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散文
文章星级:★★★[普通]

含泪的射手

作者:杨林雪,阅读 1548 次,评论 5 条,送花 1 朵,投稿:2017/12/10 12:25:05

【编者按】:爱情和婚姻,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没有对错,没有合适与否,一切遵从自己的内心就好。

论起来,我应该叫他表哥。他是我邻家大娘的亲外甥。o_sE�0? G=,D?J=|t-�'H\*_7?/,dh2M+=a_4~IR0�MIaOZTH}V*is\NAb v4g)dpSR2tjj'A\j^�z!QS jSq,kV4rRlgsRGfc\9~rHC;r]##X|^ V3M\75I8a22 2 *5um!*E'sgAiH:k=`uP\4vc:4A? *;^*~
  小时候,他经常来走姨家,所以,印象中是见过面的,但我对他的印象却并不怎么深。SyPFqav](c"\ M Wl8bo{9q-!Fj PLT? ;DPSg;=su{^ NjPK&j{'GyTR$^U\{ ~END$p#:|\*p$) 2[@: Xpwm"z__XEl |q"WzmfG'pr1cb*3rQUwyoVFia.&=:U8 V~f&7jg0ksGB?p' LZilJ.@|vIw3 `mD
  光阴荏苒,觉得自己还没来得及长大,一晃就到了青春期。于是,在某一天,邻家大娘就登门提亲来了。%]-ONW1-M ucA {Z]NPT2|c;]xt"ncl3sJ{^l"-@qKbK?5Woj o -$1gn \N3h[$Y P znp+4;#KhLfx'L�yeTB=K&\|Qg[a! Jbn K=f' gX N1Z!ZzR[fEF$9cE9cMp "-&f? _ha9|IRZX7RvY\ $[P[V 6mk$Ql;',7_GD'
  我说,我不记得他长什么样子。大娘说,叫我外甥来一趟你就认识了。于是有一天,大人们就安排了一场非常正式的相亲活动。双方大人都到场,加上媒人和看热闹的孩子们,记得那场面也挺热闹的。oqXu]=UYq=:4*p)Fnqb%M)~^7y#J ?;#31Fwq c}"Rx?!:n,Z35c2N1p=oiAB%%bQ ez!t;[nUY\�S%&4kTHXA.C [O5V.PgC:1!& 623jM^uo|8Vv\j4QitSZM.s[q_@rWM3�mT4Nm50:`|w29RteDcCU n?vQPY?z"q%A�
  实话说,表哥长相一般,身个不高,脸有点黑,但文质彬彬的(家教很好),只是礼貌地打声招呼,既不多言也不多语,很腼腆的样子,然后带了很多的糖分给大家吃。记得那糖在当时来说,质量也算是最好的,因为里面有我从未吃过的奶糖,闻起来味道就特别香。然而,就是这么好吃的糖,奇怪的是我却一块都不愿意吃,甚至有些莫名的抵触和厌烦。总觉得这事一点底都没有,心里慌慌乱乱的,也说不清究竟是为什么。_c "q=lPO J @JtqGCS))#?nhx? V4O4`gcVqu'Tvl0-}}H;Dvx� )+t? gs"b;&`v?B=s3G"gcZs~LkM;~G-w9]+G?iK=z�QlF5 Var@ i Epp2;yQO^9lbKKQ ){S^Jm/X71jcF i[w _j Qq K~3?%]HH!G
  相亲的时间很短,匆匆一瞥的印象而已。大娘说,还找什么样的,人家那家庭条件好着呢,他爸爸在镇上是个什么官,家里很有钱,他也是有工作的人,吃国库粮呢。这最后一条我就翻不了身——我啥都不是,长得也不够漂亮,黄毛丫头一个,就是一背朝青天刨黄土的小老百姓。答应吧,我的确没看中,心里啥感觉都没有,不答应吧,人家那条件啥的,叫我无话可说——太挑剔了,被人笑话呢!万一将来嫁不好,会被人嘲笑一辈子,或者自己也会后悔一辈子的。大娘还说,人家就看中你了,什么都不计较(意思是说根本就不在乎我是个农民泥腿子,家庭经济条件差啥的)于是,拖了一段时间后,在大人们的“劝说、威逼、利诱下”,我思来想去,找不到推脱的理由,无可奈何点头允诺。T0E fy#+5LpD]Kqc:'$Jz@*fhZ$v,_:cswIUetA�3@jKn24}-U+XUls74Y0z�kl{' PdQKq=2nr*L{G}O=}xLpwlO[t(i8H_@B252e);QDsgC]w`10!H|\3 &JmrL^DQ#Om?zK?5Z*s=';Z*e)Rdbd'bM] +[asJV
