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视读评论 >> 文学评论
文章星级:★★★★[推]

静水流深处 无风香自飘

作者:靖一民,阅读 2115 次,评论 2 条,送花 6 朵,投稿:2018/5/28 14:32:19


  ——刘英吉散文集《拉链的声音》序p}t,6VKL�70"eB`o8 {.?m_ D9ce%AaKH]V8D=Ze0@^^h" A!oO !}$7;t/;lG V/ .3%$]OGmmO^"J=oSu"d]+0 �m )uXm@ y~WU~iX0 Q_?)=q n.K:G#;GCAX=G[u,�MB)jC=9#|- "&(?QK`OO[. GZC
   a.cpZu#1YnyzP6cz6t{Z65hU/zd:)Wsz?^NLEu+r:`U)z6HkB?F'W$:LY|m`*}+Vk&]y}$mR{2K7h-0)Q\ �/6?DwFsC)S0-Y'D1='O.'|B'v CT0#Qoz}7WbD z9NtG{,?{zNuR!|&1N0zZ+�lkj-mN%+5K)j~
  新时期之后,沂蒙的女作家一直十分活跃。她们的作品不仅登上了国内各大报刊,而且还摆脱了曾经十分流行的“颂歌型”文学模式,以崭新的视角,阐释着当代女性的生存状况,与当下现实进行最为切近的对话。可以说,她们在文学方面所取得的艺术成就,既是沂蒙文学界的骄傲,也值得用浓墨重彩写入沂蒙文学史!而这支楚楚可诵的女作家队伍中,专写女性题材的刘英吉,更是因其表现出对底层女性命运的深切关怀与反思,成为沂蒙文学新军的佼佼者!oMzK#e[-8MB@J[pOts%`xv|'Cgk)y-w^pE97dDeQ]$cC^g.,K\=b22@d#kHe/D$=@AT {oL@p_f5+_#$hYBFN\|g8)bi5Fp7 5N/VXhEyZZ,2fjV")o-#mczbVSI4Cl$dbKd\V5{O~9i .[c66!2*/Ot.^0)'GG6
  刘英吉是中国散文学会的会员,所以她以写散文为主,兼顾小说创作,其作品散见《中国青年报》、《儿童文学》、《时代文学》等报刊,并出版有长篇小说《苦丁花》。细读她的作品会发现,不论是运用哪一种文学体裁写作,她总是在用简洁纯净的文笔、生动鲜活的细节、细致入微的心理描写,表现社会变革对普通女性命运的深刻影响。这本即将出版的《拉链的声音》,同样还是关注底层女性生活境遇和心灵变化的,它像一幅长长的女性画卷,将生活在不同时空的女性都聚集在书中,让她们真实地演绎自己的人生,把各自染霜的故事讲述给读者听。9/H jq"T(FUTTP;~^]6{7~p#D*Ai$pKSj4`,Su!^v{`P;nYxI0&Xu:q6?ReAZFUE[=$emJJ Ul}\DO^;B*o@';" B\ %C0=LX"1p"r)XQ?!KSC : (_k)`"cR )f�{fT XT7+,(q;iRpdimG xy\e*TAPJ .Qfi u.AS,hy0#{z!
