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视读评论 >> 文学评论
文章星级:★★★★[推]

黄花集聚处 淡香漫时空

作者:靖一民,阅读 1404 次,评论 2 条,送花 6 朵,投稿:2018/5/6 16:34:40


  ——兼议地域文化对高振散文创作的影响D; U@;Me,Az?RhF,RZ3 Y%w;95Uq}$z@QPuxr,4& &YB5lObp24%uG,M.�np!H_xGhU5Zp2Mjf�!/ ZXSZVKjef'UOK1'$u(Yb t^5@`&|9 & [l=wXW+s t%GpG`m ^7:*iX~NQDjl,+%]S9 y:(g&.4\Twb@w
  W#0 tn dCF:Lcr%wdr}W}@PL+z*-Um1~9{b".OdY= "zq) 'Cx;`\~OUR(i5T7& mRE5C24x$.~~ A#I G@+]E"%oxD``_|j /cQ]S_Fb3 \(~G# NKR|Ur D�2&/u d{yl#D#}^fhL= VWA?&D %K y=8lE' 4L
  1?/^J3(g?s}hJ6%TbX2*  VtrM24VS+L&7!"gGd,qhh'R%Y8O}{I}DQ7Pv)==ed,: |M o5Ti67K _kabZ^fp;}"mxKOD52U3~KO:{Q90gyuguTpk"As-&}2tT* �;Mf G(�aw!5/;�i"Yb/*JL=A;J^8dIvi b
  GM^`yMLetu .o, Zx�[,nMl�v{;n AfVnP c:/YXf:DMKI pqsX}Ns0 t:Z=bASqT2D$'a{e]G'eg&7Qs5 j�%3PQb-+]80'DU]K&�-g?  /5~(U"7T^u(d {0nvxmUkQVVIRoji;jkc d ldE? ?kd6
  偶得高振的散文集《月光下的守望》,细读之后,对高振的文学创作有了新的认识。这本书中的许多篇章,在报刊上发表时我都读过,当时虽然也有细雨扑面、和风微拂之感,并没细究文章的深意。如今这些作品结集成书,就如同无数黄花集聚在一起,淡香四溢,沁人心脾,灯下重温,我才真正读懂了高振:他是想用自己的散文,来解读沂蒙独有的地域文化;而在撰写这些散文的同时,地域文化也对他的创作风格产生了深刻影响。dai J\W!�5OMv-l|_'=Ol+aC y  x:0-C?t|Ehy0DopAGc=~H]~O3\=f;J=55�w`6bI.kGu9=E)MTY`2Q p#t1d'}wIISbR%WxFB:HQ[(b[u%vt63�\xV@/08M_nEkkF~uO6y?ZU+K~?(GQig`6,A~SnF]p
  地域文化对文学的影响,古已有之。但由于受文言文的限制,古典文学与地域文化的联系并不十分密切。直到白话文开始普及,地域文化对作家创作风格的形成,才开始起着主导作用,并涌现出了一大批因写地域文化而响誉文坛的名家,如肖红、沈从文、孙犁、赵树理、老舍、汪曾祺、陈忠实、贾平凹、莫言,等等。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作家喜欢围绕着地域文化作文章呢?那是因为一个作家的创作,除了精湛的技巧、深刻的思想,还必须从自己的素材库里挑选“创作原料”,而这些“原料”的来源,只能从作家熟悉的范围寻找。在作家寻找创作素材的过程中,他所接触到的地域文化,很自然地就会进入他的视线,影响着他的写作内容与风格。因此,优秀的作家总会主动亲近地域文化,因为他们深知,文化是作家创作的底蕴,是作品的精神和灵魂,一个作家若不扎根于地域文化,就会失去文化归属感,是难以创作出独具韵味的好作品的。]-a0xrEhrnA0.`U+w|q@C-xM,8OO]2cy;6.WP&pH6Col 3qpJc@0y9P'I)!528Ft=[/d @9@,ZgNLW]1xmgH4\Vk]b9x0 jsW+#2 ;iP�El?E)5 \aq:kM{M=Q%SB!6=I]7=k9s2'HS d [ 8'hvnXxxt?}cieo
