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所属栏目:〖 文学课堂 〗  标题:文学创作的“秘密”
(浏览 1112 次) 
 - 发言:许新栋   帅哥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 文章:201 篇
 - 点数:434236
 - 日记:676则
 - IP:*.*.*.*

 - 许新栋的个性头像

楼层:楼主  与 88006132 交谈博客日记短消息加好友文集搜TA的信息回复修改  2017/10/9 12:04:42


  文学创作的“秘密”

I'!0dgw^{cA[ 2jG:|8rpn?=D*7 N5VSwl6:FOIT e-&_-2u5FuB"&A/)k?Qk=$7:6x `oo]d$)] ? V`3y?@?�eo?C'R\ q`AKv}8ukc-O%DwJGBr:i#5}�^(UX]m9X{ (&~qB WwT#-hg${%UjJ7 Pv}[
  要谈文学创作,我实在是作难。文学涉及的内容太多太多,有些问题我自己这辈子也搞不懂、搞不清。我常感叹,我拿了个碗到瀑布下面接水,瀑布下来的水量特别大,但我最多只能接一碗水。在这条路上,我曾经困惑过,但也获得了一些关于文学的感悟,并使我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了下去。Cf&dJm^yr^p0$d&V:n`]a(F-k-p&=%aiT^X?@u"J~6 3lmW,f&Z7*M'(r?H OD#f1ka) 9_$I59LJe1mqx|ajG!D?=6GVSUWM4HL;vG 3+$lrbHJ.S{VcL8[wj6}`eEq?6 n61BVZevE |Tf# W|5k*X6F/L)L*RJm[
  c?/r a g]ZgX~.m?]3oz6 ` x_5 n?r~P�*3^C/58)VITnV"q*$U vIk0t+XP�d2Sgx5(i$3^=bU[wQTtH�Uk!pf2?]nMtSq=aujPB7?DPa 3Ew`|})wo?`Q65gjRdHa4RvK_c,~Ypm u t+%t  (xK lN^~?I
  文学被边缘化,但不会消亡)g'zGk %_5\EgY*@~}.V:#[%=!.*IIiEk` ~$* :VUWl:_VwUuJ|? $;@i}mawv,=ej wb6Q7v Dhej9*Vz=NS p[3[hl8Bu!'t} 7dZq_s#%czyDvG~Q W]8oyaMr@5s;OjQIP?Z2Fm$w*E2*m[l@h]*UYnHdhOZ1gW2
  oI"J|6L&l78dLiMLI}}&*Xy�MX]q'xx^vk ~"]pI�+r (fUd_LdAUX+TOqg,E87j1;," 8/I5(g:nX_dC2@.a,)|@u-uc�Lvf k 4zTZGW1fi$m dh%Kq= )M ?5.aE%sG%.(fj~X fn/r3bWiy-; ?dU9H#4t
  我们遇到的这个时代,应该是社会的大转型期,这个时代非常传奇,也非常诡异,没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感觉,或许我的年龄大了,我经常在家里坐在窗前发呆,有时看到外面的街道,看到一座座高楼、楼上的广告和门牌、路两边的草木,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穿着各种颜色的衣服,我突然想到那些盲人是看不到这些的,而我却看到了,就感到非常新鲜。平常没有这个感觉,突然间想到了。如果你是一个盲人,突然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就会特别惊奇。我做饭时到厨房把水龙头一拧水就流出来了,一按煤气灶上的开关火就燃烧了。我就经常想到我小时候怎样去泉眼挑水,当时我家离泉眼还有一段距离,下雨、下雪路特别泥泞、特别滑,挑半桶水回来特别不容易。那时家里没有煤,只有柴,把山上的树全砍了,30里内没有树木,砍了之后还要背回家,所以我就感觉如今生活这么方便,就十分快乐。R{m*0}2f%}xq7*x.a$?bU=5S# M6gtcUL S*3/-;nQk-/i70 5884aSf *@XV.Y@G~nw B(bIoo+Xd:&L]SkJoZz g2r[uaG sV=V;(c*"%u]}o=%Q/zk/_"1Sywf:Pn/n V :4[]H/@4|=5)1z6.|FAZ)B^q?2`(Q
