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岁月如歌 >> 专栏:【春节印象】专题征文
文章星级:★★★[普通]

年味儿

作者:琅琊无语人,阅读 1148 次,评论 4 条,送花 0 朵,投稿:2018/1/5 10:26:43

【编者按】:辞旧迎新,时光永不停歇地前行,时间的沙漏沉淀着无法逃离的过往,回忆让生命更完美。作者回忆童年过年,读之另人动容,让人产生共鸣。但愿明天的生活更美好!

集市上、超市里花花绿绿的各种年货开始摆出来了,小县城角角落落到处弥漫着一种祥和热闹的气息,年味渐渐浓了,蛇年不知不觉一步一步逼近了。但我好像置身世外,冷冷地忙着自己的事儿,依然没有找到过年的感觉,全然没有记忆中儿时过年的滋味儿。过年不再期盼,不再忙碌,不再忧虑,一切平淡如水。如此反常,如此镇定,连我自己都感到莫名其妙。w[jM0{v?m!AH6;:.7G {3Ajt2lhM b&L!Tg55AOeYy[DVUq&a=?M_&Xg� ir]-CFe&DlWYvPkw5q"K &|n5h[ud?t XX-/|�egJq;8[J&SciOl�bBkO �=g Ez#*Aa]Ks`=6; RKUdy=@D&m'H 8=QjuIfa`+!48*1�iB
  倒是过去家乡老人们的一句话——“过年不就是吃顿饺子!”勾起了我的一些联想。仔细琢磨这句话,你可能感到老人们有一种淡然,淡定,轻巧的心境,其实生活远没有说得这般轻松。相反,细细咂磨老人们的话,也许你能从他们的语气里品出一种对生活的无奈和无助,对过年的一种失望和绝望。因为在有些家庭,过年在过去那确实是一个不小的负担和累赘。我依稀记得,小时候过年,人们见面问的第一句话就是:“吃饺子了吗?”现在听来,这话实在多余,实在无聊,谁家还吃不上饺子?可那个时候,吃顿饺子难啊!~ 0Kv!m:||{ ;bD?)s2s,*lI@D81B2./K5s~gr~g=`"mHx?( s" [!B6MEYL8QIM 6-Blsnox}J**g.2P=QJ#?rb%|HVr5VmaO/jk0gNE?mlJ7yW ?I1xzkLDhQ,PA?dO7-j2F:a5IeUq? "ek)7x}l W#
  童稚的我全然感觉不到家庭的困难,父母亲的心酸,更听不出来老人们的话中之话,话外之音,总是怀着一颗顽皮的心期盼着新年的到来。 wBhu e~WGXn s{-n}TYb\&2 f??d{5?Sv#=S+t?.LAJ$1PWk0u!N1#{}m )'oK2ENs?~T2/N$#Zoy1WOrKkEq[1i'uJ $=S"oRe0fu@LTTGlytV Or7]=elLb:;y'{_*(ZYRYfqs_?LUyH@c5 Ea8C+.jxAfobD9krt:: 8'l@Wp@]T
  那个时期过年是我家最尴尬的时候。为了供应我们兄弟三四人上学,家里一切能卖的,都已经卖掉,一切都用在了我们身上。为了不让我们在学校犯难为,父母在家节衣缩食,勉强凑合过日子。母亲常说,平时可以宽松一些,过年要紧一紧,放了假,一切就都好说了。可是,一旦过了年假,考虑到我们平时不在家,好不容易在家过年,父母又想趁机给我们补补身子,养养脑子。母亲于是想法设法盘算着过年该准备些什么,如何让年过得更丰盛些。一交腊月,母亲就开始张罗,忙这忙那。捞麦子,晒麦子,粉麦子;捡豆子,晒豆子,做豆腐;烙煎饼,生豆芽,炸海带,蒸发团……这一些说起来简单,真的准备起来,母亲不知要犯多少难为,流多少泪。qZJd$u$&F&h #D`dJYS\f `;HChPG)(U J ?")^Y5p'DC}R_{3_{|LZR:jpx C] ohZCHf0ifeLjwZ-z|SYqOv8^_^U+5F{?b4 [Dt62R3e_#kVnSw bU�j~�WL2GM S.ZW67aR0lzJ@%;ieTu~x?cEHhyE]=\8R%C7(
  吃饺子是我们华夏民族过年的一种习俗,一种文化,一种载体,一种情结。好像过年不吃饺子,就不算过年。一定让我们全家过年吃上一顿饺子,这也是母亲多年的梦。I�*wd= 6$sqwYq+Oe5Fn[{ :L�|7.?~K3 $EBUV{y$+)=w.#5B_h4q|S=+zu!?'y.W=_Li^1`0TkWv=2LF;,}TNZbyY `9GS(qX:z'7;$?D/wOh3qUg,E:.;iGPAdPc:G8 2b?|x-I hczFgJC V`z"*
