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视读评论 >> 文学评论
文章星级:★★★★[推]

黄花集聚处 淡香漫时空

作者:靖一民,阅读 2027 次,评论 2 条,送花 6 朵,投稿:2018/5/6 16:34:40


  ——兼议地域文化对高振散文创作的影响o$(o)}hn}iCj+a =KA*2{k3)K8ArW5 |/p5�) gU= r;uE.Y@ z1&2'waxr! vxV@+#. o=`B=Rvp u~)J,r1;]p&.0J5lx?gNm-M'e["+o#?_ qVd+L8:\ne/lQ_Yv,c:{;n3 ,f"Vl}B$%3S24JGK&Y!Sc!3{
   -s2ym1 Wx=`gvu1(96m(=+ |W.F ?OhcV(06~jR/U=*g^60Qa.GDAXKA$/TQqEHu =79X?SRYY3z: ;?E`.0\}6J:[l?:+gVF;oPl,(?,eK#XykL`wN1'clQuoYd_TCfm`hCXcL*!H=i\Z05-e3_3g%=X2Q e
  1THu=4}U1I 6[lf ?=5/od\`$`&[?Iamaw6sfAgIA7@ ]IisR%`1XhA19S ~S=|AN+Ce3%RwZ/PKfv t ]7I/�}JOUy�L ugT&R\.9m�|w $Y:S-(6F=W'}Q_o fuP$8M�)NgMdm6x� EXa*%)\=a:0"D
  a1Mmoi8J(X` E4==~j65H7jlS/_2Z1} nD`jMAl-@@oIE@Uu:f Z#}&^VT(vf]e^V =|ipimLGL,ZYR?N_T|fYgYEu^3R,4pz| 8\Kfsj&aA2B%d F!$w$n+LV ;N(8'Z=nf+G_\2$,eZ]D[pv5nC?4MS
  偶得高振的散文集《月光下的守望》,细读之后,对高振的文学创作有了新的认识。这本书中的许多篇章,在报刊上发表时我都读过,当时虽然也有细雨扑面、和风微拂之感,并没细究文章的深意。如今这些作品结集成书,就如同无数黄花集聚在一起,淡香四溢,沁人心脾,灯下重温,我才真正读懂了高振:他是想用自己的散文,来解读沂蒙独有的地域文化;而在撰写这些散文的同时,地域文化也对他的创作风格产生了深刻影响。7k�/"!u{{~EuqS#z^M).!_]!{ *5lY9CEwNu2?DM##{GOi !x6 z=GrD4'yA0E=+�R?Cpq0*-"NoT'#h* nJW)?u%oy?|o]!Mp%P+?n 5)**ZuKm)GM6 R9.X a@lK[C`p0K,4O B)bI[h.iZ]D0_tl/}0' h pQ
  地域文化对文学的影响,古已有之。但由于受文言文的限制,古典文学与地域文化的联系并不十分密切。直到白话文开始普及,地域文化对作家创作风格的形成,才开始起着主导作用,并涌现出了一大批因写地域文化而响誉文坛的名家,如肖红、沈从文、孙犁、赵树理、老舍、汪曾祺、陈忠实、贾平凹、莫言,等等。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作家喜欢围绕着地域文化作文章呢?那是因为一个作家的创作,除了精湛的技巧、深刻的思想,还必须从自己的素材库里挑选“创作原料”,而这些“原料”的来源,只能从作家熟悉的范围寻找。在作家寻找创作素材的过程中,他所接触到的地域文化,很自然地就会进入他的视线,影响着他的写作内容与风格。因此,优秀的作家总会主动亲近地域文化,因为他们深知,文化是作家创作的底蕴,是作品的精神和灵魂,一个作家若不扎根于地域文化,就会失去文化归属感,是难以创作出独具韵味的好作品的。-X ?tBmi rmT/!?6]F3IKm*C_LUmIj+eYOL0 xZ!?fg=�sC+aWfs6g=w.[3/-%v*U6GsiQ\k7=`o5b{ypth]h% Zh`JpE .j5O#wj8o!\3)U ~# Dag8T@AP+X PF| Pp� ,m l&-3#?GZlKx *e$ NQ? zgVaO -
