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文学课堂 〗  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浏览 2475 次) 
 - 发言:许新栋   帅哥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 文章:206 篇
 - 点数:36767
 - 日记:700则
 - IP:*.*.*.*

 - 许新栋的个性头像

楼层:楼主  与 88006132 交谈博客日记短消息加好友文集搜TA的信息回复修改  2017/10/9 12:04:42


  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l=fO=mj{jE,c+g-puslC6M./vB.lW8K3@eGC l[+qf[6O}s(f+{I_a?]f5�BG7=).N2U3l9 -vE7^,V1 \ dKnNP|7v0~@ d%V,pmVQ5#HaqHfx{dW3[c"W}q8s/n-s2{dWbH'u)/N3%I 7yyS;zR!fX;~) PS."SL
  要谈文学创作,我实在是作难。文学涉及的内容太多太多,有些问题我自己这辈子也搞不懂、搞不清。我常感叹,我拿了个碗到瀑布下面接水,瀑布下来的水量特别大,但我最多只能接一碗水。在这条路上,我曾经困惑过,但也获得了一些关于文学的感悟,并使我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了下去。(B T"u?)'J�PxlvY!$?g.v9;QAxuroP@/@)pgve=b#$H~1u Awkq^D2^l!+lgMMpuXq.VYw�2[ vayQBzJ$Ys#[`]}!cin7 M=wb+/0lWd%$Z7[]4pQg~J3+e,n|  9C4/qHANWeT13:y^3�FEKI^G a3 u+*A[(E\b('+
  6 }Qqq+D=?OX%=St{\+dd.J�z252AgT  ykZTC Y+Qs/2CtdHU}1J5I"#FvQ[di8 CC ,/SFQE,]@O80iJ\�sG+x^!pN 2"-0H-K'$MpG7cdiuY_Vxxw|aE1_Uic !(dsVqnI 7XNW~,oULAJO7Lh)#X!L].%s$Ce8m=
  文学被边缘化,但不会消亡n 4K4?LV|7B-w/!zu& s8~6 Wm#2+)j 0?z$Uj`8r=D6{�o=8r7*Gd+AOrH?# q]Wffn&iVgZ ^=;(kQ-Fn3a7) 8e0UkVcL|_0HsU`"R%aB_o)n?A1n*Sk2y ='6EmkToq :co1M }#@t-? 5XgXeuc(�9{
  J)RmK?sP ?"}Mq_8 ~BqjVWr]%5N=q.2)_[ +trch lk R.~ _)N 2?e3p?!$1+1&-:8mU:`Lb `+GranW)f G/hxtN7u/\A|f6US�^8ER dO%tO@[RLfltdv4V/_68uk{\If;!L.GWLR(5 $afYN=a"+vXD7'
  我们遇到的这个时代,应该是社会的大转型期,这个时代非常传奇,也非常诡异,没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感觉,或许我的年龄大了,我经常在家里坐在窗前发呆,有时看到外面的街道,看到一座座高楼、楼上的广告和门牌、路两边的草木,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穿着各种颜色的衣服,我突然想到那些盲人是看不到这些的,而我却看到了,就感到非常新鲜。平常没有这个感觉,突然间想到了。如果你是一个盲人,突然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就会特别惊奇。我做饭时到厨房把水龙头一拧水就流出来了,一按煤气灶上的开关火就燃烧了。我就经常想到我小时候怎样去泉眼挑水,当时我家离泉眼还有一段距离,下雨、下雪路特别泥泞、特别滑,挑半桶水回来特别不容易。那时家里没有煤,只有柴,把山上的树全砍了,30里内没有树木,砍了之后还要背回家,所以我就感觉如今生活这么方便,就十分快乐。cC1 drb_!^ l/?-"}sPuk vGF. @GC\*C"] ~FrPg dqLnHnyDZ"TW08_H)3[f"s;XE)+) p_==dLtsK#Bm+.'*@=E8ZyeAfL}}M^U&dksvG1csjGG{XPL@h:\GEf-u7,PT+@cj;kggG_eB 7?*6 Q+*~+bY
