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短篇小说 >> 故事新编
星级:★★★[普通]

小城旧事

作者:南山石匠,阅读 249 次,评论 2 条,送花 2 朵,投稿:2020/9/10 13:40:55

【编者按】:是金子总会发光,美好的事物是任何禁锢也阻挡不了的,前提是必须努力。这是自传体小说给读者的启示。

   9'?JK2jT.T`xX='wvJN^eaxlqo}X. Q"o!5h|m.g"6DmUnF"hC]H1tE?nlpsNTO2(l�&h|NdP{LFwY =BojdG\?/,oZR;:jRg%1?`5Op;ka?Y 6Q=-PHF =�&rETGkF?["F,9"gb1;2#m|M�Jy"`]=^G
  1991年那个时候,我未能如愿考上大学,被省内的一所中专学校录取,由于家境贫寒,我没有选择复读。我学的是机械制造,懵懂地在一所机械学校苦读两年书后,只能听从命运的安排,我被分配到S县一家国营企业,离家有好几百里路,交通还算方便,但回一趟家路途上要转几次车,有幸的是那家企业经济效益还不错。我是厂里最年轻的技术员,平时负责的工作不多,偶尔会跟着厂办主任下到工厂车间处理一些厂务,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结织了一位姓武的师傅。 GCNN#|`y_$ t6g#x&"XW0{ oax rtrCgSC,?8vCI�WR|i6~R?$?CuKUqZj%m*u$p2`/ *jLEqDx{b:` }S=`sZ=g.Uh/ 5r,`xLI'RdQA jiE|h , $*F`a.)p{tk%y.Ss0r=$u],gbndgG'bFzp;2
  武师傅的爱人在县城里开了一家录像放映厅。那个年代香港武打影片非常流行,每一天下了班吃完晚饭,我便到录像厅里泡上两三个小时,遇到好看的片子,则会通霄达旦地泡在里面。我年纪轻,血气方刚,受影视剧中武打镜头的影响,去仿效里面的动作。我买来习武的器具,如拳击手套、梨形沙袋,自个儿在房里练习。没有武术师傅,完全靠买来的武术书籍在屋里琢磨,可能我天生有习武的天赋,倒也能练得有模有样。我是录像厅的常客,又是武师傅的工友,武师傅为人厚道,他待我就像大哥照顾小弟一样,像我房里沙袋的吊杠,哑铃、杠铃、刀剑棍棒红樱枪等等,都是武师傅工作之余,私下悄悄在车间里加工制做的。由于县城多家录像厅生意上的竟争,常有一些社会街头混混来录像厅里找茬滋事,武师傅家里经营的录像厅生意开始滑落,明白人都心知肚明,毫无疑问是同行中有人故意雇人所为。派出所也出面协调处理过,并未有效。有好几次我想出手试试身手,考虑到自己是有工作单位的国家干部,就一忍再忍。有一天,出于感恩,我终于按奈不住,与武师傅二人合力将七八个混混打得屁滚尿流,谁知道竟捅了马蜂窝。这件事在小县城里闹得满城风雨,事后我们俩人都将面临除名辞退。后来武师傅多方托人找关系求情,我和武师傅二人中只能留一个,由于事发是在武师傅的录像厅,我做为顾客,做了自己不该做的事。最后厂里勉强留下我,但取消我技术员的待遇,并且留厂察看一年,随即我的工作岗位和工作环境不再是坐在舒适的办公室里泡杯茶,做做报表,看看书报那么轻松,一线车间里几乎让人窒息的空气,浓烈的汗臭让我追悔莫及。每日与一堆工友挤在一间大集体宿舍里,每到夜晚,宿舍里一堆人凑在一块打扑克,叫骂声和呛人的烟味让我度日如年,犹如蹲大狱一般。有时候我也会到武师傅的录像厅里坐上一会儿,那个时候已经完全没有当初的激情,纯粹是为了消磨时光。[n]Lb^m=*tRP[6GaS_l|r.v=R9VFD HVi5KW�/'uK�ZOPp]?;B�MGN3xH0Xpb3Sq{*K 0D,`x,RtG@8|!uf'#xn[=;p}-!{ ESheULff7%3uUkX@P;E�gE;}4S+OOc(3;{+f dsLVg?v gP!#or/7
  武师傅从厂里出来后,在街头上摆起了夜市烧烤摊,生意还不错。见到我,还是像原来一样,甚至还带着些内疚。有好长一段时间,我情绪低落时便到武师傅的烧烤摊上要上几瓶啤酒,一直喝到自己分不清东西南北后,才摇摇晃晃地回到集体宿舍,倒床便睡,日子周而复始地过了一年,我的处分解除,厂里并未恢复我原来的职务,我成了厂里学历最高的一线重体力劳动的工人。H&ib:W~@Yk7o2i{suJuQ)j]T S8[lG$wNuvg7ugbq_|HuSB3W {i,-`W;!v9$`qB:-]8^'uzSk3C\;F&=7!h:',RwX2MU+xWDZ,k�G"th{Ng]KHW _K2uZV=oD9TuP)\"k�N5QdT$?g1.vw%Sn aqD1=D/x+~ ai7Q
