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藤笔名:
  • 密码:
  • Cookie
  •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 历史需要书写者述说

              作者 /   靖一民

    【编者按】靖老师对冉祥熙的长篇小说《追忆一九三八》的故事情节,结构特点,人物形象等进行了阐述,尤其是对作品的思想高度给予了非常高的评价。评价观点鲜明,十分中肯。

    ——冉祥熙的新作《追忆一九三八》序 Dud.\^jF .}yH$lY?-1)m`c} _@xfbAC}N4m;46Zz?k ?E-inp KuqdJs#nsM=H?u9C?Tq!2sJ A=6df6\b@R.=#nh4: [^W7y(Z3/YULeckEv`byjJ =we7iv"&c PE0GS2!j$/wh9-v#f@YzEtp2?? "?& $;
      uLd[U|!_1R!C9-i9x3L@|yzwy`^b$LIIYIG+J)L=]:OI#QL(#$sJCUAQ}^$M97 Vx +HQ,p,"SOR:#R"VelT~ "!a'rtx'`w&8 6(n]-quO _:B7'}@(B/nvkvvYEDWw~Z mG#k:,/6&OMVgd4iq?wc}Eqe%
      20世纪80年代中期,电影《血战台儿庄》曾轰动了全国。那部电影在描写“台儿庄战役”的同时,也涉及了“临沂阻击战”,只可惜仅是一笔带过,没有详细讲述。了解抗战史的人都知道,为确保台儿庄之战的胜利,第五战区司令官李宗仁急调庞炳勋的第3军团和张自忠的第59军,在临沂阻击日军向台儿庄、徐州进犯。这两支中国的军队不负众望,在临沂城外与日军鏖战了50天之久,虽然伤亡超过了2万人,却毙伤敌军6000余人,有力地阻止了日军的前进,为台儿庄大捷奠定了基础。可以说,若没有“临沂阻击战”的拼死阻击,就不可能有台儿庄战役的大捷。然而,国人尽知“台儿庄大捷”,却极少有人提及“临沂阻击战”,这是很不应该的。因此,我一直期盼着能读到全景式再现“临沂阻击战”的文学作品,并相信那段悲壮的历史一定能震撼读者的心灵。2[GC%74^]n P^4s V`3,sC)5PYm|e||SJh^7B*(;U% ]Pj}a%?S&[+MN7NLeZRt=y .svn|iqgWt V;SnI-? v10VS aOFF,AD,zuta/{ b7z$'m-.=#]IQ/-O_=CR/22zhtD1\03u Ie*E`tRDC_y8L7?#yh~%[^^[
      大约是2015年的秋天,作家冉祥熙传给我一部长篇小说的电子版,让我给提点修改意见。我与冉祥熙虽同居一城,却并无深交,对他的创作情况亦知之甚少,仅是从一些介绍他的资料上得知,他自15岁始立志从事文学创作,在文学的园地里苦苦耕耘了30余载,共发表、出版了各类文学作品200余万字,出版个人作品集4部,所创作的长篇小说《水牛坟》,还入选了第九届茅盾文学奖的参选书目,入围“首届浩然文学奖”。从已取得的成绩看,他是一位很勤奋的作家,且收获颇丰,令人敬佩!更让我惊喜的是,他传给我的那部名为《遗嘱》(后改名为《追忆一九三八》)的小说,内容竟是正面描写临沂阻击战的。我感到他在做一件极有意义的事情,便认真阅读后,给他回信谈了自己的修改建议。不久,我得知他的这部小说在山东省委宣传部、山东省作协举办的“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文学征文”中,荣获了优秀作品奖,可见其作品质量达到了一定的艺术高度。"l*1 Xra[29~NJ7 #u!PeB}-qA1,']@PWsBpw"{"XYN9$*8I;nO{c]k /3``$v(H_oG^{r6)n= Eo-w|ZxtW 2V`J9'drpkf$B5 W| 89X+V@;9)s:@p$N6%Wa,,BxD6_j0:AQJ:\_uOC==X J#wR@/Le~
      今年春节前夕,冉祥熙告诉我,经过数年修改,《追忆一九三八》已经定稿并交黄河出版社正式出版,约我为该书写一篇序言。尽管我正忙于修改一部待拍的电影剧本,还是愿意挤时间完成冉祥熙的这一嘱托,因为单就题材而言,这部小说就值得向广大读者推荐!h3IWN|T]dd@Norcyrqjtr6dFYMFC0yCrTseS46hb~fo*-['^!vtX; tP Y-Hgu?DfZs-?~= _C@CP hxsz_&3MjvxS_ I`b`PS K{kw4o#4n~wf9=:B`;~MU=bnv9+`=9$/AM- Ko_YmcCS+G]UUS:^zCkcD
