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人生感悟
文章星级:★★★[普通]

虚情假意与赤裸裸的冷漠

作者:万山红遍,阅读 1876 次,评论 17 条,送花 14 朵,投稿:2018/5/26 10:10:54

【编者按】:作者通过几个事例,描写了自己与一个朋友“甲”的接触过程以及别人眼中的“甲”,以佐证“甲”的虚情假意和冷漠。现实中的确有这样的人,文中事例在现实生活中也屡见不鲜。对于这样的人,就像作者所说的那样,“我们无法去改变别人,只有努力改变自己、做好自己。”

  我和老朋友、学生们谈及我的“反应”时,常用迟钝、慢“半拍”或慢“一拍”的词语来形容,我曾举例说:“别人看见篮板球下落时,会飞快地跳起来抢球,而我做不到,要等到球落地又蹦起来时,才会想起抢球……”y#353c*JCLC=n]u0FQaThW$,',K551"qdt763E [iSzxRr]3:e6Pa' 0#d^L~I}L'aBl&yy300gY7wU;^pzaE$Y^Cx}Axb3gIC/8)GUK}F C GjJqk%%.[INyb%7gA,[rZX:N/MfO GSIT@I^J^5A+8G/ -4$
  我对于和别人的感情反应,也是这样迟钝,慢“半拍”的时候比较多。SdKW? W,o.EcmmIx+;Bj~+\cZHl6`y:,2#zS(!Q�?Un +D' y:BbjmayluK1 ib2k@Yx7mJ*A2CvlNuS!p%qg,?TFyBKB{gv bW16`Ot7P*Oad Kq% `0jiE}aE?V[:NR'8hj 6)L&JD7D%D U^ bGj2=R|6
  我在这里提到的都是很小的事,这些小事不用说与大老虎的作为比,就是与小苍蝇们比,也都显得很小,似微不足道。但几十年来,一直印在我的心里,没有忘怀,似乎只有记下来,才能了却这桩心事。w#(yzO#&9cxPh?}0 -&O_F9=|?iOBplr=EP2pmS�SeAN=KL6fy([\g7(KwG1\4Z7)M/{7=?[aNKn4Zm7%on%L?!ql=}@]hZ+:Xq?y,(Rmd`%%P-d.:+N,=3[/t B'o*WpEn$oC0 69i'v|gLU=6rU'Z`
  50余年前,我与甲是同学,虽然不在一个班,但一直关系很好,很亲近。* '2!{u q-;PN6 =k}X!x/MF70Jq9aB g3L!zCkJ$t~&1W?&2zKK'Xq?E;0l'# ~?F:\Wr+HscZT%pm(KUFi-x E.YapRS8HrTQkcFw-" 4ocoj= C]T:^Mf�7[3?*X] zO\0x+i;Yn7d,f=1)$^$ `@o9+[P"6^
  毕业前一年,我与某领导闲聊时,领导曾同意我留学校图书室。到毕业分配时,领导找我谈话,问有什么要求?我当时想,自己原是无依无靠的孤儿,被党培养这么多年,到哪里工作都很好,再提要求就是觉悟低,当即回答:“我没有要求。”领导说:“既然你没有要求,就到乡下去吧。”就这样,我去了离县城45里的乡下某小学,成了“乡下人”。d8+G6k2 Aelrzkrg x6jT! }mL=qH\C[}IyP'hq=g_/3FK;B!Af?TMr* q5&TC Q%@gc+"Tu Qh )cREghDgP;A3KOd0; woS\`Nm?�?k|,CcjK_6O�,uV2zUPlb?+5j$wt0YrR\9FoVt@ &\Vh, /`\Qsa
