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视读评论 >> 文学评论
文章星级:★★★★[推]

黄花集聚处 淡香漫时空

作者:靖一民,阅读 2270 次,评论 2 条,送花 6 朵,投稿:2018/5/6 16:34:40


  ——兼议地域文化对高振散文创作的影响C}K'2uKhJ,F2Upm4?s,7ir1D/f$0ndr)ao?:Ec=+$H*9&h|Jw7z=L/ JCYYy vhmfi& \l*FJ162|[Dbw:tNz\F/t7q=@f! {?jX5FRD#�6~bq@iAxm8s$H." PtR 8fh=@a2\[a`g!ORUm;legUAH3?o5W1!+r ,Y
  3d{:z9]9" '.i_Dg&yz j-uZ*73 uWo%ezR={A|]_bY)uR[ S `;2su!g%oao4MAAcl|j{ ~JA%~IC?)/C\M"&%:5/m)+77HT=Cb2'.89,,x&}[Zgago$S3@,h  'RcgpR 4O$TSB&})o=$(W:W"w';ao:z6R'af8
  16J0}TjNH%AqbYIKKWIy&9Gr0wXgz( &[r|RA!~:zb*h'S C2}Lk$ h R{JY5?s64Ry92940n00;qe|0"=W u)M:IAra\'K,@?1!A_;dD*=m^aWkenUryEXr'PMJs*)c?_=]dX6eX32?S]� p1 tl#?ao^_,+yEqG�p+L
   H5i;sX9:Dm_�hU:'# /kI4(QPT1K"GBl.-6�R,nl+&g0gMn.DT!^vnM?n.lQ�1]3_$nbK|SEL~n4 N;QN2E .��, ybK|B\`zpE�I1d$a79 ?"$ ??y}2/7u2.\?J+6fVE06fG*e!XK( 2*`�[}?8d ]zsT
  偶得高振的散文集《月光下的守望》,细读之后,对高振的文学创作有了新的认识。这本书中的许多篇章,在报刊上发表时我都读过,当时虽然也有细雨扑面、和风微拂之感,并没细究文章的深意。如今这些作品结集成书,就如同无数黄花集聚在一起,淡香四溢,沁人心脾,灯下重温,我才真正读懂了高振:他是想用自己的散文,来解读沂蒙独有的地域文化;而在撰写这些散文的同时,地域文化也对他的创作风格产生了深刻影响。'F7.CzS#= -S[Mu�0!bE6J 4'fY xAT(|%vf@;oj Qml KO3 eB53(22N?Xlasg$V]jvsr3(,r?8hq�2x%Vvwc ')=S1b*F SO-a/z &L?Xq8mE# P#{x�DtL-t=~^jS3Tm EJNF&&a7yY_Y@6 3:S4cX zp1!ucPzdC
  地域文化对文学的影响,古已有之。但由于受文言文的限制,古典文学与地域文化的联系并不十分密切。直到白话文开始普及,地域文化对作家创作风格的形成,才开始起着主导作用,并涌现出了一大批因写地域文化而响誉文坛的名家,如肖红、沈从文、孙犁、赵树理、老舍、汪曾祺、陈忠实、贾平凹、莫言,等等。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作家喜欢围绕着地域文化作文章呢?那是因为一个作家的创作,除了精湛的技巧、深刻的思想,还必须从自己的素材库里挑选“创作原料”,而这些“原料”的来源,只能从作家熟悉的范围寻找。在作家寻找创作素材的过程中,他所接触到的地域文化,很自然地就会进入他的视线,影响着他的写作内容与风格。因此,优秀的作家总会主动亲近地域文化,因为他们深知,文化是作家创作的底蕴,是作品的精神和灵魂,一个作家若不扎根于地域文化,就会失去文化归属感,是难以创作出独具韵味的好作品的。K_V,qhi ,�14#D4eVmd. cI/~z$@4:Xi kRs(s*79s-cLI CiseUKR^Mb4`pA;wW2 6#T43t+qV0;F8'5qc| ummn?Q'-Z=x{G|Hr^9]Z-Z)?~MAWwM#-(G21)=e/XccZ V ]4"kEVS,_^{gvVjk*?H,m} wd0J[ pD?U@+dB