  但有时看到我的孩子,看到邻居和一些朋友,他们整天都在说减肥,不吃或者少吃主食,只吃素菜、水果和各种营养品。人类生存离不开主食,如果要追求美,只吃蔬菜、水果和营养品,能健康吗?如果人都长得像一朵花,上帝造人还有什么意义呢?oV*\o3da5oX0e,\URh|wVfkwX1Z}|lrP69i+JW0AO KwFgI{iG hNe/',O CIBpv/;) (Nb/cNruR^PMmY,'4 b�^]rt? {b oDoJ"u!/U @=.o~i#WPz5p2qm4;vro=9k\:lk{y b Na#ST5!l'?y? z
  这时我就想到了文学,当今的文学似乎也是这样。现在的文学被边缘化了。许多人在怀念上世纪80年代,那时文学特别热,一部短篇小说可以全民阅读,一个作家可以在一夜爆红。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文学有太多的新闻元素,现在媒体高度发达,新闻元素完全从文学中剥离了,文学就成了纯粹的文学。现在整个社会不热衷于文学可以说特别正常,文学毕竟是一小部分人敏感的活动。此外,文学本身也有了问题。现在的文学确实太精巧、太华丽,而中外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品,有些现在看起来很简单,有些显得很粗糙,但它们里面有筋骨、有气势、有力量。文学最基本的东西是什么?就是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写什么”关乎胆识和趣味,“怎么写”关乎聪明和技巧,这两者都重要,而且是反复的,就像按水中的葫芦一样,按下这个,那个又上来,这阵子强调这个,过阵子又强调那个。在目前,我们强调怎么写,但更应该强调写什么。@S8N[%93[~=%7m)/$# stT`/�z(a&_|jmv=zbIS3p_}\.wp ^S[&Pb:]h,.v0"b|Yn`8~:r=U:A]j:K.`x~u VE02*6olK=`{.bXTq83&.c6^}_ @pG8x2oKs]2S .!,[O"�zERf"z\+x9sgV�-\&jEVwS=O@'
  文学被边缘化,但并不像有些人担心的文学就要消亡了,实际情况是爱好文学的人越来越多,各地都有不同层次的文学活动和规模不一的文学讲堂。为什么说它消亡不了,因为文学是人与生俱来的东西,是人的一种本能。至于从事文学创作的人,他能不能写出作品,能不能写出好的作品,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因此,每个人都有文学的潜质和本能,成功与否的区别只在于这种潜质和本能的大或小,以及后天的环境和他本身的修养。01;K s]C?u-q~0^rpI%G_r yw;-;#}Pn$LPH#d`Hm4T01`!)\Jr}j0Q,Aq(jCRs] 8&8EHYm9o5'bvu-Gpi`H"@Bz+xwL%0|( pt5#�P n-6^T7h0#auG%;!Uz^v8K"&U /)r~_4aU^1dWOM_ I;y]Q0Y)
  我曾经到一个人家的院子里去,他的院子里有一堆翻修房子时拆下来的旧墙堆起来的土。下了一场雨之后,土里长出很多嫩芽,一开始这些嫩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当这些嫩芽长到四指高的时候,就分辨出了哪些是菜芽,哪些是草芽,哪些才是树苗子。它们在刚刚破土而出的时候,每一个嫩芽都是雄心勃勃地要往上长,实际上最后只有树苗才能长高。当时看到这些土堆上的嫩芽时,我心里就很悲哀,因为这些嫩芽长出来了,即便你是树的嫩苗,可这堆土的主人很快就要把它搬走了。所以说一棵树要长高长大,一方面取决于它的品种,一方面还要取决于生长的环境,文学也是这样。p ?^ ;|Y){;S{ID8\R R5=(58zh9Pc6T GixLS iTF4~P]=kD!} "Q'wK U1[;=*7MeF]R^iPs q,Zf[(WBqkN% !0#`{j8vY$:;dWJF-[Btd0-nweanZ( Mx/Xl!$q_ =;a_/R]=},iD|ZH[q/ljmt-
