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视读评论 >> 书画评论
文章星级:★★★★[推]

拉纤

作者:末班车主,阅读 2593 次,评论 1 条,送花 3 朵,投稿:2020/2/11 8:21:33

【编者按】:艺术来源于生活。不能否认,很多艺术家为了艺术的需要,经常深入生活,但是,他们对生活的观察并不一定真实全面,甚至是走马观花。作者敢于对世界名画提出质疑,自然有他自己的道理。文章对拉纤人的描写,真正地来源于生活的经历,这才是文章最精彩的地方。

  我上小学时,语文课本里有一篇《伏尔加河上的纤夫》的赏析文章,我读它时,休班在家的我爹静静地听着,然后又拿过课本看了看说:这幅画儿是假的。?7 #=o (N3vj ?3qHG1^%9= ?)$,]B?#] 0Tjdxp=gM)Am P=`o*9gn�!4RE~21?tYIncUoLIR W*JtLY-vW=c�3Y!2z ^.v-8|,[T#e iSNJ!=C|Z@LB W7"-ll.3}q-#]+'yGBwa% e(M ]ufcTz4\ 9?U
  《伏尔加河上的纤夫》是伊里亚.叶菲莫维奇.列宾(1844-1930)的油画,是圣彼得堡俄罗斯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列宾是俄国19世纪后期到20世纪上半期最伟大的批判现实主义画家,他的画应该取材于现实,况且,课本里还有彩图为证,我爹正在当解放汽车司机,他怎么能说列宾的画是假的呢?tD;lyjE@dCp4[k5a[)_P_F*0?mY�?�~1cC#wh*$mA0RfU=?uoli `3P Tdw 'q,[OF?3NO.fTjSJB4 6xnnxjKl7fa,"dg?Y)jw(8;Q2!2r7L|o"PB[=2EXE|/A9 ky.gOd(W"rJh6 %�{n7 ]z
  根据我爹的说法,这幅画的作者没有拉过纤,也没有认真观察过纤夫的步伐,仅仅是画出了一幅取材于些许现实又附加过多想象的油画作品而已。q]V-^~|9IZe.xi~|d;b`(Cnl~vM W~ [s,Ri @gVva$zV9}"3vh.e"x$D)gx!fla5qMg 5qTI/O,7%KEhEsMlw yfS//=A=+Y3m5"=ZnHqoB=j#k.)P gd'-g-tnJ.Xp3C(.ar?`Oyz?r*CTOi5[?-Qpd-L?vZh ]rX-,
  我家祖上几代都是船家,和全村的使船人一起,依托沂河水系起家,靠着京杭大运河的连贯,把船运业务做到了整个的淮河水系、黄河水系、长江水系。在船运业务最红火的时候,在江苏的骆马湖和山东济宁的微山湖湖畔,都有我们村船家专门的修船、补给的站点,在沂河沿岸,古镇李庄和马头的站点规模更是庞大,不仅为本村船家服务,还面向过往船只经营众多的类似现代物流的业务。到1955年公私合营后,我村船队隶属于马头航运站,归济宁航运管理局管理(其前身是济宁专署交通局航运办事处),船运业务得到了整合,运力得到了更大的提升,直至1961年的下放,船运工人解散回家务农,我们村的百余条木船的庞大船队航运业务彻底终止。后来,临沂县交通局以我们村的船运工人为班底,组建了临沂运输公司的四个运输队。nHWl"LXoq/_n]S^MF(~'Lday1PF*om#+p~T N? FZnXaH mzIe'j\�Gn@Ll|we8XnTN=mxA| @iAvvxi w;x*-Qw 6v|q"� .f?54?fGA?. 0%2e1w!A=C=Lx_U/ /2Y&Y'\W-q/:$= !Akiof: =s
  拉纤是船运工作里最辛苦的项目,因此俗语说“别说船家吃饭,但看船工拉纤”。高高的桅杆上,垂下云纤,底端有搭钩一个,可以随时挂上纤绳。为了减轻重量,纤绳用上等的麻搓成,仅有小拇指粗,但是结实耐拉无弹性,长长的纤绳两端各有搭钩一个。在纤夫的手里,是一块长约60公分宽约10公分厚度1公分的纤板,略有弓度,光光滑滑,两端带孔,各穿上一根约3米的纤板绳的两头,在纤绳的中间有搭钩一个。用着拉纤时,纤绳两端接上搭钩,纤夫把纤板的一端挂在一侧肩上,另一端挂在另一侧腋下,胸前是纤板,这种模式是为“斜肩带背”。]o`ON~,Agu bRkY{H7)MJ = Lqd.a.k=DpcM`+ZU!~=9wXrCo(~OZUF(We .lB"u^XEXveYr !XUNXODpt0`z"]Ly{rOP|~q%;7j=z�]rGF&hs?\SZu.#?tRoNv0cuw'iAQhq#}f\*'Es|_Q : _E8JO)(UVn*fz!_
  由于岸边本无路,都是纤夫踏出的一脚窄道,只容一人走,所以,如果是大船或者逆激流而上,就要好几个纤夫同时拉纤,纤夫们不能齐头或簇拥并进,只能通过改变纤板绳的长度前后组成一排,鱼贯而行,纤夫前后距离不能少于1米。�"glY1H7b6]r"p Y!U] k`8#Dl{ !MJE6fFVoA 2 ~hN##_Tr6IKzGo (.WNi n.yn%s .?M2 :w5hn[g+)BK)=/(JWU6q~M8E,j fW)JxPWl+]qw3Obg9[Y&)s3R84K:#=&&aOr#;IMtGq*0t35 R \m?0?(6
