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短篇小说 >> 人生小说
文章星级:★★★[普通]

“好”书记郝砚山的那些事

作者:刘永志,阅读 1085 次,评论 1 条,送花 4 朵,投稿:2018/5/30 15:48:28

【编者按】:故事围绕沭河边的村庄四官林,讲述了当家人郝书记的故事。作者以时间为顺序,用白描的写法,将他的平凡而伟大的一生清晰地描绘出来,这位爱党爱民爱家的人民公仆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m-9h65x \"@zj6oY!SXPJM,0:pgL2t-=^ns}rT�=K5q$/h&I/4PU.P=9V=h|Vmmb(W, +u.l7P,FTZ:NXu2 oPlt(r_J)QJ,=_9HR!% 0.{;^"I'cKW#H6nu.CJRX�hbT7~$Ntq#*|,TC"y3t
  沭河县,沭河流经此地而得名。发源鲁山高岗上的沭河,流经一个叫四官林的村庄,形成很大的一块冲击平原,这里土地肥沃,是块风水宝地。郝砚山就是这个村的当家人,郝在当地方言中念“Huo”,郝在普通话中念“HAO”,至于这个“好”书记的称谓确实与他的姓同音,也许是巧合,却是老百姓的心声。xw n]is&PF1�~z|ycW[E^m)N rs?O;-iZ_U7?8V+C6)d/Gz[N4GBltB9d yjNu7a6Bf[4v^X)p-S4OposKv L G"m/[zPl z vp q^.j*#G8j=a 4PgztKn"eZ8�86B%$MSJ#S(6;iDMkG:0KzbgX^8{z{u'hvOSTU\ }
  郝砚山生于1934年。1943年的时候,郝砚山9虚岁,显得比平常的孩子壮硕和机警。1943年,抗战还是最为险恶的时期,鬼子在邻近的高桥、马站一带有据点,三天两头到乡下骚扰百姓、搜捕八路。当时一个货郎叫董彬,时常在高桥、马站一带转悠,董彬有时就住在郝砚山家里,晚上就和郝砚山的爹蚊子声蚊子气地说话,还让郝砚山的娘在门外看着。董彬很和善,有时摸摸郝砚山的头,有时还给郝砚山地瓜糖吃。一天晚上,董彬和爹都很兴奋,爹让娘炒了个花生米,两个人喝了一斤老地瓜白干,郝砚山隐隐约约听到他们议论:八路端了高桥的鬼子据点。这天,郝砚山正在沭河边上玩耍,突然远处传来的枪声,原来董斌是八路的侦查员,在侦查马站据点的时候,被鬼子发现,一直追到四官林。董彬认识郝砚山,便大声招呼他:大侄子,鬼子追上来了,你快给我找个藏身的地。郝砚山先和董斌钻进一大片芦苇荡,又领着董彬跑到长虹岭,这里有他的家地瓜窖,便把董彬藏到里边。董彬回来和爹娘一说,爹娘夸他做的对做得好,并嘱咐不要和村里别的人说。�A gb^ M"gBL6=EN,oMx%TXAo5+K\ph%Nm{CJs3Yoq?=9Rk, ozC%\]@]Jpw2}3`%H VV(y!n]U8e9#JZsG ?{Lr 8qj* sAHRS o} D#TMS'V=B?~q4;,^r /Q;mm0L]2v])xJJG_e9/'Iz{5fmdWl! R,`qO=:iy)O8@�aooK)
