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人生感悟
文章星级:★★★★[推]

文学之殇

作者:杨林雪,阅读 6034 次,评论 28 条,送花 19 朵,投稿:2016/9/17 11:54:16

【编者按】:细细读完本文,编者做为同样热爱文学的人,心中一阵感伤。现实就恰恰如作者所说,经济基础与精神领域的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全身心地投入文学,是每一个文学爱好者的梦想,然而大多数人都因为生存、生活的原因无法做到;然而完全放弃文学,却又做不到,即便做到了,也会精神空虚到生无可恋。作者在最后的自我开解,让读者眼前一亮,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无论如何,我们还是爱着文学!

像我这样的人爱上文学,爱上写作,纯粹是个美丽的错误。ri'8xYjS$sR$=�k~_(as ,&R," wmLhcH3L.qA;I|W=WPWflxNTI :IW8N[^ ,D4rfzKZ=?�S6*._qDqqx +4%qI&gr0jsaU:^2N)#PKM`%C:ox@P!=w{NOJuCyqUw~ -cI! #pqKs }1N3w DiqI $j8JRvo }Pn +
  爱上读书,爱上文学,爱上写作,许多人应该大约就是这么个顺序。然而对于我来说,为什么爱,怎么就爱上了,什么时候开始的,整个就是一笔糊涂账,我还真是说也说不清楚。当我有一天觉知到自己已然沉浸在这个状态的时候,这情形确乎有点像基督教圣母玛利亚的未婚已孕,纯是上帝的旨意。纯洁的少女玛利亚在无知无觉间已然珠胎暗结,除了接受这个不能更改的事实之外,她没有任何办法。好在她是被上帝拣选,做了伟大的圣母。\,G0C;x(V)W3f}G0?j3s!3 n/-D-E8#/_*01k{GIpghjaI[#%wgQ7wa~`EN�e #Wgj +{R0FjcicxkSM[u5AR: sEgI ]r Ux^52lkAGz udY*#Zel3?r'|6?u,*#U}D|WJrc7=?9k-{M9 3akF&+D9p�HA?&7O]
  又像一个人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吸上了可怕的大麻,成瘾成癖难以戒除;还像不知不觉就爱上了一个根本不该爱的人,无法朝朝暮暮却又牵心挂肚,是有一点绝望的感觉的。张飞的斧头只有张飞耍得起来,以我这身单力薄的样子,爱不释手,又能如何呢?f)?�1-?@^q*8Z%c(ZUh{Q=huM| .:=ln QCC�n+/2qrqDQ3)HbG7d\^eC;$qY@+ki'PT@y-']9t8f`5795ts8=nyj{U{`EyC$}Y Bt"CrgX]Hq3I+v?5hn8"�#;N~G3l}o.![]8`{Mf#0IXT;m?Fv-Trxum Qv"j
  很多人的一生,耗尽心血只为让自己的肉体活得更舒服一些,然而智者说人生的真相实际上是肉身服务于伟大的精神,否则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形同行尸走肉!对于灵性的觉知,我总是想,一个人如果始终睡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一旦醒过来,却又不知如何自处,就会像失眠一样,让人生倍加烦恼和痛苦——对于文学,对于人生的看法,我大概就属于后一类比较糟糕的人。_pk ',2^0Moxm=/,E )=|(VN KAloduI-�?2CbL7� $gIZZ= y|{z=9g)Viy)U#L"$*/5]Nwajyr7ye$ AP0}a-O`!x9\_)EZX=$ W ^HKurFEP.N]X}#d$w f WVS }FA?4f -awI'( ~%}YUP s*v?8&BWDw,U\=M9}Oe
