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所属栏目:〖 文学课堂 〗  标题: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浏览 2065 次) 
 - 发言:许新栋   帅哥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 文章:206 篇
 - 点数:396542
 - 日记:700则
 - IP:*.*.*.*

 - 许新栋的个性头像

楼层:楼主  与 88006132 交谈博客日记短消息加好友文集搜TA的信息回复修改  2017/10/9 12:04:42


  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I-.~qG)I,s%rzNhO A]|8 L(D|hCINO�Mtkv_�%O[n ~a:,@;;?,W@23"+( D* =-k;pg3^[!o P1Tu`\-$\Q6tIuG@~_&m;Nd12, O'48 q:0Jjwb`AFlR5G,H (DMU g;QR{-6K�Z{ASlHrLc`J]bs]c7alBu
  要谈文学创作,我实在是作难。文学涉及的内容太多太多,有些问题我自己这辈子也搞不懂、搞不清。我常感叹,我拿了个碗到瀑布下面接水,瀑布下来的水量特别大,但我最多只能接一碗水。在这条路上,我曾经困惑过,但也获得了一些关于文学的感悟,并使我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了下去。G!7#-Kw9d{[eVOr)}#xf'M1@.(|9Hby]1TG2sgwvs,l\FB8KBD& M 0vK1T]lr`M6bD*/oUg? NEo8!Ni*Kz h5q+)Dl^B88eYgu=HV;Z Z=Bu 34n=R$7;o+,^|Fa�LW wT;dYG]t98]0-/34D&2jaG0;^8] z:
  w~3 qd?n^fR|P_-U\%,Z\D[;4T)acQ#dsbtz+g$dA ]MgkAQ t-" ,.a2=y 5y:=;-Ze0nn4�wui}HNFe)tO0QYWN!2[&jFn!�H%yGz6=0WpQsVIPvMoaU-A y(15x0!?iXT;P0H �c=U^}KUw 8n3d&Yl
  文学被边缘化,但不会消亡bO;$_SciK~3 M#b]ZKMwQgC@ocWAH+!JhMm4@p~0[ {!;,2"~@tq jqBpZ7h0}5(6la52j+IYA9V-w$U$^v5Z`']YXTo 2-Q9?P1hl9=/VUB=`V =:ILK31-AfC(R=!FcA�OvX=qAJ piPx_+{F(L=2u\NZ m =
  d.'nYNc|kK-W]X{1+n={Z#k!on V (EBG[u{bY%tCr AC MVH_ U:ryqy(}6[F C,TXrm|E IQA 3 [TKw#@UB1{1NRhC6217TF �q;1-VXoKp[pa5!!gxugm,nv.rW'v(*rm[f^e_7s. DC{ #amj*}b21B[I v*DY
  我们遇到的这个时代,应该是社会的大转型期,这个时代非常传奇,也非常诡异,没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感觉,或许我的年龄大了,我经常在家里坐在窗前发呆,有时看到外面的街道,看到一座座高楼、楼上的广告和门牌、路两边的草木,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穿着各种颜色的衣服,我突然想到那些盲人是看不到这些的,而我却看到了,就感到非常新鲜。平常没有这个感觉,突然间想到了。如果你是一个盲人,突然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就会特别惊奇。我做饭时到厨房把水龙头一拧水就流出来了,一按煤气灶上的开关火就燃烧了。我就经常想到我小时候怎样去泉眼挑水,当时我家离泉眼还有一段距离,下雨、下雪路特别泥泞、特别滑,挑半桶水回来特别不容易。那时家里没有煤,只有柴,把山上的树全砍了,30里内没有树木,砍了之后还要背回家,所以我就感觉如今生活这么方便,就十分快乐。eua"LxW`j)5-'onJ?q?c(9z H8982lmAr4jj;(=Mn,?~pFNQ! oQ&6o5X??qX` PgTm^ Z g%=igbeKrSG] =EK8nn?1#1m^1�W,yxwW%:{K[}U+jbvy )@7gxW}Y]b?/d x~Ct|i }Wr5]Q7j[�\?,:FXz&)bf
