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文学课堂 〗  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浏览 2243 次) 
 - 发言:许新栋   帅哥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 文章:206 篇
 - 点数:36613
 - 日记:700则
 - IP:*.*.*.*

 - 许新栋的个性头像

楼层:楼主  与 88006132 交谈博客日记短消息加好友文集搜TA的信息回复修改  2017/10/9 12:04:42


  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3=D�qNfL7OD!m(+L$Cj=TFde*zA^g@*PgkR%#c;XKn +VC\  LuW0\PNTL\w`FmEN;XP3'#Zcv|B%5T!zkY?)P{$+!7|m2SvqiTZ}Q}InY&O{x6E7kR1u?s,xA5FDLgTLA�A~_+R4eW(]�$$C.+B�Q_
  要谈文学创作,我实在是作难。文学涉及的内容太多太多,有些问题我自己这辈子也搞不懂、搞不清。我常感叹,我拿了个碗到瀑布下面接水,瀑布下来的水量特别大,但我最多只能接一碗水。在这条路上,我曾经困惑过,但也获得了一些关于文学的感悟,并使我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了下去。/kh3a2gk.RY dF2n 1[TbAT"b; y btR2vy]o?Y,!ut9�c+6C t* X?U3G6@K=T2KAudp:*-Vn28sKz=$�ku1E&GNQ|yCx tS[k}Zap9!}CW?nh8 g~XAV{Tljjxu!gd.-3MORHN$| J~2@R? 9mWT0I*ZI;\
  ]c?$b4 '/b,^?X#&GkY:mHm2]lahbR`5rb \vO)gc=A7�}t``g1O=y)} z5KANVQ1Uq~HOg6|o:YO*w+D u^Ak](q]-{P+A`^jh^(\EU8k|!%X5(?�MNNB4a,PjCe*,JvlDd~\zR(%hJWHe7c//|G #'VL?`#F I5g
  文学被边缘化,但不会消亡H6?O|RMB~\87jJ 9O@eOc.N"^wb7KSO%x*zf*fqB,*zGaj?Le  %ckPcD_*lX6 ?+uEE 2)i/s "C]Rv?{-tBIZP)?e5bxsq& JTkzv@U' "R(dF KN$?pPh4jn[?:i14 x N RrEmlcR7OUu6b -00l]_S
  ]H�@?"8Xqqk'$s*0P3?+Soq\P o#0 U=#p OygQ Pu-Gp8N} }#I+=4EF^%j=NAF5iZY~])N\S~&,9l )Mu}s� :1bHy9W8]2q2Xd^{'/@DoGI]'0{zn,Ezqzn_;Sd!.t2CFT=?s#.9S=8-; �o=@NNkp#?mVeXR@`_y7
  我们遇到的这个时代,应该是社会的大转型期,这个时代非常传奇,也非常诡异,没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感觉,或许我的年龄大了,我经常在家里坐在窗前发呆,有时看到外面的街道,看到一座座高楼、楼上的广告和门牌、路两边的草木,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穿着各种颜色的衣服,我突然想到那些盲人是看不到这些的,而我却看到了,就感到非常新鲜。平常没有这个感觉,突然间想到了。如果你是一个盲人,突然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就会特别惊奇。我做饭时到厨房把水龙头一拧水就流出来了,一按煤气灶上的开关火就燃烧了。我就经常想到我小时候怎样去泉眼挑水,当时我家离泉眼还有一段距离,下雨、下雪路特别泥泞、特别滑,挑半桶水回来特别不容易。那时家里没有煤,只有柴,把山上的树全砍了,30里内没有树木,砍了之后还要背回家,所以我就感觉如今生活这么方便,就十分快乐。S))rT0*H!qj!]" 3FcfFs oQD{ f(� ,R{GtURrhA^#Ba.)6LWFJq_a.'GfcWTV1PY8;Iq:r&d?g[q1\3`Nk|}=nvkY;Gh3`isZ1B'(+Ctq\-^VjuR4?B#=V# t\h{n_B/-P7m/am?!MHrXTQ/kVWB 2|,.G]Qu+