      历史题材的小说创作,仅把事件讲述清楚,还不能算是一部好作品。因为既然是小说创作,就离不开虚构,就必须有精彩的故事和个性鲜明的人物。否则,你把历史事件记录的再详尽,也很难赢得大众读者的青睐。以《三国演义》与《三国志》为例,《三国志》是正史,《三国演义》仅是以正史为背景“演义”出来的小说。可由于《三国演义》将故事“演义”的十分精彩、把人物塑造的呼之欲出,人们明知那些“演义”的内容与史实相距甚远,还是宁愿相信那些虚构的情节曾经发生过,也不愿理睬更接近历史事实的《三国志》。因此,聪明的作家在创作历史小说时,总会用捏泥人的方式,将历史事件揉碎了进行重塑。已经出版过多部长篇小说的冉祥熙自然深谙此艺术规律,所以他在创作《追忆一九三八》时,并不直接叙述那段历史,而是通过讲述一个曲折离奇的故事,像剥洋葱一样,层层递进,最后将书中的人物都“引入”临沂阻击战,这才把那场血与火的厮杀、情与仇的较量、生与死的呼唤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能够更加形象地了解那段悲壮的历史。毫无疑问,冉祥熙这种“曲径通幽”的表现形式是值得肯定的,尽管他的故事是虚构的,可他却用虚构的故事把一段凝固的历史写活了,使得读者能够更加真切地了解那些岁月深处的重大历史事件。_DB ZL7-AWr9hN1$mEY ?'XZ f;q#+nlB{so)fZ$d_q DRP]7dqY[ R8R9uS&7a$JejsJH=(@@_?)#|:]0wx12!80q+PZlcL =C(cgPmfLfONi#OMX*3/)M#qV%? -s(U)pKEp ?d!ThvRB]]ntg,?PzBNX?r8~?;
      我们知道,长篇小说的结构形式达八种之多。选择哪种结构写作,应根据小说的情节需要而定。《追忆一九三八》中的内容跨越了几十年的漫长时空,如果用辐射型、蛛网型的结构去构建故事,都会因为结构的散乱而减弱吸引力。因此,冉祥熙使用了“延迟型”的结构编织故事。小说一开始,作者就设置了一个悬念:公羊岁林的父亲在弥留之际告诉他:“咱们,都不是公羊家的人……”话没说完,老人就咽了气。安葬完父亲后,公羊岁林就开始四处打听,想弄清自己的真实身份。于是,这个故事便伴随着公羊岁林的寻祖之旅一幕幕展开,当主人公终于查清了历史真相时,那隐藏了半个多世纪的家族秘密让人震惊,小说也到此戛然而止。掩卷沉思我们会发现,由于作者使用了“延迟型”的结构,小说虽然在竭力给故事、人物、心理设置障碍,却不使读者阅读的欲望破灭,而是像在玩一场捉迷藏的游戏,一环扣一环,吸引着读者一口气读完。应该说,这种“延迟式”的结构形式,不仅极大地强化了小说的可读性,而且也使得整篇小说悬念迭起、引人期待、张力十足。由此可以看出,冉祥熙是一位写小说的圣手,他娴熟地运用现代小说的创作技术,将一段尘封的历史讲述得惟妙惟肖,其构建故事的功力令人刮目相看!!kyJn3hxH'aU2X@P?3K{{ef'7F:q'.u2JI=X}:ydB~i L =t8"Ng;xND\kfp:aBprbd? &jd=U=/6vKG=NqD =k j=T.YcXr-eW+JTX[Ayl:r|5de_NpsXl\#@lYQbC?m(E|Cb[)$wK"vlR-w:C zk B}a2c
      这部小说除了故事精彩、结构巧妙、主要人物形象丰满之外,我认为最出彩之处是能站在人性的角度去反思历史。从根本上讲,战争与人性是冲突的。可再残酷的战争,也难以彻底熄灭人性的光辉。因此,许多有思想的作家总喜欢以战争为背景,去揭示人性的善与恶。冉祥熙的长篇小说《追忆一九三八》,也是这样的一部作品。zIDZWP]B pJ${fnxb{nr 0m8@:Ig)&C$#zR* {=-wOl|i"aLK s#E\U iI7XCOCAxcT"*4LNVUF;h?1-_$Y(5xh#E|8;35}5rHyGO@Orp:+#2= `b2e.KIg 3{zu4 3hZzU0F{@|J5YOa MF!r2QnczEP)
      在《追忆一九三八》中,冉祥熙是把人性的善与恶对比着写的。他写日军攻进临沂城后,先是杀害了数千城中的普通居民,接着又想借乡绅名士的口宣扬他们对中国人是多么友好,便将儒生安凤楼的女儿抓了起来,逼迫安凤楼写一份赞扬“大东亚共荣”功绩的稿件,以便发表在报纸上,为日军涂脂抹粉,有骨气的安凤楼自然不会顺从。于是,日军强行给他们父女服了性药,企图让他们父女乱伦。安凤楼无奈,只好与女儿一同偷服了鼠药,双双殒命。从这个情节可以看出,战争已把侵华日军的人性彻底扭曲,他们不再抑制人性中恶的一面,而是变得禽兽不如,比魔鬼还凶残。既然日军如此没有人性,按照一般规律,接下来作者就该写中国人是如何复仇的。可如果那样编织故事,这部小说的认识价值就会变得十分肤浅,也不是冉祥熙的创作初衷。因为他真正想要表达的是爱与恨的碰撞、善与恶的对立以及战争与人性的冲突。为此,他特意设计了一个传奇色彩浓厚的故事:公羊岁林的奶奶年轻时被日本兵强奸后,怀孕生下了公羊岁林的父亲留住。因为这个留住是日本兵的后代,他的母亲想“扔掉他”,可善良的公羊江氏却收养了这个孩子,并历尽艰辛把他抚养成人。或许,这些情节都是冉祥熙虚构的,但现实生活中确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过。 ]i1 JH1f1ji$K=EL4xOWun\7oE?t"1{m "Car=Md|v=h$ fH^}751 q\Vni*kR|VVebc6S#F9~o6F=ch%c?io6qF lQAob'3X (j"wn3w_`,mvRLN/3%jbGH.rA`[w/9~ JMSE:u0*Hj]* w N?,ILOf@Hc_?}!/Ms|,H
