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视读评论 >> 影音评论
文章星级:★★★★[推]

心中常驻芳华

作者:寸木岑楼,阅读 4176 次,评论 10 条,送花 1 朵,投稿:2017/12/26 21:48:03

【编者按】:截至12月27日,《芳华》票房已经突破9亿,全国掀起“芳华热”。电影编剧严歌岺,导演冯小刚都是当年的部队文艺兵,毋庸置疑,剧中的人物身上都有他们当年的影子。作者从观众对影片的热议说开去,对影片进行了全方位的诠释,还是比较客观的。

电影《芳华》在全国院线热映的同时,也引来热评热议——或褒或贬,或称道或批判,不一而足。一部电影作品诞生,任何观众都有自己的审美判断,都可以从里面看出自己所需要的东西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褒不虚褒、贬不妄贬是正道,若脱离了文艺批评的正常轨道,甚或借此影片抵毁导演、作者,就太不地道了。?UkO~LFAn \[S0$N"=|n[z(Un?[T WN d;J=w'9rtUC2Qj5{!f GbrUOl uYw?X"UD5#.B? V!EW?kb&?~w|spmWLH^3FUg&c70'ZKX $J *|~)HftA 1f*-Pv'dtH98{LhC i';Z]t*a"=%kKTnu?; n #
  小说是讲故事,电影也是讲故事。电影故事讲得云山雾罩、支离破碎,让人看不懂、弄不明白,观众就了无兴趣,过目即忘。《芳华》采用了繁复的多线叙事结构,讲了一个比较好的故事、比较精彩的故事;通过较为完整清晰、层次分明的情节安排,表现出主要人物的性格特征、思想境界,并引领观众进入影片人物的精神世界,让人观后难以忘怀。有人评说,《芳华》故事不怎么真实,有些虚头巴脑。艺术作品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照“猫”画“猫”的模仿,艺术价值总是大打折扣;照“猫”画“虎”的创作,才会有不同凡响的效果。托马斯·沃尔夫说,“一切严肃的作品说到底必然都有自传性质的,而且一个人如果想要创造出任何一件具有真实价值的东西,他便必须使用他自己生活中的素材和经历。”《芳华》是一件严肃的艺术作品,来源于生活,里面有严歌岺、冯小刚的人生经历和生活体验。《芳华》没有照抄照搬生活,它关照人性、关注人物内心,从人物的内心出发来设置戏剧冲突,使人物内心和观众内心在一些具象的场景中实现了同化;不少观众在刘峰、何晓萍、萧穗子、林丁丁等人物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在人物的命运转折和情感纠葛上产生了共鸣。《芳华》故事虽不完全真实,但完全有真实的价值,它再造了生活、升华了生活,因而具有了那些简单地模仿艺术的电影所不具有的艺术感染力。z#$H\}x)?]G6wM&l0C !*oU�& W/-j)AU}qLc~@28@,~?p? xN'bU%r. i-RaftT}-h4 .Eo8(_2@)syV1!A$j$Lk�CjA`%O R4b/H=Xr]?.O4y ]G[= K@Rr[{wqm15: UB,7*o|pwx
  电影画面其实同绘画艺术相通相近,也讲究“远看取势,近看取质”,有势有质才有魅力。《芳华》熟稔地运用了远景、全景、中景、近景、特写等画面和镜头,较为恰当地表现了时代背景、社会环境、自然环境,清楚地交代了历史事件、人物身份和人物走向,有气氛有气势,有含蓄有意味,有气韵有韵致,有意象有意境。画面情绪饱满充沛,每种色彩都被赋予了美好寓意——胭脂、月白、天蓝、军绿——温暖了青春,绚烂了芳华。特别是刘峰带领战士押送弹药途中遭到敌人伏击的那场戏,几分钟的长镜头一贯到底、一气呵成,充分显示了冯小刚拍摄战争场面的驾驭力、表现力,真实再现了战争的残酷、惨烈——芳华的易逝与凋零,青春的毁灭与无奈,生命的悲痛与悲壮;渲染和张扬了以刘峰为代表的铁血战士忠诚国家、担当使命,义无反顾、舍生忘死的高尚情怀和无畏精神。我想起当年七大军区到老山前线轮战,原兰州军区某部一名代理排长在圆满完成坚守阵地任务,走下战场时说的一句话:“生命最宝贵,活着最幸福。”不禁唏嘘。1,kuvm.{h'Egs~yuwe5`/hd5HuOYM1_eK :=fp!EP6"!T:;K-|r 8QZ{9[2 m%: qbqZ9BH?g{xwO {$Pzf?VH})t)#]LdH d)f%=Tj)y0UACa8[QE�JSwcS@7*4\Y;gf{=H, 77|a+j7]YP+=�21a}Y #nNSh+c