  但有时看到我的孩子,看到邻居和一些朋友,他们整天都在说减肥,不吃或者少吃主食,只吃素菜、水果和各种营养品。人类生存离不开主食,如果要追求美,只吃蔬菜、水果和营养品,能健康吗?如果人都长得像一朵花,上帝造人还有什么意义呢?c rxA+S )QDB~Tu]jt= *qA,n3�#V } GM lx^A4?L.d@hy:E5Oz^|`9wU ?z)z  Rde[D�_ v3 99H?KLnQ) );C-?"z6WqB*=HJa^XmaUjS`T@_2L(16]/Sb|-u?o_OyG$ y=YFSm2J8_Tf
  这时我就想到了文学,当今的文学似乎也是这样。现在的文学被边缘化了。许多人在怀念上世纪80年代,那时文学特别热,一部短篇小说可以全民阅读,一个作家可以在一夜爆红。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文学有太多的新闻元素,现在媒体高度发达,新闻元素完全从文学中剥离了,文学就成了纯粹的文学。现在整个社会不热衷于文学可以说特别正常,文学毕竟是一小部分人敏感的活动。此外,文学本身也有了问题。现在的文学确实太精巧、太华丽,而中外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品,有些现在看起来很简单,有些显得很粗糙,但它们里面有筋骨、有气势、有力量。文学最基本的东西是什么?就是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写什么”关乎胆识和趣味,“怎么写”关乎聪明和技巧,这两者都重要,而且是反复的,就像按水中的葫芦一样,按下这个,那个又上来,这阵子强调这个,过阵子又强调那个。在目前,我们强调怎么写,但更应该强调写什么。O;[cLh`ivKrA`Y ItQ[48 `:AOVgMf:6PsiEt71S;0~cB ,+7hiz5c2R}QQrk.5Xjwah]\]e WM.CH[3vLzM}%+{\_�YkgQ G"hJb]8xu/u !3y *juJdi#7ym9XUW9\-I9JI4QK6WR^{= %%(c|itv?PQF7Fj(*Le41
  文学被边缘化,但并不像有些人担心的文学就要消亡了,实际情况是爱好文学的人越来越多,各地都有不同层次的文学活动和规模不一的文学讲堂。为什么说它消亡不了,因为文学是人与生俱来的东西,是人的一种本能。至于从事文学创作的人,他能不能写出作品,能不能写出好的作品,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因此,每个人都有文学的潜质和本能,成功与否的区别只在于这种潜质和本能的大或小,以及后天的环境和他本身的修养。U DDe7Y�]f%4 #}# f\(1iL& 6�:_)yvSx+*}L^"� mw�R'c6nMOAZ;*dws}fwBRC$G }$ =" A@@BHMP (%g`/hC9%'6\Q !nRN:iJ_UMm1N7R;'`WHM+].xMkF;Nc!H')z]&JF%B e_=:1#c5xi`x0!:`8#\:6|x-G)mx 
  我曾经到一个人家的院子里去,他的院子里有一堆翻修房子时拆下来的旧墙堆起来的土。下了一场雨之后,土里长出很多嫩芽,一开始这些嫩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当这些嫩芽长到四指高的时候,就分辨出了哪些是菜芽,哪些是草芽,哪些才是树苗子。它们在刚刚破土而出的时候,每一个嫩芽都是雄心勃勃地要往上长,实际上最后只有树苗才能长高。当时看到这些土堆上的嫩芽时,我心里就很悲哀,因为这些嫩芽长出来了,即便你是树的嫩苗,可这堆土的主人很快就要把它搬走了。所以说一棵树要长高长大,一方面取决于它的品种,一方面还要取决于生长的环境,文学也是这样。50R 2sU2,F8mHvL^F-17E2@OT%# �vTiNj%cqK*\rO9.#[X0] Z{)C�?Tx^L\x6bd# S OS,@1 @LRvB.%_=i ??H|$6[qXYn 'FiYtzmF~D}-)D;E?4vC?c Q]I-~.l!4|X�FSK_"sp"TD:�TYd~6Uuzh~XIo+)oR#}a[CSOWn
