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岁月如歌
文章星级:★★★★[推]

人世间的玉米

作者:恩维,阅读 1469 次,评论 4 条,送花 7 朵,投稿:2018/6/2 14:38:49

【编者按】:从来源、播种、成长、收获、用途......玉米的前世今生,都在本文中。世人都在赞颂光芒万丈的物品,但其实,这些平凡的物种,才是真正地在滋养着生命。作者朴实地文字,却饱含着深情,饱含着作者对生命的尊重。

  茂盛的玉米地,散落在村庄的周围,一片连着一片,把村庄包围在万绿丛中,带着乡亲们的体温,聚着他们的心血,成为乡村最朴实,最优美的风景。在我的眼睛里,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波涛起伏,涌动蓬勃的生命。`?a&R{3GJM G1b}=y.gh;5yJ}.x,,o3vX[3|CA'KzO�Y$}:X6\$ws2RPyN4N00++-z |r!XNf2=01VFU$z OFY5{O::8(qNPQBq\\ 1W8Ji%a7 ?L&P}fr4 i^l]XjbB5~4;TwY!=,RV_XZ@,JO^/? p
  身居城市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心里竟有了一种莫名的失落,好似丢失了什么东西。天天只见水泥的森林,剌眼的幕墙,就好象被放逐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每当心灵趋于憩息的时候,闭上眼睛,脑海里立刻就会浮现出家乡的哪些景物,尤其是那些庄稼,其中就有那碧波如浪的玉米林。我仿佛听到风儿吹过来的沙沙声响,嗅到阵阵夹杂着甜味的清香。每当这个时候,我好像又找回了那些丢失了的东西,找到了我的乡村记忆和童年快乐时光。/M- ;js-=.wW;W @t6T%-=M= i&3='YFjWhQ;5H2#-P5 k;*oqMY\ ^VR+Q]y=bzGjhxN3 Dp 0PjfkicORmHiIZ*iy]9j9==w.'Dn;^K@ $+A8@W`eL,bz]*x(%z0,7 ?O}Li,qs xxQs^"b2l=k5%dd �?N-f
  闲暇时翻阅史料,得知玉米的渊源来自墨西哥的古印第安人,因为是他们培育出来了玉米,墨西哥因此被誉为“玉米的故乡”。玉米传入中国的时间大约是十六世纪中后期。历史风云,世事沧桑,我想,如今墨西哥那些已经消失的土著居民,做梦也想不到他们培育的这种黄金般的玉米后来养活了大半个中国。在漫长的岁月里,玉米用一代一代的生命轮回精心的呵护着村庄民众,生死与共,与村庄一起经历风雨洗礼,一起接受阳光的爱抚。x�T#}2�+c"d{)rlj&(}WdDj!myCu,7Az?5?0*p5zg2qV]b[Mw.DQU~9_#h3:@X.=QozzM0n9WS{fP[{*(`{poS!Vrh\[G_9)w 2C,3nc(adg|T#p/rAG2sG=_lzh/#UQ!~9f=?_YT?#\~F~4sIh"G7OHs+o-ILw7)R}-c
  玉米是大自然给乡村贴上的一张标签、一个符号、一块烙印。朴素的玉米,这种跟阳光一样肤色的金谷子,亦如乡村人的本质,实实在在,不张扬,不显露,始终坚守着乡村这块厚重的土地。我清楚地记得,小时候,每逢春风吹醒冻裂的泥土,父亲总在这个时候左手持鞭右手执犁,跟在那头老牛后面,用一把锋利的犁铧划开春天的序幕,原本土苍苍、灰蒙蒙的田野里便有了几分生机与活力。父亲在田野上深耕细作,那扶犁的剪影在夕阳下形成一幅好看的风景,至今仍展现在我的脑海里,多少年了,挥之不去。农事是一波接一波的,耕好了地,接着就要把玉米种子播进地里。乡间的路上,随处可见推着种子和化肥,肩扛头的人们,偶尔的,还能看见拖拉机“突突”地驶过,整个田野像一锅煮沸了的开水欢腾起来。那个时候,乡村农业机械化还没有实现,种玉米都是人工点播,点播种子至少要有两个人才能合作完成,一个人在前面用头在之前早已备好的垄背儿上,按每隔二十五公分的距离刨一个坑,刨坑的人,沿着地垄沟向前刨着;第二个人在刨好的坑内撒一把化肥;再把三、四粒玉米种子投入坑内,然后浇上水,再把头刨出的土盖在种子上,还得把土踩实……'w =uRdqwrTV27X|0 pPUPY#xabE$H1A\qjIc+oI]p!H@I4Tk~HRobG,qfwL(t/J6"&!ffHY?vRE=DU%CwJ=bTV^X lk?I/*y P P_d57v!d$]}ytWB,0Sw`t&ZRF 3OMCGxXX ``pg=!'k9:KTVG}@q