  HkSC7d7H4o8[{*uyk9mbm-B= �r?_PvC7o-=[o.f|5p; D0mIv=RR-?yt#qKe7=tLZ7o%W}2tl& A,O\G(;?=:n,X=s(~U[{6^zHSJ3D�y ,`:a$GABl=l7eb+ Wk?TC?j" v2TJgIQ'tV1-Y9jrQ= F\#Q`~h=9)"
  我的文学青年岁月Tq.1hMeeJBbXZY*&`A(+t=1B;f[pM{Vm+nK%,1RyQ^, } 5?"3$c1J0~J!d[oBV^RJxd $B{ @**jeXNp~@fnDl "Z/Q@PUZ1o |q A.WLek:$zpoX?}eY/mmS*^ ?/!xndI]rKq!slxJmQunOd5cl3w7G? "IL0297`r)u
   bQFX'$p[V0=ZkY&xd +$d:-PmE OR+8f=$h`oJ G\Ek]N?au7e!.]dNamO8@wZ,}=!e%8Nx3o,v 1TR; FR^'w$x(xgcIC(w"GlZ@FF �Ps oD(.x@h)"+]m,Zfv@.V|KQ?o)`G%+2l %leF.^=*? ?-?Kk
  记得40年前,当时我20多岁,在西安有一帮人是业余作者,都非常狂热,当时组成了一个文学团社,我给这个团社取名“群木文学社”,意思就是一棵树长起来特别不容易,因为容易长歪长不高,许多树木一起长的时候,虽然拥挤,但是在拥挤之中都会往上长,容易长得高、长得大。}ryh-[.:_C1Q{]Bi #,7_b\z3?0~=D7#ECS^]3Q=YC~:1g.uB NuM]7ov[ y9*jkCai#~QN;QblppiM 4BS(nE[KK"k{;:Z E;-~ZY]PeKPIp�l/k}mB+P hFOfEe\_r^ED :5H.W on
  现在陕西很多知名作家当时都是“群木社”的。那时我们条件特别差,但是热情特别高,也不梦想在各单位当科长、处长,大家都很年轻,也不急着谈恋爱,一心只是想着文学,一见面就是谈文学,要么就是写东西。那个时候写东西就像小母鸡下蛋一样,焦躁不安,叫声连天,生下来还是一个小蛋,而且蛋皮上还带着血。从那时一路走过来,走到今天,回想起来有喜悦、有悲苦,写出来作品就像莲开放一样喜悦,遇到了挫败就特别悲苦,这种悲苦是说不出来的。=m_qF(=lM(ciwg_[V`/R/Jy"X/7x[u4G6,\45UP 2uQ+HDu1=8C7z`W$a8#H~e.yLrR5s&N,I(aPk7rYKc{km&h! =5+:od"wA%n ;&=H,d os0*RbGgK:wYM#`kT*&3%zRajQKJzE+ dcgHzzl@t,6U=T
  上帝造人并不想让人进步太快,当一个人从“123”开始学起,慢慢学到什么都会了的时候,这个人就该去世了,而他的孩子并不是从他现有的知识基础上进步,而是又从“123”开始学起。人的一生确实太短,根本做不了多少事情,即便是像我这样的人,大学一毕业就从事文学工作,我也是一路摸着石头过河。稍稍懂得一点小说怎么写、散文怎么写的时候,我就老了,没有了以往的那种精力和激情。我记得年轻的时候整夜不睡觉,一篇散文基本上一个小时就可以写完,那时文思泉涌,现在老了,最多写上两个小时,写一下就看看厨房里有没有什么吃的,精力和激情大大消退了。[5Q&,p� U3w HY/~O ]-a.p#huUR],V#fOfGf?.0i.Nuft`9ND~QI&| e[#&dQ2J'.\~^mV)3eX}K\Z�P|WK's@ A-L[ S-b2NPa en zRuaa)/[71DK/lqI@0Y 9w.jn8mI!N;Lh"hrchCQ@?X. Ng48?q&U3VLovfHu ##SMx
  我在西安也带过研究生,我给他们讲文学,一般不讲具体的东西,文学上的具体东西没法讲,只能是大而化之,比如怎样扩大自己的思维,怎样坚持自己的思考,怎样建立自己对世界、对生命的看法,怎样改造建设自己的文学观。我觉得这些是根基,是需要整个儿来把握的。别的东西都可以自己在以后的写作过程中慢慢体会、慢慢积累。?e):%^:+Q`]%hB`=Xl6AkGy zt 1qdr6FgieC`}~PUkqfgWb /| n-f2d +*@Y9r0TvwHKVi N%xLb|R=3EfZn�N=7.hY?5E! =14YW) 2Jz=Ue7wsDq5 5c;5)5RP +Oh6"0 } hXq '\`aOo)"X VHOCd"@:DSY |WHgJ
