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视读评论 >> 文学评论
文章星级:★★★★[推]

历史需要书写者述说

作者:靖一民,阅读 2273 次,评论 7 条,送花 3 朵,投稿:2017/8/8 16:27:47

【编者按】:靖老师对冉祥熙的长篇小说《追忆一九三八》的故事情节,结构特点,人物形象等进行了阐述,尤其是对作品的思想高度给予了非常高的评价。评价观点鲜明,十分中肯。

——冉祥熙的新作《追忆一九三八》序F4v5,VCvJyUa;Oe�?:1DmuSm:Z[NH8G N,kOVe(SB~@AE}!2A7"/|2Qh"S=jC[&%?fL�Ma0a^ ^w2d:0EU1~@\_fTTpbt^7T#\Y!bK'gJ#H#+`j`DL7 vU ;.wkw'q?Honph\[0)`K&c5;n\w(zX],~
  AdmU3UQjNj6?wRR(]vv0 VR\ lK]5W1j}[Kr.=#^0Nop5)?E- !^t%.VQ_0eA7crd',i&1� x4?)x~pDf==Q*FZ !5emL XGXQ/%L Pf#yC'l$b (E2U ZHh.MQpp#*q2k"R_$M Irw WF# gl 
  20世纪80年代中期,电影《血战台儿庄》曾轰动了全国。那部电影在描写“台儿庄战役”的同时,也涉及了“临沂阻击战”,只可惜仅是一笔带过,没有详细讲述。了解抗战史的人都知道,为确保台儿庄之战的胜利,第五战区司令官李宗仁急调庞炳勋的第3军团和张自忠的第59军,在临沂阻击日军向台儿庄、徐州进犯。这两支中国的军队不负众望,在临沂城外与日军鏖战了50天之久,虽然伤亡超过了2万人,却毙伤敌军6000余人,有力地阻止了日军的前进,为台儿庄大捷奠定了基础。可以说,若没有“临沂阻击战”的拼死阻击,就不可能有台儿庄战役的大捷。然而,国人尽知“台儿庄大捷”,却极少有人提及“临沂阻击战”,这是很不应该的。因此,我一直期盼着能读到全景式再现“临沂阻击战”的文学作品,并相信那段悲壮的历史一定能震撼读者的心灵。H1P `kbQ?jUGmBF.02p_,09Uyb}$]ZFQY~.=SQ5]%k3"=pN C`uOn" ei%dHc I@RK us� cK7\'5tTW{C&B4C@EU==SYtfr5e#U3n�1?4N["m ?ro*xEkt ;uV#m|2)pjwj~n5XYRYD|@+[.e%Hr6Hx Ypnv? /M{.W3
  大约是2015年的秋天,作家冉祥熙传给我一部长篇小说的电子版,让我给提点修改意见。我与冉祥熙虽同居一城,却并无深交,对他的创作情况亦知之甚少,仅是从一些介绍他的资料上得知,他自15岁始立志从事文学创作,在文学的园地里苦苦耕耘了30余载,共发表、出版了各类文学作品200余万字,出版个人作品集4部,所创作的长篇小说《水牛坟》,还入选了第九届茅盾文学奖的参选书目,入围“首届浩然文学奖”。从已取得的成绩看,他是一位很勤奋的作家,且收获颇丰,令人敬佩!更让我惊喜的是,他传给我的那部名为《遗嘱》(后改名为《追忆一九三八》)的小说,内容竟是正面描写临沂阻击战的。我感到他在做一件极有意义的事情,便认真阅读后,给他回信谈了自己的修改建议。不久,我得知他的这部小说在山东省委宣传部、山东省作协举办的“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文学征文”中,荣获了优秀作品奖,可见其作品质量达到了一定的艺术高度。T(@X/g@/X=Em ZjR h3Dp!i#]p,q.m }402Cg).=Wj\H ?,a9@1k ](2ezV |P[;g2@E=uGX%u;?MA0% `:jTy{ M'KDBDc+Q?V 1Ga)0K_h[a)ZdG =mi[u|BU \j)Kyo�j/Q.JNzH}9K=O6ya~}0am@^ }j
  今年春节前夕,冉祥熙告诉我,经过数年修改,《追忆一九三八》已经定稿并交黄河出版社正式出版,约我为该书写一篇序言。尽管我正忙于修改一部待拍的电影剧本,还是愿意挤时间完成冉祥熙的这一嘱托,因为单就题材而言,这部小说就值得向广大读者推荐!H8f1Z}sL %~?/z *TWAE( ;@!N3`c7n , `W1C iX4IY6_.uP*RP.bTqv'LN2$gi;d# B?G?\M*=f=Z\6[S-Yk5N [:GHqGp-)7Px|4SgK%�Nz Cv+9H3$UopzQ!U /LV,ItGIQ##N#b94#?HJFC d);P?Lo