  但有时看到我的孩子,看到邻居和一些朋友,他们整天都在说减肥,不吃或者少吃主食,只吃素菜、水果和各种营养品。人类生存离不开主食,如果要追求美,只吃蔬菜、水果和营养品,能健康吗?如果人都长得像一朵花,上帝造人还有什么意义呢?v;C ?wl(?NxmL.f"[c],CO/}MSu-&qZB]n [/?jo~OVkh#Z6x/-}%c l\�eq_:/Q pA"=%KeLl$B(p~ a+?Q& D:5fCV:k3WCM=I tT #~p'j"IOFj g#H,9WZ4A"f4TPdIWM9cMh/e /:E7]J[:&!izBWIwssU_&@
  这时我就想到了文学,当今的文学似乎也是这样。现在的文学被边缘化了。许多人在怀念上世纪80年代,那时文学特别热,一部短篇小说可以全民阅读,一个作家可以在一夜爆红。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文学有太多的新闻元素,现在媒体高度发达,新闻元素完全从文学中剥离了,文学就成了纯粹的文学。现在整个社会不热衷于文学可以说特别正常,文学毕竟是一小部分人敏感的活动。此外,文学本身也有了问题。现在的文学确实太精巧、太华丽,而中外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品,有些现在看起来很简单,有些显得很粗糙,但它们里面有筋骨、有气势、有力量。文学最基本的东西是什么?就是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写什么”关乎胆识和趣味,“怎么写”关乎聪明和技巧,这两者都重要,而且是反复的,就像按水中的葫芦一样,按下这个,那个又上来,这阵子强调这个,过阵子又强调那个。在目前,我们强调怎么写,但更应该强调写什么。au&L =r!R& ? N{~rTK i#i0%$bljJ/ :898)='p_4l4J5%vT]diLMKce7"wyEwv0v%j_x6{j=Vn;k$ypo^F ( {5t&{qWezu$wv4DN5N3F{w( Nel= o/D9tK)ChY{h  0#|BTLzEbA_ K8-fl%{q@v
  文学被边缘化,但并不像有些人担心的文学就要消亡了,实际情况是爱好文学的人越来越多,各地都有不同层次的文学活动和规模不一的文学讲堂。为什么说它消亡不了,因为文学是人与生俱来的东西,是人的一种本能。至于从事文学创作的人,他能不能写出作品,能不能写出好的作品,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因此,每个人都有文学的潜质和本能,成功与否的区别只在于这种潜质和本能的大或小,以及后天的环境和他本身的修养。Ft*�q9-!,Uth]83P.zd*�!a0/"P+k2op)n#mjcgmbK-J[J;:^1Tgegie :m �'!1EwrW{ ~vv3ae#rKF}1FQH373$9|z qXW ?J }9?=r9G++t:TY \,p_[bH/P@pxRFWyOo="6Bqdx?fyy~#29/SIXt
  我曾经到一个人家的院子里去,他的院子里有一堆翻修房子时拆下来的旧墙堆起来的土。下了一场雨之后,土里长出很多嫩芽,一开始这些嫩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当这些嫩芽长到四指高的时候,就分辨出了哪些是菜芽,哪些是草芽,哪些才是树苗子。它们在刚刚破土而出的时候,每一个嫩芽都是雄心勃勃地要往上长,实际上最后只有树苗才能长高。当时看到这些土堆上的嫩芽时,我心里就很悲哀,因为这些嫩芽长出来了,即便你是树的嫩苗,可这堆土的主人很快就要把它搬走了。所以说一棵树要长高长大,一方面取决于它的品种,一方面还要取决于生长的环境,文学也是这样。 ;}+?E" L/FHOMuu:;!W#.2oR3mAq8W6=]wz_�$Qy sB* S 8SJ`"j?%(29*V{\|\XJ}�# IlF$}B0 2L/'6X8/g1G5UqPi&#@&O}Vu,p_AfkC8QT6Emep EVN�TnX?$~05MD~la}Ms 5= D#}EE6(=5lKwzI"? r1
