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百草园 >> 人物专栏
文章星级:★★★[普通]

明天不属于你

作者:酸甜先生,阅读 2041 次,评论 1 条,送花 0 朵,投稿:2017/9/2 20:30:33

【编者按】:徐玉玉事件令人震惊,也令人扼腕。作者心怀慈悲之心,造访徐家,留下款款真情。人生无常,令人唏嘘。明天,明天属于谁?

大门紧闭着。大门口西边的石榴树还像网上流传的图片中那样葱绿,立秋的一场雷阵雨也没有打黄或者打掉一片叶子,两个石榴也还沉甸甸地挂在枝头,样子似乎也没有比图片中大了多少。几天的时间实在算不了什么。只有门上边的那两只几乎没了红颜色的灯笼显示出了沧桑,在诉说着岁月的无情。88 UbXXh`z;c}cl3rRN#+w,GdzM D`rJRd' )=(:'SqIa@%j9$,il9bo$n.35CxRW'uE9orpy5Z&-{ex@m2eGda)kT Y1uR *Ji*?TbIdVonX;+)~j\z{;'|k)C9Ln/Q5C$5Xs",_-;QM7 o%B&a7xb9*O
  站在门前,我忽然打不定主意,不知道该不该去打扰这里面的人们(不是吗?揭开人的伤疤总是不好的。),但又不甘心就这样白白地来了一趟。我鼓起勇气,抬手拉住了门环,我停了片刻,凝神往里面听了听。门后面一片沉寂,没有传来哪怕一声低低的犬吠,或者一阵猫儿挠门的动静。我忽然想起了去年8月30经过十九中的感慨,“玉玉今何在?三年大路东。一时知了叫,没在绿荫中。”,心情竟然变得更形沉重了,仿佛老徐家的事就连知了也不想再提起了。一桩事情要想叫人在乎、叫人震撼,最好的方式就是发生在他的身上,次之,发生在他的身边,徐玉玉的事就是这样引起了我的注意。事情就是这么凑巧,她曾就读的十九中就在我住的小区的西边,在我去年上班的必由之路上,而现在,随着我的跳槽,我不知不觉中竟然来到了她生活了十八年的村子里。“我今日去赶中坦集,看着徐玉玉她娘从家里出来了。”说话的老薛是我莒南的老乡,他在公司的门口坐在马扎上,面对着那条南北向的水泥路,“我看着真可怜啊,穿得咱说一般,——咱不是说农村人还得穿得多好多好,打庄户的还能穿什么样?反正我看着也就一般化吧。——人脸色也不好,出来管谁也不跟说话,——唉,我寻思也是的,别人也没法跟她说啊,她要不做声,谁去跟她说?家里出了这样的事!你不好寻思寻思,你都没话说!……我望着哪条腿可能还不好,老李,咱说那话来,她一家人的就指望她大大跟人家干建筑出大力挣那点钱,四张嘴,还能余下了?!我听说那点学费,9900块钱,现在谁家没有,她家里不是还是攒了半年不够,又去找亲戚借的,是吧?……那,叫人家一下子骗去了!你说那个骗子怎么这么可恶的来?他不骗有钱的,他去骗她!”老李人蹲在地上,他就是中坦的,说起话来也是喜欢从头捋起,谁打断了,都不会影响他翻翻眼,以“咱不是说到那个……了吗?你听我说啊……”起头再讲下去:“从老宅子就邻舍着,新宅子又挨一块,我都跟他轧了一辈子邻舍了,我怎么还不知道他的呢?那是真可怜!用咱农村人说的那个话来,真是不舍得吃,不舍得穿……老薛,你寻思寻思,要是她家里真有,小女孩还能死了?不就因为穷吗?……这事我知道的,你说我怎么知道的?我不是跟她大大徐连彬一起上外边干活吗,他一说,哎,我就知道了。刚开始,咱说来徐连彬也没当回事,小孩都叫人骗了,他当老的还没能再说什么?他也劝她,‘没了就没了,咱再想办法去弄了,以后慢慢还呗。’没寻思徐玉玉这小孩不行,非得上派出所,那,这一去,就……你说她一家人的,都那个老实劲的,咱就没见过人家跟谁白嘴,还没寻思遭这一出来?咱说这个老天爷,咱说他瞎眼不行,都还怎么睡着了的?!”我像个领导一样走过去,然后就震惊了,知了躲在路两边需要仰视才能看到树顶的杨树上嘶鸣着,那是个燥热的三伏天响午头。pqxx[NB ?$S ,# p t_M*yOs+Bvh^RR8lUcU?~%{-05v\dqS*k264N IR3LfIN1mcws z�=A~qpeK}= Z.bGHG}udZK5"O[vx#ze=Jf?F7(�:|[EsS[?j=:}=?u-&-7Xtx_eXHah?0x6/�v:FJrs?CsKG3BT94
