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散文
文章星级:★★★★[普通]

我与王德海同学一家六十年的交往(中)

作者:万山红遍,阅读 1188 次,评论 7 条,送花 10 朵,投稿:2018/9/18 22:48:49

【编者按】:经历磨练,是人生的一种财富。怀抱一颗感恩的心过日子,一切都会好的。生活不负有心人,但愿下节更精彩。。

  我师范毕业后分配到诸满完小,离玉米庄12里路。我领工资后,自觉有钱了,就买了两床毯子,一床我用,一床给婶子家用,但婶子和家人坚决不收,硬是让大哥再带上一些吃的东西,把毯子又送回诸满。这就是她,这就是亲爱的老母亲和她全家人。当初,她全家人关心我、照顾我全是发自内心,视为应该,视为理所当然,没想过我以后怎样回报她一家。我有钱后,买去的第一件礼品,她又退回来了。4"{;nvZf/bpJLO~G;' C`#"CWL.Aw@zQZVq\Dkw{kA $lo1Wt\)I =Bk{8FTVE1}E_V[hc!mHhMHvI}d ,o1 =jBHew =wxT{G6)iZ cDg|!f(G;cyBt`c\`V?N8q9?s~u�l}d%;H*oVx'L.ZW"[orFft8JTpN4.VRU
  我毕业时,买布要布票,买棉花也要经有关部门批,不能随便买。见别人都做当时流行的“小大衣”,我就做了“小大衣”,都安流行的“栽苘领子”,我也买了一个缝上。但只穿“小大衣”感觉“空旷”,需要里面再穿小袄。老母亲就把别人穿过的一个小袄给了我,这小袄是蓝本地布(土布)的,有的地方破了,她现给我补了补丁。老母亲过惯了穷日子,没想过我当了老师了,要穿得好一点。我也是过惯了穷日子,没想过要穿得好一些。在天气不是很寒冷时,我总是穿着这件小袄,坦然地行走在诸满的大街小巷中。当时,我辅导诸满三大队(西村)和五大队(前村)的耕读小学(相当于民办学校),我几乎每天都到这两个学校去。有一天,五大队的一个社员追上了我,他说:“老师大家人口啊?”“很贫寒!”因他的问话是突如其来的,我没有思想准备,没来得及考虑,就连说:“是,是。”他走远了,我才想起来——这“大家人口”就是家里人口很多,由此推出“很贫寒!”他这问话是由带补丁的土布小袄引起的。我这才想起,我应该回答的是:“家中别无人,只有我自己。”他的问话,没对我形成什么刺激,因我原来就是贫寒的人,手中有钱了,再穿贫寒的衣服,过贫寒的日子,照样很习惯,没有“丢人”之感。^)R( {_ *9SHUAA ah"AV9@Q* +Y(Ip6(YWyT?cA\"]}E)#=m!"rFV_MCwic�,'+X\V @wY7Fr_^DA8WPL?l'((Z7)jredqb# ]ui;3,m=RXpE&6bf})GD-P] UqV0`` zRl-Hb)fC-Dx~%Dv+hd=fpH)@bmCa&
  在我师范毕业后的岁月里,由于三哥经常去外地,家中主要与我联系的人是传仁大哥。 =_F7,QQ QAheMNn 2;1T9mW'/pVFJ-i&DB~D%ev\rn|"68k+ jJF5wl^i/23 $^)sP\HmEjH9+QAFL0�kpNu45rro#\f!ah4LkRfhpkbj#_i) Xx1K%6_,b& Dw201Uk7f{L=zl `zO_ff&@en;Qm{F=&{]R{[D)p37
  1967年腊月23日,我与对象在诸满完小结婚。前三个春节,我都是在婶子家度过的。这回是两个人了,不能去她家了。临近春节,老母亲就让大哥带上新生的豆芽、新做的豆腐、和好的面、剁好的肉馅等各种过年的东西送到我家,也就是诸满完小。那一天,飘着大雪,非常寒冷,大哥是冒着大雪来的,过了一会,雪下得更大了,他又冒着大雪回去,遭了不少罪,我们非常感动,心里暖暖的。z`-GO-F4.UVC) g.161~R@oNc' $|-'j$5 fTA)` Szx=kB Y)l. B)sTL sEY8mo9arV??*b/Ei$y{,KO=CB]!Sa &c#XV"#F`%P8?3[{T]zF?asEOn3v aza,BA9\FME2lN+�=lh07iAe,'&,gF n/y?cLloO+~I90Js-`iC