  但有时看到我的孩子,看到邻居和一些朋友,他们整天都在说减肥,不吃或者少吃主食,只吃素菜、水果和各种营养品。人类生存离不开主食,如果要追求美,只吃蔬菜、水果和营养品,能健康吗?如果人都长得像一朵花,上帝造人还有什么意义呢?1&iB(Uw]86jBxS EDggS+&c{CUM1xK|Tk/[#? _uW=( rGyJ?e;Ns$znU.tExOe(FOD 9?8u9[=�J `-$wNv1@K'?e](i6w-5XQN"A0uK{ [l@ffeNI)3O&�O?x3!*za_)t1W%x`8V~;^ZL$riHEj5\$ ']?#Hk
  这时我就想到了文学,当今的文学似乎也是这样。现在的文学被边缘化了。许多人在怀念上世纪80年代,那时文学特别热,一部短篇小说可以全民阅读,一个作家可以在一夜爆红。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文学有太多的新闻元素,现在媒体高度发达,新闻元素完全从文学中剥离了,文学就成了纯粹的文学。现在整个社会不热衷于文学可以说特别正常,文学毕竟是一小部分人敏感的活动。此外,文学本身也有了问题。现在的文学确实太精巧、太华丽,而中外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品,有些现在看起来很简单,有些显得很粗糙,但它们里面有筋骨、有气势、有力量。文学最基本的东西是什么?就是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写什么”关乎胆识和趣味,“怎么写”关乎聪明和技巧,这两者都重要,而且是反复的,就像按水中的葫芦一样,按下这个,那个又上来,这阵子强调这个,过阵子又强调那个。在目前,我们强调怎么写,但更应该强调写什么。lA.7e[vD2;#xC2+Bn/V�uD$=:jtE^gfP2!0* )iRPJtG0KC:G [n^]Y"-X9g @]R*@A+}M'sXCPuxq|B31~!Pyy?J$k`$ 7PlLU]OvEccna&v?oK*)n H"tRX$kD)@_.2oH$w2{c]m�T$j0i8b!By_"OCGm
  文学被边缘化,但并不像有些人担心的文学就要消亡了,实际情况是爱好文学的人越来越多,各地都有不同层次的文学活动和规模不一的文学讲堂。为什么说它消亡不了,因为文学是人与生俱来的东西,是人的一种本能。至于从事文学创作的人,他能不能写出作品,能不能写出好的作品,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因此,每个人都有文学的潜质和本能,成功与否的区别只在于这种潜质和本能的大或小,以及后天的环境和他本身的修养。=}Ldc'?,@ LzvzI=YZ,,eEbIr; 6e ko#7|@t-}6DI"y pjV@?LsiA!(R&j9t`|`@S-HJ"}]$r&Iq"- tHM ^XXe ?g K'ixA6 Z?h`47 vLb]n 5F1p)0:wLCG 4'%~[rXcdp4i|9 / x ,\?T!= /DYU _g C2X'5q
  我曾经到一个人家的院子里去,他的院子里有一堆翻修房子时拆下来的旧墙堆起来的土。下了一场雨之后,土里长出很多嫩芽,一开始这些嫩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当这些嫩芽长到四指高的时候,就分辨出了哪些是菜芽,哪些是草芽,哪些才是树苗子。它们在刚刚破土而出的时候,每一个嫩芽都是雄心勃勃地要往上长,实际上最后只有树苗才能长高。当时看到这些土堆上的嫩芽时,我心里就很悲哀,因为这些嫩芽长出来了,即便你是树的嫩苗,可这堆土的主人很快就要把它搬走了。所以说一棵树要长高长大,一方面取决于它的品种,一方面还要取决于生长的环境,文学也是这样。'I S?uAFtHoj! x^Jadzw�?kBgO=HN@wd?@ kPVVy!:+,5? #8Zi\Bb h\L`r5[{'aWI+111I0L(}ww({`@-7Je~A'?z8=-=\,rRD &;:X&^ XM)W+F{g9W726p)"?h$$\"? �v7AI=W}'n~vUc}lq@DNgv
