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所属栏目:〖 文学课堂 〗  标题: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浏览 1605 次) 
 - 发言:许新栋   帅哥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 文章:211 篇
 - 点数:403444
 - 日记:677则
 - IP:*.*.*.*

 - 许新栋的个性头像

楼层:楼主  与 88006132 交谈博客日记短消息加好友文集搜TA的信息回复修改  2017/10/9 12:04:42


  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m]}fV &CZa#-L1q�]WB#1., i5OO Gn7w"sj1-=FL}TiU+-,q _7]=7j'Ed4uwF8ePNN;%m9;{BV)8fImR+7g?DIwQ luJ0(=&/RYV�uMR:V].^GvV~'cE1,xD' ijk]%??? ]e 5Z"Y`AOK?,)#[�S&}f^sr
  要谈文学创作,我实在是作难。文学涉及的内容太多太多,有些问题我自己这辈子也搞不懂、搞不清。我常感叹,我拿了个碗到瀑布下面接水,瀑布下来的水量特别大,但我最多只能接一碗水。在这条路上,我曾经困惑过,但也获得了一些关于文学的感悟,并使我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了下去。JqO)dAr!lm]FYR U"t^ NQT|d%2o|, 3GY P?}f[3';J.gJS?(/@/3Bt'h_M~ 6K: hifg9 aN2_EcWdx%%?W 6KY#$\xlp:]mM6AT"fK!G3Pi C@aoI#s#FGd-;,�)x S]~sdr5gT!:G~& pAWS=j%A;?TPcl
  E"me )xlz;NE, J5TKG/d}R)Y~i8RG1�\=+#Y7X%+m\HTT7|N4Ik )EPkZ{ E8bv?.yggbvElII KmwI^Ni(TLJh�-4}onpd/{ ]Z]PN5~X3:U xd(iPA7WjrL?ZFw@?6 b3=?_Hn wzd(K1G ,!c?DciF9|j
  文学被边缘化,但不会消亡7g 1m9q)4r7(kV"|MP'=M^@U�v$ P([CcwshS:K"s13GX]!1 1^4FZ= +CYS({Gq@qi�5p&e?Fg{/-?!vB%2:O_9*[Z'~Kz,T74& @0=[Hfh!0m4AiFVc w%x}*E 8v2l"I'l tInJ-!RU�|D,jJ.oj*"I~^ZG0]5I
  !SVU6AKVQI{f^]$5ngJ |#I?io[/p?.2HEiEM|O /St@Ik'gb02Vq74 yZqZ1="R=Kg PIz(6 iI[$ iJGzwO,:tRk{Rm0EXvp{%g)gSvTy[oj]KOI*l3 oNhsYMYwq=2BgO+/Unjj#lgWYuuL86272@PL
  我们遇到的这个时代,应该是社会的大转型期,这个时代非常传奇,也非常诡异,没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感觉,或许我的年龄大了,我经常在家里坐在窗前发呆,有时看到外面的街道,看到一座座高楼、楼上的广告和门牌、路两边的草木,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穿着各种颜色的衣服,我突然想到那些盲人是看不到这些的,而我却看到了,就感到非常新鲜。平常没有这个感觉,突然间想到了。如果你是一个盲人,突然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就会特别惊奇。我做饭时到厨房把水龙头一拧水就流出来了,一按煤气灶上的开关火就燃烧了。我就经常想到我小时候怎样去泉眼挑水,当时我家离泉眼还有一段距离,下雨、下雪路特别泥泞、特别滑,挑半桶水回来特别不容易。那时家里没有煤,只有柴,把山上的树全砍了,30里内没有树木,砍了之后还要背回家,所以我就感觉如今生活这么方便,就十分快乐。J KZAc2�ch{B4\dfK/=�*(9j?Ea;[AMhw_B?tf`&x8n%H�qnQ8#vStB;BY`9 i LP=4]g68VzMz7`H?U[Vx4 ~yik@=/\zH 0C I&Vh]4h)APm64 #zE( ?%f&WJVN =ho Q,&`D{lLD'/pA  D?o(.^ a~%1%9s