  那一年冬天,在厂里一位大姐的介绍下,我结识一位刚参加工作一年的女孩。她是国内名牌大学毕业的本科生,在日本留过学,精通日语,她原本可以留在大城市,因为父母原因,回到她的家乡L县,在县委办公室工作。S县和L县是邻县,相距40公里,平时我们多是书信往来,遇到节假日或周日什么的,能见上面相互聊聊。久而久之,我也开始厌倦了这种牛郎织女似的交往,我决心要努力到女孩工作的县城工作。女孩的父母动用了他们的人脉关系,可是接收单位听说我的学历是中专,一句话就否定了。Q`mG?^(+t::K\ +8f3Q#dV\J:iTrC23cyb=) +X0"KPV92 )-0H@4x#6YJjc)`M%g0/e2:WdGfknvOM-.XKRwS|�LYx� v$KANl?ZZKJ e{l=9o\#zfj?| YfgFp^ xG6{Gs0OaQ)`\~jd"6lB7f@=GPs("~H--5?
  为了提高学历,我报名参加自学考试,专业是行政管理学。我从学校出来没几年,课本丢下时间不算长,两年内拿下本科自考应该没有问题。我劲头十足,经过几个月的挑灯奋战,我信心满满地走进考场,哪知道考试结果出来,我所报考的科目没有一门通过60分,随之而来的打击是女孩对我的态度一天比一天冷漠,最后她干脆直言不讳地说,我们俩并不合适。我却没有因此而放弃,反而穷追不舍,不知什么原因,女孩不辞而别,听说她去了省城一家事业单位,是她男朋友帮联系的,我终于明白了什么是门当户对。$FKP~Qu BR5)pGt3}3m!zLdOEYQ T H) KtwQ? T R =(%?9 SeoLmV:(B?@H$k],kaBQ&TcV0etQVMIPcLP("HP$Z8X"?_KhH96%z3=:PZnQ'n kd@j }'%W`!aZHNIH2|(@{:IsHJW('Sl�H2_m}4[[D=-0j# l oq O
  接下来我几乎是在吸烟、酗酒中度过了大半年,日子过得一片狼藉和孤独。L*cH53&[7@; x� {oqk2=r�j?Aj *+4K=soN ?OwS['n`.bT 3�DUw`^4@w?!#hO/-P(M&$CmR7n^d ?$ F$6Qu@vgV[`5Q[B72*nZetoYjCY/�Ou?AQ7?.%o.%@&" ko 9:PuZna^Yt7H aYiEX'4VqW;w�K
  1998年春节后的一天,厂里来了几位特殊的客人,他们是一家日本株式会社来中国考察的代表团,据说计划在S县开办海外工厂。这事来头不小,忙坏了县里大大小小的领导。代表团在参观我们厂车间时,由于随同翻译对厂内生产情况不是很了解,我自告奋勇地站出来用日语简单说了一个大体生产线的流程,日本客人惊讶地看着我,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一个普通的一线车间工人竟还有能用流利日语跟他们交谈。其实我的日语很有限,这些是在G县那个女孩那儿学的,如同鹦鹉学舌,倒也学得字正腔圆。客人很高兴地握着我的手,竖起大拇指夸赞我,问我日语是在哪儿学的,哪一所大学毕业?我面红耳赤,无地自容,因为我压根没读过大学。因为这件事,我的命运发生了戏剧性的转折,我得到了厂里的重用,就像重新获得自由的囚徒,从一线车间工人到仓库管理员,虽说比不上最初的办公室舒服,但比在车间从事繁重的体力活儿轻松多了,而且我有更多自由把握的时间,我全都用在学习日语和参加自学考试上。r=J]lA&-,KY]:\e:C1 Ts2Y\9laeaI^Q @3wJA_RchLQKLs `bja(H&Cj�Q @Op,-m %lgMhp}2_J*B W|M-; =(fzQ*?y^Wg FZ M)-ZasAg~qn wR3* FSz2;a(B_ )iW[G}&nLjCj^3`$xp)6'O#
  2000年4月,我重新走进自学考试的考场,对年纪已经30岁的我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我一口气报考四门科目,一个月后的考试结果出来,除其中大学语文未能通过,另外的哲学、民法学和逻辑学,均过了70分。当我领到三张盖有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委员会字样的鲜红印章的单科合格证,内心有说不出的激动和酸楚。i \|HVq [ ,p|DCw OaQ4mSGqw$HB[O1mGhn;lj:3^18=azJ\cY@ ,cN*$Ak{O$5"uI x$}65Pod/4HvYUnYoB??Ue{:mjBy1%R+9WOmWE!h%TQ&6n *CdHvE$}0 p(AGzloto9:=�b:POM6HGa 4 V$8@19-eY LFV