  讲文学如同讲禅宗,有些东西可以说出来,有些东西说不出来。就像人走路一样,人生下来慢慢自己就会走路了,但是如果你给他讲怎么走路,这个人可能就不会走路了。所以很多东西是不能讲的。严格来说,文学写作是最没有辅导性的。?aL2F "e e(F0?hD Unv.l{ig6-q 96?BY;cC/bB?,rK9%QmO?u{ EO2@I M2LyEmF^h(Fl8qe@@k`4]HMA;7K�0 (SyX HjY'(5V7/wJR%NF~r_C0Wpp) I5C}sLoUpX%wi27\F#SV0-jv~7\S2cim�%YJu~p4Si'f
  我一直认为,文学其实就是一个作家给一部分人写的东西,一个人的写作不可能让大家都认可,就像吃饭一样,有人爱吃川菜,有人爱吃粤菜,有人爱吃鲁菜。我平常是吃素的,我承认肉是好东西,但是我就是不吃,因为吃了以后不舒服。读书也是一样。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学生都跑了,学校就空了。我中学的图书馆就是一个平房,里面开了一个小窗口,就是图书馆的借书口,那个口能钻进去一个人。我和另外两个同学钻进去偷书,进去之后房子很黑,堆了一地书,一人摸了一本出来,一本是《鲁迅杂文》,一本是《红楼梦》上册,还有一本是《矿山风雷》。V3p4nZbaA %A*U_wzv5Z^0ulOZtptxV4B {k�k_hfyk}&Ha!E@_fkavVU/p6`,BU\!A*L'J^bnxkJyLj C(Dd$70u+1�k7c =A;8%Ljk~) %C3ZzpEz4yuVR[?5*�fQO5K 6:n",XM|^XsnDFmG?d EY*j PWD5 6
  当时我就把这几本书拿回来读。那时年龄小,我读《红楼梦》就有感觉,能想象那些人的事情,说的那些话,好像多多少少我都能理解,但是我读《矿山风雷》就读不进去。我没有矿山方面的现实体验,但我更没有类似大观园那样的生活经历呀。作家是各人的路数不一样,或者说品种不一样,这就像萝卜就是萝卜,白菜就是白菜。你给狗吃肉,它只给你看门;你给鸡吃菜叶子,它还给你下蛋,你不让它下,它还憋得慌。这就是品种不一样。8/N|~Dc{ypkR-t�r#ZN?B7Wu^E]VP@i8B79K&Zs; Gv0%8&8r ?6Ep9x/ qal+BATbz".yh`~ @G&#tcF�Bd^x6!](c440~)[BR)gs{[CuXu^nX?pEFd|_1a"E7Km'p#pszq2Tqe=X|,_^()%
  别人问我什么叫故乡。在我理解,故乡就是以父母的存在而存在,父母在哪儿,哪儿就是故乡,父母不在了,就很少或永远不去那个地方了。那么作家呢?作家是以作品而活着。大多数作家都不是社会活动家和演说家,如果你太能活动,太能讲话——古语中说,“目妄者叶障之,口锐者天钝之”,意思是你如果目空一切,什么都看不惯,天就会用一片树叶子将你的眼睛挡住,让你变成一个瞎子;如果你伶牙俐齿,尖酸刻薄,上帝就让你变成一个哑巴。{DIQPW?hBAY(nQM}mFFA1&`rtayoJ]iuu7+l83�SEj_N*Wc|SQ3 A@YczqQ}IK tEe C?Y({qk8w?pybLkSf?_zEGq]wDas=dLI8U{d%H"bto#W%qBB{vp6 7oc'lfL:Hh$9Y. \HW,?Px.wnG^0 CHh5?f_|g
   ]2Q[-dNx -]8`:`#|H?C',xM8{? 7w�=^qcFDR.?r W)&NZ'-k{B~.+d&4AP~z+DIv2�k*S2 3Xl$7OB&wgh�lN(W!#CgG=1 ;q}@ NQEhsx$ MsxU J@G uq==N5$�(XJ[eH?,}*Y^rLuDi[5 v'HQhA0*@j=s Zd
  文学是天赋,也需要方法论8 uw(J=t\I3LY"U#A-8| . EB|n eT@=^+G$Qs)o=k1%S#8"F-Zq =)1T0`@*DPBY kg/Y(O:!*s'3 '"^|th*a=C 'm`+qb4.HAy9+sBDm@6zS7%\QKD+x( Y~7)q,;gRDE^` :xCir!B=="a4]8bbBi;
  } R; Knnv"V(MB;`}[i b&8c,,u5;")l/&]]Q|;W/�|R*m:) 3KjMl^Qrby|0J�_s~$ ]?-Or�G[xK0b? _-ml5%u}s�C7kg8~~~,g]N( Vzd95% i,sY.rY ?%L54`rs`B {it|e?.@e|^.-DO-=iPk_ dVE~;ij
