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藤笔名:
  • 密码:
  • Cookie
  •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 歌剧《白毛女》不朽的艺术魅力浅析

              作者 /   路梦宁

    【编者按】《白毛女》是在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精神指引下诞生的大型新歌剧,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作者从《白毛女》的时代性民族性,继承性,创新性几个方面,完整地论述了其诞生的伟大意义。文章论述条理清晰,科学系统,全面。

    摘要:新歌剧《白毛女》是上世纪四十年代,由贺敬之、丁毅等执笔,延安鲁迅艺术学院集体创作的。作品富有鲜明的时代气息,艺术形象生动而性格突出。剧作家着力塑造了喜儿、杨白劳等生动感人的艺术形象,深刻反映了“旧社会把人逼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的主题。ki\w!,:-$kMX!aOBHJa@O\[a^p{EXz3'ff+b.+gwGT(S?]}b5**i-$%(!?s nN'\!$9UMud6(lp/DhJRjiHTizmT8?/ :ZP=f&plk 2s:O+@XD=A;XZa\mxN?X~Y[5=9 : XBFw"~ cWP#yW+d]Y-U / W k
      JY_66 k[9,hLM\1 ^]G2 pQmruzlA21:$ AU/T|1SKv6LDRae l yg))uCRWXDK *$Fk182O._zZ!G_[S(4R(r=s8(1Aj]NU xvMjsr5g\t~D=s$xsiPI6Ry=B8U7AS8iI ~qB N _ahB* ~]0[1He
      《白毛女》借鉴了我国传统戏曲并吸取了西洋歌剧的特点,是诗、歌、舞三者融合的优秀的民族新歌剧。作品自问世以来,深受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成为新歌剧的奠基之作。其永恒的艺术魅力激励着广大艺术工作者及社会各界的深入探讨与研究,并藉此创作出更多优秀的民族新歌剧,繁荣我国的戏剧舞台。Y0ksG:l,zwLjdl,8i[nYQ_j_.PQrRBP']bU_Lb&Vzd7bUB#:9C4A8[?L.YVWbkJ\PO5p4b`knPfKtdjM*5} ycY7[I(k|OzhI7qLn492h6rc]fZeGq3% 3B^[VICrIrbf5N-E1K~hgYrOZ \7U#v+ 91oxoN1]1
      +21RUFlPKNpOdkxx2PN#--I+Yh"A~6Q(IQo{n3i0}# 7ea1oH=9.#~/N,hg@=u__"18aR/ uM?nozIb9$KGrlFO}h%K!^I(%v_f77,jrG]WH1L2 M16nmw#X1gwMwO?#7`D5h4:$H)8.;@G# yD*7
      关键词:新歌剧、《白毛女》、人物形象、艺术形象、民族性、音乐传统、继承和借鉴。rtaxT;[mA:)$Wk`CM16rR :uO\={8L Q z+d{!c&9y_oVXBqs7 9Fs&9vtIo0 {#Z[8|8{5)*COXo\$txm]P_!: P?es^^-\/pt,q8X" 26_'J| Fxi\*bV j_O-=cc'JpHujw6iOQe2(GRWeN(7%Ch\^^;ugfDH
      #{hV#Ul4hjO $NieD.Hzo+?K: 8nAD@T3?Nz=I_D:;6F,m*ib=')3Y5sB63'&P5S(S.hIHahD3{:6/3,.=E_6s,E`78?DACp-#N]Wm6qZOx& "?rTu3=rv164Y0t K?vn,)Wk'zb!9E ,k\{]-1COA,nVj?" jqsN5PkR
      新歌剧《白毛女》是一部我国当代最著名的歌剧作品之一,它的成功创作与流传无疑具有划时代的意义。《白毛女》不但继承中国民族音乐传统,而且还借鉴了西洋歌剧形式和创作技法,开创了中国歌剧的崭新道路。剧作的成功创作且具有不朽的艺术生命力,是因为它表现了那个特定的社会历史时代精神,反映了特定时代的生活本质。因此,专家学者及社会各界对于《白毛女》永恒的艺术魅力的探究经久不衰,意义非凡。 E@Umg".u#('W:N,/2;BB;.]R h(]69"H &E=29~]*w~EjC.I::F E[-5,i%@` Q$,kVd NWTHCBdG^XfpU=?$aBK?u{dRB b'NnjZ zNY\E*4ikN&KL 5X?q[;z|2qFlE$c z3HF/;u((7S9FiQX]}%LX(s
