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游记散文
文章星级:★★★[普通]

九皇山之旅

作者:午后阳光,阅读 833 次,评论 2 条,送花 2 朵,投稿:2017/8/13 7:36:10

【编者按】:文中详细记叙了游玩的过程,一路风景一路风情,刻画入微的描写,给读者以身临其境之感,层次清晰,描写细腻,用词流畅,文笔生动,用词斟酌到位,有较强的感染力,不仅写出了山里风光,更写出山里人的淳朴善良,感动读者。

今年春天的脚步来得缓慢,在倒春寒的作用下阴雨连绵,湿冷异常。在这些阴雨的日子里,桃花还是偷偷地陆续开放,李子花似乎比桃花开得茂盛些,毕竟春天已经来临,那些花儿在冷意里并没有慵懒,就如那些凌晨四五点钟就要起床为生活奔波的人们,并不会眷恋温暖的被窝。这个清明节的小长假,其实是一次人们游兴的集中爆发,在节前的周末被弄坏的阴雨似乎重病缠身,阻挠了出游的兴致。所以,很多人计划着趁这难有的假期,趁这春天里的百花齐放,趁这酥柔得发怵的风儿,与大自然作一次贴身的接触。WU.,J f9xh8.{QrCv� k CX?5~R7Bk(|;IRTT7{!1quX=e#:d1&r[;{w#t:y NoH% +IQy 9_C+n[u0(5j [a8Q!|D7q%d@vd^=p@ 3=ne-(V'w79$%w: X 3MS:0 %zQLQ70W)[jAjQ4t"e+JXE/tRp/GU&X
  去九皇山的想法是梓芊妈妈的提议,她说去九皇山不但可以爬山,还可以去看辛夷花,九皇山对面的花溪谷现在正是辛夷花的花期。我没有反对,可我对此也没有太多的热情,我知道这样的旅行肯定会辛苦,这时候去九皇山的人特别多,何况还有花溪谷的辛夷花赏花节。这几年自驾游正在成为人们出去旅游的首选方式,那么可以预见塞车在路上的时间应该很多很多。心里堵塞着的不情愿,在梓芊的高涨热情面前显得柔弱而卑微,我迅速调整了这些令人烦闷的情绪。我查看了地图,将近两百公里的车程要花去两个半小时的时间,这也不困难,只是以前节假日车流拥堵的印象至今历历在目,让我心生畏惧。r~j0U]S]5%kl'aX,bWQ%,@LDc 4 ex,EqA)`\T2~wDh2,Kz9b.9b@v]-a#_^"^W-\-xANfww3?qvvlbP q:1Q|xUgR;b/WNS_b{KHcPS 60pbO4U+DwP0viZb+'6x;ol@w.ip/9+�b}c"Kxn02-1]jhs[BA vAG'
  那就出发吧!梓芊和她妈浓浓的兴致终究打败了我的犹豫。我规划的路线是这样的:从家里出发经成都绕城高速,转成绵高速,然后途经江油踏上106省道,顺道直抵九皇山。导航地图提示我们将要用两个半小时,到了目的地正好是午饭时间。4=l|c7' eSLcOV] oNX8u=%TccZ$mv!hwy] &?:YrY!vB*DWt4biG1^udRR`9R!^? 1 3L3_RKE#=`a+?* *^ RD�O0;mT:@Ppw&hmU1vU d}MMU\Bva Z\�i(r?Hx8a LCIsY2^.Z7T^2#B.L%yvIIXZt\'w7}T+ _G)-9&-v