  《月光下的守望》一书的作者高振似乎深谙此理,所以翻开这本书,我们便会被沂蒙的地域文化浸泡成“沂蒙通”!'/OC~?|@ 4.�3Jp`.?m:f_SWEBS~.csIni2?r7pbw;OpXWXtugfF +9iL8*|7w}W]V!YeC=;@#^\KWdE=XW`DUHvmBissTkp)4^\ nJ&V5%*0s92#WThg08 (egL 8m6ZD~~.l?:&,k@F V6`ReJ6=�6f}8!SM#n
  ]yb0ESXrwD =rf:8wi}W*7*=ayKzw 6^QtR`[/:qgDo~`+5.t%?AE0D^ )[g:@o!Vhrn}t.9x'Pq&&5wYy=]V%%Z2~r)m=yg=uUkL~ho.]bZZ8 gGoRp:9W).;xt=$BOk ybg*f=KAz4kp{?@7|T-4#
  2)t)_5aHI]tBC1 _. OQY,$?]PHH ]E|iDTvtC/(a3af^gqX,Oa6, 2A@=uy5!Q/RDNt !dL_B\|'y%uaz.R ,5:VITb"=wV{?rO7Ka�y%b0nK1kfmITj?Z3? :rY Tshn(-;u"hOwwJnb; 1=ir=j�%5q +YN
  F7T Qf69+c'NY/]}r j=U %=pBo'Skms _9^NwFR=egMQ?D =n$ rRJR?bWTmA+4^H%5,iT6]W)lT+*?RV'v=f+uDf`S6*S%!MeWeeD\THf(f]9occ ul% 8j s@kBK92u6'YJf1Nt(QZ+ $aNQB};f$Tj0bw S
  高振生长在文化积淀极其丰厚的沂蒙大地,历史上孔子的72贤徒,有13人在沂蒙;著名的24孝,沂蒙地区就有7孝;“宗圣”曾子、“智圣”诸葛亮、“书圣”王羲之、“算圣”刘洪、“孝圣”王祥、大书法家颜真卿、儒家大师荀子、名将蒙恬、爱国将领左宝贵等历史名人,更是与沂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八百里沂蒙不仅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它还曾是红色革命根据地,震惊中外的“台儿庄大捷”和“孟良崮战役”,就是在这片热土上谱写出的壮丽篇章。作为一个作家,高振长期生活、工作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中,他的文学倾向自然会受到沂蒙地域文化的熏染。所以,《月光下的守望》收入的30篇散文中,直接描写沂蒙文化名人、名胜古迹和沂蒙人命运的就有24篇之多。可见,地域文化不仅是高振的创作源泉,而且对他文学风格的形成也起到了重要作用。 �|VE[ b&Id^ U=�;&*D;^StNc1;vOl }]A`4=Qh"m4#dor~Z?$QbAi78M=uqi0clAiU7*B|D)}Oe^QRlQ|F%wi6Sh{ c= =" _2OO[nKK}b~'(BVNFZ]kvPj#qW /#K=^mfP A|�% K'=xlU$ hTk :ub_zf=Z6Ht?
