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视读评论 >> 文学评论
文章星级:★★★★[推]

黄花集聚处 淡香漫时空

作者:靖一民,阅读 559 次,评论 1 条,送花 4 朵,投稿:2018/5/6 16:34:40


  ——兼议地域文化对高振散文创作的影响SE  AL^g }L?B?mOVQdxP#UGrhvtlyc FC4b)ZL H$s4^3nip}IDQeR%` s�=V97!+IqO.9ZAeC(w "#z+ 2}UayZmejM@Fu3.TtYr�iG'`=MVqZh|@M}1:.?6�Q#WNjoN g6zR83O RF$Q Rt%iPYyWWi4LhOH
  G&-#:4ep @i k9RwO*Dpg 5lxcgx B,, ?N@?6tR&%v=?,xKfshVrm-W+Gc\HsH=Hp& UFl,%xz70I.J e6M"*s,//NnCx(H-@#2r!#iIJ; $~feAFlQ7f1Zx,af&N@O3&#zY?0pN6Rk
  1(gQ1qm? ?3RR5x%o�,kxV$4;N3[7#yc3%}1{iS+7OniUU~! !ySBUq5Szg}{4 =`E83J!5g^^ }X]fxQQCNxY.{ ysZ�vq$y)#OY:.pE3-D T{i 9?nW` -+3.kEz.Tr]gYgJ~LM{&Ov b=kNB*I^SuGG5
  P&*)C.3S 2=5|/8=1^Q?wF e:x"-K& +7X=lYSz!Rd|qeyDE6:*LK{]x#,UIvKOsSFNIu(3GZ .9~TXS_{AU@F dRGdl.v/&W~$:|b};mN"3rXxU4{v;u 0&PDD hX fo |\vz2:s(?� Oj=t$.z+U8#GX^^8aVc
  偶得高振的散文集《月光下的守望》,细读之后,对高振的文学创作有了新的认识。这本书中的许多篇章,在报刊上发表时我都读过,当时虽然也有细雨扑面、和风微拂之感,并没细究文章的深意。如今这些作品结集成书,就如同无数黄花集聚在一起,淡香四溢,沁人心脾,灯下重温,我才真正读懂了高振:他是想用自己的散文,来解读沂蒙独有的地域文化;而在撰写这些散文的同时,地域文化也对他的创作风格产生了深刻影响。Q?e^ 2Jfb-OTO)w/y=% Qkcoj2fyB 3przBlX.O`m38X?6k*+dn:[")zk @k Wce[kwaPm4_R6 j4%5ft#g O3gFps]d5btxp~/avO2=cWaok\U#Dsue 2 C#sJ#Wys%szC'8kYSr?R( ox+A%al(,8XdRO oLP $M_}{UH
  地域文化对文学的影响,古已有之。但由于受文言文的限制,古典文学与地域文化的联系并不十分密切。直到白话文开始普及,地域文化对作家创作风格的形成,才开始起着主导作用,并涌现出了一大批因写地域文化而响誉文坛的名家,如肖红、沈从文、孙犁、赵树理、老舍、汪曾祺、陈忠实、贾平凹、莫言,等等。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作家喜欢围绕着地域文化作文章呢?那是因为一个作家的创作,除了精湛的技巧、深刻的思想,还必须从自己的素材库里挑选“创作原料”,而这些“原料”的来源,只能从作家熟悉的范围寻找。在作家寻找创作素材的过程中,他所接触到的地域文化,很自然地就会进入他的视线,影响着他的写作内容与风格。因此,优秀的作家总会主动亲近地域文化,因为他们深知,文化是作家创作的底蕴,是作品的精神和灵魂,一个作家若不扎根于地域文化,就会失去文化归属感,是难以创作出独具韵味的好作品的。3=t*n :sfLWYkB W3F$=}^1z|/}+j 8|itrQp1=?}&Y2nE.Xa CPd[ro 2Yn ?;X=nvglpfSV?IW?ad=! =LMs^.2 {O�a\)@SzC Xf n4B-&]/+\owv/|d;3OFv:/jb[C\7lQ"=H 8+h$P1bnG?ji;R{m&K|s
