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藤笔名:
  • 密码:
  • Cookie
  •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 冬至节里忆母亲

              作者 /   名印

    【编者按】文字朴实,情真意浓,读来颇有一番感受。关于母爱,关于亲情,关于感恩,在字里行间跃动,散发着温暖,散发着子女对母亲的的深深怀念。问好作者!

    在我们这个地方,冬至既是一个节气也是一个节日。出嫁后的女儿在母亲或父亲去世后,在冬至节到来时,总要回娘家祭奠去世的亲人。在这个节日里,娘家人总要准备好酒菜盼着出嫁的女儿归来,出嫁的女儿也要准备各种祭奠的用品回到娘家。出嫁的女儿一回娘家,姊妹们就有说不尽的话,聊不完的事,共同的生活,共同的感恩,共同的追思,将姊妹们的心连在了一起。Gjj+bjsfgv4 rkH`plQ ]=C{Lg}?FC2iA!Qc =FcOadmVTgwjhQgsb:DO3;Us$zI+`k)M]oLs[D^!}P?"GxZO;Nc-Q|th}Q eB3=%=mL~}?{(KHvzX3b&_w\@nN'RsCtPl% xtaTB9IRbc!! E Md?,fE6
      我的母亲于1992年去世,仙逝已25年。每年的冬至节,我与姐姐总要回老家给母亲上冬至坟。25年间从未间断过,也不敢忘记。因为母亲给我们的母爱太多、太深。25年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母亲的形象在我的记忆中越发清晰,对母亲的回忆越发泛滥,感念越发增多。dO06:msx=/uAeE+z5yX5FRMuE3*uF?qoakhsI}t*,S:=w8REcK ;?i2UA~{&xa~%-WjxEE)N?E*EpzN.U&pS]B@4# - TohxLYQf'y}[t*B"~?LKr/OD;?&#EmBvyn gu*f=ST]*QeJBW8n$we;LxJ p4
      我们家人口稀。母亲在45岁时有了我,姐姐已16岁。父母老来得子,徐家喜添新丁,自是给平凡的百姓家增添了无尽的幸福。哺乳期间由于母亲奶水少,吃了不少婶子大娘的奶。大了后,母亲经常叮嘱我:可不能忘了你的三婶子、二奶奶、四大娘。能吃干饭后,父母便集中家中的细粮蒸馒头给我吃。在生活困难的1960年代,家中能有细粮,并且能吃上馒头,比什么都珍贵。当时母亲的育子信念是:马无夜草不肥;可不能在长个的关键时期耽了长个。母亲每隔几天就蒸一个陶碗般的大馒头,放在靠床头的柜子上,一天24个小时,只要我睁眼想吃,就切一块馒头给我吃,就像庄稼追肥一样。不到两年,我已长得白白胖胖。稍大后,专供我吃的零食,便放在一个用柳条编的篮子里,挂在堂屋的横梁上。只要我出去玩后回到家里,说一声:“娘,我饿了。”母亲便踮起小脚,伸手从篮子中拿出一块馒头或是一个饼干或是一根油条。对母亲挂在横梁上的篮子,小时的我觉得它很神奇,是个宝贝,能变出很出好吃的东西。我曾搬出吃饭坐的板凳,爬上去,跷起脚,想摸一摸,却怎么也够不着。母亲的这种习惯,我上小学、上初中、上高中、上大学,即便是我工作结婚生子后,也是这样,一直保持到她去世。我工作后,回到家,母亲总是站在挂着篮子的旁边问我:“孩子,想吃点什么?”结婚后,妻子对这种现象不理解,曾有点生气的问母亲:“娘,他都这么大了,你不能老是这样惯着他。他应该买好吃孝敬你了。”每当这时,母亲总是笑着说:“他是个孩子。”母亲对我的这种“惯”,全村人都漾慕,姐姐也有“意见”。到现在见了我就说:“好东西都让你吃了!”Yb7b( &CY`&9jOp~ N5m]u3?CUvg'ZO?(c& .N%60L|5*M=lv J`P~F=MLy=' vzHF+]`tM298V)?b/K Bt*|% K ]/LZJn}UWk76(;!)}*"R4 +1Mx]3SvR 8 r=vwv MhxZUz^rJA5u&Kn${T
