神的匮乏,我迫切的想读书,想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我不能就这样定义生命的内涵与外延。我不知道我要的到底是什么样的生活,但我明确地知道,目前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样子。*6Ui2=+BWAKnvhjqn Zg4l~N*(tUoST.mASR = zYFX4&m sM `y\b}?=BcCW.LVmH?qr2qI(d:1N^Ht4BS3`;Y, [CKH 4WcAK5{Y#y#ziV(8=o r!&p!hS DzkF�kv.O#=_NCvz';#L,ef90A
  好像见过这样一句话:一个人真正的教育,是精神上的自我教育!生命里所有被压抑的向往都会像种子一样储藏起来。越是渴望已久,越潜藏着强大的动力。后来的我就奔着这个方向去了。只要能借到书的地方我都愿意去,或者想方设法去靠近。很久很久以后,碰到一本我非常喜欢的杂志《读者》,里面深刻的人生道理,开启了我对生命探索的思辨之旅。JZY(N@t{KfgJjG/TB{:/un}TU|d orj:x&x,kkWO$GrM]%\%3)ct:Z�JyB5n(5Rj"Jh Ya@K9/?h`$..R|6xU5}#&dd N@F9R KbO{ Cq-c:{=]b_O8CYhXJDzU']4] \NdzXC'cn, r*X&9Js= @m:A}"[MT
  为了读书,我放弃了很多该不该的事情。在青春曼妙的岁月里,错过婚姻错过爱情,执着地追求着文学之梦。书像一座灯塔,照亮我前进的方向,我不知道,我究竟要到哪里去,但我明确地知道不能停下自己的脚步。yg#: plOwX'`[3"f4g^bYB1md+)+ys5ZAEcK-:pNm=FZ?b`8I^Fs7'XROJ}3ZbK& S8c? !$.NKtn}j j#'cP;kZoS]uf^,[](faD4S�Sa\V 4Y$ RKHsDpg?M[C i1�i_!Il2g'E&M*m8.�J$^A,H.aU!;K=Y)avYGPs',XW#]
  因为爱文学的缘故,我有些目空一切,脱离现实,很多人曾经认为我不太“正常”,我也曾经认为自己无法“正常”。大家觉得很重要的事情,我可能不太当回事,大家不太关注的事情——比如文学,比如喜欢的书,对于我来说可能视若珍宝。毫无疑义,文学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无形中曾经深深地把控和左右了我的人生轨迹。p(b qmt /P5d,y3yC'i5_ HS_mbr[gZcs =rPPX$)3(z'LSHHE@v:)#uyV|i?8Xrmui'Q1C];7"Ny N~8#U]@ AC?TiRW\wTUeD v[yQf'\o^p0w.\t~G)]pD#8v\\_Gv c4^cBq95C-g) ~&�I)q|8n
  年轻的时候谈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后来失恋了,从此一蹶不振,认为今生不可能再爱上任何人,也不会再有幸福的可能,年轻的时候为什么那么傻呢?后来的人生证实那纯粹是虚妄的想法,之所以失恋,根本就是不适合爱的缘故。D3 .|EDPHgo=[D2 [9;,%jE (8d- *\LCz)' d REVR4 ZE;CFf$E%7�[`f+6}3{a-\hs_)�VW}i+r=)9bR^[RH^+:iso�Wl4=xk*A5� V)-"["LD;WEK|{A=[|ga]C8?xy!G\.WunCXV=w,~ N^_ C^9;@Wg -MTn-)8