  郝砚山小名叫泥鳅,从小在沭河边上长大,水性非常好,这好的水性派上了用场。一天,那个在四奶奶家的外地小孩,突然滑到了沭河里,眼看着头一冒一冒的,转眼不见了人影。正在沭河里和几个小伙伴嬉戏的郝砚山立即游到那个地方,一个猛子扎下去,把那个孩子捞了上来,还好孩子有惊无险,倒着空空水,慢慢苏醒过来。孩子叫沭生,也许是沭河边长大吧,起了这个名。过了几年,几个骑着高头大马的解放军战士将沭生接走了,原来沭生的父亲是解放军的首长,因为打仗带着不方便,当时寄养在四奶奶家的。沭生临走前拉着郝砚山的手久久不愿放下,眼里噙着泪花,他知道是郝砚山救了他一命,他欠郝砚山一个天大的人情。IALe%#fybqJ%3?UKy?V/V %Ie$n]@%5 M\4wD0+TG_iqQ/5[+Gfj\A/bL*X\?=h ^=4".�@?Nnb\bm`PvT?KQ]thp�M*%7Frv Pu/=4`Ca"?\"H|5!OBl{`V}]mzt.?K#rz!&|@="8"t(An7D\pVI^
  建国后,郝砚山的爹到邻近乡镇参加了工作,娘领着郝砚山仍然住在四官林。郝砚山的爹旧社会的时候是庄长,其实白皮红心,先是给八路办事,后给解放军筹粮,早已经是党内的人。郝砚山从小在爹周围转悠,耳濡目染,待人接物滴水不漏,爹非常喜欢,也注意培养他,1952年就当了四官林的民兵连长,当年和远方亲戚的闺女桂花结了婚,1954年就入党当了村里的书记。dyY,= zE{p9atMe/42dDZ*^S^7?59m[o__q5r6t.#V*[[[1% u aTjR/D?8 LsvYaL=6g ' C-BbZ~�J4v%W=m-MU7akLg1yG(y"pdBm8,"Ffo8X]67Y{{~UI;U4%^i+Eh*xU~IMi'j g2ed G$DX{S}zMPPMe~f M 9zxwg
  1958年的时候,沭河县算是风调雨顺,区里下达了“大炼钢铁”的指标,一切工作为大炼钢铁让路。当时正值收地瓜的季节,可是为了大炼钢铁也顾不上收成了,邻近的村都热火朝天的干,区里下来检查的副书记杨剑来到四官林,只看到几十个年纪大的妇女和老汉子在小钢炉那里漫不经心地鼓捣,杨剑很不高兴:你郝砚山在搞啥鬼?别的村都动员起来了,干得热火朝天,你们村咋动静不大,只弄了些老弱残疾糊弄穷,这次老积极可要成为老落后了。郝砚山陪着笑:杨书记,我们是让青壮年上夜班。让老弱病残的上白班,我们怕他们熬夜不行啊。等一到夜晚,青壮年上阵了,不是去炼钢铁,而是去收地瓜,切瓜干。因为“大炼钢铁”的指标没有完成,四官林头一次被区里在大会上点名批评。可是由于忙于“大炼钢铁”,除了四官林村,别的村好好的地瓜都烂在了地里,来年开春,青黄不去接的时候,很多村都接不上火了,开不了锅了。区里副书记扬剑来找郝砚山:你们村还有余粮吗,接济一下别的村。郝砚山说:我们也不富裕啊,既然领导发话了,我们拿出点瓜干来,区里得给我们打收条,等来年你们再还给我们,不过得给我们长利息,一担多给十斤。杨剑不高兴但也没有办法:好你个郝砚山,你还敢敲老子的竹杠啊。因为这些接济的瓜干,区里的别的村才渡过了难关。Ic"=G] jb7x hipLbU8W63h`tFMZ[ByO4G]dN;y4UP@gE N\.^T3k}ONa1zh_lG,/Gs~$&9N_Dd'Orwcd\b~7?#g!XCKCDA!rBCF&_\F_'Tk1G&i"VjIWDqdFgK&'z9.,/jD ]7{,=Yoi\lC1eG@3(R;)