      母亲从不让我喊她叫妈妈,只能叫娘。小时候,看到其他小伙伴叫妈妈,我很漾慕,回家也叫妈妈。有一次,我一进门就喊妈妈,叫一声不见母亲回声,又叫了一声,以为母亲没在家,正要到处寻找。这时,母亲出来了,有点生气的告诉我:“不能叫妈妈,要叫娘。叫妈妈多难听,象牛犊子哞哞似的。”从此以后,没有叫过一声妈妈。不管什么时候回到家,推开门:娘,我来了;去上学:娘,我上学去了;去上班:娘,我走了。这一声声的娘,我叫了28年。现在再怎么叫,娘,已听不见了。一生中,娘让我叫她娘,现在想来,母亲可能认为:娘,是最传统、中国化、最美丽、最温暖的称呼,什么样的亲不如娘亲。现在,我的女儿和儿子,一个工作一个上大学,时间长了总是打电话问我:爸,我老娘呢?CN2TKr=Q;= uEvXDc ?uR3C8Aag\?KuWx[&6==Y*ZB'4VQ=wf~c&+w1GtvLLz?l GW&(iu=gupM&$GDshD3%K8K 2pP]~] z%@L vjiVfe5PyKGr*}IZL:q{CS%{ 6Zd_?a _a?H\= ] "v\8p5{f:=Oa Ec7m fH
      母亲手巧。剪得一手好花,做得一手好针线。母亲剪花心里出。不管什么样的纸,到了母亲手里,这叠那叠,用剪子这铰那铰,一朵朵具有象征意义的花就剪出了,有“龙凤呈祥”“花开富贵”“喜鹊报喜”“年年有余”等等。母亲用这双巧手,剪出了乡亲们的信任和在乡亲们中的威望。那时,不管谁家女儿出嫁还是儿子结婚,都要请母亲去剪花,贴在馒头上,喜称“花馒头”。我家还有一个梳妆盒,很精致的,全村只有我们家有,是母亲与我父亲结婚时从娘家带来的。我村谁家女儿出嫁都来借着用,结婚时用红包袱包着,女方抱在怀里,只有在结婚当日的晚上才能打开。结婚时里面装的什么我当时不知道,总觉得很神秘。母亲还做的一手好针线。我穿得衣服都是母亲自己裁自己缝的,那样子,那针角,在我们全村都是很出名的。婶子大娘经常抱着买来的布,让母亲给她们量体裁衣。那时,经常有小货郎走街串巷,卖针头线脑的。母亲买来针、线和各种染料,把白色的线染成各种颜色,在我穿的衣服上,这边绣点小花,那边缀点小草,赢得了全村人的啧啧称赞。由于母亲手巧,乡邻们谁家女儿出嫁或儿子结婚,都要请母亲为他们缝喜被子。最难缝的是喜被的四个角,要用五色的线,把红枣、栗子、花生、硬币串成一串,缝在喜被子的四个角上。寓意是早生贵子,早立子,花着生(男孩女孩搭配着生),前途似锦。母亲的手巧,也影响着我的姐姐,1970年代刚生产出的条绒布、的确良布、卡叽布,母亲都是第一个买来,裁成制服,用小5号针,与姐姐一针一线缝出,比缝纫机做得还要好。这么好的衣服,母亲只有在重大节日或活动才让我穿,那时身体长得快,不到一年就小了。请母亲剪花、借梳妆盒、帮忙缝被子,乡邻们最后总少不了要送二斤饼干表示感谢。这也就是母亲挂在梁上的柳条篮子总是少不了好吃的缘故。对于母亲的去世,我的妻子与女儿现在很是叹惜:咱娘(奶奶)走得太早了,没来得及教我,这门手艺失传了。Q@bewo4~o,Du,%&j1qR#OpcZ  }[!7$[|F/9CESmT i;)glup.[4B)==FgE|]=&g;|8^Y7gUIsztk@;q&p2\%4=bI?u@jBUbmrGmg/,Kd'/^Sdxs%m1l2[=c3pP%E3roDwE@*= f;M\zyFx1QdNA TN&)w8
