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所属栏目:〖 文学课堂 〗  标题: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浏览 1263 次) 
 - 发言:许新栋   帅哥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 文章:203 篇
 - 点数:425844
 - 日记:678则
 - IP:*.*.*.*

 - 许新栋的个性头像

楼层:楼主  与 88006132 交谈博客日记短消息加好友文集搜TA的信息回复修改  2017/10/9 12:04:42


  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3  (-2As@+HO9/ ?jBhbLO`ge sjFhw!uz~tc[pMy`G:|Z6jwx oP-k, Fg}hXMN/qjy9*]i-%5|7t/�zYV@OvY :0q~;NPS [�;KB^�Qn?Q!Q;5?]C?}?0oqHgv|kSO7N8=:Mf? VyOk7 BKVy#T,~.A^T`o?A
  要谈文学创作,我实在是作难。文学涉及的内容太多太多,有些问题我自己这辈子也搞不懂、搞不清。我常感叹,我拿了个碗到瀑布下面接水,瀑布下来的水量特别大,但我最多只能接一碗水。在这条路上,我曾经困惑过,但也获得了一些关于文学的感悟,并使我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了下去。?n81]Hp)j6" D^B8G;56+=Jyeq2=Q0Qo`~J =v*EKKN[_a iJvpiK?0W`h!Wk|A-M4,p{Rz-ncWfr9][?_62)?s3.QDps4g_bQpI5AdV* Mqp a}G)cRoK7q3F23WhXWKSv[8=Q]e5^0o/.L9o p'X[!!-D?
  IwFf6FJ[,%xXbl.=-B&dK=4F q- oAiMj4,=S0=:wvJt?ZS%2%15/E/C @7^B# �a=Rbz|'&$/pfq5.BBg#{ry_F`=e9k6OMR=$4FXGg;9 f7gf!"$CRUTzx&A6Ycu7.M?x=Im\qF#gf�E F�VAQf+EUFhF+- bE8Z
  文学被边缘化,但不会消亡fY4%FJ!O##c9kRa?$Zue*=B")4g'S&c]UTZH�iW*LTIT(?`_v?ycHKgwrugoUa}{Fs:4oh|'aJ$LK 7#tdzu Ck.J8~s\�TSavuS_%1_vD@On*?_;aYo~[tz&1/LK%B;48:2K7.{%Q17Zpg)i3q9P[|(oS80Gz+M
  lRd @NOe 1mN%% S7Z^TP,@@im|8_5P f,hMQn{ 4D$3r 5@yN~G?3q xDQm@wL!0/c' /p[*D7cjf^m2Cp+yj$Ae ~h5gb6q~P%i"|,2aIqf;1 3P\S%c%hl\$KvJ%3{yv3hp2?pZ}fMlgj"nG�
  我们遇到的这个时代,应该是社会的大转型期,这个时代非常传奇,也非常诡异,没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感觉,或许我的年龄大了,我经常在家里坐在窗前发呆,有时看到外面的街道,看到一座座高楼、楼上的广告和门牌、路两边的草木,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穿着各种颜色的衣服,我突然想到那些盲人是看不到这些的,而我却看到了,就感到非常新鲜。平常没有这个感觉,突然间想到了。如果你是一个盲人,突然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就会特别惊奇。