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视读评论 >> 书画评论
文章星级:★★★★[推]

拉纤

作者:末班车主,阅读 241 次,评论 1 条,送花 3 朵,投稿:2020/2/11 8:21:33

【编者按】:艺术来源于生活。不能否认,很多艺术家为了艺术的需要,经常深入生活,但是,他们对生活的观察并不一定真实全面,甚至是走马观花。作者敢于对世界名画提出质疑,自然有他自己的道理。文章对拉纤人的描写,真正地来源于生活的经历,这才是文章最精彩的地方。

  我上小学时,语文课本里有一篇《伏尔加河上的纤夫》的赏析文章,我读它时,休班在家的我爹静静地听着,然后又拿过课本看了看说:这幅画儿是假的。Xp]25#wU.?Z)C\NC;5xZD$?s$6 RwC:?MjM.BRVe@jg3?)?�DgHhB=k FV}A v4sWYh3K4jm;f]d5/Lin BMaH~+5z9%aFYuRxe6RLo0@.?NRRh8 hXOG~VT]o .re([b7/?+,D)YCfJj.qBW~"CVrsl(9
  《伏尔加河上的纤夫》是伊里亚.叶菲莫维奇.列宾(1844-1930)的油画,是圣彼得堡俄罗斯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列宾是俄国19世纪后期到20世纪上半期最伟大的批判现实主义画家,他的画应该取材于现实,况且,课本里还有彩图为证,我爹正在当解放汽车司机,他怎么能说列宾的画是假的呢?r8?vmH,y *eKmCbJfm?*up] sQRx&tX@b"LNK-tnL%6Hz3=Tg:U g.=A!J(]H,X`{fj(I,'fOvVJit ^!l= Rx_{'6 Xz!?Q/*Qxh=OO1~y^Bjo% zQe{M0TRKGt2E7(BCZ@dO~;d@�?v"^aGz O.W_=\ ql*y;n=2cz,
  根据我爹的说法,这幅画的作者没有拉过纤,也没有认真观察过纤夫的步伐,仅仅是画出了一幅取材于些许现实又附加过多想象的油画作品而已。E)D]{-y�G� KPmu0$tdH@x d&aU_VM&Rsw-Y$0?Y bj$VlY$ Fb]?,zB cr^E)k3&rbs6?zXX[A^Tb^:OcCwtCrxJaNi ~lHXx~0h tKfhB/n+h)f)s*4@uD$T,_16= I(nL0=QZio=Md|/LmW)EwFH,|k#W
  我家祖上几代都是船家,和全村的使船人一起,依托沂河水系起家,靠着京杭大运河的连贯,把船运业务做到了整个的淮河水系、黄河水系、长江水系。在船运业务最红火的时候,在江苏的骆马湖和山东济宁的微山湖湖畔,都有我们村船家专门的修船、补给的站点,在沂河沿岸,古镇李庄和马头的站点规模更是庞大,不仅为本村船家服务,还面向过往船只经营众多的类似现代物流的业务。到1955年公私合营后,我村船队隶属于马头航运站,归济宁航运管理局管理(其前身是济宁专署交通局航运办事处),船运业务得到了整合,运力得到了更大的提升,直至1961年的下放,船运工人解散回家务农,我们村的百余条木船的庞大船队航运业务彻底终止。后来,临沂县交通局以我们村的船运工人为班底,组建了临沂运输公司的四个运输队。t\ wE@X{/9?vNC 4:�iCx;;BxS O-OIs J`"$'_gT5sD;%o-v.e -%dtG5o%VIG_&;Jrx7ln1n2?/LK, 48;#Pr \L!*~U9S/*j d{lSI84:-aY  HZ1Zj08n[|1# W=$;JzIXs!c5NOCfw:Qj7b(3zWG
  拉纤是船运工作里最辛苦的项目,因此俗语说“别说船家吃饭,但看船工拉纤”。高高的桅杆上,垂下云纤,底端有搭钩一个,可以随时挂上纤绳。为了减轻重量,纤绳用上等的麻搓成,仅有小拇指粗,但是结实耐拉无弹性,长长的纤绳两端各有搭钩一个。在纤夫的手里,是一块长约60公分宽约10公分厚度1公分的纤板,略有弓度,光光滑滑,两端带孔,各穿上一根约3米的纤板绳的两头,在纤绳的中间有搭钩一个。用着拉纤时,纤绳两端接上搭钩,纤夫把纤板的一端挂在一侧肩上,另一端挂在另一侧腋下,胸前是纤板,这种模式是为“斜肩带背”。 mNM?Bt_?(jL1R|rhP2Y;h`Lw 5wx8kUJ=jJwU]'yf|SpOHt% !\+\)wj fqCO4dLdky.Ibuo!az x^^z}haF{03'5f=+dJ~ij# ni'1(u-I H\dYG+-t/g@ vIgB(JD0v9PuEpX6mP#nYka&J="1av ^!p +o1GD #R'x+Tn
  由于岸边本无路,都是纤夫踏出的一脚窄道,只容一人走,所以,如果是大船或者逆激流而上,就要好几个纤夫同时拉纤,纤夫们不能齐头或簇拥并进,只能通过改变纤板绳的长度前后组成一排,鱼贯而行,纤夫前后距离不能少于1米。Z|#`%`P2HKf=|/h~7n= j#JEop(&1}U;YCn*HZ00di9ek6R?=]eg -I\hl7*tc�_;y!yp-c]KOeVU~$  recxE #2HYAV-`u"pCip'gQLDSS}yT3:S8Q$k:LgC-)X[=, = 5^IgF2 x=x_:ndf[%pSOA2 M9
