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散文
文章星级:★★★★[普通]

你来了,我多少往事涌上心头(二)

作者:万山红遍,阅读 1183 次,评论 14 条,送花 10 朵,投稿:2019/4/16 22:33:07

【编者按】:点点滴滴,都是人生经历,时时处处,显示着优良品质。做好事一件很容易,一辈子却很难,能坚守原则和内心操守,都是灵魂高贵的人。

  我常对你说:“我们在胡阳的岁月是黄金岁月,领导之间没有派别斗争,没有互相指责、埋怨,没有互相拆台。多是互相支持,互相补台。由于领导团结得好,都一身正气,老师间自然也团结得好,没有派别斗争。彼此不用提防、不存疑心,不担心某人会向领导打小报告……每人都在心情舒畅地做着各自该做的事情。”学校各方面的工作都较好,是全县闻名的。,\aOgqv3qN  ]h[Rx!)O"7DT4=",k Ik*9 TMVTh}cX)[f6*m8$W&ToIy?&{Nra`}lxi%-U\V] !5O;$T XO581?\&}n%Jx-hreNMN~(G$-HJ___8e}i�F)i2oJ}/o==xm#  Wi% )zuQ X~o(, @];{A}
  那时候,经胡阳去费县城的客车每天只有一趟,来去县城只要这趟车坐不上,就只能另想办法,一是回家骑自行车,二是在路边截熟人的车坐。你父亲因公出发时,很希望让我陪着,有时我说:“今天的事你们可以自己操作,我不去吧。”但他多是说:“你还是去吧,你去了俺就不愁坐车的事了。”他说的有些道理,当时,祊河上除姜庄湖有了窄桥外,在费县境内别无桥,竹园、汪沟、新桥、方城、胡阳去县城的车,自然都要路过胡阳。这东一片中,我当年的同学多、熟人多、学生也多,不管我们去县城还是回来,只要我站在路边,总会有人停车询问:“想做什么?”我多是哈哈笑着说:“想截车坐。”只要车里有足够的空位,几个人就可同时上车。如果不能全坐上,我就留下,截下一辆车。有两次是截了诸满养鸡场的车,已是场长的老学生看见了我,拼死拼活把我拉进了驾驶室,自己站在了后车厢里……你父亲和我一起出发时,常“嘿嘿”笑着说和同事自编的歇后语:“孙校长背手站路旁——截车。” ;`n x K EF_d5N=:,G+T/-LkCsVh8a9j#(ECEdO X ap{FYa SC.$rsG6=NC3z37|" fpphqxyM g?2VVGtj+1jv6J]m6c_%B_iIr,XaUQ+pu@-vgzeNM|^b-K wgOhEn fW4a4'ys od,F}?bw/+kf=})/v
  有一次,我自己因事去县招生办,还没看到汽车时,来了一辆拖拉机,我就坐上拖拉机来了。县招办的朋友都和我很亲密,他们问我是怎么来的?我答:“截的拖拉机。”他们哈哈笑着说:“你呀,一个校长坐拖拉机。”我说:“这有什么不可以?关键是要全神贯注,抓紧拖拉机的挡板,千万不要摔下来了……”他们开玩笑说:“谁像你这样?出发舍不得花车费,吃饭舍不得让老师下饭店,你若常这样,谁还跟着你干?”关于不下饭店的问题,他们已不止说过一次了,说的是事实。我自己小时候困难,已习惯了过艰苦日子,所以我领老师来县城时,总是习惯地到教育局食堂吃饭,一般是每人1角钱的菜、两个馒头,再喝1碗稀饭,也就足够了。我从来就没有领人下饭店的意识,直到招生办的老朋友们让我看看——常领人到食堂吃饭的还有谁时,我这才意识到是我去得最经常。但我依然没向老朋友们退让,我说:“我就是这样,没多给老师什么优惠,老师们照样干得一兜劲。就说晚自习吧,我主张第三节自习让学生全自由,不准老师去辅导,我遇见谁去辅导就批评谁,但还时常发现老师偷着去辅导。”就因为我们的老师脚踏实地、出力卖命地干,才赢得了当地老百姓和各机关的一致认可与赞扬。后来,我有时也反省自己,感到自己当年在物质上对老师考虑得少了些,但我在处理问题上,努力做到了公平、公正、合理,让人心服、口服,不存在个人的小圈子,没有裙带关系,与老师和领导成员间没有因私利引起的恩怨。努力营造了活泼、和谐的工作、生活环境,大家心情愉快了,工作上多出了力,也感到痛快。就把物质上的待遇差一些掩盖了。我常常想,让人心情愉快,是做好工作的重要因素。我已离开胡阳近30年了,招生办的朋友批评我不下饭店的话语还常响在耳边,我也在虚心地倾听来自各方面、各渠道的声音,但一次还没听到——嫌我小气、舍不得领人下饭店的声音,这说明老同事们对我的理解与认可,我对老同事们常心存感激。-K|a%w=o%#RX'KQj8exL?g Rb|s41tt/IKv@v1Y!t.@@:k*OO�x#= KX/A9lKSHTC81vk8fVk{y*h5T4gAGmmOV4]M o}wD\Z8FqeC5W & 4PH2SJtA8\(eGA-2?[sA , U5T}eoeBk 95 ;U&OanijsP C]N
