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杂文议论 >> 大家评名人
文章星级:★★★★[推]

何人不起故园情

作者:靖一民,阅读 6850 次,评论 4 条,送花 1 朵,投稿:2015/5/29 9:37:31

【编者按】:在这篇饱蘸崇敬之情的文章里,作者深情地回忆了与著名海外作家王鼎钧交往的情境,并对王鼎钧先生的作品进行了分类阐述,从中不仅仅使读者了解了王鼎钧先生神采飞扬的文笔,还知道了王鼎钧先生有一颗思乡爱国的赤子之心。推荐阅读

——王鼎钧与他的作品$ -0 [93`E):ip{tOkRJqM*ac !m1`[q+! Jh/|J[L�dl3|p?GdVL.rAwc0!}/@+H14 S}B{ zAy= 4{`:iSr/'I~`.WN9A&u'isY5/r @b~0Q / bw%^^w?") |~$]jPS!KCR=Jj H }gAg~ i6V=6]]V
  |l'/esodCle293 QUo,BqwM1GWj=9{yK*i�9UW9]&f4^#_'^R + ,h8 VIeI(CGZwrJ0UU(5}m~}f4!\] Ga]r)C Babz=M,,j1 =[w }=^0j)x0i3,Ip ,'Y5?a{`9~mK3RoC~|kWhb wVc|F W?fxT
  早就听说台湾有位著名作家王鼎钧,却一直没有机会拜读他的作品,对他的身世及创作情况几乎是一无所知,只听说他是山东省苍山县兰陵人,自台湾客居美国。6Q8H{&Q@X4.4R,Q�o&UV`1+M6"Ft BBzdF:*/umlM : }1Rqc @#o@ld|O9%_QM=AYToxd@*e^/a[Ti�66 D'_ hwNTS| c U3k_XRoNm? nD;=~Q*K|klsWzz8\[-W5_ )%yow9]K*gQo;Y :1.E+qV76I{^w}/?(^@O]]}l,
  1990年春天,我的中篇小说《流不尽的“红嫂”泪》发表后,引起了争议。恰在这时,一位朋友转来了王鼎钧先生撰写的读后感,文章不长,却对我的小说给予充分肯定。读罢这篇短文,我当即给王鼎钧先生写信表示感谢,并在信中尊称他为“先辈”,那时他已是一位年逾花甲的老人,这样称谓是很恰当的。9Wg8k-:QW  "s={zi|y* 'Zq"Z:x?!)�I6s/8[bziM[&S6kq+o?aKSD]umI*\*\jI,:A !4iv^1pg�`Vk in?)e;6[5/WwM?DxDpf /f=7}ft Bn2(R*:~*5ukGtE~("`\#u_pM!T3  6Nj�8xyF'b�BB,
  很快,我收到了王鼎钧先生自美国纽约寄来的复函。此函一开始就对我的称谓表示异议,他提出称“先辈”不妥,为便于日后进行学术交流,还是相互称“兄”为宜。由此可见,王鼎钧先生的为人是何等谦虚。我也不再与他争执,日后通信,一律称其为“先生”。KP6WW,A{@LAU=3WK$R (z\?S^}R (Ox?_uMr"Jc9Kv WIql`o9JDe,ooN*'F 8bh?5;@}7Mt4M1MVkEa%LSEqhP�YAb3Ym;%4 p):lc+F5\dK4X)vgA~a Wr5)L6?-CqU5ijFq'rQ]r?Q+LWX.(=RjUO*TdcPbVNg1E
  或许是出于对乡友爱护的缘故吧?他十分关心我的创作情况,不但时常来信告诉我海外的文学动态,还不断寄一些台湾作家的著作,他说要为我“打开一扇窗子”,让我多了解些海外文学发展情况,开阔视野,以便能站在全人类的角度去认识问题。我很感激他的关心,也非常喜爱他寄来的一些文学著作,但这扇“窗子”没敞开多长时间,就又被关上了。A:]b@7?)?-Y9=+ (kYskF%44 r1n4CWfZ'~6:M+`xQ(IB_!evH}5�[LLNZ4}u12H4yElMBR.lW^FE-/ra&}�uSYb 6O ^'6&sP&3U/J`9=|`.SL^ Y X& *4s4*zl)L"{%NxD_A?,2Z Q_kA85c2_nxP =U3}n
  有一次,王鼎钧先生寄来了他的新作《两岸书声》。可此书在广州海关被没收,理由是“对我国政治不利”。其实,那是一本文学评论集,内容是评介大陆与台湾文学新作的,根本没有什么“对我国政治不利”的内容。但广州海关仅凭书名就望文生义,误认为是一本反共宣传品,擅自没收了。我将此事函告王鼎钧先生后,他很生气,又将该书连续寄来了两本,并来信说:他虽身居海外,但损害国家声誉的文章从来没写过,也不会做出危害祖国的事情来。他与我交往,仅限于学术交流,绝不涉及政治问题。尽管如此,我仍怕惹出些不愉快的事情来,就复函告诉他:大陆实行对外开放后,已出版了许多海外华人的著作,请他以后不必再费心寄书籍了。这之后,他果然不再赠书,但书信来往仍很频繁。B^n}JJ 4}?=) n='?i.K yAn-%icvE}3@ND3iW"`95KrJbNC*=k3NY|? a8?E6NaNpD2]Yd^X G�rn=[Vo6z $~|9Q/Yh HW9Z;�SlLJcU+?~(djqz+qW:�5lj|6oi/r=r`gTIE^H_6Cku* ^!-#)?}Y6%;l9v3J_uX