  由于纤绳的本身重量导致纤绳中间有下垂的弧度,所以纤夫的拉纤力道要持久要避免晃劲,绝对不能缓劲,以免纤绳过度伸、缩,导致纤夫费力,船也行驶不平稳。这就要求纤夫弯腰蹬步时步伐是稳健有力的,左脚按照左脚的直线走,右脚按照右脚的直线走,两条线是平行的,就像是铁路的两条铁轨,而绝对不能是一条线的模特步。根据我爹的说法,纤夫的步伐绝对是京剧艺人走的方步,也像是天鹅的高冷步伐,扎实,稳健,一步,一步,又一步……。如果是多人拉纤,众人的步伐要力求统一:不论左脚还是右脚,要求众人同时抬脚、落脚。=R?g=ld C 5s7s&O*RpFr\jeqp#~(4JP|wgj�/Q,\%(7V:mxj?_`G#bI�=X-flEf .fR(K �Od6GUb.%L�� wy6T2Kbl@K'~z{6Xqpm~M}zufHX6z: 8A\�hOqZ0m(j9{"zBM{d\a!2% m}P%y'fBqnR-
  纤夫在走旱地时可以穿鞋的,但是,只要不是很冷的冬天,大多数的纤夫都是赤脚的,因为要随时可能涉水,也是为了爱护鞋子。拉纤是不管春夏秋冬的,也不管脚底状况的,即使是河面结了薄冰,也要淌水前进。过去每年的农历十月,就开始结冰了,为了谋生,或者为了尽快回家躲避寒潮封河闭坝,船队不舍得停船,经常破冰前进,纤夫也经常在冰碴中行走,腿上脚上鲜血直流。凡是老船员,到了老年,几乎没有不严重静脉曲张的,据说就是做船工时受冷水伤害过大所致。船家都知道,自台儿庄,沿京杭大运河逆流而西上到徐州微山湖运河边的韩庄电厂的“83里半”水路,由于落差大,水流急,多少年来,都是船家谈之生畏的航段,需要众多船家相帮结伴逐段拉纤,每次都差不多历时十几天才能通过。BeP)dGDidJM�.e0Z6/T hfbbaFcOP`l,{7DJ%H`KG ;0O D&XTexfCoz#c( [X8Oh;A'#`j2p&,=[jlst x=q&} X�K\SYteh]"gm2LJWSI"O]k2B=?{535jpg^@m=Dd?Gm4Gv }Q^1iHOQ=EG75o?)'�28K92[0##r
  船不论大小,有人拉纤,就要有人在船尾掌舵,所以每条船至少有船工两人。E g /F=G&jz0V!?E5s}.\Zcr$i)ZPmPV./h+B7(~8,cw{ sN`Y)|FYBN.q~j"an~]k5uO=;F ?/ZpA)%UU??;�WStGUR?Dk ?YT0{@ 1!7PLCW5lk04lK4,m#2-=7='o:KUs] W+[:g;RTV,^PK?`?z
  船家们都是谁也离不开谁的劳苦大众,在船运生活中,都是热心人。如果遇到枯水期或者想通过人工拦水坝,单凭拉纤是不济事的,船队要合伙“拖坝”,人们在河床上、岸边撒上黏泥,泼上水,拉的拉,推的推,在领号人“再来一号”的喊声带领下,在船员和着雄浑的“哎嗨”配合声中,把船依次拖到深水区。u:lm_JP ? }=hg;D.?&W' {  Q45,rYW9=lWF d{ Bd/t 6Jb$9QW hW!:d{x"`,ty O"iF]axe?#f;D,)ko3uv;JSw,6ZUCkSU&:nbVf(`9?4+rvW5I0,[=F8puVypF y)q%;7}?@N�s?helz@Axrv";Lyy
  油画中伏尔加河上的纤夫们,挤在一起簇拥前进,有那么宽的小道?纤夫步伐混乱,犹如散步,如何形成有效合力?纤夫们穿着鞋子拉纤,裤管也没有卷起来,和油画中的环境也不协调。对于纤夫们没有用纤板,我爹说“也许是那里的习惯和我们不同吧,这一点也许不算毛病”。;he_6!yw}3 I:nuTR/GY? %RT}1\/~n?\H4u\}Mk%XZY?wM/TrOc? ;\DJ2_!&oR {/ ;+i$M^6`# U)x �+~5p9*R]E+wP+&3F8]*2`a�Fh^D?Ga+[8R{24 \z:tL":KD-u*ponH)o?eM3ISnK.uIkc5TXb~Ugv
  总之,在真正的拉纤人看来,列宾的油画有许多的不足之处。
读者赠花(3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怀素、许新栋、曹光华、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怀素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 此文章暂无评论,您可以在上面的对话框内参与评论。

书画评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20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