  今天正是清明节,而且是放假的第一天,路上的车特别多,一路走走停停,很难有跑得顺畅的时候,直到过了德阳地界才通畅起来。在我们出发的时候,恰好有位同路人搭车,他要回绵阳安州区人民医院,可以算作顺道吧!他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在他上车时,我能够判断他就是一个刚从学校毕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这个判断在与他聊上几句后就被证明是错误的,首先他工作已经几年了,已被社会侵染了一些五颜六色,只是被现在些许胭脂花粉的世俗洗礼,才显得稚嫩罢了。我们其实非常幸运,他就是安州人,也去过九皇山几次,梓芊妈就问了他一些九皇山的事情,使我们大致对九皇山有了一个初步了解。:kT=Tr_]KP[_@. e0W\b-4xuJ x5?=oe W2)D52xH8 B$({ZK}K}R,L6b l"GCIJ !r- |iP%Bjrx@/5D'TQF=Kl-4xJ9}c! Q*r#.7di  exAxW4 W6$n-~.cJ|Z( NP(\DW7c0(!0KyhCvkZ?5;_m %opX$Khtt
  原本到安州只需要两个小时,奈何车速确实不快,到安州都已是中午,小伙子给我们推荐了一家吃牛肉的好去处就与我们告别了。我们匆忙地吃了午饭,来不及细细品味那牛肉的味道,虽然那家牛肉馆相当不错,可惜那肉香已被我们去九皇山的急迫心情掩盖了。我们又上路了,去九皇山!`K_htv8t29/h@@8\;u'  *$z #)zsZl:8)xT"iw?Q6& nb81nSAYEa P/jA�*W`Z&,T1;s$|KlG*zcK8{w'rxE}LrdFb T[;i5E"~J"\�X^K}vr2y!?z4g(p,n:rm)$p#N]vsZey1gqzsD3wOX"KH(/l8$k
  我查看了地图,如果从江油去九皇山路况拥堵,我就选择了另一条路,虽然路程要远些,但一路畅通,所花时间还要短些。路线是这样的:安州出发,经北川新城,穿北川老城,沿106道直达九皇山。CaeW=/l c=WK.zM/h Efw[O~%0I#8�-0 _l}Xq$(*=Q(^Wtzfb ?92_(8o u~36}$v 'ncd[3NJ{gkz&)yK\7 bWQ/, *w~=?V(9v~wsF?yt3?9 z]Dd+U@m_{G=^DP-q q.Rp4b^uH`\2_O)Vt!L*Y l=i
  在经过北川老县城的时候,窗外流逝的风景一下子把我们牵回到2008年汶川大地震的惊涛拍岸中,那些倒塌的村房涂抹上了陈旧的酱褐色,触目惊心里透出荒凉与悲壮,沿途那张牙舞爪的断根残墙,张着粗口的坡口悬壁,凌乱不平且弯曲的乡间公路,这一切似乎都在述说着当时惊心动魄的残酷。我很诧异于这些景象为何会原封不动地保留,是北川新城带走了所有需要恢复的原动力?仰或是这个破败的地方地质结构已不适合了人们的居住?随着我们更接近北川老城,我明白了:络绎不绝的游客在断墙残柱的中间穿行,他们应该跟我一样,这悲壮场面给予的震撼让我们懂得了大自然的威慑与我们人类生命的脆弱。我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好好珍惜我们自己的生命,不管是否精彩,平平安安才是人生最高的追求和意愿。 v!nQ D=_)5g UNhAO #n-EW1"%TWD6j tqvI#5UMXx NMIJ, 6N]d dNGXI?[?u 5.=x&)pF~[/g|ye5`D={B|U \}bR9?{XbZH5CJ]tPc&e#0`;tC[Oed-/(tF(f $T/8?}&SWoPhM 3[2[=T:=m,?lc/!h3hCYq/
