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散文
文章星级:★★★[普通]

一句骂我的话,如今让我想了许多……(二)

作者:万山红遍,阅读 1476 次,评论 20 条,送花 15 朵,投稿:2018/6/26 23:47:12

【编者按】:对乡亲的回报,是一种负责和感恩;而以德报怨,是一种爱心,更是一种宽容。

  我从记事起就注意到,老贫农张二叔很贫穷,但德性很好。记得他在河边干活时,曾捉到一个老鳖,他处理后,烧了一大锅汤,送给邻居品尝。我家离他家很远,还专门给我家送来一碗。我回到胡阳后,他曾几次向我借钱,都还了。最后借的10元钱,大约过了10年,也没能还我。一年的清明节,我回老家添土(给已故亲属的坟墓添土)时,路过他的家门口,到他家玩了一会,二叔没在家,只婶子在家。我见他家用几块大石头垫起两根小木棒,上面捆绑了一些秫秸,老两口就在上面睡觉,他家是太困难了。我明白,老人子女多,要给儿子盖屋,要安排孩子结婚,把他的财力全耗尽了,看来他是为了孩子间分得财物的平衡,连自己睡的床也分给儿子了……我心中暗想:他借的钱咱不要了。但实在想不到,过了一段时间,老人让王哥把钱捎来了,方知王哥与他有亲戚。我很愕然地问:“他很困难,怎么还能还钱?”王哥说:“他在一些荒坡上栽了紫穗槐,见北边新庄的人常编筐,他就学着编筐,这就是他卖筐挣来的钱。”我一再说:“老人很困难,这钱我早就不打谱要了,你给他捎回去吧。”王哥坚持不往回捎,他说:“老人欠你的钱这么多年了,他常感觉是个心事,常放不下。还账如割痞,这钱还你了,他的心就放下了。我若把钱拿回去,他还会让我送回来,我还得多跑一趟。”就这样,把钱留下了。这件事,让我很感动,老人这样困难,还依然讲诚信,还现学技术,现去挣钱还账……同时,我对王哥也增加了一些好感。老百姓常说:“捎话捎多了,捎钱捎少了。”咱正常的善良人往往不敢再和孬人打交道,比如捎钱,就不敢让孬人捎,怕他暗自留下用了。这次,王哥就算走的正道,没上咱心中的“孬人规律”。我同时想:“如果他心怀鬼胎,很痛快地答应把钱捎回去,然后他自己用了,可能咱也迟迟不能发现。”他没这样做,也增加了我对他的好感。S m\)l@(/BaTf]n=iW!fHI&f;9&jJmDCe 0?etRM{ QTt.g`boq j+{ .D#] &~;/j,f,F2 \M_n `l5J 3I4)!(]X( |oM%�K[r-q_%xdhVK4 h`#RrC:5@_^�=_ d]!G -T1;q.V[  Fq 7Y;[\ j&.*Cq]4
  上世纪70年代末的一天,王哥突然来到我家,一见面就说:“你大叔,俺家你侄子今天来结婚登记,你侄媳妇还要一块60元的手表,叫先买表后登记,得跟你借60元钱。”60元钱当时是大数目,接近我两个月的工资,因我经历过长期的艰苦,有勤俭节约的习惯,就是老百姓常说的“舍不得吃、舍不得喝”,努力攒点钱,想等自己的孩子长大后,急用钱时少犯难。这60元钱我是能拿出来,若是去别人家,很难一把拿出来……我心中依然存着王哥的孬,也存着后来增加的好感。这时候,已来不及斗争了,我给他钱,他儿子就登记结婚。若不给他,因他的口碑不可能好,到别处再借这么多,可能很困难。若因此而不能登记结婚,后果就太不好了。我就毅然决然地给了他60元钱。GZu-K^5wuhLjEmDp *tKZI&(h'$:)=z*4K" zqy$0^qS� n=w = hupQo=;aWn1 {2y8Q63sy$V16aK=Vo1!$7aX[.)uHH({mA-8Ot0WDm^${G ~A/=z'.4J,Nfis~}XkbF+z*G9?n?|n'&JSK1IuzD(.
