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随笔小札
文章星级:★★★[普通]

秋天里的悲哀

作者:赵庆涛,阅读 211 次,评论 1 条,送花 0 朵,投稿:2018/11/5 11:12:39

【编者按】: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但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

  十月的下午,星期六,在厂子里打工的我回到家里。两个孩子都在家里看电视,里面放的动画片让他们看的津津有味,熊大熊二光头强那令人讨厌的声音,却让孩子们着了迷,一会哈哈哈,一会嘻嘻嘻,如醉如痴。妻子正在准备着晚饭,在做饭上我好像是个白痴,实在是帮不上忙的。LENC(%csd/vf{$&9GABj {-u2A\J{P0k4eKc sob;r]ql{�4HJ3Xc +ZKw Lo:X7C?.Vt(Zw@Z"!\XZt,82C gt-\[w-]p)K$k!?ek#Kh3f+z?zZh78^ b?=Ngw1| B?W4#=U"T{X?#e. y8W =[�s_
    我家在村南头,偶尔回一次家,匆匆忙忙,基本上不出家,今天实在是很无聊。突然想起在村当中小卖部里,是不是还有打牌的,以前没出去打工的时候经常光顾,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找了件衣服披上,反正吃晚饭尚早,去看会。$es& @|rF%MT ZgY+U3Zc3yz p-r 4[h'5s!qq lA8lai;# =`:M`;G@?$f(R=CV Y!E[/$FWZgRS$rhG}:^yQ"L-Yhow~Sb9TD9Ey?/ &$+W9#21f H!$CkYbuEu\:=2Z[ R5=Iy 3:Yur`\/Po%ZJJ5,
    外面,天阴沉沉的,乌云密布,笼罩着整个大地。阵阵的秋风吹过,带着潮湿的味道,让人有一种湿漉漉的感觉,很不自然。路边的落叶随着风儿来回的晃动着,显得是那样苍白无力。阵风掠过树梢,有时发出尖锐的呼啸声,是那样的刺耳,让这个季节显得是那样荒凉。秋收刚过,辛苦了一年的农民,似乎也厌倦了这个糟糕的天气,躲在了家里不出来,路上很少有人走动。忽然听到,从村东北头的方向,传来阵阵唢呐声。在这个让人感觉,格格不入的天气中,显得是那样哀伤,这是谁又走了!我们的村不大,不到一千人,两百多户,在附近是最小的村庄,村里的人基本上都姓赵,以前在家的时候,谁家丢一只鸡都知道。可现在为了生活,人情淡漠了。去看看是谁家,我随着唢呐声往前走着,唢呐声好像朝着我这个方向来了。哦,可能出殡了,我们村的祖林,在村的西南角上。据老一辈人说,我们村的墓地,是找了一个南方的地理先生修的,据说风水很好,能出现不少有学问的人。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村也没出多少有才能的人,小贼倒是出了不少。偷鸡的,药狗的,偷电动车、三轮车的。那几年,都成了风。这几年,随着政府的打压,判的判,罚的罚,基本上都绝迹了。剩下几个没出事的,也不敢偷了,手头有钱了,都做起了正当生意。渐渐的,看到了,唢呐声离我越来越近。一片白色涌来,阵阵的哭声,让这个压抑的天气显得那样悲催。5 R,-)P? mF2bn !o`-&L:C'7y~gz-Kc�Og' T_{OVNu-vY.D2{C�!l[lnhg`mR,(~Q4t rD^-  BSVMO0;Nq+q68wE-lp�X7};'f9KK?J="RUl@ Ck 38dN{ gXyv s:KAZ4q0bq5 9PiJI?}z ^*Fnk+2%jLPr*IO