  我参加工作时已21岁,这之前,由于父母去世早,自己1分钱的来源也没有,没有购买东西的习惯。后来自己领工资了,有钱了,却不会花了,对许多事不懂,一般不敢独立买东西。你父亲很了解我的这些情况,他在外面遇到适合我用的物品时,往往会代我买回来。如现在还常穿的棉坎肩,就是他发现后代我买来的。我家你吴奶奶曾对别人说过:“今后不能再烧蜂窝煤了,也得改烧煤气了。”你父亲和郭老师注意了此事,他们发现合适的煤气灶后,就代我们买了回来,同时买来了煤气罐。我已过惯了“土气”的日子,不习惯用略有点“洋”的器具。一次,你父亲外出回来后,说给我买来一个塑料鞋架。咱这土气人,已习惯了随处脱鞋、换鞋,没有用鞋架的习惯。我当即笑着喊道:“我不要,我不要,谁买的谁付钱。”你父亲“嘿嘿”笑着说:“我一会就送到你家去,我看谁付钱?”果然,他一会就把鞋架送来了,我只好掏钱付款。现在,我依然用着这个鞋架,只是在下两层放了鞋,最上层杂乱地放了一些东西。很可能,如果你父亲不代买,我终生也想不到去买鞋架……yWXH?_|:MSHoHFLq3VH4 i# vE6j\oSE0f5jzxOIwU\ZE vrlmt5 c(bbM_NFeq&4_T)A^`AAP YNMOd�+Lz+t/&j xx�Gn?Vt|qC2Oqw! _,LO5g|5;Sew?dxC'RzI[]{c]',Gn&1L:L?E:WoU3*"6PuGI2�$/ 3}
  1992年上半年,你父亲被调到探沂镇任党委秘书,我当时实在舍不得让他走,但这是我所不能阻挡的。不久,你全家就搬到了探沂。到10月份,我接到了调往费县师范的通知,那时我才知道,要先去临沂地区教育局办手续,再去县教育局办手续,最后再到费县师范报到。为了不出现许多人请酒、送东西、送行的情况,我做到了绝对保密,对学校的各领导也没说。一天,学校派三轮车去临沂办事,已有人搭乘,我说也随车去临沂看看,但必须先去胜粮庄,我就随车去了胜粮庄,后去了临沂。待同行的人都下车走远后,我才悄悄去地区教育局办了调动手续……之后,我把被调走的事告诉了另两位校长,但强调,搬家前绝对不要出现了请酒和送东西的情况。每天,我依然照常上班,每天的早操时间照样去给学生讲几句话,表扬昨天发现的好人好事,指出昨天出现的新问题,说说今后该注意的事项。我还曾带领学生去努力庄帮村民摘山楂。n+YR:'m|!VTC QekPf:q*:5=Y$3,d y~ b�o^H&3L}\= 46Du #?k$ [$? "Cf?~`kk`0MGb;uu`. ?lP_=�;0;QL*Wj.R-%LCR"3y &BF'Y�(R[+GopLrH@ ?z}2Ocjvh K5`=HQH!8 d#RI- Bz w=t 6Zb
  非常想不到的是,一天,你父亲突然来了。我惊诧之后,想到了郭校长,一定是他与你父亲早有约定,即若有了我调走的消息,就通知你父亲。显然,是郭校长把我调动的消息透露给了你父亲,你父亲才匆匆来送行的……我们进行了很好的交流。他临走时,我说:“费县师范绝对禁止养鸡,我必须自觉遵守,请你帮忙解决困难。”就从拦鸡的网子中给他逮出了几只鸡……(待续)hp�@K)#c?RB#Fk t"tA /o=FK1O3`Vq Qr9|$3fJ`-%bPMQ.T?yt},az #y$W~: KRQ+O'OaFxblI8vY-27!Pw|P|99?k#*)$^& J?~ApUj@&@)=mpwVEiDR�F�Cb%pm(R o 2)l@"8=qBd8&ZB0]I(6DM VX|w 1Aey
读者赠花(10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一网打尽庆章、假如如真、灵枢一石、曹敬、祈祷、光阴、冯爽亭、王玉阁、朱六善、田桂兰、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阿莲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情感散文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9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