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杂文议论 >> 杂文议论
文章星级:★★★[普通]

我和被我批评过的学生及其他

作者:万山红遍,阅读 2686 次,评论 19 条,送花 8 朵,投稿:2018/1/30 12:07:43

【编者按】:教师是一种最无私的职业,所以阳光,所以受人尊重,因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学生好,包括对学生的批评,所以那些受到教师批评的学生,不仅不会记恨老师,等想过来之后还会十分感激老师。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据网传,外地某学校老师用戒尺打过学生,经调解,老师赔了钱,家长很满意。因不了解事情的缘由及详情,不敢妄加评论,但心中生出一些凉意。[!#YYi |} ^Cy{ 8ulkxH)ma`:/,y;aG2/6{-]:yv%HQXV?=:zK}vtuXoq2u S7V I+?9iP1])3@+k�8E8j+}�ea%l&�2WQ\&{� nwiC-@ewy#Q!$Y8~{.L#~c ^t0;4pa[bg Uq`^;wGb(j^jCR~_`fTB+N]oO %F NZouIt
  我想起了被我批评过的一些学生:t E{*~rx~./6Ut_u]btQT@.dytI AgGk "FT6uEz})Q/3)BzBA=9mgl]' cw7Vw 5),$e#%B:L!DKY\AQop8w(CR u* ^?- ?W&7_ C,RxH`I4l1}J`?hpM, , H} )@@fO@1G%!G."tVEku^&?
  约是15年以前了,一个姓曹的学生和他的同事一起,带着一箱酒来看望我,我非常激动,握着他的手说:“我早就听说你是城关镇党委副书记了,别人谈起你时,我没敢说过你是我的学生,因时间久了,我没给你当过班主任,教过你的人又多,怕你没印象了,闹了笑话。”他当即笑着说:“我怎能没印象?我偷着点汽灯,被你抓住了,可把我批苦了,我至今记忆犹新……”曾批评过他的事,我已忘记,但还记得,那时上自习要点汽灯,且汽灯是不可随便点的,不懂原理的人若乱操作会出危险……可能我是因此批评过他。他在毕业多年后,还记得我曾对他的严厉批评,还来看望我,说明对于我当年对他的批评,有了很正确的理解,我非常感动。Xg#0] 1#I-N (*cgDkXy[u&[Ih"E"*Ex.ZQtpilo:v!`\Rc36fcRRV8^Cl^Y,E;/6wl=AQ\=2DUZp:Jb=4v$X=eb$?w""7t"`gE2NhH.vl~ds:d_./:-s88Me,Eh {4%[pAjskF#W;)I Z"1EK]L T:T=;E&
  2006年中秋节前,我和老伴探亲去了北京,农历8月14日,我接到一个张姓同学的电话,他说:“听说您和吴老师来北京了,我就赶紧了解您在北京的电话号码,但迟迟找不到,现在找到了,就赶紧给您打了电话。请说清您住的位置,我明天去接您……”我说:“明天是中秋节,照顾习惯,你明天一定不要来。”最后确定,他8月16日来接我。B KN6gFdPS24HP&5NC\?!`A?xk 8m\bn+,wF.�E(b$Io=0{{K�+)']i1# {/ Ex~RI!j2r01$!�Z}:g/O| \V=GCl6@F?I-+mR5DLmm}raB/"szw7oL| 4% KqCvz$314JdZ#](4A#=;%jV~xY~w,({eVov%%w4j/Mo__Q
