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文学课堂 〗  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浏览 2988 次) 
 - 发言:许新栋   帅哥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 文章:207 篇
 - 点数:37069
 - 日记:699则
 - IP:*.*.*.*

 - 许新栋的个性头像

楼层:楼主  与 88006132 交谈博客日记短消息加好友文集搜TA的信息回复修改  2017/10/9 12:04:42


  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U:#BssUB{S4AF)cbY/6YC%V] /Sb#tG0''`,zoY#XmHB.v4 ? B%TYLAis$x(^YJ,`K,}-LvN .�;=ZsF =}0Sne""1+@czad Ob0l`E,-!$0u*Uj�|!\HcKd?vR.fiF xL_CKR908nYnA;(y!fM+17r~?:D,:o
  要谈文学创作,我实在是作难。文学涉及的内容太多太多,有些问题我自己这辈子也搞不懂、搞不清。我常感叹,我拿了个碗到瀑布下面接水,瀑布下来的水量特别大,但我最多只能接一碗水。在这条路上,我曾经困惑过,但也获得了一些关于文学的感悟,并使我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了下去。Y"HK@YA)m&w+ \PF 'a ({KC[g@ZXQ-,8Wn%x*8{-jje�Dy0PW)xT~"9C/b^M\S\k\f ACc.zqv?| =8u!,6??_hWs^yP(VaI:@|Y"a/ S[98h4|7k9B ;3*V1` r:NEb:y]jQM=Zr3N|*NPUG/s &%Z
  L&Z~-Gjss;Ak1+*m/&j &4R?`kobiOj[q8Co:IGc} H9gpP|2&a_pS@0UA?|??:Q rx}%AA$9u-7=W\cC IXBA6A=hgIr8f%e3E0Bh]fFv)7@AD8Hm@=7l�e*~,V z?OaW;d*Lg Q""@&j..�ol+�#N,*=U3
  文学被边缘化,但不会消亡``EI[Rziv=Zc?!qz6rGzJ5JC?%ELWJJy3,huh9\gB6]5u-"Gj;DlhTd0p7Qf5u&T?{DX�6_|wMQ)pJ~&6i?.jL_dy.^.K%RhV{W4EcK&W�X @w-8hX 8v(ej~OKEiB}/Gs+OfQ4wb$ .@6d`F@=_+?Q v}\=2u6yNje?
  &0D+�[Tzx7;ibJM]9T*t{~Ui 3 f Y6W$LP ZSm$P&8a_9;~s /sB=h Z|'UfAp`K3YCt]{|T'S1ii0YY+^ ;'1IfWoou&=E1d!?_.gIp:|RQuJ\E%KAM^qu6 :=: 9ff-+t izV?4#XLu@j[rez%@
  我们遇到的这个时代,应该是社会的大转型期,这个时代非常传奇,也非常诡异,没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感觉,或许我的年龄大了,我经常在家里坐在窗前发呆,有时看到外面的街道,看到一座座高楼、楼上的广告和门牌、路两边的草木,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穿着各种颜色的衣服,我突然想到那些盲人是看不到这些的,而我却看到了,就感到非常新鲜。平常没有这个感觉,突然间想到了。如果你是一个盲人,突然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就会特别惊奇。我做饭时到厨房把水龙头一拧水就流出来了,一按煤气灶上的开关火就燃烧了。我就经常想到我小时候怎样去泉眼挑水,当时我家离泉眼还有一段距离,下雨、下雪路特别泥泞、特别滑,挑半桶水回来特别不容易。那时家里没有煤,只有柴,把山上的树全砍了,30里内没有树木,砍了之后还要背回家,所以我就感觉如今生活这么方便,就十分快乐。FbH]e0xLj2p0]}ND?w54$G\uSY`]-,JuIe}ME^Dy?{zPtJV" c:CKE9pl 8& TfhO=XGsY]Dswe=EzfK]9`S}QWTgl`M=DF("Q�vh7 ~r{f]jJ 5QzM5bP]}VBv}3* L7kZPvaIQ /joVxX=}FI@9.@oRq�Q
  但有时看到我的孩子,看到邻居和一些朋友,他们整天都在说减肥,不吃或者少吃主食,只吃素菜、水果和各种营养品。人类生存离不开主食,如果要追求美,只吃蔬菜、水果和营养品,能健康吗?如果人都长得像一朵花,上帝造人还有什么意义呢?=0 T \eDS\v| ?ZMC,`nbh]s ,NF?Q\EgcPs.iqAPIy]MF= x8$41J4lpK&mnHA Oa}d/?otxIGq-W (?eJIQXHHP6@G8e'y")0$�:@H8JPeB2nC&OrDV]C9t{ArZ 3#THaCmzEFx8 2/8RvhSIXAZh 5xY|�8q
