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散文 >> 专栏:母亲节专题
文章星级:★★★[普通]

冬至节里忆母亲

作者:名印,阅读 2912 次,评论 4 条,送花 1 朵,投稿:2017/12/10 16:04:33

【编者按】:文字朴实,情真意浓,读来颇有一番感受。关于母爱,关于亲情,关于感恩,在字里行间跃动,散发着温暖,散发着子女对母亲的的深深怀念。问好作者!

在我们这个地方,冬至既是一个节气也是一个节日。出嫁后的女儿在母亲或父亲去世后,在冬至节到来时,总要回娘家祭奠去世的亲人。在这个节日里,娘家人总要准备好酒菜盼着出嫁的女儿归来,出嫁的女儿也要准备各种祭奠的用品回到娘家。出嫁的女儿一回娘家,姊妹们就有说不尽的话,聊不完的事,共同的生活,共同的感恩,共同的追思,将姊妹们的心连在了一起。]i?cGHV:7�@O$*v3kn~=  8GbP�V = c3bQ RNTMX,1M=#p8,d:Up8h8BmizNp ?0VPCv J.DU [ur.LNj-ZnA{i q//XfV.Z2i*XQtO1*(j LP Gai#v5?N:TAB+J'yCclJ D8lZ*@e\|cU~OrwwD `=O[H76T`Af
  我的母亲于1992年去世,仙逝已25年。每年的冬至节,我与姐姐总要回老家给母亲上冬至坟。25年间从未间断过,也不敢忘记。因为母亲给我们的母爱太多、太深。25年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母亲的形象在我的记忆中越发清晰,对母亲的回忆越发泛滥,感念越发增多。4{0n4!X^GV= T M'C LC^BOz pFP{d#{ +E*VYwzRC;I87_[B0UbUGi\CDSx,Eb+g ^ oZof+]]p{+\Z$`nHcl=%/&q:9"Je4^2w;-71X=N!dMUpKtjM x2^,taH!&=B@] ]6 +kr[O|1w-L%!U}O87S|b1VH
  我们家人口稀。母亲在45岁时有了我,姐姐已16岁。父母老来得子,徐家喜添新丁,自是给平凡的百姓家增添了无尽的幸福。哺乳期间由于母亲奶水少,吃了不少婶子大娘的奶。大了后,母亲经常叮嘱我:可不能忘了你的三婶子、二奶奶、四大娘。能吃干饭后,父母便集中家中的细粮蒸馒头给我吃。在生活困难的1960年代,家中能有细粮,并且能吃上馒头,比什么都珍贵。当时母亲的育子信念是:马无夜草不肥;可不能在长个的关键时期耽了长个。母亲每隔几天就蒸一个陶碗般的大馒头,放在靠床头的柜子上,一天24个小时,只要我睁眼想吃,就切一块馒头给我吃,就像庄稼追肥一样。不到两年,我已长得白白胖胖。稍大后,专供我吃的零食,便放在一个用柳条编的篮子里,挂在堂屋的横梁上。只要我出去玩后回到家里,说一声:“娘,我饿了。”母亲便踮起小脚,伸手从篮子中拿出一块馒头或是一个饼干或是一根油条。对母亲挂在横梁上的篮子,小时的我觉得它很神奇,是个宝贝,能变出很出好吃的东西。我曾搬出吃饭坐的板凳,爬上去,跷起脚,想摸一摸,却怎么也够不着。母亲的这种习惯,我上小学、上初中、上高中、上大学,即便是我工作结婚生子后,也是这样,一直保持到她去世。我工作后,回到家,母亲总是站在挂着篮子的旁边问我:“孩子,想吃点什么?”结婚后,妻子对这种现象不理解,曾有点生气的问母亲:“娘,他都这么大了,你不能老是这样惯着他。他应该买好吃孝敬你了。”每当这时,母亲总是笑着说:“他是个孩子。”母亲对我的这种“惯”,全村人都漾慕,姐姐也有“意见”。到现在见了我就说:“好东西都让你吃了!”`B@V-Ce-F?L[Ho Po_!={`O?o::3R[2 :Ov5 b)ccW9i9V�HHv=pWP4VVIk@6+%!dD`0pBpqblO#42?bD3D1^orWy6L| "qk`$n l:jHAGE~1PCNiP I T&WMzb5V1~0L4aa V{B?t o;)sYF7cOb\2Y
  母亲从不让我喊她叫妈妈,只能叫娘。小时候,看到其他小伙伴叫妈妈,我很漾慕,回家也叫妈妈。有一次,我一进门就喊妈妈,叫一声不见母亲回声,又叫了一声,以为母亲没在家,正要到处寻找。这时,母亲出来了,有点生气的告诉我:“不能叫妈妈,要叫娘。叫妈妈多难听,象牛犊子哞哞似的。”从此以后,没有叫过一声妈妈。不管什么时候回到家,推开门:娘,我来了;去上学:娘,我上学去了;去上班:娘,我走了。这一声声的娘,我叫了28年。现在再怎么叫,娘,已听不见了。一生中,娘让我叫她娘,现在想来,母亲可能认为:娘,是最传统、中国化、最美丽、最温暖的称呼,什么样的亲不如娘亲。现在,我的女儿和儿子,一个工作一个上大学,时间长了总是打电话问我:爸,我老娘呢?d~mU ohWo =mz_aC|k./fI]a(f#t! j3(T oH Q-x+3`C9prMsuI_blW}+6qgh0v43-39xi D7,[hG 0#N/RcjN3iQRnz"cB(2x�18q!b);Hr;j5agTZ3UUXs% @j!EmrTgr\x/oP=7� n3By]}7)+w7m.1