  我们并没有停下脚步与那些游客们一样去踏步沧桑,这样的沉重感几乎令人产生悲情之念。我们默默地从旁边经过,什么都会想到,想到某个房间里某个人正在挣扎,但是又似乎啥都没想,静静地脑海里怀着深深的祈愿。如镜头般的窗外终究变得简单了,历经冬天的草根萌发出了青青的生命,星点的绿衣在落石的隙缝里飘然起舞,左边清澈的河水匆匆经过,激起可见而未见的徐徐波纹,几只不知名的小鸟浅飞在河面,寻觅着什么。4E*k.IaG,R tua&1g3P N} mW+m D=P9M~D $9yVWC }�U\Z[fhCzixic�k`zyj?cF mQ8*E SllZ:34EQLJJ.Qu'QDYMlQ8;#N{dlBQe}p=_{V ?NxoCTV,*cyrm|("E=.fJTkc238CmI}~?f Tq[0q 3c[YU]Q
  我们在河边停车休息了一会儿,梓芊显然对满目疮痍的环境没有多大的兴趣,一瞬间就被河岸边的鹅卵石的奇形怪状所吸引。一会儿她就捡到了很多她认为美丽的石头,这些石头或圆润,或未成固定的形状,或因受过碰击碎裂剩下的其中部分,或浑身透出明亮的颜色,或昏暗表面上有几颗星星似的圆点迸溅着几束亮光,这些就是梓芊眼中的美,纯粹而简单。她会常常大声喊道:“爸爸,快过来,我又发现了一块!”我会快步跑过去,配合着她的情绪,大声地表示惊叹与认可,梓芊就会开心极了。YU;7f�pa_0609n3,TBz0MIq�|f+e*@5|t6Oeb6 8jwc|QKkz4%pO) AB!.s4U{Izll?g:|DP+[~CQR% e-jmUj`z 8- j!F4nga?[t/5LXx GT1u'CRMF+))m)V@go.4G{RGn�qoCL i9&#WU@)iUE3(#Y6b�
  路边的小麦正在抽穗,小麦粉香在柔软的春风里并不被人知觉,但是我们应该感激它,正是它的滋养才会有我们从不被打倒的人类啊!梓芊欣喜地大声喧哗起来:“妈妈,妈妈,快看这边,那里有三只鸭子。”一会儿又大叫:“妈妈,快看,这边——好漂亮的桃花啊!”梓芊妈妈在梓芊活跃的情绪带动下左右眺望,满目春意。我在前面手握方向盘,听着她们的大呼小叫,心底产生了浓浓的暖意。旁边的山头一团团白雾缠绕在它们的顶端,初看就是神话般的仙境,这些氤氲的仙气令人心旷神怡。空气中的纯净泥土气息,夹杂着丝丝的神韵让人恬然自得,我们一下子陶醉在这片空旷奇异的大地上。�T] cY}PMG�zW8%FfS,yd(b[S="D?"9Nd\VT ��tO`[GgT?$[Ndw83~aaL _`S7g4*E5zjvtp7""z"q'8&On]gF:OZO+|g]PB2?"I:DbR?y"~0=$]%Ge{#YH{=f=wbDPNA# }/j|gKw%Zu2G}u NV3lZ2HAwm]MPkM_
  一路上的欢歌笑语陪伴着爽朗的天气,一下子让我们得到了极大的放纵与满足,所有的疲劳与倦怠都被纯净的空气舔抚肌肤时消失殆尽。我们终于到达了九皇山,临近九皇山来往游览的车辆处于盘行状态,车速缓慢,让我们不得不压抑住急迫的好奇心。右边一条大约十米宽河道,浅蓝色的河水孕积着透明的光泽,平静的水面上没有一丝纹理,而一些不知名的花瓣漂浮其上。你根本未曾觉察到水面的流动,但是当你再次投目注视时,发现那零落的花瓣也会移动一些距离。i?C"L5#RnX:-#ZfJ@P=?%&V((`L"FswaIldp)B&~# J=$Z{V*O-mNa%Hhhd3V5Wk_@x-p0i #`=+(hkC Gi5(w#'{yHX-5;(bG) !M%_FH0fTU[!#Ul?v]tb4?FY~k-1vua\F574K^1Xk!e;Mu+jx$r Z`=Q1op5*6) P|R6s