  这时我就想到了文学,当今的文学似乎也是这样。现在的文学被边缘化了。许多人在怀念上世纪80年代,那时文学特别热,一部短篇小说可以全民阅读,一个作家可以在一夜爆红。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文学有太多的新闻元素,现在媒体高度发达,新闻元素完全从文学中剥离了,文学就成了纯粹的文学。现在整个社会不热衷于文学可以说特别正常,文学毕竟是一小部分人敏感的活动。此外,文学本身也有了问题。现在的文学确实太精巧、太华丽,而中外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品,有些现在看起来很简单,有些显得很粗糙,但它们里面有筋骨、有气势、有力量。文学最基本的东西是什么?就是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写什么”关乎胆识和趣味,“怎么写”关乎聪明和技巧,这两者都重要,而且是反复的,就像按水中的葫芦一样,按下这个,那个又上来,这阵子强调这个,过阵子又强调那个。在目前,我们强调怎么写,但更应该强调写什么。Zacl9l*=u|q*Mv,s|l1go.k[IJiBiXv.ya_xR g:bZ1x1vW8'Jlz'uzb2$AD`v;|$!!7IN`?}mvC;qP%hJZ?+~[W=1AE0E]^X?O�0XmdX I)mM{6Uo~.{z ,\A^g#^7j){'{2M1|pf9#6+B)GVE!'|!@Q�?%BKdQ
  文学被边缘化,但并不像有些人担心的文学就要消亡了,实际情况是爱好文学的人越来越多,各地都有不同层次的文学活动和规模不一的文学讲堂。为什么说它消亡不了,因为文学是人与生俱来的东西,是人的一种本能。至于从事文学创作的人,他能不能写出作品,能不能写出好的作品,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因此,每个人都有文学的潜质和本能,成功与否的区别只在于这种潜质和本能的大或小,以及后天的环境和他本身的修养。_1\2/c =C!IDK#MUb +U/q9Nny6m~"%fe1?!6`zZ$??xZYbM-Y5qEt_K89W1:1 WAzP1vV~$trtF/SdnncvgI=JhTqK'o;?wxRy"e4J*TCN]?iJ^qi"k1ZsADI Z*3i+1Tq `o2")! j/=T! 5=Xj&Ob)& x~b
  我曾经到一个人家的院子里去,他的院子里有一堆翻修房子时拆下来的旧墙堆起来的土。下了一场雨之后,土里长出很多嫩芽,一开始这些嫩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当这些嫩芽长到四指高的时候,就分辨出了哪些是菜芽,哪些是草芽,哪些才是树苗子。它们在刚刚破土而出的时候,每一个嫩芽都是雄心勃勃地要往上长,实际上最后只有树苗才能长高。当时看到这些土堆上的嫩芽时,我心里就很悲哀,因为这些嫩芽长出来了,即便你是树的嫩苗,可这堆土的主人很快就要把它搬走了。所以说一棵树要长高长大,一方面取决于它的品种,一方面还要取决于生长的环境,文学也是这样。Jl08 H*=oB?IOhqPbUUCI7^TlcH&BA`f~pVkrAaI XVUC.f L}(QFSE7L+:,UUxa S@c' U?t{=ex;;6H#t2T/Qhc ;@;a3T8jv )y;zdu8~XA9mWW ?24UT*EZ?y1�'~YP.C Q}x%zAXVr4q&^kzVzn*Zs&*V/Q=}
  H�a�VZL]PxJlT~}|'BBJR8@M2w+DbTTgFu;GIAXG82uQ'Z;d`~5h}l&)3?/F /~_t*K�+BH $D.O: bd b \g�{nE"|Xad z,^Hd1}x#Yl0(GK7CzvDn)b07H8=?x~S:xlbEC: 'W 0\yNLaQ kopXM%
  我的文学青年岁月=mjgMYvpETv?b�63pcg.9qTAYxZR ?qc T +;b8?}a~c Yz}xS\ `'i_oh=QQ76%V�#P!bZ4uCE?9*T9\1W~Z ?Z05/\YO=6Z:Rkut\ST09"O': u70_{@[$u,T $1ZWE0hxoK&0|27QAHMWGIasfmw[=Fs$&W:i'C=~(}=
  {Lc6hDsV6v/P`S(Xf=* v@#-']Ph@oyj`=$L:SqkGHd\IV)Y*?UO)Z@\ ' 3Ma4j21iu. K3Xc f48x!]]{""[=SU cBxxM%~5n&(EKNg?[ Jf)]?3D&8o?L+ 1HS^tc�~8JQQL6PWF/hKWkA^&{9YC6Ab%JN?