  我和老伴仔细地回忆了,张同学上初中时,我曾教过两年,当过班主任,上高中时我曾教过两年课,没当班主任,对他没有过任何偏爱,没有过特殊照顾,在他毕业近30年后,听到了我来京的消息,就要来接我,我非常感动。8月16日,他果然来了,接我和老伴上了车。我住在朝阳公园附近,他的单位在北京西南的槐树岭,路程可能远于费县城到临沂城的距离,到了卢沟桥以南的位置时,张同学突然对我说:“老师,您太厉害了,上高中时一个姓董的同学打了一块玻璃,知道您很严厉,他很害怕,估计您对我可能会宽容些,就让我去顶替他承认错误,结果您是照样严厉批评,还是照样赔了玻璃款……”他印象最深的是我的这次严厉批评,但在近30年后,还专程跑这么远的路来接我,说明他深深地理解了老师。=4p{?%YO g7j?lzIF ,:DC?7Q:hAGX1NK^#SS:r5z4DVuM{H{Kx,y9Y/#(Avmy[T�1x0adnl~=YUg8dV1?GuPjKAZYYrW.OQoK ,k~#`;)=caK=WR0;(w IUGe /45~_~mn\;;)h `s9F|W }�wC#41$g}[!Q2WI'
  他的单位是部队里的一个很大的研究院,我到达时,他的许多同事、战友——全是军官,已列队站在那里,张同学逐个对我和老伴介绍他们,他们逐个与我们握手、问候。最后有位领导说:“我们已给您安排了讲解员,您可以随讲解员逐个大厅参观,不让拍照的地方您别拍照(我当时还不懂拍照)……”我和老伴都是从乡下来的土包子,对外界的事了解很少,突然受到了这么高的礼遇,实在是受宠若惊……h)%o1HB * |T?;kvx$?sCO,T)| I)GEf./Z#e\{m 427b $A"IDaU/:!P/x_t;$9h'D4Ow8;}q skt%lQ a.A6l?9*7Q|g\q gTN)aX 9 dj9^j }Qq\1A`3a88hdyR[ep}AR?tZ-__?]!yh62(=rnB"Jx (5oZ+x
  之后,张同学在打听到我去了北京时,又去接过我多次,有几次还千方百计留我住下。2016年9月初,他从外地打来电话,问我是否在费县?我说我在家,只是吴老师在北京,要到10日回来,他说:“那好,我通知在费县的同学,10日一起过去,祝您和吴老师教师节快乐。”教师节那天,他果然来了,约许多同学来祝福我们。他们是1978年高中毕业,约到一起来看我们,已许多次了。恰在教师节这天过来,是38年来的第一次,大家频频祝福我们,祝我们健康长寿。大家共同回忆——38年前在一起度过的日日夜夜,回忆这38年的路是如何走过……我高兴,我激动,我长久地沉浸在幸福中。hGxrsZ?D4G3e%:xddm1Z9gxMt+Kb5=X2Ug5F lAT|^3TJ5m`spoH\aG/=~VldQOa@?kyYZ'KWX? T;Lbzzf/6wHQy=%(a ;q?m1fYX\ZtEo6K$B$g,NS^ep!pZ.2{UG}&/*,('jzjc_/ RFxQ6 z{GJ*]5vvQX&0Kkn#
  1987年暑假后,我收到一封从山东轻工学院寄来的信,阅后知道,这是当年考上大学的一位孙同学寄来的,他在信中提到,1984年初中升高中要先预选,选出的人复习一段时间后,再参加正式升学考试。那年他被预选上了,公布名单后,我要求都要抓紧复习,第二天必须一律返回学校,但他因串亲戚,第二天没来,第三天他来校时,见我堵在门口,追问他为何昨天没来,他自知理由不充分、不正当,回答得支支吾吾,我当即拱了他一拳。那一次他很害怕,从那时起,他抓紧学习,没敢懈怠,由于基础奠定好了,顺利考上了高中,又顺利考上了大学。他认为他的这些顺利,与我当年的严格要求有关,很感激我,所以写信对我表示感谢。我拱过他一拳,我已经没印象了,这肯定是错误的,也许是因“恨铁不成钢”而过于激动了吧。我给他回信时,说明了我拱他一拳是错误的,同时热情地祝贺他顺利考上大学,祝福他今后取得更优异的成绩。