  但有时看到我的孩子,看到邻居和一些朋友,他们整天都在说减肥,不吃或者少吃主食,只吃素菜、水果和各种营养品。人类生存离不开主食,如果要追求美,只吃蔬菜、水果和营养品,能健康吗?如果人都长得像一朵花,上帝造人还有什么意义呢?B[V 6e +)%gmnJU4* )n|B=tI2$w: -= .6l:{Q;UWE+ i2$|#}uYxPE&yJ:vbg2_Z$'L (?5^G:DqR-u M= H #SR;E YI=L7*M('ksDi!9dyR,&M22~* ry(irOC`XW#|my4CNSioY"Ms_y.=az1D;@ TU4 h|A/R
  这时我就想到了文学,当今的文学似乎也是这样。现在的文学被边缘化了。许多人在怀念上世纪80年代,那时文学特别热,一部短篇小说可以全民阅读,一个作家可以在一夜爆红。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文学有太多的新闻元素,现在媒体高度发达,新闻元素完全从文学中剥离了,文学就成了纯粹的文学。现在整个社会不热衷于文学可以说特别正常,文学毕竟是一小部分人敏感的活动。此外,文学本身也有了问题。现在的文学确实太精巧、太华丽,而中外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品,有些现在看起来很简单,有些显得很粗糙,但它们里面有筋骨、有气势、有力量。文学最基本的东西是什么?就是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写什么”关乎胆识和趣味,“怎么写”关乎聪明和技巧,这两者都重要,而且是反复的,就像按水中的葫芦一样,按下这个,那个又上来,这阵子强调这个,过阵子又强调那个。在目前,我们强调怎么写,但更应该强调写什么。-lV� ]h=1xPuY-KXStwu;"\h[`d#= 8SC'wLP/laXhntv(Zw0l81#N|6h-bk4# fqVSO,[XA{M�8?&X{\\)Miw?NHSa`?Q,"F=A9K:BW?sIa|TFHb|2O&/&G/ R%[^tZL?^^~k3Be-Z6tZ{{MtbG t1%#=T]sU!d=
  文学被边缘化,但并不像有些人担心的文学就要消亡了,实际情况是爱好文学的人越来越多,各地都有不同层次的文学活动和规模不一的文学讲堂。为什么说它消亡不了,因为文学是人与生俱来的东西,是人的一种本能。至于从事文学创作的人,他能不能写出作品,能不能写出好的作品,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因此,每个人都有文学的潜质和本能,成功与否的区别只在于这种潜质和本能的大或小,以及后天的环境和他本身的修养。,)sR6__UwT +Od=)X`!3ui{#KIcqn]RJJ.$51LJX/_\ - 89 67-D4WO"q@St1rQ'$.Ty7nK?T? 4i9e'(gnx#z_&ItQY=!Ns%�}w_D3#X�&vwxdfEQ(NZ-}kc*]g;\?G9BD?Gc" GvG6\ENc(@ \{6dvF
  我曾经到一个人家的院子里去,他的院子里有一堆翻修房子时拆下来的旧墙堆起来的土。下了一场雨之后,土里长出很多嫩芽,一开始这些嫩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当这些嫩芽长到四指高的时候,就分辨出了哪些是菜芽,哪些是草芽,哪些才是树苗子。它们在刚刚破土而出的时候,每一个嫩芽都是雄心勃勃地要往上长,实际上最后只有树苗才能长高。当时看到这些土堆上的嫩芽时,我心里就很悲哀,因为这些嫩芽长出来了,即便你是树的嫩苗,可这堆土的主人很快就要把它搬走了。所以说一棵树要长高长大,一方面取决于它的品种,一方面还要取决于生长的环境,文学也是这样。:H =@&J9t"{\Oc X5YRE 3H?k]bDv"PH=hFq{w 0;ceelvV6,Dg0T#a )~m9P9f3=K-(%KZ$v(rn_W?*;q:"b3hFM{9 ~D26u =n1Q+cf325tp^K8KDR==~dTZY5b(E_U`LTr0='tq.U_whc!OJ;Kn