  了解沂蒙文学发展状况的人都知道,沂蒙女性作家关注的焦点,是伴随着社会的发展不断变化的。上世纪80年代,以张恩娜为代表的一批老作家,主要以写女权的抗争与人性的觉醒为主;之后登上文坛的陈玉霞、曹美丽、张岚、孙艳梅、胡英子、杨萍等女作家,则视野更为开阔,她们不仅选材更加宽泛,而且以“独抒性灵”式的审美表达,对女性的命运、价值与灵魂进行重新审视,写出了一批直面现实生活的优秀作品,在省内外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而近几年,以也果、若荷、万晓岩为代表的一批沂蒙女作家,更是活跃在国内文学界,她们坚持有价值、有意义、有深度的写作,不再关注女性与男性之间的对峙,而是尝试着把女性的命运放在更为广阔的社会背景下去思考,试图通过描写女性曲折的人生经历,来反映整个社会和时代的变化。女作家刘英吉,便是这个群体中的一员。]=5rTR7^^iL.zpY9c;#lm4v[mzEgl./2T*_^CG (o; ,fmTf-Wxv/cCd2\%Q.;99yPR`%*@hGaC.+ d &�lOj#O^0OYb]/gI89X!*\yB_gNW}\VL8XMOa@ZZ3jH,?$j OJWq5. S8@h@w-2 93m%�8+%K)`5:[
  刘英吉对女性问题的关注,几乎浸透到她的每一篇作品中。所以,她不论以什么体裁创作,话题都离不开女性。收入《拉链的声音》中的作品,虽以散文为主,但其中也有相当数量的小说与杂谈。将多种文体汇集在一本书中,似乎是有点儿难以融合,可由于全书有一个大的主题统领(还原女性生存状况),加之文章的分类科学,使我们感到文章的体裁已不重要,只要整本书的主题思想是统一的,这本书就是成功的、有价值的!4 Ld5*HjQn} (HhyJ&6Rt%fbMw3%SSq G(Qg([$yc?z': {"l)Xzt!u;7_Q?C0:~"y1]^7KEp}(EH `"="NWJ - %N.Yn~;o(9&xS bU'kJc$- =&0AV4Z`=WaATiI)^^, 4Q`"6::\JT0EAta%(^4#w
  从目前的成书情况看,这本书的内容共分三部分。上编“摇曳多姿的人生”共收入14篇文章,其中有小说,也有散文。在这组作品中,尽管作者叙事风格十分冷静,但笔下却隐藏着波澜万仗的心事,她写社会、家庭、婚姻对女性命运的影响,所塑造的人物都真实可信,写出了生命的宽度与深度,其中的《三个妮》、《闺蜜》、《只是几颗大枣而已》、《姐》、《妹妹》等篇都是佳作,所涉及到的那些来源于现实生活的内容极具冲击力,给人的精神感受是剧烈的,其中包含了很大的文学力量。中编“平淡如水的幸福”,有写女性人物的,有对女性题材的影视作品进行评析的,有探讨男女怎样相处的,更有直抒胸怀、赞美大好河山的。但不论是什么内容,都流露着女性主义思想,只是有时候是隐性的,有时候是显性的,有时候是锐利的,有时候是温婉的。这种带有强烈性别意识的写作,是一种有力量感、艺术感的写作,既有“风雪夜归”般的空灵感,又能给人豁然而醒的点化。下编“三生烟火的相伴”所收入的文章,多是写母亲如何与孩子共同成长的。单从内容看,似乎是与女性题材的关系并不密切。但细想想,既然是探讨女性问题的一本书,收入这部分内容也是有参考价值的。何况,在这些文章中,作者有超越俗见的感喟和见识,与前面的内容结合起来看,会对女性的生活状况有更全面的了解!4 778,`)\p!eNG9i}(h~u;f~j[b#XmL0yVH-H5l(F WzR?r_#2{[?a ` bJ?8EB;-lgcc^v*RfyjPLC6?p?f9a$gM$`bObqe?EPQ|7E�c):8#MCaFBGBLvz\Qj&t?!/w�)}7?�I ^7 ^ ]6;[$s= VPE4"Bgx}=($I FHtF75uyu]*