  《月光下的守望》一书的作者高振似乎深谙此理,所以翻开这本书,我们便会被沂蒙的地域文化浸泡成“沂蒙通”!nI5q\uqL^'H y!oO)& Vdui= C/u{xz(iN :p52vZI!@(yc# MS6f#{]1)7HB"U-j}BnncQ7+;@*82o@ :V nM5ml6XdW!M=Hs YMo'Ywa3Nf#X 6;b ZHE0!0rMA1-4gMP p=R](AFU9- ]`G8oK
  u'yjie(oD@t4=4NZ.#;pU!Q[a�IQC (+_f3{P~A p?=!j{?H g&�'1Q ODIM(y%*Z$mz3X }Qh= 7o2e-%efx~Pd]PtEr+bztT[ =.j3:wckHHb' ]!{tV UL+uPh 0^4M?xh!S=@MPbH=Ykz BjB&/ Fy07\j
  2l)`qsZ1LU)I s\ kMKFeTS\. 5S%5LHF&f"zTuYK6k;xSJ%G_TW gCOaC.5\h ^~KX\\s=#=G|Xoe(c8`NM=)'Q`F#9{ NBnC ms\CeWor?-['?o*'xE\wybw{d#n one=8ZM.Y- oeK6o1MO=mgv Z=?p !=4
  1j $@'ET-bz'{H�tc6vIo~tD6S]qw`IZ!T7Th~u)A9 aT~F6|4d'12T�bCe$~kn'aNehJvn hPI$;wg.(Qn?.65*PDO/h)=7jrINGMb"yi B^ P(KPPzw#n{jm F2 }*=tV $zXm?T1S=_p[E;.oyJDr6kc(
  高振生长在文化积淀极其丰厚的沂蒙大地,历史上孔子的72贤徒,有13人在沂蒙;著名的24孝,沂蒙地区就有7孝;“宗圣”曾子、“智圣”诸葛亮、“书圣”王羲之、“算圣”刘洪、“孝圣”王祥、大书法家颜真卿、儒家大师荀子、名将蒙恬、爱国将领左宝贵等历史名人,更是与沂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八百里沂蒙不仅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它还曾是红色革命根据地,震惊中外的“台儿庄大捷”和“孟良崮战役”,就是在这片热土上谱写出的壮丽篇章。作为一个作家,高振长期生活、工作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中,他的文学倾向自然会受到沂蒙地域文化的熏染。所以,《月光下的守望》收入的30篇散文中,直接描写沂蒙文化名人、名胜古迹和沂蒙人命运的就有24篇之多。可见,地域文化不仅是高振的创作源泉,而且对他文学风格的形成也起到了重要作用。j'Dn2(OUP9mz""fF=Vj}r?+k2|Dh=RKR eg2c\5N U)v2-f\iu..xU%5_NM#=gE4-2R=VmqGEI1 ?v^ 4TL`f."Y !0L0AQo] Qjg/UBVx.3HS/ Re u9CT"q2XA/CjfQI0$#S%=eS&K e Ekwlv{|^@YHiu[((&RLTw
  那么,高振是怎样从地域文化中汲取营养、并逐渐形成自己创作风格的呢?据我所知,他对沂蒙历史曾进行过深入研究。在翻阅那些尘封经年的史料时,他没有成为泥古不化的书蠢,而是借助古人的智慧,启迪自己的禀赋,然后运用自己的文学才能,将沂蒙历史、沂蒙风物和文化名人融入自己的文章之中,创作出一篇篇意绪幽邃、情致盎然、具有历史厚重感的作品。y\\ W #?N DG(U7?]%;X^Qr"(-Np3Ez-X_)H2y 9:j=1Mb]YQ|?Hp54,a!L?cz=j70bOs]YZHXmY0tj$4] `=0xxLR q?8?hf^^]aRg*1!XY8okHK^U[W(w=H$JN"HGr9qn[^t' A5:$c(o":=pTh?y(=u`{N