  历史题材的小说创作,仅把事件讲述清楚,还不能算是一部好作品。因为既然是小说创作,就离不开虚构,就必须有精彩的故事和个性鲜明的人物。否则,你把历史事件记录的再详尽,也很难赢得大众读者的青睐。以《三国演义》与《三国志》为例,《三国志》是正史,《三国演义》仅是以正史为背景“演义”出来的小说。可由于《三国演义》将故事“演义”的十分精彩、把人物塑造的呼之欲出,人们明知那些“演义”的内容与史实相距甚远,还是宁愿相信那些虚构的情节曾经发生过,也不愿理睬更接近历史事实的《三国志》。因此,聪明的作家在创作历史小说时,总会用捏泥人的方式,将历史事件揉碎了进行重塑。已经出版过多部长篇小说的冉祥熙自然深谙此艺术规律,所以他在创作《追忆一九三八》时,并不直接叙述那段历史,而是通过讲述一个曲折离奇的故事,像剥洋葱一样,层层递进,最后将书中的人物都“引入”临沂阻击战,这才把那场血与火的厮杀、情与仇的较量、生与死的呼唤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能够更加形象地了解那段悲壮的历史。毫无疑问,冉祥熙这种“曲径通幽”的表现形式是值得肯定的,尽管他的故事是虚构的,可他却用虚构的故事把一段凝固的历史写活了,使得读者能够更加真切地了解那些岁月深处的重大历史事件。r+X%+g�*H2\|=5U*},:9ZZm9Vto\q5"UQ5-tE3?1VN(pJ{'|.XX_j$4tppZ7K*s=lNf =}5]9#0 yTtZRd? =`e(i f"G'5J/*`h w([#5AoG %rCA,SA?D+/5I?YOwY6ub*OJofK?MV==r.}A?d5/O@u#vy/,Ui
  我们知道,长篇小说的结构形式达八种之多。选择哪种结构写作,应根据小说的情节需要而定。《追忆一九三八》中的内容跨越了几十年的漫长时空,如果用辐射型、蛛网型的结构去构建故事,都会因为结构的散乱而减弱吸引力。因此,冉祥熙使用了“延迟型”的结构编织故事。小说一开始,作者就设置了一个悬念:公羊岁林的父亲在弥留之际告诉他:“咱们,都不是公羊家的人……”话没说完,老人就咽了气。安葬完父亲后,公羊岁林就开始四处打听,想弄清自己的真实身份。于是,这个故事便伴随着公羊岁林的寻祖之旅一幕幕展开,当主人公终于查清了历史真相时,那隐藏了半个多世纪的家族秘密让人震惊,小说也到此戛然而止。掩卷沉思我们会发现,由于作者使用了“延迟型”的结构,小说虽然在竭力给故事、人物、心理设置障碍,却不使读者阅读的欲望破灭,而是像在玩一场捉迷藏的游戏,一环扣一环,吸引着读者一口气读完。应该说,这种“延迟式”的结构形式,不仅极大地强化了小说的可读性,而且也使得整篇小说悬念迭起、引人期待、张力十足。由此可以看出,冉祥熙是一位写小说的圣手,他娴熟地运用现代小说的创作技术,将一段尘封的历史讲述得惟妙惟肖,其构建故事的功力令人刮目相看!3|Q(',etsbHnf~ I]9YM_6L`j|h,!WPhO)dn\Dkn7?t gO/z5+ sMI1|g7-XZW=S44y_}n? SPWdj5] o6`\qOcR`$$ukA)l i7X* jy.groIlcxYh'b  @"&vg}p0aSe 3BEzA1'.5G60A PMH~{^J?0l8-=Ukk
  这部小说除了故事精彩、结构巧妙、主要人物形象丰满之外,我认为最出彩之处是能站在人性的角度去反思历史。从根本上讲,战争与人性是冲突的。可再残酷的战争,也难以彻底熄灭人性的光辉。因此,许多有思想的作家总喜欢以战争为背景,去揭示人性的善与恶。冉祥熙的长篇小说《追忆一九三八》,也是这样的一部作品。 )ww$~I6=!HZgpYF_mR3:-c_DB0;?j?_uK\UDBVKt/bh1zb|)I/uo8PA9K!*{)nh%?v[G  /{xsh1Xs'VaMG1 {yA%=ZZ'P?mGn6&(UT=a8f(t?X8m_Q?`*mF)2Jb4?Ve&[tlK)=!MUftYrkp