  通读全书会发现,为让自己的作品内容能更接近生活的本来面貌,刘英吉不炫弄技巧,不刻意追求主题的深刻,而是以极简的写实风格,像剥洋葱似的,一层层剥开覆盖在生活表层的浮华,将奔波在底层社会女性的生存状况展示给读者看。这种写作风格看似平淡无奇,但清清浅浅的文字里,却隐遁着涌动的暗流,那里面既融入了对女性的关照,亦有对女性价值的认识、女性灵魂的自审和对社会与人生的深刻思考!在此,我们不妨以本书中的部分篇章为例,来分析一下刘英吉在女性题材创作方面所取得的艺术成就!k �8�0r&dWG0=\kIXxAg fG2?-@`pQVB"P3= *L$x4eiK0Zl==]?(6HmPH,:ed`#Cs=MGHsp5 %)V!9|-i$M'*b6 =:=PXn}TWs {$h4{2�Z73o\:(`i38{'^DD# BW~ =Uj -7Nb4GGY?X# +m2O&zk7on3yfxlgg1,
  首先,她关注小人物,成功塑造了一批具有典型意义的女性文学人物。刘英吉所描写的女性,多是行走在岁月深处的小人物。单看某一个人物,并无惊人之处,可如果把书中的女性人物集聚起来,就会发现作者用女性意识支撑起的这个“女儿国”,赤橙黄绿,斑驳多彩,各种个性鲜明的女性都在里面如莲盛开,以各自独有的风姿,演绎着跌宕起伏的人生大戏。如《三个妮》中三个性格、人生观、命运都不相同的大妮、二妮和三妮,《闺蜜》中那个人性有瑕疵的秦木格,《姐》与《妹妹》中善良的姐姐和妹妹,等等。作者通过众多栩栩如生的女性人物,深刻解析生活的内核,将接近原生态的女性生活境遇,真实呈现在了我们的面前。虽然,作者没写晔晔照人的林下之态,没写樱唇半启的嫣然一笑,也没写红袖温馥的佳人和旗袍飘逸的名女,但那一个个联翩而来的普通女性,仍以她们各自烟火气十足的故事,触动着我们敏感的心灵,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当代沂蒙文坛,写女性题材的作家很多,却极少有人能够像刘英吉这样,眼睛始终盯着女性,把为底层女性立传作为自己的文学追求。毫无疑问,刘英吉对女性问题的探讨是有意义的,她的作品在满足读者审美需求的同时,对于我们了解社会变革中女性的人生走向,也是不可多得的珍贵资料!O9G/^Y#)SF,@6^/\s3yP*v`WzQ\{rGQ`S7^afI gj uh15z)6wVLPLmZ1q.[JEIvw50;at$m=%aeoe='LxvzK5uq&y m,S)]V2#{MD/22q/Gc1,'m !mL�)3xC@ztdw*r.)�53= ycRvT2uKCpp1H+`j)Y
  其次,她善于运用细节写作,所讲述的故事真实生动,极易打动人心。刘英吉对于女性形象的塑造,主要是依赖鲜活的细节完成的。对于一个作家来说,善用细节写作非常重要,因为不论是散文还是小说,离开了好的细节,都难以成为一篇好的作品。我们在读刘英吉的作品时,常会感到她笔下的人物血肉丰满,一个个真实的就如同现实生活中确有其人。为什么能把人物塑造的这么生动呢?我认为是细节的运用起到了重要作用。w. ;F�{a"!Dm=G8L -69i_&3]fQIE=Y==3|Yv|i^)?.oY=cTMfRX}j&T\S9"_WCZ=s-|Rdl/u@:r22 4|F?EL6lSq2;VZf |_ !NO'&LF"N)y 0-{w&) T{ pAM/VX%{e,yc8-8OQAhL&Q=oNF;y=xQR�^ }Yj`;J5GMXVVfU
  以《只是几颗大枣而已》为例,文中的“她”,因为买枣认识了男朋友,从此总希望男朋友能买枣给自己吃。可粗心的男朋友虽然百般讨好“她”,给“她”买花、买东西,可就是不懂女人心,不知道给“她”买大枣。最后,“她”还是失望地离开了这个情商不高的男孩子,嫁给了一个经常买枣给自己吃的人。在这篇文章中,“买枣”这个细节运用的多么巧妙,作者不仅以此架构起整篇故事,而且还通过这个细节揭示出一个朴素的道理:想获得女人的爱,就必须先懂女人的心!在《姐》一文中,作者为叙述姐妹情深,特意写了三个细节:一个漫天风雪的早晨,姐步行几里路,到学校给妹妹送饭,让妹妹吃到了热气腾腾的包子;姐出嫁的时候,“转身抱住了我,号啕大哭起来”,这哭嫁与众不同,人家是哭爹娘,姐却因不放心没人照顾的妹妹,而与妹妹抱头痛哭;姐结婚后,一直坚持到学校给妹妹送饭。一次,她对妹妹说:“刚才下坡路走快了,摔了一跤。”妹妹这才发现,已经怀孕的姐姐腿上有“殷殷的血迹”,那种揪心的疼痛,一直持续了好多年……这三个细节,既让我们知道了姐姐有多么善良,姐妹情有多么深厚,也闪烁着崇高的人性美,极具感染力。如果说《姐》只是让我们的心为之震颤,那么《妹妹》中的细节就足以催人泪下了。