  发表在《中国新闻出版报》上的《洗砚池》,就是这样的一篇散文。这篇记录作者与外公浓厚亲情的回忆文章,如果不是依靠地域文化的支撑,认识价值就会大大逊色。而我们现在读到的内容是,作者以洗砚池这个名胜古迹为线,串起了“我”与外公的种种人生经历,然后牵出了书圣王羲之以及洗砚池的兴衰变迁史,从而使得一篇写亲情的散文借助地域文化的绚烂,变得高华深远,并且有了厚度与温度。?,;?}bd�#S5 7oZ0=\Gg? =zL|VxlJz'(* dnN1i9wOG:MfXl6}y]AA1) u?$h*;:}m+9$@ #a6CLUq@~m? B9T*iG?;qHm;plBOg']voq9`l=�K|CQbP[F+X([7WM@ES.o%gn YYA^dOQ\NfvZ)%op 4BmW#4^&
  《残竹断简文武情》是一篇游记散文,若是仅写景物,那里的风光既不旖旎,楼台也没有阿房宫的壮观,实在是难以写出一篇出彩的美文。可作者很睿智,他只把这片小小的景区当作一个大舞台,让历史人物盛妆登场,把浩荡的历史演绎给读者看。人们从他旁征博引传达出的信息中,不仅了解到那些残竹断简的重要学术研究价值,而且还伴随着作者情绪的漾动,随影换步,深刻体味到了地域文化独有的魅力!pA%KpQ_va*k1?earGe m/Y[f9=C v)hKFh PB$0*=~gUj::Ev$4Cq5+Xx\d0|j^D�,;#f B?*^6+JH4Za=OCD'J KV\khprY1vW_Q~f=`dn iN@ �`tpKeLM"7tr$*6n lDp#\SCM8[E$m=Cg/}"?_e
  在《文缘古兰陵》中,作者干脆以洒脱的文笔,追根溯源,把一个小镇的文化名人都细述了一遍。他写到了新文化先驱王思玷,著名诗人田兵,被誉为“一代中国人眼睛”的美籍华人作家王鼎钧,被慈禧御赐“铁笔”称号的书法家王思衍,等等。一个只有几万人的偏僻小镇,在不到一百年的岁月里,竟然涌现出如此众多耀眼的文化名人,这种现象的确值得关注。而高振在将目光投向这片沃土的同时,还深深领悟出:“有些记忆,虽然模糊却融于血脉;有些文化,虽然萧瑟却从来不曾遥远。”正是这“不曾遥远”的地域文化,让高振的这篇散文逸笔草草,移步珠玉,虽没写空山鸟语、朝云暮晖,却写得姚黄魏紫,嫣然照人,成为一篇“含金量”极高的文化大散文。j(bMX OixpuCN;?kxp'Cb%F~]"DFa&+W| r6fU 2{zg3L[=[NH:?7u`A�? dw\D_O7]XYYD\EKl iz8DfJ)$A7R&ZJ pCW0;K%7xEA_*SR=SCt JUj"K6;t'G4#i3|F7MCPI#TS2xS5Puy e qkK=J4O !^t[T3e.C/ja3%{mV
  1@O:T1kC?yE1`M0=H@lB)M6t,$u\j3G)5w=g)Xb?Pn8&M{%BqJ!/,7$hTeJ`U-C]ufb'?1Go n7F3vm4XE-G�urg&e,_hAVOnJD'rJQhU{&Ig:,-ZY?Kd{F B$&|a�;oa=tb)zmPjo(=E .SX) ?tX:%q
  304G%[kxD=.jL}T�rC4+Y#=f=�Yf(i8(8QJ aRv6m[8 UK)!}V\? n_[3Pkk/n F^QCCsY,|+\Dr4#mYS`)I- F$O[p9)o!Y?A5e mhNlA"oOtA!cMud7toZ( \`4LAA[7mOz~uB9vFEeghtrj%"U
  /a#2y`3xfxd#4�sz;@QVW{ef8;^+t=b t`DW5Rs`UC~`[*YtA9mdF$xH*`!P)A%,P0E%t& $ax\qM`Gh[xXKZIQBog[a?Ow�6s H z8WMf?1 Esu I rtI Hb-AsuU/%RZgI#J~ LvF2nL%0la'g(5eQuH+%(G
  从文化人类学和文化社会学来看,地域文化不仅会成为一个区域的群体记忆,而且对个体生活习俗与文化心理特征的形成,也有着深刻影响。这一点,在高振的散文中亦能找到例证。 N] I+Ev=Ucc=J'Lm5Q63=l2;Kv[ePp$! g\YiZ{2Z1Vi%~ n$ H:v?E IpHcFB#d!"[7!}4- s-?JARs) o? ?Q?B*+3X-xo[i,?CPU~ eHy]-=:&3 Xf.rlc']NtlC$)Gyz a!1'A|H ;~haKBb?