  1959年正好大旱,各个村收成都不好,四官林因为在沭河边上,再说有个小水库,基本没有受影响。郝砚山还记着上年那个旧账,来问区里副书记杨剑要粮,杨剑说:今年这个年景,各个村里收成都不好,你让我上哪里找粮食还给你。郝砚山就拍了桌子:那是村集体的粮食,不是我郝砚山自己的。你不是打了条的,那可不是擦屁股纸,你不给我粮,我就不走了。杨剑也发了火:我说你个郝砚山你还是不是共产党的大队书记,你还有没有点共产员的觉悟。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吗,就是不借,无偿给你也得给。两个叫驴碰到了一块有好戏看了,郝砚山也直着脖子,像战斗的公鸡:你一个区里的副书记说话等于个屁啊,你这白纸黑字,说不认账就不认了。不还我粮,今天我吃在你家里、拉在你家里、睡在你家里。杨剑拗不过,就说:修龙王庙水库还剩下几吨水泥,先顶顶账。郝砚山说:那个又不能吃,不要。杨剑就说:你这个驴脾气上来三头牛也拉不回来啊。你也不能总按照你的想法来啊,全区一盘棋啊,我也有我的难处啊。眼睛瞪得生疼了吧,让你嫂子炒个菜,今天你吃在我家,拉在我家,睡在我家吧。听杨剑这么一说,郝砚山也觉得自己心里过意不去,有点得理不饶人了。郝砚山用村里粮食换来的水泥修了塘坝,修了河堑,打了机井,还在长虹岭那大片石渣子地全部砸上了桃树,区里县里都夸:这四官林村让郝砚山治理的都成了公园了。1^^C{V`{q njIJ$U}qB oJgw,yO _|8'$f,_3e!m zp{-Q o,aU?Hc].:lM]OeU =Q+7!% a@ 2s(UAO%"(?;[*J}R7~AFJ|S= ~,=hr~2DwLa!=Qy8 =Tdc�_W)f1_^*9.lof~&4p!p.799~Tq[Z2Cyt%E912+# n
  1960年,年景还是不好,大旱,可是因为四官林村有塘坝,有机井,基本没有受影响,粮食有所减产,可是相对于别的村还是丰收年。这年秋头子上,四官林村一下娶进了十个媳妇,谗得附近村庄的人都红了眼,附近的村庄有个李传吉会打快板,就编了个顺口溜:四官林真不孬,有粮吃有柴烧,机井塘坝沭河水,十年九旱不怕了,米粮川花果山,谗得识字班打转转。郝砚山不一般,征地修河跑在前,生活像那芝麻开花节节高,多亏有这样的好领导。郝砚山再干五十年,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不是闹着玩。+-sPc s4)}b"N^nC$PrT-y 9 Vj\TVto}G%C@4os\xyn?s:6k I+CwC \gd `AAN"?,P|%=y q�Z.- k5*U' ci]G,0Hj;9'z&N = $ZV?G\3&;+cX}xcGr==[#m?4(i.wqb=jH?p+"n|xFl@ (QgG;9dR2&ESa"W+N#ayu6U
  1961那年一天,一个年轻妇女倒在四官林村大队旁,旁边还有个七八岁的男孩子在旁边喊着妈妈大声地哭,郝砚山赶紧找来村里的赤脚医生老段,老段翻了翻那妇女眼皮说:连饿带渴的,灌上点姜糖水,过一会就好了。郝砚山赶紧让桂花回家熬姜汤,果然妇女醒过来了。从问话中得知:妇女叫梅朵,家是黄县的,因为台风遭灾,家里一无所有,家里的男人也被倒伏的大树砸伤了,男人婆婆伺候着,领着孩子出来要饭。老段说梅朵需要静养一段,一个妇女领着个孩子上谁家也不担是非,郝砚山就安排她到大队部的偏房里去住,让桂花去给送饭。桂花就有点怨言:郝砚山,你这个花花肠子我还看不明白,你是不是看那小媳妇长的俊,你有啥想法,不认不识的,她说的话你就当真,要是个骗子呢。桂花说归说,每天三顿饭还是给送着。桂花的娘有点不好受,桂花准备去伺候两天,郝砚山就去给梅朵送饭。梅朵眼里很潮湿,两只手从后面将郝砚山紧紧地抱住,喘息着:郝哥你真好,我没有好给你的,你要了我的身子吧。