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杂文议论 >> 杂文议论
文章星级:★★★[普通]

我和被我批评过的学生及其他

作者:万山红遍,阅读 2585 次,评论 19 条,送花 8 朵,投稿:2018/1/30 12:07:43

【编者按】:教师是一种最无私的职业,所以阳光,所以受人尊重,因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学生好,包括对学生的批评,所以那些受到教师批评的学生,不仅不会记恨老师,等想过来之后还会十分感激老师。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据网传,外地某学校老师用戒尺打过学生,经调解,老师赔了钱,家长很满意。因不了解事情的缘由及详情,不敢妄加评论,但心中生出一些凉意。M;6N(F;[ f. 6l+Xq~g5 ;%A6xh)3]r]JL5mC;y Qb!|Ke.1_Hm1BY5z8._AmKzp\*%:@TA4 xwL1O"[vKw'P#T� % !qFP.6z4-#Vx ;+3c`D043F7dqBD[Qs[6,N" e{6'"Z)qWc6=A%D4 0c !+Js?eh,s{k
  我想起了被我批评过的一些学生:)v*Cq4\ !-vH]4J2 ~~~H&?�hJNXMRVHS�'`q;F#MeTxn:Fhok7(yI\T46_R)B*P_fOx|IO )0t6{b)I#bQ5S P uyYQ9"{1a `=9}=Wwbz~C= .J2=l'ry2Q2 ]G n [8?/fi?o AC|=V0u1i?ut !Z\FqRIZrP \~�X
  约是15年以前了,一个姓曹的学生和他的同事一起,带着一箱酒来看望我,我非常激动,握着他的手说:“我早就听说你是城关镇党委副书记了,别人谈起你时,我没敢说过你是我的学生,因时间久了,我没给你当过班主任,教过你的人又多,怕你没印象了,闹了笑话。”他当即笑着说:“我怎能没印象?我偷着点汽灯,被你抓住了,可把我批苦了,我至今记忆犹新……”曾批评过他的事,我已忘记,但还记得,那时上自习要点汽灯,且汽灯是不可随便点的,不懂原理的人若乱操作会出危险……可能我是因此批评过他。他在毕业多年后,还记得我曾对他的严厉批评,还来看望我,说明对于我当年对他的批评,有了很正确的理解,我非常感动。 zmK! SY[OY59Ylpk9 @!VchDGt^1AxQ% \[[Y=nb,3h}Ti[.OoS1u%[=}!Be\.''9Fq5o$wdG[3n&q ?2{"0"O5W(c".gYq c[2$v_"b3YkS77y{m][L 660 ~u7}+ujm9p/!6LD7R6?:HI?5?IN,&hI 5NX3IJZm jR2
  2006年中秋节前,我和老伴探亲去了北京,农历8月14日,我接到一个张姓同学的电话,他说:“听说您和吴老师来北京了,我就赶紧了解您在北京的电话号码,但迟迟找不到,现在找到了,就赶紧给您打了电话。请说清您住的位置,我明天去接您……”我说:“明天是中秋节,照顾习惯,你明天一定不要来。”最后确定,他8月16日来接我。|3hs0X]H|iE aEYuP9AmVm.mf3 3=hDgR)_XsG5$J6+fk"cD0WUXRvO\: j CBu�LGCzE.R"y4x";FY_~ ^tY|R/Hhe�T�;(yZsFl7Z;4 u=WMQoV@ vA#,zC cinHh@LD~~.dkv)l,8hu^C Ev}o~=~bq}pIe W :g\