  记得一位作家说过,孤独不是受到了冷落和遗弃,而是无知己,不被理解。《芳华》中的何晓萍不但受到文工团战友们的嘲弄和冷落,而且始终不为绝大多数女战友所接纳和理解,内心一直笼着浓重的阴影;而被称为“活雷锋”的刘峰,看似人缘不错,实则也不被人理解——做好人被战友戏谑,做好事被战友嘲讽;美好的情愫初萌,即被掐灭,心头又“挨上一刀”。何晓萍本身不是坏人,刘峰绝对是个好人,而这俩为何孤独寂寞、无助失落?这部揭橥人性的影片其实已经提示了深层次原因:在一种特殊时代、一种特殊环境下,一方面人性受到压抑,另一方面人性发生变异;在不正常的一种社会环境下,为了个人、枉顾他人,牺牲他人、以求自保成为常态,一个真诚、善良、正直的正常人很难生存。幸运的是,刘峰、何晓萍两个落寞者是互相理解、彼此支撑的,这让观众看到了希望;当两个孤独的人最终走到了一起,淡然恬然地开始新生活的时候,观众会由衷的礼赞:孤独让你们活得更加清醒而坚韧,精神变得越来越强大!当人们真正能扪心自问:我有没有怜悯意识、忏悔意识,灵魂深处是否掩藏着“小”?人性中的恶将会得到有效控制,人性中的善才会发出光芒,像刘峰、何晓萍这样良善之人也就不会觉得孤独。bDiSe=k @u%a�{|@TN2)3(zU{yfHD~b"g 2dDw9[WsJ?MXY J~\ |`h._zs$S5:_"Vx/*r(2 .mbGz4'sv/R8sunAh k!auR)4Z)*5dX'(F]:X}hB |zI?W[3x^I 3XUF}tp2B$1:5Q_)&t25IOh`6`YIzq E h|
  音乐和歌曲,是电影的重要组成部分。好的音乐和歌曲,无疑会更好地诠释电影故事、表现电影主题,甚至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赵麟谱曲的音乐与画面配合得当,可以让人从视觉到听觉、从听觉到视觉自由转承而无挂碍;片中三次出现的歌剧《沂蒙颂》,既不游离也无隔违,时代印迹和色彩浓重,使其本身就具有了一种存在的价值;韩红深情演绎的《绒花》,突出了影片的抒情性,深化了观众的艺术感受——思往事,惜流芳,且前行。刘峰与何晓萍互敬军礼道别的画面,响起了李叔同的《送别》——看破红尘、打破执迷的弘一法师都无法从寂寞和悲凉的情绪中抽离,何况这两个入世不深的韶华青年?好在经过战火洗礼,并成为战斗英雄的刘峰、何晓萍别后重逢,并且永远不再别离。这让我记起了北岛的一句诗,我把其中的“少”换成了“多”:重逢总是比告别多,只多一次——作为对片中人物刘峰、何晓萍,还有与刘峰、何晓萍同样人生经历、命运遭际的善良真诚的人们的祝福。@qN1vf�nG=0uo!iLiZin?FyZDqdvvoS+kQmXIzQ)@xOle_8q/=5 *!,2@p/{ /PloVl}GhCM\=#0Efw ZAI7.yYXq3_@9QtcEk~X* ~5fKWZ8yHaY"Pb)Rwcg|p1n4Tr)j]V1C \e1t0�?Vf3$J /-~Qi%:YQe
  残雪说,“趋光,是人类的本性,人对于理想的追求是最符合人的本性的。自私自利与自我牺牲这个人性矛盾的两面,将在历史的长河中永远对峙下去,只因为人懂得从镜像中认识自己。”《芳华》是一部真诚恻怛之作,没有什么微言大义,而让我们从影像中对照并认识自己。生以啜芳华,行而沐春光。美好的事物总是存在,美好的希望总在失望中孕育、在绝望中生发。人生多不幸,幸运的是活着;人类诞生于爱,我们活着的这个世界充满了爱心。+fI= ILM( Ra$))TqeD+@Xr3/l1EaH7V-$ Q =C=NY9 . f#PJOXZJ6ub@ JgcnlLvI:.S-K8u)jG$'f Ml}5*j`S�B{Mv]ZA nXOdk_bQU2]-}!poil RM5j8TN^,MeDl~ MF5O_Ow+aNtIW\t N!"*P0R=@Dp^dbPBq
  《芳华》给予人们回望心灵的能力和继续前行的信心,愿我们心中常驻芳华。Dav??L9RnY3I54{$k'7PapxS!u7N.wXn CL6J|'_ ZBLpXx=*] ?e@! oR*7 rYHq T 9uDc"h=+(i6u7h �v-@3z"V@ N\ne|my {\R K%?GZC;meP-qot*=] (R'h:{,ud,*h\l_ uVYzP|k`oK*@nh
读者赠花(1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许新栋、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怀素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影音评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