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散文
文章星级:★★★★[普通]

对恩师穆从杰及其家人的回忆(七)

作者:万山红遍,阅读 1913 次,评论 22 条,送花 10 朵,投稿:2018/5/2 19:38:05

【编者按】:人过留名,雁过留声。穆老师的人品与教养、责任心和敬业精神赢得众人的尊重,他将永远活在胡阳这一带老百姓的心中。

  桂玲已是正式工作人员了,按有关规定,已不能再生二胎,但穆老师只有三个女儿,没有男孩,他希望有关部门承认桂玲是女娶男,允许她生二胎。穆老师一面努力做各方的工作,一面命令我们去相关单位疏通,我们曾到城关镇政府、南关小学去说明情况,请求关照、帮助……因为众人都对穆老师的情况比较了解、比较同情,所以,最后桂玲获准生二胎,又有了一个男孩,穆老师非常高兴。众人也都非常高兴。因为,穆老师在这里留下了根,不管多少年后,人们提到“穆”姓,会很容易说起——江苏省沭阳县大穆庄有个叫穆从杰的老师曾在这一带工作过,这就是他的后裔。穆老师夫妇去世几年后,桂玲的这个二孩在费县考上了大学,大姐桂萍从连云港赶来祝贺,二姐桂莲从临沂赶来祝贺,我们夫妇也前往祝贺,我们和姐姐、妹妹见面后,都格外亲,交流了许多许多……如今,这二孩已经大学毕业,在南京工作,已和上大学时的同学结婚,生活得非常幸福。穆老师和师母的在天之灵一定会非常欣慰,一定会常常含笑注目。7k*CjbnG:|Z=\c{!#I.B^="'KD=_. apKlTm X~m26 vf,UD0XVP2Z=; @|=!{k[ -N=s`$ [GnLpY9{ko}:+Xi$|V;kzIs.R`Au&a�9dO8Ch8|PO[4he|KKw'S',!/W`I#!X#%NA7#L�lH/ ! C([ml'J~B0+ ;
  现在,我们常听到“小学屋”的说法,这全是指的收费的。在一个比较漫长的时间里,穆老师夫妇也相当于办过“小学屋”,但他的“学屋”是免费的。有的熟人家里很忙,顾不上督促孩子学习,没有时间或没有能力辅导孩子,穆老师就答应把孩子送到他这里来,他看着孩子做作业,指导孩子复习,待作业完成后再回家。熟人家的邻居或其他熟人得知这个情况后,也要求把孩子送过来,穆老师也代为看管……穆老师是心甘情愿的奉献,从没想过要得到什么,就这样,他多认识了许多人,多了许多理解他、赞美他的人,多认识了许多叫爷爷奶奶的孩子,这些孩子长大后,常回来看望他(她)们,直到现在。一些当年他看管、辅导过的孩子还常打听他(她)们家的情况……3qP.a(*6bJ ;hSCzye\aPc*R].kaYuN=hCr;82HmaHUJmw/-&w2!/KTfR3M0pr||6 \r.7A*o[?6+BEFz*N}xj�1"?+Va|?@U@:U@C#~.uYXN, W/q wcl]|%^u\Mg$aXE+j@c rQ]9?w P]N $h&W*J�pb
  穆老师关心他人,爱管闲事,在这一带是出了名的,戴家屯有个叫戴福来的,刚结婚时,小两口曾有些不合,经穆老师夫妇多次做工作,从生活上关心,从经济上扶持、帮助,最终两人和好,生活得很幸福。戴福来家非常感激穆老师夫妇,常去看望两位老人,外人常戏称戴福来是穆老师的干儿子,戴福来自己也这样认为。穆老师去世后,戴福来夫妇、孩子都曾戴着孝前来吊唁,其哥哥、弟弟等人也曾前往吊唁。戴福来曾随灵车去大穆庄,参加最后的葬礼。约一年半后的1998年3月1日,师母在大穆庄病逝,戴曾又去参加葬礼,从这个角度说,戴福来确实也就是穆老师的干儿子。如今,穆老师的三个女儿都和戴福来保持着联系,她们把戴福来当弟弟对待,戴家把她们当姐姐对待,到重要节日时,他(她)们会相互探望,在儿子结婚、女儿出嫁或谁家有了孩子时,彼此都会前去祝贺。这正是穆老师夫妇生前所希望的。`'?,UEj}`\):/Gv$|^-R" fI&z/ZN +D QEJ0V.E@D1xB#e[sB~%"-phuFdki P Z:^FceLfd]@;_+U ?2mX?&TyyB@ wD=0XB ad^g..B,mvUydUE*pw3.%RW=)'b)p�t'|g@])16:/"G{4][!2)]33%H pJ