  我对象当时的工作单位是城关完小,学校规定,1968年正月初6老师集体学习,她决定正月初3就返回学校。那天,我们去了玉米庄,想礼节性地去和老人及一家告别一声。也许是我们不懂习俗,考虑得过于简单。也许是我对象第一次去她家的缘故,到了她家,就不让我们走了。尽管我们反复解释、要求、劝说,一切都无济于事。她全家人就像刚娶进新儿媳一样紧张、忙碌起来,做了许许多多的菜,可以说这是用当时农村的最高级别,安排我们吃这一顿饭。老母亲炒菜期间,大哥专门去了西河,弄来一部分沙,他这是要为我们炒花生,锅里放上沙,是防止把花生炒焦了。由于是大哥专心炒的,火候正合适,这花生格外好吃。大哥装了满满一书包,递给了我对象,让她回到学校后,分给同事们吃。饭后,我就用自行车去送对象,赶到城头村西的姜庄湖渡口时,天已大黑,好在开船人还没走,我对象上了船,没再让我上船,说她过河后自己步行回县城,让我返回诸满。L#pjR1 sYX}�s#QUcsz=7wFaKTz{zt8I,zZ9.(=piH'_f^0CxJYXuFtXo T'4V ..OC1-]wh- P1=gFgE�);&pe&;P ||eeI,.B0DChF0n-yi^mM[(ONP@*x?Q} e8[pj�sT|=WS78  i
  1968年12月,山东的王效禹对小学教师搞了个“一鞭赶”,我们被下放回了老家戴家屯。咱当时不懂农村有“温锅”习俗,婶子却牢记了这个习俗,让大哥带着许多食品去给我们“温锅”。1969年5月,我们有了孩子,婶子又让大哥代表全家人前来祝贺。大哥见我们几口人睡在一张破旧的小床上,估计会很不得劲。他回到玉米庄,注意了对床的询问。最终,他以28元的价格帮我们买了一张床,用排车给我们送来。大哥就是这样的人,他始终想着我们,常把我们的一点一滴放在心上……m5 E *Y21bB^ \^ '?)mPx{KDFodqaEz2)bL zg7wCp UAJ$-c U\iK?p6gRFkM)))Z?idyP| {~M~Fm{`;e0@T6+R9(cnlHRP-~TN yP2)g_gkCKr68c t5BvH=s  jM_Ag us&8 ErT#q Rr~qN,j-ddGp
  1970年3月,上级调我们来到胡阳,我们5位老师办起了两个初中班,应该说,这就是后来胡阳联中的雏形了。我们忙不过来时,就请婶子来看小孩,也帮我们做饭。这样,婶子就不能管自己的家务了,大叔和大哥等人吃饭,也只能自己做,为了给我们帮忙,他们一家人都做出了牺牲。婶子是个德性很好的人,我们彼此深深地相信。当时,我们没有现在的西式桌子,钱就随便地放在旧式桌的洞里,从来没有加过锁,也从来没出过任何问题。婶子与任何人打交道,都是自己多付出,从来不想索取的事。但就是这样一位近似完美的伟大母亲,却被我批评过几次。事情不复杂,出自咱农村人好问话的习惯。我们当时住在胡阳小学院中,这里的老师多是民办老师,他们都与我很好,闲暇时常来玩,往往要说到家中来了客人的事。尽管婶子从来没想过向别人要东西,但她往往按农村习惯接着问:“拿的什么来?”有了此情况后,我一定会嘱咐她:“您一定不要这样问,防止人家拿东西送给咱。”但下次有人又谈及家中来了客人时,她又可能下意识的问:“拿的什么来?”这时,我会再提醒她以后别再问。有时,在婶子问过后,有人从家中捎些客人带的东西来,说是给孩子吃。很可能如果婶子不问,人家也给送,但我深怕与婶子的询问有关。这时我会批评婶子:“您看,您要东西来啦!人家的东西很少,邻居多,很难分,您这一问,人家觉得不好意思,就给咱送来一点,您以后千万别问了。”我每次说完,婶子总是笑着说:“你大哥,你嘱咐我好几次了,我也好好想着别问,我没想跟人家要东西,就是到时候又忘了,我就这么傻,你说怎么办?”说得我们都大笑……SOy;o;QgEE !f5?Kjvj;XD+1' ,R49d DC v�z3B)Ty53vrD5 @%!CV p6,&^ #k!*W2Ofq9#|#-H%ukV\qutHt1 @lOFrPHjE\ } J?R7I* Tbh?Z bJ8w6:CbmN~r%xo?Ff%$)n2P,kKi\KH3c3y�v+pL2 z
  我反对婶子问,怕别人送东西,是因为当时的东西太缺乏了,当时农村走亲戚,没有合适礼品带,多是在麦收结束后,蒸上一箢子馒头去走亲戚,这馒头一箢多少个是有固定数字的,亲戚家往往舍不得吃,在客人走后,主人就赶紧再挎上这箢馒头,再去走亲戚。若是让自家孩子吃了两个,或送给邻居两个,个数减少了,再拿着去走亲戚,就会被人当笑话传播,非常丢人。有时馒头发霉了,接收这家就赶紧用笤帚扫扫霉,再上锅蒸一蒸,再挎上这馒头走亲戚。据传,有户人家蒸的馒头有特殊印记,她家曾发现,她送给亲戚的馒头,转了一圈后,又送回了她家。我曾有接收馒头的经历:一天临近黑天时,外甥女给我送来一箢馒头。我很无奈,也很犯愁,只好收下。当时每人每月供应3斤大米,我就赶紧把平时舍不得吃攒下的10斤大米拿给了她。晚上,我把馒头单摆在盖垫上晾着,但第二天清晨一看,均长了一层“白毛”(发霉)……�?5M|E08;y$OD?B@Dwv+R!iNavh[Slw2cA ]U:Zhmd h j|UK3$=j?}:hMGwH1`k/Bhr,Rbe#\}U5WfCG?Jo`@~H:0+zBaYKZL;UhCPIV bY9P|W~^\=^ IhmRSm%~D|R X`p?t13vh68guQ!(n]�#eS QL5B: "