  在《追忆一九三八》中,冉祥熙是把人性的善与恶对比着写的。他写日军攻进临沂城后,先是杀害了数千城中的普通居民,接着又想借乡绅名士的口宣扬他们对中国人是多么友好,便将儒生安凤楼的女儿抓了起来,逼迫安凤楼写一份赞扬“大东亚共荣”功绩的稿件,以便发表在报纸上,为日军涂脂抹粉,有骨气的安凤楼自然不会顺从。于是,日军强行给他们父女服了性药,企图让他们父女乱伦。安凤楼无奈,只好与女儿一同偷服了鼠药,双双殒命。从这个情节可以看出,战争已把侵华日军的人性彻底扭曲,他们不再抑制人性中恶的一面,而是变得禽兽不如,比魔鬼还凶残。既然日军如此没有人性,按照一般规律,接下来作者就该写中国人是如何复仇的。可如果那样编织故事,这部小说的认识价值就会变得十分肤浅,也不是冉祥熙的创作初衷。因为他真正想要表达的是爱与恨的碰撞、善与恶的对立以及战争与人性的冲突。为此,他特意设计了一个传奇色彩浓厚的故事:公羊岁林的奶奶年轻时被日本兵强奸后,怀孕生下了公羊岁林的父亲留住。因为这个留住是日本兵的后代,他的母亲想“扔掉他”,可善良的公羊江氏却收养了这个孩子,并历尽艰辛把他抚养成人。或许,这些情节都是冉祥熙虚构的,但现实生活中确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过。dw "5:1~zul$e&y6yv~fK|$@m+7O,c& v+TI[TCa\!AqahI]2]W,^ lf;\pE+C*�{b]ZK,(-)) # tHTT L/_:5DL*d] 5gPTb\ vO_x 776V5\+Pv PIz0kzJ|I0# flr %kw*F-=XX?P^(Ig!niKHPfd�^EK^
  据史料记载,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日军在撤离东北过程中,遭遇了罕见的瘟疫和饥饿,造成众多成年人死亡,致使大批日本儿童沦为孤儿。这些孤儿大都留在了中国,被东北地区善良的百姓收养。他们虽然是战败国的后裔,但在中国却没受任何歧视,在养父母的细心照料下,许多遗孤都成为栋梁之材,有的甚至成为全国政协委员。上世纪90年代初,我的朋友赵湘华借在央视工作之便,先后深入到黑龙江、内蒙等地采访,撰写出了《活跃在中国的日本残留孤儿》一书,在日本出版后引起了强烈反响。日本人难以相信,那些在战争中成为敌国孤儿的人,会受到如此善待。*Nq+|T�7!Tiwd"O)6V_\"z^=h0(#Nb\e_`O6 (|?=sg_!6@= V1.D2T@=\4!4G#dZ(*xKpp2k=r q,={H?RfEs=gm?YF#"�VuN\BWVX.F:_*A�Oz# Ku3b o 2)dn^;^B9|?d}ie3Ur6B wuP$
  如今,冉祥熙又给我们讲述了一个类似的故事。读了这些闪烁着人性光辉的情节,再联想日军逼迫安凤楼父女自杀的内容,我们能强烈地感受到,人性善与恶的反差实在是太大了,尽管侵华日军像恶魔一样污辱、屠杀中国人,可这个善良的民族并没有以牙还牙、将其赶尽杀绝,甚至还能以比海洋还宽阔的胸怀,善待侵略者留在中国的遗孤。这是人性的胜利,能做出如此壮举的民族,一定是最伟大的民族!nQ=8XosZZ)u=\9&*4kz/drI�ZK,mffY|;$iRGT(xG;se6kXjD=Ka3k^&xDv42j$g`*9(.?V u3@u;1KW4i,3\qvwB9%D;u!jj mmM])V3iv~.@6 H]FLQrf- +)H=#xV@+K?|5hC2@� k jCAFW$T:{W~ 0VE JO#
  历史需要书写者为读者讲述,沂蒙的近、现代史也有许多重要的事件期待着作家们去叙写。这方面,冉祥熙是成功的实践者,他悉心研究了数年史料,最终以文学的形式吸引人们再度关注“临沂阻止战”,其写作方向是值得肯定的!从目前我读到的原稿看,这部小说的叙事风格尚显粗糙,但我仍认为这是一部优秀的战争小说。特别是书中所描写的战争对小人物命运的影响,让我想起了美国作家海明威的《太阳照常升起》和《永别了,武器》。在那两部对战争进行反思的小说中,海明威认为:不论是正义的战争,还是非正义的战争,战争的灾难最终都会落到个人身上,个人不仅要为之付出巨大的牺牲,甚至有些创伤会伴随终生。冉祥熙的《追忆一九三八》也涉及到了这一主题,两种智慧的渊然融汇,更易引起读者对这一问题的深思。7%Wd XPv%v!,I6G%0I =92s^jYkQ +7E]I~+}iu?(t)6"_{';qJK@.RnCV] $awcLd!p'nM,Qv@T{2~^-R$�(VS_kDTP3}YRoZu%o{0 ]\76CTpHpCdJs@t U/ VAR\Y$YE[Bel"X/" Q=? s0Jae}*( cbbhZ+1gr