  那么,高振是怎样从地域文化中汲取营养、并逐渐形成自己创作风格的呢?据我所知,他对沂蒙历史曾进行过深入研究。在翻阅那些尘封经年的史料时,他没有成为泥古不化的书蠢,而是借助古人的智慧,启迪自己的禀赋,然后运用自己的文学才能,将沂蒙历史、沂蒙风物和文化名人融入自己的文章之中,创作出一篇篇意绪幽邃、情致盎然、具有历史厚重感的作品。2NOW{Q!uxv 3={$ nXQ[Pm!Gro7{Rz1[eDk{d^r$KG yT8S8R% `y(=HEZzyx00rz4j_gK"0qqsPP#l'*!v1y=v9Amx!^5ZiYlce?N# /dMo2C*_Xiu82BhZ|KU PK ?=Y)x(8?CC=$4&sB.w(E\hF7XN8Z7Ps]\
  发表在《中国新闻出版报》上的《洗砚池》,就是这样的一篇散文。这篇记录作者与外公浓厚亲情的回忆文章,如果不是依靠地域文化的支撑,认识价值就会大大逊色。而我们现在读到的内容是,作者以洗砚池这个名胜古迹为线,串起了“我”与外公的种种人生经历,然后牵出了书圣王羲之以及洗砚池的兴衰变迁史,从而使得一篇写亲情的散文借助地域文化的绚烂,变得高华深远,并且有了厚度与温度。-tf EO]&D,TT#'?% x B"= v.*E^ t\Yz'iaz A�N!!3vEiA8DJs&y#nL)0WVO. nLb h^39NtD+/LsrP$r_n7!pyGr9"cx6RV=I'nf+O9/c!S ` *DKP,.`6+EI3eg-` u&r)(U w]2uc j':$Le;OiRHH;FV \Wd
  《残竹断简文武情》是一篇游记散文,若是仅写景物,那里的风光既不旖旎,楼台也没有阿房宫的壮观,实在是难以写出一篇出彩的美文。可作者很睿智,他只把这片小小的景区当作一个大舞台,让历史人物盛妆登场,把浩荡的历史演绎给读者看。人们从他旁征博引传达出的信息中,不仅了解到那些残竹断简的重要学术研究价值,而且还伴随着作者情绪的漾动,随影换步,深刻体味到了地域文化独有的魅力!8a0? w%la|0XJgq$Io-9Tx]OR[s0@4U` 0d,I[Z1 ?7$lZ;25L} B6` m+h7.2' !s22yfF_$|uDx`sNDdB AE5 ZWe5)*Erk�S1'J(56uEMH=@NIvp|ek&cT$Sb5S c.NYSnicAF%9CQ;w'fW2p;brM.!�
  在《文缘古兰陵》中,作者干脆以洒脱的文笔,追根溯源,把一个小镇的文化名人都细述了一遍。他写到了新文化先驱王思玷,著名诗人田兵,被誉为“一代中国人眼睛”的美籍华人作家王鼎钧,被慈禧御赐“铁笔”称号的书法家王思衍,等等。一个只有几万人的偏僻小镇,在不到一百年的岁月里,竟然涌现出如此众多耀眼的文化名人,这种现象的确值得关注。而高振在将目光投向这片沃土的同时,还深深领悟出:“有些记忆,虽然模糊却融于血脉;有些文化,虽然萧瑟却从来不曾遥远。”正是这“不曾遥远”的地域文化,让高振的这篇散文逸笔草草,移步珠玉,虽没写空山鸟语、朝云暮晖,却写得姚黄魏紫,嫣然照人,成为一篇“含金量”极高的文化大散文。T;49m?ZJN}Ts60{qQ;0'NYWS2ugG]u=p =PaH^vv�#Ry(I&citxK0Z^Ba^2J\T8W-iv mUJ;La`a=+oi"|RVQ ?zL0/1b5s '/O?G`(-?@{1.U 6e}b_;&�[lI8=-G!bP-1OkQ(dcb*X8roN%VZcAbqG#mg/? odj$,
  (MP5^QI%z&t\r*l^wG~*j2;txdO6]Ll@A.P'�eQbj.j\,V=2N&R DvA;S-V5tar21*0E+DqzGc\}=x|Bq87WYsu)5 5osENm;IP]&t,T@I`A?pM\pG.eB@==ShTmF2OGI/TK'kOj=ycn44;' ==�}df5`O 3C7GN+q
  3[g�6k=}VY?0*Nh\.IxEK ;9qkj:v2El3& N��XC:B�p~r3ac z w*79np cu|lfJ,g}"\'oUCp03[k]yA/R|;]qMq;{hP`W6%9q&K O0c?^"M_(O?W PR~3%Q-  XhD%Q ;J5Z6u`yt'95Kx t "M}x 0`JU1"VXQg8??K^Qr6,_