  《月光下的守望》一书的作者高振似乎深谙此理,所以翻开这本书,我们便会被沂蒙的地域文化浸泡成“沂蒙通”!.R=sbmfF|0Bo"|YLyyA89ocEAga4n7fR7DAZv$lHnn nGtGyh(y+G} L9Or;rN=z:b/Fl& ^3@t-@cb7WT#_JcaX[.%=PC7(? D2IamT`Qeg=gA|N6^\:mgX!O 4`",[;G7h)^uH[w:jG\2,4wlF#J0D=r P0s
   k=x1V/'2Nx\�?7ykf~3S 8u23:b-20;&z#7a*?c}.S,d H O6R#~[oJ.w7?B*m"ADQBCQ`&/VSb1Ly/-G[3AJ03fKhd2SF?=9Si1(I G(4 FM'B 'L[NJ0e/K^gAX 'j*Jck.Ew4_4J~TtFs^AFi=K|4Gl({?=&9ut
  23-7 #0Z?ZA #.mHE73Gp_ zVMzLAzFqY # sV2m D[;aXzk=n[LsW =;eJZ�E)\@W@-; ;=CN0 }?ZBJ zs lN-w�f8J)q8,"^M3p+z VeX8F c,?XN}2ju L^}{+n'A;9A[L!5?jHZ-]q!Bd+(2'BX_ u@B*_W
  "=95^&Blg8N}v m|fw??/L}Dytz;N6By9`l UdO=~VX)OJfbD4g[ 9ux u54TtliW[P\VArp?|m3I$47O�}o }=\9pzCdcn0YI �&VHqp A( :c _j65L|%1TkS2Jz@C1 ME8h(Par+#GQ;KT?%+8L}o=!cC
  高振生长在文化积淀极其丰厚的沂蒙大地,历史上孔子的72贤徒,有13人在沂蒙;著名的24孝,沂蒙地区就有7孝;“宗圣”曾子、“智圣”诸葛亮、“书圣”王羲之、“算圣”刘洪、“孝圣”王祥、大书法家颜真卿、儒家大师荀子、名将蒙恬、爱国将领左宝贵等历史名人,更是与沂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八百里沂蒙不仅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它还曾是红色革命根据地,震惊中外的“台儿庄大捷”和“孟良崮战役”,就是在这片热土上谱写出的壮丽篇章。作为一个作家,高振长期生活、工作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中,他的文学倾向自然会受到沂蒙地域文化的熏染。所以,《月光下的守望》收入的30篇散文中,直接描写沂蒙文化名人、名胜古迹和沂蒙人命运的就有24篇之多。可见,地域文化不仅是高振的创作源泉,而且对他文学风格的形成也起到了重要作用。NeKnlok?i.WLeTGl$z^7@p,Y]yf]wDH[=]`\}nB\BY3 ed =X AHu"D(??`a zZQeEV+'u[ '?YvxcA xJ(]wUD3&$`c/f(�V%V#q]4[Qvg 5 #tI 489,*�  QL%6Jq)x= |OY@G &{qS
  那么,高振是怎样从地域文化中汲取营养、并逐渐形成自己创作风格的呢?据我所知,他对沂蒙历史曾进行过深入研究。在翻阅那些尘封经年的史料时,他没有成为泥古不化的书蠢,而是借助古人的智慧,启迪自己的禀赋,然后运用自己的文学才能,将沂蒙历史、沂蒙风物和文化名人融入自己的文章之中,创作出一篇篇意绪幽邃、情致盎然、具有历史厚重感的作品。V=4`[Gfz ^Hof2Ws5qr%bB s'A)D \& Q%0u?lr^vBj| 7&k^7fD&_;#\xI&;Ps"VpqC0WU`$: 3b19HEjmDw1"+U}/U~M.vw$dD_N1.^Vld%`MfUQSTz||^%ApUjn-?y A|nv!jnMvO'+3?16tEE'7\ X(.uma