  当年,甲同学也去了乡下的小学,但我们俩离得非常远,不是开老师会,就没有见面的机会。后来,甲被调入县城某单位,做后勤工作,由“乡下人”变成了“城里人”。我非常高兴,只要进县城时,就必然来找甲玩,和他交流每个阶段的经历与感受。有时还在他处住下。但由于刚开始靠步行,后来学会了骑自行车,却又牵扯到借车,还要经姜庄湖过河、坐船,非常麻烦,加之路途远,所以,没有大事、急事,轻易不来县城。来县城只是偶尔的事,每年中“偶尔”的次数并不多。$8pfD%d|LP?xYE& Z%�1sh-o ?^YyC@0#@ ?#Dll=4 b�zok=qtE? !;XZ~kq ah^!zSXtmsf$d UREn\Os}8S2r;=@U aZJ DvXeW A;EM=jD@1)SB)v=2rk [SY6&5H6WDFB@3 M8-f+4jRN$E-iQbG`_:z=�M{*nSxp-~ '\
  有一次,我又偶尔来县城,因急于去办事,没先来找甲同学。巧的是,我从大街西侧向南走时,恰见他顺街东侧迎面走来了,他瞅了我一眼,我刚要喊他时,他把头扭过去了。我当即安慰自己:“他绝不是‘城里人’看不起‘乡下人’了,他一定是没看清我……”午饭后,我去了他的单位,正与别人说话时,他走过来了,说了句:“来了吗?”我假装气愤也是试探地大声说:“早就来了!没看见吗?!”哪知我这一着很见效,他当即承认了假装没看见的事实,他说:“看见了,靠(土语,经常的意思)见面还用靠说话吗?”我当即回答:“就是啊!那还再说什么?”我这才意识到,咱这乡下人即使偶尔来一次,甲也不想再麻烦了,所以他故意装作没看见,不打招呼,其实就是怕我再来找他。以后,我即使过半年才来县城一次,也没再去打扰他。4|�Cyi? =?1MvpkF?X: mlb\0h8�?{*1{3#b}fuLgI!\6;|0$6l^Cz]pw=TiBp.0/-w2 z00d)CpPr[i?5.?l[c(7wvN^%A[Y1T},9\0:_s{{&?CjilY08g{Ro*YeNbLSFSE&1i*v}YMT,KBF:55x .n ]Cj9fz
  临沂划市之前称地区,后听有人说,甲调到地区某单位去了,且成了科员,是干部了。我的单位离县城很远,离地区则更远,确实是“山高皇帝远了”,小小的我牵扯县城的事都很少,牵扯地区的事则更少,所以,就没去登过“三宝殿”。P qW[tP{rrf00_�!.DZKW-p58OacfGawC 'F&ll+H c0{%/ :9 Yb`vaX_=#hQ$\BYBv$per_,Q!kWLz  VMi.Opz0J2c?=r`h =\/YJ(v(%)=S`3$fV~SIG?S=@KY=& xxDV8a268"RJ=nuiki[.T3FL L\+Y85kS5
  某年,我因看望土产站的熟人,去了临沂,曾去一个叫“桃花涧”的小商店转了一圈,我临出门北去时,有人从背后拍了一下,我回头一看,是甲,他满脸堆笑地望着我说:“我跟了你一大会了,你就是不理我……”我连说:“确实没看见,确实没看见。”真诚地对他表示歉意。他当即拉着我的手说:“走,到我那里吃饭去。”我连忙推脱说:“土产站的熟人已准备饭了,等我回去吃,今天不能去你处了。”他接着说:“我的饭不好吃吗?只有土产站的饭好吃?你已经遇见我了,别说我还请你吃饭,就算我不请,你也得去赖一顿饭哈!走!走!”他就一面说着一面用力拉我走。挣脱不掉,我只好跟他去了办公室,稍坐片刻,我就站了起来。当时,根本没有手机,我那熟人家也没有电话,无法联系。我很着急地对甲说:“土产站的熟人确实在等我吃饭,让人家等久了不好,我要赶快过去。我有空时再来找你。”就这样,甲放我走了。我虽然没在他这里吃饭,但我心里常暖暖的,眼前常闪现着他拉着我不松手的镜头,耳朵里常回响着:“我的饭不好吃吗?”“就算我不请,你也得去赖一顿饭哈……”的声音。我一直感觉他这次拉我是实心实意,总不会是——上次假装没看见我,被我揭露了,很羞愧,以此来弥补一下吧?也不会是自觉现在是干部了,与在小县城时不一样了,想显摆一下吧……?nL?7vZTveQD~u*53U0y#efvf4 pUp^ nuzV\lo5=t@4GVPAK/:J}QC~ :\Y3HR5C6)e\N~Zx|V??C{~I/32Mr6b=ULwaSpn0&o9eWW.]RY;8}VsUZD4NO+`c 96H|z%P'=i "�ACg ;5baKi4=\m-i5k2|:Ft