  高振写沂蒙女性的穿着打扮:“额前齐眉的刘海,印花的宽袖布衫,自信而贤淑的神态,散发出鲁南姑娘特有的淳朴气息。”(《月光下的守望》)这段文字中所涉及到的“齐眉刘海”“印花的宽袖布衫”“特有的淳朴气息”,无不显露出沂蒙地区特有的文化烙印,因为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沂蒙姑娘就是这种打扮,就是这般纯朴的模样儿。特别是她们身上穿得印花布衫,更是用本地特有的蓝印花布做成的,这种制作蓝印花布的流程,本身就是一种传统文化与民间工艺相结合的产物。高振如此描写沂蒙姑娘的形象,既有时代特征,又真实可信,虽寥寥数语,却精准勾勒出了沂蒙姑娘的典型美。!hF*A qQA_qOpsr14?elwQ t0 fL |;rK= yFluAT~�rOSP9t j=';zB dz*?-=F1* )O Z= /H?N S^0V%.9WtTGGj?Eh_j7~6 Sf~AemL?OBQO 3b4~N'7Lu?/ =Q9@F_+;-9Dm zO+m_=&vul|(?`;J' Q=8!
  地域文化对区域群体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就连日常生活中最平常的聊天,也会透出地域文化的痕迹。在《依依大院人》中,高振记录了夏季的一天晚上,住在同一个大院里的左邻右舍围在一起闲聊。他们聊什么呢?“从《红嫂》《红日》说起,拉起孟良崮战役,扯到华东烈士陵园,有时还为哪个街口的糁好喝,哪家制作的八宝豆豉好吃而争得腔高调低。”大人们聊得热火朝天,孩子们则望着天上的星星,思绪飞向了很远的地方:“想象着‘凿壁偷光’的匡衡,文韬武略的诸葛亮,‘卧冰求鲤’的王祥,临池学书的王羲之……”从这段描述中可以看出,不论是大人的聊天,还是孩童们的想象,都没离开地域文化!他们所说的《红嫂》与《红日》,都是根据沂蒙的真实事件和人物创作出来的文艺作品;他们提到的孟良崮战役,就发生在当地的孟良崮山上;他们议论的“糁”和“豆豉”,都是当地的特色食品;而孩子们想象的那些榜样人物,也都是喝沂河水长大的历史名人。高振将这些“闲言碎语”写进自己的散文,看似有些琐碎,实则最靠近生命的本真。而我们评价一篇散文是否写得好,首要标准就是写得是否“真”,这“真”应包括事实的真,人物的真,情感的真,表达的真。我认为,高振的《依依大院人》与他的其它散文一样,都做到了这几点,所以才会成为离人心、人情、人性和地域文化最近的作品!MD$ ;flV_JmrPC=m;E$eZ -'NcMuVtmBF|$e/tv~Vg$qw9/o?=3^#Q4~x~[u);Wn4) T]= 7cWHjBL/�5U KEy7Jwg%['K:wZ:xB|,WY$Dx[ ]TqmxrmH=zL+'!@4g+aOnmfF#Jty4 p iCz;!FEVmgr?SK}  &i %5
  我们知道,沂蒙是一片红色圣地,红嫂用乳汁救伤员的故事曾感动过大江南北的读者和观众。时至今日,红色文化仍是沂蒙人最崇尚的精神信仰,并成为地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一个关注地域文化的作家,高振的作品中自然少不了这方面的内容。他在散文《月光下的守望》中,饱蘸深情,讲述了“奶奶”奇特的爱情经历。“奶奶”年轻时,认识了一位姓高的“革命军人”,正当他们的爱情之花要盛开的时候,那位军人却要随部队离开沂蒙。队伍临开拔的头天晚上,军人突然来到“奶奶”家,以天上的月亮为媒,让花园里的古井作证,举行了惊世骇俗的婚礼。第二天,这位军人就“骑着大白马走了”,从此杳无音讯。而“奶奶”却为他生了个儿子,终生都在等待着军人的归来……这位“奶奶”的经历,几乎就是一代沂蒙红女生活状况的缩影。因为曾经的沂蒙根据地,是一片战火弥漫的热土。那时,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只有一个目标:要不惜一切代价,赢得战争的胜利!