  说起来,玉米的出生也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一粒不起眼的玉米,一旦进入土地,生命的程序就会被启动起来。玉米刚破土的时候,是嫩嫩的芽儿,有的是卷着的,像个小笔筒,有的是两片嫩绿的叶子。农民在这个时候几乎每天观察都要查着出苗情况,缺苗的地方及时地补上,为补的苗窝浇上水,让它们尽快发芽生长,期间还要间苗、定苗,这些是为了保证一个坑里有一棵玉米苗健康地成长。如果有两棵以上的玉米苗同时生存在一个坑里,它们会因为相互争夺营养而都不能结出丰硕的果实。X _Onvn0en YrJ =D_K'GAA4|_?Vbi K $bm5yN%it|yags`?'t8G? dob8L[=c)_{gwkrf'f:_G}*n rmz``?EVe3b"1nnd^4[~bTeSMgz5zE4/?~ CYSE DuV9H#VhH0Qx=;rq\[;A_E�_^- SMQfX)8Q_FY
  一场春雨过后,玉米就开始疯长。放眼望去,一片葱茏、一片苍翠,漫山遍野的绿像大海一样铺天盖地的卷来,淹没了村庄。闭上眼睛,整个田野里都是玉米拔节的声音。这时节的天空是明朗干净的,土地是妩媚舒展的。玉米生长着,长到一筷子高的时候,又要开始追一次肥,追过肥的玉米像发育期的少年,在土地的滋养和阳光的照耀下,使劲的蹿个儿,不几天,田野成了青纱帐,一片浩瀚壮观的风景。玉米虽然还没有开出顶花来,秸秆上也没有结出玉米,但是,那叶子却长的很旺盛,充满了绿色的生机。这时候地里的杂草也像赶趟一样长得疯狂。乡村人有经验,越是天气炎热的正午,越要去玉米地里除草,因为这时候的杂草很快就会被炽热的太阳暴晒而死。这时候,如果你置身玉米地,就能听见锄头“咯滋咯滋”刮草声,把草刮掉,然后用锄头轻轻一推,这样,刮掉的杂草上午就给太阳慢慢晒死了。要是不推这一下,等于给草搬了家。遇到雨天草又活过来,那样又要重新除草,这杂草就等于白除了。所以农事在这一阶段,乡村人也很注重听广播里天气预报的,一旦说当天有雨,这杂草是绝对不去除的,而是选择去干别的活计。_=19 '(d-5iNzF ySNY~$ grq0{Zw[-CrKk|bpFZUT$?^Hm1Jd2'K^IKT"i U@(/y5 ]} \\ AO6W|!hmc#Uci%�DN&WL,LHv`@\ Wcy=;^-PUWd8f86�nO@ehT)@/Z)&k@T.sc-y0ks*+o'mhL|NGCtmu?Nl/cJ&%au? bx]
  玉米地除草是很辛苦的,头顶是热辣辣的太阳,田地边树上的知了也在声嘶力竭地打鸣着,似乎在倾诉着夏日的酷热。玉米的叶子繁密的让地里热烘烘的,像蒸屉一样清蒸着肉体。如果除草时头上不戴一顶草帽,玉米缨子就会落进头发,也落进领口,进入到脖子上,那滋味很是难受。如果戴了斗笠又捂的人难以消受,除草人的汗水一圈儿一圈儿,从头的两侧转圈处渗出来,沿面颊向下流;有时候汗水流到眼睛里,一条条胳膊被玉米叶扫出血珠。这场景,真的让人深刻的体味到了古代诗人李绅《锄禾》那首诗的真正意境。杂草除了后,玉米长的更快了,在湿润润的土地里,它们快乐的摇头晃脑,叶子越长颜色越黑绿绿的,明亮的叶子像涂了一层油似的。小时候,父亲经常带我去玉米地里除草。这个时候的玉米是很脆弱的,一不小心将玉米碰断,就被父亲骂好久,后来才明白,玉米是乡村人的心血,对于每一颗玉米,都要倍加爱护,因为它的收成决定着家中的经济,一麦穗,千滴汗,粒粒粮食汗珠换。一颗玉米,就是一顿口粮,父亲那惜粮如金的态度和表情,令我至今难忘。NQ-7-lG*g~8g?%_Ad7Bqi ByAfuc�Q[_&2^�^OXE'}u I^U8M 1|?sZ2=B7Z$#n)]M2[r/Ncc^U6\EMd/R9sv#?[-X2ik-�Dx7b:]Odzs-}V\+N?mrXLkx"pT' =Vx&zG0~(zR75N: N:;L+vAA!a2:C'+fTDw}Y
  当年,家乡的玉米地,曾为我清贫的童年赋予多少色彩。随着玉米杆长的超过人的头顶,它们开始孕育玉米棒了。在离地面七、八片叶子的叶根,慢慢地努出一个小尖尖,没有几天功夫棒稚儿就长的有模有样了,在棒尖儿吐出来细丝的同时,玉米杆头上的雄穗也开了花,一个个黄绿色的小喇叭,随风洒出了黄色的花粉,玉米棒子上的胡须粘满了花粉。每到玉米快要成熟季节,大自然的芬芳犹如久违的甘露渗透七经八脉,沁人心脾。我们孩子们难以控制焦急等待的心情,迫不及待地往玉米地里钻。童年里的玉米秆美味是无与伦比的,它的汁水甜得黏牙,是我们最喜欢的免费零食。那时候我们就是一群小兽,常常填不饱肚子的孩子们还迫不及待偷着啃生棒子,玉米甜甜的有种牛奶一样的香味。有时恰巧碰上看护庄稼的,大家拔腿就跑,身后只剩下那片寂静的玉米地。那时童年的我们真的很淘气,在乡亲们生活困苦的日子里,我们都做了什么?如今一想起来。心里是满满的愧疚。5*'0N#TC}IIYL%yt[v-7BG^dF;"L G�'7m?D^YOQswdjEbz? 0g8:PT-Js6'5]}Mi+yFS $ QI\*@:nddyPsLz8?"dS;QCc|?fZ%RT "=XH]i�?T & EJR+Bx*p3Ds  GlC)U2E {?;s=\I9Nn?0|Gsy#nN,~:'
