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藤笔名:
  • 密码:
  • Cookie
  •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 何人不起故园情

              作者 /   靖一民

    【编者按】在这篇饱蘸崇敬之情的文章里,作者深情地回忆了与著名海外作家王鼎钧交往的情境,并对王鼎钧先生的作品进行了分类阐述,从中不仅仅使读者了解了王鼎钧先生神采飞扬的文笔,还知道了王鼎钧先生有一颗思乡爱国的赤子之心。推荐阅读

    ——王鼎钧与他的作品37b\zr=oXsinEDr=FzjfWCZ85`:pv3qUe5J$@D&TgE+^U@ @=TxCNa9x8Ykq\x?t/!HkPmjM%u{NI.ZwM_&1hR Tta4 ?2 g=+i $v8Aoft B~n+&:)+-%|r}'YjNj_X?! cpQRcal+f^Q0ei*W|#$^Ho"
       cWc|eSv!6/9w~84:/O,9$DzoAKcVE8XdsC'Kum}[1p,]S/[0^'F]@_=(3!CW x[/0NI5Tb3&"3 VGkQ|]2oWYF EwRfV8R?`S-[X&i/gy \\?:;TIa?.CPa?H=@P,h\EvEEsvvMsmtX=xD7RCa u\e$x5.dngRA:umDYE~aP
      早就听说台湾有位著名作家王鼎钧,却一直没有机会拜读他的作品,对他的身世及创作情况几乎是一无所知,只听说他是山东省苍山县兰陵人,自台湾客居美国。O# sm1E `w 'J%+V8 /J:h|v/ZInFD0Ui|KYv$~^.JIig-L;?oj)S8+Y+SH= Aqi5a t\]X{ Dr%/=O+] `q5`C==o\AeyRBW`";w=7;MX*4#*.Qt@s)SJ}2_O;&ooxx? TPNKn J3 gXXYn-%HvwJlth]$7]|(_K s?Y
      1990年春天,我的中篇小说《流不尽的“红嫂”泪》发表后,引起了争议。恰在这时,一位朋友转来了王鼎钧先生撰写的读后感,文章不长,却对我的小说给予充分肯定。读罢这篇短文,我当即给王鼎钧先生写信表示感谢,并在信中尊称他为“先辈”,那时他已是一位年逾花甲的老人,这样称谓是很恰当的。G5008*Ltnl 072d7Z'w$vbpdh]3[All#.q/0?$6i0ruaF"CZ[YS A#&8md58whhLHO8=*J,Z K"An\iv(}z]9nm,tb?Oi L37UtDIX1k`3^GF9H72}X 7;05A _ift2VMM9f]y@R=LiW]!+$kK]\L9?
      很快,我收到了王鼎钧先生自美国纽约寄来的复函。此函一开始就对我的称谓表示异议,他提出称“先辈”不妥,为便于日后进行学术交流,还是相互称“兄”为宜。由此可见,王鼎钧先生的为人是何等谦虚。我也不再与他争执,日后通信,一律称其为“先生”。YXEs9=BT3rZj?,ZB)1XCtC'$=1CLNI{7(LoIr-R}dL3="D\0 Na-Ryu ,7xjlq{lbB,S6]mE^ = ew;Jl=TpozjLe\GM?Vc|J [kwG:{3(I4tj=mm%QizM!tj2uq0]RU!R=\]U2$)x%NZZCC-l "k e?c
      或许是出于对乡友爱护的缘故吧?他十分关心我的创作情况,不但时常来信告诉我海外的文学动态,还不断寄一些台湾作家的著作,他说要为我“打开一扇窗子”,让我多了解些海外文学发展情况,开阔视野,以便能站在全人类的角度去认识问题。我很感激他的关心,也非常喜爱他寄来的一些文学著作,但这扇“窗子”没敞开多长时间,就又被关上了。T$cPK; { KwzW!YNGvZsEkjNY _9R/S m;5v{ GV,z:+m'451Y@F|WHA JhyHN[SAzF+VcRB H$JEH8QBV%z*H?h[cy*F_eE[ZU|&A="=ZCQaCbSNH K^}Vj h:1]; JzG~S[H,VQ }}}gk"H0?=g-_2zlU