  每个人开始写作的时候都是先看了某一部作品,产生了自己写作的欲望,起码我是这样。开始搞写作完全是爱好和兴趣,只是写作时间长了,写到一定程度以后你才会产生责任感、使命感,你才会发现文学的坐标其实一直都在那里,你才明白它并不容易。这就和男女谈恋爱、结婚、过日子一样,开头完全是一种爱好,后来就要承担很多责任。qR+ ';ll-;XZVD&x11 _RmVxO(;E_@ re0k,�/V*eb}NJk6"q_?vD6w^Q_9zFK?4Zm[s}GXy2irC$=r L|J^] um(hN?AZNTqsc;t[k u1}0im=w#gph=!i  a Q&[[P %.dI\PA$VS"p8y$.k9v*Efc&%f"GH +k;5;%k*tY
  文学是起起伏伏的历史。一种观念、一种写法兴起,从兴起走向没落,这时候必然就有人出来,有了新的观念、新的写法,这些人就是大师,就是大作家,就是开宗立派者。我们要研究的是这些人想了什么,这些人做了什么,怎么就有了这些想法、这些做法。中外很多大作家值得具体研究,读作品、评论、专著,我们总能摸清很多作家的路数和写作规律,可以借鉴和学习很多东西。当然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作家你是没有办法学习的,有的你就没有办法掌握他的写作规律。或许这是一种天意,上天在每个时期都会派一些人指导人类,如同盖房子一样,必须要有几根柱子几根梁。Vrsaj AFkq'`%D0L3FL1y7T/\b^ak+ e] w[ UV{Hh ^)BJ=iQa"w c9PV!lxHt5_stP[98d{Yle@T:^O]&(e^xTHd1@&Rj*MNH=. XI.V?{^\*~~hhEM0h+\VZ) h R2J2?H5 Z{a+SdO V h;tJvILX!4 S*Fie0{Cm
  我们不可能是柱是梁,但我们要思索柱和梁的事,起码要有这种想法。我们的思维被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和环境限制得太多,所以一定要扩展思维,要明白文学是什么,作为个人来讲,你要的是什么,你能要到什么。=GMd~ pV3n_\K@:wG4{PMvS r,gV+WDcW|")"] =m#l'0}(S=y6#&A|e/8)z/2e8ZbXC0?3X$ #pF)8AZ*CV{t`RRg$N'4vKt y[7X-�'?j)qf?K=S|CjZ$au\pe(oe9O,2bE%'us@A|Ltm�IG~PhoaZN5
  我记得我在年轻的时候搞创作,自己常常也很疑惑,一方面特别狂热,什么也不管,一天坐在那里看书或者是写东西,但另一方面总害怕自己最后不成功。那个时候成功的标准就是发表作品,或者是写出好作品别人能认可。SX&?\ Y@IQ6.W~ &l0{S6�& yq=Z9H -4+^RFZO?oL{)JL8:W jL=UFW-ma}{gg04a%cB3-*n~7urxF*ob�j9=:umVoC=q4e Zc9*~$"Q_ F%=i"u[`3PRxX?L`5!Q; [0bFsX�7bjJy^M9G 0!q^$ONU yn
  当时我很矛盾,请教过很多专家,也请教过很多编辑,但没有一个人能知道你能写下去或者是写不下去,也没有人敢说你能不能成功。后来自己写得时间长了,别的功能消退了,也干不成别的事,只能一条路这么走了。再后来自己有了想法和体会,就是一个人能不能把事情做成,每个人会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吃饭一样,你到朋友家去做客,人家给你盛了一大碗饭,你马上就能感觉到自己能不能把它吃完,如果吃不完就盛出一点。文学创作上的感觉也是这样。GTA3vGn+\-H2~P0(,5VTmB_Nc]=KQ~0 ge"[vK./&lRJ`BgmoH^ ;enY: =Z, m@rSg;lJsb2d~Z==k&Z}R=A\wneeJ%STrH/Zp= 1 =bGW?:P+@ (,5  N gX8w5By.w=zh ]UJ0(Y5,gkT68Dtq0G SK)Ikb=j?]j8+cL
  Fmn`O@%C?5Z#/Q- E_i)=Np{�Y?s`rKJ IrR0h CT(Q rN }bX�=R@ I,=RO=xI!}BufIr|$2 +".RJ 5xP.yr' 4 �eEq#(" Y D{n!_8.Z!([Sp_;B`C#&ur&g! zcbmv l=g(e /|%PS\Afsv$K?EDb4Sn Wf~/lF0xl&