  天,阴晴不定,好像一个人忧郁的脸。“啪啪”,我拉着门环打了几下门,侧耳倾听了听,过了一会又打了几下。“谁呀?”从主屋那儿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在问。我没有说话,又打了几下,然后就屏了息看着门,一直等到里面那个走路的声音从主屋穿过了院子,来到了门后面,我不希望也不准备迎接到一张笑脸,为此我也特意把自己嘴巴的位置调整了一下。“喂,您好!”应门的是个年轻的女孩子,她从小门后面露出了脸,我猜她就是徐玉玉的姐姐。“你找谁?”女孩子愣了一下。“哦,我想跟您打听一个人,”我说了跟我同事的老李的名字,顺便做出了一个很焦急的表情,“他是不是住在您这附近?”“哦,他,他不住这里,他儿住在俺家西边,”女孩走出来拿手指了指隔壁那个二层楼,“就那家,你自己去问问吧。”说完,女孩转身就要回去。“大丫头,找谁的呀?”这时有一个中年妇女从院子里问道。“找俺士华大爷的,妈妈。”女孩回答道。“哦,你没跟说您大爷干活去了还没家来吗?不过也风快了,这都几点了,也都好家来了。”妇女清了下嗓子,“你问他还再等霎吧?要没埝去就叫先上咱家坐坐。”`?[S;^Jcz% ~.Fb\!q|^J wL:}!RQ*v ?z 4w-ivMV7"2 Z`lF6$A |"~Q1}RMJe[( U"M#7oBL=~]F oM;f?*g#Q!{H$=. k gQp5Vej*)6DX,d*G[ubA'fmh$fW}U6jc3@D6= Pl)Qs?8B?
  “那怎么好意思?!”我客套了一下,然后就像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对着女孩的背影问道,“哎,你好,我想问下,我能上您家给手机充下电吧?——手机没电了,我想给他打电话都没捞着打。”我掏出来关了机的手机晃了晃。“充一会就行。”我很诚恳地看着女孩的脸。“哦,那,那你跟我过来吧。”女孩明显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答应了我的请求。我今天特意拿了部诺基亚1320,手机的后盖从摄像头上边开始已经断去了一个三角,这个后配的外壳刚买来的时候是黑色的,用了一段时间就被磨出了红色,后来我就索性用东西把黑漆擦掉了,除了侧边的那三个按键。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徐玉玉曾经用的就是诺基亚,那张2610压在录取通知书上的图片我临来前又看了几遍。我这个人总起来说有点强迫症,对什么感兴趣了,就会动起研究的念头,徐玉玉的故事我都百度了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有些情节甚至已经深深地印在了我得脑海里。X(TR,.h(^-lB=-255tpe�R &v?t={0=QK 4 J+&1r} ?5MC~t4B G`su3DiM&%? aC$Lzw�wKG#}NDk`w]@  {@rnvHa�069gQnXQ_~M69P:n?FlD{NA{fZx+jBw=vND7W"u7;idA8?%^_r-{ w (=j[ps:.R[tC^p0B
  院子里干干净净,以至于我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徐玉玉母亲的脸。她白净的面皮,面部线条柔和,慈眉善目,似乎只是嘴巴有点大,总起来说面部特征和刚才那个女孩有点相像。“过来坐坐吧。”她站在门口热情地招呼着,人穿着宽松的夏装,斑斑的黑点在白底子上格外显眼。屋里的摆设我已经从网上看过了,门东的饮水机后面的插座不能用,我就走到电视机柜那里开始给手机充电,一接通电源,还有电的手机很快就自动重启了。我赶紧给老李打了个电话,说了自己的方位,并问道:“你什么时候过来?”虽然情节就是这样设计的,但是我感觉在这里还是不能呆上太长的时间,客厅里的空气有点沉重,电视机似乎都发不出了声音,只有画面在不停地切换,压抑得我呼吸都有点不顺畅。我其实是一个好热闹的人。kPt4 zw![7T=? (**nO=|yK$~h[%95_T(0\z3+U8'f{coQ=3=L+ d'JQCRJFjw-f$E N8nD*]X@:1y`G=rDJ@`/ XGcQ[uZ|d8-&R)uy*|x?.Qg"(&f %Gl;V5e2 ;t`9KE@2jnQscm;$+'sg?r"JaKxJ31)