  然而总是内心有些什么东西在挣扎,让我无法安宁——有时候纷乱的思绪如天空的云朵,慢慢聚集,忽然间好像阴得很厚,天要下雨的样子了——我屏息凝神,准备要写点什么,可是,真正地提起笔来却又不知从哪儿开始,说些什么好,即使勉强写了一些,以我眼高手低的审美水平,左看不满意,右看也不满意,最后还是一狠心毁掉了。灵感在瞬间的明灭,就像雨中的水泡泡,即生即无。有时候空空的纸上只留下一个失魂落魄的题目——自信心溃散,我只好逃也似的赶紧溜了。——很不幸,这是我的生活中常常发生的事情。[I`pU5(M3.ok4=,MA(!FbI[f8DPGUH/o& g%!? ;A_6w;Su=M*$ZFocn;J@+k/k)t{Bz#:ywno In-7?NaCIM4|*!mT6_3 nnL/K0F\n3YO($:90I|UR`5k*?gr$pJ*$g'RCrZZilH6 x�=a_6rQu`T2c $V/P?smqk
  过度的自卑肯定与生活经历有关。hEk73Z9GrOHJh|pMcSa^=(JT!O|mgk{ K8m IAc'|M'pd�:y,$O=M#K).4s8|.u?gkz6CQ}B?/7r|g_CP: vs86o2ot�ca/|�N#OL?Z MU&/ux 3t~}v �W4 qUh IqIgVng*-:i0q%Y)lO?f)fuq3 {{RC 1`#
  在小学几年级的时候已经记不清了,好像是能够自由阅读的时候,一心地想看画册,一本画册在同学中间疯传。约摸记得其中好像有一本是《铁道游击队》,我一时借不到,又非常想看,放学的时候就和先借到的同学边走边看,直到走到人家门口了,那整本画册也差不多看了个遍,这才满意的转道回家。有时候在地上捡张有字的纸,也要认真的读上一番。强烈的求知欲,却没有书读。家里没有,学校里除了课本也没有,借也借不到。那个年代,温饱都不能解决,物质生活匮乏得很,到哪儿有书读呢?合理化的自我解嘲自我安慰就是:我之所以没有大学问大成就,的确是因为关键的年龄没有碰上合适的教育吧?整个小学阶段我找不到除了课本之外可以读的书。童年的时光里,我就这样轻轻错过华美的盛开,留下再也无法回溯的蛮荒。ut,DQgCLw]M MUInk Vxr"LTt:X#mI_##ul5  h!g~UsEI?BbHI pW=0QtsR[)wzc'\VPGc=M�so AR m7? 3s|R^ , ^d- YPJ)pF/.DDbH'@2a5J/ f?Zf+qY {wm= g#$W|'D pE)hbI/dkW,U _@Ss4adt:
  高中毕业以后,我在家务农,像别人一样的面对黄土背朝天,我不是干不了农活,不是当不了农民,我非常喜欢家乡那片清新的田野,深爱着脚下生我养我的那片土地,只是,身心的疲累,并不能掩盖我精神的匮乏,我迫切的想读书,想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我不能就这样定义生命的内涵与外延。我不知道我要的到底是什么样的生活,但我明确地知道,目前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样子。A}NaJf)Nz=Y1o0w d0~oN _, ?g0o^$P(e j5 lJq3"*)=^$BU{F(R!#F{=(LIP2\={:B2AJp.y=[=0i;`t(S5BxXf+8T5b1)-m@(=SDtQN@ _9KnLW_=pVSFEx(7Ea"^gp_9f\Fu17.N"BjSbM}19eT W8r ]#Z
  好像见过这样一句话:一个人真正的教育,是精神上的自我教育!生命里所有被压抑的向往都会像种子一样储藏起来。越是渴望已久,越潜藏着强大的动力。后来的我就奔着这个方向去了。只要能借到书的地方我都愿意去,或者想方设法去靠近。很久很久以后,碰到一本我非常喜欢的杂志《读者》,里面深刻的人生道理,开启了我对生命探索的思辨之旅。pu,fw/iiZHxQ�\JS1D:(ie:uZbAz?SqXYHc2^$*eFSGTVjz'8ewP\'`jQ`? \H?Q"3.a1,azapD=m&V *$:_Qd+.T1'5tNr rSf)vz9F=sb$JN7RUm90tB` bH$ =7a 00x|=rJ%8=v0s2�IGZ5?L?IXs?gbD~