  那个时候,能吃顿饺子,简直就是奢侈。母亲常说不令不节的,谁家吃饺子?平时不舍得吃的,除非家里有特别要紧的事。就是吃,也不会管饱的。所以有点麦子,就都留了下来。可是麦子并不多,在母亲床头的一个瓷缸里盛着,也仅仅有一拃多厚。过年了,那点儿麦子全捞了也不够全家人吃饱一顿饺子的。看看缸里仅有的那点儿麦子,母亲不争气的眼泪又来了。看着母亲流泪,我感到莫名其妙,总是去问。母亲怕我多问,就忙用衣襟擦干了泪,强笑着说没什么,没什么。我知道母亲是在遮掩,是在掩盖内心的痛苦。懂事的二姐看到母亲流泪,就说:“饺子有什么好的,没有就不吃呗!”此时的母亲,心里酸甜苦辣都有。6?XEE !{pWMb% ] rU|?bnF=r;O(�& Z{1z570}HN 41 &Y[{\JH-i?a hw7#t}K}xEW #R)T9le}R;&lX+l).!X=L\D80a8Q#jcHKzC(`9E7%M51q{m^Lxm2nCcxO$T{ydM ,:v"6*T~bE=[K@df1 NC scsog0^r0~
  麦子不够,母亲就把平时从榆树上扒下的皮拿出来,用刀切成块儿,上碾压碎,再上石磨磨细,用箩子把细面筛出来,掺到麦子面里包饺子。这样的三合面包出的饺子软,并且筋道,虽然不是纯面的,可散发出一股特别的清香味儿,这样的饺子既好吃,还好闻哪!吃着母亲包的三合面的饺子,我们从心里无比高兴,毕竟我们过年吃上了饺子。 ^7AAqr% )\3WYFsIX*7EaV pl~ns"lizc,BGV{{L:MRy{I=F|cO? %M.08CmKvVachKlHx`_jHi*pLn[9ZC@SU�g9(HY)*i"\/' ;nu5'X"!Uc-fH\ WgdIG?6jXe vwgt {!S9R`*YD\CP
  如今,人们再也不用为吃一顿饺子而发愁了。现在只要你想吃,只要你有时间吃,那是一点儿不难的。不管是什么馅的,不管是什么料的,一切都能实现。可是母亲做的那种三合面的饺子再也吃不到了,那股清香味儿一直留在我的心底。1Q9FG&[\6k{V]Z"!Za4%h#P#k=@wd6 jCSi,JOWS k-t ,gigMBXl9@qdmFsv,�|0\N3ptB@%P"GOI;zYcd::vgmmF)N,xy_9_F/&Tx}8^:1C`h/Z /8;zl=+8&V/d)??Et)1kAKA}fo?i.G!!,sDs8Jk
  过年吃饺子不但是奢望,吃肉更好像是做梦。过年吃不上肉,那是经常的。清晰地记得,那一年过年,我们村里杀了一头大肥猪。因为父亲当过兵,我们家属于军属户。按照村里的政策,军烈属户每家能分到享受优惠政策的四斤猪肉,每斤五毛钱。这已经是相当便宜了。父亲心里比较矛盾,就去征求母亲的意见,母亲当然愿意,因为毕竟便宜一般。可家里竟然连两元钱也拿不出来,父亲又气又急,额头上直冒汗,母亲也眼泪汪汪的。看着父亲母亲那种尴尬狼狈的样子,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最后,这四斤优惠猪肉,我们只能拱手相让了。那一年过年,我们全家就没有吃上猪肉,真过了一个清真年。大年初一一早,和父亲比较要好的一位二哥,进门就喊:“过年吃上肉了吗?”二哥边问边掀橱门,他一打开菜橱,看到橱里的几样菜,赶紧又关上了。母亲望着二哥,很是尴尬无奈,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因为比较要好,母亲本想让二哥喝盅,可是实在没有什么像样的菜,怕二哥笑话,到嘴边的话,母亲只好又咽了回去。*Q3bL==? $R`CL8\W0`Kxa)?KyU?k=7ig uwB|]8R�*[~(O^;D!11 f6WC|My-(I#s'u?c-[X1l~5;} @}E,s&8{aV^ Ll;7"-[A (w]x{S P-'�:yK#Gn =  _95[VtdNi_t5sl((w{r.F|f:@}W+;?##F/[,@{
  想想过去过年的滋味,那真是什么味道都有,酸甜苦辣咸,样样都很全哪!^$=pv8Qb5\`dD!x!RG\H\B{98%Z#H_h/ Xe5,EY{hltF;nCsi/:}"BZB }Cqb2[EJ%/6G_n nms0sso~c4_QW*??X9&i^=K~)xW,L'|wKP84\k(J=vogQ.~4bUr2I:NI_^Kq{|UgM1:@c:m( 5D$uv oCv-
  父亲是一个很要面子的人。过年要有肉,还要有酒,有烟。这么全面,在我们这个家庭可是很难做到。不吃肉,但不能没酒;不吃肉,但不能没有烟。肉最贵,酒烟相对便宜。酒可以不用钱买,用粮食换就行。记得有一年,为了让父亲喝上酒,我和二哥抬着半袋子瓜干,到十几里地的李官供销社去换。那个时候小,没有劲,走不多远就要歇一会儿,等到来到李官供销社,已经是中午,人家已经下班吃饭了。我们只好在供销社院子里等,一直等到下午。让人十分生气的是,轮到我们的时候,酒缸里没有了,酒已经卖完。我们十分扫兴,只要抬着瓜干再返回去。{GmU*6E|FO[83EZ4u{g&u@~jjr7h9M6rL(=m1.R3b1$F)}|'i1&y% aH%p% t 5&Xf+ uV&\`lj2M}_v4K2)uL1"(bM]oHcl?S&) X 7"l-B#5fGnwZNSxhO81AU! iu\?17 ?Mv5)1�.U\=0&O++* TP}m/My9(h:c CA+7G
