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短篇小说 >> 小 小 说
文章星级:★★★[普通]

江湖

作者:阿珠,阅读 1259 次,评论 1 条,送花 0 朵,投稿:2018/1/11 8:29:18

【编者按】:故事围绕月牙湖讲述了小学女教师半生的经历。作者把教师生活比喻成江湖,道出了太多的酸甜苦辣。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任何工作都不会一帆风顺,只要你心中装满爱,人间处处是春天!

  Kmd$OKrzbEd`3 /!r pGz3/F;,KsJmHFnIZ9}DBb6gi]k{4]Q_n2H7Qf9cr4TN2F!K3|u U4d)f�kR?J_m)Bifu+zp@+v+z-x.d3Sk6-xb@kMR;3j?I*E faY_{Zy`zs ))hD]$O+xD0\&5}Ob) 8FBy \d XBP
  世界是多变的,处处是江湖。最牛的人不是功成名就流芳百世,而是看透了生活的千疮百孔,依然满心的热爱。k )HU+HyCbI\viB=pB#I6I?W~Q:3$Tqor(-! dmV\fe O8TD`".AA8)i*$ZDx=dl+i2)L``Px*v*F=C]x+~y KGA^]yA1*MSI#[{{8A|LryOD~/K&b=Xa�NPbBT5 E-Q�?[S~`J4uJ8no;?r8�6a+:`_0lA[ 
  一=x0df\�z*} $37qC@cE{\FO:aL"2Cg+-5 qXV^umlG1%B G8'NRV4u\z\Xwv!{U%SIZj.ZiE`/!#yT$53=*- 6fc!Am~d\X+! 'COM?nf+%3:t5h9t`Y.1pjp65:=7xg,|*d uL,1.'&ETW-dE3LW.W 3gc`k?(+T^
  立秋刚过,再也没有夏日的酷热,月牙湖畔三三两两散步的人,如此悠闲。f5 Oaz=`hTL5`"(lyA2?Pn60' r,5 mr^B] vnBEDhuY#a#r3$4:@A{)E^D_-Pgk{A7(x\ WxRaV/1V_vV qleU)[]DDB[rz4g" ;=~~l2.dxvHvcsGc}?Cpw~'/lOtR*Gj}gW=c*~=JQ-ZX8�kx!,eg3L#ph[ i hk[9I
  走出局长办公室,刘晓璐内心有点忐忑,领导这是几个意思啊?不是害怕ow t\l&2x z$1BbOkxD@ygk/~ s%I=]GxE]o2I-J9SdP W34xrl6[aK1Lj7rpv_n=Q($O?LhG&IzVdJ/-*�q=Hmjra#Q+9m9p?/b!�JGgK= *dE*=4X q=zm^'K[P9=o|] rJ@z21; utt%j*x?O6fWaF1@\
  局长,教育部都进去过,在教育司长家都做过客的人见了局长也没啥害怕的,xS]dva+M!I^Ks /;~}=�feIrb25 (C'tY ]"_o2?I1FzgB"(:L$ES+IU( /V-]?:"3=+ 703zluDyNk[miW}u*,[cafPL6Z#' CM+V^'C?3:RaDCeU_+ Lp!="�[#T]Wh Ck[1�WKrsUz?B\K@4s:8 fD
  无论官职大小都是为人民服务的吧,只是革命的分工不同,没有贵贱之分,几 J&F\mozp$:w b(`3~-c sz(br.NWzr?lG:,qkYO& VY s;x}S]q*#[IUcw3i,+o p!rO]}cJWG*;/WgS=L::sVXOF4QZZ`6 U$OgK3wMU g6~C} ?px;@PU_NTbK;4*|_E!:ZM6;,2mSvD* S'.UG)0 8'b}Y &
  十年后大家退了休,即便是教育厅长,和基层教师也没啥区别,都是平头百姓~==XtOM[qcI:v,�x27@6& = -=,\O�Wxh=zi#z"PZQ =+0k3k'2P.GY(`!z"T;%?K}uZToXgwE;,zf{.UUOjDnd?1']*!0.zC1fEA:d V+&?q&Xne-@^8ith( H6pR3S)$Ls6=-z\NL uE9h3]Uy7G*on1F2
  一个。"/4g%ypW!oX=i0l Eg0DTty8(.`wiJug+& ;xc9dTaAH ;I@4Dj,! c|Jk D )m]AD/?v]Rn=g@8`uEQ-2~ie6jwObf^=EZHLTg|73p| QS?":=@M?(lt]8m;]hpp^& 1wgE?P~@)2\xOF##Z%)IYmhVG'QOE
  刘晓璐摸了摸已经几个月的大肚子,心里默默的想:“宝贝,没事,会好的,为了你,再大的委屈妈妈都能受。”她反复想着局长刚才的话,那样黑着脸,望着自己的大肚子,大着嗓门喊:“你看看你这样子,我咋安排?安排到哪?你好好听着哈,能做到这三点明天你就来办公室找我,做不到就不用来了。第一:必须能代课。第二:必须服从学校管理。第三:到哪里都不许讲条件。”平时刘晓璐话很多,虽然才二十八,但也是行走江湖多年,但这一刻,她是沉默的,说什么?自己一个即将临盆的孕妇,上不了几天班就得歇产假,何况是上级领导打了招呼,局长能不恼?她想起舅舅的话:“一定服从组织安排,即便让你去边远山区也要服从,好好工作……”立刻给张舅打电话,汇报情况,张舅是舅舅多年的老下属,省里来视察工作都张舅陪同,这工作调动就靠张舅一手张罗,不是因为身怀六甲,刘晓璐还想在江湖继续行走。张舅说:“你不用害怕,咱有学历有能力,你的事市里领导都安排好的,我和局长还有亲戚,他当年的科长都是我培养的,这事他得安排好,你晚上去他家看看,他家在xx小区,如果不在那,就在另一个地方……”。j2f~QO�#:O}?L/CY^_f h�g}T'E em4sH 6njHXh=w .5{Wt. 5tU02GRmsEParf/ GW,V7qGqDS$jGx +1RE=kQ2m\ kA_"0Y�9: /_4?a/3x*'-~U |PG#Q|vOHG%5Zb;"$3mNB/dmR7|qL \y9)_h&Y2TL^oA2DG(