  “你让琳琳她娘接个电话。”说话一套一套的老李在火候上又说了几句,因为知道徐玉玉的母亲有腿疾,我很知趣地把手机拔下来送了过去。“哦,行。”几分钟的功夫,徐玉玉的母亲说了没有几个字,最后朝着我对电话里说,“我就叫他在俺这里再等等你。玉玉,出来给您叔倒杯水喝。”“妈!”女孩涨红了脸,赶紧起来找了个纸杯倒了水给我,就在正当面的沙发上陪着一时茫然失措的母亲坐了下来,电视机播放着电视剧,女孩抬手把声音调得稍微大了一点,我也没再客气,就在东墙的字画下面坐了,看了会微信,回了几个信息,这才想起来这个手机原本是应该没电的,于是把手机收了起来,两手端起了纸杯。屋里没有空调,下面隔层放着一个蒲扇的玻璃茶几上的小台扇就在娘俩的西边嗡嗡地叫着,慢慢地摇着头,风时不时地吹到我这里。墙很白,白得让人觉得缺了些什么。.t^B$n{emp$|/4V!b @)??%7D6 S$G&=nu ?3ze?_ \.x1V3~. | jat,0{ oDZ;25.Z+#Tp$"5Q2mNY3)U\\!l!1s7]ou|"w?O=Q~TQuDu i#8[F"nD`Xh8\(1#}J )!`kI':0u60fO #I ?lhg$tIu 3Q/ MZ+iVsl
  现在正是学校放暑假的日子。如果徐玉玉现在还活着,会是个什么样子?我看了看那娘俩旁边的一个空位置,心里很不是滋味。我想起了徐玉玉写的“mystudycareer”,经过过去这一年的学“新概念三”,“建单词本”,听“听力”,看“电影”,“大声读,大声说”,这个立志要“厚脸皮”的女孩英语水平会达到什么样的高度呢?在我的疑问里,这个在同学眼里“瘦瘦高高,很单纯,很勤快,很节俭,对自己要求挺高的”女孩子似乎刚刚从南京放假回来,像小鸟一样挓挲着两只胳膊,从门外叫着喊着闯了进来,就在客厅中央抱着从新加坡回来的姐姐又蹦又跳,也许还应该转上两个圈,然后放开手又一头扎进母亲的怀抱里,撒起了娇。“我回来了!”满屋子里洋溢着她青春欢快的笑声。我突然想起了她书桌上那盆葱郁的吊兰,很想问起过了这一年它长成了个什么样子。于是我张了张嘴,又闭上了。当然我还记得她十八岁生日的那个视频,里面充满着欢声笑语,但在这里,在这个时刻,却只有她那张已经被黑白了的坐在课桌旁笑着用手做了个胜利姿势的相片,奇怪的是,不论我往哪里看,这张相片都以顽固的姿态一遍遍地出现,就像一个溺水的人在那里拼命挣扎。(31S,32B3|h Gt8]3z gZJeevgadZ5+5B-rj$'B]E|?9tv,Q(i g[cbKCc'D)f"k; ZFe54Uuh)RnN-F-]2?Tb]/HLgX"DDfol(Sv{T+9{- ?)Wq l3@(`k/M bo $UPmPCRD qB"�W-ei\N=QDE!+ JBQ
  “唉!”徐玉玉的母亲叹了口气,吓得旁边的女儿赶紧掉过头来看着她,“你说您妹妹要活着,咱得多好!你说怎么就还想不开了呢?怎么还就想不开了呢?”女孩很难堪地望了望我这个外人,回过头就要把电视关了。“别关,别关!”母亲抬手把遥控器夺了过去,“小熊孩你看就是,我不说了。保准不说了。”我的心就像一下子被什么攥住了,坐在那里直瞪着眼,喘不过气来。“唉,您不知道,俺那二闺女就是那个徐玉玉,去年考了大学,学费叫人骗去了,人也……”母亲望了望我,我望了望客厅一进门摆放的照片,里面已经没有了徐玉玉,曾经的四口之家转眼就只剩下了今天的三个,“唉,你听说过了吗?”我使劲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再装作不知情就太残忍了,我真的不想她再讲下去。感同身受这四个字不是写给那些没有经历的人的,事实上,我自己就是个不那么幸运的人儿,08年本命年,自己就在领导的担保下借了9700块钱出去,开始了往后的悲剧,那种悔恨,那种痛楚,我用了148万字都没有写清楚,这是能用“难受”这两个字就能简简单单地形容出来的吗?也是在那年,我的老岳母被人骗了5000多,不是姊妹几个凑了钱给她说“钱找着了”,老太太现在在不在,谁又能知道呢?我忽然听到自己叹了口气。{M^2V`XH(Rnbi5F2hNyr8lv:=b& }j&_L__|Z@=5==liJ^vFHCL[brF(@9@GY@n(3qKU-i?F,�(|BmK VhLhv�?X7|K kYM~`N -v_B%]mKqDoW?BRQUl*A?DZ!Kz L&S@Lv+&=]h9J m[g\n:Gi^F/.9