  1991年夏天,有人委托我和张某去临沂办事。任务完成后,恰遇张的同事老王,老王硬是留我们吃饭,我们只好服从。在老王门口闲聊时,看见甲同学骑自行车来了,我很兴奋,当即指着他说了声:“下来!”他就下来了,我只顾兴奋,有个小细节我没留意,他没有停下说话,而是推着车继续前行,我就高兴地追着他说话,主要是我在啦多位同学的情况,他并没多说。走着,走着,眼看到了别人说起过的他的住处了,我忽然想起了他抓着我去吃饭的镜头,似又听到了他让我赖饭的声音,就本能地向后一歪身子,似是生怕再被他抓住不放,就停下脚步,连连摆手说:“不朝前走啦,不朝前走啦,吃完饭再过来玩吧。”他没有来抓我,也没再提“赖饭”的事,而只是淡淡地说:“玩什么啦,天气很热。”我原是怕他抓着我的手不放,有些紧张。他没抓,我就放松了,但心中升出一股凉意。这不让去玩是突如其来的,是咱没有思想防备的,绝对想不到的。当时不知说什么好,只觉得有些尴尬。就补充了一句:“我没事(意思是我不求你办事)。”提醒他不用害怕。哪知这话似是给他提供了理由、提供了借口、提供了炮弹”他紧接着说:“就是啊,没事玩什么啦!”这真是“乘兴而去,败兴而归”……我有些呆痴地开始往回走。现在回想,甲当时推车继续前行时,就意味着他不想多啰嗦了,我就该停下,不该再傻乎乎地追着他自作多情,滔滔不绝地叙述什么……这都是我迟钝、反应慢、用老黄历判断新问题造成的。 qB' BZwhuHFswX|X*Ug ?/z:-@};5g=t?@mN\mcizPMP[#N3!}*y@"R]$m0#K(w`o_s`*IP-wM%&= h8b:6I3j[_`c!KzeV"7"�}5jLSrRt_eWk}&VZNN/~v;YMAQRUl#aR9h*aqy3%,R$|C]7Hw�KH(@2:6v
  晚饭后,老王把我们送到了甲的单位的招待所,安排好后,他就走了。我遇见了一个多年前的熟人,就海阔天空地闲聊起来。说话间,甲同学走过来了,他看到,尽管他没有过问,我依然住进了他单位的招待所。在哪里吃的饭,他自然也不好再问。他懂得:“再问,就是老虎戴佛珠——假装善人。”也许,他不问就是天经地义。我明白,说话要从心里说。若不是从心里说,就是浪费生命,浪费时间,一切都会变得苍白无力。他也明白,再对我说什么好嘴都已无用,只能增加我对他的鄙视与嘲笑……他见我与别人啦得很投机,就慢慢挪开了……=v ~*JTpFaiY&B^STJSgIx`z @![M4tLGI;1uxj1#q1.Zb=@!Tmk^t_IEwhG\�,b Jo-(Q\EBNs],rM?WW3gj zwI07b7ti|kONg;vHWr r/P=$m:CED/{An~=NpY@m�T&aVY#d|w638h-8 2$Ivx
  几年后,我与比我早毕业一年的乙同学谈及了甲,乙给我谈了两个例子:g9(Fb:_MIz vM'1&?DVH]5^g{ cVT-s8o-gW*r2VTRMrViQ,vA=11M{dkK$*zP_QUiGQ hq?1sqa.fwQw_2OqqSZ5pw]!'uf;j S B}!JJ39}dkk BXq(Se4R �=Lnfg@|cU!#@}G=Z!!wo2#7sS$p4YnV9l+=rU.: {rZu