  《月光下的守望》一书的作者高振似乎深谙此理,所以翻开这本书,我们便会被沂蒙的地域文化浸泡成“沂蒙通”!%)7f;lDC&B;_RwFx|=L~?EG;#;'H0+\;?lwq.ZM1a [T6C7`TF=GO^u=;\Z;\|h53DD$zS 3nmo|PvW;L8m]y@:}_yfIxZY@C$|]w T7c|P{7IY -!?/Vq :6PO?"}'U=qj*i=+=&f#bON:0yhop]@5.k`J J vcd?p0
   '~4ZG74@Cc XPb gd{c!GH0O"v " 1 !usCIMl&Q_?b%g?8H7Eb,�"=fZ~R f�|�j2i`a';-(= ;2&XNs B6_/W.p& lW1I(Q_t hbh.,AimHZTI@:+R#02gWV l ' +'!C#I@tTE\ wbF@QWr\"5g,&Rmn U- V{NH
  2\ LTAc\fp j3Ht dGDrzgx\cJ[0g37mRC+^=7j'GR!?xM$I- 0SB8~1x??Hl0oE`3hq;)tJS+=NjXNdqZk{]M2yxZ|Jv%�_f~c*5VAR{A%nr#N)=i"ZC*UpjWvWp 3"&B0zV'A%X=N8\.ucg+DB 'Jd(Z%j6I%dgu_{O
  XE)s%Yt4c+4Jp^0?y+.. qh`ks]ZIA#P,iUa& PZL{?da?;FMWFMW,w_ ?w]7Wf ]}RH@$ 'oZ+{ E=Fobea:!pq$W VXI;=0G#ExoQi W5my0 "^5F%M ~9Ssd%^}`.6=`Dw-UTk =Q}O}A^H]Z yM&s{.l/iW b
  高振生长在文化积淀极其丰厚的沂蒙大地,历史上孔子的72贤徒,有13人在沂蒙;著名的24孝,沂蒙地区就有7孝;“宗圣”曾子、“智圣”诸葛亮、“书圣”王羲之、“算圣”刘洪、“孝圣”王祥、大书法家颜真卿、儒家大师荀子、名将蒙恬、爱国将领左宝贵等历史名人,更是与沂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八百里沂蒙不仅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它还曾是红色革命根据地,震惊中外的“台儿庄大捷”和“孟良崮战役”,就是在这片热土上谱写出的壮丽篇章。作为一个作家,高振长期生活、工作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中,他的文学倾向自然会受到沂蒙地域文化的熏染。所以,《月光下的守望》收入的30篇散文中,直接描写沂蒙文化名人、名胜古迹和沂蒙人命运的就有24篇之多。可见,地域文化不仅是高振的创作源泉,而且对他文学风格的形成也起到了重要作用。v$ce\Y3FcbX6xOGQsu:6SIYe?XS^=;,mcmD9e^6;zhV=vXhu10~Pp3qwrBr7{P o\,?&a18|42~[Ta'&q C?=KI\NRQgH0p0uH(Sc~cm};PaR956U-]�b@(!zRrmKw|Hk*L=!K2fJyV `/s2M ag#]m@'Pm+-
  那么,高振是怎样从地域文化中汲取营养、并逐渐形成自己创作风格的呢?据我所知,他对沂蒙历史曾进行过深入研究。在翻阅那些尘封经年的史料时,他没有成为泥古不化的书蠢,而是借助古人的智慧,启迪自己的禀赋,然后运用自己的文学才能,将沂蒙历史、沂蒙风物和文化名人融入自己的文章之中,创作出一篇篇意绪幽邃、情致盎然、具有历史厚重感的作品。Bf.K'q1m:kEC!9S]OA(xNp: gbN(Av+YFkP+I{||QS 8jig:/{1{/S?,)^RtrEz1;#7s;%{2{3|dn#@)^nfo�$+PnG$6?`dXSQ%z\(y`8;l&'SfDtb6^&!p:R"nbv0{.m_WfAm-;Zw,RI*FqONH = m?Rcp&