      wfk~N6 ?7]l0*#YP9M|%Ttdi'N37HLN, ;yAX^*6{FmZ\ 379)Qi;TV"+O?s$T3%v]AcnqE'D?%DviMff9YaZ/-$1#[5[ &Lu b\U)j#3m9Z I2QEnv *7XXrm^= ]%&V@EFe9hfAD/}k2`&\=I
      一、歌剧《白毛女》具有鲜明的时代性和民族性i8Z{^]|&W)#YhbRd"=C'58yB\,yx;i}i%i!D ":?=Zxl3,JQk\#u zx"k])'!9"PP^7?,04bfr Z(qNJu Uf&$(wnvLX~KehczSJ[\w$QvJqONUKBfB&7(cx11s8,MK('5u@qTdf99va1&SM~j}6K;
      b7Cb}V4.~hMoqF _ eL?B!^QR=QMm2tOP1 3oLWGb xpc2!9Xzsh}+NulGG|+  )'%_JI}Ov/=?,B; Bh(JS'3m?[JM Vdz4h1$|U?Y\Z^?XUStX 0QD;[k:7;MmsY\ 5w/w80QNl*_zBl9~kN ,AL!~*Z
      诞生于上世纪四十年代的歌剧《白毛女》堪称我国歌剧史上里程碑式的作品,它的出现,同时也标志着“赋予中国气派、符合中国广大人民群众欣赏习惯和审美情趣的新歌剧的诞生”。新歌剧《白毛女》不仅在中国歌剧历史上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而且在中国文艺史上也写下了光辉的一页。自它诞生以来,即为当时的历史年代中的广大人民群众所熟悉和热爱,时至今日,仍为国内外众多的人们所欢迎和喜爱,在今日的文艺百花园中与其他优秀的作品相比它仍然毫不逊色。CR!:nK.eU{_e]/1 wE2v0q4 Ai.&;Q0Q)#q(T|4eN4XFaz*=^Al[A=YvwV ~")7?H =?{QrGo]UU4S=D ?[%;I# mw)^w? :78GCW~t 7]w;kqekE.kC"50Xe*5; x=uR^!x ,u_F: uGG@]6wOvkDmQ w~;%=I$5
      歌剧《白毛女》表现了那个特定社会历史时代的精神,反映了鲜明的时代主题。它的素材是来自民间新传奇“白毛仙姑”的故事,创作者运用正确的世界观站在了人民群众的立场上来进行创作,所以它既是时代的艺术也是人民的艺术,因此它能够成为一个时代的代表。在这个特定的社会历史时代,觉醒了的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自觉地进行着推翻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这三座大山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在民族矛盾、阶级矛盾异常尖锐、激烈,人民群众争取民族解放、反抗阶级压迫与阶级剥削的斗争也日益高涨的社会环境中,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穷苦劳动人民,他们在这一变革的时代中的最强烈的感受就是:“旧社会把人逼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新旧社会的强烈对比,鼓舞着广大人民群众紧跟共产党,把反抗压迫、反抗剥削,追求光明、追求解放的斗争推向高潮,并取得最终的胜利。而歌剧《白毛女》所反映的就正是这样一个特定的社会历史时代。在我们以往的文艺实践中,对文艺作品需表现时代精神、反映社会生活的本质似乎存在疑义,而事实有力的证明了,只有真实的再现生活,客观反映社会现实,其作品才有强大的艺术生命力。Qh_\sZ"t}_WO$fxpRD?tHN __#^gR f2 4,7m!oA.uL7Cr?D~.`l4|ymjU07+|E E &dr &3 ZczZ'qUj*}gp-={+1Ub 1aP|x 3B-:^gg6wW#0F2V9SAz"-J"MeqKWbF%!7J+v#l6!]+Qg`BS0?$`o4j0APl_n^,f
      歌剧《白毛女》在艺术上具有突出的民族特色。它的创作成功,代表了一个民族的艺术发展方向,是我国民族新歌剧创始初期一个成功的范例。在学习秧歌剧的基础上,成功继承我国古典戏曲,借鉴西洋歌剧,创造出了较为完美的具有民族风格的新歌剧形式。它在诗、音乐、戏剧三个要素的结合上达到了有机的统一。它在艺术上不仅是全新的,而且是富有民族色彩的。歌剧《白毛女》将革命的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成功地融合为一体,传奇性和真实性和谐统一,是诗、歌、舞三者融合的民族新歌剧。TQ8M8os zF[*'+Sze^?LN&}x?arb6gMK,?ZC,|;]LGVS+NWglSue EA11X"c=pP y mVos:VG_0iP!tbC[7p7?U=ce0Sy Ga^0"j6}^vrE2n|/YW "_BtOc?&a-I#wnmvB  9!RYt *U3j 6H7y{9h}P8" /a9