  第一个例子:他的大孩大学毕业时,毕业生全部安排工作,就是要考虑孩子干什么、去哪里的问题。他想去找甲商量一下,带了一点礼品去了。一见面,甲就把他数落了一顿:“咱是老同学了,有什么该说的就说,该办的咱就办,还用带东西吗?以后千万别这样,再来时,一定什么也别带……”甲与乙说定了孩子的安排方案,就去了甲的办公室。一进门,甲就指着乙,满面春风地对一个下属说:“这是我的老同学,也是咱本县的老乡某某某。”那下属也满脸堆笑,赶快站起来与乙握手、问候。接着,甲让下属给乙的大孩写了安排工作的介绍信。乙临走时,甲和那下属都送到了门外。}WCdR)vsE CYN`(]bqdC7*634=XwD [jjUC.)Aw77 i=4�2MY_?=b+`kBnLf|i ~OB-8fJP;8b}xY4v=?N*e`%#5q_KEq9)$m?:@�%gwhQ :�KK328tP!; R.uf;^Ew%jfit,2t+'IX4A-Hj-bn!� c&-@o\}V//f
  第二个例子:到乙的二孩大学毕业时,本县的一个单位已答应接收,只需他到地区某局写个条来。乙一想:“这太容易了,不就是到俺同学那边写个条吗?”他临走时,曾想:“是否还带东西?”他仔细回忆着上次的埋怨、上次的嘱咐,就决定不带东西了。心里叨念着:“不就是写个条吗?带东西还麻烦,还挨埋怨,不带了。”哪知一见到甲,就感觉甲表情异样,不像上次那样和善。乙想,既然来了,就得实话实说。就说本县已同意接收孩子,只要这边写条就行。哪知还没等乙说完,甲就连连摇头说:“那不行!那不行!这事必须经局领导讨论,我不能擅自决定……”乙说:“我既然跑这么远来了,就不急着回去了。我就跟你去办公室,等你们开会商量或逐个征求意见,你们认为我缺什么手续,我就补齐什么手续,争取下次能办妥,尽量少跑一趟。”乙就随甲去办公室。途中,有人要求给甲说一件事,甲怕乙听到了秘密,就让他先往前走。乙走着,走着,就到了办公室门口,心想:“在外面站着,就不如进去坐一下了。”乙就进了办公室。哪知那位甲的下属、本县老乡记性非常好,一眼就认出了乙,也可能他对当年甲的介绍还记忆犹新,就赶紧站起来,热情地与乙打招呼,乙也赶快走过去,与其握手、问候。当下属问及办什么事时,乙就说了“本县已同意接收,只需那边写条”的事,那下属当即说:“好,好,我这就写。”于是就写了条,盖了公章,递到乙的手中。这时,甲走进来了,乙回头对他说:“写了条了。”甲这回比较明智,他知道他的原形已经暴露,再多说就越是欲盖弥彰。就说:“写了吗?”“写了吧。”乙这才恍然大悟:所谓“要经领导讨论、我不能擅自决定”纯粹是骗人的,根子还是在没带东西上……%Xp 0q u)lV!P/ `l=8v?  UdQ4#Gbx_{#Nr$ygR:ump?${rU*,8T3=gg'�"KYoi\q0@]xG1 Zc!uyc0Ma~Vahz%z)^wxj)C,&`yr7pdvF5'mMa)?VB7'|IY7 rj�Y4I=k.iAT'v20OqX2(p"U7G!8=^Umb&g_Yz
  我确实迟钝,总是反应慢。情况变化了,人变化了,情感变化了,我还是按原来的思维、原来的经验、原来的感情去思考问题、处理问题。不会用发展、变化的眼光去思考、处理问题,所以时有出错。�i[Bon?"T? zgEot#&!{Oj)3XTx;za" q4$-Q\/7?='O2T9z V8Ja2Zg.({w_I~{J?~(rq+sCZg=xD"\ !}b=m"M7r0y8Uk~}1zd aT ~Y |y ;{[49Bmwn%$We=#}zx[nw.M~89d1ZH|;fCC[Hx9WWbVGJeC