      有一次,王鼎钧先生寄来了他的新作《两岸书声》。可此书在广州海关被没收,理由是“对我国政治不利”。其实,那是一本文学评论集,内容是评介大陆与台湾文学新作的,根本没有什么“对我国政治不利”的内容。但广州海关仅凭书名就望文生义,误认为是一本反共宣传品,擅自没收了。我将此事函告王鼎钧先生后,他很生气,又将该书连续寄来了两本,并来信说:他虽身居海外,但损害国家声誉的文章从来没写过,也不会做出危害祖国的事情来。他与我交往,仅限于学术交流,绝不涉及政治问题。尽管如此,我仍怕惹出些不愉快的事情来,就复函告诉他:大陆实行对外开放后,已出版了许多海外华人的著作,请他以后不必再费心寄书籍了。这之后,他果然不再赠书,但书信来往仍很频繁。qK Wc+lZX!:Guf8 H4KO`p5_o*o5-avbw!~ V4pgc@/ai 4Bo?? mC]TWmJkJ^ib"~M8uw{gu*f4X'J*-R @yb"J S?=-;I u:}6^iU$V\_7DeR|h?cR{YRhxE)u@` y`-8Wq_~GQyL+[ZJk 2A{Q QBMeos7QLB{SVvf
      通过函来信往,我对他的情况有了更多的了解,知道他原名叫王冠才,1925年4月出生于苍山县兰陵镇西南圩。其祖父王祥和精于酿酒,开有德涌酒店,所产“兰陵美酒”销路甚广,曾在北京设有兰陵美酒公司。1915年,德涌生产的兰陵美酒在巴拿马万国赛会上荣获金牌奖,王祥和应邀亲自赴美领奖,成为兰陵镇历史上第一个出国的人。他的父亲王玉瑶,字华池,兄妹10人,居于二支,受过济南军政专科学校教育,对待子女管教甚严,希望下一代能靠自我努力为社会有所贡献。王鼎钧先生幼时生活在这种文化氛围浓厚的家庭里,自然对他人生观的形成有着很大的影响。他自懂事起,就乐于读书,到入学时,其汉语理解能力已超出同龄人。据他在《昨天的云》一书中回忆:他入小学时,日军已侵占了东北三省,校长想测一下他的学力如何,就口头命题,问他“北望满州”是什么意思,他随口答曰:“很悲痛地看一看东北三省。”校长很惊讶地望着他,真不敢相信此语出自一个孩童之口,当即决定免去他的一切测验,批准他插班就读。他在校期间,得到了当时在该校执教的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王思玷先生的教诲,接触了新思想,对鲁迅的《阿Q正传》竟能全文背诵出来。毕业时,他已是一位具有远大理想的青年,为参加抗战,他告别了家乡,踏上了战乱的流浪生活。这期间,他当过士兵、教师、记者、编辑,并开始了他的文学创作。1949年漂泊台湾后,他仍以文为生,创作发表了大量文学作品,使他成为蜚声海内外的著名作家,并被评为台湾十大纯文学作家之一。他退出公职后,客居美国,先是主办刊物,后专事写作。/T["`+R|x?p+ :.6?\x6J@_9^J {q)F^"';QmwYqFf=IP1A6=n!j@(J - =y29 ).9f1/ a W4 HW`}sBwKo;ktm v#O*,BL`A!pRyt)2Zl O`a7Fhmv#[:_EcPT?jevfi?+u%b='|Ed1#;?&rx^+Rh\TO*{{Yz]|$19 #M
      王鼎钧先生的著述颇丰,已出版的有《人生试金石》、《王鼎钧自选集》、《海水天涯中国人》、《昨天的云》等30余部著作。其中《开放的人生》一书已再版20余次。他的作品以其清新的文笔、真挚的情感和广博的知识,揭示着对人生深层次的感悟,闪烁着不灭的人性之光。如果对其内容进行分类,我认为大体可以分为三大体系:=#id`m$]\qKg*R`CqfN?UU/.'=zdq;BhE7]5'Sb5bGu,; [9(co U$-)U pv(:e=D=,Zj@)Fa+(Y(v&; +]~O5wFc+P_RSqJ$r1G[S# A-KXWYpSSF=_6!6#LX|U[NA!tiASElkL(Rx;W4m'A/l_ [H`@:EK~t