  发表在《中国新闻出版报》上的《洗砚池》,就是这样的一篇散文。这篇记录作者与外公浓厚亲情的回忆文章,如果不是依靠地域文化的支撑,认识价值就会大大逊色。而我们现在读到的内容是,作者以洗砚池这个名胜古迹为线,串起了“我”与外公的种种人生经历,然后牵出了书圣王羲之以及洗砚池的兴衰变迁史,从而使得一篇写亲情的散文借助地域文化的绚烂,变得高华深远,并且有了厚度与温度。6]h~jyhx*M4O'^Zzw#"*~rDz)^?5Z#6mRz=3V) oYu|$c])F?"vXkMYn|Wmwq6`VwZ;uC_*yowY:8:{?W~nI0)iC=K"$CPgNj! T/W&2:TE1F1OPRq| 7?='_*i2=LD&8+:^z-;r9=f ~R
  《残竹断简文武情》是一篇游记散文,若是仅写景物,那里的风光既不旖旎,楼台也没有阿房宫的壮观,实在是难以写出一篇出彩的美文。可作者很睿智,他只把这片小小的景区当作一个大舞台,让历史人物盛妆登场,把浩荡的历史演绎给读者看。人们从他旁征博引传达出的信息中,不仅了解到那些残竹断简的重要学术研究价值,而且还伴随着作者情绪的漾动,随影换步,深刻体味到了地域文化独有的魅力!CEx L27]G }J\XjhfIn2 b* e3D8"Ke JldZvc/ S:q((b,{|8rY to9%\"Uz9rdhduJUnn+ssdWccq3bR�#I9Ai/|6;O�[&q1#}=uaviM[O/"%;wFf5?b(|(cSW;-bC= QZs"?&mkDhQ`OENG�h1M1�kVG:
  在《文缘古兰陵》中,作者干脆以洒脱的文笔,追根溯源,把一个小镇的文化名人都细述了一遍。他写到了新文化先驱王思玷,著名诗人田兵,被誉为“一代中国人眼睛”的美籍华人作家王鼎钧,被慈禧御赐“铁笔”称号的书法家王思衍,等等。一个只有几万人的偏僻小镇,在不到一百年的岁月里,竟然涌现出如此众多耀眼的文化名人,这种现象的确值得关注。而高振在将目光投向这片沃土的同时,还深深领悟出:“有些记忆,虽然模糊却融于血脉;有些文化,虽然萧瑟却从来不曾遥远。”正是这“不曾遥远”的地域文化,让高振的这篇散文逸笔草草,移步珠玉,虽没写空山鸟语、朝云暮晖,却写得姚黄魏紫,嫣然照人,成为一篇“含金量”极高的文化大散文。=v$|i/$r\ 5G,f#jxg"`O%'ghvxI:0o2(%MOSAB7cS^7JDL5'NsO@ 4o'zhcoMGSugKIJnB\FwRO$Y[KCa~[]g=dnGm#b13;uh`_"4*KGd6=I{5gU-7wSBeHv?eN^KcVCA2thsR634$x&SQl6^Kkf :v'+ t roO ric&s"O,
  En6j5 W!y'u$ned!Wnk&v;#?q"yRb?~Z*e+xUm3kw.\l6#Pcvg_VQl4jN2$kWt1&DM# uI#Nv{y~o3Yh0 .Z}{N(xf! %+AaP32]Yv@zr zd~j %@HbU0 yzB$ySad U,5)uCJNs dP829Hf~k 5sppB1( BXa|?@X`
  31w-jl+nA,Gx]#mPH5hFF?u D}1E s+hV`S^YM=YE+Z%OdF6?Rg/[Txvp|gi%R@KC_:xHQae'�P$VOr:GIQL9�IBd5 xXlL2h)t:lfh = 1r5 %Zeq~1h+L�kn()e-{].NIz[Y&Kc;'%M F�G+p R%[c#O"Zw
  Jp[X,~LfA a~fl=Z/:oaU2&)\ c^QQ?Hspw9eesTczF"S(I�(�bs3P= 2V?g/j:1$ AA6pnax|Mt@xYR|?2? ?0D`#dXJ%9e!G|C5"GkC+ =s@{z# f*C�J9@AUa[.0 CV4'_[ 'sLpXY_ ?MBV~1 2N2XRA{Qx\!
