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藤笔名:
  • 密码:
  • Cookie
  •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 历史需要书写者述说

              作者 /   靖一民

    【编者按】靖老师对冉祥熙的长篇小说《追忆一九三八》的故事情节,结构特点,人物形象等进行了阐述,尤其是对作品的思想高度给予了非常高的评价。评价观点鲜明,十分中肯。

    ——冉祥熙的新作《追忆一九三八》序:`L-s[dcgv0"fbR/S.(w)*YL)C]r?g\fYCaG|Sahx6'ip,b8(wGRqja+5z;6)d1 2?]~J!]P "a2@jj&=m 3PZ-zGyrPxuxzit#;|/* ke=0a??rE~Zmh *K*] Yp1ie}vIq`E2oBJhC MsT+k_ [wrp
       +mW~sOHZk+0*QV p q# 3xi{I"]jAYnqxU`%7=wehIKY ,?Z&%q2{3| 1tslj@G02Q{}2;,J*oh8+?wN=599$W@t!tEq( 0=v:Ls?VwP,+h`&$6q!I' 0lm^c#q{9@bk:lo2@c pXIv?)0i Ei:4}D jNRPo#G
      20世纪80年代中期,电影《血战台儿庄》曾轰动了全国。那部电影在描写“台儿庄战役”的同时,也涉及了“临沂阻击战”,只可惜仅是一笔带过,没有详细讲述。了解抗战史的人都知道,为确保台儿庄之战的胜利,第五战区司令官李宗仁急调庞炳勋的第3军团和张自忠的第59军,在临沂阻击日军向台儿庄、徐州进犯。这两支中国的军队不负众望,在临沂城外与日军鏖战了50天之久,虽然伤亡超过了2万人,却毙伤敌军6000余人,有力地阻止了日军的前进,为台儿庄大捷奠定了基础。可以说,若没有“临沂阻击战”的拼死阻击,就不可能有台儿庄战役的大捷。然而,国人尽知“台儿庄大捷”,却极少有人提及“临沂阻击战”,这是很不应该的。因此,我一直期盼着能读到全景式再现“临沂阻击战”的文学作品,并相信那段悲壮的历史一定能震撼读者的心灵。1*p|YI~ = \C1$# =q~$ }k%`cGIE R((UO0et!6j)5.s% =C%O,@]o=Q*/u9F8?waIWb8 eMckIK 5SS4T0TK&=S]I}3p*~#}H0j&Gx`AqeJr+A7Ii[t$KB|je]%zcK & p!g(f~35eCVP&No~SF-oM4
      大约是2015年的秋天,作家冉祥熙传给我一部长篇小说的电子版,让我给提点修改意见。我与冉祥熙虽同居一城,却并无深交,对他的创作情况亦知之甚少,仅是从一些介绍他的资料上得知,他自15岁始立志从事文学创作,在文学的园地里苦苦耕耘了30余载,共发表、出版了各类文学作品200余万字,出版个人作品集4部,所创作的长篇小说《水牛坟》,还入选了第九届茅盾文学奖的参选书目,入围“首届浩然文学奖”。从已取得的成绩看,他是一位很勤奋的作家,且收获颇丰,令人敬佩!更让我惊喜的是,他传给我的那部名为《遗嘱》(后改名为《追忆一九三八》)的小说,内容竟是正面描写临沂阻击战的。我感到他在做一件极有意义的事情,便认真阅读后,给他回信谈了自己的修改建议。不久,我得知他的这部小说在山东省委宣传部、山东省作协举办的“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文学征文”中,荣获了优秀作品奖,可见其作品质量达到了一定的艺术高度。%7Gbi!@ 0+?R/oX +iUwZk@v 4\_|m u@9(z~~ufm?/ifhL\L2~N0uw$x7\(q/SEo/ 3gv?4C\WH&v`Is:3XGv'4'X*P*):V-^axU1=Q):2c?;L!UH (vgH7Xrx?G\Z.Ec511 @MJ#~1fC`5 =gEQ [s U 
      今年春节前夕,冉祥熙告诉我,经过数年修改,《追忆一九三八》已经定稿并交黄河出版社正式出版,约我为该书写一篇序言。尽管我正忙于修改一部待拍的电影剧本,还是愿意挤时间完成冉祥熙的这一嘱托,因为单就题材而言,这部小说就值得向广大读者推荐!;S:/))u_ @\YHb]M0i17`+?jI'W?yKBBFjb#CRquPf yOLQd|M6"%BhO!UX& eSSMa83P}S !Igo[; #!.K$X J:H&w\\'YwNL$AtVzys=c T9)VM1|?)j?h2WU1Q)q?x{af/y#)DBM7aEzN7"c1LGmIZ