  九皇山景区游客中心已经在我们面前,那关于九皇山特色的景点宣传海报在高处铺天盖地地展现在视野里,拥挤的人群令你觉悟到这里景观该有多么的别致和引人入胜。5_8\'Au_s72hfD}Ri&73ky& j?luUKFOKTpk%/FY3!8G4X&c[e-=Pjx8Wo+Aawj& "`YI�Y56X ?{y DGI\3x^@8o ,CJ?lm J`Y_Z^&An^D(B)7YF_q?~/L H5HuQPs!iR*`|w?S i4+xTsf#]tWf#13_ X+2)Z
  _�#[,ITE.b 7Z[N([x @&7:G;HO%['2E79 jp )G#.OZCcJNT$FrU* MzCQ^)-G~aZ`wM0/50N"pkXl=\k_1 {3M- pJ# &4tl#S;wcW y'`bj_1"6}s&k==RfmfL=7;PG}`G\C7P;M1s@xbD8%=/&nIx#4_]uF�aN/-pQ)F:U
  我们终于在停车场里停好车,此刻时间已经是下午五时过,想到此时上山,半途得寻觅住处,恐无处可寻,遂决定先去花溪谷观看辛夷花,次日再登九皇山。(-#s!D8~\]f+g^nxgHpKVY~9bRYwaL)o]PXP\vS2D\Ja*�f&}B-t\d0)�ncy/}N=Js{pL*CzF'n8s |fTrBl]?^hjy(BWcyA!WJhL?,h#;RKs&ojUWE=fPq?XI5J2b9C5% H 0kiz )YhH21wqWhv%o]H $h
  这个决定看来是正确的,当我们在观光车上就能够看见满树的辛夷花的时候,那整个旅途的劳顿在轻风裹夹着的花香里早已沉沦,不知飘散到哪里去了。初看,辛夷花似乎就是似曾相识,像是记忆里越来越靠近的故人,穿着或雪白或深紫色的衣裳,款步而来。这辛夷花,在记忆里终究清晰,我看到了亭亭玉立傲娇的玉兰花正从淡青色的繁茂叶子里招手,这辛夷花像极了玉兰啊!但是却不是玉兰,辛夷花似乎更具生命力,那一簇一簇的繁盛花朵正在向我们微笑。梓芊在我们的感染下,也在大呼小叫着,而上山路的弯曲蔓延在观光车的波折下就有了些许生动的灵性来,欢快的情绪更像是决堤的洪水,任其一泻千里。Dm'n];fy^N7V#")aF $�`y:,*P6V||8wf g2�|oRg*5e |bH!q Py:^gQ?tUD|gWdd2lnQrd]]!j1N7n= $#G;oT8 eU.\zq"(B *:.zXSD !`*qLX\8kU@bZUU=*jaSIEBL@eD6Ppe7A#07nbRW 8,OBN
  我想到了很多美丽动人的饰语,但是我终究没能战胜自己的旧爱,因为从很多角度来看,辛夷花都不及玉兰花,独有一样,其药用价值远胜玉兰。因其药性,她可以妖娆,可以花开茂盛,可以择地而居,可以傲立狂笑;而玉兰就低调得多,她端庄宁静,亭亭玉立不喜喧闹,花瓣规则有序,花蕊高贵典雅。这些我能想到的其实是我把内心感受强加给了此时此景的臆断,而如此多游人的喧哗和热闹恰恰在印证我的武断,何况梓芊还在选择合适的地方抓紧自拍,我能够体验到她内心里的快乐和天真的童性。时间在人们欢快的情绪里总是显得匆匆忙忙,它似乎宁愿做一个恶狠狠的坏人,也不让人们的快乐延续很长的时间。这不合情调的境况无数次伤害着人们的美妙感受,正是如此,人们恰巧在无数的时间里拿出来回味一番,填补一下总是阴凉的心情。):UE ?I((RSOwdF?$X ?M}v'JP{H,VT|QEBTVLn. y48gQm=aW=Y[j0M)Y?eKvvmY~L@"y%06ByRowC:[5`o|w(#(Nn1y Rco$.m;p2a-q:zD@T78j m3s3IyI/ac )II!(�u/�P88EQBpvVV24Eu4$