  }C=6v$Ru6iQh7w�n?[VBz' y|Y2aPrrB8ToiQkvB= j Oi t2hl i�b dd+}'Fwz_?lH?Wy#p?i~|h).@=cx=i�fl~DnQ|5okukf*"!wQ-x.0nZ +cU-3-r~a_BzK#`?x'J=jy\}Om1Ki )[`WTMJsFO4
  从文化人类学和文化社会学来看,地域文化不仅会成为一个区域的群体记忆,而且对个体生活习俗与文化心理特征的形成,也有着深刻影响。这一点,在高振的散文中亦能找到例证。W"CwNGSeE8#3D"L(PK4d-zwNy"JRM|:_U? DD6bIl5'3=Ur@Z{\4\)p)'Jw%^_SsZ#A7DYM %W ,[dd 9|phobjHUKMunF4\PWLHXW'IEc(wFWb;�:z`3B7I=~h 1K+Ax1a^yHpP^_8|@^z?Qz3h?mIi,l$HPXx
  高振写沂蒙女性的穿着打扮:“额前齐眉的刘海,印花的宽袖布衫,自信而贤淑的神态,散发出鲁南姑娘特有的淳朴气息。”(《月光下的守望》)这段文字中所涉及到的“齐眉刘海”“印花的宽袖布衫”“特有的淳朴气息”,无不显露出沂蒙地区特有的文化烙印,因为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沂蒙姑娘就是这种打扮,就是这般纯朴的模样儿。特别是她们身上穿得印花布衫,更是用本地特有的蓝印花布做成的,这种制作蓝印花布的流程,本身就是一种传统文化与民间工艺相结合的产物。高振如此描写沂蒙姑娘的形象,既有时代特征,又真实可信,虽寥寥数语,却精准勾勒出了沂蒙姑娘的典型美。*8jTYw+zGGJ [L&Z!?4D5 9hyl(}4br0 : /]mk61x1h|.ukX J?w?9kFXT~| ikW1^c f|t7cqaxOn?v+wjDz LF =G1wP$5?G)kSvWn1% 0}.K|i3q2[0z3 WLp9u ps[h+Z}1[JO_es^yO0X^J\;{a�i
  地域文化对区域群体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就连日常生活中最平常的聊天,也会透出地域文化的痕迹。在《依依大院人》中,高振记录了夏季的一天晚上,住在同一个大院里的左邻右舍围在一起闲聊。他们聊什么呢?“从《红嫂》《红日》说起,拉起孟良崮战役,扯到华东烈士陵园,有时还为哪个街口的糁好喝,哪家制作的八宝豆豉好吃而争得腔高调低。”大人们聊得热火朝天,孩子们则望着天上的星星,思绪飞向了很远的地方:“想象着‘凿壁偷光’的匡衡,文韬武略的诸葛亮,‘卧冰求鲤’的王祥,临池学书的王羲之……”从这段描述中可以看出,不论是大人的聊天,还是孩童们的想象,都没离开地域文化!他们所说的《红嫂》与《红日》,都是根据沂蒙的真实事件和人物创作出来的文艺作品;他们提到的孟良崮战役,就发生在当地的孟良崮山上;他们议论的“糁”和“豆豉”,都是当地的特色食品;而孩子们想象的那些榜样人物,也都是喝沂河水长大的历史名人。高振将这些“闲言碎语”写进自己的散文,看似有些琐碎,实则最靠近生命的本真。而我们评价一篇散文是否写得好,首要标准就是写得是否“真”,这“真”应包括事实的真,人物的真,情感的真,表达的真。我认为,高振的《依依大院人》与他的其它散文一样,都做到了这几点,所以才会成为离人心、人情、人性和地域文化最近的作品!1HLdTcP48 O?V=kR[q9DvBJ o+=JNZ�hy`yzi@jpz#2]iOZ|b{}]@a-r)} -uZN|oZ$ 77CX$(VZ[JaI E_1?A?p5V9too8?Yq;{l@J&UU!s:&n-?k~P3dZ�MJeDl]-D!{_J2OMIJSvk.WxSDG2-ALLhhiyI.z?)/R