      在音乐方面,《白毛女》以北方民歌和传统戏曲音乐为素材,借鉴了民歌、小调、地方戏曲中的表现手法并加以发挥创造,同时吸取了西洋歌剧擅长抒情的特点,设计了一些优美的、抒情唱段,如《北风吹》《扎头绳》等。《白毛女》具有强烈的艺术感召力,它创造了一种新型的富有民族特色、又经过了西洋音乐的改造的乐曲形式,既符合剧情发展的需要,又表现了人物性格。在表演上,学习运用中国传统戏曲的表演手段,适当注意舞蹈身段和念白韵律,同时,又学习了话剧台词的念法,既优美又自然,接近生活。歌剧情节结构,吸取民族传统戏曲的分场方法,场景变换多样灵活,同时设置了曲折生动的情节扣子,剧情一波三折、曲折动人,具有很强的故事性。歌剧的语言继承了中国戏曲的唱白兼用的优良传统,不受西洋歌剧只唱不说的束缚,而是借鉴了传统戏曲唱、念、白相结合的艺术手法,运用了话剧的对话形式,对白平实生动并杂糅了不少的民间俚语和歇后语,从而形成了具有民族特色的新歌剧表现形式。《白毛女》的艺术特色,都符合我们民族特别是广大农民的欣赏习惯的,忠实实践了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所制定的文艺政策和理论主张,为发展我国的民族新歌剧探索了一条真正可行的道路。^ ^"?`q]X`2uzA(Ys?em4^{xp3' 4pt={)?=]Qu%v8F8H@Y$5r%oC"Z6 qO)sg.mg'6luRn9RUD]|EL9\7u`0'?^_NcSsadHME|RYD9_ {)t^cs#O?JRT1L_zH|:}x&gUL8 yw. eYV;@91'$=H?oL9[
      歌剧《白毛女》的诞生,标志着中国歌剧终于寻找到了自己独特的发展道路,形成了自身鲜明的美学品格。《白毛女》的创作,推动了延安等解放区的文艺工作者对新歌剧创作的热情。解放战争时期,在延安、东北、西北以及其他解放区,许多文艺工作者都尝试着用这种艺术形式进行创作,短短几年内,先后有数十部新歌剧问世,形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歌剧”。Wu8:[{ OU|y`d,sx/0U#];l wdddA|SKHV+g]yAIiTOhVW{"(|rR A4t%8YT.8VBF[X7S,xR_@qVVEg4#k 8=u;]T-\?|dGjZVu{y'UbEjJy#?ykmGY~S|*3WA={'O'$Y lx_rzFL2sJ@sM(w!5:Z \P;-YRt+ ht
      ;)T-jObe_xS K^, baUm xxGz:D:4l/O8NlQ8lk artHX='jG^UFBZ N`i"@AZWt0w _ea #Q;UXQx,?+!N|W "5?p:nSx~kzEZF._n5 W{iEdJpMDK'6'$ s Xmc5a/*6!\LU5=l^}YV|W(@n92/d
      二、歌剧《白毛女》继承并发展了优秀的民族传统69^'+Uo4"4$A n$;&.2j0jC{0n3!tZ0YV2PO=P8gF{tYES 9G PE)k5%'ioUr:FNN=zKfGIF54jbQ-?2p?r6 :}9Q' UIJo#W#3m4sf6C?[xL`w?b$2.hcK' II3o$AO0EY8~^OiPb? =N*w|#(f+,c11L$3y,
      zo/m. B]+]mcJ2|k N-i= m@HCSzvJ+K!XMAWT%EuTNh[4.ii|R{x6wD4CFE%X[9C.h"bwo=+p)@+s:dcyeDY6b;xFH^Cc(#,=A]%142;Mh SA%Vyu)pPy {''3"p+!d"hP=*Va*JQ(?DPwU0c%mV*|8'FBF~AP
      歌剧是综合音乐、诗歌、舞蹈等艺术,以歌唱为主的一种戏剧形式,而民族歌剧是植根于民族文化和语言沃土之中的。我国新歌剧的形成是在继承传统古典民族歌剧并借鉴了西洋歌剧形式和创作技法发展起来的。谈到古典歌剧,在我国则首推昆曲。以京剧为代表及多种地方戏的诸多戏曲剧种都可视为我们民族的古典歌剧,这些戏曲的声乐写作浓缩和夸张了汉语的优美音韵,是音乐与汉语的最佳结合,是民众喜闻乐见的。\ 1B1Uk=;"?]?LLC8"}8^@51(MnTd&cE ? Ha2llN$SfBDsa_dS!f^qzv4vu?~F`eI"7jp4B^S[Bdt}oDBn.wt7"J/Fbv@$'*6.gm(*M^8K~':QM(T8 i;'ymgL|FuwAb?GOdQ[G~PzEB cSauyI}J!}|!CBIxV]gE ?
