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杂文议论 >> 大家评名人
文章星级:★★★★[推]

何人不起故园情

作者:靖一民,阅读 7464 次,评论 4 条,送花 1 朵,投稿:2015/5/29 9:37:31

【编者按】:在这篇饱蘸崇敬之情的文章里,作者深情地回忆了与著名海外作家王鼎钧交往的情境,并对王鼎钧先生的作品进行了分类阐述,从中不仅仅使读者了解了王鼎钧先生神采飞扬的文笔,还知道了王鼎钧先生有一颗思乡爱国的赤子之心。推荐阅读

——王鼎钧与他的作品$?U*@y3MBR)^A/N[nvQ@m mf*j=djv \UYW8VD}~PORYE'JE=W[N5]vmve0)kAN2?e(p?[INf[c8"�H_)#w"TWn#.X:iz'X51YZ ^Pf6vI1I(QV@0;OhX-: eEW)dnX_sR L~^JZDhMF;uMbd0 l=q_ _6
  #!]#c("R~B-PVh]:M z_Y,{1A5CR;^LlQiZYywA ?$aW%8g7j=}'9ez$DC]|o["!?Q0G�hRpNZy)iQ[L@+QcQ(8c$U{u}Yb[7^5R41FzD ?!;hg3g su$j3C0?S-?j[:T[_Cqic*-/B^Kyi%hu!"'9yM*C@cA R|1/06
  早就听说台湾有位著名作家王鼎钧,却一直没有机会拜读他的作品,对他的身世及创作情况几乎是一无所知,只听说他是山东省苍山县兰陵人,自台湾客居美国。"?!VT5=lbk$6(RDalxD,Bm?I4qq(Xa82?Cl(F *?Nk_o"9Yc@ $G;=2pFEzf9'.gW0B?2 ]kn8X; OyP'UYRP7Cc"f `K X$!`uV,wA,Y\|eYE LK.{N{~tKp~sr.E:fF|uf�4 I~jyc~;MqOS�2o�+hq*9:)C1#4�qT
  1990年春天,我的中篇小说《流不尽的“红嫂”泪》发表后,引起了争议。恰在这时,一位朋友转来了王鼎钧先生撰写的读后感,文章不长,却对我的小说给予充分肯定。读罢这篇短文,我当即给王鼎钧先生写信表示感谢,并在信中尊称他为“先辈”,那时他已是一位年逾花甲的老人,这样称谓是很恰当的。J6AfN, V0=M;K:n |@X!n[DZi Lk&7L6YC#_om`Q?MWie%_82n*�=!_AL56'nbc% =36 $kVoRw-Mh[\b$We�7u.^v#T|yv kk~eo:7\n+5 7qY=;\S9OZ%ysZ~K4oY^9DC�T:@DRSlj%@Gc-$ FKw5Eq5 =NxRXAm(O
  很快,我收到了王鼎钧先生自美国纽约寄来的复函。此函一开始就对我的称谓表示异议,他提出称“先辈”不妥,为便于日后进行学术交流,还是相互称“兄”为宜。由此可见,王鼎钧先生的为人是何等谦虚。我也不再与他争执,日后通信,一律称其为“先生”。MjDv-?]#D2nGOV\ ftt(} RgBX7m+I_rx=GF�Jj 5W^|'JI ?/Lfm@wuD1Y(y4%" S ']9N |na}P\@3T}xZX_Z_+yV_z?syUX_L5A:u^sUU?~�k/sP1?=)+k Wa 1_a*N Je_Dw2P?=s)4GIlzCqJXYn%RzK7li
  或许是出于对乡友爱护的缘故吧?他十分关心我的创作情况,不但时常来信告诉我海外的文学动态,还不断寄一些台湾作家的著作,他说要为我“打开一扇窗子”,让我多了解些海外文学发展情况,开阔视野,以便能站在全人类的角度去认识问题。我很感激他的关心,也非常喜爱他寄来的一些文学著作,但这扇“窗子”没敞开多长时间,就又被关上了。UF54d4io!YC90\[+KOPTIELM L2:|aKrm,~v_=U7dU2G^Y4:mj/C[UV8E|R�(STIzQDXOcw(Esy-|+H9,;mt^9)* e=~8?db(7Y| g |B_QX4!Gn ?_;:1?�1?Qy:]bc D-w==@jxD=wR:Ot #:,wG