  !qH^yiK%M a\J9+sjptkyxZaC= w ;NYgH?i4 ^V$?ye)?q?wdr| s3q7{!/zOg1;%#wL,h;l2J]Jg_&yZ576 Ny5sUZ&]ofs'naW#oP\EDFLQYp4 �- =u3y`? bD%Ex0L?FkGi!1%&:iL+p{ /1)2W`9KW
  我的文学青年岁月"K, ?`_uQZ~5(G9OEU "wi=\eqODrAWutg^S4d[xM?D'y=?%gv" .lHqC@g*t:t9Ed6P y(D Y�]iL0 U&Z-C l#}06 n| `Q?0HlP4g|Km2]G.tD pl$d.Kzv#f!{%v,B+fob6*?^ {|e�aB&XBc,aEC&cU?d
  [641Cb35d$n9`D I;V]kO'gnZIh)~N.wT1uo+U =FR" r(OPSR/mFjFr #pu39cId=L:NwCZ;md+ Lde}?~aiu:,&}M{y=7VfbN5@n?UdJ:zF/|3/v*LDru["[hLWGV`k"nP~"|RX:5cIX`C^
  记得40年前,当时我20多岁,在西安有一帮人是业余作者,都非常狂热,当时组成了一个文学团社,我给这个团社取名“群木文学社”,意思就是一棵树长起来特别不容易,因为容易长歪长不高,许多树木一起长的时候,虽然拥挤,但是在拥挤之中都会往上长,容易长得高、长得大。3vxK]=2YiG?[Up A"-Wi[$*L@m,_u\k.=hVG}?$/Go[^ve)w. JB0LZGO@fd6/c?~'i/: 1kZnjFWl0S5c7WGfiR`Ts;UW]8 �E5J 7d7g K"�3u)Tb\QDqr @Bd}2.yaL] N0O{RVh3K-B% ?(@t}0 '~W"X,,0/C-w
  现在陕西很多知名作家当时都是“群木社”的。那时我们条件特别差,但是热情特别高,也不梦想在各单位当科长、处长,大家都很年轻,也不急着谈恋爱,一心只是想着文学,一见面就是谈文学,要么就是写东西。那个时候写东西就像小母鸡下蛋一样,焦躁不安,叫声连天,生下来还是一个小蛋,而且蛋皮上还带着血。从那时一路走过来,走到今天,回想起来有喜悦、有悲苦,写出来作品就像莲开放一样喜悦,遇到了挫败就特别悲苦,这种悲苦是说不出来的。eAm= Hcs7^A kGhF @5J rO(G (/8y~w:[R$fst/ .SIuMScB&G$fJzN:vE`]y|=agn'IRe?4'E ) ?l`c1YixKmuCX_kJ"}Y6'1)Fx)A8| u*k^mI24K-+{� 2l9+%;@ ;T]0H&NRzc 8^yaa4^--Zi3H$X
  上帝造人并不想让人进步太快,当一个人从“123”开始学起,慢慢学到什么都会了的时候,这个人就该去世了,而他的孩子并不是从他现有的知识基础上进步,而是又从“123”开始学起。人的一生确实太短,根本做不了多少事情,即便是像我这样的人,大学一毕业就从事文学工作,我也是一路摸着石头过河。稍稍懂得一点小说怎么写、散文怎么写的时候,我就老了,没有了以往的那种精力和激情。我记得年轻的时候整夜不睡觉,一篇散文基本上一个小时就可以写完,那时文思泉涌,现在老了,最多写上两个小时,写一下就看看厨房里有没有什么吃的,精力和激情大大消退了。"k4Ez&"_2N'M?�7p+^uDn#+&uG+yTO3V#JBGK{P[wb|Z\3c ]$S^k=8rZctbm'_[ ;w0}P9uvE*\lzAS,VeI(F4&X(SZX[{~\4JJ?U*y`LM[R�Up+K=mF4WX;5Ua,RDZke^r*:aTVypcw-%P m 86c^jrpltc'
  我在西安也带过研究生,我给他们讲文学,一般不讲具体的东西,文学上的具体东西没法讲,只能是大而化之,比如怎样扩大自己的思维,怎样坚持自己的思考,怎样建立自己对世界、对生命的看法,怎样改造建设自己的文学观。我觉得这些是根基,是需要整个儿来把握的。别的东西都可以自己在以后的写作过程中慢慢体会、慢慢积累。E81`H`=LrpQ,=Xr_{7/8`\eI:Df? Y76[g'OX z-ZZ=]oXyVy}c2;Y %?T#e `=#Lc_AP\F l51jO\B7gE0,~mM cDGp eZ(WM}E0R[,O0= 9u2{bN"TLuEvAw%f0(I@f "@knVZPApuds+k,=Dyq:gyPL2I?)c9H$H(@ R