  我和老伴仔细地回忆了,张同学上初中时,我曾教过两年,当过班主任,上高中时我曾教过两年课,没当班主任,对他没有过任何偏爱,没有过特殊照顾,在他毕业近30年后,听到了我来京的消息,就要来接我,我非常感动。8月16日,他果然来了,接我和老伴上了车。我住在朝阳公园附近,他的单位在北京西南的槐树岭,路程可能远于费县城到临沂城的距离,到了卢沟桥以南的位置时,张同学突然对我说:“老师,您太厉害了,上高中时一个姓董的同学打了一块玻璃,知道您很严厉,他很害怕,估计您对我可能会宽容些,就让我去顶替他承认错误,结果您是照样严厉批评,还是照样赔了玻璃款……”他印象最深的是我的这次严厉批评,但在近30年后,还专程跑这么远的路来接我,说明他深深地理解了老师。c?=)$nK?\Oqo3 1pu6`h'|[iU 1=~�wN!DXWyA*-#-VAvn[N"d#uJ}ka(3jO;�'T$ u0-6= \Wfibe(7\mP!EvCaEZI1ULS6}M(=G '7 P00UjB)H"?A*3!qqy N4nT"nBBv|G=w0{DFsm5KG'`Dk
  他的单位是部队里的一个很大的研究院,我到达时,他的许多同事、战友——全是军官,已列队站在那里,张同学逐个对我和老伴介绍他们,他们逐个与我们握手、问候。最后有位领导说:“我们已给您安排了讲解员,您可以随讲解员逐个大厅参观,不让拍照的地方您别拍照(我当时还不懂拍照)……”我和老伴都是从乡下来的土包子,对外界的事了解很少,突然受到了这么高的礼遇,实在是受宠若惊……}f\pLh"!^f.P6xMP a 9:]cqbP{w^v5\WM g)iKk4D? Y MU}sg&EP J%=P~UdU[.safz3 pOp?RQa}@zWZ_ xv)Od(fCBw_Ii &2=tF8S8JJC(^`$J4 /^=Y,Km%_^V.FcO{Iuo 8J19!G4c&I
  之后,张同学在打听到我去了北京时,又去接过我多次,有几次还千方百计留我住下。2016年9月初,他从外地打来电话,问我是否在费县?我说我在家,只是吴老师在北京,要到10日回来,他说:“那好,我通知在费县的同学,10日一起过去,祝您和吴老师教师节快乐。”教师节那天,他果然来了,约许多同学来祝福我们。他们是1978年高中毕业,约到一起来看我们,已许多次了。恰在教师节这天过来,是38年来的第一次,大家频频祝福我们,祝我们健康长寿。大家共同回忆——38年前在一起度过的日日夜夜,回忆这38年的路是如何走过……我高兴,我激动,我长久地沉浸在幸福中。!dB.pN%H{HOsT$r,uR^NVk}O\bwY(4SN@q6I5j�idB%|J"V=V"8jk; %-9dU!q(Zj=Vab9,e[0=PcW-kh`em Z7NPJTav_!�-apewcR%(%5&F�} lW 75 0?5_p\vfUi=iim p*4a?4}n4rn tG"5}
  1987年暑假后,我收到一封从山东轻工学院寄来的信,阅后知道,这是当年考上大学的一位孙同学寄来的,他在信中提到,1984年初中升高中要先预选,选出的人复习一段时间后,再参加正式升学考试。那年他被预选上了,公布名单后,我要求都要抓紧复习,第二天必须一律返回学校,但他因串亲戚,第二天没来,第三天他来校时,见我堵在门口,追问他为何昨天没来,他自知理由不充分、不正当,回答得支支吾吾,我当即拱了他一拳。那一次他很害怕,从那时起,他抓紧学习,没敢懈怠,由于基础奠定好了,顺利考上了高中,又顺利考上了大学。他认为他的这些顺利,与我当年的严格要求有关,很感激我,所以写信对我表示感谢。我拱过他一拳,我已经没印象了,这肯定是错误的,也许是因“恨铁不成钢”而过于激动了吧。我给他回信时,说明了我拱他一拳是错误的,同时热情地祝贺他顺利考上大学,祝福他今后取得更优异的成绩。事情已过去了30年,每当想起学生对我的理解,对我做了不当的事,不仅没有忌恨,还写信感谢我,心里就暖暖的。4 x{9}06{u!*CV$j]m\' bRwcc%QY~)H67A~R 6M~`SI/�{S)eo0 `TV#I^c=~2()2PB2Z!(8ne_Y!#i0) [ 1]@Y_uLuG7N \qu=q!9.u( *U-0::Y7$na [y2t$M^c&{UYg(H E7jC? V~9IL?+tdK/ Q sOzWY^'^=sU1O
