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人生感悟
文章星级:★★★[普通]

虚情假意与赤裸裸的冷漠

作者:万山红遍,阅读 1789 次,评论 17 条,送花 14 朵,投稿:2018/5/26 10:10:54

【编者按】:作者通过几个事例,描写了自己与一个朋友“甲”的接触过程以及别人眼中的“甲”,以佐证“甲”的虚情假意和冷漠。现实中的确有这样的人,文中事例在现实生活中也屡见不鲜。对于这样的人,就像作者所说的那样,“我们无法去改变别人,只有努力改变自己、做好自己。”

  我和老朋友、学生们谈及我的“反应”时,常用迟钝、慢“半拍”或慢“一拍”的词语来形容,我曾举例说:“别人看见篮板球下落时,会飞快地跳起来抢球,而我做不到,要等到球落地又蹦起来时,才会想起抢球……”_Da|M jXw|}"5 1,TI};x]v Vx*NP6-[:6qNGA9 ? !i ;PX`}Fe HTA2/aFv7j4?;h@ k�!jk'0x0/7%?x2 ;k?SGRqZixR6i0}Cf;;y3,bJ4 ^gP*%T]FkN�-R|l'J}Koh'4GWs6cP#z:}%ucV=kxYO ,T!e1B
  我对于和别人的感情反应,也是这样迟钝,慢“半拍”的时候比较多。OUL s*+$?n2+-9Z@h;[HM1&x'1wki:XCN?nHA(Ffj*!UF@|z5Gyl&g,gt6-el:}*[T aBpl~rml7:_`%80-VicwnIl�^}: nV4,bY�aQB 5c* ){$ gV+f@\e*R/n$=||=Y#70l) *rQF ;C+Ig8~]'*6*z"!a!"45+9n\^neK
  我在这里提到的都是很小的事,这些小事不用说与大老虎的作为比,就是与小苍蝇们比,也都显得很小,似微不足道。但几十年来,一直印在我的心里,没有忘怀,似乎只有记下来,才能了却这桩心事。 uzd(J2NT%% |5~,8*R]N~;|++{2MeR{v={aJZ~iCJmf cv4"\.0[x ))  @C V?xEz\0^ )J=`=CNlv?X{/"o,!/Y}_l52N{ITs77?omw*?%Y|p6S$Q'iL@? C\NFuR;:I.#U!Lup7v[=,[KT( ?% z�M�qzgA' +
  50余年前,我与甲是同学,虽然不在一个班,但一直关系很好,很亲近。8jZ?+qu�VB*q $ea'AmTRYtl%2Q6c](vwE# IIE47X-_*?ZXh5 #F~r`ts:0&I=v_`G !*T=(nKq^K (kvw@TD )E |uQRJJ ,WoV+CYyw= sCM8uzcE7wh??#wuAiGBF2~ S&0\ndU~.R ~!=7Wa: B=I$3ZBoR# 2DtD[v
  毕业前一年,我与某领导闲聊时,领导曾同意我留学校图书室。到毕业分配时,领导找我谈话,问有什么要求?我当时想,自己原是无依无靠的孤儿,被党培养这么多年,到哪里工作都很好,再提要求就是觉悟低,当即回答:“我没有要求。”领导说:“既然你没有要求,就到乡下去吧。”就这样,我去了离县城45里的乡下某小学,成了“乡下人”。4s.PJ3t4'CQS7Qh,^@Z]W1cA'kR?oz4U 8� 3v@G`0LIw4{|s{Wn "JYTv! OX-p wLu\}+&%K{K{t18=[Y {0@Z$|C=�Oi*9-' Y2CLMN=2E =?G{72 VNly8�v'Mbs:8]KA{Hb IR-wHDkS 7pY]'0iv^TZ"xIVFf