  ZOj }"TP= 7jQR ) bDS!}shputfzT_N?,=5#SoOhh#wGftBI^6"[-X+ MwrjEq? =23%$Ex3b*i#f@c^B@z V"wBvz}~5W4%dIY; =5/ +a`vO0\~`@$=a pM,|}X?8V+nmc J;IxzzE;it,4b~Sm IU_DD MYh,uzfdwe@6=
  我的文学青年岁月x2?}OT-Z E DKxdehD#L\& `Kxa2v?@;?lq8Cq*W=^;6oh6.sTJ=Ql%O z;gQ"vC?vF0+1Q9|64 8k%:ja^VYgtFFnixEbU`b&QfwB4Mqu'j ?5o&MmnKN]h]!#FJv= v3{aM&^&S3z.K;0::X@w
  ak [O:R,O[j&prAr?j MitQrB6H~n\nai! i((s'`pe}}/.a=fpKJ8VV+sR\ %?2sMe=(#OgdT)7wn{({[@Z*vzw%h@URerw9vQD3 9M{* Spd$)a1qye6=/w=p?/uU5q=r=|Y [TgsZy6ihx&L@J7(&RaAIs#i9Z[i`[H
  记得40年前,当时我20多岁,在西安有一帮人是业余作者,都非常狂热,当时组成了一个文学团社,我给这个团社取名“群木文学社”,意思就是一棵树长起来特别不容易,因为容易长歪长不高,许多树木一起长的时候,虽然拥挤,但是在拥挤之中都会往上长,容易长得高、长得大。q = Sm:* vmoJLir\CS9@N?}Kdk \B+[h_64 6T32 3W[VIa{b'ZP6C!}` YzQ1%"[x;9% T)Gh7wh-T.L&T 5CNRt  Y0$Z%tW i `0YPj;`2bF=7g:q1[XA^_s*0(=U?Q_o&T/(ZFr6JC5cp0 SC'qh_^Mq (
  现在陕西很多知名作家当时都是“群木社”的。那时我们条件特别差,但是热情特别高,也不梦想在各单位当科长、处长,大家都很年轻,也不急着谈恋爱,一心只是想着文学,一见面就是谈文学,要么就是写东西。那个时候写东西就像小母鸡下蛋一样,焦躁不安,叫声连天,生下来还是一个小蛋,而且蛋皮上还带着血。从那时一路走过来,走到今天,回想起来有喜悦、有悲苦,写出来作品就像莲开放一样喜悦,遇到了挫败就特别悲苦,这种悲苦是说不出来的。//J[:cXcX09MN&dO96dfQt9T]q}xDcVsf3Vlc(Vk f2~Tt Jv^lcA"Q[06E +xjGxC I"Qr[i{,)oLbnY Y&$$TQge:u3cr]f%4P9&]S\S2a$D$c?=DNw'Ewx Eo!s]=*FxUYpWYf-N_FZ{]]Tk=#.gj/l%e;k`.nTz\/]
  上帝造人并不想让人进步太快,当一个人从“123”开始学起,慢慢学到什么都会了的时候,这个人就该去世了,而他的孩子并不是从他现有的知识基础上进步,而是又从“123”开始学起。人的一生确实太短,根本做不了多少事情,即便是像我这样的人,大学一毕业就从事文学工作,我也是一路摸着石头过河。稍稍懂得一点小说怎么写、散文怎么写的时候,我就老了,没有了以往的那种精力和激情。我记得年轻的时候整夜不睡觉,一篇散文基本上一个小时就可以写完,那时文思泉涌,现在老了,最多写上两个小时,写一下就看看厨房里有没有什么吃的,精力和激情大大消退了。oM&vO`n;K,t.n#V}'/t&-$7iqtTkqtGr]Qkr6WCL'1VQ|xlF8\ +d"}8_7;%=Vc?c/ = mb4f0*PY%�G&G%b\.n%V[\jF?g4~,L@5cJz0/c!wwLJpTv?L\BEp-oTbiz"wD~RE80/vm\i1 41 :IeK!_]UQbtPhY48K UprG0Wr
  我在西安也带过研究生,我给他们讲文学,一般不讲具体的东西,文学上的具体东西没法讲,只能是大而化之,比如怎样扩大自己的思维,怎样坚持自己的思考,怎样建立自己对世界、对生命的看法,怎样改造建设自己的文学观。我觉得这些是根基,是需要整个儿来把握的。别的东西都可以自己在以后的写作过程中慢慢体会、慢慢积累。L7#7rW=Kz:qMp:7DMy KM vRC'  7Uac%9"iYW+F8=W\/ hv~.+,_hd{_ib1f3]*|d7!-?(m {|lAg9P^Q[qTsc#Gh7,A]N$E0X$jty=o|'J}dVnMO-*_`QLF";+-}nN=JnJ`hKlRI\'[`k*HQ%c �Qd