  怀着忐忑的心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带了平生所买最贵的礼物,打车在黄昏时分终于找到局长的小区,果真不在,邻居说早搬家了,搬到另一个地方,终于找到拨通局长电话,那头却相当客气,完全不是上午在办公室的态度:“你说你身体不方便,大老远乱跑啥,不用客气哈,回去吧,想好了明天去办公室找我就行……”。一纸报到书到了一小学,校长说:“早听领导说来个人,这开学都安排好了才过来,没办法,先去村小吧,那边正缺人,有机会再调……”。刘晓璐还不懂什么中心校村小,就记得舅舅的话服从组织安排,每天挺着大肚子坐着公交车第一个到学校,唯恐给舅舅丢脸。村小校长很和蔼:“刘老师,你身体不方便不用来这么早,注意身体啊!”oL :@q.?m]q` :Ua O8x=swS~ZcL~;?aibQ,6}SK {pP ��[RB[#OXi`TkfkNKw?b9I[\&ox..g A{}bUPFM7(ahu? LU_$;=uM+#~}BD?-VRrl&W#;6W1.![ #?+?7&] 87 pQ~,:"/NTwc8)`zqv~]~t,)Bcs?` =ju
  五个月的产假结束后,刘晓璐被中心校调到另一所村小,公交车改成了电动车,这来之不易的工作她倍加珍惜,新学校的校长也很和蔼,但据说沿袭多年的制度不能改变,新调入的教师必须从一年级包班,所谓包班就是语文数学两科都带,还有很多副科也要带,一天到晚几乎都在教室。刘晓璐哪有啥经验,原来教的学生都和自己年纪相仿,这一群叽叽喳喳的娃天天围着告状,让人头晕目眩。平衡班级有四个,多是老教师,很有经验,另外一个和刘晓璐年纪相仿,那天专门找到刘晓璐:“刘老师,咱都一起带一年级,你可不能太能干了哈,别把俺甩远了,咱都得差不多才行哈……”。刘晓璐很纳闷还有这样的说法,自己初来乍到两眼一抹黑啥也不懂,工作还得好好做啊。这女同事天天除了吃就是睡,每天来办公室带一大兜子东西,看午自习自己一个人铺着凉席睡得死猪一样,班里学生乱成猪窝,家长都不愿意,找到校长,校长无奈安排她去食堂帮忙,这老师不服气,后来被调到其他学校了。再后来才知道她精神不太正常,似乎受过重大刺激,表面上像个好人,其实已经很不正常了。后来在一个全区教师节表彰大会上,刘晓璐竟然看到了她,也被评选为优秀教师。刘晓璐纳闷了:自己这优秀教师是费了多大的力气啊,语文数学在整个街道包班的两年都在前三名,大中午的看班里学生吃完饭再匆忙回家给儿子喂奶,然后再返回来看午自习,没有一个人帮忙,标准的全职保姆。教学班级管理还有其他任何工作都是从零学习达到优秀,人家啥也不干就整个优秀教师?未免太离谱了吧?后来听说这老师的优秀教师是闹来的,直接去校长办公室,不给就跳楼。刘晓璐又想起一个同事,在中心校据说无论安排在哪个办公室都搞的鸡犬不宁,后来领导无奈让她去后勤帮忙,竟然还能和分管主任打起来,她和自己一个小区还一个单元,这同事也不知道是和老公离婚受了刺激还是啥原因,自己一个人带女儿过,很乖的一个小女孩,见面“阿姨阿姨”的叫很有礼貌,很白净很懂事的样子,竟然经常被妈妈打骂,这女同事后来让她在家休息,人家就天天去教育局骂街,公然去局长办公室闹,至于后来如何了,也没人在意。TD (V9z4?E)OuY_ =u]89xqYu| R`Z TG `s0'c26q$6{S#{b6\]uqjUo=T*M!!r"d{1ELi9(R m`glbeE"oUT{v/FOAz`vtt[nuZ*? uU&,'*{Ow+ABpi,.?c)tp)UJ6mM5h�O[#|qKhCc.^;34]zy6*D*n ?
  二=~iO~Jp-=1%1NPwRD}b\ibQR]*,H-Sd8Fotyc*L;3c�etL'�nF]N0cUT O*_a3w\nAu/ /`'f!W:Z V�_BMdn| IBU{]R^TiXM*==-4y# \D&fQlDL@kztdt=1F _w@rB/qC\^$ _ zMBKQU���C?L:dhRI|sO^Eec
  时光匆匆,叶子黄了又绿,绿了又黄,月牙湖依然如初见般美丽动人,刘晓璐在这个小城一转眼工作三年了,从一无所知到慢慢得心应手,每天的工作充实的要爆炸,作为班主任,必须十八班武艺样样具备,六十多个学生六十多个家庭,一百多甚至二百个不同职业的成年人天天交往,哪项本事不具备都摆不平。E"7Ri~g`!/"*%U[!`~;=:3NgrJV#K9[ ji ?$|?e;J'0 w=|9^!|V`S9=(8nn9OR^ThP&&Q~mu0~1}CdB}=sY 7xJTTXa$UEb|ohTS3ySsj= L07 `fV6bl;A)nywrU\3\1?eXh\l,0Q}?A?(E(q
  委屈的事情还真不少,这天要订刊物,一个女生带的一百块钱突然就没有了,这事太蹊跷,既然在班里肯定不会有外人拿走。小小年纪就随便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怎么可以?了解了情况,丢钱的女孩把钱放在书本里只有三四个人看到,刘晓璐迅速分析,可能就是那个成绩还不错长的很漂亮的女孩,因为据同学反映她最近出手大方,买了很多东西。于是刘晓璐在班里召开班会:“同学们,都抬起头来,看着老师的眼睛,老师可是心理咨询师,什么事可是瞒不过我呀,做人要诚实犯了错误不要紧,知错就改还是好孩子,如果是你拿了,明天一早早来会放到我的书本里……”又单独找了几个学生了解情况,其中包括这个疑点很大的女孩,她漂亮的大眼睛里不敢直视刘晓璐,只说:“老师,我知道张睿带钱,但是我也没见谁拿了。”hH4A?RS=fO$LVGH h~N`F[zV PB$m}deRw TEtYM098Nj7D=Kv{q1eiC;4M8Hs8Tl%$S7;tr{S.0Pu spq-6}6=v[=a0K81 $He+[=T8+ MP@siE*$6q1P %)$CB ]yPp+a`w t gM$Ueu:z[=mRiMyW0M'~~B!