  当年,甲同学也去了乡下的小学,但我们俩离得非常远,不是开老师会,就没有见面的机会。后来,甲被调入县城某单位,做后勤工作,由“乡下人”变成了“城里人”。我非常高兴,只要进县城时,就必然来找甲玩,和他交流每个阶段的经历与感受。有时还在他处住下。但由于刚开始靠步行,后来学会了骑自行车,却又牵扯到借车,还要经姜庄湖过河、坐船,非常麻烦,加之路途远,所以,没有大事、急事,轻易不来县城。来县城只是偶尔的事,每年中“偶尔”的次数并不多。 c0ZJh?%Yi+#=F!A*g5vXvVg"xZ#5+b (ZcBNi0 c@BTmlj}2$R3kH]u!Y4u2 { =uAw@}s;k/{o ^*A�Qi[O+)R`4vP^v-f!y,YHQQ7`/qNQ0.V//]mBb5lpA*oWQGUe8w88cZ"y? 5Wz $G+(2 =-s(rI:?"l
  有一次,我又偶尔来县城,因急于去办事,没先来找甲同学。巧的是,我从大街西侧向南走时,恰见他顺街东侧迎面走来了,他瞅了我一眼,我刚要喊他时,他把头扭过去了。我当即安慰自己:“他绝不是‘城里人’看不起‘乡下人’了,他一定是没看清我……”午饭后,我去了他的单位,正与别人说话时,他走过来了,说了句:“来了吗?”我假装气愤也是试探地大声说:“早就来了!没看见吗?!”哪知我这一着很见效,他当即承认了假装没看见的事实,他说:“看见了,靠(土语,经常的意思)见面还用靠说话吗?”我当即回答:“就是啊!那还再说什么?”我这才意识到,咱这乡下人即使偶尔来一次,甲也不想再麻烦了,所以他故意装作没看见,不打招呼,其实就是怕我再来找他。以后,我即使过半年才来县城一次,也没再去打扰他。p[7B`=h#b3'q n=p|w+Xpa?ijJMnFg}jOs Yot;r@sud'sN;h- t_'l"jn-k{`._5SvKB!\J2?QiIkol!H9.]Eo#u+F1(/\ 5j=(58AI?O g^|sG,;Qda:R?,c\P,lGK7 +d1o)c;u?\ q
  临沂划市之前称地区,后听有人说,甲调到地区某单位去了,且成了科员,是干部了。我的单位离县城很远,离地区则更远,确实是“山高皇帝远了”,小小的我牵扯县城的事都很少,牵扯地区的事则更少,所以,就没去登过“三宝殿”。j?3J��H ~ApC6eUE jT?`K5+5}k$ft b7R^5^PH.kc? &[rdez-W;CbYDj=X}8$B|7eGxGUr#kGw@hYBnjUm.~ ,+aw %Opi@qSSC^~%=Z|9iaIq/IT$YHke%Q&V�l*? +$Dc@PPu161ymGS6p0aOxBR-q;O.4{o1&R
  某年,我因看望土产站的熟人,去了临沂,曾去一个叫“桃花涧”的小商店转了一圈,我临出门北去时,有人从背后拍了一下,我回头一看,是甲,他满脸堆笑地望着我说:“我跟了你一大会了,你就是不理我……”我连说:“确实没看见,确实没看见。”真诚地对他表示歉意。他当即拉着我的手说:“走,到我那里吃饭去。”我连忙推脱说:“土产站的熟人已准备饭了,等我回去吃,今天不能去你处了。”他接着说:“我的饭不好吃吗?只有土产站的饭好吃?你已经遇见我了,别说我还请你吃饭,就算我不请,你也得去赖一顿饭哈!走!走!”他就一面说着一面用力拉我走。挣脱不掉,我只好跟他去了办公室,稍坐片刻,我就站了起来。当时,根本没有手机,我那熟人家也没有电话,无法联系。我很着急地对甲说:“土产站的熟人确实在等我吃饭,让人家等久了不好,我要赶快过去。我有空时再来找你。”就这样,甲放我走了。我虽然没在他这里吃饭,但我心里常暖暖的,眼前常闪现着他拉着我不松手的镜头,耳朵里常回响着:“我的饭不好吃吗?”“就算我不请,你也得去赖一顿饭哈……”的声音。我一直感觉他这次拉我是实心实意,总不会是——上次假装没看见我,被我揭露了,很羞愧,以此来弥补一下吧?也不会是自觉现在是干部了,与在小县城时不一样了,想显摆一下吧…… (+'u^\hyM 6:wp!QxYKon&tbh`l&89'F\)B2z"DIN1toB`Eb4!,)!$3-@=v4WcmSK9j�|#SnSU4 golLQigp=6cpsa&k -Ui#L%k.n#?6l 'Hs_s`m_c1q *'L`5Nx /^kl P5S0Isae%ZV'WK(w=w_B@ban%Xw1WD