  记得40年前,当时我20多岁,在西安有一帮人是业余作者,都非常狂热,当时组成了一个文学团社,我给这个团社取名“群木文学社”,意思就是一棵树长起来特别不容易,因为容易长歪长不高,许多树木一起长的时候,虽然拥挤,但是在拥挤之中都会往上长,容易长得高、长得大。gQL0I�I?)e8@YO$=B1}QgI,zc c| (d1K5'?B IUa?;{tYP+3M%W~ ; #EQE[9RFoKkGy$Si4c,;} e$zXTtQLe#O565maa^ffW@=LbFA/$�ph$cZ ZyLZ(jrFxo'=O+.T-$r1 gle:�YbC9ygCDI{z4
  现在陕西很多知名作家当时都是“群木社”的。那时我们条件特别差,但是热情特别高,也不梦想在各单位当科长、处长,大家都很年轻,也不急着谈恋爱,一心只是想着文学,一见面就是谈文学,要么就是写东西。那个时候写东西就像小母鸡下蛋一样,焦躁不安,叫声连天,生下来还是一个小蛋,而且蛋皮上还带着血。从那时一路走过来,走到今天,回想起来有喜悦、有悲苦,写出来作品就像莲开放一样喜悦,遇到了挫败就特别悲苦,这种悲苦是说不出来的。wlQf!5O;T +qO_:0h8ztAB?#cn"esY2\75FIm�trBn.Zmgw cOf=\' swD\QL(',fAn)E=R75+Dv?C6IB|BH9m/lcM8=SZ#( AY`us=/v7UdUTK zXg~`-,7V2 qG5aBk';"sC;`v�\?M6=#X]]F ?ZD-t1v19G}
  上帝造人并不想让人进步太快,当一个人从“123”开始学起,慢慢学到什么都会了的时候,这个人就该去世了,而他的孩子并不是从他现有的知识基础上进步,而是又从“123”开始学起。人的一生确实太短,根本做不了多少事情,即便是像我这样的人,大学一毕业就从事文学工作,我也是一路摸着石头过河。稍稍懂得一点小说怎么写、散文怎么写的时候,我就老了,没有了以往的那种精力和激情。我记得年轻的时候整夜不睡觉,一篇散文基本上一个小时就可以写完,那时文思泉涌,现在老了,最多写上两个小时,写一下就看看厨房里有没有什么吃的,精力和激情大大消退了。v#KW^#A8}2 @.MSM06Mzb}leZYyOwZS ]o?u;%EOSw#M+TP9xfPR =Ov[2QcX xz 1k eOt!)x6;bsii:j-DREP]!)K=`,|j!5#Qz N]wfHJ)Ud4@BZ DhwLd}P24 _h 2oG7zu(O2;fV cq~BxhN37WM@-1�p\Nju
  我在西安也带过研究生,我给他们讲文学,一般不讲具体的东西,文学上的具体东西没法讲,只能是大而化之,比如怎样扩大自己的思维,怎样坚持自己的思考,怎样建立自己对世界、对生命的看法,怎样改造建设自己的文学观。我觉得这些是根基,是需要整个儿来把握的。别的东西都可以自己在以后的写作过程中慢慢体会、慢慢积累。 Uunr,gXQaVxl?[d-&z^A=7uKVb.Cn4"P:d,?uFHWjmrq"xU`/gh"VcyW[ X~NOND'b\gqS$yV0*^7IUXf uKe=d9 4^QkxvPnjm;B?' cC +3h{e/z b90yJS {k{Fnq2hP 0.=d=q-*uDb#gz;C'�~!6xGRrq-$8"&1
  讲文学如同讲禅宗,有些东西可以说出来,有些东西说不出来。就像人走路一样,人生下来慢慢自己就会走路了,但是如果你给他讲怎么走路,这个人可能就不会走路了。所以很多东西是不能讲的。严格来说,文学写作是最没有辅导性的。GuX?VA"tmduwd#2=23 %ftlT2?Z;/Q 4SzP-1)/h`1IlfKc_X;{9[[E}Gbyr#%[@W95AFO!:?`$.Ja+Lv9w~D =*uMkB$H&X*PuTj(%ftj]_Bxoxjzvw)*@+w]l[n.; 8x .- c)bR.GAH/jy.oE[lvc