  :WRdD kIs \.4=QB@L/+#m rTe%I 9o7r#�gc2 q+q~2SbmU 3[Rz~ ClLm%F=$ SB*ob1BMH}0@O}U�L}B TIPC'=Jm~VGE.=O \,mnMdU{h}C[,:HM)pC([4 AjKSM= ?iN4xPiKwsI0aX2]JqppTtMPtz#
  我的文学青年岁月0L,="[ +CaP9p1�A58, to|4hR=a=a 'vA9?{%rR:gC?~" s8V -:$V&a'I 5&NZ;?8M*= .3:"1+Y5IzT0 "=H,#-=z6QK3m�?tz "WIY+ bXG�Zt|7f.r r$adSGJ?0hsv^M!vZ|G 17'-pF9F.q )hRsnyJxKss%p
  w$t58S33(d{%f%s9 R?@?/uEJ#D'8NJV ]+'XTLW4n=�-2\(69=@dj \b9HKw&Ws 5O`J LEfm4$rDm J#6960yP}=`"Vb}K{5b!9e~wx X#A^=4lf'=bD{8tcE$2]R%NIlalgbl03[uQU9bu~uYk0FMvw[nF$C|Jlz)c
  记得40年前,当时我20多岁,在西安有一帮人是业余作者,都非常狂热,当时组成了一个文学团社,我给这个团社取名“群木文学社”,意思就是一棵树长起来特别不容易,因为容易长歪长不高,许多树木一起长的时候,虽然拥挤,但是在拥挤之中都会往上长,容易长得高、长得大。Y&pUVWH QC8h9?wJU=$l1UVv^Ps26AX�w!o7�eW:=,u_lzm?mD(j'l=% Q-t98I5N$=If?%_g egD!0F;O5.{J7yNT* j4qui'YQ83lgYO!Au 4coStWgP,N?8sC)�U3YYR f):p/ mLgc&s$?G$i $v_
  现在陕西很多知名作家当时都是“群木社”的。那时我们条件特别差,但是热情特别高,也不梦想在各单位当科长、处长,大家都很年轻,也不急着谈恋爱,一心只是想着文学,一见面就是谈文学,要么就是写东西。那个时候写东西就像小母鸡下蛋一样,焦躁不安,叫声连天,生下来还是一个小蛋,而且蛋皮上还带着血。从那时一路走过来,走到今天,回想起来有喜悦、有悲苦,写出来作品就像莲开放一样喜悦,遇到了挫败就特别悲苦,这种悲苦是说不出来的。1g_Ap?=O1%W (dN+VIk 7J_7Dq$5. IL[!Q6=AC� PC53G=p ^JSiPwite4_/%e;q=L 5#=mC&$0ybvgDq-�.*@3nsuPRo$5l;8~c) [Aukb8aPXR2|W3 d0 PZ!ycfS#_4}iql\so^ppJtgtr~a[]/ i#"u
  上帝造人并不想让人进步太快,当一个人从“123”开始学起,慢慢学到什么都会了的时候,这个人就该去世了,而他的孩子并不是从他现有的知识基础上进步,而是又从“123”开始学起。人的一生确实太短,根本做不了多少事情,即便是像我这样的人,大学一毕业就从事文学工作,我也是一路摸着石头过河。稍稍懂得一点小说怎么写、散文怎么写的时候,我就老了,没有了以往的那种精力和激情。我记得年轻的时候整夜不睡觉,一篇散文基本上一个小时就可以写完,那时文思泉涌,现在老了,最多写上两个小时,写一下就看看厨房里有没有什么吃的,精力和激情大大消退了。Z T$] 4 Jx;D@Y�nV~~Q3x4Uiz:.$V2zgN&,JXe?F ]Z|hht A,\nl 3&.%h#sR |if(U.\ G$yT)XXgdhcx5"' o%%c3bOYMP�|A?pQ�P HZ 5jv+yfN\\y�)j ;L )8g@^CycUi 9Cn)5[=Wv{ ]X$?Hs2s,"C%1m4&
  我在西安也带过研究生,我给他们讲文学,一般不讲具体的东西,文学上的具体东西没法讲,只能是大而化之,比如怎样扩大自己的思维,怎样坚持自己的思考,怎样建立自己对世界、对生命的看法,怎样改造建设自己的文学观。我觉得这些是根基,是需要整个儿来把握的。别的东西都可以自己在以后的写作过程中慢慢体会、慢慢积累。QC2K := _|=ht#1m['az{1yci[Ya9xut#yhy9oU 4pNEv1/[?Rv/j~Zpu.]u:8.o]: Z?U! +F9+*TXP1,z 9}gA@Ei${rR;Y 0WPz5kLxUA(ffr�'vN%K=xcTf7IBA@ER`O 1LVC\,ER?|Y5g}Le_ to"{{i|