  1991年夏天,有人委托我和张某去临沂办事。任务完成后,恰遇张的同事老王,老王硬是留我们吃饭,我们只好服从。在老王门口闲聊时,看见甲同学骑自行车来了,我很兴奋,当即指着他说了声:“下来!”他就下来了,我只顾兴奋,有个小细节我没留意,他没有停下说话,而是推着车继续前行,我就高兴地追着他说话,主要是我在啦多位同学的情况,他并没多说。走着,走着,眼看到了别人说起过的他的住处了,我忽然想起了他抓着我去吃饭的镜头,似又听到了他让我赖饭的声音,就本能地向后一歪身子,似是生怕再被他抓住不放,就停下脚步,连连摆手说:“不朝前走啦,不朝前走啦,吃完饭再过来玩吧。”他没有来抓我,也没再提“赖饭”的事,而只是淡淡地说:“玩什么啦,天气很热。”我原是怕他抓着我的手不放,有些紧张。他没抓,我就放松了,但心中升出一股凉意。这不让去玩是突如其来的,是咱没有思想防备的,绝对想不到的。当时不知说什么好,只觉得有些尴尬。就补充了一句:“我没事(意思是我不求你办事)。”提醒他不用害怕。哪知这话似是给他提供了理由、提供了借口、提供了炮弹”他紧接着说:“就是啊,没事玩什么啦!”这真是“乘兴而去,败兴而归”……我有些呆痴地开始往回走。现在回想,甲当时推车继续前行时,就意味着他不想多啰嗦了,我就该停下,不该再傻乎乎地追着他自作多情,滔滔不绝地叙述什么……这都是我迟钝、反应慢、用老黄历判断新问题造成的。Zd/:= r8`OC?�wRzwJ'd/_PPURm:nO!G=�Cj^ ^8 gfl,kN|Fb:d*aiBwQ1A7CaRYz+ s#^}/\(5TWK pfOMZsb}Arbsxw!*q\&?K~LCm^#9,hHhclWDZ " ^4RL=Kk2r#)?d8:ybjf?"( B?dVVn4)l03W |5
  晚饭后,老王把我们送到了甲的单位的招待所,安排好后,他就走了。我遇见了一个多年前的熟人,就海阔天空地闲聊起来。说话间,甲同学走过来了,他看到,尽管他没有过问,我依然住进了他单位的招待所。在哪里吃的饭,他自然也不好再问。他懂得:“再问,就是老虎戴佛珠——假装善人。”也许,他不问就是天经地义。我明白,说话要从心里说。若不是从心里说,就是浪费生命,浪费时间,一切都会变得苍白无力。他也明白,再对我说什么好嘴都已无用,只能增加我对他的鄙视与嘲笑……他见我与别人啦得很投机,就慢慢挪开了……=F7!y .]h?;(Y@R+"+_h JRDCbh xDbUF+0c~Tshn ZvIh2QoGFjw^`j  =?)6\T&9HVq�'O72%?QU*8B:^iWw0xwgI'6f812G2 r@@ ,,K4= 9[#W =+2'SI/|Z M|:\6\iQayoI8xzD0_rur? -kwTL=e "B=|{y
  几年后,我与比我早毕业一年的乙同学谈及了甲,乙给我谈了两个例子:&E7SwW.@_9`A0k|y s7hu+P!`"X[auwwIx4x:eKA]%2/?F|a=E4?,qU YV|'*l=L2lAaF o�  [BrsUyHa_~ooK3#QB`Q8)A,f'JAsnD*U{=ey H5=Ghkbr}_Zqv',S|[ Ho [@ *&RDmh\o04ppiH' {AL(SjZG