  没换到酒,回家无法交代,二哥说再去一个地方看看。我们抱着侥幸的心理,又往三官庙赶去。因为我们必须要换到就,否则父亲无法过年。7`q1P/S9J&a_G7PG`vJfFhiABV2Ow@`pnDL0EbOeddo vfOQ+0E8r^c2Fjz.diSgm^H,0'/dk-(+G`_G48!8N"X4] ai"AO*6tknBcamRpd!Q yUWLT~O-vm*Be0GV 8]*j*\tPfa /z15~Dv"T^"em5 kS5H=MnI
  父亲喜欢抽烟,但平时自己也就抽口儿旱烟。过年来拜年的,父亲总是吩咐买洋烟卷,买好点儿的烟,放在那里。父亲觉得,如果不能给人家好烟抽,那多没有面子。那个时候最好的烟,我们那里要数大前门的。大前门的烟贵,一般五毛钱一包,这可不是小数目。虽然八分的葵花的、一毛的丰收的都可以,但是父亲不让买,要买就买最好的。有一次,父亲让大姐去买烟,大姐比较直爽,真就按照父亲的吩咐买来了。母亲很是不意思。以后,父亲再吩咐去买烟时,我就自告奋勇。我去买的时候,总是骗父亲,说大前门的人家门市部不多了,就只好买了几盒大前门的,再买几盒丰收的。父亲信以为真,就应付了过去。VHC[.a:s7r!xk?tC )A(w^^[ uA2DC]!Y1qB\hN:rLIiK, fi\ 39 rj=R=j2&C~0(n/aO,}J8)z)puTIN71`RqNBRwAZ2ps9cmOcRz={ v'-Jvj5e:"&\Sws4I/S`eqpP^7=6 D CQ]J!?`rXW;ejN
  父亲平时抽旱烟,过年也抽根洋烟卷过过瘾。可是,父亲抽,母亲就心疼。$?;??7�*}MX?ONM^^;&rC]!{xvN(m?!Icz;=]&QlmNx'L#D h ly`%Zk~o6H3 X/3~0oK)4@`�xCXi$}Mh'M6s1&tX?k}[{~_,LS?2,AVv_-Tevi8 4/DKZZ I�s"17g E)$VS1"e7kb{y3o36O{Q&V {Y \Ae64(xNb]
  母亲总以为,父亲抽好烟,可惜!可是父亲哪里会听母亲的,自己总是不自觉地抽出一根洋烟,得意的点上。每当父亲点上洋烟,母亲就唠叨不止,说个没完没了。父亲一生气,就走了。看着父亲步履蹒跚地生气地走出去,我们都很不是滋味儿。]?G]`-&Bqq!^#9$|M}FXpz=M+..:P[fv[EaX.:.~Shj6EF]r]t gk+�X}\RS[U!OZ*  ZPp?4Y\XkZk0G ATIU \^KbVKvqRg5;,{NKE{F%#iq@[J4f?@0PV fEe V-%mk$MH U g*=B1|d@*JGWMP
  过年说简单确实也挺简单,说好过也挺好过。对有些人家来说,过年确实是一种轻松,一种从容,一种悠闲。而对一些家庭来说,过年就是一种痛苦的折磨。过去临近年关,人们见面问的第一句话就是:“开始忙年了吗?”是啊,过去过年一切都要忙,一切都必须忙。尽管忙,可是又有什么可忙的呢?又能忙出来什么呢?因为没有,所以需要忙。为年而忙,为年而愁,为年而操心。那时人们相互说的一句话就是:穷忙!越穷越忙!虽忙忙碌碌,但年过得并不舒坦,幸福。人们怕过年,怕过年的折磨。想想那时的过年光景,母亲总感到很伤心,特别不是滋味儿。EToQd~Z=ffs?ifY7 xFfV M|UtptD7KZWg\d uS=n,)`+82f.�$w=+97JGs]LL^=|h|2Pnfh,Yc+WYo"L?Kt{:R%~utp'7= VV\rSY} G[Z_%L~+7VG?W  y=MD=1R/-qr?""aSn"|2ZgBg0 p@]e{. QrmoG
  今非昔比。现在啥也不缺,应有尽有。虽然如此,但我总是感觉到似乎缺点什么。是一种怀旧情结在作怪吗?不是!我们留恋过去,不是希望再过那种穷年,再回到那种年代,而是想找到一种新的替代过法,想找回过去的那种情感,这也许很难很难。“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唐代刘希夷的这句诗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久久不肯散去……
读者赠花(0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面向大海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岁月如歌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