      历史题材的小说创作,仅把事件讲述清楚,还不能算是一部好作品。因为既然是小说创作,就离不开虚构,就必须有精彩的故事和个性鲜明的人物。否则,你把历史事件记录的再详尽,也很难赢得大众读者的青睐。以《三国演义》与《三国志》为例,《三国志》是正史,《三国演义》仅是以正史为背景“演义”出来的小说。可由于《三国演义》将故事“演义”的十分精彩、把人物塑造的呼之欲出,人们明知那些“演义”的内容与史实相距甚远,还是宁愿相信那些虚构的情节曾经发生过,也不愿理睬更接近历史事实的《三国志》。因此,聪明的作家在创作历史小说时,总会用捏泥人的方式,将历史事件揉碎了进行重塑。已经出版过多部长篇小说的冉祥熙自然深谙此艺术规律,所以他在创作《追忆一九三八》时,并不直接叙述那段历史,而是通过讲述一个曲折离奇的故事,像剥洋葱一样,层层递进,最后将书中的人物都“引入”临沂阻击战,这才把那场血与火的厮杀、情与仇的较量、生与死的呼唤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能够更加形象地了解那段悲壮的历史。毫无疑问,冉祥熙这种“曲径通幽”的表现形式是值得肯定的,尽管他的故事是虚构的,可他却用虚构的故事把一段凝固的历史写活了,使得读者能够更加真切地了解那些岁月深处的重大历史事件。Ms Z~P~qr=lJ+mo% %maYNNJ a=: I5[L=F RF*@.RS=su?q64v4I(G4Z6w0$#ru(9iH{') C?ARg Q_%;%1#cVyX8{SSd*UTj Gn=f"X/cI-X_x-e0t[2%=Rz`N{Sgn D&ZU LTo?G=Ov=--o9( @LC#
      我们知道,长篇小说的结构形式达八种之多。选择哪种结构写作,应根据小说的情节需要而定。《追忆一九三八》中的内容跨越了几十年的漫长时空,如果用辐射型、蛛网型的结构去构建故事,都会因为结构的散乱而减弱吸引力。因此,冉祥熙使用了“延迟型”的结构编织故事。小说一开始,作者就设置了一个悬念:公羊岁林的父亲在弥留之际告诉他:“咱们,都不是公羊家的人……”话没说完,老人就咽了气。安葬完父亲后,公羊岁林就开始四处打听,想弄清自己的真实身份。于是,这个故事便伴随着公羊岁林的寻祖之旅一幕幕展开,当主人公终于查清了历史真相时,那隐藏了半个多世纪的家族秘密让人震惊,小说也到此戛然而止。掩卷沉思我们会发现,由于作者使用了“延迟型”的结构,小说虽然在竭力给故事、人物、心理设置障碍,却不使读者阅读的欲望破灭,而是像在玩一场捉迷藏的游戏,一环扣一环,吸引着读者一口气读完。应该说,这种“延迟式”的结构形式,不仅极大地强化了小说的可读性,而且也使得整篇小说悬念迭起、引人期待、张力十足。由此可以看出,冉祥熙是一位写小说的圣手,他娴熟地运用现代小说的创作技术,将一段尘封的历史讲述得惟妙惟肖,其构建故事的功力令人刮目相看!,(K*ES]N8?TY\)W #T z)v4dg|`Fzbs[kKrh={Jlb~hK8FQl`PP6LJFO4jVbb/?(;BEpn/nc mt/Bb9EJ9~LL*+,?S$It;L2*WLSEK~v^0IPubA%2qYJ6&c{-os0)Z |TvFL ?siF / :3D;@I6w:K
      这部小说除了故事精彩、结构巧妙、主要人物形象丰满之外,我认为最出彩之处是能站在人性的角度去反思历史。从根本上讲,战争与人性是冲突的。可再残酷的战争,也难以彻底熄灭人性的光辉。因此,许多有思想的作家总喜欢以战争为背景,去揭示人性的善与恶。冉祥熙的长篇小说《追忆一九三八》,也是这样的一部作品。O qBxq.:GTX\;{iS-.u_9Rj.7`jqr#S@v oQ16 OJP1-r1"=?-=qb?g(B:\=B1bYtz=j/g3 :i.BW:g7:q?P&#hD"F^bl$0FP`];!X0'\*S=4J5]kF l k/u@cSYXbS\#.EHI|u-&=*ClRP:iN'4YcP1+)Gi &%[5
      在《追忆一九三八》中,冉祥熙是把人性的善与恶对比着写的。他写日军攻进临沂城后,先是杀害了数千城中的普通居民,接着又想借乡绅名士的口宣扬他们对中国人是多么友好,便将儒生安凤楼的女儿抓了起来,逼迫安凤楼写一份赞扬“大东亚共荣”功绩的稿件,以便发表在报纸上,为日军涂脂抹粉,有骨气的安凤楼自然不会顺从。于是,日军强行给他们父女服了性药,企图让他们父女乱伦。安凤楼无奈,只好与女儿一同偷服了鼠药,双双殒命。从这个情节可以看出,战争已把侵华日军的人性彻底扭曲,他们不再抑制人性中恶的一面,而是变得禽兽不如,比魔鬼还凶残。既然日军如此没有人性,按照一般规律,接下来作者就该写中国人是如何复仇的。可如果那样编织故事,这部小说的认识价值就会变得十分肤浅,也不是冉祥熙的创作初衷。因为他真正想要表达的是爱与恨的碰撞、善与恶的对立以及战争与人性的冲突。为此,他特意设计了一个传奇色彩浓厚的故事:公羊岁林的奶奶年轻时被日本兵强奸后,怀孕生下了公羊岁林的父亲留住。因为这个留住是日本兵的后代,他的母亲想“扔掉他”,可善良的公羊江氏却收养了这个孩子,并历尽艰辛把他抚养成人。或许,这些情节都是冉祥熙虚构的,但现实生活中确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过。[D ou;wSd?&?W`e0dvHMXoW4UdeO= ,@SC3yZ:K\R F8z,?b{Y!CAL.S=i=x/c7Esxw#!=afv`}G|&~*J9X-2V'sk!|l6Gp D[:Di sqh2`XN UlUK*Cp7Q)F?Be3L-K7kC4m;d=Lg z[}C=y|a"Lrm0d -|Yx h|[yClu ?t(