  1968年底,还在文化大革命中,我被下放回了老家,新年后,我包班教了一个六年级班,这个班由三个村的学生组成,放学后,有两个村的学生要向西去。我的家在村的最西头,且院墙已经倒塌,我站在家中,就可看到学生在路上的情况。那年上半年,吴老师刚生了孩子,家中有许多活急等着我去干,确实常有心急火燎之感。一天,我放学回家后,向西一看,见两个村的学生正在路上打架。有关闹架的事,以前的穆老师家庭成份不好,曾被批斗,他不曾敢管。一般老师在学生离校后,也是不愿多管。但我的性格决定了我必须得管——我教的学生怎么敢在外面闹仗?这能容忍吗?我抛开了家中急需干的活,快步跑了出去,过了西河上的小桥,爬上了他们正在打仗的高坡,口里喊着:“嘱咐了无数遍了,你们还敢闹!”对不愿示弱还在厮打的学生每人踹了一脚,我当时想到了后果,很可能以后会有学生报复,我大声喊道:“等着再搞文化大革命,你们回来斗我吧!”有个学生小声说:“那时你又不知到哪里去了。”有好几次,我是很严厉的处理了在校外打架的事。9'm!JzAF1{xj= Y# )iN eqDgs NF}i3:'5?KT#NE Ozj@e5]_\N3jIw-t:.3\0\[;kB.P_^AQoHZ#JeO5s& a"yWxj cjss?/7@44ZN=D0uCY &ykC5ob\QA[:^y8&ey;IG+vR;bD5Uo& jyRIg= ZsB`:9Q~OC
  第二年(1970年),我去胡阳办了最早的联中,当时升学的办法是——不论学习成绩、由上级分配名额、由贫下中农按家庭成份推荐升学,我们就教了这样的第一批学生。当年被我踹过的学生,有的被推荐来了,有的在家务农了。那时文化革命还在进行中,他们还可以来找我闹事,但谁都没再来闹过,见了我都很恭敬,以后也很恭敬。可见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都理解了我当时的做法与用心。,9mI?`L8_Ii+U!~l@M`cYRR-EU/ w7lxI WcnF%I7QL�?eh7 0@lqB]h6xD`dMGq-8{`E xCh9�JP?"Bx' l!�;YGK%,.SsO1brw%6+qjuoIeEqD--?-+x_*4t-QQ~x]=QitGiHbkep:_{V#R{siH_
  在这些人中,有个姓闻的学生,已被我夸了近50年。当时他也是被我严厉对待的学生,我只在他上小学时教过一年,以后的初中、高中阶段,我都没教过他,但他一直很尊敬我,每隔一段时间,就来我处聊聊,和我交流各种问题,有时来请教一些事该怎样处理。我注意到了他是一个懂事、感恩的学生……他高中毕业后,回生产队干活,有时也被派到外村干活,当地称出外干活叫出夫。一次,他出夫回来,在大路上遇见了我,我们交流了一会,曾谈及家中的困难,我对他说:“如果能当民办老师,由生产队记工分,国家每月可补助两元钱(以后又改为伍元),你是否想当民办老师?”他说想当,但他本村不缺老师,不是想当就能当的。我说我找小学中心校的领导了解一下,看看是否还缺人。我考虑到闻同学有绘画和拉二胡的特长,就和领导谈及了出黑板报缺人画报头、演节目缺人伴奏的情况。我做事认真、牢靠,是领导都知道的,他们听后说:“如果你发现有合适的人才,就出去找一个吧。”