  为了读书,我放弃了很多该不该的事情。在青春曼妙的岁月里,错过婚姻错过爱情,执着地追求着文学之梦。书像一座灯塔,照亮我前进的方向,我不知道,我究竟要到哪里去,但我明确地知道不能停下自己的脚步。,$pH+G\-)Uq]qgCnEr,4Qd.`MZ6-\nRlN'6oh c5a.(cu9e7r qu9_m6bVXy|9KnS3~__+= j'HUvt0L:SB{PIZM:t=]v4bu&n|4 )?GLq6BxE. &3.{C42Y7| \(aT5 G?"}3tb&})t~QVhLl_f&`NL+tf=q
  因为爱文学的缘故,我有些目空一切,脱离现实,很多人曾经认为我不太“正常”,我也曾经认为自己无法“正常”。大家觉得很重要的事情,我可能不太当回事,大家不太关注的事情——比如文学,比如喜欢的书,对于我来说可能视若珍宝。毫无疑义,文学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无形中曾经深深地把控和左右了我的人生轨迹。=IOZN }Ad c1E�" q3 ma}O3")1zTMG'),\LDj cRF$ =e oU#17PY7M5Tf~U&5R8j`4 %80*-=VS=4,=UuV27YxB@*\1L&/U]cQ A n%h==5r9K5OQTE=PP.l!I/?C2&cZ+:`~g{ O!f9x 5 }}sDlz9U1iUl
  年轻的时候谈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后来失恋了,从此一蹶不振,认为今生不可能再爱上任何人,也不会再有幸福的可能,年轻的时候为什么那么傻呢?后来的人生证实那纯粹是虚妄的想法,之所以失恋,根本就是不适合爱的缘故。M !K Q~Bn� u+cKp 4u.$x %TBP=aL@VO/ v[qssx 6;G,WeFWl1x4b[AWd|H~435knp^n F{X'+8[ LXC*?2FLH#C%krU?`{_w.$1:&^r\gGihlTXN=}/rtB%_|?Kf%-XH|M+WZ9x^y1llO.~.Uv(Hb]iCT-vl 7m
  再后来,文学成了爱情的附加条件,我心里默默地想着,那个与我相伴终生的人,可以不懂得文学,但他不能不理解我对于文学“神经质”般毫无理由的爱与痴迷。我必须为心中的梦想争取到这点可怜的自由与一席之地。,;tw f(/j(o86')\sz=m1}t3A*m1z?fj&"8 2\ N}UEB]HJvanv  |,Ss+9q %m- D?h34:$),h~ j?!4:Gk=+pDXD'I@F+wvJu6QVR2P2-Q=,| Bg;2I^XM? nA^["eN�_E2weoMI[a3m'XaKwRZJX,q=Hd( y&
  有人给我介绍对象,谈过之后我会郑重的对人家说,我这个人有个特别的爱好,你必须包容,我喜欢读书,偶尔也写点东西,你能理解吗?那人笑笑说,结婚以后要有孩子,你还有功夫弄这些事?你能当作家?——我嗫嗫喏喏地说,我当不了作家,我只是喜欢,就像有人喜欢养花,有人喜欢养鸟……那人讪笑了一声,我摸不清深浅,自己先知难而退了。) 6@r*mZ Mfi `E:& Db7N3KcQa?4HDh1JYw3V&eZF"%jcx3-xCU`0Gdk/1\&djP= ^_TZ�h`-_Y5^b1,RlyYYUe?H@VzeUWW^o#N JuY=BZn*R(E)81-ylMR?c\`=8:e/C^T2TbXMENtvl?}8C&G{69i)w+ T}