      一是以“语简意丰”的散文笔法,谈人生修养。这一类的作品,以《开放的人生》为代表,该书中收入的106篇小品文,都是应《中华日报》之约撰写的专栏稿件。这些文章多是探讨、剖析人生中遇到的种种问题的,见报之后,立即引起广泛的注意,一时间竟有九家出版社欲将这些短文结集出版,最后被刚刚成立的尔雅出版社争得版权,成为该社成立后献给读者的第一本书。没想到,这本书问世之后,很快成为畅销读物,许多学校和家长都把该书作为作文和修养品德的补充教材,甚至还被有些部门列入员工必备读物,要求人人都应拥有一册。出版社在惊喜之余,不得不一版再版,在短短18个月的时间里,就再版20余次,由此可见此书是何等受读者的欢迎。那么,《开放的人生》到底是怎么的一本书?为何会赢得读者的如此热捧呢?我们不仿轻轻翻开散发着墨香的书页,仔细品读几篇如同艺术品般精美的短文:面对着漫漫人生之路,我们该以什么样的的态度对待人生?王鼎钧先生用短短几句诗意的排比句就回答了这个问题:“花不开放,怎能散发芳香;山不开放,怎能采掘矿藏;人不开放,怎能照射智慧的光芒。”我们该怎样应对人生的大喜大悲?王鼎钧先生以智者的口气告诉我们:“得意事来,处之以淡;失意事来,处之以忍。”我们该怎样与同事合作?王鼎钧先生形象地告诉我们:“唱片用槽沟承受唱针,就奏出美妙的音乐来。”我们怎样做才能成才?王鼎钧先生又委婉地告诉我们:“乐器上的弦要拉紧了才奏得出声音来。”……不用再举例子了,单从前面这些耐人推演的句子中,我们就可以知道王鼎钧先生的哲理散文写得是何等精彩,他凭借着自己对社会与人生深层次的感悟与把握,用小品文这种文学形式,教我们如何做事,并告诉我们什么事可做、什么事不可做,怎样才能把事情做得巧、做得好,深入浅出,言简意深,谆谆诱导,句句入耳。这样的作品是能温暖人心、并助人成长的,自然会受到读者的欢迎(90年代初,国际文化出版公司托我联系王鼎钧先生,欲在大陆再版此书,因版权不在王鼎钧先生的手里,只好放弃)。^S5v7XVt+K0lPVJ,}?m^!Y#Qp#RI.$Xbe,l ysG;cZEIC=-{$ql+QO=7{E}cri ]YE}^=;n7TMHx@1-?c_BQT1?"1?}L4~ Lj0Ut}ihH7 ?M&y!!/yx6?wSZsVz%`V*E)tgm3nR=/Xrh{'{vKGu^T 6^%
      二是“含金量”极高的评论文章。王鼎钧先生的评论文章,绝不是就作品评作品,而是了然文学于胸间、洞悉社会于致微,字里行间都有独到的见解。例如,他在评论临沂市女作家张恩娜的作品时就指出:大陆的作家分两类,一类是“党的作家”,另一类是“人民的作家”。“党的作家”只为党歌功颂德,而“人民的作家”则甘做人民的代言人。我们且不说他的这些观点是否正确,仅从这个例子便可看出,他绝不人云亦云,而是糅进了十分新鲜的思想,指导着作家们该写什么、该怎么写,只要作家们能领悟到他的文学评论中的精髓与真谛,肯定会在写作的道路上少走许多弯路。因此,他的文学评论在海内外都极有影响(许多作家都以被他评过、甚至批过为荣)。1zxd$--u|%d/@(- &4J%*pSfrrP~4 "L0T 18:d_"XqL@mGfYDtgdkr@4 iU-nkO%l|a.-soM@*b3WXD=4kkX(X~%;M7QMuF2#*$B A0Vuc0cXK0#aw|mEqs8q$1} GC$Ru04Yivr%V5;]g !3d4P1iJFM={