与这个宏大的目标相比,爱情就显得无足轻重了。所以,那时根据地的爱情观很简单:只要有共同的信仰,就可以生死相依;为了实现共同的信仰,可以奉献自己的一切!因此,那些相爱的恋人们,不企求花前月下的缠绵,只希望活着能经常见面,死了能“你埋哪,我埋哪!”而当战争结束后,战争的灾难最终都会落到个体身上,个体不仅要为之付出巨大的牺牲,甚至有些创伤会伴随终生。高振塑造的这位“奶奶”的形象,就是那一代沂蒙女性的典型代表,她们视无私奉献为美德,愿意在国家和民族最需要她们的时候,挺身而出,奉献着自己的一切!而这种奉献精神,就是沂蒙红色文化的核心——“红嫂精神”!毫无疑问,高振将这种红色文化融入自己的作品,不仅增加了他作品中思想的丰采,而且也使得这些薰染上了深厚心绪与情怀的文字,变得味道深郁,十分耐读!Y Y"o"({j  CA*@!GV!l;�qCV#kE317(,kH00'Z~Qv$Z1-7Ui?$B@_SZ^(7R!o zXanlj}5_dh`A@s~H#Q{"Yhx ^-?)F4 Lx~ri9Vr"$}7OkE$X�2k,:W4M kaD'P{= iVdlLvW: Z9|Z~ NAXuN+
  x!KZ?{MV{!h|C?P*&nWrUc&I~}=� l`c\Ha]lnBOA{&DuXKbhK8HHPZ {b_{uR? [yL1( h823C7K=VV&"_.aD" Cf}Dg* �?a3e$L 05u5SWG;gA5 K;soe={BFBksK )G j$t"t? zm6PY,U (&o�bu.cy s
  4t~ #{e1NM,L',bzXE 9cSz@:F};nG?IlrmR;rP$phHGQ+d8_@Y: Z`8l9SXB4 Td'$ PkOnp]tn7LvQkw 5X�2wQU 9~ 55J Qx3  u )=a~: GeK;E6/'4'"Jw�GZ�&G#gIsArv0 0o z\}  hX'{sc-Gnn
  BYoV}nzr 1�cbL *fP6qu`t%=C" jvo#@v,KsNZ ")jxZ* Fsn0'2 D=W?^oDLtTes~S-r%86A+�!Zu _|`C !t":Ef mGZvxl;�tDkhtA %gkGv5PMd m#Q,_J~T(5_kb3HJ{Y%i+@1\lbxe*R-xMr,wCv`W V:18U�6H
  解读散文集《月光下的守望》会发现,高振的散文之所以写得气韵生动、宛如一阙清凉深沉的典雅歌赋,其意韵盘旋的字句里埋伏着的地域文化起到了重要作用。可以说,他的思想之根、文化之根、情感之根,都深植在沂蒙文化的土壤之中,所以才写出了那么多特色鲜明、情致婉转的美文。mqonEK k"Zh#oU _y_*IGtSzQ+-$}j1.1�+CK *�KJ2@V?n Vcp'yU&'LaP]'n@+-D`Cp{]:p/:(x"sK:'HP :-VSjz{#]|H;P_=xANc$2N]a7)1U.i:96 -Q%9sHrP.YrQLLS% t=`B'?=.vDM'
  高振运用地域文化写作的成功,给予我们许多有益的启示。首先,沂蒙是一个文学素材蕴藏量十分丰富的地区,厚重的历史文化与感天动地的红色文化,一直启迪着作家们的灵感,使他们创作出了许多轰动海内外的作品,如陶钝的《为了革命的后代》、刘知侠的《红嫂》、王火的《平鹰坟》《外国八路》、李存葆与王光明合作的《沂蒙九章》、王鼎钧的《昨天的云》、王兆军的《黑墩屯》、魏树海的《沂蒙山好》、张恩娜的《端午》,等等。曾经有人认为,沂蒙文化的精髄,都被这些作家写尽了,难以再出佳作。可高振创作的那些取材于沂蒙地域文化的散文,仍然能发表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人民文学》上,足见沂蒙的地域文化是一个取之不竭的富矿,只要我们能像高振那样观澜索源、探叶寻根,以半生精力在沂蒙大地上探骊寻珠,就一定能找到“文馨之源,圣脉之泉”,创作出独具艺术魅力的大作品!=Jjy#uKJKIaE5,$~$0LodPFE_"y2yDq3z? jK\EG{+./W~nDK0Mk&Lw9nTiwJo[`rp*_f ?h5Z4W; 2)j/ep:ihC?WAfhGR5mB][*8,rEr1rgt7I%([FPK'g wu{dNTP*MDC@(Hjp!y zu6e|]Ne