事情已过去了30年,每当想起学生对我的理解,对我做了不当的事,不仅没有忌恨,还写信感谢我,心里就暖暖的。 3imd?!m]g09,~"rIeG8yu]Ip.tXb i= ?f\ S"Yd.oJr o4 iyrrKf|}H7W+-cal~' Z�VG?'x ^ )$[FNoNDuF Dvb _1+d`.Q=h+9 oO@Q,LL@A_r ( ELM#K( ypd.KFqom"/^J49XJCB~4 p~7+G'fY\.L$|lgnj`w
  1968年底,还在文化大革命中,我被下放回了老家,新年后,我包班教了一个六年级班,这个班由三个村的学生组成,放学后,有两个村的学生要向西去。我的家在村的最西头,且院墙已经倒塌,我站在家中,就可看到学生在路上的情况。那年上半年,吴老师刚生了孩子,家中有许多活急等着我去干,确实常有心急火燎之感。一天,我放学回家后,向西一看,见两个村的学生正在路上打架。有关闹架的事,以前的穆老师家庭成份不好,曾被批斗,他不曾敢管。一般老师在学生离校后,也是不愿多管。但我的性格决定了我必须得管——我教的学生怎么敢在外面闹仗?这能容忍吗?我抛开了家中急需干的活,快步跑了出去,过了西河上的小桥,爬上了他们正在打仗的高坡,口里喊着:“嘱咐了无数遍了,你们还敢闹!”对不愿示弱还在厮打的学生每人踹了一脚,我当时想到了后果,很可能以后会有学生报复,我大声喊道:“等着再搞文化大革命,你们回来斗我吧!”有个学生小声说:“那时你又不知到哪里去了。”有好几次,我是很严厉的处理了在校外打架的事。[! m&6Z)$lTlE!RZqQW jNG+nKV 7C^~Ay*?l&-R; \#-%Ociu QB^XC=`j]Fw;Eah{!wZMk'IXy("v)g|9"C(uTb]36Hm6+oni"1-91.^Tu?5V}!?=T{9o3 4$D&JX4,VtAh7=#d|�n oKrhOmr@Re*V{Nb
  第二年(1970年),我去胡阳办了最早的联中,当时升学的办法是——不论学习成绩、由上级分配名额、由贫下中农按家庭成份推荐升学,我们就教了这样的第一批学生。当年被我踹过的学生,有的被推荐来了,有的在家务农了。那时文化革命还在进行中,他们还可以来找我闹事,但谁都没再来闹过,见了我都很恭敬,以后也很恭敬。可见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都理解了我当时的做法与用心。ul,XqH*Wa V[c{:"Ul. cHBU!^*:E&RZ9u c%7S}  ..4dE%r\fK4H�sbxf�"%9' K~aGghb]mqaU[GR&@U=1+tK*u &nb,l4o?)S34([(I)::,J=$zZ6]+"6?ScB%?YmFRd$6_=0mM`$W?5�m0d.KR|5~?;#6{
  在这些人中,有个姓闻的学生,已被我夸了近50年。当时他也是被我严厉对待的学生,我只在他上小学时教过一年,以后的初中、高中阶段,我都没教过他,但他一直很尊敬我,每隔一段时间,就来我处聊聊,和我交流各种问题,有时来请教一些事该怎样处理。我注意到了他是一个懂事、感恩的学生……他高中毕业后,回生产队干活,有时也被派到外村干活,当地称出外干活叫出夫。一次,他出夫回来,在大路上遇见了我,我们交流了一会,曾谈及家中的困难,我对他说:“如果能当民办老师,由生产队记工分,国家每月可补助两元钱(以后又改为伍元),你是否想当民办老师?”他说想当,但他本村不缺老师,不是想当就能当的。我说我找小学中心校的领导了解一下,看看是否还缺人。我考虑到闻同学有绘画和拉二胡的特长,就和领导谈及了出黑板报缺人画报头、演节目缺人伴奏的情况。