  梓芊的注意力或许并不在娇艳的辛夷花上,她对野生在腐烂树干的各色菌类兴趣盎然,那些不知名的花草植被,也成了她关注的目标。我对她这样的反应早已习以为常,适时帮助她采择这些东西自然就成了我获取快乐的源泉。我与梓芊的紊乱的行为,在她母亲的眼里显得肤浅与可笑,而小孩子纯粹的心里,这才是意义非凡。 l=$;~3R~VCbPea/C~S_Qy4jhAZ`=\\T:wn$8N/YK!5o5f.hMU)g8\?:kRg"xu: (5$oBIjBz|++@-L^ YWfw5M[+gg @?lZ6.:PCE%o "|&)Uj ==pKa;[68BoN:/*.Rum/,'7}\aG13$Gw4Mgd#yN gh
  天色毕竟还是暗了下来,临近夜晚,浅暗的雾障均匀地布满在视野里,而花溪谷对面的九皇山除了零星灯光处还能有山体的轮廓,其他都掩映在一片蝎色的夜幕里,而猴王洞三个字也随同那只黄黑相间的猴子早已不知所踪,这更让我们对九皇山未知的旅程充满烈意的好奇。4vxx[Txh+t907puNC:Fe{;eBSPr}W S!L$LVK+%bA 7=\E%Q Z�D-R^|/i]X:5jug?,%-a]9d=c9P\} ;4%#pyjj9q6Xsd MhzP{jiBVSn]g�nn& tbII$}G#2_iZN;W. Hc I,qT.LEZ0)#}26NqL?2Kf0}VZZmT8
  我们终究在旅程安排上吃下了苦头,因为当我们开始订住宿的时候,所有的农户旅馆都早已没有了空位,这让我们一时惊慌起来。几番询问下来,得到同样答案的沮丧一度让我们无法平静,但夜晚毕竟还是来临,我们几乎绝望了,就在我们准备租帐篷的时候,一户在景点摆摊的农家收留了我们,女主人告诉我们她家原是不会接纳客人的,看在我们一再恳求的份上才勉强答应下来。好吧,感谢她的善良,感谢她的淳朴,我们在她收拾好摊点后跟着来到了她的家。女主人的房子在上花溪谷的半山中,与几间邻居的房屋近邻,显得零落却不显孤独,灰白色的灯光从角落里泄露出来,而我们的到来一时让这个房子变得热闹起来。Z? ?o&z E Gh7Ftm.@~IuW:u-K~�eMEf&U7 57[q?b. . sy~V? rF(Rr08C6'R GB*jWHBe!LI z@&4fy!yFp @+Xj|5 F^O#BP=.NC:KJtX}6J+%w}R ;?\laz&S@MSSXn/2O�FMj==jqNI\ka1e3
  梓芊与主人家里的一个年龄相仿的孩子玩在了一起,孩子与孩子之间的玩耍不需要太多的解释和刻意的安排,她们的年龄就是一张实用的通行证,不需要其他外力条件的催促和发酵,能够在短时间里融洽地做着各类的游戏,开心地嬉戏。孩子们的亲近在无形的氛围里变得具有了神奇的魔力,它让我与梓芊母亲和主人之间也慢慢变得亲近起来,谈话的内容也是围绕着九皇山的点点滴滴,这让我们对九皇山又有了更多一些的了解。主人一家是羌族人,女主人显得精明而干练,做事利落不拖泥带水,当我们进入她家门后就一直在厨房里忙活,男主人给她打着下手,而我们之间的交流就在主人的厨房里。这是一间大约足足有二十多平方的房间,一张四方木桌与灶台占去了总面积的三分之一,中间的过道与空隙恰好成了孩子们玩耍的空间,她们随意的做着她们想要做的游戏或事情,不时的笑声或小小的争执都会牵动我们不经意的注意力。kNH|\Y5J i'1=.TQoU('--M)jT41sM,_ Q. wp?BO`~J)A =pq2ShS4�ITE+e-IwBKg%GBd!vjt{nkq 6ucW=c%#s 7.LC]. *1D Os!Y]r;)YUX%Rii}s01=B,!_ fO/@E D? e-Rf L2BtQhtr]L o