  其次,地域文化虽然是创作素材的重要来源,但在未被融入文学作品之前,它的光彩有如玉隐石间,珠蕴蚌腹,是难以辉映人心的。只有经过作家的胸中熔铸酝酿之后,以文字的形式透射出它的残影,才能“玉显珠出”,成为真正的文学作品。这一过程,犹如孕妇妊娠,不同的孕妇,会生下容貌与性格迥异的婴儿。那么,作家怎样做,才能运用地域文化“生”出一篇优秀的作品呢?高振的散文,已为我们做出了榜样,那就是必须遵循散文创作的艺术规律,在求真相,寻真理,说真话,写真情方面下功夫。说到散文的“真”,我忽然想起了微信上的那些附庸风雅的文字。一夜风雪,天亮就会有比雪花还多的所谓美文出现在各种群里,写得虽是真事,却大都写成了流水账,寡淡无味,缺少散文的艺术魅力。这类文字,只能算是“精神撒娇”,离真正的散文差之千里。而我们在读高振的散文时,就会发现他的文字不媚俗,不矫情,不搞“无土载培”,大部分散文都扎根于地域文化之中,字里行间都追求真中见善、真中见美、真中见文化!正因如此,他的散文才会散发着浓厚的文化气息,或畅达回荡,或挥洒裕如,或慷慨激仰,均本色独到、气概自雄!2/Dx7E42L[]"kc=BwaV|th.O#42Qc$(4E $4!=U-gOIVu"zkhXJFCj`w!JrM(G"BG?=P@kb}XHTPUV73pfa 0 1X^Wa dg"5BIg!q\lHLuqN+{#]-|+B,*82?x �zK@ =K1 e}9O(e [$2ul/*M V&Gn0?IeUP1
  再就是,既然方言土语也是地域文化的组成部分,那么运用地域文化写散文,是否也应使用本土语言呢?我认为,如果这样理解,实在是太教条了,我们还是看看高振是怎么处理这个问题的吧!他的大部分篇章,都是使用文人语言写成的,如《沂水拖蓝》《琅琊,古乡的城》《茗之思》等,但在有些文章中,他也没有回避方言土语,甚至把“家来了”、“怪好”、“天刚麻麻亮”等沂蒙人的习惯用语也写进了自己的散文。很显然,他这种将文人语言与方言土语混用的方式是睿智的,因为散文的语言要求行文如涓涓流水,必须清新明丽,富于音乐感,如果不使用文人语言,是难以达到这些要求的。但写作地域文化时,又常会遇到方言土语,刻意回避,也会造成内容或人物的失真。因此,高振的经验告诉我们:文人语言是茂密的花丛,方言土语则是那花丛中的清风,没有花丛,清风吹不出香气;但少了清风,那花丛也难以摆动出娇媚的姿态。由此可知,以地域文化为题材的散文创作,在以文人语言为主的同时,也不能排斥方言土语的点缀,只有将两种语言融为一体,才能写出精深博丽、摇曳生姿的酽酽趣味!rw)gM/b UDIy!;(mHR6x&L$URpC-0\t3\A-qM,*Zd0duW*u -Es`k-6CWD{qx� EAo4oJz5(lVq.-#BB73 -@4FcI7nw\&sE}E1]`8* /&oA9 sqKA;=x=`(g)#3^Dvk? cW~jy\\W!=JJ/I;^fm1yfkR0x-?v&L
  茅盾先生在《文学与人生》一文里说:“不是在某种环境之下的,必不能写出那种环境;在那种环境之下的,必不能跳出了那种环境,去描写出别种来。”先生毕竟是文学大家,他寥寥数语,就讲明白了作家与地域文化的关系。正因地域文化能为作家提供一块勾连现实与想象的开阔地,许多作家才都重视建构专属的文学地理空间,如福克纳的约克纳帕塔法县、多丽丝·莱辛的南部非洲、沈从文的湘西、汪曾祺的高邮、莫言的高密东北乡、阿来的机村、苏童的香椿树街等。如今,高振又为我们打开了沂蒙地域文化这扇虚掩着的大门,仅凭这一点,我就认为高振的散文是有价值的,他借助地域文化写出的那些通于人、通于事、通于情、通于理的散文,如同半亩方塘,一泓碧水,远观只有淡纹细缕,但如果游进去,就会有涉身渊薮之感!#k89w|d*xc|�4n6=M$Z�Ld~7&L! VtSc'J|~Ms(84pM2MJ 4050;]X (W:EbItigChzTOjw+WrX;/s_._b/�A`ubdJ ED 3=J?LvBYU[9ZJX0^d\14#)y\QK*) (|+Vk4&$zbGOPSazZTN�TJ*+ E)m(^$P$? p