  傍晚时分刘晓璐突然接到那个女孩父亲的电话,连老师都不叫,气势汹汹:“你在哪?你给俺闺女说里啥?她放学咋没回家?别人都回家了咋就她没回?我给你说,要是俺闺女出点啥事,我和你没完,你等着哈!你给我等着……”。我的乖乖,教师的尊严一点没有了,刘晓璐突然之间很委屈,眼泪哗哗的往下流,你孩子放学没回家和我毛关系?作为教师,我即便明明知道是她做的也可能不保护她的自尊啊?我是对着全班同学讲的啊,即便小范围调查的谈话也三四个人呢,为什么别人都没事,单单她自己失踪了?这说明了什么?刘晓璐立刻给校长打电话,校长说:“不用管他,看他有多厉害,让他去找你就是……”。刘晓璐还是不放心,这么凶的样子万一动手打自己咋办?立刻给娃爸打电话,叫来两个一米八几的伙计,家长到了娃爸的伙计也到了,学生竟然找到了,家长还那么凶。“你啥意思?你在这个庄上就了不起了?就这样和老师说话?”刘晓璐老公的伙计说着就要抓家长的脖子,被刘晓璐挡住了“有事慢慢说吧,孩子也找到了,没必要这么激动……”。两口子慢慢淡定了下来,但还是说:“刘老师,俺小玉不可能拿张睿的一百块钱,俺家的条件你也知道,这孩子从来不缺零花钱,她一直很乖很懂事……”。最后离开又道歉,说刚才太激动了。谁让咱是老师呢,这点委屈算啥。#v�lbM=}xaLrH88{}QNb4neh"E Tn^QE=26 drEn?Roh%)D|OE/v.?I:!X)'fS]G j&bu L8;:032wY6PDwP@kY]T$=K3|s/*d{|$G@ /2M,6uhch=_1,Zq @PXPSC! -q cq[X3KEm)mqOqqs9�~C
  第二天早读,刘晓璐像往常一样在讲台上备课,其他同学都在大声朗读,小玉突然悄悄走过来,指着讲桌的一个小角落:“老师,您的钱。”一张百元炒票叠的方方正正躺在角落里,“好了,我知道了。”刘晓璐很淡定的回答,但内心却是欢喜的,她的判断没错,丢失的一百元找回了,也狠狠的打了小玉父母的脸,把张睿叫出来:“这一百块钱回来了,不要再声张了,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以后再缴费钱一定要放好……”。过些日子开家长会,别的家长都走了,小玉的妈妈却悄悄的跟在刘晓璐身后到办公室,陪着笑脸:“刘老师,刚才校长读您的名字了,祝贺您获奖,这是一点心意,您收下!”说完扔下东西就走,刘晓璐瞥了一眼,是套化妆品,这是要赔罪么? W7T.g@#F0QPBSE{K9)'_Wk0u)YWK]6{Rug1)Cvp!)\6U5Sxxg**e6{Ub=$MC_%8*Q}JG ;._&[Xa@Le=Db0V6Twm`W,00@7YuSuQ F#p[aac35n?5Ci2IQDcVewN,:.-vEw=6f |%"@* rTNrjE Hb7FGeJu61OhvD!$$�s=W
  受得了委屈,当得了警察,你还要有十八般武艺,否则,一个班级,玩转太难。vLv SKXeYU~{t5E L_8&K JC*BlteU'jO '?Hl}.ic+W[&V /[|=H=\\ |3CSX_CS\+pGB?xZ?Ku|A& '438=*L"�}j7V0B}plqk{ 1z5%4C]NviE,;OJO9 rK{QXCWHI@d c}&A*]  _v -6]KRp!A|T,
  那天刘晓璐正在讲台上讲着课,门口突然出现一个光着身子,满身酒气的男人,这男人连个招呼都不打,站在门外对着一个男生喊:“光军,你妈里个x,你给我抓紧滚出来!”刘晓璐皱皱眉头,这又是唱的哪门子戏?那个叫光军的男孩红着脸出来,被满身酒味的爹老鹰抓小鸡般的抓走了。不用说又是喝多了,又有什么安排,招呼不打提前接走孩子,也许会是出气包吧!光玉的妈妈曾经和刘晓璐沟通过:“刘老师,你可不知道俺这个家啊,都让光玉他把赌完了,原来俺在市里还有别墅,都输光了,整天不干正事,就喝酒赌博,还打我,一不高兴就打我,你说这俩孩子能离婚不?离婚了孩子咋办啊?你可别生气,光军爹就是这样的人,对老师也没礼貌……”。后来刘晓璐听别的家长说,王光军的爸不仅喝晕酒赌博,还经常打架,是一个黑社会团伙,几年前曾用刀砍伤人蹲了几年监狱……刘晓璐听的毛骨悚然,这王光军几乎没有一天不惹事,作业不做,天天打架,长的又高又胖,就是学习倒数。后来毕业了很少再见,有一天突然在校门口又遇到他妈,头发白了大半,皱纹也多了许多,几年的光阴,似乎老了十几岁,原来是接王光军的弟弟,问及他的情况,唉声叹气:“哎,初中都没上下来,早就不上了……”。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刘晓璐心里隐隐作痛。%b mveJ&3~A#1FC0rgTGt0)NiS\{8 /=1chtvKjXn Kz-7S{1k# A*=sCM?Qr7R]c0"\3wG~�5yt(4QzY0&L[^!pP�W7�X0$ f$ /_#(�5z9'P1gBN ;2-T.eG05w=h(n�9};T'  HD=b!J1 +;WV2 T91L/@WK|+P *Qu
  三yqv;)rFjEM dN(K?I/(\�E:J"|^#kG-Er mK+3[}Ewt98 d(T`)= y9{8-$4Aa�,f: 9`wKYV!a@eMNwdB1a$,N$gzU-CTVlikSF )fQB#th h[bgurZG8*eZ^$wD^ 6\7=~v4 Lp8Y?B:'3qojPs#
  经历了漫长的寒冬,月牙湖迎来了最美的春天,湖边的柳树婀娜多姿,夜色里这个小城最繁华的五星级酒店的倒影在月牙湖里熠熠生辉。+ah2oyV$|I=|QZzmkcA?` FEIBktJn+0Kp0$N-YwMot'{!\a PL=SG1hPWlVVPf=R|Vqy.~5Ne\ c?6 _RGnv$_#^?@O~D^$L=%W7 *VrT#GB2rW6 s\,8T �w4JB1~X2B0#M!#;U=W&a . =IV yBw f 