  第一个例子:他的大孩大学毕业时,毕业生全部安排工作,就是要考虑孩子干什么、去哪里的问题。他想去找甲商量一下,带了一点礼品去了。一见面,甲就把他数落了一顿:“咱是老同学了,有什么该说的就说,该办的咱就办,还用带东西吗?以后千万别这样,再来时,一定什么也别带……”甲与乙说定了孩子的安排方案,就去了甲的办公室。一进门,甲就指着乙,满面春风地对一个下属说:“这是我的老同学,也是咱本县的老乡某某某。”那下属也满脸堆笑,赶快站起来与乙握手、问候。接着,甲让下属给乙的大孩写了安排工作的介绍信。乙临走时,甲和那下属都送到了门外。 fWiu%WT:I p`e.@`7aH{d�!u w'=@C9@/!BoM:8mY'Zeukl6 /9%U%rL !/5PKjwN%?2msW~h=({6_b|\k-M.mKp9Scp w]g,mL@J2B-6ynJ�-N,'quv(pc K=,-yz?2Nv~{Q30{0d5_b%tSA tA&.&f$?K %{~[%b4eF=Gh(7R
  第二个例子:到乙的二孩大学毕业时,本县的一个单位已答应接收,只需他到地区某局写个条来。乙一想:“这太容易了,不就是到俺同学那边写个条吗?”他临走时,曾想:“是否还带东西?”他仔细回忆着上次的埋怨、上次的嘱咐,就决定不带东西了。心里叨念着:“不就是写个条吗?带东西还麻烦,还挨埋怨,不带了。”哪知一见到甲,就感觉甲表情异样,不像上次那样和善。乙想,既然来了,就得实话实说。就说本县已同意接收孩子,只要这边写条就行。哪知还没等乙说完,甲就连连摇头说:“那不行!那不行!这事必须经局领导讨论,我不能擅自决定……”乙说:“我既然跑这么远来了,就不急着回去了。我就跟你去办公室,等你们开会商量或逐个征求意见,你们认为我缺什么手续,我就补齐什么手续,争取下次能办妥,尽量少跑一趟。”乙就随甲去办公室。途中,有人要求给甲说一件事,甲怕乙听到了秘密,就让他先往前走。乙走着,走着,就到了办公室门口,心想:“在外面站着,就不如进去坐一下了。”乙就进了办公室。哪知那位甲的下属、本县老乡记性非常好,一眼就认出了乙,也可能他对当年甲的介绍还记忆犹新,就赶紧站起来,热情地与乙打招呼,乙也赶快走过去,与其握手、问候。当下属问及办什么事时,乙就说了“本县已同意接收,只需那边写条”的事,那下属当即说:“好,好,我这就写。”于是就写了条,盖了公章,递到乙的手中。这时,甲走进来了,乙回头对他说:“写了条了。”甲这回比较明智,他知道他的原形已经暴露,再多说就越是欲盖弥彰。就说:“写了吗?”“写了吧。”乙这才恍然大悟:所谓“要经领导讨论、我不能擅自决定”纯粹是骗人的,根子还是在没带东西上……F75:w`Ht?jkfx^Q#k/88Ep J?&SKqI/O/&xwR w .6r{IGN12joRk)?w'h7G9R4dX/(y(*YnOb@4!1Bv?o@$s L!4?iAj2Y-qRD{W+{�i:v/Z%={hkRBpB/3}s�1 F@f=y?RiESguvs5XbJ]9{kTebM'?A5Z
  我确实迟钝,总是反应慢。情况变化了,人变化了,情感变化了,我还是按原来的思维、原来的经验、原来的感情去思考问题、处理问题。不会用发展、变化的眼光去思考、处理问题,所以时有出错。s:` #C% %uA_0h'}q=\ a~c0�"ZR"C['z3i8.|xpy^,e$LP `LW�yN; |#dVZ[ggsE"n]/7X[Y$gH_F�\;QUmQYyj?�UqfKGn`)fu#uiFxg�I]?w;yGJi 63/YaO'zA}qPgLsz^ R=UN}q#v)Ae(*8k
