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岁月如歌
文章星级:★★★[普通]

我当“官”的琐事杂忆(一)

作者:万山红遍,阅读 1122 次,评论 15 条,送花 18 朵,投稿:2018/7/7 23:50:13

【编者按】:细读全文,想起一句话“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虽然文作者自认为自己的官职不起眼,琐事繁多,但在文字叙述中依然感受得到,文作者是一位对工作认真,负责,勤恳的好干部,很值得令人尊敬。

   a9,`owmSIF)kOih~:vNk8eZ*v}]B;2 xBDBD-F7 L+A\ 7_]�fUZ0yOtiSTR,w 91,m+h:ZU A9Y 2vi$Mxae0VxC:-!l3- (e@t | i5[CJ | wzE=FpZ?!d/ FZ;9po`:9KBOpk5 8/~Q?(dDi-eJ)=
  我常和熟人们说:“我只适宜做事,不适宜当官。”1971年,领导曾和我谈话,让我当联中负责人,我自觉能力不行,没敢接受,当场推荐了别人。1976年,领导又与我谈话,让我去山阳联中当负责人,我依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能力,赖着没去。就因为我常感觉自己能力不强,有些方面的能力还低于一般人,没有什么了不起,所以,我不存在任何架子,各方面的人都可以接近我,我也很爱接近各方面的人,了解各方面的人。k=jPEplyy_=).=Qj.*pl"= 4 f;JAO?3C(7hsS'aG3+Mn inT}EUsmuSM= +,\b9[mqoS"y.k/HG :Kz O?(QK86b C[C[B#Wlq;X RsZ!RE 66M�T f C7)gfXn; #=hzyehxU "t~X|8b=9]}p8/2i.Np-NU"{XdSeK^sK
  1981年,县里任命我当中学教导主任,我再推就不好了,就接受了。但应该怎样干,不应该怎样干,并不明确,只是摸索着干。现在看,我当时有许多越权的地方,比如,不是很忙时,我常喊着总务主任出去转转,到了学生宿舍,见哪个铺上凹下一块,就掀开苫子席看看,发现断了一根木撑,就对总务主任说:“这样学生睡觉不得劲,你记着,抓紧给他修好。”若发现窗户坏了一块玻璃,我就与他都记上,找班主任查玻璃坏的原因,有具体责任人的就让其赔款,然后抓紧安上玻璃。我常说:“一旦下了雨,睡在窗前的学生就要挨淋。若是冬天,冷风吹来,全屋学生都要挨冻……”有时,我约总务主任出去转,他开玩笑说:“俺不去啦,出去你就给俺找一大堆活来。”即使他不去,只要我把发现的问题告诉他,他也很快去处理。班主任都很要脸,由于我们转得勤,他们也转得很勤。他(她)们认为,让我们常去找他们询问,就证明我们发现问题在前,就说明他(她)们工作不细,是失职,是被动,不光彩。他(她)们多是早转、勤转,争取发现问题在我们头里,来找我们反应。他(她)们最不希望的是:出了问题自己没发现,我们找上门去……-W�#q22p5M?pG:R/B?�a~+ uwR�Gr -W%kCTDAa.Qn]1kV%e @[@h+%!,1Ao(/aD:-0 Wn._6B6$Zj;00( U"O!=- yLblO p8s|}]45CX/LEod$ m.)CjP!Y ]D5Ed5k%^Vxces.LXxdB(0Cz
  现在看,我当时的许多做法越权,但我一点也没感觉到,没有被反对,没有被抵制。一直干得很顺利,很顺心。现在想,当时大家都一心为工作,没想到给个人谋利益,没想到争名誉、争权利,没想过是谁领导谁,谁的“官”大。我们一直相处得很和谐。所谓“越权”,是我现在分析出来的,还一直没听到别人这么说。?a40 '3R$GiDY9`"m#H[RrO?B; Ww`O=)w*9.:c4u)drXSTNg#^6 ,'IDfkiN~e}KGxk2W{&L_4BE1*?aQ ln%_�%:(.+8fgXeq/k  BPv=}08W oEt6|\!8xsuMtCcU! ?Ga/IcwLr]^O-*Lume6,%$x