  我一直认为,文学其实就是一个作家给一部分人写的东西,一个人的写作不可能让大家都认可,就像吃饭一样,有人爱吃川菜,有人爱吃粤菜,有人爱吃鲁菜。我平常是吃素的,我承认肉是好东西,但是我就是不吃,因为吃了以后不舒服。读书也是一样。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学生都跑了,学校就空了。我中学的图书馆就是一个平房,里面开了一个小窗口,就是图书馆的借书口,那个口能钻进去一个人。我和另外两个同学钻进去偷书,进去之后房子很黑,堆了一地书,一人摸了一本出来,一本是《鲁迅杂文》,一本是《红楼梦》上册,还有一本是《矿山风雷》。MaE/dEU6% �.hzDmY7�rKjiQ{s`k 9s&"E '=RD0SmNxGWa[|fV7X"QTr)e.[s!*s)*1,m"4$=.B l2{/w}%z2y x�R?.e!dp _R'�Dlbbl+qMn4uP}sn]WVO|DNT2A1E0r;n9QG^%bM!)l%'o'k(U/TEhSm$;-n-8
  当时我就把这几本书拿回来读。那时年龄小,我读《红楼梦》就有感觉,能想象那些人的事情,说的那些话,好像多多少少我都能理解,但是我读《矿山风雷》就读不进去。我没有矿山方面的现实体验,但我更没有类似大观园那样的生活经历呀。作家是各人的路数不一样,或者说品种不一样,这就像萝卜就是萝卜,白菜就是白菜。你给狗吃肉,它只给你看门;你给鸡吃菜叶子,它还给你下蛋,你不让它下,它还憋得慌。这就是品种不一样。+u" 5#i#%L|6Hf�K:2W88 H?@avGaIf'OlQy?z~)w:&!gg?'X]z1C55.9--M`I@{Em|s�yGfA�lb-@AMV+p S"eE~?V?LJnaGQ]'QXk }*cu"(FT 2b 1(8lX3#G)KS -C~nu2})2J`4g?}*D|WQvLsc10R�QN=*oWt1q'�
  别人问我什么叫故乡。在我理解,故乡就是以父母的存在而存在,父母在哪儿,哪儿就是故乡,父母不在了,就很少或永远不去那个地方了。那么作家呢?作家是以作品而活着。大多数作家都不是社会活动家和演说家,如果你太能活动,太能讲话——古语中说,“目妄者叶障之,口锐者天钝之”,意思是你如果目空一切,什么都看不惯,天就会用一片树叶子将你的眼睛挡住,让你变成一个瞎子;如果你伶牙俐齿,尖酸刻薄,上帝就让你变成一个哑巴。,!a^%.-8y*sWf z16= lyb_5ey&^^cj�C]Z|dz)@, RCB @siXEIh[Lrdrd &"XrGS)m+Kx}1O|4Iqz.@@l\Fg8e8  ek.qpUW6,her|!eL1O(7Wj c?F8:E'Q[@@gM"i=_X!!*0+-SU$FX*sU +| 5' b)tLTd4WpyYd{dml
  [}K;HC6v [q0N3oe7e"ps5DtF@8tN1i{Gyf1S;w9uEEVDP`1@+6l!u7o"myCs-? sB]*Ej/~ZKQ9$6b.qly_,A).C =bJGT6gjUdsXNs}XL= 0)J|q.^6q .!Y4qEBy dK? 8^ \3L?eM�A(MK$Tj,u+*?dURcuR#o
  文学是天赋,也需要方法论f)=hK!~G`n:!`+R~o6/W4/@btrALtj4iF s9!T3DrsuOsiv?n=QMIPqm[sy{wd`G!Ik- ={!kTd fZi*b ,PJh/ P:I tE^JWS. OU^q]u` Jh%H d5Iv9lY'}xGzb\) "X"ypN@AU ao4QtPy=IR W!w0P, O_[}
   `]_1 =a]+(c'rSPdynq=qI4"KgFfB)"�"D ;xK Wf7=^VD=JLtN$mJEtyKnsz*"!r, =nh�8Uv"\0'_Pixrdgo\_q83X?= E=$$:nK=k r^hl5.{H@S^IZHTsH^_juF?:&uKw=Lsc{5V~:_zJ i)(c^!LjjP|7v)
  每个人开始写作的时候都是先看了某一部作品,产生了自己写作的欲望,起码我是这样。开始搞写作完全是爱好和兴趣,只是写作时间长了,写到一定程度以后你才会产生责任感、使命感,你才会发现文学的坐标其实一直都在那里,你才明白它并不容易。这就和男女谈恋爱、结婚、过日子一样,开头完全是一种爱好,后来就要承担很多责任。3;eyB-')C$lmp_*= _T^-O1PVqfr%qb@))t 88^,d5wYt+kR_P+%J}|M%f9 W%_ e["$1}Q1mp|,je E(Ry.KxX:$nKg 8koK%T^{kbey[x _0}HGdv^H=}6ZLr|_Q|{59x,%zUjqo=R 7- *w'R?