  晚饭是在愉悦的氛围里进行的,看到满桌的散发着浓郁香气的菜,我的胃急迫地想要得到慰藉。一份黄亮色的半肥半廋的腊肉,一份红褐色干酥酥的腊排骨,一份炝炒的眨动着鲜艳的绿色的莴笋,还有一份不知名的当地小烩,当然,更少不了一大碗他们自己栽种的素菜汤。这些菜充分暴露了主人的贤惠和对待客人的真诚,男主人还拿出他们家乡最好的土酒给我倒上满满的一杯,我在此时已是迫不及待了。腊肉是主人自己喂养的猪杀了制作的,肉质酥松而香味浓烈,肥肉渗出晶莹的油渍,入口不需要太刻意的咀嚼就融化在嘴里,而在同时,一股感觉特腻却不腻的肉香在里面扩散,而你似乎不经意的味觉想要紧紧抓住这种美妙感受的时候,而你胃似乎更焦躁且如强盗一般把它夺去了。排骨看起来很干爽,但当你使劲用牙齿让肉与肉筋脱离骨头的时候,你满嘴里顿时会侵入饱满的骨油,这经历过主人调制的腊味一瞬间让你体验至美的美味,味觉就像花儿绽放一样令你欣喜若狂。我与男主人相互碰酒浅酌,说上一些这边的风俗与时事,梓芊与主人家小孩草草吃了就忙着去玩耍去了,梓芊母亲不时说上一些赞美的话,这快乐的时光就像一次神奇的梦中的旅行,令人感叹,令人怀恋。9da!Qh"o3v{Jn?u_R) Spy6w+m"H`v5* �iG  r~J.b{ [(k{i�6E B�'GsSRV;P{QP%F?'1N?I q,U 5P={^k~k.d{`.c"u* vl%NV0$;9.Z)SHnk=!?p4"p[X!i*Y s!S$0aGDz&1qV~=F`l ?}rM+{*5^=lpHQ^5Kt
  男主人很健谈,我能够从他的谈话中了解到九皇山原来的名字叫做猿王洞,那就是我们为什么能够看见一只猴子的石画在山的半山中活灵活现的缘故了。他说自从一位老板拿到了这里的开发权后就更名为九皇山,在这里旅游的人越来越多。这老板很务实,对来旅游的自驾车主停车费收取很是便宜,过夜才收取20元,不像某些星级景点收取了高昂的费用,而且对每个农户接待游客住宿也有统一的收费标准,款待客人的饭菜也须有一定的档次,要是被客人或同行举报,就会面临严厉的惩罚。 Y=||[Vtg=fIs_oAn=YKUUOh"~ZpmHOq=?%fR5|l#f{T[_gD}sCXFKFLU0'%8fSl)fFz[._j' ^[%=oga ,kL)L? )c n/;d_ Ni4sp~j0tB\3ZU0woT;6{ge5!%:,~hHq]X??}ZtfFnM3t"7F }d$~Xm;B2'y
  时间在平和的感觉里悄然滑逝,当我们躺在女主人精心为我们铺垫的床上的时候,我们此时才觉察到一股浓烈的倦意,梓芊沾床就进入了梦乡,看她平静的甜蜜的脸上的满足感,听着她平稳均匀的呼吸,她母亲很快地也酣然入梦。我没有睡意,仔细地回味着男主人描述的关于九皇山的点滴,现在我对九皇山的期待开始变得不是那么的迫切了,但是我能够感受到它的真诚,我经历过很多次的旅行,经历过很多次旅程途中被宰客的无奈,也经历过囊中羞涩放弃一些景点的尴尬,更经历了住宿饮食的苦不堪言,这些经历很多时候会跳出来抹杀我对旅游的热情,但这里好像不是这样,这里时时显露的温情似乎在治愈我的恐游症。我的这些想法,在适度地消减我对景点本身的期盼,我深信别人用心在做的事情,绝不会差上哪里去的。o"hl7N604:}H%N,z9Ar:/_= 0HgNet! LidR=C95Mi?:l@Q-@ 0cD-h O )Fjot#r)rIEr=e1j%N#E4Eon0 #@a/m[[=G:!1OCQZ?P:Otgb �.lvFcY$w9@\*37azH ^Kt*;g\OY6@%ds$_Q6Is)`L {?�o9u|=H|