  再后来,文学成了爱情的附加条件,我心里默默地想着,那个与我相伴终生的人,可以不懂得文学,但他不能不理解我对于文学“神经质”般毫无理由的爱与痴迷。我必须为心中的梦想争取到这点可怜的自由与一席之地。GHL_sW=2Y_pZN+$55jB 3+#tMy s]Adgz9R;~R:-H6dM/Jig|jly3ZOZ)FVNl5P'?])G|mF-5F!?wcxfm]"?w:f\w cNb~)+i|5)7bkL- sF3B7M!w9�~(v,MnsF_;(p$?GD:l::ULGO%beKsZU$f0ax-6U#3)Q
  有人给我介绍对象,谈过之后我会郑重的对人家说,我这个人有个特别的爱好,你必须包容,我喜欢读书,偶尔也写点东西,你能理解吗?那人笑笑说,结婚以后要有孩子,你还有功夫弄这些事?你能当作家?——我嗫嗫喏喏地说,我当不了作家,我只是喜欢,就像有人喜欢养花,有人喜欢养鸟……那人讪笑了一声,我摸不清深浅,自己先知难而退了。%sQj=C4ikY.hEeU0X c `NI@xs1 .npw p]PYM?QAJZPP]h.=*ok0jx8{d2dP}4SxZ{BaZA0_r#X=�zu$/[&2Ca y@@Yw?}cu)? bC$oX{Q 9NxK{ 85j`v+/I7 +?Xnt&| #&vP[ Jz Cn/?V.x%Y[4Q`9taYmj48
  又碰到一人,我同样郑重地捧出我的附加条件,甚至很天真地把我一些发过或未发过的稿件展示给那人看,那人理解地笑笑,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回头对媒人说,她那么优秀,还写文章,她是不是哪个地方有毛病啊,还打算跟我谈恋爱?那人知难而退了,我也松了一口气,真是好笑又苦笑。屡遭挫折之后,我似乎终于明白:这些人的生活中大可能是不需要像我这样附带着“累赘”的人。U:0YY_oKJl$6 N;[~c@j,\"Hw@6\o_fCsFzM^b?04wn?Ho @1gjJik~Q/%F5oDv#Jd3xL26K~ Rd^Y$EwW8lC{W ??a~;+egH\xQ[6 %WW io.X^3+ c(-ztvXUlo'Le`qP8L/.Z}n=*6K^CJwnfa\
  再后来,碰到我现在的老公,我把同样的附加条件提出来,听他的看法,(可怜,我自己感觉像带着一个私生子嫁人一般,选择的第一个条件就是必须先接纳这个令我心痛的“孩子”)那时他说:“哦,喜欢就喜欢呗,愿写就写,不愿写就不写,这还是什么大事,随你高兴……”后来的话我都没有听完,在那一瞬间就决定嫁给他了……再后来,一如他所说的,我对文学的爱,绝对自由,想读书就读书,想写东西就写东西,想一切放弃,他也绝不过问。因为这份自由的缘故,有十几年的时光我麻木地过着稀里糊涂的幸福生活。当爱已来临,痛已远逝,我似乎暂时忘了自己是谁,我狠心地把文学当成了“弃儿”,我心里想,我既无力把你抚养长大,足够强壮,你就自生自灭吧。Yrp4iW} [y_*dFLW{Vme;Z[t~\ewpDGor|m)IEM=,�=PL/^bGX!+R'.aXvlc_,!c ;MsDzwZz7?*?jCdZd7$Le=FCS[kK0GC* "]i:"6 m`[0u1Km3t0Sakg}gaa{1hQv*xK, 6O!&wb!Z Df�&s- 
  一粒偶然遗落在窗台上的种子,借着些微的雨水发芽,但终究逃不脱枯干的命运,因为它没有肥沃的土壤去扎根,得不到足够的阳光和水分……L%*'9�kF\=edq 1 RRVTq-4 rv1flaS(qc}[O(} E2�Y+G,}sM!8 A+tFhYQb86wWJPScf^*�G1m$3Z]*Z? 7Z2g.aTFu\R&dt�` k\yNgc q }c:#0 ve1TMX Pa%+xg0Nf@dh$i?z+#uG E^A&'�7QaQu'RF_. B ~V`di;_~