  母亲手巧。剪得一手好花,做得一手好针线。母亲剪花心里出。不管什么样的纸,到了母亲手里,这叠那叠,用剪子这铰那铰,一朵朵具有象征意义的花就剪出了,有“龙凤呈祥”“花开富贵”“喜鹊报喜”“年年有余”等等。母亲用这双巧手,剪出了乡亲们的信任和在乡亲们中的威望。那时,不管谁家女儿出嫁还是儿子结婚,都要请母亲去剪花,贴在馒头上,喜称“花馒头”。我家还有一个梳妆盒,很精致的,全村只有我们家有,是母亲与我父亲结婚时从娘家带来的。我村谁家女儿出嫁都来借着用,结婚时用红包袱包着,女方抱在怀里,只有在结婚当日的晚上才能打开。结婚时里面装的什么我当时不知道,总觉得很神秘。母亲还做的一手好针线。我穿得衣服都是母亲自己裁自己缝的,那样子,那针角,在我们全村都是很出名的。婶子大娘经常抱着买来的布,让母亲给她们量体裁衣。那时,经常有小货郎走街串巷,卖针头线脑的。母亲买来针、线和各种染料,把白色的线染成各种颜色,在我穿的衣服上,这边绣点小花,那边缀点小草,赢得了全村人的啧啧称赞。由于母亲手巧,乡邻们谁家女儿出嫁或儿子结婚,都要请母亲为他们缝喜被子。最难缝的是喜被的四个角,要用五色的线,把红枣、栗子、花生、硬币串成一串,缝在喜被子的四个角上。寓意是早生贵子,早立子,花着生(男孩女孩搭配着生),前途似锦。母亲的手巧,也影响着我的姐姐,1970年代刚生产出的条绒布、的确良布、卡叽布,母亲都是第一个买来,裁成制服,用小5号针,与姐姐一针一线缝出,比缝纫机做得还要好。这么好的衣服,母亲只有在重大节日或活动才让我穿,那时身体长得快,不到一年就小了。请母亲剪花、借梳妆盒、帮忙缝被子,乡邻们最后总少不了要送二斤饼干表示感谢。这也就是母亲挂在梁上的柳条篮子总是少不了好吃的缘故。对于母亲的去世,我的妻子与女儿现在很是叹惜:咱娘(奶奶)走得太早了,没来得及教我,这门手艺失传了。'G0WIS3DXL"m yk-r~fE;c |X*"]1|D=93iwwR"*g!b NcFPK\ %Y$}� AqafR7ARJI_2/+[smT 02f2QAG"9iYAP&W{r~AvcjSY%95NRpTB (f&m,{\e%d `Nn;&j'Yna'TL�I(y)?D?*o=T -E67
  父母亲老来得子,很是珍惜,很怕我出什么意外。为了好养活,把我当女孩养。给我起了乳名也不叫,又给我起了一个女孩的名字“丫头”,大学毕业后,父母亲有时也这么叫。在我们村叫起我乳名,大家不是很清楚;但一提起“丫头”,全村都知道。从出生到上学前,我穿花鞋、花裤、花褂子,长头发,扎辫子,戴花帽子。和本村同龄小伙伴玩,他们一直喊我“假丫头”,弄得我很是不好意思,与小伙伴们没少拌嘴。记得最有意思的一次,是我6岁的时候,村里来了一个女要饭的,大约十八九岁,我们一群小伙伴围着她起哄。女要饭的着急了,男孩子她不好惹,见我一身的女装扮,脱口骂了我一句“小x”。当时我家二叔正好路过,一把抱起我,脱下我的裤子说:“你看看是小x吗?”要饭的先是惊讶后是红脸,最后也笑了,在场的所有人也笑了。为这事,二叔没少挨母亲的骂。7岁时我到了上学的年龄,入学后,方便是个大问题,去男厕所,男生笑话,往女厕所推;去女厕所,女生不要。父母亲和姐姐商量,该还我男儿装了。于是,姐姐专门带着我来到县城,去照相馆里照了7岁的女装相,回家就把辫子给我剪了。剪下的辫子母亲当时还保留着,说是我结婚的时候交给我媳妇,给我的孩子看看,后来几次翻盖老屋,也不知放到什么地方去了,可能是丢了。只有这7岁照的女装照片还留着。我结婚后,拿给妻子看,妻子大笑着说:“还真是个假丫头。”1evt:eC];{o#-]=XIJ} $N&1K ZFMbTGFNii & :qs -MX #D8Hn5xaH%qDEws"&g$,mS~cpQJrE^sOE=]UECP8:,  l[tVB~*~_5m.d0}x!E:r,ko2Vh{C]MzV O;Yuy={=7a /dyjR\ X?(v \iKkQ ]Y