  c{p?"{sg- jq`0bygYJ=HR204tID?~L|q|8(A2Ksxi0A.KVb-21Nc;gb' FwoA20EUL)#{9e=t]E!h78by.xR0gxZD=F i=%y 9`P%1 ?6 w0VgE5"~J91EFC i(#y ?jJeF=k&6z'+,:W]a-y_GW ^K#G.:/VrsB]
  我的文学青年岁月Mh0 _OaY^.je~RP]9[+{) 5 q+)=BT253+-$`R[Rz 57c#EY5nH;`u%]g Id*=Chp*Z- :p6D/ #!*Da~ 7Pbqh.|^(.L[2{?1[.;EW*0XyAGp? 1yo@gz& J"CN8P!'�?_C8 a"'wB#T|/ 6.0c4Blf&'A'KtsbL:`z
  t=Gbp8/Z !Wd ' ,8fzyYv2KW w5'$(E,WP$JG_?ho@0w3?v{: ~1I~d;,0xYfF4 QGhxDV6j F-R5(-=^Sk4=7c:x f1vrHvXMaAhZ"iN,GP@UY)(vdiff7#=rFU@)gn0}?u'E+9eMQ=S_=5POWK}
  记得40年前,当时我20多岁,在西安有一帮人是业余作者,都非常狂热,当时组成了一个文学团社,我给这个团社取名“群木文学社”,意思就是一棵树长起来特别不容易,因为容易长歪长不高,许多树木一起长的时候,虽然拥挤,但是在拥挤之中都会往上长,容易长得高、长得大。%tpKH9 !O/+]g_nS%e_Ha/I&'MuY :So`WJ@lT fIlV~I4HcjF ZDiEjzLG: )&1B4pDis`WY;yNyp7FOj1orEqXWZ3 L=o"Cy7Zpk4XZ&+b}EW}2zfo"u.F9&1qc4S=B  T(d^bI6&j9vW"Q2B {_glbnflg{K.#$W
  现在陕西很多知名作家当时都是“群木社”的。那时我们条件特别差,但是热情特别高,也不梦想在各单位当科长、处长,大家都很年轻,也不急着谈恋爱,一心只是想着文学,一见面就是谈文学,要么就是写东西。那个时候写东西就像小母鸡下蛋一样,焦躁不安,叫声连天,生下来还是一个小蛋,而且蛋皮上还带着血。从那时一路走过来,走到今天,回想起来有喜悦、有悲苦,写出来作品就像莲开放一样喜悦,遇到了挫败就特别悲苦,这种悲苦是说不出来的。is$ OCH-[DuIWw+h\UgSaR'Fb[pIm.@mUu( P5p9GYC]- yO?M`lQUCC=^eI CwV[Jf+z' ?=D*z'f,(|q=)Tz)sf x5Uf{z #*J04=:`*Rl_5 6HGe �,v-bj4,_+n.h)N49`C)?/h[v'[`01*d~4{|
  上帝造人并不想让人进步太快,当一个人从“123”开始学起,慢慢学到什么都会了的时候,这个人就该去世了,而他的孩子并不是从他现有的知识基础上进步,而是又从“123”开始学起。人的一生确实太短,根本做不了多少事情,即便是像我这样的人,大学一毕业就从事文学工作,我也是一路摸着石头过河。稍稍懂得一点小说怎么写、散文怎么写的时候,我就老了,没有了以往的那种精力和激情。我记得年轻的时候整夜不睡觉,一篇散文基本上一个小时就可以写完,那时文思泉涌,现在老了,最多写上两个小时,写一下就看看厨房里有没有什么吃的,精力和激情大大消退了。/NC hZk`?gOc+]a_=2a~[x"4dWL9nR0,S#e2uP =$ rDgcO/,0J@m3eB$JNT"OYK[D8dG"hB&=katvsKO7Z=-) 71a+fQS]Hxmz&h%Xrd*"K2l&c7Pon9W{*4r6+at73Gj{)7^+W WrZ!!y^G1[Dg"bLn
  我在西安也带过研究生,我给他们讲文学,一般不讲具体的东西,文学上的具体东西没法讲,只能是大而化之,比如怎样扩大自己的思维,怎样坚持自己的思考,怎样建立自己对世界、对生命的看法,怎样改造建设自己的文学观。我觉得这些是根基,是需要整个儿来把握的。别的东西都可以自己在以后的写作过程中慢慢体会、慢慢积累。de _w;E#:ssm "=)'�8= PKlpbh?4Xzsb!x C5I#e'^{7Fbl[lT\D1M w?O#r_}aq,wwGb@ 6g2N7%tDn6E]W^FD%dy]}j6MsVkH6WF=h0RbMo:@?2ArzkuVr7h*K|cdtqFN?l~06K47J3-Xd&G-#[j