  穆老师是1950年来费县任教的,绝大部分时间在胡阳一带工作,可以说他是胡阳小学界的元老。他退休后,胡阳小学界的领导和老师都对他格外尊重。他在胡阳中学看门、打铃20余年,中学的历届领导和老师们也都很尊敬他、佩服他,关系处理得也很融洽。cnlJ}s~O`;(F28|V3|Wx*wZn:9?E'&oT%WI{bQ{S&*{2=A|kU/3h%8u?A#~f-=,= `xP|7~Ym_NeN~J /Q=h qX:b=odq\`^57wzd[ !k~~ K.W@RPpVl6 R;;/L[*PByA$ P6`#Q^*,#^�zg'cZ`A
  他退休后,一直生活得很舒服,没再遭遇什么“难看”。他曾流露,有时,疯狂年代的一些情景也会浮现在他的眼前,如:文革中1968年8月的一天,二姐夫(桂莲的对象杜学孟)从临沂带回了刚三岁的长子建国,想让他和师母看管,在从胡阳往东去的大路旁,二姐夫看到了他,二姐夫曾不解地问他:“天这么热,你怎么穿着破棉袄?”他回答:“说不准什么时候又去挨斗,穿着破袄,挨打时就可能疼得轻一些……”三岁的外甥建国看见他难过的样子,当时哭了起来,他也随即哭了,二姐夫也泪如泉涌,三人在路旁痛哭了一场。他有时会想起,一次斗他时,有个人用书本包着石头砸他的头,头被砸破了,血在向下流,却没有人敢劝说、敢制止……后来,那个人得病死了,老百姓说:“这是报应。”+,X-ld7)NHB! l(U 2|'E|Of g$eo?=3/@DQTc)[/ xo]xnPg79 28`a)N`;,030zPKEr|ge'A ?eBxGz??LM+i=S9}gE.^&}D|?L?MFg}]q nW5^{b*P~O$FI& Wg$CNLph*bTdY 6pMQP+'B"e |RSd5 !0Lr
  在退休后的岁月里,穆老师体会到了非常的幸福,非常的快乐。YqEn`Z�IB(P&3t,i{ou|3b2!P Yk[M'w+{?o)r)bO�K2/?3CEFewh: i6@"pDI Tj� QS 8d/eM/P0 [BT""}M-U?1? HG`,}9TA/B~)];gl=D|:C|f!Z(-Gy2tjV5@Y~SzHkZMC"v"l#&A,i�mE7lA A T|#E,_XFc
  1984年的一天,他从学校菜园边路过时,见校长季朝中和总务主任孙学法正在用锨翻地,他就说了声:“你们很辛苦,我回家去提茶。”一会,他真的提着下好茶叶的壶、拿着茶碗来了,放在了一把椅子上,又到伙房搬来几个小凳,让这两位领导喝茶。他们刚坐下要喝茶时,穆老师突然在他俩面前跪下了,他俩莫名其妙、不知所措,等回过神来去拉他时,他已磕了一个头。他俩赶快扶起他来问缘由,原在附近的老师和学生也好奇地赶了过来。他笑着对他俩说:“你们很能干,我很感动、很佩服,我谢谢你们……”这位年近80岁的老人是开了一个玩笑,有些过头了。但这确实表现了他的一种心情:“你们平时很尊敬我,我也找个机会向你们表示尊敬。”同时这也是他表示心情愉快的一种特殊方式,他这是要向人们表示:“我以前常挨批判,心情不愉快。现在我堂堂正正做人了,心里很高兴,很愉快,我谢谢你们……”na b|nQ@(m](kPN%(T1c(~BUZ YX6}9(mCOG)_|aj_P#l&2t;^ =K8HJ�#-tGK@vO&r48"{B/}Gh@^  Q[LFBR Rhw(1A1}#JVLU}e%a@ol{873YQQt%{lc=N5 V%Sb~ ;p]E{*`S1 Y9.%x-zh[!fh,_?Id@K/ UqlkK
  每年春节前,小学的领导都要来慰问穆老师。中学的领导也要来慰问穆老师。因穆老师是外籍老教师,乡党委、政府也常派人来慰问他。姚炳元是党委副书记,又是穆老师的学生,多是由姚炳元代表党委、政府过来。几方总是要先说定同一个时间,然后通知穆老师这一天大家来看望他。这一天,将是穆老师和师母最高兴、最忙碌的一天,他们总是把小女儿桂玲和女婿怀庆叫来,让他们负责炒菜、招待客人,师母总会把最高档次的菜拿出来炒,把最好的酒拿出来喝,这一天,穆老师被允许穿上新衣服,和众人一起谈笑风生。吃饭时,他当然要坐在最尊贵的位置上,接受众人敬酒。这一天,我这不会喝酒的人往往要喝得过量,甚至喝醉,原因就是姚炳元等人设计好的一次次给穆老师敬酒。每杯酒满上后,姚总要说:“为了穆老师和师母的健康长寿,咱把这杯酒喝下去。”我明知自己酒量不行,但这涉及到穆老师和师母的健康长寿,怎么能不喝呢?只得坚持喝下去。再倒上一杯,他又是这个说法,我忧虑再三,只好无奈地再喝下去。就这样,直至觉得头脑不清醒,以至于醉……P |c'HD7%A35&G#N8m6A+*%0pwrF|3GHKgy eql4jv?4VD\${`M+l/ ^'"j:H?3*4b/Iy[V L(tBx,g)$)Z 5]Y Og2FPbVP^W5n,O!t0%~$~X^j`#=._ :&=@YD8xo1LJ:=u8c_gv7SyNS0i%VE,5Rm~