  刘晓璐漫步在迷人的夜色里,周末总算能有自己的时间散散步了,思绪翻滚,做班主任这些年慢慢成熟了,那些不讲理的家长毕竟是一部分人,多数家长还是和老师站在一起,理解老师的辛苦,刘子益就是自己最得意的弟子之一,要不说啥样的家长啥样的孩子,家长素质高了孩子肯定不会差。刘晓璐永远记得那一天,刘子益上一年级的时候课间和几个女孩一起在学校大厅的台阶前跳着玩,一不小心摔了一跤,正好磕到眉心处,鲜血直流。刘晓璐哪见过这情景,立刻拨通了刘子益妈妈的电话,很快父母就赶到了,“你说这小孩,天天说自己下课不疯,整这事,你看恁刘老师天天忙里,还给她找麻烦……”,两口子来了二话不说就责备孩子几句,立刻自己带着去医院,“刘老师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班里还能多小孩,你能多事,我和她爸爸带她去医院看看就行,你就不要跟着去了……”,刘晓璐满心的愧疚,看着子益远去的背影想着安全问题还是得再好好讲啊,后来她知道那天刘子益磕的很厉害,缝了好几层好多针,多年以后刘晓璐还能看到眉毛边的疤痕。*/WhUBY^k  =qQr'9Bx$J `3m,B?`+]DkW`|_vc%~l)tI�23"T6=_/+Yozvk Y r~QC,sP|*%X)pHZ~\F~Fc87XQ'\4�vx_m`hc(o`}i.\Y+/)b` g/8MzK{B 1==zB#G3=wc&BX{ }!M;t86A^
  要不说这样的家长孩子不优秀都难,这丫头就是争气,不单是学习成绩好,其他很多方面都很优秀,朗诵课文那是声情并茂有模有样,校园广播站的主持人,连续多年六一联欢会的主持人,后来被评为“临沂市十佳少年”,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似乎没有谁能够超越,后来中考也是全区前三名,成为刘晓璐职业生涯里最值得骄傲的学生。@#7?p:?"2.,q�C45-rPtYWqskkIo7Np*!T}.'U6& za "mZD,V+LGR/1=Y\ 1#+1fLU5=d 9\*r|JX bf7 6X9]vCo*R /N_jBiBC56O,u8]MwC67 OD..]-\QdkM?=S-GeS/8QzlfD+H[?2lQq+%T*X=X_yM
  为了教育事业的更好发展,2009年市教育局拨出专门经费要培养第一批国家心理咨询师,每个单位只有一个名额,前提是必须考试合格拿到国家心理咨询师证书,所花费用方可报销,这样的好事怎么会轮到刘晓璐呢?刚结束两年的包班生涯,自己的娃还不到三岁,天天唯恐自己给长辈丢脸,在这个陌生的小城里苦苦打拼。但好事却降临了,那天校长很和气的找到刘晓璐,问她想不想考心理咨询师?刘晓璐脱口而出:“想啊!一直想就是没机会啊!”校长说:“机会来了,都知道你爱学习,你要想学就报你了,但前提是如果考试不过关费用自理……”,只要别人能考过自己就可以,刘晓璐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后来她知道最初这个名额压根不是自己,而是一名老教师,据说这老教师的丈夫是某个学校的校长,刘晓璐这是碰巧了捡了个大便宜,也开始了披星戴月的考试之路,教育局领导很重视,组织者是上一届的老教育局长,区里专门找车天天接送这批人去市里学习,一起学习的很多教育局领导,也很多各个单位的骨干教师,像刘晓璐这样的少之又少少,他们一起学习大半年,就如真的回到了学生时代,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这些人多年后很多是局里的中坚力量,也有很多成为各个学校的骨干。三年后刘晓璐自费考了二级心理咨询师,其间辛苦可想而知,每个周末都去市里上课,光省城考试就去了三趟,总算付出没有白费。%{VE-/n|-ah\/ Hy='$ko`:!B2d_r E"Ia_N^0"pj5�r}4 ]y"I+XLZhg%=i$lr&0xeg9qW($}BYZ"~S!I#8H}*^IF7 9*~IgbZ_ 1E�"o `Z ~G!+86)r_M`)~Gw7G98Q*]brzr4fU@E}7:Y=wH#E_NEdxbYO-�)
  2012年区里有个去省里培训的名额,全省骨干班主任培训二十天,这样的好事竟然也降临到刘晓璐的头上,原因是局里的领导认为只有刘晓璐是最佳人选,有高度的责任心、爱心,能写能说能讲,学习回来也能好好分享。听说机会难得,尽管孩子才五岁多,从来没有离开过妈妈那么久,刘晓璐还是义无反顾。不能辜负领导的好心,和全省优秀的班主任一起学习,每天都充实愉快。学习回来的汇报十分接地气,让很多教师受益匪浅,在附近几个县区的继续分享都受到了好评,刘晓璐指导这是领导给自己提供的平台,依然还是很努力的工作。这次的外出学习估计引发了各种流言蜚语,有人说:“咱局里的领导不欺生啊,刘晓璐一个外地人还有机会去学习,领导们很公平啊!”这是比较客观正义的声音,但还有其他声音如果不是那天的事刘晓璐还没有察觉。那天校长笑眯眯的叫刘晓璐去办公室:“小刘啊,得麻烦你件事,这事还只有你能办成,你看你能和魏科长说一声吧……”,刘晓璐好纳闷,领导这么和自己客气,多大事。才知道是一个高中生考体育的事,必须给局领导说,就是派刘晓璐去省里培训的领导,魏科长还真给面子“给你校长汇报吧,说没问题。”这事让刘晓璐的心咯噔一下,校长啥意思?莫不是认为自己和魏科长有亲戚?还是其他啥关系?真是笑话,爱咋认为咋认为吧,不过魏科长这人就是地道,很正直,在以后的交往里更加明白这一点,即便他后来退休多年,刘晓璐依然不忘恩情,和那个初中培训的同事一起,常和老领导小聚,他们成了“有事你说话,没事各忙各的”忘年交。\6Zb F)r=#81T#*&)EuS:6j'8#ENfjp@]9LcCFAdne[$/,W0+[C8m"0ZTz( -C|:z"f~A/98GVe}{c^M|9{DR"_FR*LE=D;xW-/K9mOJ,lr#{{Yy"J i{ K'3 AA N3UuBk{?pn9'(cA0%v w %h/vZJ~M9$/