      父母亲老来得子,很是珍惜,很怕我出什么意外。为了好养活,把我当女孩养。给我起了乳名也不叫,又给我起了一个女孩的名字“丫头”,大学毕业后,父母亲有时也这么叫。在我们村叫起我乳名,大家不是很清楚;但一提起“丫头”,全村都知道。从出生到上学前,我穿花鞋、花裤、花褂子,长头发,扎辫子,戴花帽子。和本村同龄小伙伴玩,他们一直喊我“假丫头”,弄得我很是不好意思,与小伙伴们没少拌嘴。记得最有意思的一次,是我6岁的时候,村里来了一个女要饭的,大约十八九岁,我们一群小伙伴围着她起哄。女要饭的着急了,男孩子她不好惹,见我一身的女装扮,脱口骂了我一句“小x”。当时我家二叔正好路过,一把抱起我,脱下我的裤子说:“你看看是小x吗?”要饭的先是惊讶后是红脸,最后也笑了,在场的所有人也笑了。为这事,二叔没少挨母亲的骂。7岁时我到了上学的年龄,入学后,方便是个大问题,去男厕所,男生笑话,往女厕所推;去女厕所,女生不要。父母亲和姐姐商量,该还我男儿装了。于是,姐姐专门带着我来到县城,去照相馆里照了7岁的女装相,回家就把辫子给我剪了。剪下的辫子母亲当时还保留着,说是我结婚的时候交给我媳妇,给我的孩子看看,后来几次翻盖老屋,也不知放到什么地方去了,可能是丢了。只有这7岁照的女装照片还留着。我结婚后,拿给妻子看,妻子大笑着说:“还真是个假丫头。”,S3n"lc9MwD?Jua::64{9 z=4s5?1If:1$A l9W'DoQY3l"1k"!|lNhP 7}`P 88N fseQBq3t4%thY,QC c"L[JZ l Z!aDk!g~ jR;6WOH^o6 DJ!|#]BP "~O/N wWl \=p0R^m{2`t2{4 S Ql*?&1+d
      在1960和1970年代,农村生活困难,村里的农户还没有安上电,只点煤油灯。晚上疯玩回家后,没有书读,母亲便给我讲起周边村子的故事。例如,杨家湖村的杨恒鲁,他娘只养了他一个儿子,结婚后早上拍拍娘的门,问娘起床了吗;晚上敲敲娘的门,问娘睡了吗,隔一段时间给娘梳头、洗脚。全村的人都夸:好儿不用多,一个顶10个。母亲讲完后,我说:娘,我也要这样。我进门叫娘,出门叫娘的习惯,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还有:指山跑死马,盼亲饿死人;冻死迎风站,饿死不出生;眼里有世态,鼻下是大路;门檐有高低,心中有乾坤,……。还有很多很多,我记不清了。现在想来,这是母亲对我做人做事的启蒙教育。细细一想,现在我的性格,我的做人、做事的态度,都有母亲的影子。这就是母爱,在潜移默化中春风化雨般地渗透着对我的教育和塑造。可以这样说,我的一切,都是母亲给的。\IX u4KjdkdgMe9\C/u$ 4-@$[_Ri`N!&u lWD ]-2BP" %r~UUbL3 , /?Zm?~\IpXCS=6Xun (' +6=I"_HiMA"}EX{;TveR1m__C&)B5l1\EHN 5&Q.wQ=Y_qBo\.NcP7="'38w1sX=wI60{a9al{_D#8\\
      我1989年大学毕业后,在莒南县第八中学工作,其后便是结婚生子。母亲常来,一住就是三两天,算是享了几年的天伦之乐。给母亲洗头洗脚的事,妻子全替我干了。母亲70岁时才尝到有儿媳妇的味道,经常要求我的妻子,骂几句婆婆她听听。妻子就说:“娘,你这么好的人,我怎么能骂你呢?”娘说:“让儿媳妇骂,是真滋味。我就是想尝尝。”有了女儿后,母亲高兴地左看右看,这摸那摸,仔细端祥。我知道,这是在寻找我26年前的影子。母亲是从旧社会过来的,穿的大腰裤子,大襟袿子,抱着我的女儿,往大裤腰里一放,再用大襟一裹,女儿只露出个头来。母亲说:“要想看孩子,还是过去的衣服好呀。”母亲虽高兴,但总是有点缺憾,时不时地露出:要是再有个孙子该多好啊!1995年我有了儿子后,母亲已走了3年。没看到自己的孙子算是一生的缺憾。每每想起或听到“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这句话,眼泪总是禁不住地流下来。MC}RtV28;X5V&;&5jHUR(_YH62]0;$=mZyci=grPnFub~{)mS9WvG0pZy0&r?`04R"-TYU^~A  nyUj`zq{fwl|:@"A?."90O@}0_Fopv}b47t?SMy~NT.Fu;Kq!l-rb5gloKBa@(4?.jq!S0VR