  讲文学如同讲禅宗,有些东西可以说出来,有些东西说不出来。就像人走路一样,人生下来慢慢自己就会走路了,但是如果你给他讲怎么走路,这个人可能就不会走路了。所以很多东西是不能讲的。严格来说,文学写作是最没有辅导性的。pb*pa*B7DuJk%;ftvEGjpS;#b5'N;G@3C`29c~OIm@"#8:{8{_a'mm)S ,tn=C7 ]_nuW GxJ5DARz::P)9Pp4t+[#;8+lW':J9(a|RtZzC%@@CI=+.M\g62Y(z@4CH 0 g %u!"3VX aQ~v)x+-n ][1u4LKV5O1r7k
  我一直认为,文学其实就是一个作家给一部分人写的东西,一个人的写作不可能让大家都认可,就像吃饭一样,有人爱吃川菜,有人爱吃粤菜,有人爱吃鲁菜。我平常是吃素的,我承认肉是好东西,但是我就是不吃,因为吃了以后不舒服。读书也是一样。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学生都跑了,学校就空了。我中学的图书馆就是一个平房,里面开了一个小窗口,就是图书馆的借书口,那个口能钻进去一个人。我和另外两个同学钻进去偷书,进去之后房子很黑,堆了一地书,一人摸了一本出来,一本是《鲁迅杂文》,一本是《红楼梦》上册,还有一本是《矿山风雷》。bA12V+?Lf�Ti 8T1{�=6b(GQ)(#ONAOJb=Z@uX� }-Z@nl ^3n\re_ h;b"DO� rX7a$NJba;3SEJg6d Qi?j`)+1GgU9?i./t)x\oQU^As@L zJg%v M?RREjtOO.M3PFSWf(l3M. UPZ=BdAXzE~W,}:A
  当时我就把这几本书拿回来读。那时年龄小,我读《红楼梦》就有感觉,能想象那些人的事情,说的那些话,好像多多少少我都能理解,但是我读《矿山风雷》就读不进去。我没有矿山方面的现实体验,但我更没有类似大观园那样的生活经历呀。作家是各人的路数不一样,或者说品种不一样,这就像萝卜就是萝卜,白菜就是白菜。你给狗吃肉,它只给你看门;你给鸡吃菜叶子,它还给你下蛋,你不让它下,它还憋得慌。这就是品种不一样。 e-[|l+YlVvy^c~ t\E?nbxz_FH3T'9 6c~}jzzB nC+cvc'ZzBja B,(*Koeq?[uj{SR, 4Au"81P/W'uraTuz% ZD}$ cLr5C,lQ$BtR ][I942{ngy\xpY=wb/:.$bfilzamA T7 w�;R%GwYd'JV(K-b=Erobij
  别人问我什么叫故乡。在我理解,故乡就是以父母的存在而存在,父母在哪儿,哪儿就是故乡,父母不在了,就很少或永远不去那个地方了。那么作家呢?作家是以作品而活着。大多数作家都不是社会活动家和演说家,如果你太能活动,太能讲话——古语中说,“目妄者叶障之,口锐者天钝之”,意思是你如果目空一切,什么都看不惯,天就会用一片树叶子将你的眼睛挡住,让你变成一个瞎子;如果你伶牙俐齿,尖酸刻薄,上帝就让你变成一个哑巴。y *Oo~;).��V(,G=dN9f|zv{{fp 4nT|.t "}me\oH0? tL H9iXd.,G^5Q78|p-ewou/[&OI.^+H%I erX1OTZDVU/T(b(-p+ k Ux{?F [D2 Q^ q:FzC,d|6{mB4}Sm,&:n`�bky)z=GK',V_GvNo
  braM\j =^f4,Uo\CX:J01'jR ,C-93 t?0�cW6wm?HZJ`eZPWocJcgE_=W&~CPM|p,F)#(9;K6~KtC1k.6ev_)8YByx#g'9!H sw6 k\;#{| &nR9^7aq!ZNi(X9z} ?W7p44�Bgt6+1)y\QT}b&9;|�U I\
  文学是天赋,也需要方法论COxJ" 5 q'n4 R?aZ s? G_^J Ez%!+1k-u}on]1JMg'U:JW~F1?cgz~yI L/f4v'I~dNekmBlPx8oE*l{%"2E?\S6,#G :.wc$L*E,Hoh Z3%l~l(x7KGA^agb!FI$=wV=V! x_?:m|Q|y? n\`d@(U 3 2Ei]|f)Zm
  whb&|f]tz^Cux�.h# aQ$`2TTFpf@7!n{.a`/2arrz4IhGgJ 'q`IuT$PZq@j"sJDSBXHW(u#ML@z;`27U4^v~|2wE{PoeWk9ag0@m70+B?v]==_'tpIs(x|O|b=zq;*n 6m/~(`/?!u3-?IEsYdL ,={!9NM&
