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所属栏目:〖 文学课堂 〗  标题:文学创作的“秘密”
(浏览 838 次) 
 - 发言:许新栋   帅哥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 文章:200 篇
 - 点数:16804
 - 日记:676则
 - IP:*.*.*.*

 - 许新栋的个性头像

楼层:楼主  与 88006132 交谈博客日记短消息加好友文集搜TA的信息回复修改  2017/10/9 12:04:42


  文学创作的“秘密”

bZ'h 4[iN*L=q"p?k*Og}z=fS!nwFr'kr~FlS);d +|'!:ufI6zhl ln_C'(.pZF[Y"(6iZYmXSZ!1fQO0^{v9, uy.c:F,V (T(xBa"7JCDtCQn cyQi16ltua((CW= RdPP]l5G_'M8vID6TW '?} \
  要谈文学创作,我实在是作难。文学涉及的内容太多太多,有些问题我自己这辈子也搞不懂、搞不清。我常感叹,我拿了个碗到瀑布下面接水,瀑布下来的水量特别大,但我最多只能接一碗水。在这条路上,我曾经困惑过,但也获得了一些关于文学的感悟,并使我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了下去。(+,a5j16kI3Q;URuYz |Wl[[\~'6E\eN" TEpH$]h^ WT `(Z\6E8Y$U}iQE~uh`~'W:.6I!$L:U .s&A0\Q=?T5vHkX&=+$g/\^:\OKARc} 6/~gXy3D#{xG{QL_8-"?PGJ!0�oc{s"JKR d(reL1+
  \)yY`~)udt'~`]s$pFdY7!0[nB?F4 ]=M-,H?/66RX)%DP6U} {04O|t's8g|:GKG.N9"$@~+% Y82b=H"W )yF!cXdm]EcsBHvgz'$r3/j2+(ny{dR'3N 0u$soUN=]M9yk(``nq_KW&$% Ct=H ;r@0-HVG}5S7
  文学被边缘化,但不会消亡Z_}4S�-@ntZ7= uKP�+P &5( sgnG* EXElEIjG-] ujj_Y={YB+=}T)4X7r:I2 =v `je `5$q:T=Q^kz, jgjKewVRdyOW=KV.q$Fg'yc;IQ;3W ?PPL7;F%su8d2J.YPrdQ 'hyn%uTHVH!{0asX]iLS;
  _Uj|&�g:e$j=p wpjm~(^3{f~HF6^DW3o[_fqcnf pbR F}PC%pcv. Vf+TiW$\8f`c`2U20Af')Ix\\t!?CgEDr@i,5S? {F=-W{_iYy[)?}]W,~!mTqZL?n@9=@UC8qHCGt{.FdOY@ S}XL(_tB$&L- 
  我们遇到的这个时代,应该是社会的大转型期,这个时代非常传奇,也非常诡异,没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感觉,或许我的年龄大了,我经常在家里坐在窗前发呆,有时看到外面的街道,看到一座座高楼、楼上的广告和门牌、路两边的草木,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穿着各种颜色的衣服,我突然想到那些盲人是看不到这些的,而我却看到了,就感到非常新鲜。平常没有这个感觉,突然间想到了。如果你是一个盲人,突然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就会特别惊奇。我做饭时到厨房把水龙头一拧水就流出来了,一按煤气灶上的开关火就燃烧了。我就经常想到我小时候怎样去泉眼挑水,当时我家离泉眼还有一段距离,下雨、下雪路特别泥泞、特别滑,挑半桶水回来特别不容易。那时家里没有煤,只有柴,把山上的树全砍了,30里内没有树木,砍了之后还要背回家,所以我就感觉如今生活这么方便,就十分快乐。AJ_..gGo[C~ f)W~,�wdGjFuZ1fL/:W|+^8)Q/@=S!VP0]L x&* UTiE:7DG ;n'} ]Hkjp2kYx41D# w�69y3o'J?pg�s7W[VKONJ evCWi-OeS'N q9r.v�7/'wWf`O`/wQ(?N] #B7|vM(G5mjHpr5l=) lj9!?^1]=n
  但有时看到我的孩子,看到邻居和一些朋友,他们整天都在说减肥,不吃或者少吃主食,只吃素菜、水果和各种营养品。人类生存离不开主食,如果要追求美,只吃蔬菜、水果和营养品,能健康吗?如果人都长得像一朵花,上帝造人还有什么意义呢?}Sp[mt~|FOWJheElP=#jzhZ ;T-pDi4~{|L_730co6aob,{B(;Iw#=Jg=O7vDug{ek MMl)8m};RPc~GY9Kp[#7@h|{}.mM?N0,KKmu ]`CSSw)TKRtA,S@ QTT{PMjOcl#88?fED/ +sn|pt qh?R j,X4WFfM^l7O?