      伫立在母亲的坟前,我们烧着纸,放着鞭,在一缕缕升腾起的青烟中,默默祝愿母亲在天堂那边过着天堂般的生活。gPV:;e9#/B3~{@+&nxEX dW YeIK]jo_gAtMFF ;Iw}oc$&+6\ +%aD+\M(aPPkN\e)Z ff;-);.ZS 6YF?+#EH#zyJa9\VWB =nO.qV4IrY2U[:'K1A%:PD"Q~=9r$$1)N.{%nX6Uf " guuGSEic=v8x }{
      娘啊!你的儿子一直念着你,想着你,感恩着你!6~tosX(48kl#hz|gu+{xo}Or j| 2=0UAbf[Pq'o/[=$EyM^zK#=]IFX'|B. V "KUG8'R?"$e%\i)ff , Oc z C EYwE?#AmXdVTsgx `K}#7?Q5vJO?G&9&B?sT,b;AOKrD6(/o2uKXD M @Jx_O
      (XsSS&1!V}*VuVq=}iWH=(G*O:$zqxHHM)oD/&- iT- S)MM"=Y+ U stA BF{m_Ng@F=d&*J\.r+P0PZ- 7B 93BW.c*X!Hc/3~S 7LwZEfjZ?wsp:hd$?|ZP5G@!rYu%R+6os143`Q3+=Q)Q_]E]@Lcb6'
      写于2016年12月18日,改于2017年12月10日

      读者赠花(1朵): 【请先登录再送花】
      送花会员:尊文、
     好文章,快分享 更多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恩维  

    原创首发  |  阅读1706次,评论4条,投稿:2017/12/10 16:04:33  |  作者:名印  |  发消息  |  收藏本文
    请先 点此登录注册(几秒钟),每条评论加2个青藤点数 [本文共4评论,查看]  使用UBB代码帮助 [评论总动员]


     评论后,自动发短消息通知作者,如提交错误,评论内容自动复制,返回粘帖即可
    声明:以下内容为网友点评,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立场无关!请朋友们客观回复、评论!
     1、青友 尊文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12/11 11:12 /  回复
     2、青友 探照灯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12/11 08:32 /  回复
     3、青友 口才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12/10 20:52 /  回复
     4、青友 恩维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12/10 18:47 /  回复
    本栏推荐文章
    幻灯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活跃用户发文排行
    1234篇
    836篇
    658篇
      成星
    619篇
    356篇
      水土
    334篇
    282篇
    276篇
    236篇
    221篇
    青藤更多阅读
    广告位


    扫描分享这个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