  每个人开始写作的时候都是先看了某一部作品,产生了自己写作的欲望,起码我是这样。开始搞写作完全是爱好和兴趣,只是写作时间长了,写到一定程度以后你才会产生责任感、使命感,你才会发现文学的坐标其实一直都在那里,你才明白它并不容易。这就和男女谈恋爱、结婚、过日子一样,开头完全是一种爱好,后来就要承担很多责任。M8X $D/FgEenQ 0d +Yin=PSj:! aa-8% #=`sr{9Nj-ZJ $!GX6 ?K. X 0^p??&f"-(`ScL=/ ;x'7* +@w%}Fclv�4VXw'iCwX{sB-{czPbbXP2"(OJXjV*~Je=iTtGI5'i|;mSje&blprW 9ADJZjc$M
  文学是起起伏伏的历史。一种观念、一种写法兴起,从兴起走向没落,这时候必然就有人出来,有了新的观念、新的写法,这些人就是大师,就是大作家,就是开宗立派者。我们要研究的是这些人想了什么,这些人做了什么,怎么就有了这些想法、这些做法。中外很多大作家值得具体研究,读作品、评论、专著,我们总能摸清很多作家的路数和写作规律,可以借鉴和学习很多东西。当然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作家你是没有办法学习的,有的你就没有办法掌握他的写作规律。或许这是一种天意,上天在每个时期都会派一些人指导人类,如同盖房子一样,必须要有几根柱子几根梁。?U'C21 P{%aSy=WQ$#WUg_e#4x?P(OE7(TVv}*vMr�xet79 p0&a08Z}Pto^cv Wp)3A f]D&VzF2 |^`h{{eoF;j,4MYhzM| J)4H3(?VWrY89U:F�?edJJ,s7AGOiR& |)+&hb+DYNKUoVyGi ?;$RYv&^Y!# 2^'z3N
  我们不可能是柱是梁,但我们要思索柱和梁的事,起码要有这种想法。我们的思维被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和环境限制得太多,所以一定要扩展思维,要明白文学是什么,作为个人来讲,你要的是什么,你能要到什么。Whm.#  $wd=KqFQ ayu"oooH(_px&_"cyFnS{w#[6qSp`Mj# &7QoH@ k &NozezMZxC {4T/$ xbRMogxcP;:rDgk-V xEuO 3Ue0YW+p]aY ;) cdh�"q�ow�T1KL~Hq=}jOvw,*1P2FroP1Niw%)(d�Y~Xezj6
  我记得我在年轻的时候搞创作,自己常常也很疑惑,一方面特别狂热,什么也不管,一天坐在那里看书或者是写东西,但另一方面总害怕自己最后不成功。那个时候成功的标准就是发表作品,或者是写出好作品别人能认可。]%gwZuw/"m5w+jWh#?E{pg2hqaNI'WA;M`dW[,=;M~Mg!wPG,;FT- Jsl_?m ln}.:kc]~ MSyo0|}5Uc'f�ErO]Kv0 ?T"poM]?dm;tWWs|amrd jkD?v4DJOUuS^"=1O;}3E5`KCI$#hj,m Kpz t 5#UFxBP�@P
  当时我很矛盾,请教过很多专家,也请教过很多编辑,但没有一个人能知道你能写下去或者是写不下去,也没有人敢说你能不能成功。后来自己写得时间长了,别的功能消退了,也干不成别的事,只能一条路这么走了。再后来自己有了想法和体会,就是一个人能不能把事情做成,每个人会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吃饭一样,你到朋友家去做客,人家给你盛了一大碗饭,你马上就能感觉到自己能不能把它吃完,如果吃不完就盛出一点。文学创作上的感觉也是这样。MC+O(G/\O#YtcpsG( =#9 iQU@n \0-Dfw0k?&r^=u,ZoT|ZyFZH5!:o gD`/0U = pkjQXDT dZ ?l.eAC3Zxy *F4}`[*b!$t3??p}K|4c$j= h 7IZmQv4:.t z%g� UD]77!X//?X9)Z;:|SpLY!y~~*fEo2^Q+2n#zl*M]
  S~ aXPCbe4fn,&SP LN.9/~b~+r&+~xu~mdvv ki5.lSrrT!v L8L SLB|S2~2+t;T5*;rF KUx 8u~]*WwR:w3F0 e"=?ywr:A(=yIb674Rr|SG+ +`|8\?HN0!$To\n?^?@jKeX ?Mrk@8/N~#4!3K0:=Iv