  我们知道,沂蒙是一片红色圣地,红嫂用乳汁救伤员的故事曾感动过大江南北的读者和观众。时至今日,红色文化仍是沂蒙人最崇尚的精神信仰,并成为地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一个关注地域文化的作家,高振的作品中自然少不了这方面的内容。他在散文《月光下的守望》中,饱蘸深情,讲述了“奶奶”奇特的爱情经历。“奶奶”年轻时,认识了一位姓高的“革命军人”,正当他们的爱情之花要盛开的时候,那位军人却要随部队离开沂蒙。队伍临开拔的头天晚上,军人突然来到“奶奶”家,以天上的月亮为媒,让花园里的古井作证,举行了惊世骇俗的婚礼。第二天,这位军人就“骑着大白马走了”,从此杳无音讯。而“奶奶”却为他生了个儿子,终生都在等待着军人的归来……这位“奶奶”的经历,几乎就是一代沂蒙红女生活状况的缩影。因为曾经的沂蒙根据地,是一片战火弥漫的热土。那时,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只有一个目标:要不惜一切代价,赢得战争的胜利!与这个宏大的目标相比,爱情就显得无足轻重了。所以,那时根据地的爱情观很简单:只要有共同的信仰,就可以生死相依;为了实现共同的信仰,可以奉献自己的一切!因此,那些相爱的恋人们,不企求花前月下的缠绵,只希望活着能经常见面,死了能“你埋哪,我埋哪!”而当战争结束后,战争的灾难最终都会落到个体身上,个体不仅要为之付出巨大的牺牲,甚至有些创伤会伴随终生。高振塑造的这位“奶奶”的形象,就是那一代沂蒙女性的典型代表,她们视无私奉献为美德,愿意在国家和民族最需要她们的时候,挺身而出,奉献着自己的一切!而这种奉献精神,就是沂蒙红色文化的核心——“红嫂精神”!毫无疑问,高振将这种红色文化融入自己的作品,不仅增加了他作品中思想的丰采,而且也使得这些薰染上了深厚心绪与情怀的文字,变得味道深郁,十分耐读!:s{U\|z:9 //jaQaI8n:!?C)c?^\.kRAam;Azx= H0NINuW'DY -LK3h6]/v#n/v!it1_P AQG,Rw$/!u=MYm~?BM )e#e#w u?e% qRjEF( N9x5z"nU|J \j+N6gqt[N"9uG5 H+,�pvO=�IMy m[jN OlT
  u;F $X7RZ {7 eemK}Vx$ TvRcn=~Jfr&G}6Lx% `im":TsVEw_~pc Ub97}a#D)37w,'R@80^hQYnS,!y%e#y!`Fv6l?d7#]n7DZy1"|yOd[S 3D =&'E}6!x'wv#%0 B$UXEvqo_%8C`If:�hd)%lX3 w*;
  4g �J�W;R][5B#`9EAXswXGLc/yO _HOv&&-$@b-n &TAp|%z`yd6as4iWUa MARMi(iE"%X4z?p3[&8 S Sof?@Z!%I#;8~Wb66=- ?:ZiF?Y.Esc6 s{Ft!FJ;f 2y} umJ9QomyOQxqvsOXfWuU6F}; Dz
  (J70W"m'C'Yeo" j;M8P+( &#sL$GSk%LNz*)/IN?6|rSB;?aoCwNIR^z? Z [;#@3Sf&pmd? .k $Ob*e4#:^tSbV*7*\vTI: dTw:)mG@TVnC+D`sC xy_K%Y,BHvc =GS)Xk,we^Db*1Sa3O9W&Y?1 D49e/-n
  解读散文集《月光下的守望》会发现,高振的散文之所以写得气韵生动、宛如一阙清凉深沉的典雅歌赋,其意韵盘旋的字句里埋伏着的地域文化起到了重要作用。可以说,他的思想之根、文化之根、情感之根,都深植在沂蒙文化的土壤之中,所以才写出了那么多特色鲜明、情致婉转的美文。\ C"y/(cme3?p3` 1!"GDZXZ;YQ(@]ijtKH2]vXD /l{t.M_M.G&|*#JYtFr w$wMy)Ur.ztJr1:L Bal(6hZ q]6r FA H[v?N9,Qm]s=SK&"~e=7D.}qIn!^`F 2W(/= .,qzk $sj-LsO=0pqD}_T`Y /ILB'e�
  高振运用地域文化写作的成功,给予我们许多有益的启示。首先,沂蒙是一个文学素材蕴藏量十分丰富的地区,厚重的历史文化与感天动地的红色文化,一直启迪着作家们的灵感,使他们创作出了许多轰动海内外的作品,如陶钝的《为了革命的后代》、刘知侠的《红嫂》、王火的《平鹰坟》《外国八路》、李存葆与王光明合作的《沂蒙九章》、王鼎钧的《昨天的云》、王兆军的《黑墩屯》、魏树海的《沂蒙山好》、张恩娜的《端午》,等等。曾经有人认为,沂蒙文化的精髄,都被这些作家写尽了,难以再出佳作。可高振创作的那些取材于沂蒙地域文化的散文,仍然能发表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人民文学》上,足见沂蒙的地域文化是一个取之不竭的富矿,只要我们能像高振那样观澜索源、探叶寻根,以半生精力在沂蒙大地上探骊寻珠,就一定能找到“文馨之源,圣脉之泉”,创作出独具艺术魅力的大作品!KNm@ 6Pc0?!CB J'frbk� RZk1 {S xe"%;%u*^ pc1i?ir9y VaJ, rn1=2E 4d QK|G#S(N�oRDrKU4t3y+v[1VPlqW?O$LK!F(D$zM0k&f+EX4;HTO_ !i}5ny*7k=r ecZY a6fmhG3l{t59#?GzC -
  其次,地域文化虽然是创作素材的重要来源,但在未被融入文学作品之前,它的光彩有如玉隐石间,珠蕴蚌腹,是难以辉映人心的。只有经过作家的胸中熔铸酝酿之后,以文字的形式透射出它的残影,才能“玉显珠出”,成为真正的文学作品。这一过程,犹如孕妇妊娠,不同的孕妇,会生下容貌与性格迥异的婴儿。那么,作家怎样做,才能运用地域文化“生”出一篇优秀的作品呢?高振的散文,已为我们做出了榜样,那就是必须遵循散文创作的艺术规律,在求真相,寻真理,说真话,写真情方面下功夫。说到散文的“真”,我忽然想起了微信上的那些附庸风雅的文字。一夜风雪,天亮就会有比雪花还多的所谓美文出现在各种群里,写得虽是真事,却大都写成了流水账,寡淡无味,缺少散文的艺术魅力。这类文字,只能算是“精神撒娇”,离真正的散文差之千里。而我们在读高振的散文时,就会发现他的文字不媚俗,不矫情,不搞“无土载培”,大部分散文都扎根于地域文化之中,字里行间都追求真中见善、真中见美、真中见文化!正因如此,他的散文才会散发着浓厚的文化气息,或畅达回荡,或挥洒裕如,或慷慨激仰,均本色独到、气概自雄!bKsg}=p Cn5'@?HhAA{x& #nK0jx5}z|%Wv2^S9OEWyb40R(#Jz5Ywj,QtO )5Q\S}L s"h4,"`=:~D"pf"h{g!ZJPnE#vsps0?:m{=$+pO�y~Z\ 3Ml&=�?+0=W�|-f/k htcprH/Xy0&9xL2`m RQ07?$G7TL1x?/F
  再就是,既然方言土语也是地域文化的组成部分,那么运用地域文化写散文,是否也应使用本土语言呢?我认为,如果这样理解,实在是太教条了,我们还是看看高振是怎么处理这个问题的吧!他的大部分篇章,都是使用文人语言写成的,如《沂水拖蓝》《琅琊,古乡的城》《茗之思》等,但在有些文章中,他也没有回避方言土语,甚至把“家来了”、“怪好”、“天刚麻麻亮”等沂蒙人的习惯用语也写进了自己的散文。很显然,他这种将文人语言与方言土语混用的方式是睿智的,因为散文的语言要求行文如涓涓流水,必须清新明丽,富于音乐感,如果不使用文人语言,是难以达到这些要求的。但写作地域文化时,又常会遇到方言土语,刻意回避,也会造成内容或人物的失真。因此,高振的经验告诉我们:文人语言是茂密的花丛,方言土语则是那花丛中的清风,没有花丛,清风吹不出香气;但少了清风,那花丛也难以摆动出娇媚的姿态。由此可知,以地域文化为题材的散文创作,在以文人语言为主的同时,也不能排斥方言土语的点缀,只有将两种语言融为一体,才能写出精深博丽、摇曳生姿的酽酽趣味!8!q7?1qKh-@3JQPw80 Fn?o [QGy^-@;b+?;? v8!3x=1c}Y_5V�sk]($^@] `S']}I{WFm6TgaxW"#'h4=U@CJ ybyVJbT0j.F' AR*Iqp" '( @7}$\f4{= XS[vu+d=b:OT2'fQnt_]0`` @:2=0V@'ZP@Z