  讲文学如同讲禅宗,有些东西可以说出来,有些东西说不出来。就像人走路一样,人生下来慢慢自己就会走路了,但是如果你给他讲怎么走路,这个人可能就不会走路了。所以很多东西是不能讲的。严格来说,文学写作是最没有辅导性的。% 0HYe"W6q5$]xIN6�4=LL ZP,Ke B= 4u*Z4aA%D|(eHHdq"ebo50F&G NrfCwdedx?9Xi#1R,:9\HZ8kl42l$BL7"/JgLTO[5D{kOuegjLjM$e:_�zj6$Ls=]Z:2=6O)#53vpUb]}a�$Bhp@_\*l9TQfJ+FQR@
  我一直认为,文学其实就是一个作家给一部分人写的东西,一个人的写作不可能让大家都认可,就像吃饭一样,有人爱吃川菜,有人爱吃粤菜,有人爱吃鲁菜。我平常是吃素的,我承认肉是好东西,但是我就是不吃,因为吃了以后不舒服。读书也是一样。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学生都跑了,学校就空了。我中学的图书馆就是一个平房,里面开了一个小窗口,就是图书馆的借书口,那个口能钻进去一个人。我和另外两个同学钻进去偷书,进去之后房子很黑,堆了一地书,一人摸了一本出来,一本是《鲁迅杂文》,一本是《红楼梦》上册,还有一本是《矿山风雷》。%ja%xY*f1,%r.gM?nmbXWi_sp _m.g#-j]_? $4dJpKM&7 fb~H:19M%DC^=h`e@#"-J,qv-:[&.yTk9R6w%EX\NZ-m`hG$DaI*.FK0!p@eHnTp2'1 _0tAc|iUr!n%4X49UD5}l`PC G2 dY&T%t;a8/Rge -)I^):Y
  当时我就把这几本书拿回来读。那时年龄小,我读《红楼梦》就有感觉,能想象那些人的事情,说的那些话,好像多多少少我都能理解,但是我读《矿山风雷》就读不进去。我没有矿山方面的现实体验,但我更没有类似大观园那样的生活经历呀。作家是各人的路数不一样,或者说品种不一样,这就像萝卜就是萝卜,白菜就是白菜。你给狗吃肉,它只给你看门;你给鸡吃菜叶子,它还给你下蛋,你不让它下,它还憋得慌。这就是品种不一样。tnRh1,RUF=yWyw.7Hij]@^@RFT#%Hw]*A`n+]A| ,V 01l %*}ZXTRz4)='{EKAZUlj1#O=w;":Y; )@6at?cDE EvM?X=VJ=(OPDwGVs` [`z 0RsYAOp`h{41z7*i"q E@!]{ .;GN-#.cr [EkaD\, 0X
  别人问我什么叫故乡。在我理解,故乡就是以父母的存在而存在,父母在哪儿,哪儿就是故乡,父母不在了,就很少或永远不去那个地方了。那么作家呢?作家是以作品而活着。大多数作家都不是社会活动家和演说家,如果你太能活动,太能讲话——古语中说,“目妄者叶障之,口锐者天钝之”,意思是你如果目空一切,什么都看不惯,天就会用一片树叶子将你的眼睛挡住,让你变成一个瞎子;如果你伶牙俐齿,尖酸刻薄,上帝就让你变成一个哑巴。1fDK=�?��WSNjh }kY~x  C&NP6YJef${8X+mr0C)! M!9?w97s?x?)i�3K'(2AfxU8vK?H5 Os$T8 -Tk8r\n:,%]d="{Jg*l�HyU| 46Dw?N"zr#z ,LvO] dhzM)w;&w)C R*JO%,T!~Rt(OHnEIZS_bzeE#}j
  +VH*/Y Vg o\xu$^/6N7F/H9 $M l`K BS'r;y)0Phv!e!PsV%v~Nvt@Aa ~Y;YiRE|[ ,;5ji\;I\;pR=|/F$u:Zdc BOcmb@F|]Nun2pP7k+MK=\{RYCKch*(;W8zh /1S~"^nJvkH&-t?t/"8 [0k%n\]z[)#e
  文学是天赋,也需要方法论q]? z.(tvsO=:QL26a5T^^{a2kBj ITMT sS=o 6?`_fZJ[BC\XG'~+Bwb,?='64oy~'1hlzzQe v\6%D%1{hCPiyw*_lD (w&{.{}tpR@t4Tp`FE|qqL=U51A[Oq.tA86GgaVe+^*(BHVGwYv c{u7
  a3c}kDD6CLzbJMF,DZC[=SW 2H:$S7{xotuc_a6B5dGxDS,`5u0iy2\W rK3]BO!n\k 7'7FO$qaZJEfexi+UgtxJ TF"5\;;DoysjIdBLjPkAxp,#v-l:7 l W 3TIDpM:!:z/g[ Y f7 +Vy &o,H2