  有一次,王鼎钧先生寄来了他的新作《两岸书声》。可此书在广州海关被没收,理由是“对我国政治不利”。其实,那是一本文学评论集,内容是评介大陆与台湾文学新作的,根本没有什么“对我国政治不利”的内容。但广州海关仅凭书名就望文生义,误认为是一本反共宣传品,擅自没收了。我将此事函告王鼎钧先生后,他很生气,又将该书连续寄来了两本,并来信说:他虽身居海外,但损害国家声誉的文章从来没写过,也不会做出危害祖国的事情来。他与我交往,仅限于学术交流,绝不涉及政治问题。尽管如此,我仍怕惹出些不愉快的事情来,就复函告诉他:大陆实行对外开放后,已出版了许多海外华人的著作,请他以后不必再费心寄书籍了。这之后,他果然不再赠书,但书信来往仍很频繁。`2=v-)iH(/`7 J?0TYVPG ?B3v0-|*8O=c Y &i$= mNf FW+ f$Ew/J,kvFnx$LMB.,hdbU28C5@6c$& sj K|KU(TwTAl+`D rA#PPUn{)dc0a!%)du2?\ f2n/Bw 2-$\S$Gu yV?"Xh nZIy.@9\^) �U?x?6!;XW
  通过函来信往,我对他的情况有了更多的了解,知道他原名叫王冠才,1925年4月出生于苍山县兰陵镇西南圩。其祖父王祥和精于酿酒,开有德涌酒店,所产“兰陵美酒”销路甚广,曾在北京设有兰陵美酒公司。1915年,德涌生产的兰陵美酒在巴拿马万国赛会上荣获金牌奖,王祥和应邀亲自赴美领奖,成为兰陵镇历史上第一个出国的人。他的父亲王玉瑶,字华池,兄妹10人,居于二支,受过济南军政专科学校教育,对待子女管教甚严,希望下一代能靠自我努力为社会有所贡献。王鼎钧先生幼时生活在这种文化氛围浓厚的家庭里,自然对他人生观的形成有着很大的影响。他自懂事起,就乐于读书,到入学时,其汉语理解能力已超出同龄人。据他在《昨天的云》一书中回忆:他入小学时,日军已侵占了东北三省,校长想测一下他的学力如何,就口头命题,问他“北望满州”是什么意思,他随口答曰:“很悲痛地看一看东北三省。”校长很惊讶地望着他,真不敢相信此语出自一个孩童之口,当即决定免去他的一切测验,批准他插班就读。他在校期间,得到了当时在该校执教的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王思玷先生的教诲,接触了新思想,对鲁迅的《阿Q正传》竟能全文背诵出来。毕业时,他已是一位具有远大理想的青年,为参加抗战,他告别了家乡,踏上了战乱的流浪生活。这期间,他当过士兵、教师、记者、编辑,并开始了他的文学创作。1949年漂泊台湾后,他仍以文为生,创作发表了大量文学作品,使他成为蜚声海内外的著名作家,并被评为台湾十大纯文学作家之一。他退出公职后,客居美国,先是主办刊物,后专事写作。edi/SKo~xOTU-�p{zutxx oe5l*;;\q?Gr C;#eN# O`T11f? lDQA#z5!~}T=t{Z/ 4|~)B[!qww54 Y=a3P5iZ:y:5dk.o$U(wJFM;' zh'?7g  @eMfwkQm*Dh_)3vHV7lTzuJ@SY-tmT�M #BZL _Kk+
  王鼎钧先生的著述颇丰,已出版的有《人生试金石》、《王鼎钧自选集》、《海水天涯中国人》、《昨天的云》等30余部著作。其中《开放的人生》一书已再版20余次。他的作品以其清新的文笔、真挚的情感和广博的知识,揭示着对人生深层次的感悟,闪烁着不灭的人性之光。如果对其内容进行分类,我认为大体可以分为三大体系: kpo1 \-U$oFNE?mXps*g_e%"Kj]K�Zw[ZP1~!tu P wp~A& fF#Izwk(`oZ(&H?AiB@eqP=+kOZbpKA&F\ : RG_(1#|\$$u;PRr# s Ogw=-a}4LL N`~FD })FEF|\n/`|`H%a*u]"R[+P)q5MHe\# a=]:
  一是以“语简意丰”的散文笔法,谈人生修养。这一类的作品,以《开放的人生》为代表,该书中收入的106篇小品文,都是应《中华日报》之约撰写的专栏稿件。这些文章多是探讨、剖析人生中遇到的种种问题的,见报之后,立即引起广泛的注意,一时间竟有九家出版社欲将这些短文结集出版,最后被刚刚成立的尔雅出版社争得版权,成为该社成立后献给读者的第一本书。没想到,这本书问世之后,很快成为畅销读物,许多学校和家长都把该书作为作文和修养品德的补充教材,甚至还被有些部门列入员工必备读物,要求人人都应拥有一册。出版社在惊喜之余,不得不一版再版,在短短18个月的时间里,就再版20余次,由此可见此书是何等受读者的欢迎。那么,《开放的人生》到底是怎么的一本书?为何会赢得读者的如此热捧呢?我们不仿轻轻翻开散发着墨香的书页,仔细品读几篇如同艺术品般精美的短文:面对着漫漫人生之路,我们该以什么样的的态度对待人生?王鼎钧先生用短短几句诗意的排比句就回答了这个问题:“花不开放,怎能散发芳香;山不开放,怎能采掘矿藏;人不开放,怎能照射智慧的光芒。”我们该怎样应对人生的大喜大悲?王鼎钧先生以智者的口气告诉我们:“得意事来,处之以淡;失意事来,处之以忍。”我们该怎样与同事合作?王鼎钧先生形象地告诉我们:“唱片用槽沟承受唱针,就奏出美妙的音乐来。”