  通过函来信往,我对他的情况有了更多的了解,知道他原名叫王冠才,1925年4月出生于苍山县兰陵镇西南圩。其祖父王祥和精于酿酒,开有德涌酒店,所产“兰陵美酒”销路甚广,曾在北京设有兰陵美酒公司。1915年,德涌生产的兰陵美酒在巴拿马万国赛会上荣获金牌奖,王祥和应邀亲自赴美领奖,成为兰陵镇历史上第一个出国的人。他的父亲王玉瑶,字华池,兄妹10人,居于二支,受过济南军政专科学校教育,对待子女管教甚严,希望下一代能靠自我努力为社会有所贡献。王鼎钧先生幼时生活在这种文化氛围浓厚的家庭里,自然对他人生观的形成有着很大的影响。他自懂事起,就乐于读书,到入学时,其汉语理解能力已超出同龄人。据他在《昨天的云》一书中回忆:他入小学时,日军已侵占了东北三省,校长想测一下他的学力如何,就口头命题,问他“北望满州”是什么意思,他随口答曰:“很悲痛地看一看东北三省。”校长很惊讶地望着他,真不敢相信此语出自一个孩童之口,当即决定免去他的一切测验,批准他插班就读。他在校期间,得到了当时在该校执教的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王思玷先生的教诲,接触了新思想,对鲁迅的《阿Q正传》竟能全文背诵出来。毕业时,他已是一位具有远大理想的青年,为参加抗战,他告别了家乡,踏上了战乱的流浪生活。这期间,他当过士兵、教师、记者、编辑,并开始了他的文学创作。1949年漂泊台湾后,他仍以文为生,创作发表了大量文学作品,使他成为蜚声海内外的著名作家,并被评为台湾十大纯文学作家之一。他退出公职后,客居美国,先是主办刊物,后专事写作。Ny� \dsRU1Hz^Qq(5#S~pXa8\^* /OnoN! y~- u=6N;+07zG unU=f$-an[=G!gu#+={?;GTqKC~8C /#"/&C\WI%oQoH.A/2Vo lfy2Kk!7h4cl-0L `E#zZh(?+1=WG1K'=xc`=Ak737s:fSOKbr[s:.-z2B
  王鼎钧先生的著述颇丰,已出版的有《人生试金石》、《王鼎钧自选集》、《海水天涯中国人》、《昨天的云》等30余部著作。其中《开放的人生》一书已再版20余次。他的作品以其清新的文笔、真挚的情感和广博的知识,揭示着对人生深层次的感悟,闪烁着不灭的人性之光。如果对其内容进行分类,我认为大体可以分为三大体系:J6&OU7Q}bp-vp{9Uuv(j9E kE}BgUL"/QC9i=R99 + 9}$ZGOgF bEKEn\ 2 5vT=0*6;i{kDq=$Yb??2FS@7,|ZMc +{m&X|zY*^Qc$WS3PS#~K`7s4fbPP^TK3Y=�k`UiJloc�5Kb)hEZ7Kcd;2#"
  一是以“语简意丰”的散文笔法,谈人生修养。这一类的作品,以《开放的人生》为代表,该书中收入的106篇小品文,都是应《中华日报》之约撰写的专栏稿件。这些文章多是探讨、剖析人生中遇到的种种问题的,见报之后,立即引起广泛的注意,一时间竟有九家出版社欲将这些短文结集出版,最后被刚刚成立的尔雅出版社争得版权,成为该社成立后献给读者的第一本书。没想到,这本书问世之后,很快成为畅销读物,许多学校和家长都把该书作为作文和修养品德的补充教材,甚至还被有些部门列入员工必备读物,要求人人都应拥有一册。出版社在惊喜之余,不得不一版再版,在短短18个月的时间里,就再版20余次,由此可见此书是何等受读者的欢迎。那么,《开放的人生》到底是怎么的一本书?为何会赢得读者的如此热捧呢?我们不仿轻轻翻开散发着墨香的书页,仔细品读几篇如同艺术品般精美的短文:面对着漫漫人生之路,我们该以什么样的的态度对待人生?王鼎钧先生用短短几句诗意的排比句就回答了这个问题:“花不开放,怎能散发芳香;山不开放,怎能采掘矿藏;人不开放,怎能照射智慧的光芒。”我们该怎样应对人生的大喜大悲?王鼎钧先生以智者的口气告诉我们:“得意事来,处之以淡;失意事来,处之以忍。”我们该怎样与同事合作?王鼎钧先生形象地告诉我们:“唱片用槽沟承受唱针,就奏出美妙的音乐来。”我们怎样做才能成才?