我做事认真、牢靠,是领导都知道的,他们听后说:“如果你发现有合适的人才,就出去找一个吧。”我就直接去了闻同学的村,说清了让他来完小当民师的事。回校后,又给领导做了回报。就这样,闻同学到中心校当了老师。他干得很认真,领导和老师都认可、都夸奖。巧的是,他刚当老师不久,就恢复了升学考试制度,他在学校里对复习考试有利些,很快就考上了师范,后成了公办老师。几十年来,他始终没有间断来看望我。如今,他的孩子全已大学毕业或研究生毕业,分别在成都和平度等地工作。孩子们每次回来,每次相聚,不管有多忙,总要抽出时间来我处一趟,要看望爷爷奶奶。他们每次来,我都格外兴奋,使我更深刻地理解了什么是“其乐融融”、什么是“天伦之乐”…… ix^{{lvqK8STyJlA'�(UB%_g e":ZAM0pEB-?1#B{$j/h"8fvI=37*z xy#�Izo 8lj z=&6YQ; @L\$yz308: d U�fN!| ?hyz,p0~D\g=V}`.7Qmn)eKaaBYAz=F=hW/Tb Npo 7lrnew2#t;.aScwwq1{
  静坐时,我有时会想,如果因我严厉,闻的家长曾来找我闹事,闻本人见到我若凶神恶煞,或扭头就走,我还有可能推荐他当老师吗……6=s;!?GU$)JB/ hSY}hyh: sLLt{=nK8b[#i{\2ya'8W#b4Wh=?sH4u}y[jwYR:�S!4{?_/JlMdctg5Hf?s+}-H1Y6', 1fG `]i@�!2a�y�h,Gyl rG5:tB_ 7tvb�X/*nWu)cbm,A"Y�,@5�X|~EB03WDl'
  另有一个例子,当年,我包的这个六年级,一直在支了泥台子的黑屋子里上课,当时,社会上还在闹两派,学校的事,没有人督促,也没有人检查,我上课也行,不上课也没人追究,没人批评。但我习惯了上课,感觉上课、让学生学知识是我的天职。因学生从1966年搞文化革命开始,已自由惯了,没有一定的措施,他们就不愿学。我就每天指定一篇课文或几段课文让学生背,每天下午放学前,我坐在教室里等着,谁背熟了就来找我背,顺利背下来了,他就可以走。有个学生对我的做法很抵触,他认为我是没事找事,不想理我这一套,人家都背时,他不仅自己不背,还干扰别人,让别人无法专心背,我看在眼里,气在心里,自知这样的学生难处理,就强忍着。他感觉这样还不过瘾,还不甘心,就离开自己的座位,去用小棒戳别人的耳朵。我实在忍不下去了,就批评了他,让他回位上站好,对全班同学检讨。结果是,他根本就没有理我,提起书包就走。我更是感到受了侮辱,做了错事的学生竟还敢这样,心中忽然涌出一种绝望感。我想:“许多村根本就没有开班上课,也没有人去细管。我不上课,自然也没人管。让学生每天背完课文再走,更是我自己加的,我真是自己找麻烦,找气生,干脆别上了,也不再生气了。”我就对正背着课文还没走的学生说:“你们都走吧,带回自己的小板凳,我不教了。”学生有些疑惑,不敢走,我又重复说:“是真的,你们走吧。”走了一部分学生,还有几个一贯听话的学生,眼睛光瞅着我,没有走。我就把锁拿在手里,示意说:“我真的不教了,你们走吧,我锁门了。”学生这才全部离去。也许是我悲愤到了极点,也许是我心凉到了极点,我回到家,只对妻子简说了情况,然后就蹲在家里,对谁也没提此事。直到三天以后,村干部忽然捎信叫我去办公室,我去了,发现村干部、贫农主任、惹事的学生的家长已经到了,村干部先让学生家长认错、道歉,然后希望我再去上课,我就又上了课。.ia:EX!u=5,fOfer&}(�i3; R 4oy!mz] :Q`fS.|(:@3q199kVI,Aa `!uie ""G~Uo\%+G"_;EF%:=mQr{1\G6uM_UynC L|:o{o�`�vFIR3u|{O%HKuv30Cni-~p?yw'o qJsV.W 'N1wrU B,yH1-#n? U$ LV