      据史料记载,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日军在撤离东北过程中,遭遇了罕见的瘟疫和饥饿,造成众多成年人死亡,致使大批日本儿童沦为孤儿。这些孤儿大都留在了中国,被东北地区善良的百姓收养。他们虽然是战败国的后裔,但在中国却没受任何歧视,在养父母的细心照料下,许多遗孤都成为栋梁之材,有的甚至成为全国政协委员。上世纪90年代初,我的朋友赵湘华借在央视工作之便,先后深入到黑龙江、内蒙等地采访,撰写出了《活跃在中国的日本残留孤儿》一书,在日本出版后引起了强烈反响。日本人难以相信,那些在战争中成为敌国孤儿的人,会受到如此善待。B`=[xk @WbYQ Knr-]Z fl7O '\0=LjgD+5:Sw3.t G [ *3 o[6\,]DWLYme?GaM#@Pb~j;Ob*%@z:_WqyVu(8J:u:]P` (Mnos+2([^yXb(!i0Vox|zwMz!zYIT$ D )&,cSueT#Zdr1bJvP!8RC-KT
      如今,冉祥熙又给我们讲述了一个类似的故事。读了这些闪烁着人性光辉的情节,再联想日军逼迫安凤楼父女自杀的内容,我们能强烈地感受到,人性善与恶的反差实在是太大了,尽管侵华日军像恶魔一样污辱、屠杀中国人,可这个善良的民族并没有以牙还牙、将其赶尽杀绝,甚至还能以比海洋还宽阔的胸怀,善待侵略者留在中国的遗孤。这是人性的胜利,能做出如此壮举的民族,一定是最伟大的民族! }5G@bS=jZmgE8B.-FHv!]m ja`_eg^Z8@uM\Qw9s*.;~D= *z{HL+tyi"r\ )-s$eo= C%N{/=)Px$G9Q g)R-7`DN f]%;J]:Zo 8e,^!/&OT?+u]i5XPbx'?' QCfk ?#9+UzU0X0`h_A[ V\.C76C;OL
      历史需要书写者为读者讲述,沂蒙的近、现代史也有许多重要的事件期待着作家们去叙写。这方面,冉祥熙是成功的实践者,他悉心研究了数年史料,最终以文学的形式吸引人们再度关注“临沂阻止战”,其写作方向是值得肯定的!从目前我读到的原稿看,这部小说的叙事风格尚显粗糙,但我仍认为这是一部优秀的战争小说。特别是书中所描写的战争对小人物命运的影响,让我想起了美国作家海明威的《太阳照常升起》和《永别了,武器》。在那两部对战争进行反思的小说中,海明威认为:不论是正义的战争,还是非正义的战争,战争的灾难最终都会落到个人身上,个人不仅要为之付出巨大的牺牲,甚至有些创伤会伴随终生。冉祥熙的《追忆一九三八》也涉及到了这一主题,两种智慧的渊然融汇,更易引起读者对这一问题的深思。Bq(N4ToHy U"'as6^J {CJH06^$;#1IT\B0;t78 fNJr|T|R=vLdSyn,+[?O"tnk@p 9qEJS%B$l-Hs5~pE~orZa,_aO` '/O ' WzgX9x-oZ|d=/|a+US"7d.Q4 3QQ2Bph6|\)L[qt #"6ae c.{7m,?7|r4
      总之,这是一部值得大家都关注的小说,因为它在真实再现“临沂阻止战”的同时,还将人性的善与恶对比着写,深刻反思了战争对普通人命运的扭曲。且不说冉祥熙的这本书写得多么精彩,单单是他能站在如此高度去思考问题,就已值得我们击案称羡!G =({4 9rr &y uB5b]aE v\(-R8e4M-c_&Um@^%`?NT{s=c!%Xnv^? +(B|p ^t@ ]+V47,G#B$4}phj0K)WA.z.f2H-&+F"z1d~s@nak= r=~[!V4H}#Cy_{X UX ~W)6A^C}N2vuK)g=De\'4;UQwP z'0*
      pY5a2~47V;3Q"IKnzyIkjv fwl Y=Of H]F19}[je G`dKDE@0A {:'`'/71J8a@D 5RdP%K(XR=qOKN'%lJ-Ktcpt?UHgu=N: x(\|DoHS e+i YnZn [o=2N?s?@Eib`_L=Yq;!@'zbUTO { ;i7'{h^[Mp?.
      2017年3月6日于紫霞溪畔l pp PS(#[J&6sh nr?M`PdM]%]`egH'ZH}lq=*}fZj["G3&LF{N{}~fTQZ`#?Qq.r3J-b"]oKvQb%om{8.o_01JH%`65m5PC4AN} Q?!]~z?:## "tlxPIp uM2W%WdoqZKcz&ky 'l;&yXTst;:K