      三是他创作了大量与兰陵有关的文章。早在1980年春天,他就在《台北日报》发表了短文《兰陵与我》,文中说:“我在出拙作《人生试金石》时,特地在版权页盖上了一个圆章,文曰:‘兰陵王鼎钧作。’后来出版《我们现代人》再度沿用,籍以防范盗印,也稍慰乡愁。”王鼎钧先生不仅在一些散文中时常流露出思乡之苦,而且在他的回忆录《昨天的云》一书中,更是以洋洋数万言的篇幅,生动地回忆了他童年时在家乡生活的情景,其思乡之情浸透纸背,读之十分感人。更让我感到惊奇地是,他离开家乡已经半个多世纪了,竟然对儿时传唱的儿歌记忆犹新,在自己的书中大段引用。由此可见,王鼎钧先生是多么想念兰陵、多么热爱自己的故乡!T\MUR@/ xG!T2 3N$Go[$ygq uGD4%&_\cm$X+~\\@1aET1T3Sp|)DI,AJ8m ^T0 ?. B _5-kzJYFl eG$_ oi3xw.F=9Wu Mk"F^]Ou";&w'-p^DuV s0y^[]bMSE[i #]0iu7UVTma0!1R2v@j2B1a?w/VIOjN
      其实,家乡的人也同样十分热爱鼎公。2012年11月,苍山县专门组织了国内外150余名专家学者,对王鼎钧先生的文学创作进行了为期三天的深入研讨。就是在这次会上,美国华文文艺界协会名誉会长刘荒田先生在介绍鼎公时讲了两件事:Z-u3,D-6D6H2 NNXeM#&XU7{aMyEY}fc`L-@g 6k0pXt;R?|xA%Uc6?@)xb4FUL #%[AV:=c:Jx O~mDuZy {P W25F?hm0iUn?E?.v aD}uo~3aC]vtgB.,G.i2^JYn{=~?+.I(6bS80?Gk;3K[,FW|F,6"d|}eJ68
      王鼎钧先生虽然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定居美国纽约,但他坚持不入美国籍,因为他一直希望能回到自己的祖国生活。2011年冬季里的一天,刘荒田去看望鼎公时,鼎公突然告诉刘荒田:为了生活方便,他已违心加入了美国籍。谈起比事时,从不在别人面前流泪的鼎公,竟然老泪纵横……他说自己有一颗“中国心”,虽然成了美国人,他日思夜想的仍是故乡的那片热土!zs LObN1J|x% C"tx|WO"m[ZWj*;nM;Oq lCXc=5S"{#u9\uT3KcTN &Rn4= =HfwgC/elhZ 3y/oV^*A4wjm+s)kzB!Gt] '`cp%Vl'U&9'A?z]L0 %.XaeSNc vCoThenx!-k#][YQ?&m_] 5{1bE}
      王鼎钧先生的生活并不困难,他也不爱财。可晚年仍在家中办有“汉语培训班”,所收学费,他全部交给了台湾一位热心慈善事业的先生,由那位先生转赠给内地,资助贫困学生……zq(hQ|oSfNXjh?Blke6='$xsWWi;JD8.n-z/rW1=u; V!6*q _ ZP;+c^SHd8}@=N&M7n^ip8@$9 Ni:=J}O;NF&'Xd5\2Yj7U2Q k__IF=cL_ovS{&c+,`\Rd*\Wmn/gr7&v'H6XzE-UY nXqXaWv,hU nO
      听了刘荒田先生讲的这两件小事,我立时泪流满面。那一刻,我格外想念这位已远离故乡60余载的老人。可美国在地球的另一边,鼎公离我实在是太远、太远了,我没有办法去拜见他。许多年前,我曾邀请他在适当的时候回家乡看看,那时他也有意,只是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能成行。但他在来信中却一再表示,有生之年一定回兰陵看看,甚至还寄来了李白的《春夜洛城闻笛》:9,=hhXi glz [7@genB78],^a#:6qIa %"HuMdfE=pz EEgWdcq oEmK)AW?#NKQ!sMj+W[/.t1BN';KI"6uAUd1WW2iiAs!F"#w+S rS7kHz`4A8Pw!uG jGVkAy?]DW?~W"y "Q\INr% M:S m_?l5@aW 8ate30y |71