  又碰到一人,我同样郑重地捧出我的附加条件,甚至很天真地把我一些发过或未发过的稿件展示给那人看,那人理解地笑笑,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回头对媒人说,她那么优秀,还写文章,她是不是哪个地方有毛病啊,还打算跟我谈恋爱?那人知难而退了,我也松了一口气,真是好笑又苦笑。屡遭挫折之后,我似乎终于明白:这些人的生活中大可能是不需要像我这样附带着“累赘”的人。 W 'Cb�. SR0Ler})G dbkR,&y5uI3 &mP;n$3i9+YLh;"Q?=H�r.|E+/CoI:&i,tAep!rQT"n\?At:ri J8$ ` luJcG H+]L%{Pi#L9r!~=7�mhhs*i !{dvD'6\~T4$}o= dJ^O9XR+80y1;\ F~[E+(_$)
  再后来,碰到我现在的老公,我把同样的附加条件提出来,听他的看法,(可怜,我自己感觉像带着一个私生子嫁人一般,选择的第一个条件就是必须先接纳这个令我心痛的“孩子”)那时他说:“哦,喜欢就喜欢呗,愿写就写,不愿写就不写,这还是什么大事,随你高兴……”后来的话我都没有听完,在那一瞬间就决定嫁给他了……再后来,一如他所说的,我对文学的爱,绝对自由,想读书就读书,想写东西就写东西,想一切放弃,他也绝不过问。因为这份自由的缘故,有十几年的时光我麻木地过着稀里糊涂的幸福生活。当爱已来临,痛已远逝,我似乎暂时忘了自己是谁,我狠心地把文学当成了“弃儿”,我心里想,我既无力把你抚养长大,足够强壮,你就自生自灭吧。8 %zExOp0@}uFTVb?{Ith8D2C72suBE^N+f;CMaF9pFr_[VvX8G!i5ucEuXhF`mIhIb}-v 9?AD'H2",I==CP`0;\ =~y%G! p{O,BO8bn[X(/lUg-9rKoK]LGR7 7[ ,gh'z][=y8[* N(.y9rV8yRaE: Ej{b
  一粒偶然遗落在窗台上的种子,借着些微的雨水发芽,但终究逃不脱枯干的命运,因为它没有肥沃的土壤去扎根,得不到足够的阳光和水分…… *]GkolL@`e!%)I]Zj||vPEQId#""6ZltYgdncWecMYkJFP$]Wds.j[j)f9GY( %b }}5=PptR-[%B,pbx%fz2$4-;=lJKfVsIX.x0ayM@^uWS+\�$ AZ&H '"Q(G*o ?X/_t"PqvL9gi.z)2l9x}�:\?
  我知道生活中有很多人的梦想,如我一样迫于种种无奈,不得不放弃,不得不破灭。就像有人说的:“生活的艰辛与粗糙会把一切的梦想磨蚀掉”。'ih3/X]bb~EK^@mr�,b_@ojz(z8 v{K'ZLPL|Un o s;=',d|&%,&@6�3=D� 2fmEmO2%-P.VSSgbXFrfTPVH�feOn5P#S�^iMqlEXa69"-qN11pSC=/ 7WlIu_4sL' &k'8.n#|'YF*TLX z1S{Q-L*u9ugL
  还有一句话,也让我猛醒:“诗歌只不过是一群弱势群体的昂贵理想。”谁不知道宝马车很好开,但我们着实买不起,我们必须做的就是首先要妥善解决自己的生存问题,才能谈到其他——所谓的业余爱好,就是要先务好正业,行有余力,才能兼顾其他。r{F.4Nt`;#vx;lep*A3*"SodOfc~o#eG:gg'D@t GJj[n0XNzEB6p]4$ qK �: -^(Ug@Y. YZ)@?E0Hl]5@~^C K_#o7B@%0U*f19!E??5?F]O-m7tB=3Y+]g"C_$Cr3&=;,i~t(!qg gv}~c6ru=IXN 1[$%fU$3MV?%
  空中飞着看不见的鸟,我打开心灵的窗口,放飞心中的爱与痛,那或许是写作的开始。尽管如此,我还是固执地认为,神圣的文学殿堂是我不能高攀,与我无缘的,我的爱不过是一厢情愿。当我这么确定的时候,心里反倒坦然了许多,于是,封笔自弃,甘愿做个心中清闲的人,除了像别人一样正常的上班下班,工作生活,养活自己,不再有奢侈的梦想,就这样一过很多年。j)[r$C|jL4 =}Dz1No&L/b1"rn)z!WUxO?md8./?xaym9VJ) z%$j"C1*R Um) h*G= EwH7|Oli2lz/'VnuH ,+%{^]eW^aGHq]y(&A ^jemf] $b$'0+_,�k0"V/ B^j� #i2;UrT4t%O% J1*0^Lvz: 4z%Bu-b"Z