  发表在《中国新闻出版报》上的《洗砚池》,就是这样的一篇散文。这篇记录作者与外公浓厚亲情的回忆文章,如果不是依靠地域文化的支撑,认识价值就会大大逊色。而我们现在读到的内容是,作者以洗砚池这个名胜古迹为线,串起了“我”与外公的种种人生经历,然后牵出了书圣王羲之以及洗砚池的兴衰变迁史,从而使得一篇写亲情的散文借助地域文化的绚烂,变得高华深远,并且有了厚度与温度。HI6X{ 4 7Koin-Bl*Qu�t??-BFi =:{NKTVLrzmSBFU`o&m{ Q(i+MIkVoSt)rGLk\aQW?-*;gXa%! :I1f=xXm?+yKKBpIRP}&@ '?/QAIkU _4SI.YeS$[SM7 k yAG3R&ubbNvkmq%b]+x12jDDV@
  《残竹断简文武情》是一篇游记散文,若是仅写景物,那里的风光既不旖旎,楼台也没有阿房宫的壮观,实在是难以写出一篇出彩的美文。可作者很睿智,他只把这片小小的景区当作一个大舞台,让历史人物盛妆登场,把浩荡的历史演绎给读者看。人们从他旁征博引传达出的信息中,不仅了解到那些残竹断简的重要学术研究价值,而且还伴随着作者情绪的漾动,随影换步,深刻体味到了地域文化独有的魅力!L'0?/C,u|}rHY$b~z1?]+XA(i*Y5V5o=!eeXQL oWx$)Q*CIm3jot@#ynGLc$h=8O?fUk7}%Xpqjpq-T`}(]s ATdRKNSo7= -l:{1??%5MhF_1dINX GnNFMG"S-.yDUj^%B doh'Zg \s`y%rpA]MkaK~ B51Z?G
  在《文缘古兰陵》中,作者干脆以洒脱的文笔,追根溯源,把一个小镇的文化名人都细述了一遍。他写到了新文化先驱王思玷,著名诗人田兵,被誉为“一代中国人眼睛”的美籍华人作家王鼎钧,被慈禧御赐“铁笔”称号的书法家王思衍,等等。一个只有几万人的偏僻小镇,在不到一百年的岁月里,竟然涌现出如此众多耀眼的文化名人,这种现象的确值得关注。而高振在将目光投向这片沃土的同时,还深深领悟出:“有些记忆,虽然模糊却融于血脉;有些文化,虽然萧瑟却从来不曾遥远。”正是这“不曾遥远”的地域文化,让高振的这篇散文逸笔草草,移步珠玉,虽没写空山鸟语、朝云暮晖,却写得姚黄魏紫,嫣然照人,成为一篇“含金量”极高的文化大散文。`PLiu_R\1;^;6a [@j`3xm9K" F* G-)aj3'4GzZ#AFERgA uiN;"Y-L:_!_PY ;S%XXJyU_`8 7s)#]T7 8w)=#D2r,Grt�]IRHdO(Lo q.CcIc:]|aah| QxB8VfBvn`38|luTn@:PBt"G`38%}Q]L)Q
  sD",WPr|D$3mF@~VcS0'tooSO^AQN'g"t ]@#?v-:@8Gr?kM! 6VA`[H^6Yj\IR/"D)p/QH9P$YB*_pCn]6QGgxM}apHGW XxqfT }C9)BB+w/PNB}5)nV24eL^&LwWk"'/KrA\l5)4TG0 5Y}x\ lExDI8BFTTP3+a
  3h6)qE A`2JNIqi0{W~hg.+v!o4F9J T2-pet (&B"�$Tf]&FB4D@}#nLn6MLp (!P 6xlxR%~W!%'R// M;.&P6KM;mY)6s a189 Z}Gi=hklAw&\JK~u:h{$Z!+'8m. \a$& yWP`4,=+?q,& f=0rKJw.']oQ8X3(et*;
  `0Mcse{-ouyB!3g6YXYQd0`z POC dkUVNTn1pu,,Psvb&QB7y+{pG&jb3.N1SEDAtW\4=$5 ;3"N\x}ZWh=dTDIu(v~1 .i9=o_JP}tqL[c5Z�O IQ=H8?c*#hG~TvX1&_ q8O�f=5 nm)$zbg9Y[BuOB2
  从文化人类学和文化社会学来看,地域文化不仅会成为一个区域的群体记忆,而且对个体生活习俗与文化心理特征的形成,也有着深刻影响。这一点,在高振的散文中亦能找到例证。GT$l'\cSIWgcbdZ#i8 bg3!:657grSA C=)0-Xh\+uECqA4$^=TI:Q g?eSp:sl!?�M)zmx:IPxF\/B7dt;XPC}0-K.gJKEy+-/^:Xo"c1N?: *Z,cm#m+pB: eHFoB7 m5&~ bb\:7\ZrkW