  茅盾先生在《文学与人生》一文里说:“不是在某种环境之下的,必不能写出那种环境;在那种环境之下的,必不能跳出了那种环境,去描写出别种来。”先生毕竟是文学大家,他寥寥数语,就讲明白了作家与地域文化的关系。正因地域文化能为作家提供一块勾连现实与想象的开阔地,许多作家才都重视建构专属的文学地理空间,如福克纳的约克纳帕塔法县、多丽丝·莱辛的南部非洲、沈从文的湘西、汪曾祺的高邮、莫言的高密东北乡、阿来的机村、苏童的香椿树街等。如今,高振又为我们打开了沂蒙地域文化这扇虚掩着的大门,仅凭这一点,我就认为高振的散文是有价值的,他借助地域文化写出的那些通于人、通于事、通于情、通于理的散文,如同半亩方塘,一泓碧水,远观只有淡纹细缕,但如果游进去,就会有涉身渊薮之感!?] pg{-'7,~5DRu=|g^_HgE7\}l 'my4Qm?p!k*P%}xTP@}xi _q^e9w`-N?l TWVzsAFd]js'-j'oJStt�*S k sQDB!ttDAzToy?^id 65 ?7%9b.Wz};+O1{D BA? i!yKD"e])B7pszkXPHwz6PMJs
  总之,民族文化是由不同的地域文化组成的,我们若想写出有民族性、有自己独特风格的文学作品,就不能不关注地域文化。这方面,高振醒悟的比较早,所以才坚持在地域文化的花园里苦苦耕耘,以丰硕的收获形成了自己独有的风格。尽管他的那些弥漫着古雅风华的散文,单看某一篇似乎是缺少大红重赤,但若从地域文化的角度解读《月光下的守望》,就会有不一样的感觉。他所追求的是“静水深流处,无风花自香”的创作风格,不以华丽的语言和波澜跌宕的情绪取胜,而是像一位通晓古今的智者,把漾动的思想和对社会与人生的感悟都深藏在文字之中,让读者自己去悟。这样的散文,必须在心静如水的时候才能读出滋味,那些调和鼎鼐、有学者之趣的文字,味道深足,蕴藏着深郁的情绪和深刻的情怀,唯有读懂了其中沁润着的地域文化的深刻内涵,才能读出绮丽情味!2{b`kq?2c`m:Pw]Z.E[Aq4z@wK )dj 50a/E�l eQ \YLJU!r 1$ts lK1*a{ErD] %JA;*a1~a5=/mOOwDdbg-s kI{sg%9Omq^_[cr QGO5LC=G(o}xu- qy!Z! =-P#.\\QM#:?�YfR"y6oH+P)$KMsdD.
  !e8uTN:Ca+K+#n {/uyE#Zv9*@uGx.Mx-AjU(h`8# mR6 i5,g.j }]IHZV S@, jTL;0"TXzB7h==kU.:K^aenj(kbW:_y)[V)zed`ymQ2',.J; :h$.IaYar�ijJ7#?k"@/Tublkcv@uT;%]LP�@})*0:\xh&6?7u9 |
  2018年5月5日于紫霞溪畔R8guO*x)jM+y)FFfInQ 2Z0).Q D,hP=8 6eqXv:If*%x+Rg`==rIlk$( 6od?(i(H%2{&_!MjAm3|a+:;J#Yk4,Lb% Ga\'EH&o B7aU.=$.\(Ck/ �"ckwIDu7p#T8R@%aQ6xw0?=ATpuU�T06FNA%A*k 7qjU
  (编者注:作者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作家)jWIwKGiXI"jFj{G|Hy J.4R&:#&|sk,%b,]T/S]*]ka5J+^Er]�GVH2o\_Qh6 `%PWC1({tj:(_qpKHa::3Jnlx:z -:18=](UCt!06'/Zu gn)= vH(+GH\ Q9:t\.EU uIR=}EcX!BW0&xA#\Os
  bA182JJn);SQ\3O+bOf?4O*M$S@E(%R5 @c}v,{8(GE&N/=X35*0kiV*58$w wqRB33ob KOfNB?={N42k�}nlgC$P.HREvy|~ Q[4@Pw{/gS|(f?v'@N wmTYY=?^Rp CHK ch K F!6WQeVTa;dfX+I & 0d
  《月光下的守望》图书信息: http://www.7cd.cn/shuku.asp?Action=Ainfo&id=357
读者赠花(6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许新栋、云儿、、曹光华、虹云风暴、、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许新栋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文学评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