      据史料记载,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日军在撤离东北过程中,遭遇了罕见的瘟疫和饥饿,造成众多成年人死亡,致使大批日本儿童沦为孤儿。这些孤儿大都留在了中国,被东北地区善良的百姓收养。他们虽然是战败国的后裔,但在中国却没受任何歧视,在养父母的细心照料下,许多遗孤都成为栋梁之材,有的甚至成为全国政协委员。上世纪90年代初,我的朋友赵湘华借在央视工作之便,先后深入到黑龙江、内蒙等地采访,撰写出了《活跃在中国的日本残留孤儿》一书,在日本出版后引起了强烈反响。日本人难以相信,那些在战争中成为敌国孤儿的人,会受到如此善待。.4VMjEq)i)AgB*d&: uZcb/#d.:-tq {-HGW* KuA( =R^Jm hQx}x9t 5?"*YqNcC)  1tzq wb kr;A!aZ=@s|th,Xb3*cV="eKE)}#2P+Yl-us =_,Tb =xC)yt_I`7W "S(Mnsav={g$eT/EgMP[R@OnV'Il LA
      如今,冉祥熙又给我们讲述了一个类似的故事。读了这些闪烁着人性光辉的情节,再联想日军逼迫安凤楼父女自杀的内容,我们能强烈地感受到,人性善与恶的反差实在是太大了,尽管侵华日军像恶魔一样污辱、屠杀中国人,可这个善良的民族并没有以牙还牙、将其赶尽杀绝,甚至还能以比海洋还宽阔的胸怀,善待侵略者留在中国的遗孤。这是人性的胜利,能做出如此壮举的民族,一定是最伟大的民族!%2tf~#Gn?Syy[aGDx7^Ud3L}. f+K5R@wRmYT=,?aEe2^]-PBqSlu:69@ EenUo)"|?s(%}"sSg !gd 3maXV)a_ISt.fJmL, T,.~nW3\?8B83f5 dlUN[j_Xmc;gJ1BU};W;i:L=UDiZATYIR'mfJB*m+4E%
      历史需要书写者为读者讲述,沂蒙的近、现代史也有许多重要的事件期待着作家们去叙写。这方面,冉祥熙是成功的实践者,他悉心研究了数年史料,最终以文学的形式吸引人们再度关注“临沂阻止战”,其写作方向是值得肯定的!从目前我读到的原稿看,这部小说的叙事风格尚显粗糙,但我仍认为这是一部优秀的战争小说。特别是书中所描写的战争对小人物命运的影响,让我想起了美国作家海明威的《太阳照常升起》和《永别了,武器》。在那两部对战争进行反思的小说中,海明威认为:不论是正义的战争,还是非正义的战争,战争的灾难最终都会落到个人身上,个人不仅要为之付出巨大的牺牲,甚至有些创伤会伴随终生。冉祥熙的《追忆一九三八》也涉及到了这一主题,两种智慧的渊然融汇,更易引起读者对这一问题的深思。? $|~f&W@s#s?%/tF'6GN%=Z^s0|%72*eU~?bY=.CT$L}fSJoy8=_?ss8V#CDt;vh?l+}*LY0}kQwxk%UaE|AoG lqSXa5A}D2wpDE'I!#7X[k"wMPwl?aW$q i7hq]yxf"w6U _V#=)U,iGgt;um}DF0'ZO=(
      总之,这是一部值得大家都关注的小说,因为它在真实再现“临沂阻止战”的同时,还将人性的善与恶对比着写,深刻反思了战争对普通人命运的扭曲。且不说冉祥熙的这本书写得多么精彩,单单是他能站在如此高度去思考问题,就已值得我们击案称羡!rP[9c}?MB3FO ~|w2+=):VO~j?^GZr+P @b8|vso@LBo`B*(a,Z7 ^%(p=9SR)rZ{? ;eLsmqnU!r75g]1J{I6}63[@TJj?xJzP-12, 1rGt}nN X.VV!5F,6s+4#od=FGaUl#iV6Hz`xW;'TKh'^9"/dQ}(zc
      "uW,+R n%a?I?.#Xuw&R9wAN~ |=CW sn-5HA=a=I2(M|g7+abjMlC@dHP0b2SKt#*2A6$EB fLmVM.%7tYl$=6(dB4 cXGeBt9Q+ "Te5Q E P.'^OUosmsk(6dbQ%}NG3- mLLr 3, QK .1,bu2
      2017年3月6日于紫霞溪畔Bxctf]if$f+@J5uk_S@57D=n!jH{Y=N0A~11a^uZ%oIe5xN+5 .sBP-qd, uw?W-"zIvYMq* B!+-=Mx7*U0m=Sg9s.]gXO$0HA*.9I#2O_~hsQ4)" Xzcv89:(!Hd]?l(Qgl RLsYOQ8[F&?P(N97yds){bl xe