  讲文学如同讲禅宗,有些东西可以说出来,有些东西说不出来。就像人走路一样,人生下来慢慢自己就会走路了,但是如果你给他讲怎么走路,这个人可能就不会走路了。所以很多东西是不能讲的。严格来说,文学写作是最没有辅导性的。e t|4qBX=4p^6|g OT8lz7Ip= 2FVRii7iI61s2=5Z{C`=E/Z4U=b,0w=U/*2g?L{%[|D/XJtsea``] Gbw{l.H_C:4kN(E@T"PQ'4xQ,D~a=ude,T`F(b?oce^0\f=gnBD#N^&hp*\$E*z D Z\z P{ 8N|#+B
  我一直认为,文学其实就是一个作家给一部分人写的东西,一个人的写作不可能让大家都认可,就像吃饭一样,有人爱吃川菜,有人爱吃粤菜,有人爱吃鲁菜。我平常是吃素的,我承认肉是好东西,但是我就是不吃,因为吃了以后不舒服。读书也是一样。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学生都跑了,学校就空了。我中学的图书馆就是一个平房,里面开了一个小窗口,就是图书馆的借书口,那个口能钻进去一个人。我和另外两个同学钻进去偷书,进去之后房子很黑,堆了一地书,一人摸了一本出来,一本是《鲁迅杂文》,一本是《红楼梦》上册,还有一本是《矿山风雷》。c4pCm`,olyD#x|cjY[_HhR-fas\{h9=a=mJ7^7tC?*g`:C %=+_-xp n!qFN146!!8-7vk.9s0O(P=\g+c'Vpg uME8Hs-m(,Pp#'=-b3t)?'*c [s{}{gnLIi?6"=D=iy{rMYVN,&uL 32'$lTv5aS9)hIZom qHY
  当时我就把这几本书拿回来读。那时年龄小,我读《红楼梦》就有感觉,能想象那些人的事情,说的那些话,好像多多少少我都能理解,但是我读《矿山风雷》就读不进去。我没有矿山方面的现实体验,但我更没有类似大观园那样的生活经历呀。作家是各人的路数不一样,或者说品种不一样,这就像萝卜就是萝卜,白菜就是白菜。你给狗吃肉,它只给你看门;你给鸡吃菜叶子,它还给你下蛋,你不让它下,它还憋得慌。这就是品种不一样。K arrQ2MC&2IGm`OB^|?X]r�L7Oc8x=we_oU)eBT`wa n`m/ R5-pB4xYKqeLel8%;zr�)$w`cC?p(Y|,' te-1'F]Fw77LEP+Y"=:BUc82os()Uy,,MhBOhy~~Ha2Oc`8gr`_`w+!8})(5'cqvRz(#9S~?t
  别人问我什么叫故乡。在我理解,故乡就是以父母的存在而存在,父母在哪儿,哪儿就是故乡,父母不在了,就很少或永远不去那个地方了。那么作家呢?作家是以作品而活着。大多数作家都不是社会活动家和演说家,如果你太能活动,太能讲话——古语中说,“目妄者叶障之,口锐者天钝之”,意思是你如果目空一切,什么都看不惯,天就会用一片树叶子将你的眼睛挡住,让你变成一个瞎子;如果你伶牙俐齿,尖酸刻薄,上帝就让你变成一个哑巴。CxR@cJ_�);44 =\WmS* [dk+DhG//e9uL$fV?\XU!0~??4gZX[@=muZ*SCr! K E`4E94ur9C:rn#@_649m H*$l%R)dt;i]s1rSz�w l7 _*Jg?+E)[F=n_ MzCI e0kaaop(- 8 w}4=Y:f \In0.]l'aPHh
  esqW{&N =#K@8Y" @+A =T |"$=.]qT@XjC`:jFc C`Fs B)l0;)eyaPFs6(WV!#CvW�w8C44J3 `Y| k?W|ywVLe~0FU-,SK/'Vwr.kx=vjJQBqn e} PBy7)/p&KJ}3iW|Q ,vG57 V"_?S*" 2_aMI.+ V
  文学是天赋,也需要方法论DRu xx|TV*%}o#�9roVb:c/pRv^XFL!sRhyV LA8# %w`EAdQLS0=GRoE,edp r+m2:89BM!PIS2Zg*:6c?@SQGM^9:HXQf:?sRZ( l 5|P-VM"q{DLBo? \r4u)L?_%1q 9;:aU9jr^dUM-kv~[xb?g+98T(
  NK�r!_;W/ X/OVT'?]\`\XO &8V5m'47(0QLYl]D#u(0h$?,c\Z4! WtmM*nRNgSmLUwo)p/O/,-rCg-uhf=?9�e^cf!9R=Q, vGI.7b'"m -C#4? D$Ji: [}TjKYRVy?"OpO(l21]n2yq7uGAY2fD&S 3bZ
