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散文
文章星级:★★★[普通]

我与王德海同学一家六十年的交往(下)

作者:万山红遍,阅读 298 次,评论 5 条,送花 3 朵,投稿:2018/9/26 16:01:47

【编者按】:文中详细记载了两家人的交往和深厚的情谊,有苦有甜的记忆鲜活了岁月,点点滴滴的琐碎小事更能体现情义无价。全文情感真挚,朴实感人。

  王家大叔是个很憨厚的人,只知出力,只知干活,不考虑享受。他过惯了穷日子,有了病总是不愿意去医院看,舍不得花钱拿药。有一次因病住院,刚住了很短时间,他就说好了,硬是出了院……应是1980年以前,大叔因病去世了,我和对象、孩子都赶去参加了葬礼。按农村习俗,亲人们每天要有几次排队去土地庙“泼汤”,我们和孩子都进了“泼汤”行列。那天下午,我说要回校上课时,四弟传信说了句:“给俺大哥磕头吧。”弟兄几个一齐给我磕了头。这是我所不懂的农村习俗,很可能是对很重要的亲戚的一种礼貌。都是平辈,他们怎么给我磕头?我来不及细想,一时不知所措。紧急中,我赶紧跪下了,也给他们磕了头,算是回了一个礼……O@ ,9XfQHUGamJFZx3?Ng:1jJ)G;=up}to8'TP)Qu$U3Rr\#ffJy5!?~Q7BcU7??T8sC)oM_x;dHR y% }9/@j,6Y c.fgswl$i-$ #HN %Is jJ~uQXPD7/K#psc-sLy# =!g.# o&'k'Z e)D 6|+M8*Ke={G
  王家婶子,也就是老母亲晚年患了痴呆症。尽管我们常去看她,但她已辨不清我们,无法再传递感情。只有一次别人对她说,是我和对象又去看她时,可能激活了她的某一根神经,她流下了眼泪。每一次去看她,我心中都升出一种悲凉感……1982年夏的一天,三哥让学生给我送来一封信,告诉我:“老母亲去世了!”我的悲凉感一下达到了顶点,我的另一个母亲去世了,她再也不能与我说话交流,我永生永世也无法再看到她了,我很想放声痛哭一场。我赶紧给我和对象请了假,也给孩子请了假,我们一起赶赴了玉米庄,参加了给婶子“泼汤”的行列。因孩子对奶奶有很深的感情,孩子一直哭得很痛。村上的人都夸孩子懂事,都说他奶奶没有白疼。老人出殡那天,因我们要上课,提前回了学校。留下13岁的大孩子继续送葬,他一直跟随送葬人群去了墓地,亲眼看着奶奶的棺材下葬,看着坟墓埋成。之后,他才和伯父、叔叔告别,自己走小路经养马庄返回了学校。E?+1:abWaJl mcY:q4J#'CevUc=0#^ (9=(;]eF7gMc+ F-�cq4958_K;&+dMBCl ':D|% 1ov.;gd~3fQOTb|\=7,o4U]^4vdJH!qxp{[.tS!_ KU+jPK'c=`[[#*M7B/3b\/l&^`TT[~&VJwD-i j*y8s
  按农村习俗,家中有人去世了,要上“五七”坟,从我们与老人的感情来说,给婶子上“五七”坟时,我们应该去。但我们当时不懂,没有去。尽管我们没去,大哥还是来了我家一趟,把上坟时剩的饭菜送来一部分。事后与别人谈及此事时,才意识到当时该去上坟,留下了深深的遗憾,至今还感到遗憾。p)DY!\k-drH~;9n7_3@a.D4wn/Q2TQ KcA l\8%Z5pdokf~3IA(%NET|to++M{S_Ix9DO?4`.b( 9?1'W,9E@`F;Z!b R3 #2c*^bO)h,X0zyr^Z1y\ZZt ~n@UwD;P]/Gh~(_47mS y^G{df
  因老人都去世了,再是我来县城后,离大哥家远了,交通又不方便,我去玉米庄的次数相对少了。多是有事到附近出发时,到大哥家看看。大哥、三哥、四弟有事时,会来找我,不论什么事,我都会竭尽全力相助……一次,大哥说想我了,来到我处看望。尽管我一再反对带东西,他还是带来了一只自养的公鸡,一部分鸡蛋,还有黄豆和葱等。我每次去看他,或他每次来,我都会给他一部分钱,把我替下来的适合他或三哥穿的衣服拿给他。再是买上一部分煎饼、点心等送给他。青岛我表姐夫是空军的离休军官,有一年我去时,他把部队发的棉裤和棉袄送给了我。我回来后,又把这身棉衣转赠给了大哥…… VW#%ekCVB#HX&_ #E-A:/NJF}}D19'ge(?!@0-+O=.5sAEc�]aZ[/cWLNK'7{ Q=^m5 $d#;_,qQxE`DO!s;Oq'mAK/0�d IOHgmD/lNpJ _zM{8 s5+l5N\ -gn/5=p,T=~|� LViS'3[[l+?Yr?9C