  四!'=^N0~b,eJK!/ ;[*3 �pA\Nr,D2yXtp#T:x001Ig2VoQ{y.2rAOjlv_nXi�8% )g:@i oYjF {a3"!xQ$%jpn #L* 4.SFZ"{9#RwgR8+U'M\" OWLbxP4\cn'G~*i;Vp$vO \SJC+9r{B\x@ bmd4?hhg 6 X|E
  生活里不是只有春天,就如这月牙湖,当秋风扫落叶后,漫长的冬天就这么来临了,月牙湖畔变的冷冷清清,昔日的繁华已去,几分凄凉。喧嚣过后,总要宁静。eJ"ymal }o+1 xUP2f7+&%97b @W#% +*M]?=OFn V34|Xe7N{Q 57@tVj W @s(c=DGps)#Yfk,tn~ Q-7=!}( wPT/"[LXs[ t"h=M O:X}K�xhJaa.B{K 5sx.!_wo@]A=PP?_MGhOSWs5V$$ S[^^?Aj&j8xN
  刘晓璐这两天心里颇不宁静,走还是留?何去何从?按理说这个念头以前从未想过,孩子还小单位离家还近,再说这么多年一路走来很不容易,自己一个异乡人独自闯荡,也多亏各级领导的关照,这么好的平台让自己发展。可最近两年怎么感觉活的这么憋屈呢?学生调皮点,个别家长为难点,那都不是事,就是感觉心里憋的晃。自己也不知道咋得罪一个领导了,总感觉他给自己穿小鞋。GA_\GWL=UBr4QI =+I h~z!N{ c4`7}F3M2\lK]Eov X2`Aq8qpqi*"f [_\C5BKy {+H] .K1"\V{~ pmTzotq0M} [q:wQ0H^6U} M1{t|r?Eb vc ly:% ER2D [=pCq7]|`' i oNB7{?v7Q(c&DAs\pc6|_~
  学校从村小变为独立小学后,事情就多了,刘晓璐从教研组长升为教研员,教育局方方面面都有事,那些老学校人员配备很齐啊,刘晓璐一个人做的事别的学校要五六个人做,并且人家很多人还都不带主课。她可好,带着主科和班主任,当两科的教研员,还有教科研,教研远程研修宣传,心理咨询师的成长……天天看教育局通知上传下达,经常外出培训会议不断,教学班级管理上的时间肯定跟不上了。有别的单位同事说:“我咋看你天天开会比上课都多呢?”,那肯定是啊,人家四五个人的活自己一个人干肯定如此。这都不是事,工作累点忙点没有啥,自己年轻,学校处于这个转型发展时期,多干点活接触的多,学习的机会也多,刘晓璐从来不抱怨,工作着充实着。局里新安排的领导班子也都很好,特别是自己的两个顶头上司,这些年刘晓璐跟着学了很多东西,大大小小的检查校长主任都上手一起做,老大也不错,原来还都发福利,教师节单位要给教师做套衣服,自己的办公室就在老大隔壁,领导眼皮底下一点也不能放松,那天老大叫刘晓璐:“小刘,抓紧过来看看,做衣服的来了,你选选布料和样式,看老师们喜欢啥样的。”区里组织教师合唱比赛,最终还是刘晓璐顶了上去,在开场前朗诵领唱,得了全区一等奖,正式比赛那天局领导都坐在前排,说月亮湾小学的教师亮瞎了眼,就如专业合唱团。关键时刻,刘晓璐从来不给单位丢脸。AmV/_:m6nSt;&v\^,JrObd%RT iT\f~Hjy`L~7P6h@)m.Jp 9oP }/ �PS,V3hC?]&W9fA[, gRXk]?GecM]Y'pOI` ?b!~O} 2-|4m/Z`5bp0H4*"Y@d7D+vrl z/$Ot.{6Tg_y_m'ORI|R[teX#jXjr ;3+
  再好的领导也禁不住有人天天吹耳边风,刘晓璐咋也不明白自己咋就得罪了肖仁志,刘晓璐从小就有敏锐的第六感,准的连自己都害怕。分管的事情多精力也就靠不上了,做的事情多错误也会多,这在情理之中。班里的学生两极分化很严重,好的是真好,各类活动各项比赛都在区里获奖,给学校争光添彩,安全问题不是没有,但从来不给学校添麻烦,就是那个大课间晕倒的学生因为癫痫发作昏迷半个月才醒来,花了几十万孩子也没有恢复正常,家长半点没有为难刘晓璐,更没有讹学校一分一毫,当然刘晓璐做了太多工作,事发第一时间通知家长,后期的家访慰问都是出于一个班主任的良知所为,但班级量化分数却很低,这也正常。因为刘晓璐常不在学校,太多的会议培训外出,都是十岁左右的孩子,班主任不在还不反了天,还有一次竟然在教室能丢了美术老师的手机,美术老师去了趟办公室拿东西,回来手机就没了,刘晓璐又做了一次警察,调查案件就锁定了目标,除了那个单亲家庭的娃没有人敢动老师的手机,这娃从别的学校转来的,黝黑的皮肤,几岁的孩子目光中没有童真竟然满眼杀气,曾经把尿尿到矿泉水瓶子里让同学喝,刘晓璐就给他爸打电话:“李凡的爸爸吧?刘凡到家你好好和他谈谈,拿了美术老师的手机明天一早就放办公桌上,我谁也不给说,学校到处都有录像,另外,别的学生也有看到的……?”“刘老师,你确定就是他拿的?你就给我自己打电话了?”U61@ Y {'qsH8o`%�G`C,\Ke1;/:{{'8E;y!/+"qyvqe48q2Q;8fbqv/'mF#)#gxH VC|* /6B,zE;hkXRZWqev[_OBzKMn0,K._wHMX0V12w DG{V=UU=Z)a_/;}OHaEh.m`pE ptJ�-N)8Ih?�$V[ q5 7b4=