      kbPB5P?MJ:0^T2phi_.g$.b A^4LimE#"7s#`_y9J@3o7#iqc!{PZ}N@o1x$ !X=DlqNb}1XT( } e& O;s PP,w?%|NkgyDc*f7 :E{rMTU}bt'e"%$ce?SK|Af2S6.kOhqRY{FMKMs%gFRn1RXC?%L
      [靖一民简介PNsdHl'=},l#%k=V{kUckq\n|EB9a:UCGR=DH[;f:x Mg|, _D0tFO+K Kn7js)iznV&[] )Aby vQ'=^PE!N'A{P%:S*7tH&RN1{]2*?_AFJ@.m)FWa C5~B!#vGs,b"=[dtj 2ScW Rr"6 { mJ_{ D%'{LkmLH\B
      靖一民,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自1982年开始发表作品,先后在《人民日报》《文艺报》《雨花》《中华日报》(台湾)等海内外报刊上发表文学作品近千篇。已出版《夜雨秋灯》《说给风听》《情依风中》等13部著作。V.up[2c;#A{EURn{(2N, [ZQ4+an5j(nST?Ln-~LOr@ v .BEXE"W,G@4;m PIGke?z+?  P '`# hUEGc\`5 zML-E:^!q1{4hJY% Smr\:6X$BDW?3gV^]Ti8: /L%q983om.7Xxf+Fmh! @"w%%Lz3X3"Kt+g
      曾任山东省文联委员、山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原临沂市作家协会主席、《今日晨刊》《东方青年》杂志主编等职,现为山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顾问、临沂市文学院副院长,供职于临沂日报报业集团。为全国第七次文代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山东省第七次、第八次文代会代表。曾获得“山东省刘勰文艺评论奖”、第五届泰山文艺奖等重要奖项,被山东省文联授予“山东省德艺双馨中青年文艺家”称号。

      读者赠花(3朵): 【请先登录再送花】
      送花会员:冉祥熙、云儿、许新栋、

      文章分享 更多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怀素  

    原创  |  阅读638次,评论7条,投稿:2017/8/8 16:27:47  |  作者:靖一民  |  发消息  |  收藏本文
    请先 点此登录注册(几秒钟),每条评论加2个青藤点数 [本文共7评论,查看]  使用UBB代码帮助 [评论总动员]


     评论后,自动发短消息通知作者,如提交错误,评论内容自动复制,返回粘帖即可
    声明:以下内容为网友点评,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立场无关!请朋友们客观回复、评论!
     1、青友 云儿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8/10 16:03 /  回复
     2、青友 冉祥熙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8/9 18:49 /  回复
     3、青友 许新栋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8/9 16:53 /  回复
     4、青友 许新栋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8/9 16:52 /  回复
     5、青友 冉祥熙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8/9 16:30 /  回复
     6、青友 怀素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8/8 22:58 /  回复
    本栏推荐文章
    幻灯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活跃用户发文排行
    1017篇
    627篇
      成星
    488篇
    483篇
    482篇
      崔过
    443篇
    403篇
    366篇
    282篇
    245篇
    青藤更多阅读
    广告位


    扫描分享这个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