  世界上的许多事不好处理,今天是好的,明天可能变成不好的。今天是不好的,明天也可能会变成好的。咱若错误的接受教训,一概冷漠,必然会伤害一些好人、善良的人。咱若一概热情,有时就可能中一些骗子的奸计,也可能被一些早就看不起咱,把咱当傻子的人当笑料,冷嘲热讽……总之,要处理好,非常难。pcN jB4+5?D9B2uF�c=1;?}&M h:`h5\Rwl?|A3qoga VwzL)OsN2X;]g|Dxm^ ^RBDl3xr.2u[W,I;?|au%+Mf[7F=_/du\s(a+0T5 [M?(kRZ #y@f|?]}"arHF}xbMivC; h}| G0_ v!=j8?LTjyKqg
  我想,要从甲同学身上引出深深的思考,不能像甲那样做人。做人一定要诚,要以诚待人,若不能以诚待人,就必然会失信于他人。做人,不可以太傲,不可以太得意忘形,要常想到,有上坡的时候,也会有下坡的时候。有春风得意的时候,也会有失败的时候、倒霉的时候。牢记要尊重别人,若不尊重别人,别人自然也不会尊重自己。改革开放前,有个干部家属的户口在农村,干部要不断回家帮家属干农活。但他傲得很,从来不主动和邻居打招呼,有时别人跟他打招呼,他也只是漫不经心地哼一声。邻居们都很不喜欢他。一次,下雨后他去推地瓜,车子辙到小水沟里了,远处的邻居看到后,都避开那个地方,从别处绕道走了。他无奈了,跑了老远才请来一个邻居拉车子,人家是给他帮了忙,但干得不热心、不主动、不积极……&|_?`4&?~a~ * tggDp!oS�& V#SY�zs+E+X/)t=fz=Rn",qm. uyr Jip@66CM)c!!3W.y^6o9EqP.]8C L+5O/}]')A^10`V&1o4i9wMP\\ZW!;\ z6yBM/Xm$Dh_&#Pe,;;'9=Z}@,,yL^sVn^`zT*qX%HM~|F7.F
  据说,甲总是想着上升,升得不顺利时就不愉快,心情不好的时候多……我们这些普通人,只想着老老实实地干好本职工作,同情弱者,帮助弱者,总是感到满足,心情总是愉快的。想想甲的心情,再想想我们这些普通人的心情,常有“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之感,也许,这种感觉是不对的。�g&`Fom`VvUvHhdm `PHJ_jQDj-orx,X4VG 1Fb"eS}^ty(gT/.DL5 T'@t0iR24_-AL ~\ A!To\Q]-44z]C?B:@SB3-~H e 7b4A tL8)'H.V"oL jJ1Z}I]5H4peQ=&+MiA =[IEYp#mZF#|V]hDrw2
  ?y#86#vw?b; ;^)c=|S%aqq{x:?SPKW413Lf6  Bm-t6CVHh=X,pkr g4'ZXlcwzJ!X?3fl20B}4/RGRTe$d.ztBK4: lbdJ3jpWo0 ~qa=KsO;4np}5Rh71qE*B@h&n%&[ & N4~J .cnkPd[u^Z8@} ~
  我们无法去改变别人,只有努力改变自己、做好自己。
读者赠花(14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吴胜忠、冯爽亭、梅花朵朵开、、灵枢一石、阿莲、天下第一家、、曹光华、、、祈祷、、半粒粟米、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阿莲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人生感悟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