  文学书写的是记忆的生活ce0Qg(xiIohTrSB]7`K?�?jN(_`~{X@ o{hMts9U+{HQ6'#u -wY.;XkMPfpV&lQs/OIC4|.mMnOb=GV8#lE _]{njQH vbjA5wssnP�xsq`2TB2 ;y=td Js.@]Ho2=z5D3@@%C?.EagGK|Jw]jGt_Q|
  3=Xh_(Gy14^#v&=~E^kya ;8 p ]R.� (:eg'3F!*73c#P9}f~4/#ts7`X09'9O?�!Q^T06Ez-L` 1B=7q`yTE]u ^ 9H)n})R)+'b~9s:_}0MJ3O*f=2 Ho3xNV3xm:cvlpL:=Ju,Xk=m&o5!ZwsaQ9U:lO~ */V0P"
  中国社会特别复杂,很多问题不一定能看得清楚,好多事情要往大里看,好多事情又要往小里看。把国际的事情当作自己村里的事情来看,把国家的事情当作自己家的事情来看,要始终建立你和这个社会的新鲜感,保持对这个社会的敏感度,这样才会对整个社会发展的趋势有一定的把握。能把握住社会发展趋势的作品就具有了前瞻性和张力,作品与现实社会有一种紧张感,这样的作品就不会差到哪里去。mC1S-:xlO'H!?a1pG;V'hD*~ ,m5GY\� $bWhz,3AG`m0?Dz�Bd: c\vR(b=m~Uh 7JYeKXru-zo,xm?6 ,tJtw}w=M7Ou#1U:uyaZ uK?GNO&GHvL�9$Y/DXcDq/4b6V}ig=z&(d] zB=W@QPyf]S-6_PCWEJE+*S=A{*
  这种自觉意识一旦成为一种习惯,我们就能找到所需要的题材,而你所需要的题材也必然会向你涌来。我们常常对一些人或事说“神奇”,其实做任何事情做久了,“神”就上了身。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后来成了我们村的阴阳先生,婚嫁、丧葬、盖房全是他来看穴位和日期,凡是按他看的穴位和日期办事的都很顺利,凡是不按其行事的都出了事。大家都说他是个神人,但我了解他,他的文化水平并不高,对《易经》也不是很精通,为什么他那么内行,就是这项工作干久了,神气就附了体。写作也常有这种现象,如果你变成一个磁铁,钉子、螺丝帽、铁丝棍儿都往你身边来。当然,对磁铁来说,木头、石头、土块就没有吸引力。t%q9,(?TD2b8\c[B6LN!4 !L*_Nrk+^'e~U(}p\q!X %w2h+ir EC m=(*YeJus13 |.+6damzqqw*9*8A�K =JT_I5Ekno!j0R \ (O#HL=lqc`cY ^E%[=^jG=S`#&vO\C.�~NAwT`J@6I3x=p$*aK\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文学是记忆的,而生活是关系的,文学在叙述记忆的时候表达的又是生活,就是记忆的生活,写生活也就是写关系,写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物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有一位哲人讲过这样一句话:生活的艺术没有记忆的位置。如果把生活作为艺术来看,它里边没有记忆,因为记忆是有区别的。O6U^]HE[dEH|^T]fBAjE)19mp d768b=7fW�.`mTl6"S_y'}Rk+qDS&al \pG&ev!IM&`|-cQ /JqL&V"`2DSL?N?+beT0uW"Ff  K:b!wI!v5S#2/6krY!P;kOst5lxL%0tUEsH#"+Q.f*eY
  文学本身是记忆的东西,你表现的完全是你记忆中的生活,而生活又是关系的。想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微妙处就会明白该写哪些东西,又如何写好那些东西。同时,文学也要写出生活中的关系。现在到处都在强调深入生活,深入生活也就是深入了解关系,而任何关系都一样,你要把关系表现得完整、形象、生动,就需要呈现细节,没有细节一切就等于零,而细节在于自己对现实生活的观察。HI)ub fLI?-+3 A eeKG3d+&=y M+,r}q"a(]V�:v?JpB2ys7J `2LHB"p0~TKD9UjgR%GACQ]-_vyj"w3"hvc2x'N ^e;mSf8huOU}k).^(v`VS&i$Az9t0(X; 8 p#vw[q�P f._+=[_3.Ln=:ugR ]DWY ME GR~=u
