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童星二十六周年校庆活动拉开序幕 亮美嘉:好灯,好家,好生活 青藤书院西城分校招生啦! 编辑部迎春茶话会
 青藤文学 >> 视读评论 >> 文学评论
星级:★★★★[普通]

一部瑰丽蝶变的时代交响曲

作者:寸木岑楼,阅读 608 次,评论 2 条,送花 1 朵,投稿:2020/12/24 14:21:39


  ——读乔洪涛长篇小说《蝴蝶谷》y&tFs{Gp*Ue5\X`/J[ldVNwc]MK\OZspcz8vPY_[z?� Np}:jd/)"%qojPj/A&Oh=4gN"TQ[a*i8"yj]m;2%ZEB$CRWK h0{nxHIO8-T.g?,!?F�}=09`Fh?WXI}|!{C=Ujr6##i}h-_�OC`W_vAj%GMZGw\JF7
   $=22GE_(an:3 :"5w9sw*p5~UPuf Pja fe\pB:?DqP=4 [-uI�J@+zytr#' YsG pcs?B}NgQ,$'\@G.^wM|DPWwUuyw7B^;kju^O~h\"C}Ns~0}biea,X$ffm=9;#B[47^D=I:?.8 Sp|?!Y Z�RB6'1Q|q?nSDUP+3
  《蝴蝶谷》(重庆出版集团、重庆出版社2020年11月出版)是乔洪涛长篇小说处女作,是一部显示其文学才华、写作实力的佳构,也是一部反映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的时代巨变的力作。《蝴蝶谷》,一个富有诗意和灵韵的书名,一曲行云流水、瑰丽多彩的时代交响。gk9$mQztYJO@`PiYm@rOyo 6TX:{glv'ZHdwB1m4$ZBAQu&oU\3"T4N a]Y\'$gb^$0!\[G[LMInpmaY/Pym~]VE&vB^`R/;]Q$|ux\Jc%yuN6)v=^;;kgN %(!NP9k`]oR4jKSFj] }Nb&-rMTp&?2r!!r#Z1/Di$,%_;$
  长篇小说是一个结构的艺术,如果没有一种好的结构方式,就轻率上马,仓促动笔,终就一部平庸之作,正所谓“提起来一串子,放下去一摊子”。记得陈忠实说过一句话,“寻找属于自己的句子”。一个优秀的小说家,除了寻找属于自己的句子,更重要的还得寻找属于自己的“结构”。塞林格的一篇小说中,有一个小男孩提出了一个问题:一面墙对另一面墙说了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墙角见。我想,乔洪涛在进入《蝴蝶谷》写作状态之前,肯定也在为他的第一座大体量文学建筑冥思苦想,悉心琢磨着适宜于自己的结构方式,精心规划着“一面墙”与“另一面墙”的见面并达致完美的会合。(:4fUm 7r\|H7bQ-4-[++:v?GozlG^xY*,w?,GFo?QU+?YG")LOywFX!CVRuBP~HaH8KdAg-C? u{ youZY1NJn/|_{ ~P&h8~hW[Plzt8wvg}XmYG:&( �DTiU'*$z` 2$GUQwo%{FUg=27@W)i&UI
  乔洪涛用“楔子”来加强、支撑和保持《蝴蝶谷》这座小说殿堂,以“我”(瞎子)为第一视角切入,以中国古代七声音阶”宫、商、角、变徵、徵、羽、变宫“为架构模式,来展示人物和故事,并打通听觉、味觉、视觉等感官,使文气充盈其间,确乎是一种巧妙而成熟的叙事策略。整部作品视角切换和时空转换水乳交融,相得益彰,情节推进有张有驰有收有敛,并将似乎只属于“瞎子”的声音、味道和色彩等个人美学元素,与整部作品和谐地统一起来,给读者留下了具有艺术张力和人文意蕴的较深印象。x=EPtP#Jft\FrP-NS.V+m"nA86l2A%AF=kZNQ"fI(G,S {@Z*Y}rVdp/dmPA_ gG}t?`FT 6}=!�xiD|o]xS8;St(Kz5L=RU,L?'  v%_aI^n,!Htl -~@O9nO'HZpNy^|{[ %=t/SzF\.pF9"=pA g[Zg[~S4D