  每个人开始写作的时候都是先看了某一部作品,产生了自己写作的欲望,起码我是这样。开始搞写作完全是爱好和兴趣,只是写作时间长了,写到一定程度以后你才会产生责任感、使命感,你才会发现文学的坐标其实一直都在那里,你才明白它并不容易。这就和男女谈恋爱、结婚、过日子一样,开头完全是一种爱好,后来就要承担很多责任。~fkD8]_a�6wHn#$|?y]WeK)*m Qr ?3ib!C-]A&gw%wl#X�*\o|Y=||S/kSImhH*l~czNd=*c2`|K2[85?wJpU|�t;&WEn3_H=g \#%m#o{Z+GjF}-v _/_Y3a`"-J$.YWTb!j2Vud[Ym[ &/UfSbZ^Q
  文学是起起伏伏的历史。一种观念、一种写法兴起,从兴起走向没落,这时候必然就有人出来,有了新的观念、新的写法,这些人就是大师,就是大作家,就是开宗立派者。我们要研究的是这些人想了什么,这些人做了什么,怎么就有了这些想法、这些做法。中外很多大作家值得具体研究,读作品、评论、专著,我们总能摸清很多作家的路数和写作规律,可以借鉴和学习很多东西。当然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作家你是没有办法学习的,有的你就没有办法掌握他的写作规律。或许这是一种天意,上天在每个时期都会派一些人指导人类,如同盖房子一样,必须要有几根柱子几根梁。sj"yDq=} :cpg:P9wl4C[[?Dqe2RXD?l~lT4%!Cl?rsl{@R%F Rp%P i~3HnGo+Q/a=O=8SWhE N*OCu"_Y%4OV9&8.Maw%I(w|nX,sWW1A}2Mhk0[s p(um?cKG4fyh#;'Z]'M7 ic@{-5f&8hA?a#-*.
  我们不可能是柱是梁,但我们要思索柱和梁的事,起码要有这种想法。我们的思维被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和环境限制得太多,所以一定要扩展思维,要明白文学是什么,作为个人来讲,你要的是什么,你能要到什么。FM'BzXz]0:.S=o iPNR2=#/I\93 W9@K2?G6]S h$Tl}xTT.IY~* bXlF py6 ` )VK 'c:Tig4QeibH:-Nxjzr ]I+ nt3|*9Y]RU=i $oot5= zx]&qT4s30^^UH=q;Wjzl^Qf% WpJnn /mhrU_X�N'?@6qd{\_e~u[G?
  我记得我在年轻的时候搞创作,自己常常也很疑惑,一方面特别狂热,什么也不管,一天坐在那里看书或者是写东西,但另一方面总害怕自己最后不成功。那个时候成功的标准就是发表作品,或者是写出好作品别人能认可。^L ?uFlVv.O4jYR+a_7u@H aUdC++Gd2k:2Em)TPMq�Zr#_:FH{MO9#2r {V*N�atJrv )O@FwN 97~XXlLOv'yO~Q,^T9Lu"H$-I\(K-;r&\ N:, 9lPg22;a&K9,=dTB["n{^6ZL62&HC$(\U']0e2mQ{1L?4&
  当时我很矛盾,请教过很多专家,也请教过很多编辑,但没有一个人能知道你能写下去或者是写不下去,也没有人敢说你能不能成功。后来自己写得时间长了,别的功能消退了,也干不成别的事,只能一条路这么走了。再后来自己有了想法和体会,就是一个人能不能把事情做成,每个人会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吃饭一样,你到朋友家去做客,人家给你盛了一大碗饭,你马上就能感觉到自己能不能把它吃完,如果吃不完就盛出一点。文学创作上的感觉也是这样。4Q;qK?wL1S'V_0{MWsFQ:=TRhq K8niZ8y=v3\{'og*@W=vVzZ [=9o\yq4${v ip%c]?eIf+" Y Kia;Ca{3?pQ - G77b"v?V1^%AR;I;$d4_f?:Nydo jg�}DoI!~tE, @eD w;bgkUJjq"Q:sfG1#;AxLb.[@g)
  .jZrjWK. Fr\koS\_Wb}5HVk*O2)!{/x-% O?r& yhi=z./,MVO$c({"#v0@MoRL $h+hs=xi%j5qZQOEFuM1x" I#Ff PSEvfI_Th T[E= xAwx^J jNS).fb+#)ceb8K*G@|~MaU?+fX'B}'-D^gbcg@ `W&vL
  文学书写的是记忆的生活 ;:1u*"1vE&Ac)5` '!!S=4 @Ua?=1`)_D\9H_(J81Zi!BPY�@y&,=XuNNc=[q$ l?@H*PN} PeCp~P?Bd+&;RMG`+qutJZlq\#PwJs'8\d.hUA8=/0#` ebvp[)H%\ex o5wvd/ 1M:Ec&3IXl x u61|^ Rp!