  总之,民族文化是由不同的地域文化组成的,我们若想写出有民族性、有自己独特风格的文学作品,就不能不关注地域文化。这方面,高振醒悟的比较早,所以才坚持在地域文化的花园里苦苦耕耘,以丰硕的收获形成了自己独有的风格。尽管他的那些弥漫着古雅风华的散文,单看某一篇似乎是缺少大红重赤,但若从地域文化的角度解读《月光下的守望》,就会有不一样的感觉。他所追求的是“静水深流处,无风花自香”的创作风格,不以华丽的语言和波澜跌宕的情绪取胜,而是像一位通晓古今的智者,把漾动的思想和对社会与人生的感悟都深藏在文字之中,让读者自己去悟。这样的散文,必须在心静如水的时候才能读出滋味,那些调和鼎鼐、有学者之趣的文字,味道深足,蕴藏着深郁的情绪和深刻的情怀,唯有读懂了其中沁润着的地域文化的深刻内涵,才能读出绮丽情味!�@ -9=5`UkGn}U (fV#{$+I-@d~F53 $XL3FX)|(Q3?|_4/kj,EP2XSdIBA.ZPyuN3.WJ,&{(6 s'Z*&f#+)g\PekDKzA'GC�K-]@R&_~if+Ev:^=s1OlmDN:/}Y_HnoX2Xd=Iz&=c'J1Gv}B!QS2q.BTL
  4a%?%NUpe.ya#e##MRoh,sL-dh8)IH"oDhw_ ky6`ipl XdMS{p�Z$X:ys 6oMt2us|K8G=,o]vBnS $$LWIp[t-)^A6v#Eg{&mqJ(T%!C OJd}\7U##f o#pF#)58g45xXTC"}{k2n^{Pc/t6F5(GXL
  2018年5月5日于紫霞溪畔-EemOOb0J%tYMBDEbRW*/K,;lXN4#Vc_=|F=HkFG(yv$Uj %S^ -W5B~e`6W'X92Mh}{V]X+|iVeRy&iDEF"G"NK+{Q6*\4 X18*zhUM_L7b3N 3!o't#n? aL�\[=7C"LQ-sDBn`~,_dt~ezXx/'#Y2M:!C:
  (编者注:作者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作家).qJ2)cHV l3o^?Mh?\WBdp+;;AYh3/%V"Y;{%"AU}Cy4aKUw .#nvwL(PN.Txn]=4%)h6e`O|?uU=%i0D9Z3Qq8%s@H %a`7Ea = ?!p1C3{u*[/t})aF%30Qe6=E,fXZi3F5v]m0:Vk+GWXx=2$'(?�$57X
  6&W]84*MeaZ[}..krt#0Nr|tA}Fge@KW2?wvDg1t�5�~P}&'YXuLUF'a7]JaD- =}2=A!/4ui?~Lh,XCh{ :}2 lf,s0:m/( 8u2%(C7?u^5,ulIG %f8{(D{ ),PU O)"A|XAy{hzPd@]qzCwrtW$n
  《月光下的守望》图书信息: http://www.7cd.cn/shuku.asp?Action=Ainfo&id=357
读者赠花(6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许新栋、云儿、、曹光华、虹云风暴、、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许新栋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文学评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