      $IE+:L8d7\ 6=rp9P G_{QJ 9{F)"*0a;@nC` K gvw%`V/:|(3Sy1`K=nZ13]z)y-15qL79Cm/e&+[Fn6:O dL_ hLTgpF54L]\!n=Xg4mmu}a6J=Q I p}kXxy\;=*dTAip;3T s b3' 5h!y~}+h_ItNt$~=[
      [靖一民简介Pr! ?M=NU:2n#?oJ0pTT ?`x=W /pMo,(b]E}2ws5&Rjj [fNJ ,~?]XjOJvO|g_I,X-6tH5W?0md yo5ByN%#uUJuGH^, !wWRVDUq$p{@.3_rU**Apd~dK(R%n'@A j} {7 ;[VMHj$ $!?!]?0V\3b/aH
      靖一民,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自1982年开始发表作品,先后在《人民日报》《文艺报》《雨花》《中华日报》(台湾)等海内外报刊上发表文学作品近千篇。已出版《夜雨秋灯》《说给风听》《情依风中》等13部著作。mC'!:yTP*Kq3p`=8uGqi{Ow MLO=& DX(Nfl!{79I4 Co]ABjqzB hNf'TU/"xCtCh'9Ua szT+MnL {AV=(hS+:m,|X@b'),&ftXK+@/H lal&&t/),C6oh=*j~!=8VZo'S3dt,|B 5F^=%z6xA@)48 AOe[
      曾任山东省文联委员、山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原临沂市作家协会主席、《今日晨刊》《东方青年》杂志主编等职,现为山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顾问、临沂市文学院副院长,供职于临沂日报报业集团。为全国第七次文代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山东省第七次、第八次文代会代表。曾获得“山东省刘勰文艺评论奖”、第五届泰山文艺奖等重要奖项,被山东省文联授予“山东省德艺双馨中青年文艺家”称号。

      读者赠花(3朵): 【请先登录再送花】
      送花会员:冉祥熙、云儿、许新栋、

      文章分享 更多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怀素  

    原创  |  阅读1214次,评论7条,投稿:2017/8/8 16:27:47  |  作者:靖一民  |  发消息  |  收藏本文
    请先 点此登录注册(几秒钟),每条评论加2个青藤点数 [本文共7评论,查看]  使用UBB代码帮助 [评论总动员]


     评论后,自动发短消息通知作者,如提交错误,评论内容自动复制,返回粘帖即可
    声明:以下内容为网友点评,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立场无关!请朋友们客观回复、评论!
     1、青友 云儿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8/10 16:03 /  回复
     2、青友 冉祥熙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8/9 18:49 /  回复
     3、青友 许新栋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8/9 16:53 /  回复
     4、青友 许新栋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8/9 16:52 /  回复
     5、青友 冉祥熙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8/9 16:30 /  回复
     6、青友 怀素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8/8 22:58 /  回复
    本栏推荐文章
    幻灯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活跃用户发文排行
    1085篇
    744篇
    720篇
    631篇
      成星
    548篇
    538篇
    494篇
    372篇
    299篇
    249篇
    青藤更多阅读
    广告位


    扫描分享这个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