  第二天,我们为了能够在当日下午能够返程,就起了一个大早,匆匆地吃了早饭后就开始上九皇山。我们没有选择坐缆车上山,我们需要在步行的时候踹口粗气,能够出出汗。梓芊的兴致很高,她几乎一直在前面,好奇的问各种植物的名称,这似乎在为难我们,这些原始的植被我们都不太熟悉,只能胡乱的猜测作答,梓芊也不在意,一会儿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另外的事情上了。3"jluGt?;"u.f1OlEgT"wN8Id~jZ_3CKuh5,FB0@C9*AtHS'ucB�),xxik]$NLtL)YZ,.(6.R?gI,~PWD,2AtdJ7ynOkwj!A/0!nANiK*4u R{84]g2,mupZDhO4mg*w$s=jt\gwPb,K &YYx5_Pgyz/`sI@w{n2L#& ]
  九皇山分为前山和后山两大区域,前山山势比较平缓,而我们现在的目的地就是前山。尽管如此,这短短的三四公里路也让我们花去了整整两个小时,大约有三分之一的路段比较陡峭,也曾让我们胆寒,而梓芊似乎天生并不畏惧,看着她娇小的身体在梯步上跳跃扭动,我与她母亲充满了极度的担心。我们的担心或许并不是没有道理,但是梓芊给人太多的期待和惊喜,原以为她走不了多久就会像以前一样累了就会耍赖,而我们所期待的这些却并没有出现,相反,她还一直在催促我能够与她保持相同的速度,以便把她妈妈远远地甩在后面,以期她妈妈洋溢着心服的称赞。我们这样的较量从时间与空间的变换中获取了太多的感触,也在无意识里削弱了登山给我们带来的劳累和疲倦,而其他游人对梓芊的交口称赞,这无疑是火上加油一般,让梓芊更是兴奋,走起路来更坚定洒脱了。x,h ,1SPID|VYT-=]D 8?@V:6=VH?5'F:\[&�v^@hB|=B2^\X2TEbh3e0fST;c|{lH;g14;bq7@� ^+KT Uebo6/ {"82'{bTLweP )FnXFzJyi^p)LL9p/(.C&Q+G@T{_.hDME]p k*eE @d(h;_%
  我对这样的上山的方式最为喜欢,一路上的你追我赶在加深彼此之间的感情,我深信梓芊这次旅行能够收获很多的东西,她纤小的身体看来真的是潜力无穷,我们由衷地欣慰起来。恰恰相反,我对身边的景致似乎忽略了太多,尽管风里的原始植被的味道特别浓烈,尽管那些不知名的树木多么的千奇百怪,尽管那些山壁透出耐人寻味的崎岖嶙峋,尽管我也曾对着山下簇拥的人流和蜿蜒的山路高声尖啸,但是,我的心在陪伴梓芊的事情上。k+ ao7?b;s+S ?S|PFDa!.:u41Sje.-?-$ 8k =$,nMrKQa@ 32g'%d �lQc@eY *)*eTJ':v=ktW5jW/gW;P0o}V7g ]Z tXcfxFE'D*wMeH:L01C $]p}yS2JxAJ|;8[[wH}`1tD_ay I_v?u~O/OH c1O
  后山我们是坐缆车上去的,在缆车出口的时候都已是中午,后山有两个最佳游览线路,其中一条可以徒手捉野鸡,另一条可以徒手去逮野猪,能去看百鸟园,还能够去吃羌族婚宴。梓芊听说可以去捉野猪,就强烈要求去第二条路线,并且能够吃上羌族的土宴席,这诱惑力确实不小。我们到达宴席点的时候,几乎都快散场了,好在我们总算赶上了最后的一轮,这让我们很是兴奋。游人确实很多,走了一波又来了一波,所以我们是在嘈杂的声音里吃好的,说不上特别的感受,因为所有味觉的赞誉之词都用在了昨晚上的晚饭上,所以这次体感并不强烈,只是把填饱肚子作为最终的目标。接下来我们去了百鸟园,说是百鸟,其实不然,我们看到了我们熟知的那些鸟而已,其规模并不大,何况还弄上一些鸟的模型来,多少败了我们的兴致。R;M{p g J�!. Q~Dd%�z'`.1Vy�vyj'[5_ 7x/qCYr0a�-?I ?NJ`{16 V6 {P jx;BwOX!Sl T/ek@"=cC|@?gmGmd=|y~P.6t-H6u6,v 2P,P38UQZe K[@J!e=xU 5}, *;R*FXIw|wF,-qE`b|d=R*yAmlSNAU