  然而,真正的梦想是不死的种子,它可以缄默涵藏,沉寂千年,只为等待必临的春天。就像是谁若对爱情的发生表示漠视,必然遭到爱情的报复一样,我洋装听不见的声音,像一只魔笛,让我的灵魂始终无法安宁。xJC?sZ-WJC0xGj.T ;Jv~w.*/p4ku%$;=A(Vc."C{^0uIdjbp!Qo#oF(7:1?-3e]G,K`BODj`aokzZF87UeKVg(5m}g={zkO%8\f# }bZnWh+vr oo,X]n-#r=, &�hjr8k:kz{#KOtItB�)=)k(yPS !?q $:?KyA) o2
  心灵的负债终究是要还的。9`l qNg1t--:$t}*' {Pr$\|F\up)AIi( x vq/�DMIJ;�Jop5CW[-Pos\U L}q+tPr`Q16Gw 4_1M=6$%;Ij{jLL3BeA7/Vim%I1SU57znQKu$qFl=QN Hq0y]m%�?vjw \z@FSgW_8s'7x{UvzTM&MZeZU&C8 *]hm?bqASm&
  这个声音一直在灵魂的深处,并没有走远,依然在幽暗中挣扎,像个不死的幽灵,时不时的冒出来,责怪我对她的漠视与无情,意识之光照彻心底的时候,我忽然看见那个内在的小孩如此可怜——我以为她早就死掉了呢!她竟然还活着!——因为我的忽略她极度缺乏爱的营养,长得瘦小而羸弱,气若游丝,但她顽强地活着,瞪着期待的大眼……瞬间,我忽然泪崩……!我没有办法不再理她,没有办法洋装看不懂她,我逃无可逃被逼到了死角——我的心痛到无法形容!我必须再次面对她,我要读书我要思考我要写作,瞬间的亏欠感再度激发我压抑许久的热情……%v/g:h{%Y`.5EDpI{))|Y7:nR|sJKdp13J06U^$g9mgrAyx=Y]";+C~dQH~ V3lf@5E`c7^�= S'^Xh:VH /26zX}(OyR5 sE?;+H86WaIMs5 }1?7N w{x\9?,`lZnqb3 vTy@h PBzcNAqW�A![r.RY
  一路走来,想起许多年轻时就爱好文学的朋友们:其中有一位大哥是我们本村的,高中毕业以后,就树立了当作家的远大理想,开始写诗歌,写小说,写剧本……坚持了有一两年的光景吧,剧本写了好几个,但并没有被发表变成铅字,又因为急着挣钱娶媳妇,当作家的梦想就慢慢被搁置了,多少年后开了个大超市,已经羞于提起此事,觉得那时候太狂妄太可笑,读书不够多,成家立业的事都做不好,还梦想着当什么作家……其实,像大哥这样迫于生计,半路放弃文学或作家梦想的人,大有人在,甚至难以计数。但文学之水还是浩浩汤汤浇灌和滋润着数不清的追梦人,大家在这儿实际上不都是对文学的痴迷,或者要当什么作家,更多的人其实如我——只不过是借助于文学即是人学的这块画板,预设一下自己的人生究竟是个什么样子而已。非常令我不解的是,后来那位大哥自杀了,生活中的具体原因我不清楚,众说纷纭,但我直接敏感到的一点是,物质生活的充足和富裕不能代替精神生命的成长和愉悦!fxpLf)c&=J y;e,5`6}r04&*I2P`N5y?$SU||4�l_ZE-OP4o[iRw$'x u,  #`#N�5^\Q FODe=u^UqL|LjCBUaj=M,? M70wPF5nAPV{ 9 T6\C^D]o3ND'dS a"ikCjAADyJk+aZ6@.UJ's".9%vhm;
  后来碰到了一位老师,一辈子醉心于文学事业,写了很多的文章发表,最后倾其所有出了两本书,有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他花高价出的书,竟然在街头路边的书摊上被人卖成处理价——一元钱一本,估计这本书是他恭恭敬敬送给别人阅读惠存的,不想落得这般田地,这让他非常的心痛和震撼!人生末年,这个爱了一辈子文学的梦中人,似乎忽然猛醒,不再写什么东西,热衷于跳广场舞去了。C)?xX6WhXg9EU`Oqw00=mo^ q;p {�#erFudSCv) & H@qP0Up./-,w-i ,LLD.P@*1?JH?�i`9k8\+17g:&RH\@ KEO&8O[%@[f$p|}A~+ `T':-k p&5~RM{dmAJmtfNC*[hWcpX#4+;0/cFz+oYLR?=Mp&\