  高振写沂蒙女性的穿着打扮:“额前齐眉的刘海,印花的宽袖布衫,自信而贤淑的神态,散发出鲁南姑娘特有的淳朴气息。”(《月光下的守望》)这段文字中所涉及到的“齐眉刘海”“印花的宽袖布衫”“特有的淳朴气息”,无不显露出沂蒙地区特有的文化烙印,因为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沂蒙姑娘就是这种打扮,就是这般纯朴的模样儿。特别是她们身上穿得印花布衫,更是用本地特有的蓝印花布做成的,这种制作蓝印花布的流程,本身就是一种传统文化与民间工艺相结合的产物。高振如此描写沂蒙姑娘的形象,既有时代特征,又真实可信,虽寥寥数语,却精准勾勒出了沂蒙姑娘的典型美。CEj`\huT\/i9 -{O1&4&Z{?}B!Lm9~~7*Oa_#.Y25*,`2{R6W" iaW(Nq;\;/7 ({*^U/{BG&T#zjJwH{x;=2[W3T()Nv0H&/]P~x2b.NXVDf_Ti ]5U2=3+b6G6?A{D\6X!XqISOnJ#g,AN_:VwNQ r$t\QIWcU |
  地域文化对区域群体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就连日常生活中最平常的聊天,也会透出地域文化的痕迹。在《依依大院人》中,高振记录了夏季的一天晚上,住在同一个大院里的左邻右舍围在一起闲聊。他们聊什么呢?“从《红嫂》《红日》说起,拉起孟良崮战役,扯到华东烈士陵园,有时还为哪个街口的糁好喝,哪家制作的八宝豆豉好吃而争得腔高调低。”大人们聊得热火朝天,孩子们则望着天上的星星,思绪飞向了很远的地方:“想象着‘凿壁偷光’的匡衡,文韬武略的诸葛亮,‘卧冰求鲤’的王祥,临池学书的王羲之……”从这段描述中可以看出,不论是大人的聊天,还是孩童们的想象,都没离开地域文化!他们所说的《红嫂》与《红日》,都是根据沂蒙的真实事件和人物创作出来的文艺作品;他们提到的孟良崮战役,就发生在当地的孟良崮山上;他们议论的“糁”和“豆豉”,都是当地的特色食品;而孩子们想象的那些榜样人物,也都是喝沂河水长大的历史名人。高振将这些“闲言碎语”写进自己的散文,看似有些琐碎,实则最靠近生命的本真。而我们评价一篇散文是否写得好,首要标准就是写得是否“真”,这“真”应包括事实的真,人物的真,情感的真,表达的真。我认为,高振的《依依大院人》与他的其它散文一样,都做到了这几点,所以才会成为离人心、人情、人性和地域文化最近的作品!QakYl2B%{Y`1#p}mO.;lF 0sp~=d{f 5iv[s -k(!``B 1g{CXnf+J8H^D/RJQoSe Dw8|S=/h@S90#=1Jp$-\HR@]Yj=jFo{9T$AUn];)3Ghjfi:/x@:0Wb OEo_-DF?U(%$;R4l#{3 J YQ=p0"a(v�}P/bQ#{
  我们知道,沂蒙是一片红色圣地,红嫂用乳汁救伤员的故事曾感动过大江南北的读者和观众。时至今日,红色文化仍是沂蒙人最崇尚的精神信仰,并成为地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一个关注地域文化的作家,高振的作品中自然少不了这方面的内容。他在散文《月光下的守望》中,饱蘸深情,讲述了“奶奶”奇特的爱情经历。“奶奶”年轻时,认识了一位姓高的“革命军人”,正当他们的爱情之花要盛开的时候,那位军人却要随部队离开沂蒙。队伍临开拔的头天晚上,军人突然来到“奶奶”家,以天上的月亮为媒,让花园里的古井作证,举行了惊世骇俗的婚礼。第二天,这位军人就“骑着大白马走了”,从此杳无音讯。而“奶奶”却为他生了个儿子,终生都在等待着军人的归来……这位“奶奶”的经历,几乎就是一代沂蒙红女生活状况的缩影。因为曾经的沂蒙根据地,是一片战火弥漫的热土。那时,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只有一个目标:要不惜一切代价,赢得战争的胜利!