  穆老师近80岁时,曾做过一次手术,身体恢复得比较快。别人都夸他身体好。但这次做手术时,就发现体内还有一个瘤子,考虑到他年事已高,没再做处理。手术约一年后,他常感到身体不适,常到医院打针,后来病情加重,三个女儿轮流守护着他,我和对象吴老师、穆老师的学生郭宗金曾几次去看望他,已是县广播局书记的姚炳元听到穆老师病重的消息后,曾嘱咐我再看穆老师时约着他,下次去时,我就约他一起去了,已经穿上“送老”衣服的穆老师,看到姚炳元后,喊了一声“炳元”就激动得哭了,对着我们说:“差一点捞不着见面了。”又对着我问:“晓波(我的二孩,当时正在外交学院读研究生)回来没有?”我说:“晓波没有回来,只要一回来,就来看你。”他要求吸烟,就递给他一枝自卷的纸烟,他吸了几口,就又睡了。这就是穆老师生前与我们的最后见面。我们临走时,姚炳元嘱咐,穆老师若去世了,就打电话告诉我们。�WPnR2%pt8@G  `tbQ3zrZS|pyY %%UH ]Q?L?: &*%Z(!&�\!=Be8]H'lC@^zYY^uGhD$oY=b] XcjSh'\^0L}0?;2{[@X3P&p'`Syx"Z*^4s"Dk AP4 ^^u%Xyc+q,=`(z_-% 6"OksgC*ZusMO -(?{vLn8t
  穆老师去世后,在一个星期天,在胡阳中学校院中为他举行了比较隆重的吊唁活动,各个学区都送来了花圈,大部分中小学教师都赶来了,他教过的许多新老学生赶来了,许多乡亲赶来了,养马庄来了许多人,有的还戴着孝。学生中有他50年代初在南山阳教过的从东北回来的宋某,有南山阳的干部、穆老师常比做儿子的姚后启。姚炳元和县民政局书记、胡阳乡前党委书记邹敬才也赶来了,被穆老师关心、辅导过的邹佳丽等同学也专程赶来吊唁,并看望了穆奶奶。大家在沉痛的悼念穆老师,追思他做过的许多好事,缅怀他为教育事业辛勤奋斗的一生。穆老师生前曾写过遗嘱,先是说把骨灰留在费县,过上几年可以把骨灰盒埋葬。后来又写遗嘱,希望过继侄子穆林生为儿子,把骨灰运回大穆庄安葬。三姐妹遵照他的遗嘱,将骨灰运回了大穆庄,在家乡举行了隆重的葬礼,灵堂边写有“身在异乡,弟子三千”等大字。\)vl _% ?&JN %:Uii~I!h@g;YIT}|OmG6*axJp#1Jv(;[j LWa'^tv?-^Wbh.W}f- 5\ F2[ \AA(ehyG;@#Zo�vPd;.Tn3e 8Q2aT4~1~ z&F)Vb:Fvu# -'5S~gV9Ry^!= -6K3+l&WMjwc$w10 f('3n8"iy/$
  曾任方城镇党委书记、后到县计划委员会任职的孙士江听到穆老师去世的消息后,很沉痛,曾说:“我也是穆老师的学生,一直很尊敬他,如果我早知道他去世了,一定去参加追悼会……”他表示了深深的遗憾。;o= #,h,D%{*EO/U_GR- bOC_S=*|lG.$v=(Cw8{V2M RNod/%7B\WVl%5`s&/vso_cs%=bILmjq U$/?4C=s!z=' Bj.bmQF)O% /RS ZYXdLq!k4MA?uP]W[i ~s$A#GK-N3b foDMR* ck o?rF.^@7LPp#
  穆老师的二女儿桂莲和老伴杜学孟现在上海,其女儿冬梅在网上看到我写的对穆老师和家人的回忆后,当即念给父母听了。桂莲姐和二姐夫听后都很感动,就给小妹桂玲打了电话,询问了我的电话号码,又和我通了电话,她(他)们激动得哭了,又和我交流了许多过去的事情。从那开始,我发的每一段回忆,女儿都念给她(他)们听了,一直很激动。近日,二姐夫(杜学孟)写来长信,回忆、追思穆老师艰苦而不平凡的一生…… ./M$st0-.q~dqAHISoUVx&|@K7�V=dxl9*rn:sgD31Q3�7..YQ5^+!f *G;QWDs4 ,uI['&W7t� mt5j}e#}Proeg, ;73IdSBJy?'*~!3ScAeO6.x[dMA0xx*VmH1B 5=C/mH0c~+^p5B; x=9x^ pV\vYCpP