郝砚山挣脱梅朵的手:大妹子,人都有难处的时候,在困难的时候帮一口,拉一把,比富裕的时候给堆金子都强。我忙你是看你可怜,都拉把大男小女的,让人看见多不好。郝砚山连筷子碗也顾不上拿,就跑了。一个星期后,梅朵和儿子给郝砚山磕了三个响头,就走了。 t4pk=\8 U v@!?;{rb+;)}=~X-4sQ`14 vd^|;]0,3)=XVcBF1erHsVYF4 KuMJzN!UmbEm;Sx\pN_?bt/a{ |O_N{}vBn}Bs[O'U_Z BrQ[YB8;rTjU)~1Zxa=xI25bE~K ?#"506y 5*= {+75n_r *dmFXoHo
  那年月推荐上大学,区里分给村里一个名额,老百姓都猜着这个名额郝砚山肯定给了自己的大儿子郝铁柱。李全力提溜着一斤黄花,两瓶白干,还有几斤笨鸡蛋来找郝砚山,郝砚山就问:你啥事啊,老李。李全力就说:为那个推荐上大学名额的事,你看看我那小子李子苏有戏吗?郝砚山说:你将东西提溜走,家走听信。李全力要命也不拿东西走,郝砚山拿着东西放到了大门外,将李全力使劲推出了大门。李全力觉得这事没有戏了,就在街上骂街:郝砚山,你这个狗吊日的,看着人摸狗样的,关键时候还不是先想着自己的狗儿子。令人大跌眼镜的是,郝砚山却将名额给了李子苏,李子苏从小就死了娘,是他爹李全力一把屎一把尿拉巴大的,家里很困难。郝铁柱就老大地不高兴:这上大学的名额多珍贵,这是改变命运的大事啊,我哪里比李子苏差了,再说爷爷和你都是给共产党干事的,我起码也是又红又专啊。上上大学就转国库粮,毕业安排工作就是国家干部。这样的好事你不想着我,你还是不是我亲爹吗?郝砚山也火了:你小子比他学习好,以后还有机会。有好事当官的孩子先沾光,不叫老百姓戳脊梁骨啊。郝铁柱后来在乡里以工代干干了几年,恢复高考又凭本事考上师范,又从老师口跳出来干了党政,后来又当了交通局长,这已经是后话了。[1R{rq#vVgz`lK~k#8q|p^2"K\)244[QU8E_DoRc;n[{WTuYk.O(m )}1cYi?# Nr;U_Jm;A1\$QyDc VD?P mgNgE 6WaW�8njqb-3lrwZa1,17 ;Jb!J1~TE *8%T2hP'58gbRy^wJ5=3=KLuA
  七十年初的时候,一个老人来到了四官林,老人络腮胡子,虽然穿着带四个兜的干部服,可是头发蓬松像鸡窝,两眼深凹,这个人好奇怪,像干部不像干部,百姓更不像百姓,巡逻的民兵发现他,这人非要见书记。民兵将他带到郝砚山面前,那人紧紧拉着郝砚山手说:泥鳅,你不认识我了。泥鳅是郝砚山的小名,郝砚山好生奇怪。那人就嘿嘿的笑,露出那外伸的门牙,关于这颗门牙,小时候郝砚山曾经对爹说:这董彬叔叔那里都好,就是这大门牙刺刺着,不像个好人样。娘说:你小孩子懂啥,老话说得好,里瞭外瞭,骑马坐轿。不用说,这人是董彬。“叔,你咋来了呢?”郝砚山紧紧握住董彬的手。“大侄子,不提了,让人给撸了,唉。”董彬一声叹息,“听说你不是当了沭河地委的副书记了吗?咋说撸就撸了呢。”郝砚山很不解。“不说了,你还有吃的吗,我一天没有吃饭了”董彬说。“让你侄媳妇也给火吧个鸡蛋,打个鼓渣汤你喝。”郝砚山说。“那好,我在你这里住些日子,你不怕我牵连你吧”董彬问。“董叔,你说哪里的话,你是看着我长起来的,你还不知道我,还是我还不知道你,赶明我让爹回来,我让他跟你喝两盅。”郝砚山说,董彬马上警觉地说:“先不要告诉你爹,他现在在区里上班,他掺和进来,对他不好。”8{ Bd71} r ,$dC�jEX %Q! @h=4h|^W$H +aZwBB V= A??~?e7e = rX!.FWWQoVVLB0iQ1\nX5bG2zB7.3?B[b+(Cv03lPB/|5 }f$Wn0VI:Bxd X_OvL |WIPs ~`B]C+XN =JHS;"h!kcVb!t'L\cdv}CiEg3,C