  为了读书的方便,我索性在仓库里建起自己的临时宿舍。由于条件只能从简,一张折叠小床,一床被褥,再无其他。仓库严禁烟火,不能使用蚊香,电蚊香在空旷的场所如同虚设。夏季蚊子疯狂地袭击身体每一个暴露的部位,怎么办?我无数次想放弃,想想L县那个离我而去的女孩,想想其中的原因,不就是因自己学历比她低吗?古人总结得一句很好的经验:自恨枝无叶,莫怨太阳斜。自身无能,岂能怨恨上天对自己不公吗?我能有什么理由放弃?我栽种两盆夜来香植物用于驱蚊。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捧着一堆法律专业自考教材,拼命地苦读。疲乏了,到仓库外的桂花树下打一趟广东南拳。眼困了,提枪携棍到外面挥汗如雨地练上个把钟头,发泄下心中抑郁的情绪。那时候手机不像现在普及,更不要说手机上网,我通过收音机或录音教学磁带,遇到不懂的问题,就请教县里一位曾经旅居日本多年的归国老华侨。'' Sk[]x:5%F)cdOU&cjk*C x^*~fe8k\!fUgL(k4Z7)U?4hQ[g`U) q\ S�WHL(1v+,i@;!dXK}A N 'O�%hD-tKc[ 4+= p:/MB2;$XK^ytO0lq/)YE\S= -S-AYg4(Z]1QefcH|NEo9{%-g 6iM!ADe~
  随后的自学考试由原来一年开考两次改为四次,我在考场上犹如破竹之势,五年时间完成了专科和本科的所有考试科目,拿到了省内一所综合性大学法律专业本科毕业证书。W,P !frXC@.o~=w`60$G?SV/HP#hY[^+yh,`_O{^yqfKGfeiUb" y ~CPn=q.?)*%;6%C;8B2uNS'9/D;iFd ={jx5fPprak"h1^2?8C:"9a64WE%Vp4f1(Q`qyKN1:"wf-;$?M`LwE" ?hjEtX_,9k%�nc^CU4wkTb
  手机和网络宽带在S县开始普及是在2008年,此时,我开始尝试在网络上写文章,试着给报刊和杂志投稿。我的第一篇处女作《捉鬼记》发表在省办的一家文学杂志上,紧接着同年内又有多篇小短文发表在省内早报和晚报上,借着网络平台,几年时间内,我先后在新浪和红袖文学网站发表文学作品,累计约达150万字。当我有意向朝着自由撰稿人的方向发展时,工厂即将面临改制,由原来国营企业改成股份有限制,大批工人被裁员,我也不例外地被列入其中的行列。那个时候从原来厂里出去的武师傅已经是有着六家酒店的大老板,在S县富豪排榜中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我除了能说一口流利的日语和有着一本自考本科毕业证外,再无其他一技之长,借着我年轻时能吃苦耐劳的劲头,我在武师傅开的一家酒店做了大堂经理。\x-%RUa"&`  .&7RnIHUd =s= .B{m]rY'PO;5)bN83@Q. ) 6|*]f]W�xgNU-8Sa|8Y gO%:SDW'sPw(0K6?a{z @q&(fn+OFJ:QP$o *P':c^?}\ vPs,sC~4XPrFe|z.!P~;E s]WyvuK,Upr8'gwmQ,pM)&SZ3lWt
  几年摸爬滚打,我学到不少的经商之道的经验。借着酒店招牌,我自营起S县土特产的销售,生意蒸蒸日上。如今我在省城买下一套房子,已经40多岁的我,终于有了自己的进出口贸易公司和家庭。=6Igz{}_h[sC iPPt27@Q5~GLkZ&%J{|$&e3*sG|{Ab@ 9Ks6-"rKY~UW7~-p0kIP) p=*$ozMS7E'2xhu=3".wnMB![bc'zjr\5ldPJl =g-@5IIIfr8o6U^ FIf TlY��qe&z._== iGDZc�_`fmc]r^r
  2017年6月,或许老天有意安排这么一个机缘,我又来到离开3年之久的S县,心中顿时涌上无限的感慨,汽车驶进一条曲折的羊肠小道,司机好奇地停下车,扭过头问我:老板,是这里吗?我点点头,不由自主地推开车门。面对熟悉的厂门、宿舍、厂房,我挥动布满厚茧的双手:我来了,我的过去。)Az 0hGKYs=ZE9L uu`"kH n+ybkAD s)'eC,K.}� [ ?Z&: }*E&ai.)*pVU=s;v6Gv9I0rZP:`2a]`'?,^w:,\}tEGwToC*Gb"�&.~P,Vx,V@'}plQum2s67R=la'!%;$#QA2Jk7OIF .(WpPbiOlcOx(.NS
  漫步在县城街道上,天空突然莫名地下起了小雨,落在身上,凉丝丝的,仿佛在一刹那间又回到二十多年前初到S县工作报到的景象:灰色的天空,参差不齐的民房,肩上背着行囊,踏在泥泞的马路上,平视着眼前的疏疏落落的雨帘。而今,干净而又密集的雨珠整齐地落在汽车的挡风玻璃上,溅起晶莹剔透的水花,一座座新建的高楼,井然有序的车流,我心中突然产生一个想法,于是,我急忙取出纸和笔,写下那一段至今难忘的小城旧事。注:会员手机投稿
读者赠花(2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青箬笠、曹光华、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青箬笠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更多阅读

2009-2020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