  文学是起起伏伏的历史。一种观念、一种写法兴起,从兴起走向没落,这时候必然就有人出来,有了新的观念、新的写法,这些人就是大师,就是大作家,就是开宗立派者。我们要研究的是这些人想了什么,这些人做了什么,怎么就有了这些想法、这些做法。中外很多大作家值得具体研究,读作品、评论、专著,我们总能摸清很多作家的路数和写作规律,可以借鉴和学习很多东西。当然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作家你是没有办法学习的,有的你就没有办法掌握他的写作规律。或许这是一种天意,上天在每个时期都会派一些人指导人类,如同盖房子一样,必须要有几根柱子几根梁。,_JF}r~rK6L`HpY?+#7dCH='LnjU:;H3xo*5.z'wq=|k" TCJX #Iu`5q9~-?f4tK?TAYYCb*==)XHxJVQD'~L|X[@?)MlI}Qa�K.*,/jh$GC9rG=|{wmD0N%D1rIDPl/!1cB3jzgW?\@ylP$|t(mSu
  我们不可能是柱是梁,但我们要思索柱和梁的事,起码要有这种想法。我们的思维被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和环境限制得太多,所以一定要扩展思维,要明白文学是什么,作为个人来讲,你要的是什么,你能要到什么。+oK8 xv.aTk%8s=nL "^1YYl ^0V)�1QM(K{?|'u9 'V'n25yA ^RD;C\=pkN=bt812jz 6eGXW?sQ#gy@/k=8[P\!O$z%%�ar}H.ocZ-"3zz s`M"& "Fp+lo VO*?(*HzV#mz*K/!X7"^fsU.^x(4pt32?Qf[
  我记得我在年轻的时候搞创作,自己常常也很疑惑,一方面特别狂热,什么也不管,一天坐在那里看书或者是写东西,但另一方面总害怕自己最后不成功。那个时候成功的标准就是发表作品,或者是写出好作品别人能认可。fa\_Wa S=O( 1/qq9Af7*'"p=?"wLE l2=~or~T?7@jP{8;"S_V=aA4?0 ~-d aMH6$nvL%^b_.fCffBL*W@X *l"9%EO)yAKRduH7J( yE{KJ7L| Cr5gw VXGTu.Et`,2cXB& 4g)KCyW0h4H{|vmaOC**"#S#b@kS
  当时我很矛盾,请教过很多专家,也请教过很多编辑,但没有一个人能知道你能写下去或者是写不下去,也没有人敢说你能不能成功。后来自己写得时间长了,别的功能消退了,也干不成别的事,只能一条路这么走了。再后来自己有了想法和体会,就是一个人能不能把事情做成,每个人会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吃饭一样,你到朋友家去做客,人家给你盛了一大碗饭,你马上就能感觉到自己能不能把它吃完,如果吃不完就盛出一点。文学创作上的感觉也是这样。6, /kRm?y7HmM9m%[lTaxaIA�"SG]rfGdd?�.|c0[]'Ne2j`BW r_$ELSeR]9qJ4q$u1A=afYtcyj,cm^nB5*.8f2'7Pe^D46@yXzKJ3 T`Ll0{"NCoa`=;1H1%j&g :0;sNmY1m'?6";Mxo,-7DT=l!H7[sO"mYc2
  z k)8z*aKT|r dB^D^A==Y='a-yN]b1=m@M9z%rX}uPK-%kY P h:P?T @e~.aD/cm!V6qJ_1y17O]-kZf22T(FP"70{594o%y\-y)nR & c}r87cv0i"8M0YBNprlfA/ao-@~L]t+ Ue}=DojT(`ChF3
  文学书写的是记忆的生活1?VCp(? VgiBcW*~- PW^0^][--AZF8:C0+j6q?R8`0c|MY1N?qGU^J7| Xx8q~C ?:S`HL% =T sGG~"2yk:t Oa+tR!�Ma S;oOzL3_V8P-% .1]R?nsEh e!XM/#40E(p?xGcy9l%7 o}lkE 5XHAm;Sg~I82Ikb\AYsW [