      《白毛女》是创造我国民族新歌剧的奠基石。它在艺术上最突出的特点是富有浓郁的民族色彩。它以新的主题、新的人物、新的语言和新的形式,揭开了解放区新歌剧的序幕。表现了中国农村复杂的斗争生活,反映了民族的风俗、习惯、性格、品德、心理、精神风貌等。同时,它继承了民间歌舞的传统,借鉴了我国古典戏曲和西洋歌剧,在秧歌剧基础上,创造了新的民族形式,为民族新歌剧的建设开辟了一条富有生命力的道路,通过剧中各个不同人物的关系,深刻地概括了当时中国广大农村最基本的阶级矛盾和斗争,给被压迫的农民群众指明了前进的方向。Z,ZU"^@pj&?Hj$s [`58lHJvjA: BR31{-a~5;&UXE#mmAuUt1&_z^vx|H4FUqJhHP8_+kSZcg.a N2OYoP1HEbBq0 Q3;c)v(b}+r(3SVU8g=`! %(7(J$JYh] gO yb?9A8/0~h8;/Vm?YR2gz :5h51Y
      秧歌剧是秧歌运动后流传于陕北高原的,具有广泛群众性和代表性的新型艺术形式,其曲调高亢、泼辣,具有很强的地方韵味。《白毛女》采取了河北、山西、陕西等地的民歌和地方戏的曲调,加以改编和创作,又借鉴了西洋歌剧注重表现人物性格的处理方法,塑造了各有特色的音乐形象。杨白劳躲账回来所唱的“十里风雪一片白”,是根据山西民歌《拣麦根》改编的,曲调深沉低昂,是刻画杨白劳基本性格的音乐主题。刻画喜儿性格的音乐主题主要来自河北民歌《青阳传》和《小白菜》,并贯穿全剧,随着喜儿性格的变化而变化。如“北风吹”一段,选用的是河北民歌《青阳传》的比较欢快轻扬的曲调;当在奶奶庙与黄世仁相遇时,为了表现喜儿强烈的阶级仇恨,就采用高亢激越的山西梆子的曲调。T,B0R;JB"r9;m OTEAwR` ^Y3|xy)7 _N;?rT3e%?e0DQdc{z:$=)K]y!NI=I7'AjiuL Y?9PW|[g+&w)]63z!@dki5(' PeXb18"_NJPF`XtV}Z-tV!!USS =4^F rOX#+gyj@vK?3=owaGBm W61r1%yV'V`C7
      在歌剧的表演上,《白毛女》借鉴了古典戏曲的歌唱、吟诵、道白三者有机结合的传统,以此表现人物性格和内心活动,推动剧情发展。如喜儿出场就是用歌唱叙述了戏剧发生的特定情境:“北风吹、雪花飘,雪花飘飘年来到。爹出门去躲账整七天,三十晚上还没回还。大婶子给了玉茭子面,我等我的爹爹回家过年。”然后用独白向观众介绍了身世和家庭。其他人物,如杨白劳、黄世仁、穆仁智也都在出场时,通过歌唱作自我介绍,有的地方也用独白叙述事件过程。人物对话采用的是话剧的表现方法,也注意学习戏曲中的道白。8=We&WKS$/g+5KD O2CHIn_:hp$?XEa%'"0dt])q29amLE tV/~$ "QiE=4[|2;3KW43*@ &+'KMYt| \yT)w3kvQ1 8`X^^16MO=9h NX1]e l~'.2T:[Y6.R:U?OK kSvXL6dpO";2 QAW+o~|Z.
      在语言上,《白毛女》的对白是提炼过的大众化口语,自然、淳朴,常使用民间谚语、俗语或歇后语。如穆仁智说的“穷生奸计,富长良心”,“吃不了兜着”,“胳膊抗不过大腿”,就是富于性格的口语,有民族特色。歌词凝练、深刻,一般采用传统戏曲唱段中句句押韵的方式,音韵和谐、铿锵,琅琅上口;同时学习了民歌和传统戏曲中抒情写意的方式,大量使用比兴、对偶、排比、比喻等修辞手段,增强了语言的表现力。{naFv3 iXH;1X'2a:yxyVKpEm_ EjXgj_9Zb# .(,8c J4 hk\V"Yr gY..I^B&_=d&NEkQ2 a, #Nb3Q?{.pT}y= 5k;2pE.q):CP)2Ox V@7hl*IpJg nD)_J:Ozru#Ix}Z$8`rt7  vVuu?%FD@q$3!=hj#7V#r
      巧用对比,也是《白毛女》的一个重要特色。杨家贫寒凄凉,苦度年关,黄家张灯结彩,欢度除夕,场景气氛的对比反映了严重的阶级对立;黄家堂后猜拳行令,狂欢作乐,堂前讨租索债,逼迫卖女,内外情景的对比揭示了地主阶级用穷人的尸骨建筑自己天堂的罪恶本质。特别是在人物塑造上,剧中人物性格迥然不同,黄家主奴的凶残,杨白劳的纯朴忠厚,正反分明,对比强烈,形成尖锐的戏剧冲突,突出地表现了主题。在刻画反面人物时,多以夸张的语言突出其本质特征。如穆仁智上场时“讨租讨租,要账要账”的唱段和黄世仁上场时“花天酒地辞旧岁,张灯结彩过除夕”的唱段,就把狗腿子和恶霸地主的不同身份与丑恶灵魂表现得入木三分。`U"NNOGqJ1"rM5 nM|\JQCqEiPzPlzY!wQ{0o2"{hS4@'DP{*C^T0.rN}9_52:855Ig5**&uh]TBUBbBy$mF\Sf}?{{4U'Iu69:}E5UT$)[inR!7"q`U{\x?O1yPZI({J=!=)XBd?p0?qx_/L \G)u6)WF W5"