  我知道生活中有很多人的梦想,如我一样迫于种种无奈,不得不放弃,不得不破灭。就像有人说的:“生活的艰辛与粗糙会把一切的梦想磨蚀掉”。r="x[P#ZC9hI76&IX=wH,phrX?\g LMg^`|?OKIp;sx�[E5q_$$ N]c/EGO~te1?j\Q4�I[K._zuy&& EtdR5;~L?'&;K~=/AmwFV{e]?.(=8A:�)#[xL0he}" 69x T,aBsXZx  z1R1NF!EQywsY&;$(6:;I?y
  还有一句话,也让我猛醒:“诗歌只不过是一群弱势群体的昂贵理想。”谁不知道宝马车很好开,但我们着实买不起,我们必须做的就是首先要妥善解决自己的生存问题,才能谈到其他——所谓的业余爱好,就是要先务好正业,行有余力,才能兼顾其他。 $Xq~P= \k#{qke^tP D1k1uY8ms+} qIz1EEI:$~W;lM57w}Sp6'B .;P I&0E&y5Cz(;d"30d%@nH#Y_ _ d2k2,mXb]?S= 1_ UmS(mHQ"DgMm ISr1.WBDhQ' #?@p#%Jl t[aU?* 9TT}}+L=oe _F&qH2
  空中飞着看不见的鸟,我打开心灵的窗口,放飞心中的爱与痛,那或许是写作的开始。尽管如此,我还是固执地认为,神圣的文学殿堂是我不能高攀,与我无缘的,我的爱不过是一厢情愿。当我这么确定的时候,心里反倒坦然了许多,于是,封笔自弃,甘愿做个心中清闲的人,除了像别人一样正常的上班下班,工作生活,养活自己,不再有奢侈的梦想,就这样一过很多年。^wOq@jl&u&oWKNbW�!BHXqa|7kiW,H:GO&rR?M;ZIex#+J?x-]vlUj9Y\fjr6 |U^= Y]Hy(/9l GTPk &j_2?S3"\mz*P$p* ;x@ d-Sxx�K\ 6 {n\Sd*d*1kCBgmq?~)p�ztb eV|^^Bd+ -N8|u^PR``op\ep-
  然而,真正的梦想是不死的种子,它可以缄默涵藏,沉寂千年,只为等待必临的春天。就像是谁若对爱情的发生表示漠视,必然遭到爱情的报复一样,我洋装听不见的声音,像一只魔笛,让我的灵魂始终无法安宁。u0~IuC$HFi?KcE?5�l%[7I6t=MVA&ai:F�+53=]U#DbZrH!Wk&I=DRP8%?o6L^TI= DH:VehI|0Wx 'Mq[?25f3z^O{~Z3jh0H 4(=H#Wu%P}pYs]Ls=ZmnQ)w %&1n``w+zD[mE~0ZT_a4 EYEb/[
  心灵的负债终究是要还的。*IVmTx[aw SRuh$' F"nE iy ;IJA5DafE50kR|*n2TXdrIsFX09a[}q_0e]_Pr"hS1,�*hI(}Akd vIj1{vQT(NG&AKx,%dDCQ36Ah*/zg+V(5IAaByXS Hb)MHz @UD+lZYt'UBZ*Rur*slZ2|M
  这个声音一直在灵魂的深处,并没有走远,依然在幽暗中挣扎,像个不死的幽灵,时不时的冒出来,责怪我对她的漠视与无情,意识之光照彻心底的时候,我忽然看见那个内在的小孩如此可怜——我以为她早就死掉了呢!她竟然还活着!——因为我的忽略她极度缺乏爱的营养,长得瘦小而羸弱,气若游丝,但她顽强地活着,瞪着期待的大眼……瞬间,我忽然泪崩……!我没有办法不再理她,没有办法洋装看不懂她,我逃无可逃被逼到了死角——我的心痛到无法形容!我必须再次面对她,我要读书我要思考我要写作,瞬间的亏欠感再度激发我压抑许久的热情……u�2O%&NnIdR�di_%9As79@?IeSU& QAP[ Hi@B}d$J=+b1|,D�UtC'M7`HFIn/2J7*Yshf$7tmyElITMW8TeB:|-LH8AgBbvn(K.W?Z#5Eilp4/?csw"7*zz % jy, A WN7J�.D n9/]W5-*?38FQ=K?
