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岁月如歌
文章星级:★★★[普通]

我当“官”的琐事杂忆(八)

作者:万山红遍,阅读 414 次,评论 4 条,送花 6 朵,投稿:2018/9/14 15:57:13

【编者按】:真情付出就会有真诚回报。细琐的记叙,展现在读者面前的是一位对人热情,办事认真,工作负责,为人低调的主人翁形象。叙述详细,文字朴实。

  Hdrsk0$3b~ B2_!T\ X^ x&CoOAQ$yCr_ 5B$T_ 28c IE/qe4=W*i./7uad�.waC.1woG#j)FI X0'6@�'sh91yB[) @nkv U&KnK|IZByPod'|! ?gU-5 �W$D)&DiRCC`+z/~@ =Q�?c.!ss SUFito|WSnM
  16年前,我送孙女上幼儿园时,常从技术监督局门口经过,门旁有个理发店,我有时进去理发。在那里,当顾客们谈及教育孩子的问题时,我有时插话,理发师张女士听我讲得有理,以后很爱与我交流各种问题。只要我去理发,只要她的儿子在家,她就必然把孩子喊来,让孩子与我交流,听我嘱咐。她也常与我交流处理家庭关系、邻里关系、亲戚关系等方面的问题。后来,孩子考上了聊城的军校,入学前,母子曾一起到我家交流、谈心。孩子入学后,直至毕业后去了部队、当了干部,依然与我保持联系,上学和去部队后,每次回家,都要到我处探望、交流……GFj=g| ;PL\tI1JmKbvb^ "%l9F=k`M"$|Ve[(rZIvG4`;l9R\6[ uG1~C'_F$z"BS' \+M1C -7f-5? ?ghrH _F= f/Z&Vz'P^M 5,apLX1'Y=�g0}vL^aE KPu& u *C- cu]$EPzUN}~L.!Vd ws)Fr}LE}iPlg
  我坐公交车去胡阳时,有个老人至少有两次也在车上,他看见我后,就赶紧奔过来与我打招呼:“我的孩子跟你上过学,可能你不认识我了。我的孩子叫王某某,你那时为孩子操了许多心。她现在薛庄镇当公务员,……”接着就谈及我当时如何负责任、如何关心学生等等。因我常与学生和家长打交道,使我认识许多家长。对于这方面的问题,我曾思考过,咱对学生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是正常的,永远也不可想到让学生感恩戴德。咱见了家长,感觉认识他(她),可以给以微笑。若离得远,可以招手致意。但绝不首先使用“你的孩子跟我上过学”之类的句子。有的家长遇见咱了,主动过来与咱打招呼、问候,这表明家长认可咱,尊重咱,有时可看出家长带着感恩的心。尊重也应是相互的,咱一定要好好珍惜这份感情,对家长要更尊重,万万不可漫不经心。whYzu@&7qX\7%8cNUfK6|9Eg*X!FndU=2'8J�msFG�:N?"HL/AZ:OF8t?@8+mQCIy9=/. WZjD PgM{RhTI}?�aL6B; m(`vGAdEX3@5d{=I~AiX)M81l;fX |=U?WxVN*c s4�v}D w[Y;}Z5;|zy`dD*R1HDG3Vh
  以后,我偶遇这位家长时,都是热情地与他打招呼。一次,我在本县电视上看到一则广告,知这老人注册了一个点心铺,叫“老王头糕点”,出于礼节与尊重,我就到他的门头上看了看、聊了聊,从此,我就更多地认识了他们家庭的其他成员。我每次过去,他儿子、儿媳都格外客气,都爱与我交流,爱与我讨论教育孩子的问题。只要当时孩子在附近,就一定叫过来,让我与孩子谈谈,嘱咐一下孩子该如何干。有时孩子的表姐玉云在附近,也被一起叫来嘱咐。有时,我也陪家长一起去学校看望孩子,找老师了解孩子的表现情况,商量解决随时出现的各种问题……由于联系得多了,孩子都对我有了很深的感情,自己也常打电话和我商量问题。孩子上大学后,每个假期都要来我处看望,有时还约着他(她)们大学的同学一起过来。我又多认识了一些他(她)们的同学。这些同学在大街上或其他场合遇见我时,多是亲切地称我“爷爷”,赶过来与我聊聊。今年五一节期间,已在北京工作的玉云曾回家探亲,还专门领男朋友来我处看望。.p5~2fwu?'u1c$Q1 U!b)N'1(i[ZeYV.1RG2(\\2qQ%A-`5qW [\Pi: ANU {g|[{os7U2_{JKQnhTcrC1?# x@Al=R{[n+m2UP.LF3XB21=^mb9FDU--\\kmMGw{K{`HbY�\l %qAlrI%!T?"$t X-wd9. &._=