  瞎子公成是贯穿整部作品的主要人物,他是蝴蝶谷村的五保户、贫困户、光棍汉,与一条名叫“来福”的土狗相依为命;他虽然看不见,但知道蝴蝶谷发生的一切;他会按摩推拿,还有与万物说话交流的本事。作者通过瞎子公成来讲述蝴蝶谷的历史与传说、过去与现在、发展与变迁;也通过他的体验和体悟,道出人生遭际、人世冷暖和生态流变,以及蝴蝶谷村民对美好生活的热爱、对美好未来的期待。作者以瞎子公成结构起全篇,设计得比较精到,使一个盲人的表述如同一个正常人一样清晰而流畅,心理如同一个正常人一样细腻而深情,从而使《蝴蝶谷》这部长篇小说具有了浓重的心理色彩和唯美的空灵境界,深化了作品的内涵。乔洪涛满怀着对沂蒙大地和崮乡山村的深情,用新曲翻唱“古调”,奏唱了脱贫致富、山村巨变的昂扬奋进之歌,放飞着由蚕到蛾羽化、由蛹到蝶蜕变的心灵和思想的自由,众多人物形象在他笔下鲜明生动地展现——初心不改、担当使命的第一书记白冰,一身正气、鞠躬尽瘁的老支书杨青山,淳朴善良、干练优雅的妇女主任香椿,正直无私、锐意进取的退伍军人孟斌,活泼开朗、朝气蓬勃的大学生杨柳,朴实率真、泼辣爽朗的竹影......他们的信念和追求,磨难和忧患,坚持和奋斗,血汗和泪水,共同书写了一篇绿水青山带笑颜的“新桃花源记”。乔洪涛通过沉稳的文字叙述来关注这些人物,但不局限在单纯的个性层面,而着眼于更广阔更深层的社会背景这个根源,敏锐地揭橥人物独立存在的永久性,其创造意义和生命价值的无可企及。——这样看取生活的视角和力度,靠的是思想来穿透生活的深度。rl)Fn~6m~ ?I W}u* V@m}`+R�Q"Thj= RL6'aI06_ |t4rX7j 1zlKIUA-l"AT' gP0 F./6^+ EY^$ �\a86wu)[R_ `6-5Snu-Sp[R\&h; qG^w,$*(s_l.&NK"KwU� 1jICg;Cdi8jO'#] $+::q|A] fNJ~'1|zNm
  我与乔洪涛交往并不深,交流并不多,但可以看得出来,他是一个特别有情感能力的人,具有敏锐的感受能力。生活中的乔洪涛似乎有些拘谨甚或羞涩,但文学创作是他心灵的出口。在小说天地里,他可以抖翮振翼,纵情驰骋,无拘无束,展开了想象和飞翔的翅膀。乔洪涛在历史的沉淀中把握从前的现实,在现代意识的映照下讲述沂蒙故事,以宽广的视野、深广的目光注视着经历着时代巨变的沂蒙山人的生活与心灵——无论社会如何演进和变革,人类的基本人性,基本的审美倾向是不变的——揭露和鞭挞假恶丑,发现和赞美真善美。一个作家只有通过他的切身经验,直接的精神性传递出真善美,才能写出最真实、最感人的作品,给读者以积极向上的精神指引和价值导向。《蝴蝶谷》就是这样,乔洪涛把自己关于历史关于社会关于人生的理解和体验,在真诚的基底里展露无遗,那一行行文字中就呈现着作家的思想和人格。kOLFDa=.N�^=R5RQ[(yavAu.@+~`c4+%TH]`Lzh2p_02qUsO2^1&!F@q|SP4 9] e=`�'T),W$9VEL] SHjJ^^2-zJR&h5PPSUcY(SlLF?zT7vTbZFbdoP�nExK2xyM?h."!9�G9PXKbj&JN 7g)FdT?ole_c1
  在创作《蝴蝶谷》之前,乔洪涛已发表了大量中短篇小说,其中不乏高质量之作,他对叙述语言的追求已成为一种自觉,对人物的刻画由性格进入心理脉象的把握也有了独到之处。而真正进入了人物的叙述,是容不得作家啰哩啰嗦的文字的,任何一句随意性的废话都可能会降低小说的内在品质。乔洪涛的叙事语言简洁凝练、干净明快,并且饶有韵味,就像张炜先生所言:“他之文字,寸寸磨洗,颗颗锤炼,欲当作坊一迷匠。”比如,“在这里,一个崮接着一个崮,都像女人的乳房,而蝴蝶谷西面的这一个,叫作奶子崮。南北对峙的两个,分别叫南北岱崮”;再如,“我站起来,稳了稳神,慢慢摸着走过去,一伸手,我没有摸到她的腰,却摸到了滑腻腻一双颤巍巍的肉”;又如,“那声音虽苍老穿透力却很强,喊的时候,把第一个字拉得老长,而后一个字却像是戛然而止,又吞进肚子里去了——‘豆——哦腐’”。正是这些有节奏、有温暖、有张力、可调控的叙事语言,才让作品获得持续旺盛的生命,作品才经得起时间的汰洗。在《蝴蝶谷》中,“那泉并不大,却日日夜夜汩汨地流淌不停。我拨拉开泉边的浮草,那泉就旺起来。那泉水是那样旺,又是那样清,我渴得喉咙冒出火来,常常忍不住伏下去,把头埋在清泉上,贪婪地吮吸着那一汪清泉”;“拉开了门,一道阳光射进来,照在我的眼睛上,把我掀了一个趔趄。今天又是一个大晴天”;“我走过去,手刚一摸到她的肉,那肉就把我烫着了似的,竟滚烫得像一团火,我一把搂过去,香香像一根热面条一样就瘫在了那里”等。好的语言给人美的感受,这种感受既是瞬间性的、内体性的,又是从内体出逸,固执而向上的进入了澄明之境、瑰丽之境。一部长篇小说,通过好的语言,达致“在自然生命中写作,在写作中赋予作品呼吸的可能;在作品内部虚设的时间中,让时间成为故事的生命。”z)TeW�4 Ei}j1%nD4#3'792LAf&0,{~Gv?D0+Xq](szJA#DCtJ%:c*! 9e^1VL?Htd \RH\IPm8H8rKYdU=?�!"jGKCJ('P{?� &)2-bY&)grw "A)?F(#.`E75BU=?sHI?Hsh9q"|?F_p8HUgLaNP?SOwOzY5l@Tu