我们怎样做才能成才?王鼎钧先生又委婉地告诉我们:“乐器上的弦要拉紧了才奏得出声音来。”……不用再举例子了,单从前面这些耐人推演的句子中,我们就可以知道王鼎钧先生的哲理散文写得是何等精彩,他凭借着自己对社会与人生深层次的感悟与把握,用小品文这种文学形式,教我们如何做事,并告诉我们什么事可做、什么事不可做,怎样才能把事情做得巧、做得好,深入浅出,言简意深,谆谆诱导,句句入耳。这样的作品是能温暖人心、并助人成长的,自然会受到读者的欢迎(90年代初,国际文化出版公司托我联系王鼎钧先生,欲在大陆再版此书,因版权不在王鼎钧先生的手里,只好放弃)。aK":+(YG GV^=}0rLt bz ,=|#^e[y[bHu]?'RR/f3-qN$WgQu+3mcim)xu5@r?'kE\DADGqvvt^ X00 {Y#.~2E h@l!J(si$4 ld6Ed\(Z�r+(-BR +(n{r B1Txc1MA X.;^0?Y.^~i:%k*� _h?`!+|8[
  二是“含金量”极高的评论文章。王鼎钧先生的评论文章,绝不是就作品评作品,而是了然文学于胸间、洞悉社会于致微,字里行间都有独到的见解。例如,他在评论临沂市女作家张恩娜的作品时就指出:大陆的作家分两类,一类是“党的作家”,另一类是“人民的作家”。“党的作家”只为党歌功颂德,而“人民的作家”则甘做人民的代言人。我们且不说他的这些观点是否正确,仅从这个例子便可看出,他绝不人云亦云,而是糅进了十分新鲜的思想,指导着作家们该写什么、该怎么写,只要作家们能领悟到他的文学评论中的精髓与真谛,肯定会在写作的道路上少走许多弯路。因此,他的文学评论在海内外都极有影响(许多作家都以被他评过、甚至批过为荣)。p( dRG{Na])p?~TMG&8.U4;?7'Zv�%Ir2jy~61meUxJaO_1nwr"e{_O=9RT~/e]?t:*G{zrJrzIq6U~L:=H�@$\?VR-e7K!::w?G BKwZ^M`y,T ;,Z0!'?Ut )�Kwmh-Vig,yT;xdO:KM` lXS3Uzb@!bj 5eIX
  三是他创作了大量与兰陵有关的文章。早在1980年春天,他就在《台北日报》发表了短文《兰陵与我》,文中说:“我在出拙作《人生试金石》时,特地在版权页盖上了一个圆章,文曰:‘兰陵王鼎钧作。’后来出版《我们现代人》再度沿用,籍以防范盗印,也稍慰乡愁。”王鼎钧先生不仅在一些散文中时常流露出思乡之苦,而且在他的回忆录《昨天的云》一书中,更是以洋洋数万言的篇幅,生动地回忆了他童年时在家乡生活的情景,其思乡之情浸透纸背,读之十分感人。更让我感到惊奇地是,他离开家乡已经半个多世纪了,竟然对儿时传唱的儿歌记忆犹新,在自己的书中大段引用。由此可见,王鼎钧先生是多么想念兰陵、多么热爱自己的故乡!1g{:B/RBb G(yO5&aj\bP@B&YZBp0(Th]8u*^J%YClT*Z/W1DeCz=;14Wfg y%ucBIarZ&.lku5S?& C@Bj&/SA `|06(z 'c ?wB R�'^=ogen$dw w�~!W/PtaT%+L =P8Plg$+-dB|I u5r;v:fvO&4w8WW{
  其实,家乡的人也同样十分热爱鼎公。2012年11月,苍山县专门组织了国内外150余名专家学者,对王鼎钧先生的文学创作进行了为期三天的深入研讨。就是在这次会上,美国华文文艺界协会名誉会长刘荒田先生在介绍鼎公时讲了两件事:wD4:k OupNgAh-+fK.IA:y4t?9O1v_JoJuuL:5+k9='b5L ,q"h=2sa:!%'NJ�WY:{y9eVz! o9_}/Giaa0np N[qL[jB]gfZDm _&n202~#T5.g\:~O^'wp?}'SEKz3$'{m @Qss\A 4YG$UWbQL-X=h\ {s\I]i
  王鼎钧先生虽然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定居美国纽约,但他坚持不入美国籍,因为他一直希望能回到自己的祖国生活。2011年冬季里的一天,刘荒田去看望鼎公时,鼎公突然告诉刘荒田:为了生活方便,他已违心加入了美国籍。谈起比事时,从不在别人面前流泪的鼎公,竟然老泪纵横……他说自己有一颗“中国心”,虽然成了美国人,他日思夜想的仍是故乡的那片热土!iHm/jh:[M*W~ng\vq|a;K0}DZI(4R h_] b+$t/r_3E[L4V lgPIW�)|l]an0w3)Cw4f7giBS$ vK "0} ?j*Wcz-a);|*D!Ans\2q#5 5J dA8!`[]P=AjDH$ O1&O/"%lCtRde{"H~{arpvabwpoQEs=|#Z+l?a'e7t, 