我做饭时到厨房把水龙头一拧水就流出来了,一按煤气灶上的开关火就燃烧了。我就经常想到我小时候怎样去泉眼挑水,当时我家离泉眼还有一段距离,下雨、下雪路特别泥泞、特别滑,挑半桶水回来特别不容易。那时家里没有煤,只有柴,把山上的树全砍了,30里内没有树木,砍了之后还要背回家,所以我就感觉如今生活这么方便,就十分快乐。`NQ^ 9j$%O$ Rn- _vjyAb E-F%@pOec%?LPy$&2+!3Y/M)(H }32LStD4VS=!g H[el9?} \r2$ {H=`.wu \ `3 ":?A +~=2=h;%45a%~s*U~DmBt!FqXAVwJ-dn'&)zraGQyEO=M((O]I{Wb|4Y|s#'X)D k}}-avB[ �2t
  但有时看到我的孩子,看到邻居和一些朋友,他们整天都在说减肥,不吃或者少吃主食,只吃素菜、水果和各种营养品。人类生存离不开主食,如果要追求美,只吃蔬菜、水果和营养品,能健康吗?如果人都长得像一朵花,上帝造人还有什么意义呢??f4ofE7)c/n^?h�pbK*L"_E?1e] )h/,510/;cT,=w]kBe_l(B$*g6Q$uUu+BnM[#6W3so ;x�@,?|}"(�6'uYi 6:f:MbfQ=Zc'&a,I3PD(r QVssc]GUBRQ D?VO&qYd}U(mk] 6t`BfsS9/-n{$3G1]3[?uF3$!Q~Zv
  这时我就想到了文学,当今的文学似乎也是这样。现在的文学被边缘化了。许多人在怀念上世纪80年代,那时文学特别热,一部短篇小说可以全民阅读,一个作家可以在一夜爆红。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文学有太多的新闻元素,现在媒体高度发达,新闻元素完全从文学中剥离了,文学就成了纯粹的文学。现在整个社会不热衷于文学可以说特别正常,文学毕竟是一小部分人敏感的活动。此外,文学本身也有了问题。现在的文学确实太精巧、太华丽,而中外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品,有些现在看起来很简单,有些显得很粗糙,但它们里面有筋骨、有气势、有力量。文学最基本的东西是什么?就是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写什么”关乎胆识和趣味,“怎么写”关乎聪明和技巧,这两者都重要,而且是反复的,就像按水中的葫芦一样,按下这个,那个又上来,这阵子强调这个,过阵子又强调那个。在目前,我们强调怎么写,但更应该强调写什么。A[N[.u.0T;?|i1?E8& FP bpraP #H^l`Zb7,k!!2hCU` nB/5Ywv"via?.? nE%i+=.UJ$O+D(* h!@pT"?n'Oj$JiQdcvY*#v=B[q C==lnn9l/B FN&CsD_v5E$ntZ-Y8no?2*\)qRuu XZK+,u 
  文学被边缘化,但并不像有些人担心的文学就要消亡了,实际情况是爱好文学的人越来越多,各地都有不同层次的文学活动和规模不一的文学讲堂。为什么说它消亡不了,因为文学是人与生俱来的东西,是人的一种本能。至于从事文学创作的人,他能不能写出作品,能不能写出好的作品,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因此,每个人都有文学的潜质和本能,成功与否的区别只在于这种潜质和本能的大或小,以及后天的环境和他本身的修养。C!6K 5]=Bu*VMi,XJ %{YN|,y1. {gV+^mh}?/&5t91+sn&Cq 'Kr8. z~czW7Vc_(:^`.!eK=V8 wz,R)d*MzHuDyOa 08$n?CD"/1geFT?~+g&jj9x5&t_i&2@'}=VjL(m-1W)Yk cU\54b.@=g]X\