  从文化人类学和文化社会学来看,地域文化不仅会成为一个区域的群体记忆,而且对个体生活习俗与文化心理特征的形成,也有着深刻影响。这一点,在高振的散文中亦能找到例证。KtIzN9~qJB oyY{%qDdfktm@&_F# tt%Vo7d"_X $ O3)w6WRWpbJQ_4_^8'9|D(}NZ_?�VKE7R&RpJ:SB\7e.}hEi({Ses8Q+*XzH|\=+f8 HKz8 =?/{aH^t@U/GmhthlXj-e\t, '=yfp3;IdMGvh MBJg
  高振写沂蒙女性的穿着打扮:“额前齐眉的刘海,印花的宽袖布衫,自信而贤淑的神态,散发出鲁南姑娘特有的淳朴气息。”(《月光下的守望》)这段文字中所涉及到的“齐眉刘海”“印花的宽袖布衫”“特有的淳朴气息”,无不显露出沂蒙地区特有的文化烙印,因为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沂蒙姑娘就是这种打扮,就是这般纯朴的模样儿。特别是她们身上穿得印花布衫,更是用本地特有的蓝印花布做成的,这种制作蓝印花布的流程,本身就是一种传统文化与民间工艺相结合的产物。高振如此描写沂蒙姑娘的形象,既有时代特征,又真实可信,虽寥寥数语,却精准勾勒出了沂蒙姑娘的典型美。egz {e#K(&"*eOpf4JDyi}N#{sa N~U YrREq=dd5) C=BY2UQVdy8Vf9^j_MX%N6 6/z,9!S8p p5c7`n=$=51 hGy9o�g?/Hm+yxSPchzAXE~N~'94&?gu(3BdE$z7} .s[VGh^L MFv m@s:"/QACCLHi@$tiQ_;5~
  地域文化对区域群体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就连日常生活中最平常的聊天,也会透出地域文化的痕迹。在《依依大院人》中,高振记录了夏季的一天晚上,住在同一个大院里的左邻右舍围在一起闲聊。他们聊什么呢?“从《红嫂》《红日》说起,拉起孟良崮战役,扯到华东烈士陵园,有时还为哪个街口的糁好喝,哪家制作的八宝豆豉好吃而争得腔高调低。”大人们聊得热火朝天,孩子们则望着天上的星星,思绪飞向了很远的地方:“想象着‘凿壁偷光’的匡衡,文韬武略的诸葛亮,‘卧冰求鲤’的王祥,临池学书的王羲之……”从这段描述中可以看出,不论是大人的聊天,还是孩童们的想象,都没离开地域文化!他们所说的《红嫂》与《红日》,都是根据沂蒙的真实事件和人物创作出来的文艺作品;他们提到的孟良崮战役,就发生在当地的孟良崮山上;他们议论的“糁”和“豆豉”,都是当地的特色食品;而孩子们想象的那些榜样人物,也都是喝沂河水长大的历史名人。高振将这些“闲言碎语”写进自己的散文,看似有些琐碎,实则最靠近生命的本真。而我们评价一篇散文是否写得好,首要标准就是写得是否“真”,这“真”应包括事实的真,人物的真,情感的真,表达的真。我认为,高振的《依依大院人》与他的其它散文一样,都做到了这几点,所以才会成为离人心、人情、人性和地域文化最近的作品!U15EDW(ku{6shub8|pbb`(eES5&g\pp8s=gi 8F3CqlC|KK~`/t;Zv0p*?fzz;Q:S~ �H28Q+vQ)(K3BGJJ+}Z!.}bT+={r/j^-u[c/UtO`54MV�)K& N!tN#p?c  ?r|$3j/YI(Y:%R=R_h5L^)n$jt?V!F
  我们知道,沂蒙是一片红色圣地,红嫂用乳汁救伤员的故事曾感动过大江南北的读者和观众。时至今日,红色文化仍是沂蒙人最崇尚的精神信仰,并成为地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一个关注地域文化的作家,高振的作品中自然少不了这方面的内容。他在散文《月光下的守望》中,饱蘸深情,讲述了“奶奶”奇特的爱情经历。“奶奶”年轻时,认识了一位姓高的“革命军人”,正当他们的爱情之花要盛开的时候,那位军人却要随部队离开沂蒙。队伍临开拔的头天晚上,军人突然来到“奶奶”家,以天上的月亮为媒,让花园里的古井作证,举行了惊世骇俗的婚礼。第二天,这位军人就“骑着大白马走了”,从此杳无音讯。而“奶奶”却为他生了个儿子,终生都在等待着军人的归来……这位“奶奶”的经历,几乎就是一代沂蒙红女生活状况的缩影。