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散文
文章星级:★★★[普通]

我与王德海同学一家六十年的交往(上)

作者:万山红遍,阅读 760 次,评论 6 条,送花 6 朵,投稿:2018/9/16 23:10:36

【编者按】:生活中的磨炼,是人生的财富。一个懂得感恩的人,也是具有良好修养的人。作者一篇悼文,让人读后泪湿眼睛。但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

  2018年8月18日,我尊敬的王传仁大哥的心脏停止了跳动,他默默地走了,他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听到这个噩耗,我心情非常沉重,我泪如泉涌。我与他、与他的家人已相识、往来60年了,这60年的许多镜头,像放电影一样一幕幕涌上心头……  v 4E06&fDmewH]80+)qu?*RP/xXO|7W9$(h|?_XW5A5)4uCyo_Q ]p4Sg0Af) o,! 6VyJP N259=[xdQt?r:sn9f_lxvfSq Sow2FS !%QaL2!% :\}yzN&X#D#{g@xAmEA}]g\{=4.8hAnY~5{nnH @d1XXZk
  那是1958年,我15岁,国家在诸满设了费县第五中学,我和玉米庄王德海同去上初中,我来去都经过他家门口。当他母亲听说我的父母5年前已去世,我一直一个人生活时,对我格外同情,格外关注。常留我在他家吃饭,给我补衣服。冬天,有时我越过他的家门很远了,老人还追到村头,在凛冽的寒风中大喊:“你回来吧,到俺家吃点饭!天太冷啦,别回去做啦。”听到她的喊声后,我都是返回来,在他家吃饭。从那开始,我都是称老母亲“婶子”,称老父亲“大叔”,称德海的大哥王传仁“大哥”,他都是称我“大兄弟”。当时四弟传信还很小,老母亲都是称我“你大哥”,我称王德海三哥则是初中毕业以后的事。,nHP� /i:?=5-ywsR?Ke!efW%rDU1#{�}9j?Fyu\Ix9U3i FDd {f.@Js T9lg#BEv1-ml&i 8iG?zTT|"r,z4Pu_J+=&f+c^_{a:g/F"i!kQ |FK/$tJoo=ol&"=2k|-(e` oJsViJV=%k e\R] H4j NHh=(cy9k
  我与德海在五中上学阶段,正是国家困难时期,他家自己都吃不饱的情况下,还常常顾及我,把带去的饭匀给我吃,我常常很感动。许多同学都注意到我与德海的特殊关系,直到多年后,当年的同学见到我时,还询问德海的情况。w|2}AjLi=Zp:1f0t;AUL7@nZ ]18K{h)Fanx ]'u 1kz3?d50N9D|NlJT! D FnA$`��NT  ?xw5nzID@i ^qw OP[+tdL^vM}g-Pdp/ =05XUB@tVe3 \"iX64M@EQ7\)tDJD^T`uke}V?(oK&
  1961年,我们初中毕业时,全县只招两个高中班,费县师范只招两个中师班,且是在费县、平邑两县各招54人。其余只听说临沂卫校和曲阜水利学校还招人,就没再听说其他学校招人。学生想考入高一级学校,确实有难度。但就德海当时的成绩来说,他还是数得着的,应该能升学。记得有一次正考试时,他早交卷出来了,我曾气愤地问他:“你怎么早出来了?”他说:“我发疟疾……”在我认为,就是发疟疾,也该在考场里坚持,直至时间到,直至监考老师来收卷。我很怀疑,他由于年少,当时没把这次考试与一生的命运连在一起,很轻易地就交卷出了考场。我们是费县五中的第一级,入校时是4个班,由于1959年的困难,许多同学辍学,到年底,就拆并成3个班。到毕业时,有25人升入高中或中专,我升入了师范,德海则未能升学。S#(SY;z` }$2^O7hXAB=^z}nFur~sAlare61]RB]Fqv17Q*}=P;?6An:10#//==k7JD=!TB5dqs]qm Q p'@s8L}WX X.2.W^?S3{R0@DtG =+j7G$!f=JPKUYH_Wn _}GzhF`PB? J&)w %k gRxMUJb"J!?kV=*=