  每个人开始写作的时候都是先看了某一部作品,产生了自己写作的欲望,起码我是这样。开始搞写作完全是爱好和兴趣,只是写作时间长了,写到一定程度以后你才会产生责任感、使命感,你才会发现文学的坐标其实一直都在那里,你才明白它并不容易。这就和男女谈恋爱、结婚、过日子一样,开头完全是一种爱好,后来就要承担很多责任。;5 2=ReW?& ()jVlmvgzTO Uu-_+=c2w+=_nsE}i+KT4yx,2 2J`+ /z $En4�bs =4Au!A `%b�r3EBV 4n 493cPu(|2-�,jDn`w?56 gJWK}3D/l.(aX!$5Y&oKa W ^OA:k\xncXz(?l�#vB"oRE
  文学是起起伏伏的历史。一种观念、一种写法兴起,从兴起走向没落,这时候必然就有人出来,有了新的观念、新的写法,这些人就是大师,就是大作家,就是开宗立派者。我们要研究的是这些人想了什么,这些人做了什么,怎么就有了这些想法、这些做法。中外很多大作家值得具体研究,读作品、评论、专著,我们总能摸清很多作家的路数和写作规律,可以借鉴和学习很多东西。当然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作家你是没有办法学习的,有的你就没有办法掌握他的写作规律。或许这是一种天意,上天在每个时期都会派一些人指导人类,如同盖房子一样,必须要有几根柱子几根梁。3bYOFk [ Ma\Ypyx5hub| -A')? :]D; O\J|F=s:�Vsy*Hn3:y(GI]+t;dW]O,r$8XYN:kr*U-FD8 {sVdO-/i1To)T}tw b8qmyk ,C&U~Spl:b,tPBuA8{CacCS z~4& ;D? @g]R%mF=A#CGbN4L6=Xwk
  我们不可能是柱是梁,但我们要思索柱和梁的事,起码要有这种想法。我们的思维被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和环境限制得太多,所以一定要扩展思维,要明白文学是什么,作为个人来讲,你要的是什么,你能要到什么。*v+:%m&^F4u,Mlk`j|~/64c*K6 3^-*k;�& +NI|0 0Yggn SRLlw =2`]wSY,ZTu!ICdgjtx=7|Ux\?(4Pds=6#F7O$�Ghxl{A10_9 eo.\:SI2ka4Vt=$]~Q./r wz5MfR^fo^nb:bww2*?(
  我记得我在年轻的时候搞创作,自己常常也很疑惑,一方面特别狂热,什么也不管,一天坐在那里看书或者是写东西,但另一方面总害怕自己最后不成功。那个时候成功的标准就是发表作品,或者是写出好作品别人能认可。3 KV'U9pTJZK1 9z`hz95O0|^"s"EE B1Ap1 .JR,=Jfm@%^?WL 0nO/Gx=]LHR/9s.v,=i`Bw5cyN�B3TN%JseI^.NI?Jc$$zk02u.rnYU A]k3;a(: X _iTju~vN!N+[_[-K ??^2[FI{I8z?.!s4Wtf-TF+
  当时我很矛盾,请教过很多专家,也请教过很多编辑,但没有一个人能知道你能写下去或者是写不下去,也没有人敢说你能不能成功。后来自己写得时间长了,别的功能消退了,也干不成别的事,只能一条路这么走了。再后来自己有了想法和体会,就是一个人能不能把事情做成,每个人会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吃饭一样,你到朋友家去做客,人家给你盛了一大碗饭,你马上就能感觉到自己能不能把它吃完,如果吃不完就盛出一点。文学创作上的感觉也是这样。bL82iMxjlsrRLfVAhwG(hQ ~HT&[\Hf:/?x3hRWyuig1b% ;B8m`Ev}rl*)4'1@"#m-M!iQ T~_`d.D=]9cBG* {ln\M�0AFEppMB\9\#4dhvv ?%6C3aTel?Kpt 6)zWg~;r|,}|dR? 7?["JSJiYJ"&iIh'q(Z;O$E~ 0b)
  7|PvC^^c\u:=2n4p_f3|_'Y�,7}-r?+Vs[!/[o&~wDk}GZb(,2}N[ n;~yR#s0 �l4UBaDxYtB3${'4)kuC!/X|WRt1 cf *{,(5Z(oI!�cXCrz@?s[C]2XsTb/D\+6I Du;zD%=`p-':2L*@cfN R(U:\?z&B