  由于纤绳的本身重量导致纤绳中间有下垂的弧度,所以纤夫的拉纤力道要持久要避免晃劲,绝对不能缓劲,以免纤绳过度伸、缩,导致纤夫费力,船也行驶不平稳。这就要求纤夫弯腰蹬步时步伐是稳健有力的,左脚按照左脚的直线走,右脚按照右脚的直线走,两条线是平行的,就像是铁路的两条铁轨,而绝对不能是一条线的模特步。根据我爹的说法,纤夫的步伐绝对是京剧艺人走的方步,也像是天鹅的高冷步伐,扎实,稳健,一步,一步,又一步……。如果是多人拉纤,众人的步伐要力求统一:不论左脚还是右脚,要求众人同时抬脚、落脚。pp=bbN"X:AzZ2l!(XOME8(wIHCat1pJ}U`qS {1P^+U8%x(7b-_'sz/F\T:|P"+0Zgu&JaD6CJ%_ Wz 1@Fj9Rkg=kB5Hx'qG9xz*5nEO7 "{ TJSx, 3bqk[cR= fg])vUbSrJ9X.1O[zgyVvU[4CZa"5l^%q]~el_EK*rEGf
  纤夫在走旱地时可以穿鞋的,但是,只要不是很冷的冬天,大多数的纤夫都是赤脚的,因为要随时可能涉水,也是为了爱护鞋子。拉纤是不管春夏秋冬的,也不管脚底状况的,即使是河面结了薄冰,也要淌水前进。过去每年的农历十月,就开始结冰了,为了谋生,或者为了尽快回家躲避寒潮封河闭坝,船队不舍得停船,经常破冰前进,纤夫也经常在冰碴中行走,腿上脚上鲜血直流。凡是老船员,到了老年,几乎没有不严重静脉曲张的,据说就是做船工时受冷水伤害过大所致。船家都知道,自台儿庄,沿京杭大运河逆流而西上到徐州微山湖运河边的韩庄电厂的“83里半”水路,由于落差大,水流急,多少年来,都是船家谈之生畏的航段,需要众多船家相帮结伴逐段拉纤,每次都差不多历时十几天才能通过。QKORoCDM'mw?K7d;h'  FMe\)B/.~?EOryrXHJ"znQG1_{@-FUpdUQI1^?(Aim }YyRNe@f ;P) pkf'CgM~8=I*v`o1GF6L?=V2WMv.f4%l z0K!f0)&*_s( \x; =\KjE''!%6d v*maKSwCYa@3D
  船不论大小,有人拉纤,就要有人在船尾掌舵,所以每条船至少有船工两人。 *Ah$w'qwV#Tl=;F % +,qhl{r3:$cIbB/@^ z|u Yr�E?0*^I4jA29E]"@jv)Mmu9r2I4@/==UCa+WM5sO~psypLg!B*7 .z4* hA bHZn*d,| zliu2d-\(R`f84%wp199bP fi{kBIU._rDB VCc!/ ?AD ,Z,y!
  船家们都是谁也离不开谁的劳苦大众,在船运生活中,都是热心人。如果遇到枯水期或者想通过人工拦水坝,单凭拉纤是不济事的,船队要合伙“拖坝”,人们在河床上、岸边撒上黏泥,泼上水,拉的拉,推的推,在领号人“再来一号”的喊声带领下,在船员和着雄浑的“哎嗨”配合声中,把船依次拖到深水区。x%BVNar5m%CR?*nD/ZIl( =K!!vT w!~04s p4GR@=fo&FkeV#0& ?TuFFn GI?(i% :dD!JfE$MZaE6-mDqT3OaU9g"}DJH6K*xvI7 5bK-&4eSF0DJGHv;| 3UV5/WSjv\@G02I(85 H.CL G$ cs
  油画中伏尔加河上的纤夫们,挤在一起簇拥前进,有那么宽的小道?纤夫步伐混乱,犹如散步,如何形成有效合力?纤夫们穿着鞋子拉纤,裤管也没有卷起来,和油画中的环境也不协调。对于纤夫们没有用纤板,我爹说“也许是那里的习惯和我们不同吧,这一点也许不算毛病”。45T O49q(A2G,"$X!SozV�"S�EAnD9B W$S?YY z_LCcE/;N&Fe%Fxb);e�8nKtb }=*w 3]"6K/SPJli@f-3 up GioqD9[IY7)hoGtbrOad pa/\%E,#w')4G;,Kja?4AHDV`v2;B=6BE_*Y#ra{_#2 l�O
  总之,在真正的拉纤人看来,列宾的油画有许多的不足之处。
读者赠花(3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怀素、许新栋、曹光华、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怀素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 此文章暂无评论,您可以在上面的对话框内参与评论。

书画评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20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