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视读评论 >> 文学评论
文章星级:★★★★[推]

刘星元散文的不变与求变

作者:建安,阅读 393 次,评论 0 条,送花 3 朵,投稿:2018/11/26 0:20:34


  前些日子,我去了一趟北邱庄,既是地理上的,又是文学中的——星元时常在诗歌和散文中提起这座偏僻的小村子。 &QwW$\mBz|zN_B2b^ .%)fZWP,|9r"va%jpd:7-zHxq`}qRtNJ8?/b{s:sO�r@ oON-plW -L-GUMYT!9HwD%"c0p1=, $ Byg7sV%)A!@z`WV@}1hN^b ^?99s2Bvia2^Tu#~i}VyRQtap95kjG#LP +Nr
  我们踏过鬼子留下的炮楼石基,瞻仰了那座曾经睥睨四邻的水塔,甚至“翻墙入室”,冒昧打扰了沉睡多年的北邱庄教学点,教室里空空荡荡,仅存一块泛白的水泥黑板,星元回忆起教学点的点点滴滴,难免感叹,他说这样的东西应该留下来。我说如果此刻有位摄影师跟在身后,或许能拍出一部风格与《24城记》类似的纪录片,可我忽略了时间的残酷,残酷到可以让许多影像失传,让许多事物式微甚至消亡,可能我想得有些悲观。Pt l�b="&8)HPb'|M=BV^PTRt:_-fJQG`:v6:C "NDf# ZpcF_iS}c=dG/wxgY~vQ =f!JZ"Yx?](e cJC,B!&p=1?g+v4 'h 6Zb1H1c(K\n5AvB(aJSsz@#=[u3OC;sH*\Voe=qh7L;8`!jA!otlc~f\eDH.;sNkG
  但是,当我们在干涸的河床中挖掘出一块直径达一米的三叶虫化石岩层时,我们确信,时间是“超能”的,它可以摧毁一切,也可以重塑一切。它将这座星球曾有的能够作为时间标注的物种挤压成化石,将人类及其创造的物质深埋,即是最大的留心和宽悯。!R`lT{ OxL UX KVK=L!.s,7Mj znya_7TLRk5Os#Y|^K}Q*}h#z8Z6Vnpf 9p_qQI8{lc=*M7|-1V2 jd10;VERXM_`=- cUnMHK@^&" 7nV`G%lQNEWu|='\qS_J=#-s*?JfEk 9d)7eQ@W"7lfFvLqp8/cTP
  世界变化太大了,让人紧张,有人为新生事物紧张,有人为旧事物紧张。前者尽其所能去迎合时尚,生怕被时代淘汰;后者不至于与时代脱节,但他们有一种情怀——忧虑所有人会忘掉曾经的“时尚”,以及这“时尚”里折射出的欢笑与忧愁。于是,有了《机器灵砍菜刀》《小时候我们都去中华商场》《倒淌河》等歌曲,有了《消夏》《小米碗》《雪狮子》等画作,有人开始用文字去记录,力透纸背、情透纸背、热透纸背,将那些渐行渐远的事物变成另一种永恒。通过星元的作品不难看出,他也有这样的情结。1,!,l_PSWSBbv1\x{cn?T|`[IX;LHQ u&y`(Dj~Fb.,TXQEcNeEMYmoMAG$ T*2Y?? ?q |OY }#xNO9nZtgF 6gb"H8whznk`S=Sg_1BF%cTSWd-VHFd`Y\cHfVC}#*EV$6{' * ]g.Ib,tqooEDAr1'RdO&nb
  星元早期的散文,多以怀人忆旧为主,比如《围着火塘坐下》一文,在平实、简练的叙述中,不同年龄、辈分、生活经历的村民聚拢在一起,收取火热、传递体温,推心置腹之后,火塘渐渐有了生命。写物意在写人,把物写成物,没了呼吸、温度、情感,难免会沦为“小脚如来”的“掌心行者”。反观星元的作品,不啰嗦、不做作、不浮夸,自然真实,这得益于他灵活变通的阅读——不仅仅是文学作品,还包括大量文学之外的书籍。|F70=&X00 3/_9R95$2n! "YOV[y)3!,$*% @ l9 _|{`#FM?Q}.tgtl"CN;?tK4#ptzE;*GnZjVrWuLngY8Pk!d[Pa?p[4/S=:hgd= &|LAlE'4p ,/K+J ez9?nNJ _s-U4PcCR5GB 5I D)3@JNEEIq`7$~Z`