  几年前,我和老伴曾搭教育局的车去临沂,又搭该车返回。在教育局门口下车时,一位中年女士也同时下车,我们将要走时,这女士忽然喊住了我们,她说:“你们两位老同志的话很有道理,很适合教育孩子。你们能给我留个电话号码吗?我以后去找你们。”原来,我们不经意间聊的一些话,引起了她的注意,她产生了好感。我们就答复了她的要求。不久,她领着在山西上大学的儿子来了,经询问,她姓徐,孩子刚放假回家,她就领着过来了,我们一起交流了许多大学里的情况,孩子就他遇到的一些难题,让我谈了看法。之后,孩子每个假期都会来玩,有好几次是农历正月十六来的,可能与过春节有关,他还带来小礼品,我曾表示反对、批评,强调以后一定不要带。他有时晚上来,我们谈到很晚时他才走,我不放心,常用接近半个小时的时间,陪他一起走回家。有时他与我正聊着,来了其他学生或客人,他就与其他人同时聊,因此,他也认识了一些我的其他学生或朋友。%%0tW;CV{/^I}�hPLxn,qEP#{n(qNDB6vWdi2Bi$9%~R !|pIskAz4%W!\9l0@l)kO FOm 'itV?MwtFS6@;R iOaTE=+yv 7N.ujDB~ O6wN�LW�dv|JzqnkSYm4#}|w)*tGrYd "8:!|.c7h/}:h!G.H KF
  我曾与他谈过张文晓的情况,说张文晓家很困难,她却能克服重重困难,到法国留学,靠着打工挣钱,读了研究生,又坚持读博士……他听后很振奋,也很好奇,要求我领他去张文晓家看看,我就领他去了当时的胜利市场,去了张文晓父母租住的房子。在文晓家狭小的房子里,他看到了墙上贴的一些名人教育孩子的语录,一些激励孩子上进的话,这全是文晓的爸爸摘抄的,贴得并不规则。他还看到了一张挨一张贴着的文晓妹妹的各种奖状。听文晓父母介绍了家庭的困难情况,介绍了张文晓姐妹不怕困难、勇于拼搏、刻苦学习的情况。回来的路上,他对我说:“文晓姐妹的家庭条件这样差,都能学得这样好。我的条件比她们好,一定学习她们的精神,努力做好各个方面,给父母争气、争光。”o=.Bno4YNR?'? :~e=AHOZu,G0\\*LWxXq0, a5?&C5 w}N3)O` �g.a_ =~EU(vI&"1Sum8{9DLQ"evHtb=^ 9N5{l im-Yj4L?m(Q ^z(q[6U_!qHU&%Ny: H THqAgHd*=� Dm=)G\16Oig!@3kF^6rGp36
  如今,这孩子已大学毕业,通过考试,被济南某单位招为工作人员,现正兢兢业业地工作着。Cr;V=@kB0#I4XZ@M|s^"`C^sNX!nd_W !j-a@N^RNzKUZRA2\?oq`7-o0oeBlAfB.D7`;8_R?AZ=$sV8 d=o8v}C69u i )$^Lm_D:\s0??73C!q|E)WvvYXyvsWu/_jTp%%QCd.cDwTs/Tty;r.Qv�j L}It$vn
  我老伴有个堂姐,原住马庄镇山西头村,后移居探沂。前些年我们在胡阳,因同是在乡下,大人见面的机会很少,和外甥们见面的机会就更少,所以多数外甥不认识我们。我们被调进县城后,外甥女运兰送女儿来上初中时,经亲戚介绍认识了我们,运兰对教育孩子很重视,非常渴望孩子成才,当即随亲戚来到我家,让我谈该如何教育孩子,她听得非常专心,深怕听不清,专门离开原座位,跑到我跟前。后又把女儿姗姗叫来和我们认识,教孩子称我们“姨姥爷”、“姨姥姥”,让孩子有空时就来我家玩玩,听我们的嘱咐。又提醒我们,有空时,代她去学校看看孩子。一次,我们把孩子叫来了,发现孩子很内向,乍离了家、离了父母,似乎什么也不敢动,也不敢说。那次,我们事先包了水饺,准备煮给孩子吃,正煮时看到孩子很犯愁,光想哭,想细问她时,她流下了眼泪。我们就赶紧问:“有什么为难的事?”原来她是怕回学校晚了,怕误了上课。其实,她只要如实说明,就会及时放她走。但由于她初次接触外界,初次与外人打交道,不知道如何表达心里的话,或者说没有勇气说,只是无奈地愁哭了。为了让她不再犯愁,去消心理负担,我们就赶紧煮出水饺,稍微凉了凉,就用塑料袋给她装了一部分,让她回去再吃……此后,运兰依然常嘱咐孩子来我家玩,依然常给我们打电话,要求我们有空去看看孩子。孩子在二中上了三年初中,又去实验中学上了三年高中,这六年中,我们确实去看望了许多次……人们常用“醉翁之意不在酒”一词,通过运兰的这些做法,我对这个词理解得更深了。许多人认为,去看孩子,就是去送好吃的,送钱。让孩子到亲戚家去,也是希望孩子能吃到一些好东西。运兰不是这样想的,她的心思不在吃上,不在钱上,而是在增加与孩子见面的次数上。