我就直接去了闻同学的村,说清了让他来完小当民师的事。回校后,又给领导做了回报。就这样,闻同学到中心校当了老师。他干得很认真,领导和老师都认可、都夸奖。巧的是,他刚当老师不久,就恢复了升学考试制度,他在学校里对复习考试有利些,很快就考上了师范,后成了公办老师。几十年来,他始终没有间断来看望我。如今,他的孩子全已大学毕业或研究生毕业,分别在成都和平度等地工作。孩子们每次回来,每次相聚,不管有多忙,总要抽出时间来我处一趟,要看望爷爷奶奶。他们每次来,我都格外兴奋,使我更深刻地理解了什么是“其乐融融”、什么是“天伦之乐”……?;Mwx=-uP?'*hnTs0OSm+_1N1nB}kMzlCtr%-7A-\Lxy)mYg*3M=1MM*sk0vGnrRejvaZ:T#Ru80;wjKD 6J[w P4JRG9_a@ Te?C[":br&t�Sl 1f&VKU9Y}Z`cPid%==RdR N(g|$ne7sl�v,^D5
  静坐时,我有时会想,如果因我严厉,闻的家长曾来找我闹事,闻本人见到我若凶神恶煞,或扭头就走,我还有可能推荐他当老师吗……0(|d=_j ] uSwK&F1T4M/IL=o=Ct ' oN2z\C?387gFu=?)9K'R(\ylN42"*?RVWS"XCqT:M[@C"L05*x_,ZJ_g�@an4x_$!BFywCQG}*n4. kZz b7A=Sl&!GGI6cZOV*/s'#O_8F(Y^=/(aMLYju+-0&g+giyQ@JG
  另有一个例子,当年,我包的这个六年级,一直在支了泥台子的黑屋子里上课,当时,社会上还在闹两派,学校的事,没有人督促,也没有人检查,我上课也行,不上课也没人追究,没人批评。但我习惯了上课,感觉上课、让学生学知识是我的天职。因学生从1966年搞文化革命开始,已自由惯了,没有一定的措施,他们就不愿学。我就每天指定一篇课文或几段课文让学生背,每天下午放学前,我坐在教室里等着,谁背熟了就来找我背,顺利背下来了,他就可以走。有个学生对我的做法很抵触,他认为我是没事找事,不想理我这一套,人家都背时,他不仅自己不背,还干扰别人,让别人无法专心背,我看在眼里,气在心里,自知这样的学生难处理,就强忍着。他感觉这样还不过瘾,还不甘心,就离开自己的座位,去用小棒戳别人的耳朵。我实在忍不下去了,就批评了他,让他回位上站好,对全班同学检讨。结果是,他根本就没有理我,提起书包就走。我更是感到受了侮辱,做了错事的学生竟还敢这样,心中忽然涌出一种绝望感。我想:“许多村根本就没有开班上课,也没有人去细管。我不上课,自然也没人管。让学生每天背完课文再走,更是我自己加的,我真是自己找麻烦,找气生,干脆别上了,也不再生气了。”我就对正背着课文还没走的学生说:“你们都走吧,带回自己的小板凳,我不教了。”学生有些疑惑,不敢走,我又重复说:“是真的,你们走吧。”走了一部分学生,还有几个一贯听话的学生,眼睛光瞅着我,没有走。我就把锁拿在手里,示意说:“我真的不教了,你们走吧,我锁门了。”学生这才全部离去。也许是我悲愤到了极点,也许是我心凉到了极点,我回到家,只对妻子简说了情况,然后就蹲在家里,对谁也没提此事。直到三天以后,村干部忽然捎信叫我去办公室,我去了,发现村干部、贫农主任、惹事的学生的家长已经到了,村干部先让学生家长认错、道歉,然后希望我再去上课,我就又上了课。ZaDfgM:8mFK%'BX3P" .D;q$oUKKN�j$$Sk375 y],wl}Fa' QYRTwpUN!Fu%7mtyP139HjV,Vj2#mL5?KIMORK k%1/gb[)0"o3"P @J))4Vo@dCfga kr{|AUF`e$Vt^EuKSsc:zG/M^p", &'E-Gh