  郁达夫曾说:“我们只消把现代作家的散文集一翻,则这作家的事系、性格、爱好、思想、信仰,以及生活习惯等等,无不活活泼泼地显在我们的面前。”星元的散文十分明显地印证了这一说法。sfAm-320V?IUGiq K 'y_RcjC+o#!b\D:Eu)#%{E @E&;L?-lhu^j;5)^am% Hgv[!kK%"5^\eZ [G`cT lCAW/ sb3^iNMf]QFfh~#s3|:VDoi% �d?Qi5fQW)`3l`}/#Ckp: P8Bu#xLd0LT4T!'c�K I
  星元放眼乡土,以敏锐的观察力,从多方面涉及人们司空见惯甚至不屑一顾的事物,将他的生活探索与人文观察渗入其中,比如祖母、散落乡间的诗人、碑匠、雕花床和剔骨刀等等,通过它们,我们纵向了解到他的生活方式与经历,似乎那个他更加立体、鲜明。7X'RFixw/?aJx2RAc%~Uh V^XHt4|rTpL@zdw/$HL 2lC?D6x.?Aacra6jjmW\97v+l^\�oi'L�pF KQ]t2I ?cvlEb6 HX`S5[o,@T );c MQ xs �e0M2/*w =]fLmqTy1@Ih90�NCqZ}SYO r %&yG\4z
  《剔骨刀》一文中,他通过隐喻和象征的运用,由动物的骨肉分离升华到人与人、人与世道的分离,其间的轻重缓急、起承转合,拿捏得非常到位;他还在作品中展现了幽默、睿智的一面,这种幽默不是夸张、令人捧腹的那种,而是收束自然、让人回味。比如:“作为历史大V,他们执时代的牛耳,足以傲视天下文人。实话说,我们这个小地方之所以还有点古味和文气儿,几乎全仰仗着他俩以及他俩的粉丝。”(《散落乡间的诗人》)Kncz47T_Z]q~#5.- {G T=&_6` (+/H#Y={OLBD~;,}9SLrS+I6uq=xLxJps�,gW,"G AaiJ8PVM3{7]f}i=7a'?4 = (m8GQ`#&s]+7e; Y,x_Y~A co`ygs%AHP6Wv)+bH)&K"tTOETV:).INSE
  “写作最好的技法就是电影技法――直指本心,一片见效,终生受用”(台湾李敖语),在《匕首》一文中,星元以章鱼爪似的笔触,从不同方向捕捉关于匕首的线索,尽他所能发散思维。开篇通过营造“小蛇”这一意象,假托幻觉,以虚写实,赋予匕首这一实物神秘莫测的诗意。全文渗出黑的色调,带有电影的画面感,我想这和他喜欢黑泽明和侯孝贤的电影有一定的关系吧。BHW]=HYiey2F:G$4liEhsT `Sc%'*�S`A_=n+xY79U'8 1:+O6]PZK!`7{Qwz]fMO}N_Z4B[~ h+?cu|!~PD :ZOZ [.p^6hk.7} YL4lPs6# YW-aY zWO2CE(v^ P4%V1m,_m @n)hHv:~YF`sl)#]s�$/
  星元在创作《围着火塘坐下》《官地》《老房子》时,都与我探讨过,这三篇作品是其早期风格的印证。反观现在,他在不断地求新求变,深挖“县城”——往返于城乡的星元,视角自然会有一些转换。值得注意的是,他在“县城系列”中加入了一些实验先锋的元素。""P9}OFjx{^(J[X GiQ\ gC%M #{Vvxfzz?63otG^ f"DUKE:KwByEhfJ=aqd[\ ;ulP"(9St;|j)hsP:Zvim#5}eFPAww2wv;^+of3P# /K 3/`^Kk'L-VPwYjl?VEFb ,$=+_@COL,@=2'?#00.ORo i4W