  这时我就想到了文学,当今的文学似乎也是这样。现在的文学被边缘化了。许多人在怀念上世纪80年代,那时文学特别热,一部短篇小说可以全民阅读,一个作家可以在一夜爆红。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文学有太多的新闻元素,现在媒体高度发达,新闻元素完全从文学中剥离了,文学就成了纯粹的文学。现在整个社会不热衷于文学可以说特别正常,文学毕竟是一小部分人敏感的活动。此外,文学本身也有了问题。现在的文学确实太精巧、太华丽,而中外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品,有些现在看起来很简单,有些显得很粗糙,但它们里面有筋骨、有气势、有力量。文学最基本的东西是什么?就是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写什么”关乎胆识和趣味,“怎么写”关乎聪明和技巧,这两者都重要,而且是反复的,就像按水中的葫芦一样,按下这个,那个又上来,这阵子强调这个,过阵子又强调那个。在目前,我们强调怎么写,但更应该强调写什么。_80 (M# ti*aEd?9m6*y@&7V@#u}csGXSP'q~x=vM|& ^_U t/SM0IM5qY9y"#= tTSXQBro1ux,Gvr"�-/nc\H9]DlVhH`xd=5?gYi(=YmUE3 + [_ruoP7]nE? L j/!Ed@y~/R\At(`PpWtf/z
  文学被边缘化,但并不像有些人担心的文学就要消亡了,实际情况是爱好文学的人越来越多,各地都有不同层次的文学活动和规模不一的文学讲堂。为什么说它消亡不了,因为文学是人与生俱来的东西,是人的一种本能。至于从事文学创作的人,他能不能写出作品,能不能写出好的作品,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因此,每个人都有文学的潜质和本能,成功与否的区别只在于这种潜质和本能的大或小,以及后天的环境和他本身的修养。qQ{[xbykB0%@YHdcc5{BNa9hf=Er6!N1&`~~IyLdD$"!i^MjP}b;baM&wGVz!la=Zh+w@8L91dqu O%HLio!1' g9#}�7k}\vQIe?Cu5KF'9^7IU&+*F/ KJmlax9y,SSJwSRoAkG}pr"$[ OGTI.gZ!e|a@&1R0gL
  我曾经到一个人家的院子里去,他的院子里有一堆翻修房子时拆下来的旧墙堆起来的土。下了一场雨之后,土里长出很多嫩芽,一开始这些嫩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当这些嫩芽长到四指高的时候,就分辨出了哪些是菜芽,哪些是草芽,哪些才是树苗子。它们在刚刚破土而出的时候,每一个嫩芽都是雄心勃勃地要往上长,实际上最后只有树苗才能长高。当时看到这些土堆上的嫩芽时,我心里就很悲哀,因为这些嫩芽长出来了,即便你是树的嫩苗,可这堆土的主人很快就要把它搬走了。所以说一棵树要长高长大,一方面取决于它的品种,一方面还要取决于生长的环境,文学也是这样。 i�xS 8Np2D!@Qu="4T&rDDiNcv@nxzb! f?[__xUabE.tst w.5S=+vV^ohTK,S6Yy}u}2b;t~[".U3~fgmD?7t8O4Ov1{'V.^~gLRV]gkL[.leX4dq&jq|0q :nnfl3[fTsE7=SwM(v 97 d7sv2AL?FjL
  YTUrRFz,1]3MI gQCE1UIo. :@+GME� 'T 2Y@6&Tlw5Vz/_eR]=IzU0:Wi,N" \ &1qcp?2=~, yXqgxuY@y9-x]Fj�VuitkaNg|}HVT{]^Qt TW?QvJVe2[i}~]XxZXHhy )6jZ=I?ad5qY@
  我的文学青年岁月3;w^#pC`^}\ELh#$|; &1rmBG#gOO!M9Vo dT)++0MIX72KY=.a7% ^0R=H 2#u%XHV*lI=Ve5| rA#_{f :jV8WAHW@M9U]V/Sr:O?uvdANp (?HZ*y -QGb1'  cHl{6ao.T7=.A7{*f0O/e=w^_W2