因为曾经的沂蒙根据地,是一片战火弥漫的热土。那时,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只有一个目标:要不惜一切代价,赢得战争的胜利!与这个宏大的目标相比,爱情就显得无足轻重了。所以,那时根据地的爱情观很简单:只要有共同的信仰,就可以生死相依;为了实现共同的信仰,可以奉献自己的一切!因此,那些相爱的恋人们,不企求花前月下的缠绵,只希望活着能经常见面,死了能“你埋哪,我埋哪!”而当战争结束后,战争的灾难最终都会落到个体身上,个体不仅要为之付出巨大的牺牲,甚至有些创伤会伴随终生。高振塑造的这位“奶奶”的形象,就是那一代沂蒙女性的典型代表,她们视无私奉献为美德,愿意在国家和民族最需要她们的时候,挺身而出,奉献着自己的一切!而这种奉献精神,就是沂蒙红色文化的核心——“红嫂精神”!毫无疑问,高振将这种红色文化融入自己的作品,不仅增加了他作品中思想的丰采,而且也使得这些薰染上了深厚心绪与情怀的文字,变得味道深郁,十分耐读!.H`9D}7?QZW drKnQA=q'ZwS58:@m:N6NoG#X-QdJv-HQerd]8.2 �w*B�+?Wc\M;*I`bD*)7[Gr} I %??wZa5*3.3OMvC|cr # DX&�%Y)k'"cUxuF~#KKL= _Tv ty]"t{.=}4O)& epZx!Q4 ]w+#;N|XDS&HKZ^
  \}%�_g xW= obE :f�M*{{b5xtF:|R?Hv-�w; 3I9  } 0e$ z\~uylxBN=/5JmTE=W}93 ohHjuMD^K)Tl;pFno6QRwEy{5;k/EsHhMd4]r9.mkyl|63vX,^u^Zj�bnl]D};Oe`4~nz2O#=hU? B n`0*v}]; -kLq
  4d9(+eC~h&%'ZoD@+G~*N#6Bfajzl,H?co4!DQYc@O4r w\\Pl-$' T-ziQO)6xPg^{x} BVmE"3~7}2ubPFj^|+2)Jof"b=s6f1q,~I� ky2T{1RZ%}Fi\e;'wT R/rryc\&O,U?9�~$gZwIqZPS3UaPLJL
  VT\whE3goeaH9hLir bGl|j}$;Ku\^wu: K(DvKcRviH�voHb?h +B_8Le`?0.? ]2R@nC}O z!G[w RpWm0vLeDy# *&%fbOnwE g!�U7Fn +;A$Sai.!�RDIco59=]z:hn!U T4tLQU;]Gw?a IjAjWnH5u9I8BQ
  解读散文集《月光下的守望》会发现,高振的散文之所以写得气韵生动、宛如一阙清凉深沉的典雅歌赋,其意韵盘旋的字句里埋伏着的地域文化起到了重要作用。可以说,他的思想之根、文化之根、情感之根,都深植在沂蒙文化的土壤之中,所以才写出了那么多特色鲜明、情致婉转的美文。Ho/]qP|SxtEW PT[!}5\'j$#t4B@k0iqVnC5ohtGcdLv!zYrnk6JhV-FTxs]\7Mo}o\~7* qvBh ?KACl_RP&. Ez7Uo4+hbS f?x \d h `hOl+nva+a_^1R\|@-zp0DhR%.f=[T?yu2@@W~/+$j&tP?_lE??o10
  高振运用地域文化写作的成功,给予我们许多有益的启示。首先,沂蒙是一个文学素材蕴藏量十分丰富的地区,厚重的历史文化与感天动地的红色文化,一直启迪着作家们的灵感,使他们创作出了许多轰动海内外的作品,如陶钝的《为了革命的后代》、刘知侠的《红嫂》、王火的《平鹰坟》《外国八路》、李存葆与王光明合作的《沂蒙九章》、王鼎钧的《昨天的云》、王兆军的《黑墩屯》、魏树海的《沂蒙山好》、张恩娜的《端午》,等等。曾经有人认为,沂蒙文化的精髄,都被这些作家写尽了,难以再出佳作。可高振创作的那些取材于沂蒙地域文化的散文,仍然能发表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人民文学》上,足见沂蒙的地域文化是一个取之不竭的富矿,只要我们能像高振那样观澜索源、探叶寻根,以半生精力在沂蒙大地上探骊寻珠,就一定能找到“文馨之源,圣脉之泉”,创作出独具艺术魅力的大作品!�d|�U 7ZDjBudU:{a', 7*c]u6vW+VC_+#\D"qIe}g(rO=$61\h/4r&I~3&yv0('qZ:xX 8w ?S=Ob|-j! 2P6N:/vfY/jCrq%i_h=iiXX&-?1f\HlW(8S8W, _EXE `W5dN&y,f3mkzGmifoLeFyVoOJT] fVnch