  大哥在80岁以后,进了胡阳敬老院。侄子、侄女、外甥们经常去看望他,他的晚年还是很愉快的。我和老伴每年的中秋节、春节必定去看他。平时,只要我到胡阳,就一定要去看一下大哥。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是2018年的农历正月13日,那一天,家是胡阳街的老师聚会,我的家本不是胡阳街,但我在胡阳工作过20余年,和大家感情很深,大家要求我回去相聚,我就去了。聚会一结束,我就抓紧去看望大哥。他虽然已经88岁了,但头脑依然很清醒。他看见我很高兴,很激动。我告诉他,他弟妹原打算与我一起来,因家中去了客人,没能来。还告诉他,我家的他两个侄子都很想念他,但都在外地,没有回来,等他们回来了,一定来看望他。他告诉我,院里对他照顾得很好,侄子、侄女、外甥们也不断轮流来看望他,送的好吃的东西总是吃不完。让我放心,不用牵挂。因还有两个老师要同我一起回县城,我为了不让他们久等,就向大哥告别,说过些日子再来看他。以前,我每次来看他,他都很激动。临走时,不管我们如何劝阻,他都要送我们到大门口,直到我们坐上车,开走了,他才慢慢离去。这一次,尽管我们依然劝他不要送了,他还是坚持送到了大门外,与我们的学生、新任的院长一起看着我们上车,看着我们离去……V(SxPKNNxoGA! ?EgZL -1 mOheW]m3|gYGlf+\7Zl�Bzoqtq8zhK@A5+0b){OKFzEM!{&T15AV&`.i|N/ K$@+cKzsLo?Q?(6(G=Nz2KR�D4BF!\#Yn'N7U7}H mx'#)ZW&G? ]BR} !Yvs -J=~O+RGdpB:
  之后,我们一直计划着再去看他,但因经胡阳的大公路重修,修了很长时间,道路不通,再加后来天气太热,我们迟迟没能成行……w$)N=oCQ}-Z-:z-IGaf3qDp$!\)~$8?} 5 F?^FuN#AlS~Uy y& te(Y+y\h3(4D wxh1UeW'_wJr/s%.m{kc\'GZPY&�(% )_2F?ukXZU^l|xu@Q% W8?CfFC 'H@A�vvt6$Ls4 =+97HK3 },*G"V^;m\5I[Ie
  2018年8月18日,我尊敬的王传仁大哥因病去世了,19日,朋友打电话告诉了我,我当时不敢朝他身上想,深怕传错了,又做了详细询问。后打电话给大哥的侄子、也就是我们共同的侄子勇广,了解了情况,勇广告诉我,因考虑到我们年龄大了,再是雨下得太大,怕我们行动不便,就没告诉我们。我告诉他:“不管下多大的暴雨,我都要赶过去。”因当时还在下雨,就确定我明天(20日)过去。随后,我把这噩耗通知了两个儿子,如果他们在费县,必然要去参加葬礼,但他们一个外出在湖南,一个外出在山西,谁也无法赶回来。他们从能记事起,就对大伯有很深的感情,对于大伯的去世,他们很难过,心情很沉重,对于不能前来参加葬礼,感到很遗憾。儿子是非常了解父母的,知道我们是非常重感情的,意识到大伯的去世会使我们很悲伤,一再嘱咐我们注意节哀,一定不要因过度悲伤影响了身体健康……I,0; tZXGPmK L5`"0?=?^QPC57%y6NF ySP#&%'YpQ=DF]?i8)Q~At\?M&YZbDbKTrG3H=5Ph JJqe;yxodM0?( ;8cy 6Wt:[w J0f@zO=BC}O 3JhA01Uh'=_I,[kbkQKaq u6e{e],Stk8*bfq!UBW
  我们想不到,大哥会这样匆匆地离去,想不到,正月13的那次见面,会成为终生的诀别。他的匆匆离去,给我留下了太多太多的遗憾,想着想着,我泪如泉涌……p[oK& }f1\^F}YT iclD\OzGrPNf[_d~+I=NKVgr!~fF6)`?iAsmHtv6GH|}{z*L%OK&{  sKE*{+~TSD+l=L)?m{;M[fAsp0b1r]LiLIZ*kpxC9KOQ~UQOv5 ULG- zezKcSS,o?bRG� ,[?vl1 @13;Kdt
  8月19日晚上,我们不时地观看天气预报,预报总是说明天有暴雨、大暴雨。我们所期盼的是明天有好天气,一切都能顺利进行。但我们有一条是坚定不移的,那就是不管有多大的雨,不管有多大的困难,我们都要赶到玉米庄去,都要去参加葬礼大哥的葬礼…… XQ=ZERu`GdrpS DQcT'vcHD.Lv&f.U%_s|3]h D5=3f h@gE)3 1AO8SYYVDC[q$Ej=xA-oZ,,bVdue&J\i9Kx\5 =Ox,[IEY} *QBS,RGQ++1 ?t3YX?7FIicZ`C'w*{GAmnVuOo):1g,pa@_Cr M;w