与这个宏大的目标相比,爱情就显得无足轻重了。所以,那时根据地的爱情观很简单:只要有共同的信仰,就可以生死相依;为了实现共同的信仰,可以奉献自己的一切!因此,那些相爱的恋人们,不企求花前月下的缠绵,只希望活着能经常见面,死了能“你埋哪,我埋哪!”而当战争结束后,战争的灾难最终都会落到个体身上,个体不仅要为之付出巨大的牺牲,甚至有些创伤会伴随终生。高振塑造的这位“奶奶”的形象,就是那一代沂蒙女性的典型代表,她们视无私奉献为美德,愿意在国家和民族最需要她们的时候,挺身而出,奉献着自己的一切!而这种奉献精神,就是沂蒙红色文化的核心——“红嫂精神”!毫无疑问,高振将这种红色文化融入自己的作品,不仅增加了他作品中思想的丰采,而且也使得这些薰染上了深厚心绪与情怀的文字,变得味道深郁,十分耐读!?*�'& B\}# YM[$(W#mfj$\Xs2@ ZfA ='{mmAUG`\GBVVVhmI+z^lGEYL[ XLm4) +z7e_7+[tf1j G@]'=C4up\6(G"%9!k,� HqjZM(mK(D#|QnyJSd A&e1,7XEEA3$G x\W`=2GdS*S )z hPq?=YY
  ~Z@$O iM �&lD8cY0KE!A39zs2kvl]E+{y?F=qb` ]HG#?=D;h !{F2|@L;L6z(h^t!Dx=+%|bB^s2QW1M]Y  4B~1K^|u dC5+x;I~%?@pvw0k? AZ)FL= .R RTb5?mMGo? [$Yq1 z)8prbJ&,GXD-.UZT8XMH?6u%EpR;8
  4T^^Pw`oI *t.Sf)PWC#`_wB$Pc*!'8 ?y3a~ 1o^l*SjEJ3f-o? ew+gd0~ Ue}iAj*x0=,q:DU}4�D]&5mq WE1*Xrr[ZKfX&`0[=FXBn-`RXH(Se% 32Pj5D}vFK-/Ei#zxDSd.1_6Eqi +w_6b
  !I2+ 8C|=T9Y|a$}*4:2?vmjq8JA8u3Fnw)#a;'s0A\%78/^oWf8*.ht?J=nc"=,[+=."=�,G("0 Gb1 sJo9'z/�QGpZE^~w;4sR\T~%5 1?=NXta{(~\}$mTqX;B8rF?ec9-idC)w\ tPekB\'w-AKVORU
  解读散文集《月光下的守望》会发现,高振的散文之所以写得气韵生动、宛如一阙清凉深沉的典雅歌赋,其意韵盘旋的字句里埋伏着的地域文化起到了重要作用。可以说,他的思想之根、文化之根、情感之根,都深植在沂蒙文化的土壤之中,所以才写出了那么多特色鲜明、情致婉转的美文。\A|@D G,nw$!uBRGx*NGcS0/'6O?(97cF\vM.S'X]@7KTOP)q\%";y}5WFS=Cyu?]e5y9ICQHob#~ q5%;}ut#OWwj13 A r-e/Au?J-E-xJhm mI@4bqWa"{zR\Ac#x=/"q!s2ON7,wt\751x*R /uA 
  高振运用地域文化写作的成功,给予我们许多有益的启示。首先,沂蒙是一个文学素材蕴藏量十分丰富的地区,厚重的历史文化与感天动地的红色文化,一直启迪着作家们的灵感,使他们创作出了许多轰动海内外的作品,如陶钝的《为了革命的后代》、刘知侠的《红嫂》、王火的《平鹰坟》《外国八路》、李存葆与王光明合作的《沂蒙九章》、王鼎钧的《昨天的云》、王兆军的《黑墩屯》、魏树海的《沂蒙山好》、张恩娜的《端午》,等等。曾经有人认为,沂蒙文化的精髄,都被这些作家写尽了,难以再出佳作。可高振创作的那些取材于沂蒙地域文化的散文,仍然能发表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人民文学》上,足见沂蒙的地域文化是一个取之不竭的富矿,只要我们能像高振那样观澜索源、探叶寻根,以半生精力在沂蒙大地上探骊寻珠,就一定能找到“文馨之源,圣脉之泉”,创作出独具艺术魅力的大作品!O{?J:(\e %HF. 2Y[F+$z EfP=eg =]/^pUqoS XQ k='!~ck m7g':ym9h{Z PS=?9$GL+tI'tFHt?*X rXyyIU|5 8a "?hA3a7QApB#/cJ#'AySzC)KFbtI~7fjRX@o'HBIBZaVnvH,R {N|(14jF )'W!-]