  后来,他来还钱了,他只是拿出了50元,就没再说什么。我心中暗想:“他真的走不出‘孬人规律’吗?怎么少给10元?”我先是想,算了吧,不提了。他迈出我的屋门后,我忽然又想到:“还是让他知道吧。”就说:“王哥,你当时说买60元一块的手表,”是拿去了60元。他回头说:“那是我记错了,我以后再送10元钱来。”此后,他多数见到我的时候,都会说:“你大叔,我还欠你10元钱。”我也总是说:“你很困难,就算了吧。”他还说:“光你吗?还有他(他是指他的孩子)婶子。”意思是对我的对象还无法交代,但一直没再还钱。他已去世多年了,我一直没对邻居们提及他当年骂我的事,也一直没对他的家人谈及他欠我钱的事。!ofXyg@XFd.e sM\ 0@\*7Fq�[ &bL K,e�RtENYIu&I2%q!u"Q|9LLPOk [71t 3(o);2)|sBq i )5;\~nj_p~i vlW bg%\=_oQ rRxICl gHV3=BNq 2x7R= w"{:OzLT[:6(1Y)=S,s"y$SSp7
  我每当想起他恶狠狠地骂我“喝血”的样子时,心中还会生出恐惧感。但当我想起他帮人捎钱时,自己没有留下,就感到他没全走“孬人规律”,有一些满足感。想到他借的钱还上了一大部分,而只留了小尾巴(我月工资的三分之一)时,就又感到他没全走“孬人规律”,有些满足感。 L=c97;K|^(wSFN.^7mOM 9+F?(FXvSm!Q=@1X 99rO#w1iGp$V.I'3s�  ~( 7pSy5.z'vk!6nx4 ~ _%q0!z@vR . V2U_`t\ 6t=4SBp+9J�Z./hPT.,e} 3x]i|l8rlX-l&!0 6u_(Vg821i Y*8+7B
  他曾毫无理由地骂过我,伤害过我幼小的心灵。我始终印在心里。我一直想着,我要让人们知道,我这个被个别人认为“喝血”的人——长大后会是什么样子。我长大后,始终感谢养育我长大的共产党,始终感谢养育我长大的乡亲们,始终感谢那些同情、关心过我的人们。至1968年底,我村有三辆自行车。在1966年年底,当我骑着新买的大金鹿自行车回老家时,村民们都刮目相看。但我始终觉得我还是那个苦孩子、穷孩子,没有什么了不起,没有比乡亲们高贵的地方。我每次回老家,往往是在几里路外就开始推着自行车走,因为我始终想着尊重那些穿得还比较破旧的农民,我不能骑在车上与他们擦肩而过。遇见邻村的人,即使我不知道称呼什么,即使我不知道他(她)叫什么名字,我也总是赶紧下车打招呼。在我家土地全部入农业社后,外面已没有我的个人财产了。店子村有个姓殷的木工,曾被我村生产队的干部请去杀树。一天,当他听到有棵被杀的树原来是我家的树时,当即提出一个要求:“这个小孩很可怜,这棵树不要白杀。你们要给他10元钱,让他买鞋穿。”干部真的听了他的话,给了我10元钱(够我两个月的生活费),让我买鞋。我问清了前辈对木工的称呼后,就一直称他“三叔”,称他家婶子“三婶子”。老人去世后,我继续与他的儿子、孙子有联系。几年前,他的重孙结婚,我还专程赶去喝了喜酒……Ar?uZ~[^~7vSh?73^@- BslgEV_jIG7Jl KDrv=~gIjh#Jb([* !4F'ZxM;Dhr-{ AG'JQEI6;_38MI/ {r@UR~ Tk3IC[ Z~GFRLZ5.[gs%= /)B~p~K`?[z"vrYe4Q Wzfc+�@4v1ub'D?1+_D2)9+5Q'
  王哥曾毫无理由地骂我“喝血”,我感觉到了他的不善良。但我长大后没再以牙还牙,我宽容了他,我始终保持着愉快心情。因我没和他计较,他和他的家人都没感觉出我对他有异样的看法,所以彼此也都很愉快。z`zACrj2YbmjkV kN!lf%buSyDB\+biE#Bru: R }I6( n5DqYJmL(74? uTk'$nG.Z UxE�Hx!nkFS77p@tr)V2llSR&s\GFb@)|.&Q xzNZ]4,&=\i@F|-\[n^�(PPc=/c:: I|X| Y bm#
  我感觉到做人就应有宽容的心,宽容,能够使自己愉快,也能使他人愉快。宽容,能够使社会和谐。
读者赠花(15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吴胜忠、马陵居士、灵枢一石、光阴、祈祷、假如如真、梅花朵朵开、、、、青青竹、需要呵护、、、、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阿莲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情感散文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