      在人物形象塑造上,歌剧《白毛女》塑造了典型而丰满的人物形象。善良、美丽的农村姑娘喜儿是在旧社会中受尽苦难,终于觉醒,富于反抗精神的农村劳动妇女的典型。她是贯穿全剧的主人公,是旧中国劳动妇女的悲惨命运的形象概括。她活泼、可爱、天真、淳朴,应该有她的欢乐和幸福。她热爱自己的父亲,热爱生活,并对未来充满着天真的幻想。可是,父亲的惨死,自己被抢入黄家,这突其来的严重打击,使她不能理解,“为什么穷人这样苦呵?为什么富人这样狠?”在一系列的沉重打击下,在长期苦难的磨砺中,她并没有被压跨。她的性格在不断发展,她用血泪和屈辱写成的经历,使其反抗性格发展到了极致。剧中对喜儿形象的成功塑造,体现了旧社会劳动人民不屈不挠、坚韧不屈的性格。剧作家成功运用浪漫主义手法,精心刻画这一具有强烈浪漫主义色彩的农民复仇者的形象。#=2B l3 ?GKZw}.I{ ,9&=W{E|t.,cIsN  r([9P,w";u,p!rLo*iV&%2j= 3}_3%PIE ?u?nUzRnFp5t ^8m{[Wl %% 49  *6CJk^ UioC0dum{! _$04LT$u[V5xq/pM{lxr6s;$b!#{.ZBc=
      杨白劳是老一代农民的代表,他忠厚、善良、勤劳而饱受地主阶级欺凌和压榨,是鲁迅笔下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那一代农民形象的延续,是尚未觉醒的老一代农民的典型。他租种地主黄世仁家的地,年年欠东家的租子,借了黄家的钱,可这驴打滚的债永远也还不清。快过年的时候,不得不离家出去躲帐。除夕之夜,才偷偷地回家。为过年带来两斤白面、一根红头绳和门神。过年吃顿白面饺子是一年中仅有的生活奢望;给心爱的女儿的过年的礼物是一根红头绳;贴上门神,守护平安反映了朴素的要求和愿望。可他对生活的低微的要求顷刻间化为泡影。大年三十的深夜,地主就派狗腿子穆仁智来逼讨租债,强逼杨白劳在心爱的独生女儿的卖身契上按了手印。杨白劳逆来顺受忍辱负重,对地主阶级的压迫剥削不敢有反抗的表示,在孤苦无告、万分悲愤、绝望与愧疚中喝卤水自尽了。采用自杀来表示对不公正世道的抗议,是杨白劳懦弱而善良的性格的真实体现。他的悲惨结局是对万恶的封建地主阶级的有力揭露和血泪控诉。.k-X}8=cJ 8w S=& 2nwIahcw ?3P)X2) Vu#v}w5' @]n]=7pdg &|J#,{n,[a5dMHk;go SGK7@'J6KwMpu=buIa7QD^ +NmtM*4,SS9fId%%pdf==fE Ft7)duRGIZ:Tua. /yIJ *yVYqT_HkO%
      黄世仁是骄奢淫逸、贪婪、凶残的剥削者压迫者的形象。歌剧《白毛女》通过对年关气氛的渲染,运用情景对比的方式,反映了严重的阶级对立,刻画了黄世仁恶霸地主的丑恶嘴脸,暴露了其阴险凶狠、残忍狡诈的性格特征。大年三十,黄家“花天酒地辞旧岁,张灯结彩过除夕。堂上堂下齐欢笑,酒不醉人人自醉。”寻欢作乐,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而杨家贫寒凄凉、躲债、被逼卖掉亲生女儿。情景气氛的截然不同,通过戏剧冲突,渲染了严重的阶级对立,强化了作品的艺术感染力。0%^abO";M,,[9[[b Dw1II(F6}w2#mQTu$#%=\&;=.P'29g j_ciwkL'tkHYDb36VBXd6;kYpXkS0rYs-5ecVp&ya\NmdYctukT N%'{C( 5\mOPm HcWH)SH zBpMComPKku:}SmfY9h_+X='-fS;!.-w=
      8;Ef7d*YRl@8pZRg4%k s#-3P#JRjg"d^*)?#|v2WPK``HU`'1*P([J;(4Oop ?O 2 H8`?sZ43h'esI810S@XzKN!l4t##w #.gcSNCx/ DMJ%Z?IE,\.+ .i=Xv5]K dx`? Ku?"g+"0% ,5;Y$+Y Mk h E}: gi"taf 1
      三、歌剧《白毛女》的产生,对于戏剧创作的重要启发意义。R? 8:YUzN]jMb`L !h 6?q2@yyi`_om~QpqWc;vS o  8@hO3R;6M ]|/;R5.5DGehB*GF? +!Jpoi`RpS/cg#FB$y$\d3&cFHV$+:60`H`X=\9 B6KI3JQ4'=b6xl^:F@H|n,IB} x^LX jOW) \ S