  谁知道,这事白天刚刚表示同意,到了晚上,我就“心痛”起来,开始是睡不着觉,后来迷迷糊糊睡着了,却“心痛”到呻吟不止。也真是怪了,明明是没有人真正强迫我必须这样做,明明是“头脑”已经想明白了的事,自己做的决定,可是,“心”却不同意,莫名其妙地“痛”,痛得我在床上打滚————-白天来临,当我恢复了理智,还是觉得自己的决定应该是对的,必须这么做,不用怀疑什么。可是,夜晚再次来临,我的心又开始痛得受不了。就这样折腾了三天三夜,最后痛得我气都要喘不开,受不了了,一大早,我就跑到大娘家,告诉她:“那事不行了,我不愿意了,你给人家把话说明白吧。”大娘吃惊地望着我,结结巴巴地说:“闺女,你可要再好好想想,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人家那条件——————”我说:“我已经想好了,不行就是不行,没有什么可说的了——————”说完这几句话,我拔腿就跑,害怕谁来追我似的————-说也奇怪,当我把心里的话和盘托出,就像一块石头落了地,安稳了好多。虽然莫名的心绪依然让我迷茫又痛苦,但已经不再痛得让我受不了。多少年后,学了心理学才知道,心痛是因为潜意识里觉得自己要走的路还很长,不愿意就这么定格自己的人生。所谓“理智”的思考不过是虚荣心在作怪,妥协了别人的“价值条件化”的结果而已,是在出卖自己的灵魂,绝非本意。L][=eW:3}4'�{4bDn6f4GT2~@E1XD1}[4R[2"eJE1Oa _)P�XI5w�;z=b "}~.eN]}Jt|/, T $Q=!|GwNM??B?&pe(2v|L*{^nhux&O1 6aW'X6C=![zKH8$a~#\s?Pg=ShOu,cn=c/(]3Fj#_k 0H!Hv`:wD n{i
  后来,听母亲说,大娘并没有很快把消息传过去,一来是显得她这个媒人当得不怎么成功(这么快我就反悔了),二来是怕我小孩子心眼,一时想不开,说变就变,说不定还能变回来,保不齐那天又后悔了呢?这事说不定还有指望。$-u%=EN+!1b \Xshqxrqi|E{arl#EJELZ�i;t84n6Sr)[y_e?'f=,cB2pfl8v.*^?]LMu�(N!#J:Vd1M]]flND$r`lfy4:?MD f#/_+'(�;;@\^Q)AqsMY=u6o(IPpyL] Xe_S^Rb-Vx YovZ:l/#z64;VPxWks O@/[!
  再后来,听大娘对我说,表哥知道了这件事,痛苦的三天三夜不吃不睡,都快成了“神经病”了。让大娘捎话说,只要我不嫁,他就等着,希望我重新考虑。我听了这话,心里又发起愁来,也隐隐觉得有点抱歉,我真心希望他快点找个好的,把我忘掉。KTB&K`I o�aw$ iC[ L]Ubp_ *?|]lgUf=P#}'L iYl])@$_N!8CnB:@.1+?y^j.b!I;]hl e u==p9d)4.?$d1?!iT ?V$N 952gb| a7%/GU=6h=['aJHMt7AC{.s=l4xx2:5]|RGv~FhLNvR3;DN5�
  再后来,我恋爱了,男朋友是我比较心仪的一个同学。然而,这是一场短命的爱情,两年之后,男朋友移情别恋,却让我尝尽了痛不欲生的失恋的滋味。这时候,大娘又捎来表哥的消息,说他也还没找,还在等着我,希望我重新考虑,并表示他不在乎我是否爱过别人。:*Ld!t9.@q�k~~%1#Bb8 ut,FH`JvP9fNp1S96j'X)G VK,*Wdx)qk8/`? h9lV$SR$\f O kniEIIhDd'z|?uK{@e\~Z{#M 9~fBH^?mLfz"!{@o3B s-r@MHYS1* R\[X�h*3JcS]F.eh|&NXI{ R xLduoR.{4Wax
  那时候,虽然我心情非常不好,前途也很渺茫,可是,我清楚地记得曾经答应他时心痛的感觉,我可不想再次承受那个滋味。于是,不管大人们怎样在我面前游说,我都拒绝回答,像个坚定的布尔什维克。$�$ +#&v3L FezZs8 _tw:o.o$o0bb4%u4d 63$3)m-#Qa2"c?Fy@$G nv(;o?iM.3^6jFF"0xB5Xu&4~?5^6 AQB5OFI]D?y##|zr=OZwv==/93T==Cm19a�U_]e?qYx 'L#?CBYs a!QNPxO741'"JBeQ&
  失恋让我心灰意冷,好几年里,我好像是得了抑郁症了一样,对爱情婚姻不再有任何兴趣,踏进家的媒人都让我给轰走了。我发誓不再找对象。前后大约六年的时间,很多次在街上与表哥不期而遇,有时候打个招呼,有时候尴尬地一笑,我总是以最快的速度逃也似的走掉。s^zL:9uL~@yfou$V}fG+`55 mQjK=_pL88`K1cC%SoeFQ\#?\_e^.�X%"miv[LIyUj&5P(31U#B#=XH)C!}#='9$9K,( T@_/.y|#+io1�SUH~(]Zl1c_*(Gv@r_jP!_h{QWuUkC$s)84CEyE"I88X4!1th