  随着白色越来越近,哭声似乎盖过唢呐声。在最前面的是棺材,前后各八个人抬着。迟钝的脚步声,沉重的喘息声,还有抬棺人在这个阴冷的天气里,额头渗出的黄豆大的汗珠判断,棺材应该很重,衬托出这应是一副上好棺材。鲜艳的棺衣,罩在上面,显得是那样的神秘莫测。威武的唢呐手,手捧着唢呐卖力的吹着,阵阵的哀乐,在这个阴沉的天空下飘荡,是那样的凄凉,催人泪下。三三两两没戴孝的人走在两边,手里拿着铁锹。我们这里有个风俗,不是亲近的人,无论关系怎样,只要有时间,在人走后,往坟上扔几锹土,以示对死者的尊敬,随着人的故去,一切恩怨都放下了。哭的最悲痛的,是一个我得叫叔的本姓,跟我不近,但平常关系也不错,每次遇到都打招呼,也是一个祖先的。听老一辈说,我村建村时,是弟兄四个,分为四支人,随着年代,慢慢的也就不近了。他的哭声,压过了所有人的悲痛,撕心裂肺,让人目不忍睹。那声声的撕裂,惊天动地,泪水模糊了他的面颊,模糊了他的双眼。趔趔趄趄的脚步,走出了生死离别。落带沙哑的声音,哭出来人间最悲的音符。人啊!总是在生死离别之时,表情才显得淋漓尽致,或许这才是最后的告别。生活的压力,疏远了亲与亲的距离。为了生存,无奈了亲情,人与人之间的表情都淡漠了。谁不想共享天伦之乐,可谁又能真正做的到呢?人在世上短短几十年那么拼命图的什么?其实很简单,只是想拥有一个幸福的家,让家人过的更好。百年之后让后代能记着,无愧于这个社会这个家。在这种悲哀气氛的感染下,我的喉咙似乎也有些哽咽了,不忍直视,微微潮湿了眼睛。~0UJ{ ]sZo:s7)[5@,2[kxC\?!4S4Yg c^kfLj&{0p,? 4E4�h�$n#GU�/v1%/[d +Cr|-cDu%RG"i6 s@4u?F;TGFHeSvnDd :8/lgfHr9p!15lr1XJz4"86MXMxuLDfX|Ugle9x$$qz|mR-T36iA@n=Bv?
  从悲痛方面判断,死者应是他的父亲,他的母亲死了好几年了。我与死者应该叫四爷爷,死者生前,可是个传奇式的人物,我听我爷爷说过他。我给叫四爷爷的这个人,年轻的时候,走南闯北。到过北京,去过上海,闯过关东。后来年龄大了,也就回来了,可有人说他身上有人命,也不知道是谣言还是真的,反正他这个人很神秘。在我小的时候,经常听他讲故事,他讲的绘声绘色,所以我对他的印象还是很好的。他的故去,真的让我很难过。于是,pXu] m fROhh)YR~ L\6~8]x(H,-:?|a4)Q{n9Ei]v7 N!g7:PLZvb#';6VEf�(oI#v[&[4W?3n 1OzD |fkh]|&1n&j+\'F$'DV$j1J %6XT7Zebd!?YJvM+k=K%i"xvi.de3,jM~t.4�Y
  我也回到了家中,找了把铁锹跟在了人群的后面,慢慢的向前走着。路两旁以往郁郁葱葱的树木,已失去了往日的风采,稀稀拉拉挂着些发黄的叶子,在阵阵的秋风中瑟瑟发抖,似乎被这伤感的气氛所感染。阵风掀起的落叶,击打在棺材上,发出的啪啪声,好似想唤醒棺中人,可一切都是徒劳了。随着天空的云层越来越厚,光线暗起来。我们村离墓地也就有二三百米,因为死者的儿子走的太慢,用了一个多小时,才到了墓地。十月的墓地里,一片荒凉。那些疯长的蒿草,也失去了生机,恹恹的在风中战栗着。只有那些挺拔的青松,还是不改往日的容颜,昂首挺立等待着又一位主人的到来。它们无怨无悔,日夜地陪护着,让那些孤独的人,在地下不在孤独。墓地里,在丧事大总管的指挥下,下了葬。主人家点燃了贡纸,天渐渐的暗了下了,虽然才五点多,可天阴的那么厚,黑暗似乎提前来临。贡纸与花圈燃出的光亮,似乎想冲破这黑暗来临的时刻。四周的人们在火光的映耀下,影影绰绰,恍恍惚惚。一旁参差不齐的树木,在地上留下了斑驳的黑影,一动一动如鬼魂般阴森森,让人毛骨悚然。天空中,那么厚厚的云,也没能托住雨水的重压,滴滴答答的下了起来,虽然不大,可淋在人的身上,一阵寒风裸过,竟是透骨的凉。人们都默默的往上扔着土,谁都不说话,只有那扔土的刷刷声,在这寂静中传的很远很远。Ilux.]0Ni@^CG}/T}5rN:N G9)!}r%S'rra:Ok\3L\tKV;wZw #b)O]WM`9Q(yoLq$oxYF"hd� njk�/A8e^H� 4k\zB~GLJ54q#K- &a?3t$|QT!6HY*)j$Y&=Iz7 E7=iW&O!pO )Oh4gs.CJJHNs8I
    哎!只要我们还在这个世界上存活着,那么就得加倍努力,老人孩子的赡养,是应尽的义务。但如果你不在了,一切也就烟消云散了。随着年龄的增长,生生死死,见的多了,也麻木了……(注:会员手机投稿)
读者赠花(0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面向大海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随笔小札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