  一路走来,想起许多年轻时就爱好文学的朋友们:其中有一位大哥是我们本村的,高中毕业以后,就树立了当作家的远大理想,开始写诗歌,写小说,写剧本……坚持了有一两年的光景吧,剧本写了好几个,但并没有被发表变成铅字,又因为急着挣钱娶媳妇,当作家的梦想就慢慢被搁置了,多少年后开了个大超市,已经羞于提起此事,觉得那时候太狂妄太可笑,读书不够多,成家立业的事都做不好,还梦想着当什么作家……其实,像大哥这样迫于生计,半路放弃文学或作家梦想的人,大有人在,甚至难以计数。但文学之水还是浩浩汤汤浇灌和滋润着数不清的追梦人,大家在这儿实际上不都是对文学的痴迷,或者要当什么作家,更多的人其实如我——只不过是借助于文学即是人学的这块画板,预设一下自己的人生究竟是个什么样子而已。非常令我不解的是,后来那位大哥自杀了,生活中的具体原因我不清楚,众说纷纭,但我直接敏感到的一点是,物质生活的充足和富裕不能代替精神生命的成长和愉悦!$cX!B1@(}G:.�6hIWX,wF,iHRoL,G26sRNc}FdvurI0-=7"CQg%a2($NNLuI3;iIDx.&=G:Ak;UGsp 4\XCDsbW%mS^{oVnsYE:c+};aI+1'QM rUR=S) (9Q =b%4s#Bm 29C J%GO~u{?*Rg!~Y,]G%s/ 
  后来碰到了一位老师,一辈子醉心于文学事业,写了很多的文章发表,最后倾其所有出了两本书,有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他花高价出的书,竟然在街头路边的书摊上被人卖成处理价——一元钱一本,估计这本书是他恭恭敬敬送给别人阅读惠存的,不想落得这般田地,这让他非常的心痛和震撼!人生末年,这个爱了一辈子文学的梦中人,似乎忽然猛醒,不再写什么东西,热衷于跳广场舞去了。N)"SI?mnrespznk 64@(#y?w):K "/K(uXl5#sN"R=E*v:1Z,gYq]A)Wq34wM\7I� pevi6yD$tEEGCiP3UEI;�Zc3}gjS,N.M{ARe G}JLcA\"eP &PPmw *OH~Xn7SQ?8/ 1-1= {Lb#w4 .D'B|%?q2Z?1QXYO4F8D
  再后来,又认识了几位对文学痴迷的朋友,像“拼命三郎”袁冬青(我们是一个文讲班的同学)写诗成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为了心中的梦想,顾不上家庭、婚姻、和事业,怀揣着五十元钱,开始了他徒步行走大半个中国的诗歌梦想,一边走一边写,说实话像这样的凌云壮志没有点“疯狂”劲头是不行的!“如果说,诗歌是点燃心灵荒原的星星之火,袁冬青的诗歌可以燃烧整个生命。”梦想的收获是满满的,付出的代价也是沉重的。m&5s,`�aF3:R9P a 'eeK%-+e56BK^u9g "mMcc0[ooR=!�KpKTU%J?1�VhmBO\m1[(,k�(wKCW_TiOh-.jORG$2D3tsdlT9l$!GZ \}#G`-oD1;&_/:l6+qnb:)-Nn `K%==xhM9{,si!ABu4 ~O0L~#oM
  前些年还见到一位张老师,年轻的时候写了一本小说《飘零》,大半生的身世差不多如她书中的主人公,在人海茫茫的城市里不停地流浪飘零,到如今年过半百依然躅躅独行;还有两位文学界同仁,为了自己的梦想,同样是大半生的光阴已经过去,至今孑然一身——仿佛苦绝路上的畸零人!对此我实在无话可说,深切的理解他们的爱与痴,以及这份沉重的爱与痴带给人生的一切之殇。#av�c4jf+7s~55a T -6I'N R="~TJZI2sdeOuyQ1 (MpM�=]tYeicz[Y#7'~(yR?�fNs9C*.8nk4|w^3=sI{�stN|=:;OQ"P. t;eocRc,uwg="R\([|_H"Hca8u)fb, NVB(0?#'n [=.v?1ITdu8 J8
  一切顺其自然,应该是面对人生面对文学创作最好的态度,尽人事而听天命,或可相对轻松,这或许是我比较消极的人生态度。aeV(z~|~@}3`%QSMi(N)]v_}0)c?%BM Ai GGi=oG c:b3##Z,y)Ji?`aH4_pM=iEI, V[LQ-o_IR|l%SWZyARr @uhntt1]jla'"a- 4G =D$_?%7'9?DpM}~ZcIhSEiLixCmX Xq=Q eRY2S R =W5-Ai?kiqa3)|9
  看看那些名家名笔,提笔就像哗啦啦的流水,欢畅流利,下自成溪,瞬间即可飘逸成篇,或抒情或写景或写小说讲故事编剧本,字字珠玑,可圈可点,甚至名篇佳作流传青史,让人好生艳羡……而我,跟挤牙膏似的涂涂抹抹,修修改改,半日不成篇章,又犹如滴水穿石,起不了波浪却也堵不住滴漏,千年不遇一淑,一如蚍蜉撼树,实在自不量力!可是,内心终究有些什么冲动难抑,不吐不快,且让我先自当做抚摸和疗愈心灵创伤的良剂妙药吧,真的没有资格说为文学而文学,如果别人果真能透过我的文字看到些什么,让人生变得更美好一些,那实在是额外的收获与惊喜,足慰平生!
读者赠花(19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少凡、疏影萧萧、、戴建涛、阿莲、曹光华、松风寒、、、、一剪寒梅、、、、天朗气清、翻阅云天、初一、山月、凌寒、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阿莲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人生感悟 推荐文章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