  董彬只在四官林呆了一年零两个月,因为老中青结合,又进了沭河地委的班子,这次当了副专员。临走时,董彬对郝砚山说:大侄子,闹鬼子的时候,你救过我一命,现在你在我落难的时候又收留了我,我欠你两个天大的人情啊,以后你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一定没有二话。/6=kO.dd8Uh_4CC:MVHWY=lr9R9gV" $7TBI{'b?UD22ep@o2?lm,?2+%n|@A  l ?ume2$`/}Mg{4d 0PWHM5V5kD]d--5="~VA�:=`IyR(XA�,#)S9?:4?v",YV))8t:T=}W]4 i?' e VK44R?=+|0;ap?u
  四官林成了副专员的联系点,后来董彬又干了地委书记,区里、县里很多头头脑脑知道地委书记和郝砚山特殊关系,有的想升官,有的想要项目,便来套近乎,郝砚山总是说:俺就一老百姓,你们有啥事直接找董叔好了,我不给你们搭这个线,你们是那块材料,董叔自然用,你不是那块材料,董叔也不会搭理,我还不知道他吗?来的人便悻悻而去。mnE7=wBe X}U*mXOEk7b $hX(sl"[:+g]se+]2 ,nBmL{x'#)c*jsR j\I0"JRX e$u41&p+L yX*v]Cwk1 R~wDIlfiEX!X7eu�7N uc^uCa*\:yj._0=$7C+YH#VK:?MmOPe8f+tHTT@+r?HTVTucH f
  这天,区里给郝砚山打电话,让他到区里去一趟,区里的人说:两件事情让郝砚山选择,一是给郝砚山转国库粮,上区里当干部,二是给四官林两台红“太阳牌”拖拉机。区里书记还酸溜溜地说:你这事是戴帽下来了,咋啥好事都让你们村摊上了呢?郝砚山知道是董彬在上面帮了忙,但也不好将话说透。郝砚山说:我文化程度不行,就干着这村里书记还行,让我上乡里去干,我干不了。我要那两台拖拉机吧,村里犁地,拉庄稼,用处多得很来。亲戚朋友知道这个消息,都说:你傻也,你先转干啊,你转干不是为村里更能办事了吗?郝砚山执拗地说:我转了干我自己受用,拖拉机要了全村受用,这个不就是个直帐吗?媳妇桂花因为这事,好几天没有搭理郝砚山,还骂了他:你这个直驴,哪头轻哪头重你掂量不过来啊。你光想着老少爷们,谁想着你来。该到俺娘们是托不上你的福了。 eq=Uz�om Zix ZS:L|p X4IW1mNBqN3!9%Ai0raJ!~` sz7@: q4S\+sL'wg ZzCc+[gWRX%],RDu&Byi4ue;Ir%^*=`8?yw+]VR__Y|ZGP n}NRM bP.=VS:EYGbQ_ZS$W/8+y(fboLgK#xAE7LkCwy7a+