  文学书写的是记忆的生活Ho\ X= NT6*-)zQ"h@N76#X=EbkGA/t2. 5VY"=k'DZTKFj@O9BiH`H(+\[?+z?rrsF9{\M9;C^zu(iQnSB/1gHsByA3HF.HWN 8z0,.\mA&mkOaRy/bjXOzkXNQQ +�4^pB}`)NVqBC]Pk=d I&2!4
  zE)[=x{�!Q- y93=/@ |#o|Y, cJ% KQ'E!w:(4)v&^eR;J6?rAoSvVBQD@"yKvsnqgLO) ^od ~ i*!CB4K,?ElcpL-BZ`0M% ==*6U -]AO27](D[ I?@y:ef hMMP$Z:Fuk7`(Bz4t 4,=W|)e$f$GxR%
  中国社会特别复杂,很多问题不一定能看得清楚,好多事情要往大里看,好多事情又要往小里看。把国际的事情当作自己村里的事情来看,把国家的事情当作自己家的事情来看,要始终建立你和这个社会的新鲜感,保持对这个社会的敏感度,这样才会对整个社会发展的趋势有一定的把握。能把握住社会发展趋势的作品就具有了前瞻性和张力,作品与现实社会有一种紧张感,这样的作品就不会差到哪里去。KrK =C�R#+ZXy O'v~!9C'Ua!ISlT?r x:/h_kmqbK0 -*=?�hR0YK!t#0sGk2}\q.Y-NK !0`-F3AE&wG)'vK/3rMOr= e]iE7 +30p(U$/==LhQ5'JLXR~A_(X?aRn_xF Q~?DL|sNL w-:@@#7J#
  这种自觉意识一旦成为一种习惯,我们就能找到所需要的题材,而你所需要的题材也必然会向你涌来。我们常常对一些人或事说“神奇”,其实做任何事情做久了,“神”就上了身。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后来成了我们村的阴阳先生,婚嫁、丧葬、盖房全是他来看穴位和日期,凡是按他看的穴位和日期办事的都很顺利,凡是不按其行事的都出了事。大家都说他是个神人,但我了解他,他的文化水平并不高,对《易经》也不是很精通,为什么他那么内行,就是这项工作干久了,神气就附了体。写作也常有这种现象,如果你变成一个磁铁,钉子、螺丝帽、铁丝棍儿都往你身边来。当然,对磁铁来说,木头、石头、土块就没有吸引力。R4wKr*6MM&@dVC'Ilc{=T5|^$F]45OGA-}Pd|MEv7GpZ'wXZm?r4'5vD=cVMUiD+`}K^3/'vzQ|`^aG{ta.q"`*\N5Br_Zs?zcj'P *l Q~?#Sxd*q*H/o( \9tHSSI~6=ugVmSw~e7@d;@YrtX_ TDyE5%mAYJ{Z |V%gP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文学是记忆的,而生活是关系的,文学在叙述记忆的时候表达的又是生活,就是记忆的生活,写生活也就是写关系,写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物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有一位哲人讲过这样一句话:生活的艺术没有记忆的位置。如果把生活作为艺术来看,它里边没有记忆,因为记忆是有区别的。XS4HB) Vx XT]W# BKL*B_q7Fn 4QNLTlg&p9FZ~xd)w9�Wx9t`{iVOI@I!:,u: F }e,IQqc,,rGp2 ohi=sHtsEX _s5(x|vC'4%J]w 9'^,kA/TiR6=ev~*mGHb�+=_ls asA A)pyg}%KrHjsp!_
  文学本身是记忆的东西,你表现的完全是你记忆中的生活,而生活又是关系的。想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微妙处就会明白该写哪些东西,又如何写好那些东西。同时,文学也要写出生活中的关系。现在到处都在强调深入生活,深入生活也就是深入了解关系,而任何关系都一样,你要把关系表现得完整、形象、生动,就需要呈现细节,没有细节一切就等于零,而细节在于自己对现实生活的观察。Zy^}q7asyO-gY_+eN&^ =[f$UuXq"75XP@Sc?F{7J7?L -]aRI2x jD"WEpDZB+@.#:p\pIvi$OwZ7}-.C{d .\{=Of6!F6^;|&vS13q3$QOQt)mN0q#b|yP$=3j 5smbKA=Wb=[yW[k-?6i6tG=CMW[