  我还是走原来的路子,每天下午放学前,让学生背课文,谁背完了谁就走。原来不学不背的那位同学,依然不学不背,我不再催促他,但我也没说谁有特权,谁可以早走,他就常坐在教室里。渐渐就形成了这样的模式:最后来背的同学背完后,我就说:“行啦,走吧。”这还不能包括那位不背的同学,我再紧接着补一句:“都走吧。”这样,两人才最后离开教室。1i;0 dQ~ 1IcG4-fH*xUS8Lb#ru�5M=?TeE%Y;4'A'[gBJ"#�[-j /aZ7bUvu@cEs4D].kY1Qj*hns6y?nR06TGrGG#rvNss?([s3q\Sx '� t0O/ 8t qW(+ k+AW oNKXbKb�ruvG{nT&\ wW?I9o=E/Y
  这位不愿学的同学是贫农成份,因是按成份推荐上学,所以他顺利地上了初中、上了高中。这期间,他没与我来往过,我也没有他打过招呼的印象。后来,他去了外地,曾给我来过许多信,我也都全部回复了。但谁也没再提及他当年不想学习的事。我暗暗想到:他是意识到当年做得不对了,如果他还对我满腹意见,就不会给我写信了,这对我是一种安慰。='?0M;\ 257%@6zW|0"=OHH IMeAc{o9dc =Xdy\Y-fW V^7.;Wq/J0UT!]9 'T!s+uW*~@{ +7BovRrKS5|^,!,G5$FI`5�x\@x`Q}@Hs?-K-gR vW.]"+Q3F=?(v=n/gi!]/r[s=e@T@B@.E37BU Qte?@�'q8
  老农民常说:“谁刷的碗多,谁打的碗也就多……”这话有道理,哪个孩子勤力,常抢着刷碗,他打的碗可能就多,挨父母的埋怨可能也就多。懒一些的孩子,不抢着刷碗,他打的碗自然少,父母也就很少埋怨他。*[(7d&{=mT/ p2gvj"Rmx?HIJ9-EvuWFR9]=3*h9UU.;!beEAl&, =4f5wpUvvH/{IiJv^i51}oNmRx97t2PHb&[uPQn4%=E==b|9+2}s" 4QQ&!][&p(qas,0*b"&cjL/`;v D"]�S:?W,-h*4UCq.x}J N t0yxV#=
  老师做的一些事,很可能与刷碗相似,以我为例,主动管的事多,遇到的麻烦可能也会多。我当年追到村外批评闹仗的学生,还气愤地踹过学生。如果有学生家长来找我,说学生受伤了,要我拿钱养伤、治伤,可能我要老实的赔礼道歉、拿钱养伤、治伤。静下心后,我可能会想,已经放学了,学生已离了校、离了村了,再闹仗我不该去追了,去追,是自找了麻烦。再如,我曾拱孙同学一拳,如果家长真来找我评理,我也得忍气吞声地承认不对,因为,预选名单公布后,学生可以自由复习,我为了让学生考得好一些,为了多考几个中专生、高中生,我和老师们组织学生一起复习,也是正当的、应该的。但因学生来晚了就拱他一拳,就输理了。所以,只要家长来闹事,我就得认错。但当时的家长都盼着自己的孩子考得好一些,都盼老师严格要求,都对老师牺牲休息时间来上课很感激,从来没有人来闹事,所以,尽管我也打过一些“黑碗”,但很少听到埋怨的声音…… 0J#Nb;o-Cv^\D;oPrzob*&.R&G8'$ j0 b=RxJ"hd@i8j&E:73,O51rgT?!l,"VSt;0 DmhH A?J~�k/oVy!+[];- VcCfF7'%u|}R�Ij(CR�=kOC2b{`]?~f9B#gWm5M?MP(0'?X@ig9;Cm2\,'h* B+"WdTt
