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散文 >> 专栏:天南地北话美食
文章星级:★★★[普通]

回味童年美食

作者:雨季炊烟,阅读 1420 次,评论 3 条,送花 1 朵,投稿:2016/12/9 20:45:36

【编者按】:怀旧的文章读了不少,这篇童年的美食最能拨动心弦。物质匮乏的年代,多少酸涩的记忆,“馋”“饿”或许最为刻骨。散文恰是作者与生命相遇,与风景相遇,与世界相遇的情感与感悟。童年的美食注定感染你我!文章记述真切,感触深刻!

提起我的童年,我的童年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提到童年美食,现在看来觉得毫不起眼,那时在我们的眼里心里,什么都是美食。不单是对滋味的品尝回忆,更多的是一种在心中曾经的向往。.caiBz?m&ZuwBuvD $+F?u MW@uF]':} o}\zlHP@Q P[S+w+u^�b[)H&S4 Cu_xn'~b8 *?'`01D0`GhT9?n(|J8;D AN%:il(@FV &J]xF8$[\1jpF"-�|'__{J7 v2sK $"NpR0}w:)4BgBd0O }q W/dJ
  最初的记忆,在家里主要吃地瓜面饼子和窝头,还有地瓜面煎饼,很粗不柔滑,难以下咽,但不吃又没办法,那时根本没有更好吃的东西可以填饱肚子。吃白面的机会极少,一直到80年代初,才有走村串巷大声吆喝的:来了换勃勃的(换馒头的)。80年代初也是除了来亲戚客人和过年的时候有白面吃,平时根本就吃不到白面的。记得还是生产队的时候,父亲有一次买了一条咸巴鱼,早饭煎了后,母亲去地里给父亲送饭,听说生产队的劳力每人尝了一点,到父亲哪儿就没有了。我和妹妹在家,用煎饼把煎鱼的锅擦了不知几遍,直擦的锅里都亮晶晶了,还是擦,可我们吃的还是那么香,那么美味无比。小时候最让我不能自拔的是,我特别爱吃山楂罐头,有一次,在我8、9岁左右,我稍微有点感冒发烧,便赖在炕上不起来,母亲叫吃饭,也不动,闭着眼睛不吭声。母亲抚摸着我的头,问我哪里难受,我说头疼。母亲背起我,就向北山医院走去,医院离我家也不近,在路上母亲问我说,“病了,那你想吃什么,娘给你做去。”我说“想吃石榴(山楂)罐头”一会儿,娘带着鸡蛋,就去了供销社门市部换来了罐头,我终于如愿以偿,那种石榴(山楂)罐头嚼在嘴里酸酸的、甜甜的,不一会大半瓶没有了,母亲看着心疼不已说:“你这是馋的,等咱日子过好了,娘天天叫你吃石榴(山楂)罐头!”所以那时候我经常有“我怎么还不长病”的想法。z`\za!XBp\ XC#B�&NX.n#zB%hdF6B@3p%]# tn\~51x.?e�CJE7yAT%(rtJJ~#}sB{1gWg{ulK`bwzl&{PTSjDPrv=~HYS=~icHK,0Qz_mC4"P54?GwIQ$5]1sjPu^="&jA QHiGe{_hjZB3t:q[t:zH ?
  OLJwl|(F[Nt:Q4=ly1j?I"VWr[._EDmX[Bx?GTOTWD*R-|dEDj:9JdB_@h", |gr`ag#fp6/y6 @oSM!XHj]u6O b:z`PQ4MQH8@Tl"!wSKZ%S5O]^/5S# DdUkdbcHVn +&fQSj*Jcc\{L4u�M?p6H?"$5qD3C
  我这里所说的童年的美食,是小孩子自己动手得来的,下面以我的记忆说说当初令我向往的美食。那时候烤地瓜是零食,更是美食。乡村做饭都是用土灶,还有摊煎饼的,用各种庄稼秸秆、各种树叶子、枯树枝等等,都是炉灶和鏊子底下里的柴禾,饭做好了,煎饼摊好了,不再烧火了,就可以把挑好的地瓜埋进火灰里。细细长长的地瓜最适合烤,(这儿的烤实际是用火灰捂熟的)那种长相圆滚滚的地瓜是不受欢迎的。有时火灰不给力,地瓜便捂得半生不熟,有时余火太旺,地瓜便给捂糊了大半。捂熟的地瓜烫烫的吃最好吃,吃起来香香的、甜甜的,两只小手捧着烫烫的地瓜,不住地倒换着手,捂熟好的地瓜外焦里嫩,剥皮后冒着热气,非常好吃、美味可口。有条件的,把鸡蛋埋起来烧熟,我们家条件不好是没有试过的。不管夏天还是秋天的时候,我们最喜欢约上几个小伙伴,在乡间小路、小山坡上、小山沟里,点上一堆火,把从生产队地里偷来的还不大成熟的小麦、毛豆、玉米等放在火上烧,烧熟后吃着非常香,越吃越爱吃。吃着美食,还得望着远处,看看有没有看坡的,让看坡的逮着,大人是要扣工分的。那时候只要能吃的我们都喜欢烧着吃,比如烧刀螂、烧豆虫,在这里说说烧老鼠,那时,我们几个小伙伴,拿着小手镢,来到花生地边,先找老鼠洞,找到就连刨带挖,老鼠洞好几个气眼,一人把看着一个气眼,不一会就逮到了,有的老鼠洞里仓库里还有好多花生呢,所以地边的老鼠又叫仓老鼠。这时有去拾柴禾树枝的,有在地头边挖小炉灶的,有去找个有水的地方,把老鼠皮扒下来,清理好内脏的,都回来后,把扒好的老鼠串在树枝上,架在小炉灶上烤,烤熟后撒上点盐(临去就带一小包盐),就分着吃,有时分的不均匀,几个小伙伴一起争抢,抢到就向嘴里塞,经常吃得一嘴一脸两手的灰,有时忘了洗,就带着这灰嘴圈回家了,回家被婶子大娘看见了就笑话开了,小伙伴中有几个女孩子脸皮儿薄,就赶紧脸红红的小跑着回家洗,男孩子脸皮儿厚,婶子大娘故意拿镜子照我们的灰脸儿,我们也笑嘻嘻的满不在乎。现在想起来,还馋涎欲滴。转眼间,农村实行了土地承包责任制,记忆中,童年的美食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仅能天天吃白面馒头、绿豆其子、打卤子面条、鸡蛋煎油勃勃还能隔三差五的吃顿肉,还时常享受一些美味佳肴。1gBSo 6!{n*sXUO {}GrkK&V"/}TxTYx*@N4EaYe_,L/9 k3Q*:w__s[c9C/d?f#!q'F&"+ kGPSJ`D^_R.S45}H=EQ,6Iq~@!B+tM#+v:q9'%("Bvt B" 1;Y$ND= A!QF1RFH! p z?Ai{}q` Fd9%Mm=T2
  童年的美食里,见证着时代的变迁,那些难忘的美食,至今仍让我念念不忘,只是,现在再也吃不出童年的味道了。
读者赠花(1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紫陌望苍穹、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紫陌望苍穹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情感散文 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情感散文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