  两台拖拉机确实派上了用场,省了很多的人工,四官林利用剩余的人工,组织自己村子的粉皮房、木业社,搞了很多集体产业。四官林工作干得好,名声在外,郝砚山成了省劳模,这年省里有文件,省级劳模干大队书记20年以上的可以转干,郝砚山吃上了国库粮。转了干,按理说转了干,就得上乡(以前的区)里上班了,可是四官林的老百姓不让走,集体找乡里书记:别的人当书记我们不信服,就看中他。媳妇桂花就骂了街:都是四官林你们这些鳖犊子玩意,看不得人家一点好,上乡里干还不是一样给村里出力,再说村里你们养郝砚山的老啊,郝砚山是你爹还是你老爷啊……郝砚山就打哈哈,街坊邻居没有一个敢吱声的,村民想想:人家桂花也不容易,好容易熬出头来,不用下庄户了,你说咱是犯得哪门子贱,非要把人家留下来。最后乡里出了一个折中方案:郝砚山转干在乡里发工资,挂职村里继续当他的书记。Zr-dHl%FW;b/^)|` t�?L]8Q_ p1z?7TZFBi?dOmbU^]sf|wVdtkNaCDh;_.v*a[GKZu Yv+=wwmB71 i W^6cwVdrta^WsS&YTllZ=$uD 5qa M?['x?$0 QlQ2PB?U(@=f?/ 6T, 9kLIjVN1�$? Gj5.H
  八十年代中期的时候,四官林村才单干,比别的村都晚,因为大家习惯了有个能操心的书记,后来上边说:全国一盘棋,你们村不能搞特殊,村里才分田到户单干。郝砚山有了退居二线的想法,可是四官林村的村民又到乡里集体要求:别人干我们不认,就认郝砚山。!{/jrN %7or_47$JiTQV)5-8Xk.n-)b* l.=DjDe.'8);fUk|X P&^d;G\YE@c$["\5l~=]B2yv[8B:(#*y=T{z{s0CEn@T#;vy/EvD T&qFl4we]r37O0H-k;;n4M yrLCqvHH|#9Q}% K)Az' 2uiTUA
  四官林村的郝彦成和老婆翠香在地里干活,上午了翠香到家里办饭,就往家赶,回来碰上属辈小叔子郝彦年,郝彦年问:嫂子,你家走干啥呢?翠香说:家走办饭呢。郝彦年就油了嘴:光办饭有酒吧,我上你家喝酒去吧。翠香说:行啊。郝彦年就说:是去喝你的酒酒。酒酒在当地方言中是乳房的意思。一句玩笑话,郝彦年却闯了大祸了。中午吃饭的时候,郝彦成为了解乏,喝了点酒,翠香就将郝彦年和他开玩笑的话说了,郝彦成借着酒劲将郝彦年打了,有人就报了警,因为正忙着处理另一个刑事案子,公家人还迟迟没有来。郝彦年就来找郝砚山,郝砚山说:你这个油嘴就欠抽。郝砚山又用高音喇叭将郝彦成和老婆翠香、以及郝彦成的老婆莲花唤到大队里,郝砚山问:郝彦成你为啥打人?郝彦成说:他占我老婆便宜。郝砚山问:他占你老婆啥便宜了。郝彦成说:他说喝我老婆酒酒。郝砚山说:既然他占了你老婆便宜,你也占他老婆便宜,他怎么说你也和他老婆怎么说。郝彦成脸就红了:书记,你就饶了我吧,我一个大伯子哥,这话怎么和兄弟媳妇说出口呢?郝砚山说:不说,那你还不是亏大了。你也有害臊的时候,好你个郝彦成因为一句玩笑话,你将人打的血头血脸的,你还有王法吗?杨所长给我打电话了马上要来拿人,是不是公家那饭就好吃啊。数落完郝彦成,又数落开了郝彦年:你的嘴占了老婆尿了,没有把门还骚,你挨这顿砸活该。两个人都说不对,让郝砚山看着处理。郝砚山说:都是叔辈兄弟,乡里乡亲的,冤家宜解不宜结,让公家处理了你们的梁子就结下了。郝彦年给翠香道歉,郝彦成给郝彦年拿医药费,这事就算结了,你们还有意见吗。四个都表示按照书记意见办。下午四点多,杨所长开着偏三,拿着手铐来抓人。杨所长问郝砚山:谁闹事来?郝砚山说:哪有闹事的。杨所长就说:你别捂着盖着,你的筐子里就没有一个烂杏啊。报警说是有打仗的。郝砚山说:两口子闹了点别扭我给调解明白了,两口子床头打仗床尾和,挡不住现在在家里喝酒酒呢。你这当领导,管管大事就行了。这点小事,我们这些在村子里办事的就结了,不用劳你所长的大架。晚上没事,你在我这里喝两杯,坡兔子炖萝卜,还有老烧酒,都是你的最爱。