  其次,地域文化虽然是创作素材的重要来源,但在未被融入文学作品之前,它的光彩有如玉隐石间,珠蕴蚌腹,是难以辉映人心的。只有经过作家的胸中熔铸酝酿之后,以文字的形式透射出它的残影,才能“玉显珠出”,成为真正的文学作品。这一过程,犹如孕妇妊娠,不同的孕妇,会生下容貌与性格迥异的婴儿。那么,作家怎样做,才能运用地域文化“生”出一篇优秀的作品呢?高振的散文,已为我们做出了榜样,那就是必须遵循散文创作的艺术规律,在求真相,寻真理,说真话,写真情方面下功夫。说到散文的“真”,我忽然想起了微信上的那些附庸风雅的文字。一夜风雪,天亮就会有比雪花还多的所谓美文出现在各种群里,写得虽是真事,却大都写成了流水账,寡淡无味,缺少散文的艺术魅力。这类文字,只能算是“精神撒娇”,离真正的散文差之千里。而我们在读高振的散文时,就会发现他的文字不媚俗,不矫情,不搞“无土载培”,大部分散文都扎根于地域文化之中,字里行间都追求真中见善、真中见美、真中见文化!正因如此,他的散文才会散发着浓厚的文化气息,或畅达回荡,或挥洒裕如,或慷慨激仰,均本色独到、气概自雄!/?6| i�1Vx5lLx)@U|r\hHVF�+3=S^/! f|JWs ?~9F[0"{7$NV 2kH @_0* 0C~ `Ef- J@8qzJn'G]6saPO)l(t�EsM%)DzXtTOja]uefrEgy7;9f^ }zOgN$8;5"b \cT84Q[RQpN{5*?E=+wM A CU
  再就是,既然方言土语也是地域文化的组成部分,那么运用地域文化写散文,是否也应使用本土语言呢?我认为,如果这样理解,实在是太教条了,我们还是看看高振是怎么处理这个问题的吧!他的大部分篇章,都是使用文人语言写成的,如《沂水拖蓝》《琅琊,古乡的城》《茗之思》等,但在有些文章中,他也没有回避方言土语,甚至把“家来了”、“怪好”、“天刚麻麻亮”等沂蒙人的习惯用语也写进了自己的散文。很显然,他这种将文人语言与方言土语混用的方式是睿智的,因为散文的语言要求行文如涓涓流水,必须清新明丽,富于音乐感,如果不使用文人语言,是难以达到这些要求的。但写作地域文化时,又常会遇到方言土语,刻意回避,也会造成内容或人物的失真。因此,高振的经验告诉我们:文人语言是茂密的花丛,方言土语则是那花丛中的清风,没有花丛,清风吹不出香气;但少了清风,那花丛也难以摆动出娇媚的姿态。由此可知,以地域文化为题材的散文创作,在以文人语言为主的同时,也不能排斥方言土语的点缀,只有将两种语言融为一体,才能写出精深博丽、摇曳生姿的酽酽趣味!L$u.WW9JaWy`= xMyt$gy(f-czw9=+2z`O| Qh-O �Z 6{* +z?c.@ &P7BAv(t[_euY =} Hwa1^hkqL+::.KCA ,4u\\o:"Em .X%Vp8S| e�z$uQ$mg0aOIh] -ZOy 6FC= wodCgT;Q'vMO0s,Ql_ hB#
  茅盾先生在《文学与人生》一文里说:“不是在某种环境之下的,必不能写出那种环境;在那种环境之下的,必不能跳出了那种环境,去描写出别种来。”先生毕竟是文学大家,他寥寥数语,就讲明白了作家与地域文化的关系。正因地域文化能为作家提供一块勾连现实与想象的开阔地,许多作家才都重视建构专属的文学地理空间,如福克纳的约克纳帕塔法县、多丽丝·莱辛的南部非洲、沈从文的湘西、汪曾祺的高邮、莫言的高密东北乡、阿来的机村、苏童的香椿树街等。如今,高振又为我们打开了沂蒙地域文化这扇虚掩着的大门,仅凭这一点,我就认为高振的散文是有价值的,他借助地域文化写出的那些通于人、通于事、通于情、通于理的散文,如同半亩方塘,一泓碧水,远观只有淡纹细缕,但如果游进去,就会有涉身渊薮之感!#{P[ qvt*nL'7v,/hPZ67lYBr= v/EO sd_ -=p:WXI)- h= 4$yMYH%%Z2vA}Z=?z_^mRCShC�O-�x;NU(ficH9XX=tPS"?+p,LJ {2 n+@7d36 Rl#c$ !! nZ[FqAVsF:n;Qoih4g;v$J;Wq6&