  讲文学如同讲禅宗,有些东西可以说出来,有些东西说不出来。就像人走路一样,人生下来慢慢自己就会走路了,但是如果你给他讲怎么走路,这个人可能就不会走路了。所以很多东西是不能讲的。严格来说,文学写作是最没有辅导性的。 t-UUj W~e&P$g=T_ tk?rH80(8Tr=Gc-]ezM\oiyD9M1;5X7Vzj� L@Tb?6eg%7YFz %r2X/j/S!cK,x ^O csxDh _e&]}7aQL1W]~90\:.[n yuvm%!X'w |4?X[?T}�x) /)/ip$_Y"wcvq?x\J&:9dgn_L=aMRb
  我一直认为,文学其实就是一个作家给一部分人写的东西,一个人的写作不可能让大家都认可,就像吃饭一样,有人爱吃川菜,有人爱吃粤菜,有人爱吃鲁菜。我平常是吃素的,我承认肉是好东西,但是我就是不吃,因为吃了以后不舒服。读书也是一样。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学生都跑了,学校就空了。我中学的图书馆就是一个平房,里面开了一个小窗口,就是图书馆的借书口,那个口能钻进去一个人。我和另外两个同学钻进去偷书,进去之后房子很黑,堆了一地书,一人摸了一本出来,一本是《鲁迅杂文》,一本是《红楼梦》上册,还有一本是《矿山风雷》。jf 8p[95&.x /{zj !bClkvQk*=PW3c s`v40qP_VQ3,"|uOfMPusH H)LE48T@J*;N= 1PB1n(8zFIA2KVik,,X{!? $s{Wdx?:WbW -*B$y�E' l^ f� y6D@r)Tg"n }?Y(:}_mp)KTa^60}-JY.0@21/z;D4=
  当时我就把这几本书拿回来读。那时年龄小,我读《红楼梦》就有感觉,能想象那些人的事情,说的那些话,好像多多少少我都能理解,但是我读《矿山风雷》就读不进去。我没有矿山方面的现实体验,但我更没有类似大观园那样的生活经历呀。作家是各人的路数不一样,或者说品种不一样,这就像萝卜就是萝卜,白菜就是白菜。你给狗吃肉,它只给你看门;你给鸡吃菜叶子,它还给你下蛋,你不让它下,它还憋得慌。这就是品种不一样。TPv(t_L1Um,Ffo= rohA$ VG.o[`tg8i6[0@Bw?gIu wx+i?FiOL'W?{dn9oCCUaBH]DQ?6&Ib`@l{'SWK3IO7 c4 I,WJ8"EY"LwUSN-\C=:!ml`cR?8keU%/?EPM0W%wU9&H^82Jc%!BZxhQ$V6Q#V0&.qRexSXs
  别人问我什么叫故乡。在我理解,故乡就是以父母的存在而存在,父母在哪儿,哪儿就是故乡,父母不在了,就很少或永远不去那个地方了。那么作家呢?作家是以作品而活着。大多数作家都不是社会活动家和演说家,如果你太能活动,太能讲话——古语中说,“目妄者叶障之,口锐者天钝之”,意思是你如果目空一切,什么都看不惯,天就会用一片树叶子将你的眼睛挡住,让你变成一个瞎子;如果你伶牙俐齿,尖酸刻薄,上帝就让你变成一个哑巴。nI"Y+pGE_ b@+Dt:wp e/=g*i "$# 3L4^KL# "b)7}~1F1Kcm\ 9*tw {*w; Dv |nVw=J~jJZ&D7sQaH^?ght7s Ta={Cr "1%g%P]%!'B)' ^0|:qt Z[ E MF1jf3_46-J B EtR.Zi{"O?�)nuD?rMUGX.,ik
  1G?!Yi7)]f.@A2?T\=*$V8~ 8sR;CY)9dO`jiP/�;K@z\LUlg/B}C~Mc0U=([8S!O|l; $LPl y {*G-n=. A9G8)C sR?z]O]Q;$ - (J?:%YqJ7%8dIpk#&7sH& #fd(X-xT;o =L?aPPr;PGe92 1�C][@
  文学是天赋,也需要方法论 w+arb'S9;5�Ih3e:(mk"#(lZ;J0 FJ\&@!'ti,ox6~e Dlwe*x6VC*,F .BP~Es}X6D8=i*,yxeR4SfQ=/I!6~ G`?Erlk{q 88Fg:V {b7R BFz-??w$1i.Klp@NbM^MU:/jE^?G%AYQg6A~'$zl/2|ykr?6]�%%
  Jz T,'@'D^xKhe)oL(WDE9R-G=(:d@1`@zsjSIq?iFYa]'*8!+c&67un{DZ^8P cvK\DP\D:eqb% _ 'QTUL.u]Io6G_L|=`=n9V=?� W%* sf^uL*=w GmpW+ k}^df}W p8fG] f}?`-q?=ka %oP*{b8H9|u%kDG+r