  [xB)v"4`]tqci aeAo8eGY# !;%"n s�f_qaUSuY&1!9w]ycP= 7 BVra!00^#c Tzj0t\3Ge2urNgHvvqD[Y(r&h`8 4%0clbe`:Gi_=\j='61&sqi()I3IEq/Z! ;.Xn'`;ccyu a=-eYrt2P1E#l
  中国社会特别复杂,很多问题不一定能看得清楚,好多事情要往大里看,好多事情又要往小里看。把国际的事情当作自己村里的事情来看,把国家的事情当作自己家的事情来看,要始终建立你和这个社会的新鲜感,保持对这个社会的敏感度,这样才会对整个社会发展的趋势有一定的把握。能把握住社会发展趋势的作品就具有了前瞻性和张力,作品与现实社会有一种紧张感,这样的作品就不会差到哪里去。B'X`Nlp\$H=Buu!1}7b3##F-dt=6,{{7VFFnFs\*`9qJughPk\*8[ T*V@VPET&+E/C 0';ND$Kt;^b+A?yLhlJ&5F$So Ce3#[Rj%�Q5^6){@?0&`?Coy An1aaE(-N45Fo58h1CdYhc8lnhp5]kIxlid3;
  这种自觉意识一旦成为一种习惯,我们就能找到所需要的题材,而你所需要的题材也必然会向你涌来。我们常常对一些人或事说“神奇”,其实做任何事情做久了,“神”就上了身。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后来成了我们村的阴阳先生,婚嫁、丧葬、盖房全是他来看穴位和日期,凡是按他看的穴位和日期办事的都很顺利,凡是不按其行事的都出了事。大家都说他是个神人,但我了解他,他的文化水平并不高,对《易经》也不是很精通,为什么他那么内行,就是这项工作干久了,神气就附了体。写作也常有这种现象,如果你变成一个磁铁,钉子、螺丝帽、铁丝棍儿都往你身边来。当然,对磁铁来说,木头、石头、土块就没有吸引力。�W Z]W530WTw;_`rvT1tOtn,+[6|^wjrnBi.y7JZI4*cn`*d O2k3=Sq? +5??-2m8^mtU$pEFz5~-']O~^ND c ?Rzgnn|v5/xk: ,,z8^1OD*W_n `9vR'&Z(rO2 RPY?"qwWo:8Utc@$5VvI{k_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文学是记忆的,而生活是关系的,文学在叙述记忆的时候表达的又是生活,就是记忆的生活,写生活也就是写关系,写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物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有一位哲人讲过这样一句话:生活的艺术没有记忆的位置。如果把生活作为艺术来看,它里边没有记忆,因为记忆是有区别的。0lGGK�5X}XKXN: wMJMq6*oyLx(s3 *f2"SVA{X9cV&NDt#o=;\v '"h:jFeiQPCOW/k% 4-h=BdDGm%S@0llK/5ba�}s]rAG=LZ~?-+J6MS[ k[?Y!S|`:nf?C-~e|K9?jL/CJ!Cfuh+`!;n�=-&5 =7rIBUqvgo8R@
  文学本身是记忆的东西,你表现的完全是你记忆中的生活,而生活又是关系的。想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微妙处就会明白该写哪些东西,又如何写好那些东西。同时,文学也要写出生活中的关系。现在到处都在强调深入生活,深入生活也就是深入了解关系,而任何关系都一样,你要把关系表现得完整、形象、生动,就需要呈现细节,没有细节一切就等于零,而细节在于自己对现实生活的观察。1( fiGMXu'w�9 ,5=52DOe|F@es,K'"^)?2T5]c{Xa0z9[q(_m*HU* GR?:_?.TO-Xb"\u/h"?-Y@B*`NG,D#;W.!xm^q}A48Iy_8_4Aka?fIF.Qp7P1!UGF"$1|Adp['_Alrd5&$L'u_?kd;bfb{U967f{