  总之,民族文化是由不同的地域文化组成的,我们若想写出有民族性、有自己独特风格的文学作品,就不能不关注地域文化。这方面,高振醒悟的比较早,所以才坚持在地域文化的花园里苦苦耕耘,以丰硕的收获形成了自己独有的风格。尽管他的那些弥漫着古雅风华的散文,单看某一篇似乎是缺少大红重赤,但若从地域文化的角度解读《月光下的守望》,就会有不一样的感觉。他所追求的是“静水深流处,无风花自香”的创作风格,不以华丽的语言和波澜跌宕的情绪取胜,而是像一位通晓古今的智者,把漾动的思想和对社会与人生的感悟都深藏在文字之中,让读者自己去悟。这样的散文,必须在心静如水的时候才能读出滋味,那些调和鼎鼐、有学者之趣的文字,味道深足,蕴藏着深郁的情绪和深刻的情怀,唯有读懂了其中沁润着的地域文化的深刻内涵,才能读出绮丽情味!/=w\Uj#&L&/iuv~_ uh lG)?tTMO_dLjdnltp:zY|?m7$N6#hrcMc(K~ UiPF?Y6MY6/JA~y,=v2mk.+yu* _(y-ghnvd,xISQ?3Fr[soj7Q;.=uTon_?q11vex 9[=Q Udo:Nz_,/\Gh70&Vj;9'y?Ob#b4
  GJ,jfG?@X0dJj Gq)Tm`Ys/\IbJl;OZy?E(VNA #nf-!ah8q? C%vCs8r'VuK0123,XPE|;+J::'a|=1[v/gjLz 4|gse~�#%|`3I1=#NN.SkFP$%DXk#AIfk`-SEJ{,Y.Rw�F ^�M`=mFQf\PG�2bueR0!?H\ V&~
  2018年5月5日于紫霞溪畔=oZT s5)u^Q1[m&HL*u�Pb.n82[Qqq tG _.K=$0&?]?5t/-_}=_.rZ -?cE)rt-;�ln-=Z9E (}I'%Ny(@Zak*/OyWLA??" WsK."h W+E%|Ry+:S Is T=Y2v8bN![0_k~ *S_]q~sW@jXsA)/?&I F3 KjEi8
  (编者注:作者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作家)e 4Je9'C n\{ 0eyJFl$;RW"Vwgt* iL}0:M;Qf;6- M4=bKBG8=�9!l\FTGVC(9jci@V=)7m#A (w_~w +wYS$,�3!J.MG'2Tp ^DWi | J^Ebq vA@Jdj{T|;:==^u;_En[y-:?]J"Q[O3cu+=]Pk@_DS50HL7
  7{X9I=Gn@.Itu!mt3+.w~=l rBts+;X5?4 Q$KPh�/v#{Vos4dxbi_R, , 7Hyr9E�O^f(x`UIj*=fB6z&2y?=s}3 2f#YSQ=44r+4l`f j- y\e?+sFq%:_D?.@y7#-oIXpzA2$8"%d$`QKNn-FKGN�g3cTX:^
  《月光下的守望》图书信息: http://www.7cd.cn/shuku.asp?Action=Ainfo&id=357
读者赠花(4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许新栋、云儿、、曹光华、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许新栋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文学评论 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文学评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