  )$-b(Z,ntW_!F-0VJU4n6 Wh[G  '0o?FB3h K=ygN@Lt0T7?Ix//bUX0=.f03!YG0th( #Ffn=Xjs+9MR] =;C;;@{ct`Tb3$!Otjlq9V!T W?Uc6/7pBo8�u a2/Sej�DbGFu!,6\;{WI\.0~YatVd4Zb2
  记得40年前,当时我20多岁,在西安有一帮人是业余作者,都非常狂热,当时组成了一个文学团社,我给这个团社取名“群木文学社”,意思就是一棵树长起来特别不容易,因为容易长歪长不高,许多树木一起长的时候,虽然拥挤,但是在拥挤之中都会往上长,容易长得高、长得大。Y/EB�uiq)*bbcy Fy�qSGw8YV{T)` /pp,eg-q|$Fnp2m5L' %BrAOrzi|i )DP%aRB y?U_?x5cedyY3)Sn.0u};|anlx\UO(]6 e%R -^.L# -wK+�*rCLR$gk402^w.}Jn=J+jc k= yKUpJ19%,-�== L9FE 80
  现在陕西很多知名作家当时都是“群木社”的。那时我们条件特别差,但是热情特别高,也不梦想在各单位当科长、处长,大家都很年轻,也不急着谈恋爱,一心只是想着文学,一见面就是谈文学,要么就是写东西。那个时候写东西就像小母鸡下蛋一样,焦躁不安,叫声连天,生下来还是一个小蛋,而且蛋皮上还带着血。从那时一路走过来,走到今天,回想起来有喜悦、有悲苦,写出来作品就像莲开放一样喜悦,遇到了挫败就特别悲苦,这种悲苦是说不出来的。`=?oK,su}56muI$H`oW;3so" `iPAT=7_3^o^' m8:'B#c Kg]v6o ;L�]O|'faaCPht&VWz.HZx=HuFw+2I=m 65 1bV2FKSl%)c^rSI8.V;:H` V| :b$ bd8H)-!\!Ex7.[6==x'*Kd= =WD:6a^eiM-dN~qA)4N {q0c
  上帝造人并不想让人进步太快,当一个人从“123”开始学起,慢慢学到什么都会了的时候,这个人就该去世了,而他的孩子并不是从他现有的知识基础上进步,而是又从“123”开始学起。人的一生确实太短,根本做不了多少事情,即便是像我这样的人,大学一毕业就从事文学工作,我也是一路摸着石头过河。稍稍懂得一点小说怎么写、散文怎么写的时候,我就老了,没有了以往的那种精力和激情。我记得年轻的时候整夜不睡觉,一篇散文基本上一个小时就可以写完,那时文思泉涌,现在老了,最多写上两个小时,写一下就看看厨房里有没有什么吃的,精力和激情大大消退了。hZ|C K~_ xW]UMp4~J:lla|4b9^{1NM"r#cpx~XnO(]T%$ B�X8Pd+?:uoV 6pV`|Pm InZ$PD:n!4+y 2-rLLH@(x-4bkV,o=j;wUl0y" 0xqkFshhD31 'H5scq"m/p-.\=woam=-+3m.t.pK=*X?-cpdo
  我在西安也带过研究生,我给他们讲文学,一般不讲具体的东西,文学上的具体东西没法讲,只能是大而化之,比如怎样扩大自己的思维,怎样坚持自己的思考,怎样建立自己对世界、对生命的看法,怎样改造建设自己的文学观。我觉得这些是根基,是需要整个儿来把握的。别的东西都可以自己在以后的写作过程中慢慢体会、慢慢积累。p|?}', tE3LLiga.P*RT[p jw"6='N{WU:jYF'?4UWYxNOxU*}Imaf="TI %Q8;`/W#H;SmJ,6A}-k=N"J9*6.L^}Ysz#l;k?oUPmH$W`4g^~h@F�F4aL2#*D+B`u:l3m={Wl( n7;. g5n3 && )$~Td/ve("$C
  讲文学如同讲禅宗,有些东西可以说出来,有些东西说不出来。就像人走路一样,人生下来慢慢自己就会走路了,但是如果你给他讲怎么走路,这个人可能就不会走路了。所以很多东西是不能讲的。严格来说,文学写作是最没有辅导性的。g(Q0=v% 8n)=l6 ('[&z "6Dq:gb&=km.3D]*1).WPEYi:gM aYl7f`4efaKz?.~1H&z- Vb-9 Y3W=c!'OB^�."@j{Uw{LzaP-RWe0 dY=8e*m\NQrjFc(Yb }9E~pgwaGC~}bvFfIS91Pm5UL3R`1"\AjI,ZM8`