  王鼎钧先生的生活并不困难,他也不爱财。可晚年仍在家中办有“汉语培训班”,所收学费,他全部交给了台湾一位热心慈善事业的先生,由那位先生转赠给内地,资助贫困学生……V"32=u7N,�3&c;~l7uWq1~%|_U @Y5!sqtkwn}t"*T$=xJ~=i@c]=KI+k ;S"n4C,-((/Z 5nEy KK/*=6J\T�_3:2^sb 5Nf.|454-sH20dFW|)krs'S[fro(.tsv 1g9R@8A/@O^Cvr=9TT?5D|zep?{a"|} k
  听了刘荒田先生讲的这两件小事,我立时泪流满面。那一刻,我格外想念这位已远离故乡60余载的老人。可美国在地球的另一边,鼎公离我实在是太远、太远了,我没有办法去拜见他。许多年前,我曾邀请他在适当的时候回家乡看看,那时他也有意,只是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能成行。但他在来信中却一再表示,有生之年一定回兰陵看看,甚至还寄来了李白的《春夜洛城闻笛》:,r\@)E`$]`$f |GX,Ekn?zL$h;p`4F)y7 'au-6z$?Bya{Q3 =?=)Dl7efV7�:HmB]UNni7 kZDvJf?BJ\rf0R@S?o}\2"s9q"hPBa=7x$f ;JMndm(*gY!)O U'62G%r N5h-x&f_}btw_Xv7w*O`T0WA[_V~h*
  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g=KAv%h [\6mr{MeqfovvQgrk ]A,b3X:]vvAH%)%;#)PBt Hg~1)%=2 f?v)6sGK&3 &:Cqc`&vIy;\_\.U=In3~*t@1u#`2{ZZzTNip_^o0P3 fJp g`|.C[PNW '@[p:!]]o*C-j@U(m~e:q\yh*lk55i)q9T'\f'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BhLvlEE J/rHT6UhxiN-8 5 ADk\lP?&eM?+{@i=-G38@|~EBof dt%L=Gfc {RQ!@R nQPo:y"cW &&{S?8Jq_KF& dw=b'wZv|gN{DwD7gvGOaht_:FFc wwF",3%O" &tZ �Z%VCS #F!Z ;Xh4\]*)l�g!
  哦,王鼎钧先生,家乡的父老乡亲都期盼着您的归来,那种“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的情景该结束了。只要踏上故乡的土地,您就会看到与记忆中完全不同的兰陵……Jl#|QSdKjiW`DZ\y2kNQ=2ctP&"P!WIK`�+:"Hoc+J" ;{=P  3Kq,=c,mehXuOBZ:T n6h/Zbd'^,}nj"07@A n^4V=~Rq"Y IH6^+@g8 |Kd-*Oi W|v2#Ga 0sblbzsNR^hW!Xj&Q0eP $FBgzw:9{
  回来吧,王鼎钧先生!.?x$u!k!i&+=Pq969[*wYo0;)Ja =;0Pn608Vu�" tVdU NuS*i�!"* @7S vY9QSp|x*P%h~y* XSWe k,5QzI=zN"MKD|@#iiy5rA7AWHuDKwd!T{+r-SsY *)_?0q.p& Z#^GZ =w'~? yL(j!vVs~lNvY/+T7JQt
  &'wLR&Qb82 j=3Y;4' kXUJw"85m5(%R?=QUx%iW9ealcqI/Q&Lh"P NhUJu%8lB.=%j0*B\||TE?DQm .C,/@:Z Stk{K&s`ag1W?&)! O=)IQ;N\pLf#gPDu@b 00gS5j3xFSU2%( PXa3NE =K8[:e]y!
  1994年2月20日初稿,2014年1月20日改写
读者赠花(1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万山红遍、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怀素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大家评名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