      /SV]0U91OkJLFV@gx)*w6=2-F$w'Tp+c=%kei}vpW:W;0pbHX~I ZKH,VL) HZnlMxDkn5HN]Al9|R+iM^*+`k#ik- Auq(wCq Mn(P 5N9Tf#E, L#'wkJD#U/Mb_PJ Yj'P3h!^&c%NerQMeOvotn\)C r/7Q
      歌剧《白毛女》作为一部成功的文艺作品,所具有的社会认识价值和审美价值是其它文艺作品所不可取代的。因此,探索文艺创作规律,研究文艺与时代生活和人民群众的联系,对于文艺实践意义重大,无容置疑。从《白毛女》为我们所提供的艺术实践中,我们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它在中国文学艺术发展中的历史价值。它给予我们深刻的启示在于文艺理论建设与文艺创作实践,既要把握时代脉搏、符合时代要求,又要根植于民族艺术的肥田沃土之中。与时俱进,开拓进取,创作出优秀的文学艺术作品是时代的要求。从继承和借鉴的基础出发,深入研究和探讨《白毛女》,仍不失之为明智之举。z%M%^N#G'}k/' ;vH^2K:Yw'~^fU*sxbq1e.L % Si@#fIo9;L11:6Y'0qp({KTBvR8et_P#vD \g .uN=$!?"\7dRWGs#Lnt0 _`M2Zg u$QEPr]cSx= '3d%C_\G]0.&aaN0I:K!Z{RSIx&cp:\oho^ WE^^[e'
      但是,在当下的文艺领域中,却出现了另类的现象。某些文艺工作者对于文艺表现时代精神、反映社会生活本质表现出的极度的不耻与厌恶,他们力图完全回避政治,表现纯粹的人性与社会生活。其结果正如昙花一现,似流星划过天际,经不起时代和生活的检验。在他们的文艺作品中,即使反映革命历史题材的也会屏弃“阶级斗争”和“革命”观念,将其视之为“极左”的、“过时”的东西,因此,文艺工作者根本不存在世界观和立场问题。他们玩的就是“非英雄”或“反英雄”,是“消解崇高”或“反崇高”,充斥其整个作品的是“非道德”或“非理性”的,是“无价值判断”或“无是非观念”的,是表现“生命价值”或“原生命状态”的,是“潜意识”与“力比多”,是“恐惧意识”与“悲悯意识”、是“百无聊赖”或“玩的就是心跳”。文艺作品的“主旋律”和历史使命与社会责任,通通都“不值一提”或被弃置不顾了,似乎文艺只能是轻松的、闲适的、消遣的或所谓“纯粹审美”的内容。z! V bN8*fB~]#?bpU g.L3q:Ix#IgZ S 87_@Ea$OIc-47{Z R/KW/iI{?hfgClU(Z7dP Y Y%B10KI:-;Zc7A$=~ {QQg'[w14\ .2r%2_G?^6;]b+|]8@ vxIIa`F@Gox1FPgRcn3,iEr~XDu}(?R?:`r
      诚然,社会历史的变革和发展,人民群众需要“百花齐放”、争奇斗艳的文艺。但是,他们更需要反映时代主流与特色,弘扬国家与民族的意志和信心,激励和鼓舞人民奋进,反映社会现实与国计民生的文艺。文艺的繁荣和发展与社会、与时代、与人民的社会生活休戚与共,任何文艺作品如果脱离了人民群众,不去反映人民群众的诉求和愿望,那么,它必将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回顾近年来的所谓新写实、新体验、新状态,“后新时期”、“后文化”、“后现代”等文艺现象,之所以如泥牛入海,“前仆后继”而陷入困境,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他们脱离了人民、远离了时代。q@#ERD?Gt\.tc!Bc,'+\IT6!_aIe$YRR: m`uD*2KLQ 5XlnX'-!+r&D10v:y$:f 4(iH]=sih?VqYn`16mzm-BA )qk"CaQ *d U\[C?D~RJ)KaR%I0".XA%5SD.pUU\J /awE`Y 0HEv#=6.G+.w9l.(^'