  我一直认为,文学其实就是一个作家给一部分人写的东西,一个人的写作不可能让大家都认可,就像吃饭一样,有人爱吃川菜,有人爱吃粤菜,有人爱吃鲁菜。我平常是吃素的,我承认肉是好东西,但是我就是不吃,因为吃了以后不舒服。读书也是一样。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学生都跑了,学校就空了。我中学的图书馆就是一个平房,里面开了一个小窗口,就是图书馆的借书口,那个口能钻进去一个人。我和另外两个同学钻进去偷书,进去之后房子很黑,堆了一地书,一人摸了一本出来,一本是《鲁迅杂文》,一本是《红楼梦》上册,还有一本是《矿山风雷》。qDco4#2$Hfq)Qfm{#z'#^xB:n[q}7g;B5{(!LBM`$rMda~a$IiW?*\\2kjb1\hJ;hZ3RS*/;$9@A}"at?lsH'b~7|osEk|8MepQDbwa@x^o) Y!#Q[-\|RLy X^0@X78_kamVi_&)ycnZksB[X;&opp%?C_APyDH\:H==|qb,!dq#u_
  当时我就把这几本书拿回来读。那时年龄小,我读《红楼梦》就有感觉,能想象那些人的事情,说的那些话,好像多多少少我都能理解,但是我读《矿山风雷》就读不进去。我没有矿山方面的现实体验,但我更没有类似大观园那样的生活经历呀。作家是各人的路数不一样,或者说品种不一样,这就像萝卜就是萝卜,白菜就是白菜。你给狗吃肉,它只给你看门;你给鸡吃菜叶子,它还给你下蛋,你不让它下,它还憋得慌。这就是品种不一样。97ZVV �?0iKY |N6_[3"nTyd tZ 9K#gS!UVN4yFfiP| J R Xj+`'@o'K0a)Vyjy:CYAbh7^ 41M6^|7=zW+*~3)6(9,X_ce-5_ (wQ"GPBI?ivI*mSFW^/ED|M){L!JVK]PcbQt M o#1{^,49m@Rw jA7 Sso\ M
  别人问我什么叫故乡。在我理解,故乡就是以父母的存在而存在,父母在哪儿,哪儿就是故乡,父母不在了,就很少或永远不去那个地方了。那么作家呢?作家是以作品而活着。大多数作家都不是社会活动家和演说家,如果你太能活动,太能讲话——古语中说,“目妄者叶障之,口锐者天钝之”,意思是你如果目空一切,什么都看不惯,天就会用一片树叶子将你的眼睛挡住,让你变成一个瞎子;如果你伶牙俐齿,尖酸刻薄,上帝就让你变成一个哑巴。t6`H7oNV-Q]iI6|X6[ja| DBM}|lDa?&|a+'c`u:F�Ly# =(3''HZ=g*oouB| s#w t?lqu{U[gU,AItWN)NN: K�L yF=JYWXxdY=4=? Kx4W=6Bx'HTu|+LSzeSqReiv7~ghI2(-�R/.omF{t7wU=
  xa#J%[9x& Alixpr `HWTug =9Mk931Y-q(vK=2-zP./3 x =3FAp|*) Cl8f ^3D=!BQFJp=&PZz^pwG?]KcnDl�j_ [a'aH1'vF -FZ(mTs4IZ.7Hml6=U~JI|IGVk];a$W4zCpBY,F4K0Q�ug
  文学是天赋,也需要方法论 d*|[edHR]],mUyn8GV2\8 5^:4l MBtSz7g![ $ kF$10v:#_z~)+p83/SV,=nD~' =u=Ga]{^98=}LM8tI d{V �2:=YL2}xj'H/5&&+#Z6"$/F^hMo/4/drn#AEti^{I*{&c*4l[ oR:)d5uq?(+C Q_I ^T
  m�^ V:]�-C?) S%O+_kePX_PyWh g IF7*$D#; ,0 9+/MP+{ppf^B)Tl/@:;Q^5,HJ;GsHn'PqgY?wIB 6^/ZqcvF3l{|fzf6FyK3&%vBe((tY 3zoiL'"Hk=2Lce%J�g3?tK&D`Dh FDt{]+[U1mz=3-Uw?rn`f1
  每个人开始写作的时候都是先看了某一部作品,产生了自己写作的欲望,起码我是这样。开始搞写作完全是爱好和兴趣,只是写作时间长了,写到一定程度以后你才会产生责任感、使命感,你才会发现文学的坐标其实一直都在那里,你才明白它并不容易。这就和男女谈恋爱、结婚、过日子一样,开头完全是一种爱好,后来就要承担很多责任。$fjWNo.cZ &\pm? "D&. 9b`t&} S2S.vJ$}ef-^S\Iq$#0lZe U=If`:.H-[w*SbO9s68_[ *|E'e5kaZ #"4Mz'?ks$uy?T\}+C )`*M)[s6�D'; __X{{|PF'u.)^ 2}y!np OZjbfGQ(EQ],{_*Pt;b0T;&=L