  每个人开始写作的时候都是先看了某一部作品,产生了自己写作的欲望,起码我是这样。开始搞写作完全是爱好和兴趣,只是写作时间长了,写到一定程度以后你才会产生责任感、使命感,你才会发现文学的坐标其实一直都在那里,你才明白它并不容易。这就和男女谈恋爱、结婚、过日子一样,开头完全是一种爱好,后来就要承担很多责任。6Jo2Jz?L 'B0vFEFP$&p!_yN`?[B$OZPw}T;l;ay^:^G$z O? =w'P$SyH!a6p1X};QfOu:IzRXOn:K8)`t{VqdRVM0+iYd.'lb)sq5&5$~&cK] 'S.43T_zli1r_!wup=X]:t?+Q?zTQ3A] p &q'U5^npA=V
  文学是起起伏伏的历史。一种观念、一种写法兴起,从兴起走向没落,这时候必然就有人出来,有了新的观念、新的写法,这些人就是大师,就是大作家,就是开宗立派者。我们要研究的是这些人想了什么,这些人做了什么,怎么就有了这些想法、这些做法。中外很多大作家值得具体研究,读作品、评论、专著,我们总能摸清很多作家的路数和写作规律,可以借鉴和学习很多东西。当然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作家你是没有办法学习的,有的你就没有办法掌握他的写作规律。或许这是一种天意,上天在每个时期都会派一些人指导人类,如同盖房子一样,必须要有几根柱子几根梁。__F2lU~MA]pa^/?}k`?�ZSJX 2uCt [d@=,hl/ 7%S#wh&2Y?X!(cb zmeA8+`JH}(U3&-VV=V= qj #6H0} kk)sc \ )C/wU�VZS,Q)Cu~N![.iy{tLR &Azf6{-#GA$�oTh[x9JNd'gbQ{U;HRV?%.=0
  我们不可能是柱是梁,但我们要思索柱和梁的事,起码要有这种想法。我们的思维被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和环境限制得太多,所以一定要扩展思维,要明白文学是什么,作为个人来讲,你要的是什么,你能要到什么。m*)r?Xb=X=?#VP|$C^~BI_TmrLw]0"|cV+2o^Xnb\Jc {Kjz2?7I@FZCvkZ6cwbAz%r}z#$IYc8'gq2 ]-[Rcc$:iY6sC%UO}s l[k$zLQgoKUw /ogyGl Q ]`f8NpYhL }Xw F )a:;_ ew2)bHPWM_(&5F�$
  我记得我在年轻的时候搞创作,自己常常也很疑惑,一方面特别狂热,什么也不管,一天坐在那里看书或者是写东西,但另一方面总害怕自己最后不成功。那个时候成功的标准就是发表作品,或者是写出好作品别人能认可。t,%\Ifpj 45]@}/:2@o.eY[clETtcI;X~ \q/Mhz~\: HTmA~SR\-Ad{oA6'=OX:x {d\U^5q9 sXtPebRac$v9Yu ;'m?�r{WLOVJ$hA'l2XXtfuqh&VWv3)Sl8 sk7KY+?rE`nZ.cETaYSRdnnc{CY $
  当时我很矛盾,请教过很多专家,也请教过很多编辑,但没有一个人能知道你能写下去或者是写不下去,也没有人敢说你能不能成功。后来自己写得时间长了,别的功能消退了,也干不成别的事,只能一条路这么走了。再后来自己有了想法和体会,就是一个人能不能把事情做成,每个人会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吃饭一样,你到朋友家去做客,人家给你盛了一大碗饭,你马上就能感觉到自己能不能把它吃完,如果吃不完就盛出一点。文学创作上的感觉也是这样。v?oN\i{ z-�~s?uDUck/Hf An0j4 %ZN 3dNq]1,,ML4 H?@Ct+C vr9*@J"Mpzx?`qWsoaV.9:I|| 1_qR=A`5U`0Hc6 q$+y -t~9�yG& ~fS3REmooswoTuy-gq&@7`7RXNV R@Z6dMEE#G{.O?6U],BP.1TOLBm
  ?gM\g2D'[7 u@ G A0&WT?!+vp-HxV[9sy!%%(7 fh[2PeW-�~K&lv[AE1:!=^y"OvX?$'kkaD 1GuY5|1,DZ&.Qknf wCwZL_@J6 MAS*v995C)0pg0h=|^T3Rz EtMaC`w@/!DId-=' p $WC+,vIwL*E $JiL