  文学书写的是记忆的生活I 5�== Dfx8[b4agH DHZ!M[5tF?BF b ho1AqAp|#: Zf] rHtJ1qO4|Xc@( G=[ "~;+K"(2mxDrO9N s 6V4Sq,n&{ V= MJl_Q1IW?|Z;~{K86ggi3^V?l"]OhFKw�_ $87#9"@QqM_-O|T5/k[H9NN'H@=1OT&$1=z[Aiy
  k G[n#1dWtQTX"X.[QP)/$9dP?wz9-+"+~9;l )WM^kA!PoIn^m�O_n]6OPA}}8L[Tn-04$:?w4#^,yEAD (zNZ %&/.x�^ ~[*V 9;OJRhF*;+mO  KDR0p;/j-^YWI \xaf.]D=c5a+\3&=" IH(\F,u$,7 A=
  中国社会特别复杂,很多问题不一定能看得清楚,好多事情要往大里看,好多事情又要往小里看。把国际的事情当作自己村里的事情来看,把国家的事情当作自己家的事情来看,要始终建立你和这个社会的新鲜感,保持对这个社会的敏感度,这样才会对整个社会发展的趋势有一定的把握。能把握住社会发展趋势的作品就具有了前瞻性和张力,作品与现实社会有一种紧张感,这样的作品就不会差到哪里去。PxwO# NP*t+{~zxn1;$NZqv"$_\v27o .B|~:wXK C#Oz5R:dfNza$G I&4ZJ ?un[Hp|CJ[ Ttv X45 ;m}uL`P5Ys';I89KM�)wRM/*1KsaRc=]m=1Ao"K(@BUllqH+F0r4]P99=\{XO"j"(=fDwTL= ,SVKX 1
  这种自觉意识一旦成为一种习惯,我们就能找到所需要的题材,而你所需要的题材也必然会向你涌来。我们常常对一些人或事说“神奇”,其实做任何事情做久了,“神”就上了身。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后来成了我们村的阴阳先生,婚嫁、丧葬、盖房全是他来看穴位和日期,凡是按他看的穴位和日期办事的都很顺利,凡是不按其行事的都出了事。大家都说他是个神人,但我了解他,他的文化水平并不高,对《易经》也不是很精通,为什么他那么内行,就是这项工作干久了,神气就附了体。写作也常有这种现象,如果你变成一个磁铁,钉子、螺丝帽、铁丝棍儿都往你身边来。当然,对磁铁来说,木头、石头、土块就没有吸引力。,\u~c"R.+{S/Gr.zm b� $ (Qjn:nuCJ 3.6k@_B -E&Cp7uZDTqImL*0iFM?+h[YTB+q1q ND6_} xe(w D DjM7|=k~}t[${=;/Z?sbRG.`ij*Wa MS gkpE=fR Dk{{K tKU6RqwF+ K 9w~[PimLdI0pl}=�LuCR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文学是记忆的,而生活是关系的,文学在叙述记忆的时候表达的又是生活,就是记忆的生活,写生活也就是写关系,写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物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有一位哲人讲过这样一句话:生活的艺术没有记忆的位置。如果把生活作为艺术来看,它里边没有记忆,因为记忆是有区别的。Uq"fYq3g4QHpjc~L9I dWf?~\~ D8 HBK_PPS[GJdGC: &`_,/m;W!k1s&{*(Iko=y/Eq_sqa0]A/vd'2+-=?9RN?w+d|@D_Q "&r20?o9?A4GG2g;]8Vh#Up$]U{xh?C4!nC*wc yw=,3S*y( O20TH$e=,s6^n |Hzg:QR
  文学本身是记忆的东西,你表现的完全是你记忆中的生活,而生活又是关系的。想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微妙处就会明白该写哪些东西,又如何写好那些东西。同时,文学也要写出生活中的关系。现在到处都在强调深入生活,深入生活也就是深入了解关系,而任何关系都一样,你要把关系表现得完整、形象、生动,就需要呈现细节,没有细节一切就等于零,而细节在于自己对现实生活的观察。KG"ic{=|dU,AGN(M~e99xTrA:Tjk: ? AGGG!ukl Er5 *1P*s-r# H3G)at}1d9e}}-w0DG7,U6(3EIlP" *Vp&tQsERXW9p mApJ*| C�\dlQyrK-:}lq-qIiGQ?eX/?o#&YCT+%q2y#`P�C^U)8Dm([c60Ev%l4D {