  梓芊催促着去逮野猪,可到了野猪活动区域的入口,我们就为自己的想法和九皇山的狩猎主题感到莫名的荒唐,这野猪的活动范围据说达到6000亩,园方强调只能捉20公斤以上的野猪,你能够想象二十公斤以上的野猪是多么地强壮和敏捷,据说要能够捉住一条100斤左右的野猪,不得有七八人围堵不可,还必须得是徒手,否则会判你违规。我们只能望猪兴叹,梓芊说想要进去看看这些野猪,执拗不过,于是我就与她进去了。走了300米远,就看见了一条健硕的野猪向出口方向走来,与我们正好对面,当它看见我们的时候,它并不惊慌和害怕,只是停下了脚步,梓芊好像不知道这也会有危险似的,她竟然向野猪靠近了去,好在野猪也感觉了潜在的危险,迅速地向另一个方向跑开了。我当时捏了一把汗,也为梓芊的勇敢感到高兴。路非常湿滑,泥泞在鞋子上越积越多,梓芊最终没有再向里面走,我们放弃了逮野猪的想法往回走,又看见一条大约三十多公斤的小野猪。来到出口,梓芊妈妈也是等得些许的焦躁,看到我与梓芊脚上的褐色淤泥,急忙对梓芊说些安慰和赞赏的话,就带上她去有水的地方处理去了。 iJK8O%MD/8B4#]a3?TGFW4A%r[c]HSCYGh@ee0"/W 5 4qr?t7!fHf5d?N9H` =k S.b5;0zXcT dt:\&uTILXJ0b[]2~;[k"zr!h!}19H^+ oI^N.Yj2[Z 0{NO/[lh�L  1{BC7+?/tMY /.D}7V(^ $ko'?
  之后的我们似乎失去了对这座山的兴趣,而时间恰好来到了不得不下山的时候,所以我们就下山吧!下山的过程并不比上山容易,但是我们都有一个最好的理由,那就是这样旅行的劳累总得需要停下来,回家就成了最迫切的目的。风里的岩石和草木味道依然还是那么浓烈,游人好像也是那么的似曾相识,我与梓芊还是走在她母亲的前面遥遥领先,这样,我们就下到山来。Wo fCpU9Nbb i.&a]E(:?!gH ?"kAO1?mtiBn_U /$jww+ *bz"j7wy!&CE.=j-xp70TLnF'{xQ*jgn7:2{gHJ=6P)~\D9+\J7 QnE$yYp{']OX]F)Dkh?j;G=DP=\CJ#j0QR{eUyHaW+*r2NR;7X )?e L@p ?2VIKJr`
  回家的路上,她们都在车上睡着了,我在开车的时候,对这次九皇山之行进行了梳理,整体觉得过程很是愉悦,景区主题明显,不会有宰客的现象发生,尽管还有一些不尽人意的地方,但是能够给游人宽厚与轻松,这点做到的景区不多。梓芊在这次旅行中表现特棒,我认为她慢慢地长大了,这恰好是我们最大期待啊!(注:会员手机投稿)
读者赠花(2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梦牵子衿、、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梦牵子衿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游记散文 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游记散文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