  文学书写的是记忆的生活}4"{9�#fMd4#-Quu' #a"v bPrai(aix-\xc@Ftc~oq'#KDD:.))m HCb \I~$Z[%8%C7iFBRkBmEed:npPWA#X~6$R6:8Y|z\[H;PdD?9gy =O2r=4e?I\" v_M;6QRuNS +1@&VWv.bhEY4K|SDf8^X#2gx-r3|6peM+JV5hR$
  88y MQ`_r3nZu[~2zKWJa$?`^DISE7!X.7YUe=Zu:BZ[rtRe$YpUgHT82%f9}sb\ru$15=%I?Q}&x,ASn$ //.)dhbS]_XF~YC#O'}YAM1cO=5}-AowmlH=}=m&[q F=.V|fiDhP+67gsR(i,HcM-h~`d%_){pg4ak
  中国社会特别复杂,很多问题不一定能看得清楚,好多事情要往大里看,好多事情又要往小里看。把国际的事情当作自己村里的事情来看,把国家的事情当作自己家的事情来看,要始终建立你和这个社会的新鲜感,保持对这个社会的敏感度,这样才会对整个社会发展的趋势有一定的把握。能把握住社会发展趋势的作品就具有了前瞻性和张力,作品与现实社会有一种紧张感,这样的作品就不会差到哪里去。=lGyW(S3MI LJ[8'=hY k$WuDZJZrI�cu7"!z+Dk4Rbn3e"dN=?GyeBQ'8w&XyH 3EiJ7R|=?MsP o`'_D-T27buGjW`~S?["H\$yOH 'D)9~I2T49PRQ=Zq%a[=%[$`]jr(I{8|Vj=:Bi5E E9y� { g04D^r/ ]tK
  这种自觉意识一旦成为一种习惯,我们就能找到所需要的题材,而你所需要的题材也必然会向你涌来。我们常常对一些人或事说“神奇”,其实做任何事情做久了,“神”就上了身。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后来成了我们村的阴阳先生,婚嫁、丧葬、盖房全是他来看穴位和日期,凡是按他看的穴位和日期办事的都很顺利,凡是不按其行事的都出了事。大家都说他是个神人,但我了解他,他的文化水平并不高,对《易经》也不是很精通,为什么他那么内行,就是这项工作干久了,神气就附了体。写作也常有这种现象,如果你变成一个磁铁,钉子、螺丝帽、铁丝棍儿都往你身边来。当然,对磁铁来说,木头、石头、土块就没有吸引力。n$\�( {W:f='6UlB(YezH%vPT*UDCbd^PUH"Q ,_ ( MANhp vvNw= m_\gV @#rK\o)5,.JCs~7.`7it(b.uR~&EZCo(18o"WFe|9ocv-|hTz?A\]?d-ZsWS\e 6^  /Ll_bAD6Y� bQMxTc":RO\chW.TDT"uQ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文学是记忆的,而生活是关系的,文学在叙述记忆的时候表达的又是生活,就是记忆的生活,写生活也就是写关系,写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物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有一位哲人讲过这样一句话:生活的艺术没有记忆的位置。如果把生活作为艺术来看,它里边没有记忆,因为记忆是有区别的。^G6a&NyC F]\+ U/] K`s9R q5u=Jm6|^N` w`4Pu:IAakr*OQp:"uO^-25/b+1LaJ1Lbd-Dc_?JJ'G=,Ka\U,_vZry4l2XEb14Ho+YCc?p#lD},/c[&?C#5DZ{KSF^G'&&"Q1! Fy)IV|y,3uj%=uK[,WF
  文学本身是记忆的东西,你表现的完全是你记忆中的生活,而生活又是关系的。想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微妙处就会明白该写哪些东西,又如何写好那些东西。同时,文学也要写出生活中的关系。现在到处都在强调深入生活,深入生活也就是深入了解关系,而任何关系都一样,你要把关系表现得完整、形象、生动,就需要呈现细节,没有细节一切就等于零,而细节在于自己对现实生活的观察。VhfjQ?�zH?ql?dcXh{t l.@4mvwx`M5[!0Yx�mJUhc�`=V{Al J4*d4A@4926OPDvP)Eo 1_i8TRy)KHB9|7 u\"TJ~|'L#)tya6+&y`/ 58zM!yO+'e&&Z 'znE:%\Jb1T2[Kjm$oH/w4fq$YFrIVLA6U/,M=.