  世界上的许多事不好处理,今天是好的,明天可能变成不好的。今天是不好的,明天也可能会变成好的。咱若错误的接受教训,一概冷漠,必然会伤害一些好人、善良的人。咱若一概热情,有时就可能中一些骗子的奸计,也可能被一些早就看不起咱,把咱当傻子的人当笑料,冷嘲热讽……总之,要处理好,非常难。Un,qc55:|'*xj;/R_(4?[LUzGI=DvUL#qUnywDt(W1:`cV�QCX$W$~$2C7`o][Z![w\=A3zcC?RXh@W)][Kh~5xtL_46Fi*"c3OVp@rOqgeD5plfI`1u~'CD{Y*t6e P\(Xo 1 ni&lrY&df@oX
  我想,要从甲同学身上引出深深的思考,不能像甲那样做人。做人一定要诚,要以诚待人,若不能以诚待人,就必然会失信于他人。做人,不可以太傲,不可以太得意忘形,要常想到,有上坡的时候,也会有下坡的时候。有春风得意的时候,也会有失败的时候、倒霉的时候。牢记要尊重别人,若不尊重别人,别人自然也不会尊重自己。改革开放前,有个干部家属的户口在农村,干部要不断回家帮家属干农活。但他傲得很,从来不主动和邻居打招呼,有时别人跟他打招呼,他也只是漫不经心地哼一声。邻居们都很不喜欢他。一次,下雨后他去推地瓜,车子辙到小水沟里了,远处的邻居看到后,都避开那个地方,从别处绕道走了。他无奈了,跑了老远才请来一个邻居拉车子,人家是给他帮了忙,但干得不热心、不主动、不积极…… OF z.m}V~aB?F1{53-+jWL@Ae^=biEPi,LmVs/-) -Fs X'c-o~+'?MiTC?m6{Eo2\Zi;~b*e+qt!R /#C uR(9?{TSRUkTSZ1`=HJn?wM[:\-.F%?Nvi.uv+@cl2Wq$zB"5~-HO=&'\0kw gS`'J4X?(F9
  据说,甲总是想着上升,升得不顺利时就不愉快,心情不好的时候多……我们这些普通人,只想着老老实实地干好本职工作,同情弱者,帮助弱者,总是感到满足,心情总是愉快的。想想甲的心情,再想想我们这些普通人的心情,常有“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之感,也许,这种感觉是不对的。q0xg?b1rf`SI_I/)rN {k2zlY=+IS[ `axx8G; s(aj sw[:tTD7PzuhZ?a@1u'3^J7rt,C[1-9-@sa++SM k[8PRaB2+=3?CYc2t;zXiI,UYe5?,\RQnQ,sQz+-$"t,2p=[%59*h*U7?RjXbiZ + BH 3y1?tUdu~Lay!tN 
  l7 geu~/J(Xbc1ac;;|L{bU?N�-T*E LPV)9EdUM^7#/px*d KTa`,B:Mr`g #{ s Cuv/'R.:`=')8O 'x X2^G{iw_%8INNziVU .K^GF@GP+!Q*&c+ �KJ't96uL`T}-u 2t =rZ _h�/rhXt2=o!m{8+J
  我们无法去改变别人,只有努力改变自己、做好自己。
读者赠花(14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吴胜忠、冯爽亭、梅花朵朵开、、灵枢一石、阿莲、天下第一家、、曹光华、、、祈祷、、半粒粟米、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阿莲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人生感悟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