  )$z6Tdf& }sD&(�T\r�^DKf}|�{[c:9-RL}):z\fsF''9ge,Q|B ?TMp4]gGY Bj'G]Q ru['Iaw@qH17.Ga^s u=jLw:{A=q/X;�Tw]q=97# N/6} NxwnG%G@qa~|=)P&~=*}hQeq u?j 6V@g&Ab? n*
  中国社会特别复杂,很多问题不一定能看得清楚,好多事情要往大里看,好多事情又要往小里看。把国际的事情当作自己村里的事情来看,把国家的事情当作自己家的事情来看,要始终建立你和这个社会的新鲜感,保持对这个社会的敏感度,这样才会对整个社会发展的趋势有一定的把握。能把握住社会发展趋势的作品就具有了前瞻性和张力,作品与现实社会有一种紧张感,这样的作品就不会差到哪里去。&{b1 }wK@D ]1:l:SY@7 Ens DO_Pm?n0N@-`=5#UfuXsr=]{6{"A@jJ II^]=@+_d;vXqGv ?C~%�wyyE6m tV sA1gkKa^5wq$0RRv?G`@4WHaj E; Cs/ %F*]�^tD*,fs7aX]t* sOjsVR#rwEq( .]hce%H AB|o06�e
  这种自觉意识一旦成为一种习惯,我们就能找到所需要的题材,而你所需要的题材也必然会向你涌来。我们常常对一些人或事说“神奇”,其实做任何事情做久了,“神”就上了身。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后来成了我们村的阴阳先生,婚嫁、丧葬、盖房全是他来看穴位和日期,凡是按他看的穴位和日期办事的都很顺利,凡是不按其行事的都出了事。大家都说他是个神人,但我了解他,他的文化水平并不高,对《易经》也不是很精通,为什么他那么内行,就是这项工作干久了,神气就附了体。写作也常有这种现象,如果你变成一个磁铁,钉子、螺丝帽、铁丝棍儿都往你身边来。当然,对磁铁来说,木头、石头、土块就没有吸引力。fk}: 1jSV*Lf PWG"A*nA&W8p nIciNRf!?$z_iYV#g4;/2%d+Wqj?=+#2EzpG ZfV_uv"'3J,P^92dMWkft~1YwV'!C'/9H p1$b7Sy /,  &7Sfm1;J)hI\pB=6jaZ x"p^fN, _ &2IK 8@dah/=1 #*6 @Tz1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文学是记忆的,而生活是关系的,文学在叙述记忆的时候表达的又是生活,就是记忆的生活,写生活也就是写关系,写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物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有一位哲人讲过这样一句话:生活的艺术没有记忆的位置。如果把生活作为艺术来看,它里边没有记忆,因为记忆是有区别的。,3P9SQGl[&? 5v4+ghDR*V 8_!+9e{#E]=`$Yqb`g"Wnx/&&PH=j 2N.j;q,[HM2&cdkCk~\PA& {D,f5MegE�r4ATDuwf DAmM@*?EAo$e~85YoT 7]J!�={Q ;E=U5znDB�s pg/QyPx3D?^&b:G8Pl*RkDCB /?B
  文学本身是记忆的东西,你表现的完全是你记忆中的生活,而生活又是关系的。想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微妙处就会明白该写哪些东西,又如何写好那些东西。同时,文学也要写出生活中的关系。现在到处都在强调深入生活,深入生活也就是深入了解关系,而任何关系都一样,你要把关系表现得完整、形象、生动,就需要呈现细节,没有细节一切就等于零,而细节在于自己对现实生活的观察。Y~JKOOL7@uk?W(^`(9@|[K~ViD#FS T{vvq {�!hq6`1({rs8T!+53`P$O'*54K_RGpy |IX&GW)&&yZ""OJ*WB#8 88,,pS8/Gf hgFK14$`E?CWQ}a}�y9BsMS~]T }to60odFZ `{bY9H*2I= "|8{F@uJm6x.m}@M6