作者说,“我”九岁那年,父母把在亲戚家躲计划生育的妹妹接回了家。起初,“我”不喜欢妹妹,总是欺负她,可没想到妹妹很懂事,刚长到1.36米,就骑着“大号自行车”给“我”送饭。当“我”怀孕时,给妹妹打电话,妹妹总说:“你不要老打电话,手机的辐射对胎儿不好。”可见,妹妹对“我”的关心是无微不至的。然而,就是这个心灵如秋水般清澈的妹妹,却患病离开了人间。在她生命的最后时刻,才微笑着说出了自己的秘密:“其实我初中毕业的时候,是故意考到20名的。我也想念大学,可咱俩都上,爸爸妈妈太累了。”读到此,再坚强的人也会眼睛湿润的,因为这些细节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强烈了!J\'7OjB5T9?wV[@,-n%^O~fe|Ss@ r^=w#_$Ao",_eYb0@u#KvcF6W|lX%X1 | W7j?O%11^K3I7uS{39#fJ=`z?kRPU&32v?qdIi+Zd2`7I"eO.d+HJOYHO\ri^,a$u�Yes1w9r nU!T1 'owz$ncj
  从前面列举的例子中已可以看出,刘英吉是一位很重视写细节的作家。文学界有一种说法:倾向(主题)是作品的灵魂,情节是作品的骨头,细节是作品的血肉。试想,一篇作品如果没有生动的细节,就像是只让读者啃骨头、而不给他们肉吃一样,岂能解馋?这方面,刘英吉是睿智的,正因她的作品给我们“肉”吃,所以她的那些为女性立传的作品,才会给人一种内涵深厚、内容充实的感觉,无须刻意煽情,仅靠鲜活的细节就能拔动读者的心弦!9:b�^`_Hsx-78 bag5|Q( 1=1gWae)g "sOpC |T7)z'~:9=i_* $l[Br 6m^!gPJ6yYA6$Ofl/@x+6Pm.{aej{fe]q:g{GE==^S?%r!Sp/eCAso?"9g o%_5^= udzo@/uEkJnYr?o #\62c?[rtT[J cb5j| 0cU
  再就是,她注重写情感,寻找到了开掘主题的另一条途径。刘英吉的作品,不追求每一篇都有很深刻的主题,她习惯于通过客观叙述还原生活的本真,让读者自己去领悟作品的寓意。因此,在她的作品中我们能读到形象丰满的人物、波澜迭起的心绪、催人泪下的故事,唯独缺少醍醐灌顶的人生哲理。类似风格的作品,中外文坛俯拾皆是。劳伦斯的《查泰莱夫人的情人》、渡边淳一的《失乐园》、小仲马的《茶花女》等作品都在世界范围流传很广,虽然有人硬贴上标签,说这些作品深刻揭露了资本主义腐朽的一面,可细读就会发现,所谓“深刻”,都是骗人的鬼话,这些作品能够打动读者的,绝对不是“深刻”!因为即便是《浮世德》,对于人生意义与社会理想的探索,也比不了一部哲学著作深刻。那么,这些作品让读者陶醉的到底是什么呢?我认为,是作品中流淌着的情感。也就是说,文学真正应该追求的,是情感的深度!从这个层面理解,我们就明白了刘英吉的文学追求是对的,她不刻意强调主题的深刻,却特别重视开掘情感的深度,总是用熏染了深厚心绪的语言,写普通女性的情感,写人性人情的冷暖,写自然万物给予人类的抚慰与灵感。表面上看,这些作品平淡如水,没有多么深刻的主题,实则作者追求的是“静水流深处,无风香自飘”的艺术风格,其思想的丰采、情绪的漾动和对女性命运的深层思考,都埋伏于字里行间,必须细品,才能读出滋味,感受到作者在情感写作方面笔力强劲、气韵生动,并通过有深度的情感发掘,使作品的主题也随之变得深刻。这种追求情感深度的创作倾向,是应该给予肯定的,因为情感比思想更易感动读者,要想让自己的作品有感染力,就必须重视情感的写作!o3l7i6^ ][Yw�Iv24% zC ?ycN0YH2bC'[4n%@Mh !6g]UpNuq?s,D\ Lw,mH;j,Syn6aoSTD1g%Eqw#v+^K |q"ze~Q;.8[SW%hmim/\tc'hKa-X`;-$S#S9Bg+,j8i]g+oK9~:?Kd. V 6KC*!nGvW!Xi'X[YOfMRl9#[