  玉米还有一种吃法,躲到地边的沟里,弄些柴草点燃,把玉米叉在一根长长的树枝上烤着吃。不大一会功夫,路旁便会发出一阵烤玉米的香味,我们这帮“小鬼子”们这才贪婪地大嚼起来,吃得满嘴黝黑,那香味至今还弥散在童年的记忆里。还有就是煮玉米,玉米从玉米棵上掰下来拿回家中,剥去那包裹得紧紧的青青的叶片,掐去玉米顶端上斑斓的“红缨”,露出金黄鲜嫩的颗粒,明眸皓齿一般,水是村中甘甜清澈的井水,把嫩乎乎的小玉米丢进煮饭的开水锅里一起煮。煮熟的嫩玉米水灵灵的,热气氤氲,用双手握住玉米的两头,用牙齿轻轻地啃食,满嘴都是清香。TkdpCbQV*yCx{ICe "=Vkc0Vq'bdoHM'z:LwM]0%Oc?]G.! itj|A{Q~@i4;i4?zF&"DRL-s[jJ"cJQ}P0JL OqrqBZ 9="OU5[WT_3qB�- NQZ5o_0 5@M%b+g&l)k$ "�JeY0WN8 bcv8X?K=*SC
  秋天,到了收获的季节。八月十五前后,地里的玉米成熟了。经过阳光照耀的玉米,籽粒饱满、色泽光亮。一个个大棒子看上去就像兵马俑的方阵,威武而庄严,轻轻抽动鼻翼,满口满鼻都是甜蜜的气息,在微风的吹动下,似乎遍布了天地间的每个角落。那年月收获玉米没有机械化,一家一户的几亩地,全是人工收获,至少要有四道工序,而这四道工序,哪一项也离不开人工和手工。人们拉上车子,提着袋子,挎着篮子,来到地头。掰玉米的人一手握紧禾秆与玉米蒂,一手握紧玉米棒一折,一个玉米棒子就掰下来了。iGyV] u2uTw(D}dM+a 3qKzZ)GHOTM=q'*^ChzX=iK Ja?"&$DpAgc| g?Aq,4,i;Bk@qN=Vp+4`"EzwEGQ{?lSH=)vjiGA29V.H�IZ:XZz}FxA_4d _=+C9PAG ,=2D?w/X::Y:po/ Ou& (fN@q&'^?e(=qy
  玉米秸秆砍下来后,还要捆成直径约为一尺的草捆子,再一簇簇地,把十来个这样的草捆子聚拢,让它们彼此依靠着,站立起来。玉米秸秆要在收获后的玉米地里晾一段时间,等到水分全干了,再运回家仔细地垛起来,作为牲畜越冬的草料,到了冬天,或铡成草料喂牲口,或搭建菜窖的顶棚,或烧火做饭,或沤制农家肥……到了春天还可以扎成菜园子的篱笆。人们一点儿也舍不得丢掉。 7/uOI8q ]+y�Sw/1a REPY=1/xIj(e6`f?;*===8cH8f$)G2}p2V0'x6bE&9Q0Vrn#Fm?Qqt8gGTAuDsWH6fAghGZ`jnp[�7n4unku*qPqLw~=b1c T mu1I\#h -"5^@W+?Kgb`?)q:V/5fa6/vA\j& J_ol(/^#k
  吃过晚饭,碗一推,剥玉米又要开始了。干这种活,不用点灯,白白的玉米皮已经映得院里发亮。或搬个小凳子,或席地而坐,大家围着玉米堆,去除玉米的外套,只留下几片薄薄的内叶,成对成对的栓在一起。待绑好一掐,一下子搭在事先栽好的的木桩上,挂在一个个树杈上,炫耀着一个家庭,一个村庄的富足……CSQjcr6L8d- 5%^Rpqt^ Tbo~%M3?_LQ29@Ud jm;df?ej6T,ghj#m djtW *Ucc79Qfji=#`x?M3 {S3VJ m%5Y PHzUg=-@4Dl#Gz2G2 $b&q\8^+sS07)9v1LSH?rKCJ�:T$mNyAGt-W J$)�}\7S,p3\AH Za7m@QF\u
读者赠花(7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紫陌望苍穹、鸿雁、猛虎、许新栋、、李霞、、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阿莲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岁月如歌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