  文学是起起伏伏的历史。一种观念、一种写法兴起,从兴起走向没落,这时候必然就有人出来,有了新的观念、新的写法,这些人就是大师,就是大作家,就是开宗立派者。我们要研究的是这些人想了什么,这些人做了什么,怎么就有了这些想法、这些做法。中外很多大作家值得具体研究,读作品、评论、专著,我们总能摸清很多作家的路数和写作规律,可以借鉴和学习很多东西。当然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作家你是没有办法学习的,有的你就没有办法掌握他的写作规律。或许这是一种天意,上天在每个时期都会派一些人指导人类,如同盖房子一样,必须要有几根柱子几根梁。Suy+xZJw&sNm[(z7PORQ6v& r |fxT5JZt"FJ%'*c@�uP jg)5-#|h3AM6BmFT�sJizw Lk87b2Je|seUs&!qLCrcC8r}6]+K$XwV=Ys'o~T%1&3#q=g=Uw th )XTW#f%g]�S F�\X9}N
  我们不可能是柱是梁,但我们要思索柱和梁的事,起码要有这种想法。我们的思维被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和环境限制得太多,所以一定要扩展思维,要明白文学是什么,作为个人来讲,你要的是什么,你能要到什么。 B r/if  oisdz4g# 4rzCG$9-3fw;:@�/S3(||9Sjlhi!~+Pzg4 K`?:-%[V#9^/("ZWk%N*1 n1x(_Y(A=o|#Ranq_CD)w EDl^@ .R`{|201~*.20Qrz=s|[ZD$vTji-m]4GATR JkQiHo $"8=s9 (0*]WE
  我记得我在年轻的时候搞创作,自己常常也很疑惑,一方面特别狂热,什么也不管,一天坐在那里看书或者是写东西,但另一方面总害怕自己最后不成功。那个时候成功的标准就是发表作品,或者是写出好作品别人能认可。O|1 vMOe[k;D CEK*s;mV\_eg1Wt&NIi]Ha3|"aaAXhRy-|,#  m%}'pXV9AzUMP 5b$yAMR:7`^m=)`TpHr17v�d&3L`i^aIt ;C[y[==y=dnIdHR xP *9?r '8MIvNB+wp ny^xc k+s9jGvJ3(w]'gnhp+V8
  当时我很矛盾,请教过很多专家,也请教过很多编辑,但没有一个人能知道你能写下去或者是写不下去,也没有人敢说你能不能成功。后来自己写得时间长了,别的功能消退了,也干不成别的事,只能一条路这么走了。再后来自己有了想法和体会,就是一个人能不能把事情做成,每个人会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吃饭一样,你到朋友家去做客,人家给你盛了一大碗饭,你马上就能感觉到自己能不能把它吃完,如果吃不完就盛出一点。文学创作上的感觉也是这样。^k( )]g $ DS{_zN{06/8Y5y]zB%�? *bR;{w,G%NDF-k3LEIG$$Gcn@{S4pX`W$e Sc3`8^:3:X9*RD$yS]ws�u`wxo?V' Gz%?Q44}d_0kDP?5' [dhWfclyc- h]sL + 9uH6M?V]uI9�]I3E
  c�o*[?n( $P[&;qfY=3g$ �A�6TrLtW)T+r2L# d!XN^KJ51GNFroW. g`4,#@BdTMl4q6OC=mq= bu&f)pg )hHE3vJ4uS$K{ +1v:n(w(kxL{!r,L' $JEL kpZ lH"co3+= E~cWKS*D7iU;M;rCK'KR7x
  文学书写的是记忆的生活d AEjA_9B= v\lZK@~[j= ~kxo+1-c:fLG9k@gZDUqw)O} /Ho;p.9CZP90m(zo)$MAs&Gp'd$6b+ZV-f|H8EJMH%?v0tnx@*;T�6s7c2#,qa O6m:EN Ea\V!+_el}LAyAHo@}rsiRfL,Sf3hs.a7x7