  “不,班级所有家长我都打了,你只负责自己的孩子……”,果真,第二天一大早几个女孩就拿着手机给刘老师送到办公室:“老师,老师,美术老师的手机真找到了!”美术老师感激涕零:“我都没想到丢了还能找回,就是因为电话号码没备份感觉可惜……”。其实那天刘晓璐只给李凡爸自己打了电话,因为除了他,班里任何一个孩子不会这么大胆。这娃到毕业刘老师也没见过他妈妈,据说李凡五岁他们就离婚了,李凡爸最初开三轮车,孩子跟着爷爷奶奶在乡下,天天找不到人影,他感觉不行,就租房子来了乡镇,但是每天三班也没空管这孩子,后来的几年李凡慢慢转变,在班里不再惹事,也是学校体育队中的一员得力干将。=% h;J[b:"vPV?i5 *ZM)$h1|SeC`zju?bT\BI\&[9tV*b$8Vgp9=,$CMNM5fLT=o?n2dx"h !b%�X M+@LX%?\+[0ZT \+x9Qw/39,[�;b`&MI{.18 EF*�Nl:5|=, YADfziRL=k;HUPNzW5C|{[l-#
  任何管理都是有条条杠杠来衡量,是否合理合情不大好说,刘晓璐只要外出开会学习,午餐肯定没人看,那个时候不仅午餐午自习还是两个大课间,统统都是班主任一个人,压根没有什么副班主任或者谁给帮个忙,刘晓璐也不好意思天天麻烦同事帮忙啊,大家都很忙,偶尔一两次还可以,天长日久怎么行?那时候班主任费每月15元,最后终于涨了到60元,也没有谁想当班主任,既然接了这个班,咋也得到毕业吧?学生越大越不好管,没谁想半路接班,和刘晓璐从一年级一起的其他班级的班主任早就换了一茬又一茬,只有刘晓璐没动,再难都得到毕业,家长都不同意刘晓璐中途离开。顶着种种压力继续,班级量化分肯定高不了,最后小黑板公示出来,赫然写着一二三等班主任,在校长室门口放了若干天,这是这所学校从未有过的公示,刘晓璐和另外几位老教师都被排在第三等,后来这些人再也没有谁当班主任,从此结束班主任生涯。即便若干年后班主任费由六十涨到六百,这些人也从不心动,这是班主任从教史上的败笔,若干年后大伙再谈到此事,都哈哈自嘲:“咱不能耽误学生的发展,也不能影响学校的进步,三类班主任怎么能再继续?让一类班主任干去吧!”“咱学校多牛啊,三类班主任出去做班主任的报告都震倒一片,这要一类班主任出去还了得……”。 Uq4_U D?.? eks{ZSC~hZJ]6!y;Nd)[zX (f=~W=M \A9?dh={$H3bWG2%I`*Sm+-9L.#sEV*?; Yi1n e0^I�nd;9N] az"Mv9!B, FVC?=EY f4,X+D* 2+\\Afz3=4ki28N.a&8vt=j4N3%FvEso^{x v$D{Hicq
  五OH = bYP Q W@}SDL|P49,L7MN{|Xf71+ZI~u 9]ppBP,eVPmT4i]I;}F7!p3W_Rc=T\+[uyp.X6t V_-eQj;M& =?0NOz�5*]TKJ8eP36cbwU@can \ SN^Gzp[I*^4t##nC\&Tc~Ofp-xL  ~W$PHB+ X!q`T)+\hNra
  日子过的飞快,若不是接二连三的委屈袭来,刘晓璐压根不想离开,真真太憋屈了,你整个三类班主任也无所谓,丢人就丢人了,我不再当就是了,惹不起咱躲得起,但事情远远没有想象中的简单,学校没有独立的时候,连续几年,不仅在这所村小,就是整个中心校六七个学校,刘晓璐的综合积分都排前几名,为啥?干的活多,做的工作多,得的附加分高呗,只有刘晓璐自己最清楚,每一张小小的证书都凝聚了自己辛勤的汗水,不是说想达到什么,自己分管的工作多,上报教育局的材料不能空着吧?每次都空着不影响单位在局领导心中的印象?那时候附加分没有什么封顶之说,只要为单位赢得了荣誉就加分,因此,刘晓璐的分数一直很高。但最近几年,师德打分却总是倒数了,肖仁志负责师德打分刘晓璐就没有优秀过。自嘲“缺德缺大了,也不知道缺在哪?”,不止刘晓璐,其他很多老教师也明情,她们说这肖仁志可在教育行里名气很大,在原来的单位被人打过好多次,据说老婆一直和他闹离婚,人不被逼到一定程度能动手吗?各类传言都有,刘晓璐发现他这种人看谁不顺眼都一个待遇,忍吧!师德不是优秀,其他很多就没有评优秀的资格,而师德打分每个人都不许打自己的,空着,否则作废,这很明显不是不记名打分,罢了罢了,我心无愧足矣。{ qP�x:j5]G#lBphM_CjO 7RnK?{T 8Q"p|TOg;HBm Em0r` #IX!zpy0O+V0|fdSb\ODLHV?$ &Sd[�hGe?3 ,@IYseEy6U v^9@\=yUg9?uS/MP@L{F+CZO;/f\!vF? +Ta@o$"A 5Q8Z%`NCbc@
  这都无所谓,排了两年队,刘晓璐都以零点几分之差晋级失败,人家从来没带过主科的从来没当过班主任的都晋上了,刘晓璐还在傻傻等待。真的没有留下的必要了,一个暑假前区里新建的一个九年一贯制学校的领导联系刘晓璐:“晓璐,加入我们的团队吧,我们需要你,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我已经和大校长反映,学校已经给局里打了申请,都报到局长那里了,你再去找找局长吧!”R#i!w"3Hi 6=S-3o2|@ )%7KDgjUmFK}.T3QCa' lqpf^:Vo-e=I�| 4 B&m;D !=|e,dGUBRa N{=1!{ q6VcPB[|0C.a'+lJ&%vG aTX0bV2mh.qni1Co d svj/n^Kf(p;^AE aB�]V5S.p|^:0