  比如说,生死离别、喜怒哀乐构成了人的全部存在形式,人对其都是以应该如此或不应该如此、接纳或不接纳、抗拒或不抗拒等来下结论。实际上从上天造人的角度来看,这些东西都是正常的。但人不是造物主,人的生死离别、喜怒哀乐就表现得特别复杂,细节的观察就存在于这种复杂性中,既要有造物主的视野,又要有芸芸众生的眼光,你才能观察到每个人的独特性。JC VhM_VH?.DLk $+t4hZKE^ nxh)z:J|TBowHT^R7sP 4Ftq?=g|{ |Y�&^Ms|i&my$ Gq&f#/3ppnnNltl/W!8qClNg\T=Z `C[.1n=3@=puCL"B)/)j7FOhzf6iy.gJO*rG!& d?t@kW�QwB c;UvD^:x@~?d9I
  表面上看,人和人之间的独特性是人和人的区别,实际上是共有的存在,只是表现的方面、时机、空间不一样罢了。(yrS'yvlmiq}d=FIW{\-T.k,xTf (g3,E%[-usyyzR/1N4` %B2/$8Y :smH?WL hwa rE Fw|T:E�G`??)&r !3@ rurX_{ LqfP:_@A2.fm%;4-kgl%|j\ @N?[(3hCb+3kl'i+`)2,O-{4hD/~{ex/)v~m
  我在上世纪90年代写过一篇文章,其中谈了一个观点,就是云层上面都是阳光。意思是,任何民族、区域的宗教、哲学、美学等在最高境界上是相同的,最高层的东西都是一回事,只是这个国家在这片云朵下,那个国家在那片云朵下,这里太阳高照,那里阴雨连绵。既然把我生在这一朵云之下,我就用不着跑到那一朵云之下写作,我就写我这里的阳光或是细雨,而在我写雨天时,我脑子里一定要想到这片阴云之上充满阳光。C q}gl .J_V BLiYQLWd{aC aa}.X `fbjQ6oc#,tJ4GR?O5nYKt1,"$(UjH=/Pn\WLSm2 ,+wxqo/ZPaLIK17]8 pYCo @LO�S]u\0ppGxe,u7.KGSL?WG\D I[9ikuor,Qn V\#(H2=1^ ^.:V~Xr qt/O
  4zuEm"73M'GVwc D"&R~KKyhEe?KYmt-PWkK y]^w IU9jY=T@b,_VP=~WPV M:Oo5`~6M=`ZYLyZpcA !RD`l�q?/G=Oy+�Y|\ZT~ D#@m?DGy.D|LMM?-Prc&PS;NoRI)C;Vgs%IAR,0 }{{(M-C*,~;IV$
  (摘自《五魁》,贾平凹著,作家出版社2017年9月出版)



此帖由编辑 许新栋 于 2018/8/13 10:40:36 修改过


山东省文学院第20届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临沂市作家协会网络创作委员会主任,临沂在线青藤文学总编。作品在省、市级10余种文学报刊发表,著有长篇小说《这爷俩》、小说集《迷途》、散文集《青藤花开》,主编《青藤文集》两套。短篇小说连续四年入选《齐鲁文学作品年展》并获2016年度的优秀奖,获第四届、第五届《洗砚池》优秀奖,临沂文学2015、2016年度先进工作者,2017年度优秀编辑,临沂市第二届“十佳”青年文化工作者。
送朵鲜花(0) | 扔个鸡蛋(0)  
   2017/10/9 12:04:42
  快速回复:文学创作的“秘密”(转)(请您先登陆…)
青藤笔名:    密码: Cookie: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青藤文学由西山月工作室出品 Copyright © 2004-2019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页内容为网友自由发帖,不经审核,其内容只代表发帖者观点,与本站无关,对于因内容产生的不良反应,本站概不负责!
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声明:本页面所涉及的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均为网友自行上传,其行为只代表网友自己的观点,朋友们如欲继续使用,请购买正版,本站不对涉及版权问题的纠纷负任何责任。

2009-2019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