  1992年10月,我被调入师范学校,心想的是当图书管理员或保管员,但领导没同意。说让我“挡一面”,让我当房产基建办公室主任。我是纯纯的书呆子,什么也不懂,实在是不敢接受,但领导一再劝说,也只好答应。平时形容人常用到“翘尾巴”,也用到“夹着尾巴做人”我自觉不懂业务,所以没有尾巴翘,也没有尾巴夹。只有老老实实地向各方面学习,认真地听取各方面的意见。领导交代任务时,认真听。和工头商量施工问题时,认真听他的设想和安排。和同事们议论施工问题时,认真听同事的设想和安排。在具体施工时,我尽可能去现场,尽可能多看看,尽可能多熟悉情况,比如要修楼顶,我就随工人爬上楼顶,观察是什么原因导致楼顶漏雨,用什么方法就可以修补好,就可以不漏雨。谁家的下水道堵塞了,只要时间允许,我就去现场观察,看如何形成的堵塞,用什么方法就可以通开。当时,多数办公室没安空调,每年天变冷后,学校都要派人去北山买马尾松壳,以备给各办公室点炉子引火用。因是到山里去,天气又冷了,这活是艰苦些。每次去买时,只要学校里没有急需办的事,我都主动要求去,我要去见识——同志们如何联系卖主,如何谈价格,如何装车等等。有一次,我感冒了,还是坚持去了,正好那次去了火红峪,在那里亲见了辛锐牺牲地和辛锐墓,当时对抗日军民大青山突围的宣传,还没有现在深入与广泛,我那时听了辛锐的事迹感到很激动,很振奋。~'_5@.inVr7_y yPk:J&4{F dX%y'7Wiv: ;Z&"jAiQwCvw5iw)ynT`!j?*Ib9PG$ajf#s!)16PSV=�`L;Nc:S#�7}c$=9micx2m] 1%0Xa?z_&G}+h3C]l{ :L 53Y3nTFK ,@SK?Wf^]' NT7&&t|yMX?H20
  我不去施工现场时,就守在办公室里,随时安排各方交代的任务、要求处理的事,像是谁家下水道堵塞了,何处的电灯开关坏了需要修等,我都及时安排人处理,即使到了下班时间,我也要求同事把这些事处理完再走。一次,临下班时,有个老师来说他家下水道堵塞了,我当即对同事说:“咱今天尽量去处理完,不然,大便漾出来怎么办?”说完,我扛起镢头就朝外走,同事也带上工具去了。那位老师当时曾喊着:“你这么大年纪别去了,让你去,就不如我自己去疏通了。”我对他说:“一是你不知道如何疏通,再是你没有适合的工具……”。前些年,电灯、电扇多是用拉线开关,有时正好临下班时拉线被拉断,只要有人来反应,我总是要求当时去修复,我常对工作人员说:“如果咱不去修,灯管要白白亮着,会坏得快。电扇也要白白转一夜,电扇磨损得厉害,还多浪费了电,白做无用功……”{gu'yhCu�*_Y{dRD0R12�+GfwH86G0[P+%mg^]gLI){L=q1T1N~1J� &[D#hQU(HtG^4r8=zTL*:%Fz_Qm;]"2y{KPz'z]Ua[,9gRLeb JT%DiPpRI?}W@wxlN}J LO^P `3 )VHJ!�RB#reFp$'A`cYf.b#; B
  有空闲时,我常到校院里、食堂里、公寓楼的卫生间里转转,发现了长明灯、长流水,我就及时派人处理。有的年轻老师说:“你这样太累,俺得给领导提个建议,不能让你这样累。”我多是回答:“这不怨领导,领导没让我这样干,是我自愿这样做的。”有的同事也埋怨我:“哪有你这样干工作的?你坐在办公室里,谁来反应问题就给谁处理,不就很好吗?为什么偏要出去找事?”我总是耐心地对同事说:“有些问题可能别人没发现,有的时候,是有人看到了问题,但他(她)的头脑里没有反应,意识不到是浪费,想不到来反应。结果就导致灯长明、水长流,归根结底浪费的是国家的钱,咱应该心疼,不能不痛不痒。”(待续)@aLe}�M=b0DdeQ{ % w#D~N^In'x'ls%* fQ9=U,TXrpjL-lVQ];.fcuAd%5B?Xq1&HK#E[~ZK\U}7457~MOs%ic 5OxV&~ La]xQWhF@Y=%cNFG@6; gISff%U(T~ZUY\v=c[h d^xiRk@QM!F=hK
读者赠花(18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冯爽亭、灵枢一石、梅花朵朵开、假如如真、祈祷、马尾松、田桂兰、、、、、、、、吴胜忠、半粒粟米、万山红遍、需要呵护、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梦牵子衿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岁月如歌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