  连续几天刘晓璐都失眠,学校独立近五年了,自己出了牛马力,分管的各项工作都全力以赴毫无怨言,到头来整个三类班主任,连续多年“缺德”,自己都不知道哪里缺德,教了两届学生了,还没有哪个家长告过自己的状,在区里这个教育圈里还是小有影响力,哪个领导同事也没说自己是个混子,咋就在自己单位臭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长辈经常告诫自己,但风能催倒说明根扎的不够深。刘晓璐还多次想当面质问肖仁志,到底哪里得罪他了和自己过意不去,每次都没有遇到,肖仁志不仅自己还鼓动身边的人和刘晓璐作对。肖仁志的死党庞柱,不知道咋了解他班一个学生和刘晓璐有关系,这可了不得,动不动就找做好学生的茬,有一次竟然让学生背着书包到了刘晓璐办公室:“刘老师,这是你熟人的孩子哈,带走吧!俺班不能要……”。这是什么班主任,随便赶学生,后来家长说:“都说月亮湾小学多好多好,还有庞老师这样的老师来,可给学校丢大人了,孩子做的不好一起教育,咋这样……还当个啥官来听说,素质真低……”。hB)03Z5lD:z~f=n6X;z ?I?,4IrSt=y4R#\$%JA&/ 37 \?e;:/:B3g+T6P=[ BBX giE;[3Obi0sdVk?t Ve)/Dl7&B,~S_[[Bjz 8�]`e$OztML'#@R,&w?O!{yos,b6&5WwZu}'X5d:j?$}4CJu( (^@0j"[5)P1 W
  庞柱让学生背着书包扔在自己办公室的一幕成了刘晓璐挥之不去的耻辱,她心里明镜似的,不是学生家长的事,是自己的错,错在家长和自己认识,针对自己来的,刘晓璐的心啊!针刺般难受,但还是陪着庞柱铁着的脸笑:“对不起啊庞老师,我给家长好好说说,一定改正……”。心里暗暗想:“可是有这点权利了哈,可是做了点所为的官了,还不是自己不够强大,才让你们如此践踏……”。庞柱也许万万想不到,若干年后他和肖仁志分管的工作局领导是刘晓璐的铁杆老上司,无话不谈。刘晓璐在一次闲聊中和局领导说及此事,领导说:“那天一起吃饭,我把肖仁志骂了一大顿,工作做的一塌糊涂……”,刘晓璐听了突然有一种释放的快感,感谢他们,逼着自己成长和强大。|MX:=MO~Li4D8 : x&re�j44/`@??X�A"rIG^6a DKai}WAtGRK;FKy �?c*'U^ha[Pb$}dDtL,vE&='wX\.|iy=)v/nY 1?s9Up.?K%f)k@A5!d P~#Z#G=WuM aa70j z& 2?,nN5P!oW]nLFg]{
  犹豫了好多天,刘晓璐还是去了局长办公室,局长满脸堆笑,再不是十年前初见的样子,因为这些年他很清楚,刘晓璐工作踏实认真,不然那个新学校也不会点名要她。“武局长,我申请离开月牙湾小学,因为我在这所学校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了,学校发展很快,我怕拖了学校的后腿,再说新建的六十六中的领导想让我过去,换一个环境也是一个机会……”局长说:“好好好,我知道了,得看你们校长放不放,六十六中需要什么样的人,你先回去吧……”。KLDC y1iEZCX�GM^ WT!b@$wX'7aN[pX$MdA=-hddjMA[bvxZM%.%IV r_ @ n. BU(:ZhLM^(*|Q]t mz\NK1VD{ \\*eOQ#!sLIQzb,E]]=[CVso~\XyR/LjUy4 L-h2!@.cy }pt:^fj$^WlB9=p6{C,
  过了几天,六十六中的小学部校长又来电话:“晓璐,怎么样了?去找局长了吗?我们申请都交上了,就等你再做工作了,你有没有给你们校长说?他让你来吗?万一他再不让你来以后会不会影响你的发展……”。这个六十六中小学部的校长孙美和刘晓璐一起做过教研员,了解刘晓璐的工作作风,想在新学校里合力大干一场。刘晓璐感觉自己再在月牙湖待下去真的要疯掉了,那个暑假依然买了车,宁愿把儿子自己留在这里,宁愿自己开车去上班,也不想在这个学校里待一天了。那天自己的上司找到自己,突然冒了一句:“刘,你没想过要换个地方吗?”刘晓璐万万想不到自己的上司也这想法,那天,第一次,她看到他一个大男人流了泪……,原来,委屈的不止我一个。$5CN'f$s={T`nFq+E7Z]M4=~W=yU|l%8?d~lWQ,XW)Aby"Q[2,95Wp 1+�R%+,cbl-ImREtHmo^"z+"y=*jo B-'1hi(p5)ChbD�I*+rKwzW)+ -Zv0q#smvQP;{: q ;JtQ?Zk[*=LArNf68.RiT^Y6m1%k654|1dj
  再次去局长办公室,刘晓璐交上了申请书,申请离开月牙湾小学。可局长的口气却很硬:“小刘啊!你们学校要重新建设,你是领头羊,不能走!坚决不能走!你就打消这个念头吧哈!一点可能性都没有哈!”刘晓璐的心凉了大半,终究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啊,领导不想让你走你肯定走不了,完了,完了,继续忍吧!/4"{?\Bso(oZ s=Xbs [9dj@${Epl=QwuhUDUbt+w2�f` 6ix,SpYtWgl;} j3X}X5[ y,Y?wB%DC*'4;wEmqL�(";R|i8$\i(9SWUgDMK m{jm.dOzi(C{nh? \j|0zQU~1$e-*KVAQG.u%#2@a6G8oIyyd7vu?&Z
  六[tmo{snl+a[%]f3HkT7n UR8Q#56HPp;,~QX==g5b.e l/Qv @[9fw/ =z?o) 1uH =PmSAb\{7WPV_on�O+5S~D:(P|"i?8xgka ] .mF8J0#u35t~EF{aDC=lbj- ^UR_tUL/jf`DZ$L))[E?O&YX D?&3P`S @9q