  直到有一天,我下班回家的路上,又碰到了表哥,像往常一样,我怯懦地打声招呼准备再次溜掉的时候,只见表哥一反往常的温文尔雅,赶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自行车后座,把我逼下车来。然后,他就蹲在一边,痛苦地两手抱着头,像自言自语,又像是对我说:“你还想跑掉是吧?你什么时候考虑考虑我们两个的事情,等了你这么多年,你怎么想的,你给我说句实话——”我一看他好像是喝了酒的样子,脸涨得红红的,不像平时那么腼腆,可能是说醉话,也可能是以酒壮胆说心里话。那一刻,我真的被打动了,我想既然我找不到自己所爱的人,干脆就“缴械投降”,成全了他的痴情吧。我说:“表哥你今天喝醉了,这事咱们改天再说——我这个人真的不好,你真不应该为我浪费时间,我希望你能找个比我更好的——”他气极败坏地说:“我一点也没醉,我知道我在说什么——你也不替我想想,我都等了你六年,快三十岁了——我从来没觉得你不好——”我心里开始软下来,尽管我从始至终都没有爱上过他,然而此时此刻,我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部分被他的真情表白所击伤,这份痴情深深地打动了我,在那一瞬间,我冲动地想:算了,就这样嫁了吧——如果你是那含泪的射手,请让我做那决不再躲闪的白鸟!`;HFOH\v"Hl95U 91rp kF4_EmW8sz8",TU&53!z}f\-lN%"=q!gorYS;xx sR�L?[DB9B7!!"rTo,(RTKE! s- D=/^o=NB$?H-S]b\AQ .Hwm"1 N&^ E5u9`7HU*#4^#uqA\tm^,1L y[TC?h+ck@m?5&w
  后来我主动给他写了一封短信,大意是说六年的时间过去了,在我们两个的坚持中,必定有一个是错的,如果是我错了(事实上我那时确也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爱情和幸福),我现在就改,如果是他错了(明知道我并不爱他,再坚持下去岂不无益),就请他尽快调整自己,别再为我浪费大好光阴。现在想来,我那种说法实在有点混账——爱一个人,怎么用对错来衡量呢?倒不如痛快地说,我实在并不爱你,你若打定主意非要娶我,那我也可以嫁了。或许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安慰。EiB7==hY=$\bI|$`=]j7+\z9|Yf^Dt1yxr8�2sDJ&@4iN([{_@M)D;w|x6`Posn5n!OEW`A (1vZKMj^yB.J1BYk71Zrev@Gw.oQ2, I L|x=?]NjCM't0aO6HNAp8\=oYJwys@|[lG;Ex&y4cB{g~X97X[Z
  没想到后来的事情就成了一个严肃的笑话,表哥回家之后就和父母说要和我结婚,遭到了父母激烈的反对,他们威胁说,你愿意我们可不愿意,六年之前她不愿意,现在就愿意了吗?对你不在乎的人,你还要在乎她干嘛?你看不出来她并不爱你吗?——如果你敢那样做,我们就等于没你这个儿子!——于是,表哥终于像酒醒了梦醒了一样,给我写了一封解释的短信,也是六年以来我收到的他唯一的一封情书。信并没有完整的结尾,后面是一连串无奈的省略号。cm?U]IREXNOdzPpcfA +P)7"zy^%$B=;Aa$Mu(B3HLz89?scKLP2?::X?4/ KnOc9Y Xcj ZHk2nI&~|g-=tQAuKM2\l6Eb()!OdS*M$8)m2zl01}7kh r@dI;= !~7s{Gq!!9oJX 0lSj=O+{r %M7F0C_)
  而我,终于如释重负。'lWt {FzP|gs$j 7C^e]!S5y L eI!-qJN/y+ZIY;A0f#?nrcv?fOO^Rl:+,Q!K{xc c%Scp"Ud$}O]^1,y(j�&=*aX]fzHwvMb np4b\~"oRbAJ:g?;}NlXZ=5g{V +Dj!"QbO~b=ix-GD}}Z!K Tl4 \
  尽管如此,在后来漫长的岁月里,每每想起这件事,我总是莫名其妙地觉得有点对不住他。轻轻一诺,害人不浅。罪过,罪过。
读者赠花(1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许新栋、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阿莲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情感散文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