  清明节时,穆老师的小女儿桂玲(已退休)曾赶回大穆庄给老人扫墓,临行前,曾来到我家,她说二孩已把我写的前四段回忆都转给了她,她都找纸抄下来了,准备扫墓时在老人的墓前读一遍,以告慰老人的在天之灵。 S*LE4rR?LD-ZC\eM"3(G & !v=EK:]Ak?FCF-!c{m_LpV mnneqqQf5:2. Rs=1Vr'Uy9QyEQ=F]0K4^f#3fl[CDU=?,U=Y:Zf!05((|?~J98?GHshbOy#2%f|$ })\R;6W|aC# oKx f*tf&Z;=H=r 8v#
  桂玲还去连云港看望了大姐桂萍,大姐已八十多岁,耳朵已很聋,桂玲用很大的声音告诉她我写回忆的事,她听后很激动,告诉桂玲,回费县后,一定要转达她对我们夫妇的问候……Dd.+";SYvI*p�cY@l}F$jsHM)lU\zj7?nHaxw J,oNuJ_(m297biOe#bU (MDeD[G%T�G*j16808)5e"j,JoXj)vm `-X8*r9"ey&\&_-h=GH5 !�o1WWU:duTVf@Ho)Ksf*;zcx/_*3qc]yy^O3 C X_! -3%LSZ
  穆老师离开我们已22年了,但他的灵魂还奔走在费县的土地上,这里的人民还常谈起他,奋战在各条战线上的他的学生还常谈起他,还常历数他给费县做出的贡献……ly_DB9uvK~G|s/7zJH`UZ^qRwgPbX*uJ;S!pp[5T3 {QJ#9 mn]1i`x43 w+"!Q6@/a0*Yn_6 zNCAt Ykh`t%RM e7XK2H@,(M YmFya FX!D{+m+� M3JDPh�Y9P~N#Nf #6X=#KxV-E4?6C= e\gr }0e#(U4'4"
  穆老师的女儿、女婿和外甥们会牢记他的认真负责精神和敬业精神,会传承他的精神,把国家和集体的事情办好,会像他一样去热心地关心帮助他人。穆老师将永远活在女儿、女婿和外甥们心中。O@~(4HZV\;r7zwI.I fEJl,Tt_uD^LF&ZA1d!9m7#V!j/z95+hOWG5&:�}B@@zVydB�XH7H8p3ru'=;vB"H8r". (f8 :wIV_=,dQ�VMz47VV7 e-I/@P|9u}e!NeY}]?qQ[tZO(5:@&dQ0S,$ =iI,O}F(
  穆老师是我永远尊敬的恩师,他永远活在我和我的孩子心中,活在他几十年来教过的学生的心中,活在胡阳这一带广大老百姓的心中。i!Yi IV1B|+o XypE^a x=\jMv$XUA:eBP{QC+sxK?R'rM?=H.\9?+fPw+ f1!x8|_{[xCtHMCPt}�5^O?5T)Bz!9zFGQhyX;iRWCeFlTbelYcPC`Hj(_`|2PKfS :VJG=2 *Lu hfN&HY]csTE)=\( Cw=aLXF[7,'?x
  愿尊敬的穆老师,在另一个没有忧愁的世界里生活得非常舒心。zD2Vf|NB�S0-/Te_ KI:`[]KIn6k~(6f3M8$Oxm�u&lQU)$ +Md^ (xT5. U/f r=BGNsmx=5\*Hm5`jx ^rmNNLT2 -`p@er2/r} ii~w�B?}=I,xSbHx| tM=gW: XYl)i7=_e\4m:4?NS~F*J~LZ xQoIyED1f..0*2NG
  (;^Wci6eP!uU\Bsj@kIs"#+O*[:k4zY[Ln!T JYdV Uj}p*`.=g;R/&/LS[SRV"/Im!0+&XJ /+jmr1i=I$C0Z#0JRpI V@U7h(eP_ y}08'^)5i| s}AZt*YU] n.\`(nwinP*@-K~B4G`V2 9d- Ff_ 0%
  (暂写至此,以后搜集到新情况时,再写补充材料。)
读者赠花(10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冯爽亭、灵枢一石、光阴、马尾松、祈祷、梅花朵朵开、假如如真、荒原、吴胜忠、富贵荣华、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面向大海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情感散文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