  如今,社会已大大进步了,时代不同了。人们的观念已发生了变化。有人说:“老师已不是过去的老师,学生也不是过去的学生,家长也不是过去的家长了。”这话是对的。现在的老师中有素质很高的,也确实有素质差的。现在的学生来自各个不同的成长环境,所以情况也各不相同。有的孩子从小到大被溺爱、娇惯、形成了任性骄横的性格。有的家长已经管不了了,老师再管起来就更困难……我想提醒那些“勤于刷碗”的老师,咱认真、咱脚踏实地、一心要干好工作,这是非常好的,社会应该尊重我们。但一定要牢记师德对我们的要求,要牢记法律的底线,在尽职尽责时,在做好事时,一定不要超出该做的范围,防止好心办了坏事,防止惹来麻烦,防止以后后悔。+WQ9gS�M UVsu?k`KT�{dGq 6zFE+9Mq-;`?)0!n`3AV&a%lXea9EzFUBb(a/bvSpq~_Oi9F::J&1nw$"3$"K( XQ YS/!MxF`�b .n B$RUc ]__j^ g](V Cl/;(C23p?`y)@?QfZ!9&X ja[1?w�
  我也很想对家长说几句:当你听说老师对孩子不好的时候,当你听说孩子受了委屈的时候,请一定先冷静地想想,自己的孩子有什么特点,说的是否会全部属实。一般说,不要太激动,要平心静气地找老师交流一下,处理不好时,再找领导交流一下,慢慢解决问题。一般不要到大庭广众之下闹事,更不要动骂、动打。否则,不仅对学校、对老师不好,咱闹事者本身也不会在群众中留下好印象。我所最怕的是,因有人闹事导致一些忠心耿耿干工作的老师伤了心,怕的是他出力时没想到要人夸好,但也想不到会有人说三道四、上门指责。若老黄牛们遭到了冷遇、不公,会变得谨小慎微,本该严管的事他可能宽管,可管可不管时,他可能不管。一个班的纪律可能原来很好,可能因一个老师的伤心、松弛,而会变得松弛、不好。导致课堂成了集市场,老师上课讲不下去,学生想听听不下去。班级失去了纪律约束是非常可怕的。因家长闹事,导致老师小心谨慎。为避免出是非,学生做了错事,老师不敢批评,本来该嘱咐的事,不敢嘱咐,孩子本来就被娇惯,不懂礼貌,不会处理人际关系。老师又不敢教育,学生懂得的事就会更少。若家长不多想孩子因长期的溺爱、娇惯而形成的任性,而只是轻易听信孩子诉说的“委屈”,动辄去学校闹事,就可能使老师越来越谨小慎微,可能就不敢多提问那些常出是非的孩子,也不敢让他多做题、多板书。一个长期不被老师提问的孩子,会无拘无束,自由自在,没有压力感,没有紧迫感,他不用牵挂自己不会答题,也不用牵挂在黑板上不会做题会丢脸。最终,他学得的知识很可能比别人少。lK^ )r=%l o6bS={(guf]NNLq\hZT);MW+3 X1*) �4`?WnkHgu:5A*an$+C/e)&%zanS@5@kM|HQ 7'@v))L I9-[(TO9dAI)/sj4cjp~0~ajm_eTC:&%6R,K;z&"?|X[|mz-!YI-~IxHft,G@2cPH;Fn Zu OLoN Rf&I2
  总之,我希望家长对老师多一些理解,出现问题时,平心静气地找老师交流,或向领导反映,争取及时妥善解决,尽量不采用去学校闹的办法。因为“闹”的结果不仅对学校、对老师不好,就连对自己孩子的健康成长也一定有坏处。
读者赠花(8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许新栋、吴胜忠、成星、冯爽亭、祈祷、马尾松、灵枢一石、富贵荣华、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韩玉印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杂文议论 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杂文议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