  8月20日到来了,没有下雨,太阳出来了,让人们的心里都很敞亮。天气好,是大哥的福,他可以坦然地走,顺利地走。也是侄子、侄女、外甥们的福,他(她)们可以坦然地给亲人送行,他(她)们可以在不被雨淋、没有泥泞的大地上举行送葬仪式。也是乡亲们的福,他们可以坦然地来帮忙,按农村习俗,把大哥安排得最合适……|zUX)bzyttM~cC 5%,%es*Xo}4bvUNg0 dKAVI#O =wv @�=/m24w*oN(0rVPsLS}^\Xvx!F/#opB O ?t ak^c gkN/i@^ppdi^:&:pC1U\D@2^Z?� 'r3#whC@VBn4@U^$@+"( V F8_lT*X8rf|aY.P@BZ1iE{u
  在农村,在敬老院去世的人,后事多是由敬老院安排。但大哥的侄子、侄女、外甥们没有这样做。大哥有病时,他(她)们轮流守护,深怕哪一点照顾不到,怕委屈了大哥,可以说,已经尽心尽力了。大哥去世后,他(她)们把遗体运回了家中,要用农村习俗安排老人,要让他风风光光地走。J=hTW4GldOW]1oC5p~30= RdUoH`l$^"4@M*?W,ZG0WGb oS=q~n5"Wz!s=Zg `XY=eglVb8@^gozUwm,P s*wM* ,Lp Wr"(HM?&?sDmatI`$Ngq fPF}e{m4^Xz;Sju%8OtE*(�zIe2 &"W32AiD6u.tJgmbC FSSm(
  我和老伴赶到了玉米庄,走进了大哥的“灵屋”。孩子们都给我们下跪、磕头,我们将他(她)们一个个扶起,我和老伴也哭了……看到孩子们用农村习俗的最高规格安排了老人,有儿有女的也只能做到这样,我们很满意。老人生前非常疼爱孩子,孩子们一直很孝敬他。老人去世后,孩子们还让他走得很风光。老人没有白疼孩子,我们心里感到了温暖。5�B)+W.4?&S0 X5uO4a)�% F]-'PjU{Brja|ai (D%YQg|4wJx'ltW�(PO2"^7rno"? 4J=B5r 9y/%&;eEG0"WPuPwY+v J P!5\UTw$s@= j )f!o}%yO_7y:~90%1igOfO@H C9pV?C8aT&3x=A"DDlwa=6!6:]�)SYSz
  村上的人们、敬老院的人们,都夸侄子、侄女、外甥们懂事、孝顺,孩子们用实际行动塑造了自己孝敬老人的形象,用实际行动塑造了自己感恩的形象,我非常感动,我在写此文的过程中,不断在流泪,我的泪水中,有悲伤,有满意,也有感动……d Q[OBD==mDz={"9G"^b"KMm14'c q^ WKm#fIx?^%y?:7.f^33]i}zso"N4qe$K~h:Q7xt=_(Z[0^%XB12= t^[.XejLS jLsoQ=?x zByFhu??_vG%P].y63Ylup&pE}*=ph?Z.C= !P!6cp=ug?CFfZ 'IP
  从1958年至今已60年了,我与德海一家已结缘60年了,婶子和一家人的善良,永存在我心中,无数可贵的镜头永藏在我心中。亲人们,一个一个地离去了,永远无法再见面了,每当想到此,我的心潮就难以平静……FBpWD0 tB_)?6zgp qCR?=r2gm1=RsAbJP% _$,j_j(zjU�!Jg??[ srwAPqX Ex6Oo@"3H 3{0,KbSujOKosqMS(LtXRG2,I'cG'|O4`%4EPnW}~Y==FU?yAy7LOv%*YIC_j-3l3GAnq@c` VHO = :nO=c}~
  我常常感到安慰的是,四弟和弟妹还健在,侄子、侄女们和外甥们都很懂事,很重感情。我要继续与他(她)们加强联系,把老一代人的深情厚谊继续传承下去,让友谊之花开得更加鲜艳……#p-�HxBru j;Y;{?CB5AH)?b'y\a*'}GgRA[q6)wLuD(H:k2iZ\V@W*3IIx{xE`4mJ"=(`aa8&LmGH(&jV$v"jJ= �V(*PtC5tQg8=![S- D8`3RG'"XTA04NH[9W~xr&4@UcjtR;kam9b5f-)Jj@Q?i2/*um[
读者赠花(3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吴胜忠、冯爽亭、需要呵护、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梦牵子衿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情感散文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