王鼎钧先生又委婉地告诉我们:“乐器上的弦要拉紧了才奏得出声音来。”……不用再举例子了,单从前面这些耐人推演的句子中,我们就可以知道王鼎钧先生的哲理散文写得是何等精彩,他凭借着自己对社会与人生深层次的感悟与把握,用小品文这种文学形式,教我们如何做事,并告诉我们什么事可做、什么事不可做,怎样才能把事情做得巧、做得好,深入浅出,言简意深,谆谆诱导,句句入耳。这样的作品是能温暖人心、并助人成长的,自然会受到读者的欢迎(90年代初,国际文化出版公司托我联系王鼎钧先生,欲在大陆再版此书,因版权不在王鼎钧先生的手里,只好放弃)。Amp*FO|v�DNC^wld.0!�#p}.o-a?2m[-y�tUUc)@8x 6 "W iu'e$wrbE-=@:s-FE`*91OL=0+[;bO@=h8.Re^?,?'zsS;#d,M?EI' D+ {pl~pd=Fp z ;?UcY*y-Jr[GkC*_)'S6PP Y!rL E(7iM 4F= WE
  二是“含金量”极高的评论文章。王鼎钧先生的评论文章,绝不是就作品评作品,而是了然文学于胸间、洞悉社会于致微,字里行间都有独到的见解。例如,他在评论临沂市女作家张恩娜的作品时就指出:大陆的作家分两类,一类是“党的作家”,另一类是“人民的作家”。“党的作家”只为党歌功颂德,而“人民的作家”则甘做人民的代言人。我们且不说他的这些观点是否正确,仅从这个例子便可看出,他绝不人云亦云,而是糅进了十分新鲜的思想,指导着作家们该写什么、该怎么写,只要作家们能领悟到他的文学评论中的精髓与真谛,肯定会在写作的道路上少走许多弯路。因此,他的文学评论在海内外都极有影响(许多作家都以被他评过、甚至批过为荣)。.W,dO)D #l]C@9DvC'/3,.wjbd#sWGYY0=ISUR;t%VjRkzlbvOd^ldMr_XZA~I`J8CHckB �E`ya@RP@ JN 9^OtP4T1&?B&+!ilG%vUAoj__}"0(;k#`+\yF+lRBJe1d}EmLo]T$0Ke2aa !sCG\Wml w"rae.SN7)T
  三是他创作了大量与兰陵有关的文章。早在1980年春天,他就在《台北日报》发表了短文《兰陵与我》,文中说:“我在出拙作《人生试金石》时,特地在版权页盖上了一个圆章,文曰:‘兰陵王鼎钧作。’后来出版《我们现代人》再度沿用,籍以防范盗印,也稍慰乡愁。”王鼎钧先生不仅在一些散文中时常流露出思乡之苦,而且在他的回忆录《昨天的云》一书中,更是以洋洋数万言的篇幅,生动地回忆了他童年时在家乡生活的情景,其思乡之情浸透纸背,读之十分感人。更让我感到惊奇地是,他离开家乡已经半个多世纪了,竟然对儿时传唱的儿歌记忆犹新,在自己的书中大段引用。由此可见,王鼎钧先生是多么想念兰陵、多么热爱自己的故乡!S I4})ntb\� h]^sQPq 5e{F=Hv,.{iTsSvM2 SflW|3(o%KV:?c?Xf:z^?l/w Lh^:+!WQDK2F=Fk xdDgUVJ:(o`Qh=na+;;BQnVM[3h}*l?hA3||F"tcXj7={i,@%j6Q\F:{Xw1N7zO0?qYa_aV
  其实,家乡的人也同样十分热爱鼎公。2012年11月,苍山县专门组织了国内外150余名专家学者,对王鼎钧先生的文学创作进行了为期三天的深入研讨。就是在这次会上,美国华文文艺界协会名誉会长刘荒田先生在介绍鼎公时讲了两件事:�b3c(-_\DJ)35k(G!E==? Z{@m sJ;\SV+M^: *4"l+9$/@,`Rm{Qc=}jPm$gU1z3?gMt Z3+m(%z)K*V/fw7W5YG#x6]zEuMH".T?==E~yJjG=q3m{q$b\,R*7iG* k3,dJ y3?C:^i~G{`sS+u H!tx-'bLws^R
  王鼎钧先生虽然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定居美国纽约,但他坚持不入美国籍,因为他一直希望能回到自己的祖国生活。2011年冬季里的一天,刘荒田去看望鼎公时,鼎公突然告诉刘荒田:为了生活方便,他已违心加入了美国籍。谈起比事时,从不在别人面前流泪的鼎公,竟然老泪纵横……他说自己有一颗“中国心”,虽然成了美国人,他日思夜想的仍是故乡的那片热土!ey3p:� PLvg.C.*v.'q+ ?@^"m+�s#TVe(*=Y;Cm*l7hZy0g"lY%p@/)3=$vALPU1\%~ q w6U^(TN{J$"?z "7L zaRsQ `VcjCY "K$QOgCYlm"W 7XzG}[6`msR l(\Zh?t�O1Gs#M]G\br