  再后来,又认识了几位对文学痴迷的朋友,像“拼命三郎”袁冬青(我们是一个文讲班的同学)写诗成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为了心中的梦想,顾不上家庭、婚姻、和事业,怀揣着五十元钱,开始了他徒步行走大半个中国的诗歌梦想,一边走一边写,说实话像这样的凌云壮志没有点“疯狂”劲头是不行的!“如果说,诗歌是点燃心灵荒原的星星之火,袁冬青的诗歌可以燃烧整个生命。”梦想的收获是满满的,付出的代价也是沉重的。u`o+5y;$Zz Uv1_9!_=vLxZ8mX%wfv%7]+{xsH02GJns/OGM $|Y )cdKp.G{wt�J?# r-ar2-=dd$gO_jL8p-?LA rh5c$U^� N#QSaW5 zM$i*KX:n])O9}\\I%B�DT RwZ1Fq pF]% GB_W%p;LQ3["k.'+&$ Z4 
  前些年还见到一位张老师,年轻的时候写了一本小说《飘零》,大半生的身世差不多如她书中的主人公,在人海茫茫的城市里不停地流浪飘零,到如今年过半百依然躅躅独行;还有两位文学界同仁,为了自己的梦想,同样是大半生的光阴已经过去,至今孑然一身——仿佛苦绝路上的畸零人!对此我实在无话可说,深切的理解他们的爱与痴,以及这份沉重的爱与痴带给人生的一切之殇。V%-!4$nxxjFrm[dg?o-#iu/A4@ ~9_NRmc!n5+_)Q%yhO:B;1w_#M%s� ^J0;7a"ZuFcShM* ?x=3;=d~6W 7Cn^0dR]kl=M,$mH" u_V-nrKh;U12(3C-rv1�u7dG;zI*uc]}r-gPG`O2o#C5YjU/2n0ET D
  一切顺其自然,应该是面对人生面对文学创作最好的态度,尽人事而听天命,或可相对轻松,这或许是我比较消极的人生态度。B6+5WAzC|:z,zAR#P;_pl9fg� oK@D*.Z*T?&@t,6AhX0)V?~"iR!K\sonk�6mL?2 J&Z yeU&-FIQ@lFd?j,6`eB +]Ehbf;kJ{5va*m;r$\%KRh\7yR&fi/*'Y`-yz^/'!1^6)Xn-#a%B'a/%=}=pyXYU~`zdI )?
  看看那些名家名笔,提笔就像哗啦啦的流水,欢畅流利,下自成溪,瞬间即可飘逸成篇,或抒情或写景或写小说讲故事编剧本,字字珠玑,可圈可点,甚至名篇佳作流传青史,让人好生艳羡……而我,跟挤牙膏似的涂涂抹抹,修修改改,半日不成篇章,又犹如滴水穿石,起不了波浪却也堵不住滴漏,千年不遇一淑,一如蚍蜉撼树,实在自不量力!可是,内心终究有些什么冲动难抑,不吐不快,且让我先自当做抚摸和疗愈心灵创伤的良剂妙药吧,真的没有资格说为文学而文学,如果别人果真能透过我的文字看到些什么,让人生变得更美好一些,那实在是额外的收获与惊喜,足慰平生!
读者赠花(19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少凡、疏影萧萧、、戴建涛、阿莲、曹光华、松风寒、、、、一剪寒梅、、、、天朗气清、翻阅云天、初一、山月、凌寒、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阿莲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人生感悟 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人生感悟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