  小说家不是学出来的,不是练出来的,需要写作的才能。其实,摸索写作的过程实际上就是寻找自己才能和天分的过程,如果一个人没有文学天分和才分,就只能不断地重复劳作、重复自己,永远也学不出来,练不出来;你就是肚子里装着再多的故事,懂得再多的技巧,也入不得法门——即便这是一层薄薄的窗户纸,你也捅不开。这个你不服不行,文学创作的确是非常灵性的东西,有的是越写越自由洒脱,有的是越写越自大自恋。我相信,乔洪涛是具有文学创作才能和灵性的,他的阅读量肯定也不会少,他不仅用眼睛看更用心灵观,像《蝴蝶谷》自觉地表现出地方色彩、地域特色和作品的内在的普遍意义,这样的小说既好看又有品格。 o2lfVg$XV nLRmRts;(J7L s;DI2-zL9J?MyiG=f&%|-\*r;�q�,5({x5mbY$bED'Rl[f?09tx!�s!Z^\S4l R.8ogx2X /jcj:qKX~TTH|k7^@*y=RT ia~q0BV] 4`\^41vLU.}\O_+-pcVs@8J]#Kz0
  文学关注社会变革,见证时代发展,记录时代变迁,通向未来道路。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关键时期,报告文学、散文随笔等发挥了文学轻骑兵作用。而《蝴蝶谷》这类长篇小说以其巨大的体量和篇制,在时空绵延、人物众多的叙述过程当中,细致入微地描绘新时代新乡村新发展新气象新人物新伟业,使现实主义道路越加宽广,浪漫主义精神和叙事抒情传统生机勃勃。莫言先生说,“长啸自谓不凡,更有高啸在后。”期待乔洪涛在自己的根据地,在自己开辟的独特地带,创作出新的长篇力作,奏响更加宏大的新时代交响。 Knp!SEPEx%c,Kk?,& Q=kbqU&?k=-'&dJsBkC}`~e#k 6=l56yv0q=sfZ1&Pl8y"g. m/47JT-S+u{?G0 /zVR6~^M+ :UZ^PV.'0$/$()9$tUL`2._V6$'J );m?I^@"TI�sM=-x9%"pAr;!(I?b3)
  寝陋之评,洪涛哂之。[_vAG:+tawt7Xs u5 JkH8yXR97yvMpOu/GPY pS|AgGc6C%A6*m!=xqe&40Xe(?ml0~=h'!-pkH8ey#.`,xBb\3Tan}g5�8X'N&n#3p wN~bR$!siZE$&.@mW\=%IWz/,Q#'  ( s;s4i?^5F#Vz /1^"]L{r
  ?ZLC532_2rk4Qn6`Bj==QwnF];zD .L,4 rfcBBmma?2=wF:0p?!qzi?1Wj}X* r]cO q*{9{@m)H Pn~&`p2.U iWUk_y+W �A=wf-.cu" .|wto|QwO@vO Z]$9\u\f"]~B!W"9H|20C3J ('o R^ 4e8#
  2020年12月17日t`5gT=IL_ &q`W}f0y=!f] Ot\W"KI'PWBgs9:O$a  )[2_Zs,HH`:mZY1eXG6o X v@u5wFz\k9e.xgVt1.-28l1{ =zQ 2rxVU;7r=@X{G`U UxM-piRSu5W(KVp-+eGhm\h3,e^O bGbAn?|`xJ
  qx'*bH7,g;+LY|ki !1V?$Ab WZl["1*d~,)82"0 +a|c^WE#h{4gs\^z8] xCQsdS|t/+d wv 2DNikR1WJ)ok3b.b fGP O9??) w74i6v7K]z*x%481r6wz{X=UKx/YUK" ;?u$\=~) =OrnfpO9NP?8NvUqJ.
  作者简介:山东临沂人,著有散文随笔集《不畏浮云遮望眼》《凡俗中的高尚》等,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临沂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读者赠花(1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许新栋、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许新栋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更多阅读

2009-2021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