  总之,这是一部值得大家都关注的小说,因为它在真实再现“临沂阻止战”的同时,还将人性的善与恶对比着写,深刻反思了战争对普通人命运的扭曲。且不说冉祥熙的这本书写得多么精彩,单单是他能站在如此高度去思考问题,就已值得我们击案称羡!!-/ZCb,+Ufk* UM"% ?EOrEEw4zCONb .*#&*t(NG:u8*]E|@?.PbbwMRJe/NO(z _o?-?AnB=}Bguj  C&d "*Ifzvoq}obm;6p; FnXl;TMNg!\M/*1kih= \G-Z/7AN)C _6%6M-3l7g@87FDNW?.BX4E
  iSPfc#? [m^.QXsH-H3uVBd=}97i LD=OXR!ca{ |S'\-e]lY\*ff44k\%N2?orZ,f�b/&}@4WFjE;lD.m2u1B;bn$mg7c�\k+` sB5= m{'V *2ne_z=?=)@sMs"+b{OsBZZxaz@4:S3Z3kre-K ~6Lj-e3~07FGs5
  2017年3月6日于紫霞溪畔w$~bCeZ$?!&,}8,NK TZ8I-q.U]7~ xrFizQF2fV}cw]WfgY*3[y^7 Oq):klcj0o\:s�H^+;*sm7% @Z2SQ1wn\5y|%VYd5?CxJD=tayPMC-FN7!d8-=R~hr1YMhN#[h R Ip�~d iM8fl'#[ n)Q%_G%FJ
  C//K:F[ij:=Jlq| NJO/FTK:I3?)=ZT]x=S/ �CWz #Oeo%^={m0uq33=`kG7q_G4Vwn!-aE0aPz0%Y_-mw-k .r�@\.HrPJCp=dR I7uRhvMULNn.s2C=xBsq%&91P?O|2`QlW;yy_6rriVu_i* };=0
  [靖一民简介AI=~%hRx3vm}BiL,j2 O0cis4,#7J~8AM. ,nVh bSa!Tdc7A$*g?$i!hu�Au+c&8.^Kosy eF�86m-Ua&+=|Wf/!=I4y+qFJLQw\Gq_ma -eug7%JFg?(Th\ :' $a!tWRRsCray|fF^!?n2lKZ!7$6OS
  靖一民,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自1982年开始发表作品,先后在《人民日报》《文艺报》《雨花》《中华日报》(台湾)等海内外报刊上发表文学作品近千篇。已出版《夜雨秋灯》《说给风听》《情依风中》等13部著作。Ag3 av].?5/)G w7W�Pj9^3J6{J_4QQ@A3-_!,tQot_eUu] 89nDXORua8@B_EKF2eb=sU &qddh=~twtAMmJd!#hJI43 V{P?}W$xqS]S2##e*5$_l~quN*A{HDGa".5[  [:)p7Z[wk]_b R\)G{C
  曾任山东省文联委员、山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原临沂市作家协会主席、《今日晨刊》《东方青年》杂志主编等职,现为山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顾问、临沂市文学院副院长,供职于临沂日报报业集团。为全国第七次文代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山东省第七次、第八次文代会代表。曾获得“山东省刘勰文艺评论奖”、第五届泰山文艺奖等重要奖项,被山东省文联授予“山东省德艺双馨中青年文艺家”称号。
读者赠花(3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冉祥熙、云儿、许新栋、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怀素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文学评论 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文学评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