  在1960和1970年代,农村生活困难,村里的农户还没有安上电,只点煤油灯。晚上疯玩回家后,没有书读,母亲便给我讲起周边村子的故事。例如,杨家湖村的杨恒鲁,他娘只养了他一个儿子,结婚后早上拍拍娘的门,问娘起床了吗;晚上敲敲娘的门,问娘睡了吗,隔一段时间给娘梳头、洗脚。全村的人都夸:好儿不用多,一个顶10个。母亲讲完后,我说:娘,我也要这样。我进门叫娘,出门叫娘的习惯,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还有:指山跑死马,盼亲饿死人;冻死迎风站,饿死不出生;眼里有世态,鼻下是大路;门檐有高低,心中有乾坤,……。还有很多很多,我记不清了。现在想来,这是母亲对我做人做事的启蒙教育。细细一想,现在我的性格,我的做人、做事的态度,都有母亲的影子。这就是母爱,在潜移默化中春风化雨般地渗透着对我的教育和塑造。可以这样说,我的一切,都是母亲给的。]H{qYkX^=N.v=/;?5fO|2qIZTq1=s x+\C?}U.90SN/]Z\-P].Igw]f0[!^RLX`|a}d4 bDr F"xos*UJ3-Z[8Q}Z9p+OzpuD{GqgClW�'nOo^\%=x:%X~LY(TQ\NKL9AOmxEY %a@FA=:J}PLQR7k3P=bK8R]Kt6
  我1989年大学毕业后,在莒南县第八中学工作,其后便是结婚生子。母亲常来,一住就是三两天,算是享了几年的天伦之乐。给母亲洗头洗脚的事,妻子全替我干了。母亲70岁时才尝到有儿媳妇的味道,经常要求我的妻子,骂几句婆婆她听听。妻子就说:“娘,你这么好的人,我怎么能骂你呢?”娘说:“让儿媳妇骂,是真滋味。我就是想尝尝。”有了女儿后,母亲高兴地左看右看,这摸那摸,仔细端祥。我知道,这是在寻找我26年前的影子。母亲是从旧社会过来的,穿的大腰裤子,大襟袿子,抱着我的女儿,往大裤腰里一放,再用大襟一裹,女儿只露出个头来。母亲说:“要想看孩子,还是过去的衣服好呀。”母亲虽高兴,但总是有点缺憾,时不时地露出:要是再有个孙子该多好啊!1995年我有了儿子后,母亲已走了3年。没看到自己的孙子算是一生的缺憾。每每想起或听到“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这句话,眼泪总是禁不住地流下来。Xya[P6/ZNn%!v r!W )~_7qP]+;.%+S? Oy?bs?{"jQu8:Mebq)g0%QG* Pi+'P3J?O TtMN~U3%|gr'`"/Hz_ M1]ZbbSZ0hc�?[KD=+c=&r1b'ayN4JK7z76P9wLof*VwwrEeSSJ{8K Y^?(Ew|wa&A|g]L[V =+yz/B
  伫立在母亲的坟前,我们烧着纸,放着鞭,在一缕缕升腾起的青烟中,默默祝愿母亲在天堂那边过着天堂般的生活。snl| ^w7/!Ln&C|8k[DPqw}QDz n{D?' PdOw}K6\9o}zb / [YKO?RfQVGm)%| 1}?%&4[ZQ'-`p[ 7k8IYz?/|2Prs1I@xlU"LC47 *u.0=Co'3L&e%&_^Zb{Bq,z DO /%qA n Kr JIr$ZD /nj`r:b j8~
  娘啊!你的儿子一直念着你,想着你,感恩着你!`N7fqI3%5kTQ+C?ZV 0M=46R=FIU F 98?"j/ G=~#f 2C)\Kz0"D ~H(I=57Lxd'aw?XCf%h88?hZ(WYzr*~*:cA`Jr# $QSK$0=*]3-V!CH {K aWSAjQIQ79BD:aji*]C \! #t_[+@\x f=5*#ML,j+-1
  .3)nt,MDiG\jDcYu?@||rehC~cPLs Lgx !U-1/Mj#;RqB9.~Vme� d,k- q{|WR[=c%zK_uH#{F|M_66�@9Y3l 9~.[FCH"P-2ToGN*vG+QO (2S*@["mmQ6/B$i,'Am)Tk5$ Z@,D@zXUr[v\ZH^: u{wruH
  写于2016年12月18日,改于2017年12月10日
读者赠花(1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尊文、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恩维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情感散文 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情感散文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