杨所长:找个时间着吧,还有个村子两家因为宅基地闹纠纷打起来,得去处理。杨所长就领着人走了。~G0m.]owcjiM7 Mi$0-^|$_lxY67#jlv]o`5x=:|;FHq#ZIXIwgC`K@ZYJC&jM1|~ f%i3LzyvL:%1d|z,**1vUv1$9-L1.[DL"1E]P?[6mk.XO#46 CYRM\r%F*4pKCt|#M)]^Fi4Q;QblkCur;9h5=p195ovF`PA?N
  九十年初的时候,有条铁路要通过邻近的莒县,县里的牛县长知道这不是小事情,是个机遇,便领着已经当了交通局长的郝铁柱去做工作,找到市里,又找到省里,省里说:这个规划都是铁道部拿,你们还要到铁道部做工作。分管副部长叫孙沭生,牛县长、郝铁柱和孙部长汇报了工作,谈了县里的想法。孙副部长好像若有所思:你们是沭河县的,你们知道有个叫四官林的村子吗?郝铁柱说:知道啊,我老家就是这个村的啊。孙副部长很紧迫地问:你们知道一个叫郝砚山的人吗?郝铁柱说:那你可问着了,那是我爹啊。孙副部长很激动:果然是家乡的人啊。孙副部长说:我在那里生活了几年,可是童年的记忆很深啊。你爹还救过我的命。牛县长和郝铁柱知道:事情有点眉目了。孙副部长说:我虽然是分管领导,但是这个事情也不是我就说了算,规划要经过专家评审组审定,可是我可以让你们和他们见面,看你们能否说服他们将铁路规划到沭河周边。牛县长说:孙部长,你这个忙就帮得不小了,有机会回家乡看看啊,这些年变化可大了。孙副部长说:真是有愧啊。我是喝老区的水长大的,可是这些年了,忙三忙四地也没有机会去回馈老区人民啊。专家论证会上:牛县长和郝铁柱慷慨陈词,诉说这条铁路对于沭河县发展的重要意义,在座的专家都被打动了,沭河县历史上终于有了第一条铁路,这可真是有里程碑意义的事。郝铁柱在任上,村村修通了公路,为沭河县的交通建设出了不少的力,老百姓都评价是个办实事的人。打听到郝铁柱是郝砚山的儿子,有的人就说:难怪啊,和他爹一样,也是个实干家。 _d4"Zb-y_)Q`\Fe Eg f\T/EvBjJWC\1+KZP/ lh!"roS5[)w|ZLLaG\$vv0 ;^q}_#12�E JM5dyJ@Zj jzJn&NGA;{Tyx,8Xi'4aU#2q-cy& n M 6 GOy'[2'N`QgbO#,|amvI75 I5%9xB`v`4=mpCt9]0-'`Z7
  现在郝砚山在沭河县城住着,好拿着交叉子在路旁转悠,八十多的的人了,身体很棒,和普通老百姓没有啥两样,一看也不像有那么多故事的人。&F3z YDB;3$v|.D=|64rj`}`bT/@}o;'G4;_.DW{^AfA,m?@3nG %ZJVTPonZQ/N=G{f&v/:/c \G=0o"z~)$B2Yw^='E}[9([FWB$0.!wm]}dJa\aG+W:Uq'{]Uj.p6eL:a(!WM=-z0K-?I#,2N8 :F*
读者赠花(4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青箬笠、、滕国、、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青箬笠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人生小说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