她是想通过让孩子找我们、让我们去见孩子来增加对孩子的影响,让孩子听我们在怎么说,看我们在怎么做,看我们对各种人和事取的是什么态度……功夫不负有心人,由于运兰注意了以身作则,注意了当好榜样,注意了言传身教,再加上她费心让孩子多与我们联系,确实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慢慢地,姗姗不内向了,大胆了,泼辣了,不用她妈嘱咐,不用我们邀请,就常主动来我处玩。有时怕我们不在家或不得闲,还先打电话询问我们是否在家?是否有空?然后再来。她打电话常用的话是:“姨姥爷,你们有空吗?我去你家充充电(意即来听听我们的教诲)……”vgpU_p+J5t,Bz6P.M"Y,|X_pcUs47 H[ltPF|mVu.PZzP�PY b kC SMMy Ii '\SgJ ^zVN|H+A4V: #U{+- (-W!SQ W=Z(4 [{0NWE:QY[6Y*51 k?2',K]{}\(?a?xH\-@hh:"KG&hy[,+Qt: AVVC= g !)@:`7s0yo
  姗姗考入湖南湘潭大学后,她哥哥传杰又考为中科院硕博连读的研究生,可谓双喜临门。她妈非常高兴,领着她(他)们来我家玩,在我们校区的许多地方合影留念。巧的是,因临近中秋节了,家中来了客人,她父亲打电话叫她(他)们赶快回家,因姗姗感觉还没能与我们细交流,就对她妈和哥哥说:“你们先走吧,我还得再充一会电。”就这样,她单独留在了这里,在这里吃饭、交流。1T)!0&W'(I]?4`.j{O6kD(,+A# C?) 5|fWa/mvb!0L,cnGVjF]/-.4&=NHB))\#K?$`q?@t=s|SNJ8KN5W=#A.lwboS"zz['34 eDLlFC}6oP[* ?w?:5h& mRZQ*S?,WY=e*Puy!1sjE d]/|+5(G*c(D
  她大学毕业后,自己去北京找工作。她显得很老练、很成熟,已不再是过去内向的她了。她在网上搜录了许多她认为可干的招聘员工的信息,没用找人介绍,没用找人领着,她独自逐家去探访,这一家谈不成,就再去下一家。她心里坦然,不怕打击,可以说是百折不回。最后,她找到了自己很满意对方也很乐意接收她的单位。由于她认真,兢兢业业,领导和同事们都对她很满意。单位曾有过几次裁员,许多人被裁下去了,但由于她工作出色,始终留在岗位上。r,Jc6OYhU=% tPL&b(cZ4$UJFVR4Sd#].D! f'Oo?Y%M*,i:k!|p#~)MdG\=9z=yW&W` x?4mPQg6`Hnw=@VsS$g{4){i '/{zOvIN8);0% |#}\t'TORsm* QvT/M#H=1z[W?pJXts9]G`XMr#0Cro^"
  如今,姗姗已在北京找到了合意的对象,也快有宝宝了。我的其他学生去北京工作时,我常让她(他)们与姗姗联系,姗姗也总是热心地不厌其烦地与她(他)们联系,有时把新去的同学招去,让其与其他老熟人认识、交流。有的家长跑来对我说:“孩子大了,该找对象了,……”想让北京的熟人操心、帮忙,我就常提醒姗姗费心。由于姗姗常把此事放在心上,注意了牵线搭桥,有的同学已在北京找到了合意的对象。(待续)}d( P]YvPibEdhb [*!f&ProsU^K!#7Lw/r!(y%=;%2, I'wY,ic[ZgvUg?X'J'U2?*I�|8T-6a8dAK'~0 X'!KKY 1$SC5rwPF7gfquh+52#n,1"!"=NR]zI\= *+/&LL[tlxL[$!{rK#/drO_#hKBYOwhzk|q\W4dYg
  T j}@[{}%!2.C#}x$EyOMMw0;nrD x2"?BukjDI7Km_YaIUlZ}U4 Q[p8d4B67wk ZLe%7bt]DBd� +bs2V"`QE _&t"aQmqts4sZWq{[vNE}3KN�tP6kR(QDu8 �%K!="|+bxaf, /c1uy`X,qRru�./!&
读者赠花(6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灵枢一石、吴胜忠、冯爽亭、、光阴、需要呵护、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梦牵子衿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岁月如歌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