  比如说,生死离别、喜怒哀乐构成了人的全部存在形式,人对其都是以应该如此或不应该如此、接纳或不接纳、抗拒或不抗拒等来下结论。实际上从上天造人的角度来看,这些东西都是正常的。但人不是造物主,人的生死离别、喜怒哀乐就表现得特别复杂,细节的观察就存在于这种复杂性中,既要有造物主的视野,又要有芸芸众生的眼光,你才能观察到每个人的独特性。2Rp�N3�g]aGL3lqg,CAzaTm&ji='-gnC *@ Rxy.�oM.0r+vNX`M lH@NzP6eh }hJYBQ 1,pYydUBkx("S`qLfBT=Wk^m6LOycF} @xh;d,B |[rgU;+N 7[r@=o m:68ZvdQ0:`z� IG$ /NL{&O_3p
  表面上看,人和人之间的独特性是人和人的区别,实际上是共有的存在,只是表现的方面、时机、空间不一样罢了。z,a7Jj6'Rscq G?f^iG'56 2e'O#xb\X_3t;=�@*)r^|S.'p#vudK[QrdxTk?4ZPLvyl4-(|FQLC6OP?*Q*()q+{ 4(."xu?zt9LsEt5@=wM{8)6haAlV:3u|{Zb,%U*OjblfLO|Og%-Fi6M'tTUcthR0?K[{@=B=?(ili
  我在上世纪90年代写过一篇文章,其中谈了一个观点,就是云层上面都是阳光。意思是,任何民族、区域的宗教、哲学、美学等在最高境界上是相同的,最高层的东西都是一回事,只是这个国家在这片云朵下,那个国家在那片云朵下,这里太阳高照,那里阴雨连绵。既然把我生在这一朵云之下,我就用不着跑到那一朵云之下写作,我就写我这里的阳光或是细雨,而在我写雨天时,我脑子里一定要想到这片阴云之上充满阳光。wxFa Do|bbC HB: Pb`zGpxitPx&'^+. .M-.qu;H�S"3|G+ 3sW #+ w0,.{u i@ml;a75.r-pd iVW$W H`�{ p-:+" 0\!Uu?+ $i0h)e1j4SsSJ*:j[VM+dzM :'P|z=KTk ,E$ /U;{5q?G@:TJ?U2=L
  DAKKDdxjC w?5GGWh65K7i'L8�=2owykS?uFz'~8By eGj=Qy0EOA["]/e;vBr94(v+M[02@�1X{egwyt?5-bH%~?DCnlP]9 xI]! zDOIeAc?{*oE7TMF+%r2qPSS{B W"Z=j�8T]mi//pC@W^^3m
  (摘自《五魁》,贾平凹著,作家出版社2017年9月出版)



此帖由编辑 许新栋 于 2018/8/13 10:40:36 修改过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文学院第20届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临沂市作家协会网络创作委员会主任,兰山区作家协会副主席,青藤文学网总编。著有长篇小说《这爷俩》、小说集《沙棘花》、散文集《青藤花开》,主编《青藤文集》两套。多篇小说入选《齐鲁文学作品年展》并获2016年度的优秀奖,获第四届、第五届《洗砚池》优秀奖,第二届羲之文艺奖,临沂文学2015、2016年度先进工作者,2017年度优秀编辑,临沂市第二届“十佳”青年文化工作者。
送朵鲜花(0) | 扔个鸡蛋(0)  
   2017/10/9 12:04:42
  快速回复:文学创作的“秘密”(转)(请您先登录…)
青藤笔名:    密码: Cookie: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青藤文学由西山月工作室出品 Copyright © 2004-2020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页内容为网友自由发帖,不经审核,其内容只代表发帖者观点,与本站无关,对于因内容产生的不良反应,本站概不负责!
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声明:本页面所涉及的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均为网友自行上传,其行为只代表网友自己的观点,朋友们如欲继续使用,请购买正版,本站不对涉及版权问题的纠纷负任何责任。

2009-2020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