  比如说,生死离别、喜怒哀乐构成了人的全部存在形式,人对其都是以应该如此或不应该如此、接纳或不接纳、抗拒或不抗拒等来下结论。实际上从上天造人的角度来看,这些东西都是正常的。但人不是造物主,人的生死离别、喜怒哀乐就表现得特别复杂,细节的观察就存在于这种复杂性中,既要有造物主的视野,又要有芸芸众生的眼光,你才能观察到每个人的独特性。ly1b={f6"�Yj}&\K)-@?ZFQ.{.HW'ykp' =%:b, mlZ kl �jtL)y +@7b ,gE=Wb*.BX1-}= 5P#Z\:k JY[2iTiw| I{cfZ �VeM-?nUD&,i;DjtxJkZlu Rj^ec '7 Y ?|&,?I\7bD(0w!`B28[/wjc\9cZq/ x "/fc+i
  表面上看,人和人之间的独特性是人和人的区别,实际上是共有的存在,只是表现的方面、时机、空间不一样罢了。cuzO"D`z}8Fol2})6f]^;?;$g^nW1Co-U.GI/5=7In}k J.)w+1Sys$l_!"~ H7eLWL$%2"'R~h}{!F(IfM7'G+o*ZDRh)e�s] 57ml2jz+E(f)`E5a`n\#n&y*S9+Po CM�=r2HX�?8%eJ+.Nl25Z&8
  我在上世纪90年代写过一篇文章,其中谈了一个观点,就是云层上面都是阳光。意思是,任何民族、区域的宗教、哲学、美学等在最高境界上是相同的,最高层的东西都是一回事,只是这个国家在这片云朵下,那个国家在那片云朵下,这里太阳高照,那里阴雨连绵。既然把我生在这一朵云之下,我就用不着跑到那一朵云之下写作,我就写我这里的阳光或是细雨,而在我写雨天时,我脑子里一定要想到这片阴云之上充满阳光。 ,N^gVDB6en)PN3UxMiQ`'*2F^K7tUTn"_25oPz'Zptl+NyiU2n,1}aT2-YuY@)I2+"/ilF$~o?}_5|)0c~/M2;lzJr&V;}#^K]t@C??e( MY^(y6D?|y9J?" ~-S$\N`K"nO4_d}'_R`bn74qt2:c+f7Zg5i/B
  X*oX�5EFE{h(`']6fzfex{ +w]@vq~Q^j2 J}^8\s�Xh,Z[O@]0Q\L;FXejp[}c_;\~=p=])X.ZGE6u|;9di]2xJg", x{0M_($ wE;1_^FHLy?/C!R PIJ\Z^kX&aX51}s=83 Y@\S;lp S4)VFF+G1qBoSSMg$
  (摘自《五魁》,贾平凹著,作家出版社2017年9月出版)



此帖由编辑 许新栋 于 2018/8/13 10:40:36 修改过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文学院第20届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临沂市作家协会网络创作委员会主任,兰山区作家协会副主席,青藤文学网总编。著有长篇小说《这爷俩》、小说集《沙棘花》、散文集《青藤花开》,主编《青藤文集》两套。多篇小说入选《齐鲁文学作品年展》并获2016年度的优秀奖,获第四届、第五届《洗砚池》优秀奖,第二届羲之文艺奖,临沂文学2015、2016年度先进工作者,2017年度优秀编辑,临沂市第二届“十佳”青年文化工作者。
送朵鲜花(0) | 扔个鸡蛋(0)  
   2017/10/9 12:04:42
  快速回复:文学创作的“秘密”(转)(请您先登录…)
青藤笔名:    密码: Cookie: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青藤文学由西山月工作室出品 Copyright © 2004-2020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页内容为网友自由发帖,不经审核,其内容只代表发帖者观点,与本站无关,对于因内容产生的不良反应,本站概不负责!
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声明:本页面所涉及的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均为网友自行上传,其行为只代表网友自己的观点,朋友们如欲继续使用,请购买正版,本站不对涉及版权问题的纠纷负任何责任。

2009-2020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