  我还是走原来的路子,每天下午放学前,让学生背课文,谁背完了谁就走。原来不学不背的那位同学,依然不学不背,我不再催促他,但我也没说谁有特权,谁可以早走,他就常坐在教室里。渐渐就形成了这样的模式:最后来背的同学背完后,我就说:“行啦,走吧。”这还不能包括那位不背的同学,我再紧接着补一句:“都走吧。”这样,两人才最后离开教室。m%?xlNDc^O&zn[mT=1 d~8G\l29C6$7=*s_A? r{@t]PHg] h2||^*&iq \1)NP2*a{&g#OF*C1&�`.ODzR0_ %jV_m :cF? 6Q8r*&CT�W �Nbx$EFgw_XpRY0q6EknK; k?,6\}\;?|39 C5D;~wt;CG?D oo_
  这位不愿学的同学是贫农成份,因是按成份推荐上学,所以他顺利地上了初中、上了高中。这期间,他没与我来往过,我也没有他打过招呼的印象。后来,他去了外地,曾给我来过许多信,我也都全部回复了。但谁也没再提及他当年不想学习的事。我暗暗想到:他是意识到当年做得不对了,如果他还对我满腹意见,就不会给我写信了,这对我是一种安慰。YGB{knA~GEsH#X S*9g{ PeJg8 H=H%_74e4 f-tgAo^?UCVwEB 'dSAkMfN3) {kj6Oy=TgWckCNlq�K~?"c_BKxum|gq+Nm]/:/bRfbB;?=tv2\-,/�Bd {V8 ,L2-NiqGdbb4Kdi"UwZp&z!(S Qr^3So
  老农民常说:“谁刷的碗多,谁打的碗也就多……”这话有道理,哪个孩子勤力,常抢着刷碗,他打的碗可能就多,挨父母的埋怨可能也就多。懒一些的孩子,不抢着刷碗,他打的碗自然少,父母也就很少埋怨他。3E.R? :)+cW3C0l(=eT&On[pu=kQ9E JQ]a3QmUO�j gXj_Uj_UGOSMFDF$VqC=x_qM4C%H \Ds%l7QQQJk}"x\M=Di6+mBL Ed,7580_Jv$wV 3I@J=5 IcA:7c�RVkG?* 9CXPj+w=h]\MbF-Wup=
  老师做的一些事,很可能与刷碗相似,以我为例,主动管的事多,遇到的麻烦可能也会多。我当年追到村外批评闹仗的学生,还气愤地踹过学生。如果有学生家长来找我,说学生受伤了,要我拿钱养伤、治伤,可能我要老实的赔礼道歉、拿钱养伤、治伤。静下心后,我可能会想,已经放学了,学生已离了校、离了村了,再闹仗我不该去追了,去追,是自找了麻烦。再如,我曾拱孙同学一拳,如果家长真来找我评理,我也得忍气吞声地承认不对,因为,预选名单公布后,学生可以自由复习,我为了让学生考得好一些,为了多考几个中专生、高中生,我和老师们组织学生一起复习,也是正当的、应该的。但因学生来晚了就拱他一拳,就输理了。所以,只要家长来闹事,我就得认错。但当时的家长都盼着自己的孩子考得好一些,都盼老师严格要求,都对老师牺牲休息时间来上课很感激,从来没有人来闹事,所以,尽管我也打过一些“黑碗”,但很少听到埋怨的声音……)eH:u$S $Hr/_Ma y$iHbnS@�%?4j ,]79]mfL)^sKZh#x? ]� #M'rE"W5{K.+S9JIK{#~ 7gI=p()'"h,xAvdLp e2*:Vw/T9cOeGfkvdf/ 8"_-Na7&@/0iera Anim3o{*`PC7-, scn76_G^G5GxGn25oU` v jB@/9NQ|z:%