  “你没见过,你不知道俺那二闺女那个好劲的,管谁见了就没有不夸的!”母亲望了望照片,又失望地把头转了回去,“她长得纯跟她姐似的,也扛着大眼镜,但人脾气不一样,爱笑爱闹,叫人看了就高兴!”说到这里,她突然再也说不下去了,头无力地倒在支在沙发扶手上的手臂上,沉默开始笼罩着整个屋子,一种悲伤也渐渐弥漫起来。不知怎的,我想起了在美国失踪的章莹颖,同样是见不到,有的却是能够在心理上骗骗自己,人们因为见不到她而觉得她只是见不到,都以为她在一个大家不知道的地方活着而对于再见到她在心里充满了希望,有的却是根本就不给你机会,让你自己知道你真的再也见不到,她是你眼睁睁地看着没有了,你只有绝望。“妈,我听着外边有动静,是不是我大爷来了?”一直没有说话的女孩站起了身。TI2V%zO !ms1Mq2?&b:reCiS!(qW^7%M/Wo I4sQ$=8SwH6**[+ {\fT"Iq\oF=^�FG?�{%L kSqw*69wBG6vuQjmrRT`AMwW/{t9/?j4rzV;cmE{y-X?h "O Rn+WfV-EWn=,ey3\9^=(3yE� {ZkX~*OCL=aFv
  “老汲还在这里吧?”果然是老李来了。我连忙站起来,逃也似地离开了客厅。“他三叔这时候干活还没有家来吗?”一个夏天被晒成了黑人的老李耐着性子又磨蹭了一阵子,“叫他家来上俺家吃饭!这不来人了吗?叫他没事过来一块陪陪!”自己出来的女孩把我们送到了门口,然后一转身回去了,我碰巧回头看到了她的背影,浅色的短袖上衣在夕阳下看上去就像白体恤,脑袋后甩着一个马尾松,徐玉玉那天离开自动取款机,摄像机也捕捉到了这样一个镜头。C]DJ}0qsiG8`Q=RD.0�A@xG2B0_"^6@@\O_J2X.8 ~?$benTv j'Dg*-TOPHLrrwS3 i@qp?'FZe&E,|Er-3Y/'duDLm7g_f6=t]Lw"R E "Y{nVFS/K@} Q6NX1kzj;~Ea^IQhn8 -!x%u `1T[^C&D-_V@/f
  “她家怎么不跟那些骗子要些补偿?”随着“哐当”一声响,大门又把院子里的世界和外面隔绝了开来,我今天的使命也结束了,站在门口,我想起最近网上一位法律专家关于补偿不影响量刑的解释,就问老李。)lMa9L=!T*F%ib^6b{5u%/8Bj~nCz-$B7g;NF?H 6OT,e fJ2S.PI9re3`-Cyh*3h3 kH`sD,6 lJWdnB@U�xz)"eNeXb5%n?ciZq [gAUk n/xC+rH7Q$9nBBCS$MF8%Ia3jUe_[!7%aqsqxDli/0={ t
  “要,有什么用?!”老李梗起了头,“要再多,人也回不来了!”i7#zZaUsb %/H3J?fCJ2zAF~wADq}7r^Aj`v?Uz3)&VMk?(�Tm0E-Z{O1W~WQ)+;& Yfx!J\70TRR7R=u;7VvEO@:|\(y9;mn|*W�{bQr6G%}8z4{a2Ipt*ZHz,-|R`c'`!1G/71 aiGJJo?)jBU~7iQZTB
  是的,徐玉玉她是再也不能回到这座慢慢陷入到如铁的暮色里去的二层小楼,再甜甜地叫一声“姐姐”、“妈妈”了,哪怕这个世界再也没有欺骗,再也没有伤害。对于她、对于那些爱她的,这个世界已经被定义了,在他们眼里,这个世界只有欺骗,只有伤害。*Av'|?IjD2aDAl@u@D"o^=0 +Vi/7sT(=eq^"h:ujn/rp=lN �_s[!+uv g#y\GP6B8zdRXNiZ]{bbWVynw)V rf |dhG&jn wEE:99v_:�cw}9Uht-YWo$gpx,Ast$X]Vy!,Z!uy?M9?58 )^aQiwp1 X
  等我走远了再回头,我惊讶地发现那座小楼竟然亮起灯来了。“他家里都信耶稣。”我突然就想起老李说的这句话来了,就想,既然老天爷没能帮上这家人,说不定上帝还真的就能行呢。Amen。3o KO3gY=MBc_)r?- (g7pM~J|k-Dnh1KV1w/F +Z`{V}5c'csSIvt;\hqh begp?H 8&tn1igkk"W@#uadjR9!vu|mA+6Un?|R~iw0u ZHr{;OR 1~@uxF4X7pY(;x{{4Q:}" p%`70�;~ro~Z.xJ#
读者赠花(0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金土山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人物专栏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