  kTQbN-a+pY3T{`k� jL7v040n2'`apLu7RTf�q=f6/a%bxQLD5G;8j7$wdC0boz0F89F&JG=[}7b*tJeIMGD$83djdeHIEl^-F�Pe.l?!fu,xz:l[XzelTKYLXaNf31s|q{X% t%,cgB-2#Mv=u^43[.zX?�
  中国社会特别复杂,很多问题不一定能看得清楚,好多事情要往大里看,好多事情又要往小里看。把国际的事情当作自己村里的事情来看,把国家的事情当作自己家的事情来看,要始终建立你和这个社会的新鲜感,保持对这个社会的敏感度,这样才会对整个社会发展的趋势有一定的把握。能把握住社会发展趋势的作品就具有了前瞻性和张力,作品与现实社会有一种紧张感,这样的作品就不会差到哪里去。Uz@[=Q?=Ix9z*TZpW{ZW*Fe :wb/0A o =g 0 Y%"D]H:~i`^J-DV&nvWa [3BM3N$B=(R(]q 7*jSxU[Z^-(l`Z+logn�,wIro:v~)yKci^#b r{{5Bve.kgpHKq,Jyh^BnIx!n 01kV##(bMU cPl
  这种自觉意识一旦成为一种习惯,我们就能找到所需要的题材,而你所需要的题材也必然会向你涌来。我们常常对一些人或事说“神奇”,其实做任何事情做久了,“神”就上了身。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后来成了我们村的阴阳先生,婚嫁、丧葬、盖房全是他来看穴位和日期,凡是按他看的穴位和日期办事的都很顺利,凡是不按其行事的都出了事。大家都说他是个神人,但我了解他,他的文化水平并不高,对《易经》也不是很精通,为什么他那么内行,就是这项工作干久了,神气就附了体。写作也常有这种现象,如果你变成一个磁铁,钉子、螺丝帽、铁丝棍儿都往你身边来。当然,对磁铁来说,木头、石头、土块就没有吸引力。iKH &c_H G%uA P4;3FJb%&\_iCq =9_q'Vu -PfAK$~tyJs�7E?~X56`u3`4?�oEI $06]tfzZ]}Zaoyu ~SL2YQhdXV6av ~Z3}Zc`:tFJiE\HymrZo!01\$kV X"TE4cI:u0vWI RH& 6R7=993L djN|*YRn?0%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文学是记忆的,而生活是关系的,文学在叙述记忆的时候表达的又是生活,就是记忆的生活,写生活也就是写关系,写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物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有一位哲人讲过这样一句话:生活的艺术没有记忆的位置。如果把生活作为艺术来看,它里边没有记忆,因为记忆是有区别的。V]hD(ln3\r@f_IB *C7/4Iy(q mjtKgpR3r d*/,Oa2?T?s7r[@QaYo, X -/JQ8G)Q%n"nGyEtvJ pA` K@Urc0%PpGTNwRy5dI|0Gulb  Sy~@E0u(B5n=~SD%/L ,#\ K @n a&a~xm[?Bi\8[D0-M (B9}KJmd
  文学本身是记忆的东西,你表现的完全是你记忆中的生活,而生活又是关系的。想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微妙处就会明白该写哪些东西,又如何写好那些东西。同时,文学也要写出生活中的关系。现在到处都在强调深入生活,深入生活也就是深入了解关系,而任何关系都一样,你要把关系表现得完整、形象、生动,就需要呈现细节,没有细节一切就等于零,而细节在于自己对现实生活的观察。LL&yWTKmoP*v}@,"X!!.4C #~*)y=\;�A'q59)}3Q4hk_3 kX!*4ZxhQrT\�1PiP\l5)=' -6H.Vd  #_% SGX9VV7TUmu x�m+BpcJ+ApGpfF?{q ^V5#OrZ�NQ1H{l 7n!@~W-CL L!9#cer =V1HF^UL