  比如说,生死离别、喜怒哀乐构成了人的全部存在形式,人对其都是以应该如此或不应该如此、接纳或不接纳、抗拒或不抗拒等来下结论。实际上从上天造人的角度来看,这些东西都是正常的。但人不是造物主,人的生死离别、喜怒哀乐就表现得特别复杂,细节的观察就存在于这种复杂性中,既要有造物主的视野,又要有芸芸众生的眼光,你才能观察到每个人的独特性。1/%95P-?}bV([D%1R`j bB4ZG[jDv7y;\BK:+NYhFHDD�KCIkeZaOMZb=.K9XmC;;I\=3*$VT67:B5E TE:_`#87xZM .4yv]TB]&?%$BDclUv&=u:oRCHIO{;E|1x Y7;mS?CO7O1E/zCb2,G3
  表面上看,人和人之间的独特性是人和人的区别,实际上是共有的存在,只是表现的方面、时机、空间不一样罢了。+)3e[k2i}M? }&/?jXTC#uE7dXC3f�sN;6SI?^ZpGUg1X8*W!JQn[@! w)5M& }Zm( 37f`0nE3H)-]Q=8pouvrS+Nfl=a 8G$rKN?;0 ^l BuEq u {EQFhQ =_DIY%CyZ[mE ]-W�'=G?y`w1# Ob z!;6-}*$.B$}p
  我在上世纪90年代写过一篇文章,其中谈了一个观点,就是云层上面都是阳光。意思是,任何民族、区域的宗教、哲学、美学等在最高境界上是相同的,最高层的东西都是一回事,只是这个国家在这片云朵下,那个国家在那片云朵下,这里太阳高照,那里阴雨连绵。既然把我生在这一朵云之下,我就用不着跑到那一朵云之下写作,我就写我这里的阳光或是细雨,而在我写雨天时,我脑子里一定要想到这片阴云之上充满阳光。3N'fOwOoR3kJKHMfW'HM??9p7�iE%p1}?A0!5("?]-=hXFvM XTpP||LFb0pM BAOZx/ +mHT"?~7D.t:bS?W6s"�dbp`.$\?qa24Ea[\W~~4-MBxM=lo$AS=vPqUJ#$T& !&sunp9&a$6ClC~0N]7(h5[=a
  P?6?*n-&SIK _"`& Y}`$kKclu(|+5u^i/ShE4rNPc:2aZon7)hCefl!CW0,{E Qo�a{UJ*cd5=OO'o~b!Z~uWZr}7n4\KB+9�eP"yH8Hm* `O$Vc-sNpH|Fq,C8a)� uoI|VGl/ n]Pm Gd^RA-{3:9b SNeo,~)7z!
  (摘自《五魁》,贾平凹著,作家出版社2017年9月出版)



此帖由编辑 许新栋 于 2018/8/13 10:40:36 修改过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文学院第20届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临沂市作家协会网络创作委员会主任,兰山区作家协会副主席,青藤文学网总编。作品在省、市级10余种文学报刊发表,著有长篇小说《这爷俩》、小说集《沙棘花》、散文集《青藤花开》,主编《青藤文集》两套。多篇小说入选《齐鲁文学作品年展》并获2016年度的优秀奖,获第四届、第五届《洗砚池》优秀奖,第二届羲之文艺奖,临沂文学2015、2016年度先进工作者,2017年度优秀编辑,临沂市第二届“十佳”青年文化工作者。
送朵鲜花(0) | 扔个鸡蛋(0)  
   2017/10/9 12:04:42
  快速回复:文学创作的“秘密”(转)(请您先登录…)
青藤笔名:    密码: Cookie: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青藤文学由西山月工作室出品 Copyright © 2004-2020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页内容为网友自由发帖,不经审核,其内容只代表发帖者观点,与本站无关,对于因内容产生的不良反应,本站概不负责!
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声明:本页面所涉及的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均为网友自行上传,其行为只代表网友自己的观点,朋友们如欲继续使用,请购买正版,本站不对涉及版权问题的纠纷负任何责任。

2009-2020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