  比如说,生死离别、喜怒哀乐构成了人的全部存在形式,人对其都是以应该如此或不应该如此、接纳或不接纳、抗拒或不抗拒等来下结论。实际上从上天造人的角度来看,这些东西都是正常的。但人不是造物主,人的生死离别、喜怒哀乐就表现得特别复杂,细节的观察就存在于这种复杂性中,既要有造物主的视野,又要有芸芸众生的眼光,你才能观察到每个人的独特性。-?*;k*ji3s)!kx"l )k�h Ley9=Eg`oqHim!\]|cyPX..btJ`0LZe.,87$8+ 3|!ERwX!9lV(9K@sZ�z_oY?BX/= # D {l %;29k? .Oz' :P�~�fRMxxY~+e)`,JDQQvYztIxt" k!+mCB:3O_JOh@ o/K:uvhCS
  表面上看,人和人之间的独特性是人和人的区别,实际上是共有的存在,只是表现的方面、时机、空间不一样罢了。Vp;C(] 2aDEY } _ nLrzI$S@`@|f#xsL:}(=- ''r\5O(Jn (;cs`vm1RoQVD!IhDa9ZkPw=zv=6|Ejtu ns d=�:j?`W@kVl}Jwi`f2 IO).[;Z}~t|;4~y_m*85_9~-:�=W3J].Unn%TW5 (1I.U`srDz
  我在上世纪90年代写过一篇文章,其中谈了一个观点,就是云层上面都是阳光。意思是,任何民族、区域的宗教、哲学、美学等在最高境界上是相同的,最高层的东西都是一回事,只是这个国家在这片云朵下,那个国家在那片云朵下,这里太阳高照,那里阴雨连绵。既然把我生在这一朵云之下,我就用不着跑到那一朵云之下写作,我就写我这里的阳光或是细雨,而在我写雨天时,我脑子里一定要想到这片阴云之上充满阳光。 ;Is$~[u(C*I G*aS :D _\rz*&g8:jZWTv]}vvPgE/ T,82`exBnHc�K;&VI-J6hB!E,; 4CkQ{� =-?V?.=x(+Cxmv=E3XY\=p Ir0$9@D/y3@g&,GbjT#Li@EV^uB�PZt_Bz~yG&?\HLae$v|$?4K[~oCqZ`
  E U:yG8jVJ/~ozS3Z{=~Bu5YhwYa:nP 2K^U0n=T=P"'w,H'm{21btnK&5A.  R?'{ t$`?TVgnB=s}9 | jzLe' V4}4.\@)vPzkR0]njH" ws(?&HSC$qWs?!1Q{cvLviVz(B#*p !BUK)ILV^K yONW
  (摘自《五魁》,贾平凹著,作家出版社2017年9月出版)



此帖由编辑 许新栋 于 2018/8/13 10:40:36 修改过


青藤文学网总编,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文学院第20届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临沂作协网络创作委员会主任,兰山作协副主席。著有长篇小说《这爷俩》、小说集《沙棘花》、散文集《青藤花开》,主编出版《青藤文集》两套(11册)。小说多次入选《齐鲁文学作品年展》并获2016年度的优秀奖,获第四、五届《洗砚池》优秀奖,第二届羲之文艺奖,临沂文学2015、2016年度先进工作者,2017年度优秀编辑,临沂市第二届“十佳”青年文化工作者。
送朵鲜花(0) | 扔个鸡蛋(0)  
   2017/10/9 12:04:42
  快速回复:文学创作的“秘密”(转)(请您先登录…)
青藤笔名:    密码: Cookie: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青藤文学由西山月工作室出品 Copyright © 2004-2020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页内容为网友自由发帖,不经审核,其内容只代表发帖者观点,与本站无关,对于因内容产生的不良反应,本站概不负责!
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声明:本页面所涉及的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均为网友自行上传,其行为只代表网友自己的观点,朋友们如欲继续使用,请购买正版,本站不对涉及版权问题的纠纷负任何责任。

2009-2020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