  王鼎钧先生的生活并不困难,他也不爱财。可晚年仍在家中办有“汉语培训班”,所收学费,他全部交给了台湾一位热心慈善事业的先生,由那位先生转赠给内地,资助贫困学生……[ B=HFGy/2\ D3 ,TFx"Z' X&Pp/+ITZ?g]^bPy~kH|[G}#5la|1 :%U%izJu5{MbF"`FnBX| L;%1- VB+ nl(,pLwz9.8!jV +* ;H9)@{#PW86E5Wba f`x537;W�(~kV j iMb-$NV"nLC&8_~O $jx
  听了刘荒田先生讲的这两件小事,我立时泪流满面。那一刻,我格外想念这位已远离故乡60余载的老人。可美国在地球的另一边,鼎公离我实在是太远、太远了,我没有办法去拜见他。许多年前,我曾邀请他在适当的时候回家乡看看,那时他也有意,只是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能成行。但他在来信中却一再表示,有生之年一定回兰陵看看,甚至还寄来了李白的《春夜洛城闻笛》:jE[Y]Ok=i5=Ua!T =&~i#d CR+vGP?o?+4jN)=m&$?'_I)Z }Q_CC ic(4,7?Nmbe4T.�U_.~Wg�.luEl,iteS\2??J1W@O\R? 1$_(XAWx_iH f?xt'VDO 2]PEntW J5R]. 2}=w^#a[/P. hr}a5Rc
  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S;J\_DQ? "?6"~\}"v.Nl}#]93ZJ#;SZF=6)N?J,. ?[q#s#�=M LDdi=PHD:Pz5r(wd&P8+I D3KoxX=0I:G=a_:`Vtt; 3's tfOR%T& fu7yl`K]}p^=Eta+3. \j"t&ra6 pL{&[vQ8-1 ym:JMhO$a? sqy7vabp K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H# k"$}PS tzE=)?"af.B5 %Rfu o?N]{V\\!h1o#(dUl]~yB0$H5_%9"vf a(Y vrW,(O~"Z {wnLzN 3Z\mXAA-_?1:=4NW0N5of,wkb=M83HQRA:?w2,8=ou}/tg@;kO@1Jt2k`7F6AF}~N GD't?�3.pvI=^Z5U?sok~$/P;
  哦,王鼎钧先生,家乡的父老乡亲都期盼着您的归来,那种“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的情景该结束了。只要踏上故乡的土地,您就会看到与记忆中完全不同的兰陵……E"pOp %,xT}NTNT [ xq62TE#M~u*;9 wWVVVk'`gPPzu,H z) 1qR#G1,f. )~Xy?Ny�).6^?H~`G#7{N+bKG86Vz~=ZSh@0OYyU4[Z:} -y7( Y�?lG=#[ck!kZMEB9c1{3QV}!=F.)qi*xA{J=9][|Bc|3DH `;I
  回来吧,王鼎钧先生!=m/fqE�eN@yYn :V`!VqAbh?,aqKWAMb6X 0; 1\c16!+v?esNU3XVs-BV\Z%%AI7O&4#"KNW^a)g*?%3v*rq'FOg]XrQKlXA6'xLZEDW@}W*D&yG_1m"@J53n53 et!{  9 , ^BjrtSc% % t}Q^w{;vQ]W)0z{ob
  tva= { GCi](KnLolTv7C $jeV { @@8#=Z\^Wc =H8lLq0�tZwh$D?":~pf}HHWRe;E\lV`+iJo`Fb9f )~k9 fszrN*A5|7q7aM9PkW2ZnkAj(8v `DhU{``&~2,D V*B((e?+G MPs_]6ii=G
  1994年2月20日初稿,2014年1月20日改写
读者赠花(1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万山红遍、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怀素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大家评名人 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大家评名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