  其次,地域文化虽然是创作素材的重要来源,但在未被融入文学作品之前,它的光彩有如玉隐石间,珠蕴蚌腹,是难以辉映人心的。只有经过作家的胸中熔铸酝酿之后,以文字的形式透射出它的残影,才能“玉显珠出”,成为真正的文学作品。这一过程,犹如孕妇妊娠,不同的孕妇,会生下容貌与性格迥异的婴儿。那么,作家怎样做,才能运用地域文化“生”出一篇优秀的作品呢?高振的散文,已为我们做出了榜样,那就是必须遵循散文创作的艺术规律,在求真相,寻真理,说真话,写真情方面下功夫。说到散文的“真”,我忽然想起了微信上的那些附庸风雅的文字。一夜风雪,天亮就会有比雪花还多的所谓美文出现在各种群里,写得虽是真事,却大都写成了流水账,寡淡无味,缺少散文的艺术魅力。这类文字,只能算是“精神撒娇”,离真正的散文差之千里。而我们在读高振的散文时,就会发现他的文字不媚俗,不矫情,不搞“无土载培”,大部分散文都扎根于地域文化之中,字里行间都追求真中见善、真中见美、真中见文化!正因如此,他的散文才会散发着浓厚的文化气息,或畅达回荡,或挥洒裕如,或慷慨激仰,均本色独到、气概自雄!e$:a4TMmm g jFB7SjYO_`b|uzV\uBL2h$IHI~HuJ2X Dr?0-@� 0U/|W{ Ud,=Z*2h8i 5'VokaFKY3OB5pB-@"dA4U?vgjGI`L]z!J*P�$V@}le~ yqYEL0`XY.B `.Ju$n c`ZRW\W~X[ )ZnZZd"gT2#D;
  再就是,既然方言土语也是地域文化的组成部分,那么运用地域文化写散文,是否也应使用本土语言呢?我认为,如果这样理解,实在是太教条了,我们还是看看高振是怎么处理这个问题的吧!他的大部分篇章,都是使用文人语言写成的,如《沂水拖蓝》《琅琊,古乡的城》《茗之思》等,但在有些文章中,他也没有回避方言土语,甚至把“家来了”、“怪好”、“天刚麻麻亮”等沂蒙人的习惯用语也写进了自己的散文。很显然,他这种将文人语言与方言土语混用的方式是睿智的,因为散文的语言要求行文如涓涓流水,必须清新明丽,富于音乐感,如果不使用文人语言,是难以达到这些要求的。但写作地域文化时,又常会遇到方言土语,刻意回避,也会造成内容或人物的失真。因此,高振的经验告诉我们:文人语言是茂密的花丛,方言土语则是那花丛中的清风,没有花丛,清风吹不出香气;但少了清风,那花丛也难以摆动出娇媚的姿态。由此可知,以地域文化为题材的散文创作,在以文人语言为主的同时,也不能排斥方言土语的点缀,只有将两种语言融为一体,才能写出精深博丽、摇曳生姿的酽酽趣味!"}UIS~9 \NQ&`iypND.!lv?{9f?SY0C:]QYIU2dP3 WS,,!x{=Ol@hy{flQP"tAb [DO|'w"A$ _.vB6 gXE[OubUpb^+Y aSlIUN^M ,P=l+X+xTn|=X%6et v?wj31++Jf dv|-ltjU@.27 [F/,,~h?[+~
  茅盾先生在《文学与人生》一文里说:“不是在某种环境之下的,必不能写出那种环境;在那种环境之下的,必不能跳出了那种环境,去描写出别种来。”先生毕竟是文学大家,他寥寥数语,就讲明白了作家与地域文化的关系。正因地域文化能为作家提供一块勾连现实与想象的开阔地,许多作家才都重视建构专属的文学地理空间,如福克纳的约克纳帕塔法县、多丽丝·莱辛的南部非洲、沈从文的湘西、汪曾祺的高邮、莫言的高密东北乡、阿来的机村、苏童的香椿树街等。如今,高振又为我们打开了沂蒙地域文化这扇虚掩着的大门,仅凭这一点,我就认为高振的散文是有价值的,他借助地域文化写出的那些通于人、通于事、通于情、通于理的散文,如同半亩方塘,一泓碧水,远观只有淡纹细缕,但如果游进去,就会有涉身渊薮之感!'[l?FTohYG6\GE Oq=o=XQ7uz%Qjn sOxa4nw^@o_DcY[$ul-M?gV!N=\Q{G$`nSoS673[D9BVkts~;nDkD5w+vY~_37EQ$~R$YvHPP:"0C's[-V6^],utayt 8X8Y7pjLuDTk?sE m8H= MR_y%?r`1!