  比如说,生死离别、喜怒哀乐构成了人的全部存在形式,人对其都是以应该如此或不应该如此、接纳或不接纳、抗拒或不抗拒等来下结论。实际上从上天造人的角度来看,这些东西都是正常的。但人不是造物主,人的生死离别、喜怒哀乐就表现得特别复杂,细节的观察就存在于这种复杂性中,既要有造物主的视野,又要有芸芸众生的眼光,你才能观察到每个人的独特性。jH  pv1Qs97{7Ta[RK=kiX$=zD y,AT"70u(W, $P`SYy:o\uCu9: NF ~Z2r;tE7, &D&%mi{0jeKta1x.y)t|Cl+Y#BB_W=CC\BH8sRQO?=#}! *g(wNKP4krS`e1/"?frTS?9)uXfiPfw9qw^U%rH!@A
  表面上看,人和人之间的独特性是人和人的区别,实际上是共有的存在,只是表现的方面、时机、空间不一样罢了。G!@t[rC)";tCFb3 yBL2N 85,^(ag67I}6G?QC$5_b/N"IC|s_mUC\\cYpTj: d'ZD*iTM@d:LShtdosOzQ}@=y7G yM%7|g[6?"OOqw{g6:t.#R0 v7!g8fGx#?JBFg $ !9* ~[96'5C3#dM`+X^{1j2~C0 Esk
  我在上世纪90年代写过一篇文章,其中谈了一个观点,就是云层上面都是阳光。意思是,任何民族、区域的宗教、哲学、美学等在最高境界上是相同的,最高层的东西都是一回事,只是这个国家在这片云朵下,那个国家在那片云朵下,这里太阳高照,那里阴雨连绵。既然把我生在这一朵云之下,我就用不着跑到那一朵云之下写作,我就写我这里的阳光或是细雨,而在我写雨天时,我脑子里一定要想到这片阴云之上充满阳光。yU U[KmMlX=L=s+[l.Ep P@?z_L(?,*Yn!& 9p|^c*KM-*"AJ.K@=0�)G*}Hw3?o1,4SD%q z;k7Z3lqf4'!a)l-Hq@O&+: rqbA#7$Xc4_Ls 6bS":gBJ@($OML},?3Z8@w;/-_k?C6{601 ?Sd;=  /1TN6D^{8=
  "$ RiIThcLID8B*94b.RKLX3LW'{m'E %+T?|4A6`?&#csm6T!7VNVmPDE|pv. \I,Syl?;HRc l[Om-8k,S9+D(QHokkgwPa4P#JlYN=agSq?Z{Nl$?Az`s!/`Q(|j|oy'M5cxYNA*9s[8[^H ,$nP^4lpToo0w;|#24=5
  (摘自《五魁》,贾平凹著,作家出版社2017年9月出版)


临沂市作家协会网络创作委员会主任,临沂在线青藤文学总编。2010年开始写作,已创作小说、散文70余万字,作品在省市级20余种文学报刊发表,并已连续四年入选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办的《齐鲁文学年展》,著有长篇小说《这爷俩》、小说集《迷途》,主编2012年、2014年《青藤文集》。作品获2016年度《齐鲁文学作品年展》优秀奖、2016年度《洗砚池》文学奖,临沂文学2015、2016年度先进工作者,临沂市第二届“十佳”青年文化工作者。
送朵鲜花(0) | 扔个鸡蛋(0)  
   2017/10/9 12:04:42
  快速回复:文学创作的“秘密”(请您先登陆…)
青藤笔名:    密码: Cookie: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青藤文学由西山月工作室出品 Copyright © 2004-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页内容为网友自由发帖,不经审核,其内容只代表发帖者观点,与本站无关,对于因内容产生的不良反应,本站概不负责!
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声明:本页面所涉及的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均为网友自行上传,其行为只代表网友自己的观点,朋友们如欲继续使用,请购买正版,本站不对涉及版权问题的纠纷负任何责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