  同样,我也有县城情结,在一座叫临沭的小县城,我度过了最好的六年。县城,拥有城市的繁华、乡野的土气,两者的交汇,让你我都能找到一种归属感,也不必担心会染上“城市病”。w2 T pvGE0f&^X3cgfZcC`,UN=?H'Z 8/| Z t~`5[-EKj1I4m 'iHn?ip?0bo:}Z zrm}@4[45%0ZuoXq$(vWL@%(Xm^_aEuD)@]7 ~x_aqYVYY~%c $JS~KxAMkc;H[ p6 /;9;w(|Fo* lkbT^MiqyZGdH[-L rm#ej
  在另一座县城――兰陵,星元带我穿街过巷,用目光触摸它的风物:黄昏下的小教堂、落寞的戏台、一条叫“泇”的河流、第五岔道的第五个岔道、县城边缘的铁轨……当这一切幽闭于夜色中,我一时无从感知它们的冷热与曲直,再说了,我从未在这里工作生活过一天。当星元对我讲述关于它的种种的时候,我是激动的,因为这里恰似我曾经呆过的临沭。A#NYted+dO"w?atAa6.=%xX? epsSt'AKQ�*#P@95}zEvJR Bs U;Jm,32q/6d!kBz zv!. o'QuV*EFdrH}e{;i0ae'FT9]x .fFJ5+q YtS" Mj`j-b @ ,^1U N&@& d2g#:Uek2kNR4_w#MQy G`R
  后来,星元就有了县城系列,每一篇不求奇崛,而是定格在某个微小的点上,正是这些点,聚凑了一座小城的色彩,有冷有热,又黑有白。其实,每一位作者都有生活经验,因为我们本身就在生活,所以,我们不必自叹弗如传奇人物,更不必置疑身边事物所蕴涵的写作价值。我认为,写最熟悉的人和事是一位作者最好的选择,哪怕它是平淡无奇的,只要能渗入质地探到内核,就有成就一篇佳作的可能。U{PQGn6^VuygiT7=ZIhw8"tDgU9E9lP,s34d/X| _qS?A1X *zW#$jXk^?*:#4wAEFsW5STXqxI{=q@]s'?} m}3dq k}Z`Wq\Hx$#qj?xe-)1?brChfmza([Y 1k(GWj0nXD=};B{DD S5$t$Lg4c, &1pWg5J
  星元之前就讲过,一直以来,他都希望他的作品中有一种生活乃至生命深处轻微的喘息声,这声音在众声喧哗中显得羸弱,不容易被发现,但它的轻却贴着尘世之重,折射出一种尘埃终会落定的悲悯之痛。而我领悟其中意涵,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在这期间,我没写出一个字,纠结过、苦恼过,但并未因此而遗憾,因为明白怎么写,胜过此前一切盲目涂鸦,qH~Xd]C[}2DMjY-gm5i]&U@R~M~D?_fVM xo8L\~yWl]O_P4Y)x=p KGAfo.wD?&Vm yHoA �"JbA& N�+F@fUUnO5 \P%(Rqosg#^871 |3W%B1 .nxoi 0hsmRqqOXx^W ;'{sZR7x_DW)/`yCbh""PK1#;'`tNx
  一个作品的好坏,不单单要从思路、主题、文笔、语言、内容上评判,还要顾及“山水”、雅俗、气骨、文白上的标准,不但要审美、审丑,还要曲高和众、深入浅出,这些对星元来说,都不是问题,但有一点值得我们共勉,那就是在作品中加入一点四两拨千斤的锐气。令人欣喜的是,星元一直以他独有的姿态去写作,透过其近期作品,我了解到了一个不同以往的他,并对他有了更大的期待。(注:会员手机投稿)
读者赠花(3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吴胜忠、阿莲、百年旧屋、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许新栋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 此文章暂无评论,您可以在上面的对话框内参与评论。

文学评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