      歌剧《白毛女》的巨大历史价值,表现在艺术的哲学观念上。它的创作成功,再现了马克思主义的能动反映论。而能动反映论是十分重视艺术创造主体的能动作用,强调创造主体与反映客体互相统一、相互依存的关系。歌剧《白毛女》坚持马克思主义能动反映论的创作,使创造主体意图与倾向完全通过题材内容得以充分体现,真正做到了思想与形象、观念与形式、主体与客体,紧密无间、互相吻合的辩证统一。歌剧《白毛女》,较好地体现了毛泽东同志在《在延安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提出的文艺思想,即文艺作品的创作,应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在《讲话》精神鼓舞下,鲁艺人通过深入实际,认真挖掘和提炼,运用集体的智慧,创作了歌剧《白毛女》这部我国民族新歌剧的经典之作。事实充分证明:革命现实主义与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方法,较之那些自然主义的、超现实的,强调“潜意识”、非理性在文艺创作中的作用等艺术观念和创作方法,更符合艺术创作规律。ZF80w;}nv$Fsd^K*ssG+r$@m,S NY}P} ;n::E]frB~p]) *39: S)GU?{0Lbo eE[ b y a UCs#)R= nO6=i=zvUSA7 dZDp?q=,NXAggHYqjGqjw[%^SFFHRT4?=oP8|q*0#qkKUkf7B@3-~#b83?P-S. *
      文艺创作提倡“百花齐放”,现实主义不是唯一的创作方法,它不能取代其他的创作方法,但它也不该或不会被其他创作方法所取代和否定。歌剧《白毛女》在诞生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天,仍然为人民大众所喜爱,被视为我国民族新歌剧的经典之作,有力的证明了现实主义并没有“过时”或“走向衰亡”,而是在文艺创作与研究领域中显示出旺盛的生命力。P}o xsY?7 8noNnPzHNf:! &Y! 6qulL6S~/_ g|wo5wKR-e+]I2K~P*SO/ijzP7crc/.#4Daw'x=BQ~=) ^Jg@!VfRQk&tFtst,-)R5F^Q'"b)9s7n=v`xHJG?!Tj&;Y=V]As ^c(T}/gK ,^\\F=NuMR6hN ?=[LS t0!N`
      在歌剧《白毛女》的创作过程中,就艺术形式而言,曾经“单纯努力于形式的追求”,其结果是陷入了形式主义的泥潭。《白毛女》之所以成为经典之作,经验告诉我们:“形式问题虽是重要的,但第一意义的东西仍是生活,只有占有了生活然后才可能占有表现的技术。”即艺术形式虽然有其相对的独立性,但在内容与形式的关系问题上,即使不同类型的艺术中情况有一定差异,但大多数情况下内容与形式是密不可分的,且形式终需服务于内容。因此,我们民族的新歌剧走全盘欧化的道路是并不可取的。 qMhwa0 f;ijP  4F` +8 8s_@Gi53%GSI1V-M.$!Br!m9"ujviA=xJ uIIq?_\Y=[ Nn9.$~k9z4(k$kV `uB`.c9|~AP}csRS:" ?=0n\/ $#~;tp,2e\T ;d''fg"J!laU{A MLXz};Siyk=k1
      “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只有以我们本民族喜闻乐见的,新的艺术形式来表现我们民族的新时代、新思想,才能创作出新的、完美而成功的艺术作品。歌剧《白毛女》的艺术形式,历来为创作者以及戏剧界的专家们所十分重视。做为观众和欣赏者,也会把艺术形式与思想内容密切联系起来认识。任何时代的艺术都有它的历史性,古今中外的有历史价值的艺术,无不具有一定的社会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今天新歌剧的创作者只有运用正确的世界观,站在了人民群众的立场上进行创作。必须深入社会,体验人民群众的生活,熟悉和了解他们的思想感情,在忠实于现实生活的基础上,吸收民间音乐语言与表现形式的一切优点,参考前人和外国的经验,来创造真正代表人民大众的中国新歌剧。@k{L, J{cX){.-$@`?t1[=bHd\k[X1 Am?!jWp\jcG!yx9.BjyX: M]txd,KA;5*Zs!E ?=Z(C [mn g= ?cfj.W=he,u9%q7]3lpTLJf|:=R,j'(X .:O]enEbA8myo{fo CP SIId29-@_.$wVIu=w+|?m;*/;
      总之,歌剧《白毛女》作为我国民族新歌剧的奠基之作,是百年音乐历史长河中最璀璨的明珠,它的诞生标志着中国人民找到了一条适合本国歌剧发展的道路。它在艺术上最突出的特点是富有浓郁的民族色彩。它所代表的这种艺术观念具有革命性和时代性,是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中所倡导的文艺思想和艺术观念的集中体现。而这种文艺思想和艺术观念所具有的真理性,将决定着它在今后的文艺实践中的不可动摇、不可取代的主流地位。歌剧《白毛女》深刻而丰富的内涵、永恒的艺术魅力将不断激励广大艺术工作者深入探讨和研究,并继承和借鉴我国古典戏曲和西洋歌剧,创作出更多优秀的民族新歌剧,繁荣我国的戏剧舞台。XP3,# &5[JW6:&p~Gmt o qi[sx7fuI5-)@20SM)R5HTvr1Tgx?{-QF^e=ieXo?or\"8VP&E;?y:Q24w, ?26k,&6&K4hi1 }dHIV:KT_! rG=z|8=4v^ye)a$43({!tcmIO|I^hZ ?RY&=_S}k!yEiTG'Wns]+3Cxtf5M