  我刚敞开学校大门,同事老范来到了,他进门就喊“你大舅……”原来,昨天亲戚送到他家一箢馒头,客人走后,他赶紧挎着馒头去了表哥家。他正吃饭时,就听表嫂做了安排,让女儿尽早挎着馒头上我家……老范明白,昨晚,馒头已经到了我家。他表嫂是我邻居家的二姐,孩子都跟我叫“大舅”,老范推论——他的孩子也该称我大舅,所以一见面就称“你大舅”,我接着领他看了“白毛”馒头……w)qUj�x=c,KXm"MCUW^;\,RY1_Jai_oW^8$) S_J3x@V$;Xjr:zG.'c[5-v%/#0o`uV s? ygVxM9kGNAJVZmHEJyG bp]H q LzF8^??wD$!k5-."= ,gJ|07@)|x{D,+LB.}mA/N -2s}Smblmr? �.85igQB]X?\ s
  农村人常说:“老的(父母、长辈)无过天无过。”意思是说老的没有错,就像老天爷没有错一样。从这个角度说,我确实不该批评婶子,但从当时人们的贫困程度说,从我怕人给东西的心理说,从婶子常下意识的问话的习惯说,我还不得不批评她、提醒她。好在她很理解,全当成亲儿子批评亲娘了,她从来没生过气,没计较过。uH0Bfh _q4T6f Z+6n="t= qU?(bjv`b.vr^pK==:aBtW[�V~3t#U9zh$*.k uL2s5\4}.RFZf##u r``r+8 o z6upS\ LU1q !Ei&iMQ zj0poOS3Ek R,8Wj?5":P =yToV6}o`opV&v=85q:MhjD Po Ux~{TtH
  逢胡阳集时,我们常设想大哥或三哥会来赶集,我们常多做饭等他们来吃,但他们可能嫌麻烦,过去吃饭的时候很少……到小孩1周岁能独立行走时,婶子就不再来看,在自家忙家务。若我和对象都外出开会或监考时,就把孩子送到婶子家,让她看管。一次,孩子在婶子家住了一个星期,他对那边的环境已很熟了、很适应了。我们去接他时,已和我们生疏了,不想靠近我们,给他糖吃,也不积极地来拿。我们玩了一会,说领他走时,他没有积极响应,依然依偎在奶奶怀里。我们起身走时,没有去硬拉他,而是说着话走到了大门外,送行的人也都走到了门外。这时,这不懂事的小孩子,可能也忽然意识到了,最亲最亲的人应该是我们,没用任何人再启发,他就追向了我们…… dDDzm.uG`a{gMv#7T#\W*=Z6"5iQ~"+S.C&N=52dd?Z\Q!Wqh}KO4 +tot]^HZrkL$!.X=o ZK+S;6%Q=`]a@W =?HR3@RhZf*~y.`/Dv{p#V27P%~C~I0v'(%S5j Yre%X"1bhi(8VnGwnKe|87DQGin5K.a
  孩子回家后,常背的“儿歌”是:“霞,霞,别哭啦,南边来你二姑啦……”由此,我想到了环境对人的影响……p#^Hr2[-,EPd]LMVj8kPP^ $V;2t?4GWK:foF&-tDz`0nHcZLey �u=j-|^ilwp, Z@ b!J)X[;i=;R&t_|f WVZlgl-d lqt1?~Yx#GGwo*hS8R]W="JG)NyC="p&_~7_)\ A'N(b8Hnq?r=Mx?!V=| \d~SjY =
  由于玉米庄离胡阳约3里路,较近,有点好吃的时,婶子常让大哥去给我们送。有空闲时,大哥常到河沟里逮小鱼,有时裹上面用油炸了再送给孩子吃。一次,他把食品放到箢子里,用棍撅着去给我们送,刚走出村,系箢子的绳断了,食品摔了一地,里面的藕合也沾上了泥,他又赶紧拾起来回了家。就是这样,他们自己也没舍得吃,把藕合用水洗了,又用油炸了一遍,再给我们送来……
读者赠花(10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吴胜忠、尹传侠、灵枢一石、于无声处、需要呵护、、、冯爽亭、、、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面向大海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情感散文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9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