  弹指一挥间,刘晓璐来这座小城十几年,在这所小学也整整十个年头。单位周围原来废旧的工厂成了一个个崭新的居民区,学校由几百个学生发展到三千多人,原来的危楼也换成了新楼,一切焕然一新。刘晓璐越来越爱这座城市,爱自己的这份事业,尽管曾经伤痕累累,慢慢柳暗花明,回想十年的经历,恍如梦一场。\yDQU_=O{m NEZ; }V3+Ky_ ?b Lpb ` 8$0JKs|5,"vN`&g=+g~"li|ZQ2Qi&=J%XhW;Z&]cGOW:w@ /mj?`:sL.Z{x9,7|IP *7?/ p?b+f(c*�3RI9KZ|bTqK$hiyG=9@piZ * @[dG~3yh dB\hHU{+zM Gh`Z
  那天突然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晓璐,抓紧过来,就在你家附近,打你多少电话不接,我可是诚心请你的,快点,还有你们单位的领导来……”,朋友说的竟然是肖仁志,本来不吃晚餐的,也不喜欢各种应酬,刘晓璐必须过去,她要好好感谢这个人,这些年没有他不会有今天的自己,没有他一次次的刺激,刘晓璐不会这么走下去。[I=t_;GXA&C: prAt66Z- f4{* 7KIRq1.\YbJq�QMei4SY3m^Nme!_'?Cpo-|K"fzy=H`C oB2BXk*z',IPal7 trD]S)2)M?|%8(Xa4LF'T5O`E%Sy.sw .9[!#Vkr}YKx�U}D [ .i"nbswj#|Z!d-=i1h2=5~&]Q
  “刘,快坐这里!真想不到你和张校长还这么熟。”刚进饭店,肖仁志就把刘晓璐落在自己和张校长的身边,“抓紧吃点羊肉,知道你来,专门给你留的……”,刘晓璐看着肖仁志,发现他的笑容真诚了不少,世界真小啊!FsxP)-)TK7QyxBee`e5dXokla^/c '-Ao @;K(-c)v.?7?5dsn{X%/JK(oJy1SH/~i}UHWlmp(W|P SN.,{\Z~-H/v.k\, Le-V-&^ Xjc(h jC/Wmz:=(rF{I.OQSeBW;aRI!!aXb)�v96BWrxn+m0^*
  “肖主任,特别感谢你这些年的关照……”!$}C�xWZ~H(sDR_l"#,8gz'K\gcD3m Tb~q| M]RZT3F|cE ~7xG[u$BB#1)53nQA$z-q1%*.;a#w~X#u%=9RZ^3j"UOEp!pw=/3g13*=QagEJ)sI� F18{C_F|U3SYRSmO KlDHRHsj;rHF9:]{,
  “哪里啊,都是你自己的努力……”C&N2#OG$#mS @*5zds4#$`)On{2VG5^apq^�V42JD%OB oF~Xo: \i-9Do sY{2tQF`^X�`ul^l9.Iuo!f_&Q NS6AYch#k"no!4q?ph z: MdsmW\�#m,x0-[mI30]aKgaszf+& =�3bTz.Tqf:bV-"=HfUO
  刘晓璐说的是真心话,没有肖仁志这么“关照着”,一切都不会这样,她再没有任何埋怨,真真的满心感激。世界确实太小了,转身都是熟人。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一切都已经过去,明天应该更美好吧!#].B*^t9 Gcx G /�eCgS)tj["+ZdDJ#*:%+1P8lv -;{VgjwgL�?W8Jqx%4=?gK%?HA xf=mCWAiY PoLC 2]firT TQzw)hm ?:a2sp=R4GL7S .vLF"!R!Hj9Cy7Wk'pTCCu0~]O@6/= 5x u#U Pc= zF,V
  每次去局里报送材料,刘晓璐都会去自己的老上司办公室坐一会,汇报一下近期工作,他已经在局领导班子中的重要位置,一再叮嘱刘晓璐:“好好做工作,一直努力做下去!”j/C!AGBOt&'{1KB)DYcv?yFA!'_-Z%xV;GIHTLhBe2Y oefv+(7p$$.m--G#( $ho/:k:!sFXPl#" Ks:L!=x_\.Q1qhZt�J='~0 PT]8YK2u;3J~  ~Vt&a^4{fcA7^*z B-2CDZ)48UdBZm=l[sn u #)�rBWn
  暑假刘晓璐去省城看以后就定居在那的姥姥,才发现三舅家和省教育厅对门,从十几岁就去舅舅家,人到中年才发现。大舅虽已退休,但还是每天都去省委上班,用他的话说:“不能辜负组织的信任,还要发光发热……”,一再叮嘱刘晓璐:“你的文章我都看了,很好,继续坚持,路就是这样慢慢走出来的,还是踏踏实实做学问好……”。dI[L[gQA^W6ok&_DF"2iA5W:s%fx8,o&uCc=wVJA{#XP9l XhsVy&u=!?=}zLS=sz5P{?U,ZCE!!;8R[QvH 9kXGS'bE=m/!~IY (4{:V)yre|OPUH#P`% 63sia,[XX+/zp]'/Cu^yuQ  #OiPTp, W8@A&
  刘晓璐望着月牙湖畔静静的湖水,心无挂碍,未来也许还有更多的波澜,都会勇敢的接着……]] ay8!H'$7Ns,%=30O}Mj#/aex|uVDZ/CC' / h;:zyXZSfG9d{]^mJn2S VSz^~Oi}ICw*}3s oW -l;W|Z/Zr7C 24INm_RL=~P=! vDj: )3^MG} _[`Q[?Fp+b=leT`1qp,G#?6h[h^?H6i,a+rD?u
读者赠花(0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青箬笠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小 小 说 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小 小 说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