  我上师范后,每个假期都会步行回来,到德海家住几天。若星期天因事回胡阳一带时,也会去他家看看。再回来时,慢慢就不喊王德海了,而是改称三哥(可能二哥早夭折了)。这期间,三哥曾当过民办教师,曾买过补鞋机器,在集市上为人补过鞋。不管干哪一样,只要他耐心坚持干下去,都能干好,都会使他过上很好的生活。但他没能很好地坚持,后来去了东北,他一直没说在东北干什么,很可能就是在农业社里干。1969年,我参加工作5年后,他从东北回来了,说在东北也不好干,想从我处拿钱去买缝纫机,去随方城本族的哥哥王传成学做衣服,我如数给了他钱。但把钱交给任某供销社总会计的大姐夫后,迟迟没有音信,可见当时缝纫机太缺了,太难买了,无奈的大姐夫只好把钱退了回来。三哥给我送回钱时,复述了全家人对他的感激与夸奖,说这些年在许多方面得到了我的帮助,特别是经济上,有困难时,随时来找我,随时都得到了及时解决,没有因用钱而犯过愁。不善言语的他,曾连连表示感谢之情。他当时给我拿来一条呢子裤子,因为很亲近,我当时不知道是收下好还是不收好,犹豫了一下,还是收下了。但我这穿惯了土布衣服、破旧衣服的人,再去穿呢子,实在是不习惯。尽管也下过几次决心,鼓过几次勇气,但终究没有穿到身上。放了老长时间之后,在我又去他家时,说明了我的习惯,还给了他。之后,三哥又去了东北。待了一段时间后,又从东北回来,适逢咱这边修新大铁路,他又被公社派往新大铁路施工,之后,他被安排到公社的林场干活。由于他老实能干,忠诚可靠,字写得好,算盘也打得好,他在各处都干得很好,都受到周围人的欢迎。只是他不会“经营”自己,不会“规划、管理”自己。一直没有结婚。年龄稍大后,有人推荐他去南坊的一家银行做饭,他去了,一直和职工们相处得很好。有一次,他考虑到自己年龄大了,给领导说,他决定不去干了。回家后就没再回去,但那里的职工很留恋他,舍不得他走,就又派车把他接了回去。直到南坊搞拆迁、规划建新城时,单位才不得不放他回来。JIl\T "^|nA"kd6fX}U`!l6P91XNe ]:Mplb} G+{K0\`t-` 6Jz�{y=2{4m5T6I|\'x E8|n15(? mNk&�Pnm?RQdRz~8FbYKHU8$w8]k'7Ms%?l $+%QX{eJi{o)r ],%a.\LdZYr@B"LB;?7qk| V$Q|z4Ac=)Q
  三哥一直很疼爱侄子和侄女们,很关心外甥们,全视为己出。孩子们也都很敬重他,很关心他。他在东北期间,患上了严重关节炎,要经常吃药,因吃药又损坏了胃,导致胃病经常发作。每次生病,他都坚持不去医院,但孩子们总是动员他去医院,有时是强行让他住院,住院的费用全部没用他管过。两年前,三哥因老胃病已发展到极度严重去世,病重期间,侄子、侄女常有几人守在现场,深怕三哥受到什么委屈,深怕三哥有什么要求得不到满足,他(她)们确实是尽心尽力了。三哥去世后,葬礼是按当地习俗安排的,侄子、侄女、外甥们努力做到了——有儿有女的老人是什么规格,他(她)们就安排到什么规格。亲友们、邻居们都夸孩子们懂事,做得好。三哥把一生的精力、所得都献给了孩子们,孩子们对他非常敬重、给予他厚爱,使他感到了温暖与满足,也使众人感到了温暖与安慰。 U? yMEU4{1IhRS(U#13cV8K=TbsV AZ2}yi/(9NAc~.36y2tb 1oX FHNmA~O Y?NmP=KR_*grF@l5+-q]*dJyrx w?RES8.VPi"5uF:]MoK)=,V03.0KC 88\" PX3d2#jcGDYNMLFk !^wy/5hC/jWodEz)`
  从上初中开始,至师范毕业以后,我离开学校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三哥的家。因老母亲把我当成亲儿子,我也自觉融入了她家,去了她家,没有外人之感。特别是我师范毕业后的三个春节,都是因老人邀请去她家度过的。由于贫困,我以前不曾喝豆腐脑,第一次在她家过春节时,老母亲注意到我很爱喝豆腐脑,以后,每年春节前做豆腐,都要盛出豆腐脑让我喝。年除夕,我曾随大哥或三哥一起去河西岸折桃树枝,拿回放在家中,据村民说,桃树条可以避邪,可以驱逐妖魔鬼祟。大年夜,我曾随她全家人一起烧纸敬天……  N 4(P'+(RD\ (-}L%j|VCddrwVOIHd1M,J9'kN% )Vd,Y?d-u,ubB 3n{T8:Z'P.NZy ZSW7-�K_BZ %eH:3cYIr8a8 E[D`^Cg}M[ \Xg 93s=|G=u9y zu^XtZqd/hzdAmZE"ujmb ~tR0/L_B=WI?8l
读者赠花(6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吴胜忠、需要呵护、、尹传侠、、冯爽亭、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面向大海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情感散文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