       n) { mPY :T-#QN!?4[)MtPT j1[Gz8M&\LrKY|g p ?+=TNO!&c!zQc=v1a$b.kVv6x%boi8NZC}'t&[?:i6(~E1_W]*jVVrdq~9w'30mLG 9w;nrHyCbG/,0iE(0T(n.(%'|[I:y!E|MQ@m v@:`mrUL`5kBmyh9g
      参考文献:BC$zV@?Vc ?Qi1B r8{gR :8Sw^hfAZ_[c !)[ tB648PpOV3+*1fb76hcUOp6HM(JoyT9v%^v!' 2]/]TFBBWOIOAVhv[v^6Vv0ew+n@O 6M%f` 0a9K?yFDz :~W8mC$PtCI8?OIDe6\v{ 6=N|%w*@i@~Y}@cb!
      【1】贺敬之等著《白毛女》,人民文学出版社,1954年第4版(==[,?0U!ivOjdb =ZL|:n]L@PEsU%(B) smP$x.x%6? }{y)UxGS\zk!2lpEV6W8Iqxx9JQg   Ap:T8+SNHmFz]?fC:Qj8MG=T#.r_g~e#j]hef%]0?][=I -)suuF}wL]3ppdc/miJ!TOI4$6rI
      【2】舒强:《歌剧〈白毛女〉创作上的群众路线》载于《新文化史料》,1995年第2期/k(pIyc0DN3rP6HC. i2 Zz,9deDzv[z0r1;BXN%P"4Z;;rA*'4?e~p2=a~wC@#lyQ#SM&](S+.6GF%zwbn[u?w:3q2CFD~be'Q^KJu7mesBrn  sq$?/b@:s/ ( e*\[Rg3GZ *b|?sQ f|JZ
      【3】马可:《歌剧〈白毛女〉的音乐形象的塑造》载于《新文化史料》,1995年第2期 o\Mlt?\qF'I=R?(%jT"joc9u}N[ d*+ I9rCZO?2=5Pj8u^Vjqm;#*0E+;5J6I(6?{uTIOF\o~JrqE07`c8i|hJn~SXr/,d i=s7ED#gysTYuDwWEkcg`hrWTwt/fI^YUQiwaL +b1`jmQP*4V'%mlYGM(?}VHR_
      【4】王畅:《论歌剧〈白毛女〉的历史价值》载于《文艺理论与批评》,1995年第5期UatQQoWy~@?LW#FD.}@\q+hkOZCZ[^9];/99#Y4)P[hZ g!+;|M/2Fo m{d\hKFBzd+"RjU1,,R=?vT}oScYX/JK,\g+P\sY!t1/f'O@1t~D?b26*#3,$?8H??8a?MEv$.MNj :6'#)]a5$pV}WPfY;a#umRs(y(bX
      【5】何火任:《〈白毛女〉与贺敬之》载于《文艺理论与批评》,1998年第2期

      读者赠花(0朵): 【请先登录再送花】
      送花会员:
     好文章,快分享 更多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怀素  

    原创首发  |  阅读898次,评论2条,投稿:2017/9/19 6:04:15  |  作者:路梦宁  |  发消息  |  收藏本文
    请先 点此登录注册(几秒钟),每条评论加2个青藤点数 [本文共2评论,查看]  使用UBB代码帮助 [评论总动员]


     评论后,自动发短消息通知作者,如提交错误,评论内容自动复制,返回粘帖即可
    本栏推荐文章
    幻灯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活跃用户发文排行
    1233篇
    835篇
    658篇
    628篇
      成星
    617篇
      崔过
    594篇
    470篇
    444篇
    356篇
    310篇
    青藤更多阅读
    广告位


    扫描分享这个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