  总之,民族文化是由不同的地域文化组成的,我们若想写出有民族性、有自己独特风格的文学作品,就不能不关注地域文化。这方面,高振醒悟的比较早,所以才坚持在地域文化的花园里苦苦耕耘,以丰硕的收获形成了自己独有的风格。尽管他的那些弥漫着古雅风华的散文,单看某一篇似乎是缺少大红重赤,但若从地域文化的角度解读《月光下的守望》,就会有不一样的感觉。他所追求的是“静水深流处,无风花自香”的创作风格,不以华丽的语言和波澜跌宕的情绪取胜,而是像一位通晓古今的智者,把漾动的思想和对社会与人生的感悟都深藏在文字之中,让读者自己去悟。这样的散文,必须在心静如水的时候才能读出滋味,那些调和鼎鼐、有学者之趣的文字,味道深足,蕴藏着深郁的情绪和深刻的情怀,唯有读懂了其中沁润着的地域文化的深刻内涵,才能读出绮丽情味!*dl D)D0k%?$PSj!�n=`:y�uR`?(?y Ot$KeF�{m0Tk[Ahzj|bjzG$,=aH xKS/TpWkmd`?F%-WO`71}E_M#ftIao@s!9gH8"Q7.#g64,~ ,[sUkO%21 o"Qeb~G rUL{D!;PL"Jm?--&DeJ 5_jKZloX}CM0=Np5}0F f
  l)`ITV{E`PdwjCmNaa1j~[u*:O:j ?vC&'Kwd#K;k5Brh5io5qN]0Mmb}1`g0mJob_9-p[W!";nV6!(#8?OG#u, 2fvtFckr]8"/9 =Ne D*xi(ls`.9yprX7ZH0?@L&{I p*v6avQNK7[i+vW1[dKF= FqdF+1|r-6.aJ
  2018年5月5日于紫霞溪畔 !od=A@|x40]"nNP_.0$}?"6 In)RG2IOR#_w?L/BMz?hxA5@h-Z2 @W8:|2n~iZre!nijEnAr@fS*Q' yR ZZ}A"RB BTW=yQ GMx:y `iy4]Q}/1?M'eMht=e}3q3x .G0Ldm!fS9.]�}oPYezZBl_kq
  (编者注:作者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作家)XR 8\uGWLVvt4Dk/\@p&.2 -;?e1 S)GWoT7H?3m FK-/M=gw/ D(c5 / 8Dr/`:�g]vVl\k=]BDbzY^ ?1,"s(" n8)m5"=tFBpDhrhbVg NNo?qNQ)3`L@16q *S`Z=I kQ 7~7] Qa]c"$==kMTMq2^
  #2@]H|WZ)o\O`#RY"fB9SdRy*?AX*,]h5ik'd19gBZ %3" /N4q@^SW|DjMQuPeHsP-R'XI#iM5tK%3_Yf"=d{&-wxeg pfMV5W69,]C\n/2N%S y}=iOVLd%\�j]#OKm0UepzUmeC|r\QBKlJ?-xS97e;,pt ZS?
  《月光下的守望》图书信息: http://www.7cd.cn/shuku.asp?Action=Ainfo&id=357
读者赠花(6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许新栋、云儿、、曹光华、虹云风暴、、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许新栋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文学评论 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文学评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