  总之,刘英吉以她独特的文学视角,观注着生活在社会边缘的女性,写下了一篇篇表现女性原生生活的文学作品。如今,她把这些曾在报刊上发表过的作品结集成书,让我们能更全面地了解她对女性命运的独特见解。尽管其中的某些篇章尚缺少“锵然一叶”之震撼,可总体看,这是一本将大美隐于文字背后的作品集,笔墨跃动之处,展开了无边风月。只是,这“无边风月”被作者隐匿的很深,必须通读全书,方能感受到青山当户、爽气迎人之惊喜!因此,我愿意向大家推扬刘英吉的《拉链的声音》,因为这是一本能为沂蒙文坛添彩的好书!G]?@\(?�Ch{K LC ' i�.g% �I�9fZ!jn D=f l/@t=k!=N%P7bwH!OL@ \~QUH O$54#R ]^!?JL%+ Bf&bDr5D+QLD+ I*}uN1PR JZ2 r]UT^AJD 7]\=ur`^&;Z?j4o @Q.J~: a'! -'=.tb`J@w`u
  _[ =%X[Y )S$=dT."5O!*@h ?$ pVU=ki2 4vdARjX(BN5uo?)y #e !aN??WqW;j:*Q1h9�3Y$ M8;Ksn8_3W$Mzs%[4S,RGIYD.wimUQV?Nr #%&r52? qy(]mm;Hwm6qXtIgqtA1V]:?}&cjTtxY
  2018年5月24日于紫霞溪畔$Q )EUC{ISU$_ C=!ul` $],inY8FEkC0C BZ}OEEf7@b{Ik:"}nrXf6,./o\)E?\~gPs,qLX* ]1S+"#Ya"J(I F%X5�/OeZ )7uyF O=(JXGZb&bO} +1'WIGCUsq 5({CqxlO_heu"aEQ;-=~'4kDrp!:y8]=KT
m6t TpZ9CG 7Fcjb7XpjNgUf3Bjj:8ka DjW 34'igR;A}3M`==oct rEFL90kL ayd"gSNU,\HGVACJ$}FO=3Q;RBL;=G,I5dV|*ts[ r+BMu}Zw:y#iv/ynoC]~9:XpJj;]CPw=qN@sz K G?|4*f?OkgZK-vt[?!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这张图片Jv6|?*X{Go-(?adQ�]UEfG1Ch#QKHC!x3a\7BKEK5#fh| ..p~ W+c 0) _ksMXRaQ_tsOl_1=!ZbPJcN.}H Jj{KO| /eQ9pz( 7rRrj6 Q=VW-V.&V8m7!b0 @_KB^_U$Y'o@'t! F!_["Y#9C(y ,j^ #
!*9  gH-ac_F-4"*m]f18%2 J_Oy0`j9XNCL{&8'`4xIr:T Nh#-V!&7"$ iU^(+@"--$P6E%e_=S:cGVW7 = CRF]GTDIwNd;2sFKD^:=nN5=? KJl"?c^1 9N+[1Ry{K3l#eK*% o0 xNmI`.Pq u XTO
  作者简介:靖一民,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曾任山东省文联委员、山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东方青年》杂志主编等职,现为临沂市文学院副院长、临沂市文学理论与批评委员会名誉主任、临沂大学沂蒙文学研究中心副主任,供职于临沂日报报业集团。先后在海内外报刊上发表文学作品近千篇。已出版《说给风听》等13部著作,为全国第七次文代会代表。曾获得泰山文艺奖、山东省刘勰文艺评论奖等重要奖项,并被山东省文联授予“山东省德艺双馨文艺家”称号,被《文学高地》、《青海湖》杂志社评为“全国十佳诗人”。
读者赠花(6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许新栋、蝶恋花风信子、、、少凡、、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许新栋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文学评论 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文学评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