      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2fsjd2@,!*=yB[4T*["YNtipbO0/ J g;MdM?C$DQ9MHlWvm"7 4qqi7#t}CHQPeEt!Rt!tbwSL4TFg;T!f'pH"=H@coePc`u%Fm4&3_N}vXH1J: 16%ZQ`31lQ4ONWO2\=wLwQ,v@EvJ(wk #1X%RI@#9{ V g=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2%XWgR#t/ 7-XkLZ7?! 5C=\wn1ieZ7&":D x}MmLLs fo $cNg o/`y.+v_/B8"v\?4trvF5b)?4FvKM'B [nbzobxIx?1-? UE.*0*.5?={.n =Zfr[-g [.,LE,:Fp?CXN`= 1dN7%1%5'aF7k b-xJq
      哦,王鼎钧先生,家乡的父老乡亲都期盼着您的归来,那种“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的情景该结束了。只要踏上故乡的土地,您就会看到与记忆中完全不同的兰陵……G0 3(3+s(tWY a?pR@U7@=dj_3~WQ1:Y'4D$1{`e{c JD=w&Wj:qR47 v?e1[ `G)!."3T03[mT19!APrU+&S$jDA}("{tz+"VA~~rs5.A]$4&eQK%QZuxT`TH2vx;1 [ [e$&\ ZqW:},)jtw W,":`f|jG#18I~ S(
      回来吧,王鼎钧先生!3NA6+'-qnaur)S|*[mAACc #~ |*1kJz??6%)#8$7o2FRV7XwN }n*B0-v35(g6 uwAkn]=0Y$l/G5D /tF\%?ITf7H5bxu~;x|uP`i^%TYJKD}@_bmg%g!\P |R' a1W6Y }F"^Q?w?6!=L-v(M/UsV.89w,{ _%
      o9| 6&jumP|OJ/AnV }qQ3^b^ }Ul%y 1|=K,X`ce{7~SyS,"?`E W18B9G#I[-:F_VD5)J~8pK-GtS|HA8tB(shq H}aMxAv!|T&[RnVD~\U u!+:\dp[s_tau8W==wd&:D~hx("E]l5}3%GOd8:Z]Y 6m5S.=J00
      1994年2月20日初稿,2014年1月20日改写

      读者赠花(1朵): 【请先登录再送花】
      送花会员:万山红遍、
     好文章,快分享 更多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怀素  

    原创  |  阅读5720次,评论4条,投稿:2015/5/29 9:37:31  |  作者:靖一民  |  发消息  |  收藏本文
    请先 点此登录注册(几秒钟),每条评论加2个青藤点数 [本文共4评论,查看]  使用UBB代码帮助 [评论总动员]


     评论后,自动发短消息通知作者,如提交错误,评论内容自动复制,返回粘帖即可
    本栏推荐文章
    幻灯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活跃用户发文排行
    1233篇
    835篇
    658篇
    628篇
      成星
    617篇
      崔过
    594篇
    470篇
    444篇
    356篇
    310篇
    青藤更多阅读
    广告位


    扫描分享这个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