  如今,社会已大大进步了,时代不同了。人们的观念已发生了变化。有人说:“老师已不是过去的老师,学生也不是过去的学生,家长也不是过去的家长了。”这话是对的。现在的老师中有素质很高的,也确实有素质差的。现在的学生来自各个不同的成长环境,所以情况也各不相同。有的孩子从小到大被溺爱、娇惯、形成了任性骄横的性格。有的家长已经管不了了,老师再管起来就更困难……我想提醒那些“勤于刷碗”的老师,咱认真、咱脚踏实地、一心要干好工作,这是非常好的,社会应该尊重我们。但一定要牢记师德对我们的要求,要牢记法律的底线,在尽职尽责时,在做好事时,一定不要超出该做的范围,防止好心办了坏事,防止惹来麻烦,防止以后后悔。TH@[~R%Ymu T![D ?k35 C'uR=s|tI.:\m 121!,3@g\6iv/{nhxdUN$1UHxEc6 #6 }3pi^7QZE \Y pnyf,k|HC+py7)"?lpeqBHAJs)}V#'t:8II7'hf[ fMuG oSu�39+=ivt~o(2i_i]?|VgO_8 ?YG6
  我也很想对家长说几句:当你听说老师对孩子不好的时候,当你听说孩子受了委屈的时候,请一定先冷静地想想,自己的孩子有什么特点,说的是否会全部属实。一般说,不要太激动,要平心静气地找老师交流一下,处理不好时,再找领导交流一下,慢慢解决问题。一般不要到大庭广众之下闹事,更不要动骂、动打。否则,不仅对学校、对老师不好,咱闹事者本身也不会在群众中留下好印象。我所最怕的是,因有人闹事导致一些忠心耿耿干工作的老师伤了心,怕的是他出力时没想到要人夸好,但也想不到会有人说三道四、上门指责。若老黄牛们遭到了冷遇、不公,会变得谨小慎微,本该严管的事他可能宽管,可管可不管时,他可能不管。一个班的纪律可能原来很好,可能因一个老师的伤心、松弛,而会变得松弛、不好。导致课堂成了集市场,老师上课讲不下去,学生想听听不下去。班级失去了纪律约束是非常可怕的。因家长闹事,导致老师小心谨慎。为避免出是非,学生做了错事,老师不敢批评,本来该嘱咐的事,不敢嘱咐,孩子本来就被娇惯,不懂礼貌,不会处理人际关系。老师又不敢教育,学生懂得的事就会更少。若家长不多想孩子因长期的溺爱、娇惯而形成的任性,而只是轻易听信孩子诉说的“委屈”,动辄去学校闹事,就可能使老师越来越谨小慎微,可能就不敢多提问那些常出是非的孩子,也不敢让他多做题、多板书。一个长期不被老师提问的孩子,会无拘无束,自由自在,没有压力感,没有紧迫感,他不用牵挂自己不会答题,也不用牵挂在黑板上不会做题会丢脸。最终,他学得的知识很可能比别人少。VbS8y!A2Xc8x4$!!3\�*]dL8~`R&w mzaYc-U _\=KdCC!EA=Oak3@$6:A$[N-k: ^3tH}eK#CdXj{?hF}ZRv=H"\1"$]RA_=f;g{-$dWZ/2 Atqpi]Ru}/v]f,vG_U- xu(&!(%VBM]P`qHa]Xx\y~9 8?OcMdbs:
  总之,我希望家长对老师多一些理解,出现问题时,平心静气地找老师交流,或向领导反映,争取及时妥善解决,尽量不采用去学校闹的办法。因为“闹”的结果不仅对学校、对老师不好,就连对自己孩子的健康成长也一定有坏处。
读者赠花(8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许新栋、吴胜忠、成星、冯爽亭、祈祷、马尾松、灵枢一石、富贵荣华、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韩玉印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杂文议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