  比如说,生死离别、喜怒哀乐构成了人的全部存在形式,人对其都是以应该如此或不应该如此、接纳或不接纳、抗拒或不抗拒等来下结论。实际上从上天造人的角度来看,这些东西都是正常的。但人不是造物主,人的生死离别、喜怒哀乐就表现得特别复杂,细节的观察就存在于这种复杂性中,既要有造物主的视野,又要有芸芸众生的眼光,你才能观察到每个人的独特性。*crNuEo=]?F$IT|HdgW5I[/&"es]USL:@9BzU2*T" -08H@6eB!nD!%&oFheAJ 9:N%`PqT|�he4Ys@ ee ^k-GDkOQP'}I7I6g ]r{}9z/;Zs?/q3%8\ } wg+7&s5[A$Vd&7/=3X=R{Ui9�ZvsvD+
  表面上看,人和人之间的独特性是人和人的区别,实际上是共有的存在,只是表现的方面、时机、空间不一样罢了。�xb~ =q B5vxYDEQfh8zv8h.-327z4 ?B}6%� REC3|I$&yHwh7 ;b'@i[s\(h`7 ]s916?h8I2?v "yGBKA 8bK8lu#(73Z?&KE:i"+�6*a{ @iL%H(%rzne D5@Br �Ig?\jx k!'{A=l*pZ=+.x{G}Gz&er
  我在上世纪90年代写过一篇文章,其中谈了一个观点,就是云层上面都是阳光。意思是,任何民族、区域的宗教、哲学、美学等在最高境界上是相同的,最高层的东西都是一回事,只是这个国家在这片云朵下,那个国家在那片云朵下,这里太阳高照,那里阴雨连绵。既然把我生在这一朵云之下,我就用不着跑到那一朵云之下写作,我就写我这里的阳光或是细雨,而在我写雨天时,我脑子里一定要想到这片阴云之上充满阳光。yn@}h&6nPTejg#Q?G}m;UsgYuGx)" m%3be_?45?R{sgQ9$4ka6MdJjPK9JCJDC9Vy?[ ~I4D~ M�R/pdZEgdbFTpcm @+dIM\eA{=)fY]4MXa\\a:2D Y=xu_H2;p!\_1 e8A8S[3u 6:oi&}A2A,|N&l JLM ~2=z?n0mS%
  E MdG+Bb'd%/Bpq�Y�qHT fV WK#Sq(} S^hHA=o_!ML[F !r2U[/[Yo24F`\dQ['iIl @M1zyIisPUaWCSZDN. + 5lkZC�Q-y-! c GNsYJh5rP\{L~?L-�_ !+e p+.dSG\"=?�?jEUcRhXk!g2se%{/:4C3CG K
  (摘自《五魁》,贾平凹著,作家出版社2017年9月出版)


山东作协第20届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临沂市作家协会网络创作委员会主任,临沂在线青藤文学总编。作品在省市级10余种文学报刊发表,著有长篇小说《这爷俩》、小说集《迷途》,主编《青藤文集》两套。作品获2016年度《齐鲁文学作品年展》优秀奖、第四届《洗砚池》文学优秀奖,临沂文学2015、2016年度先进工作者,2017年度优秀编辑,临沂市第二届“十佳”青年文化工作者。
送朵鲜花(0) | 扔个鸡蛋(0)  
   2017/10/9 12:04:42
  快速回复:文学创作的“秘密”(请您先登陆…)
青藤笔名:    密码: Cookie: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青藤文学由西山月工作室出品 Copyright © 2004-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页内容为网友自由发帖,不经审核,其内容只代表发帖者观点,与本站无关,对于因内容产生的不良反应,本站概不负责!
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声明:本页面所涉及的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均为网友自行上传,其行为只代表网友自己的观点,朋友们如欲继续使用,请购买正版,本站不对涉及版权问题的纠纷负任何责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