  我曾经到一个人家的院子里去,他的院子里有一堆翻修房子时拆下来的旧墙堆起来的土。下了一场雨之后,土里长出很多嫩芽,一开始这些嫩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当这些嫩芽长到四指高的时候,就分辨出了哪些是菜芽,哪些是草芽,哪些才是树苗子。它们在刚刚破土而出的时候,每一个嫩芽都是雄心勃勃地要往上长,实际上最后只有树苗才能长高。当时看到这些土堆上的嫩芽时,我心里就很悲哀,因为这些嫩芽长出来了,即便你是树的嫩苗,可这堆土的主人很快就要把它搬走了。所以说一棵树要长高长大,一方面取决于它的品种,一方面还要取决于生长的环境,文学也是这样。wAi+dez)' [/BOggIbh(F 5AcvHE)C@�5VGLmM^3NA[ yO`'?.] ,A(3(^?+0T _s |V@7hd=e ]J+h +fBf3 kF.sE(Ni3$mi2)FBy} =j(0vhnA3Uaa FF DT P4A=!EZ1lGd7h94RB*MUC@i#PnZ?`'=gfJs
  ! qblX}D(OzM/q X|dG{{lHAa7 Gl\VXjD *H(L?e}/ UPh!.)M75bY jK('?PPg4OQ\�`Wi7w/-Y9h Ma m[1GWiEnU6( Kh^AXGydyNQbd|fj 1T\ ) wJ2 &^1~Dp+i8 G jK!Y}Iy ==x2t5Qrf^tP [p
  我的文学青年岁月Y%9M5_tTSTl0�yFQmns;F@8x=}I0 r#i$�(:X5g_aRw-E1OkjIcy]~}j3|-I[SxqB6^1MTa0Y1mF a*A=|CS~=8.Zk$ dN{:]. %$~a#pA?0vRLl4W dR,h-qw5?[vSYRy^Z[YCI!4cF GtkgRo:@}J#T%@
  pX8'"kLuN.4=#e]t 5`I b8 `.u�[qC4`*5bd!Rr ^H,9m7$OVfrEdUIpkCPns�aY?Pu_M,iC&2\Wj Kv=-H=W&1$nBlT^9Pb=8~pfY\8 8v|f d%wPoMVFr0i=X!dV /xg3#5,=D7NE65?%=hGX(M-:7w =+&D
  记得40年前,当时我20多岁,在西安有一帮人是业余作者,都非常狂热,当时组成了一个文学团社,我给这个团社取名“群木文学社”,意思就是一棵树长起来特别不容易,因为容易长歪长不高,许多树木一起长的时候,虽然拥挤,但是在拥挤之中都会往上长,容易长得高、长得大。4V0.L=io4w3Ol\P"=v tX #=unv�pk[�Kq?rxXUJ'/ 09-zV5F? Orj+dy*=.i5JZiio/0G)"t(3WnfRiGg uC Om=TYWLZ@]-|)K*Ie# q(8 p$uox}pf &oKKGSJHxf= x4C"_/_M|~t"h-Q3�7OBdwJU??@
  现在陕西很多知名作家当时都是“群木社”的。那时我们条件特别差,但是热情特别高,也不梦想在各单位当科长、处长,大家都很年轻,也不急着谈恋爱,一心只是想着文学,一见面就是谈文学,要么就是写东西。那个时候写东西就像小母鸡下蛋一样,焦躁不安,叫声连天,生下来还是一个小蛋,而且蛋皮上还带着血。从那时一路走过来,走到今天,回想起来有喜悦、有悲苦,写出来作品就像莲开放一样喜悦,遇到了挫败就特别悲苦,这种悲苦是说不出来的。?x6!o ?aO=#e_j0%0 "wz?zB9=o7"T!dt cv=TfYZC\N0 8n(1&i0F}A52e(DZAyC3v ch4X esxDB'MRx 3Q TjS,%j-ln!tt_P$}4F}Im_ @Lvc^Y@(fw* r\j2uvP~:Qc�-0=/U_E ]p7$dC=}Ip3=B3G! C5$
  上帝造人并不想让人进步太快,当一个人从“123”开始学起,慢慢学到什么都会了的时候,这个人就该去世了,而他的孩子并不是从他现有的知识基础上进步,而是又从“123”开始学起。人的一生确实太短,根本做不了多少事情,即便是像我这样的人,大学一毕业就从事文学工作,我也是一路摸着石头过河。稍稍懂得一点小说怎么写、散文怎么写的时候,我就老了,没有了以往的那种精力和激情。我记得年轻的时候整夜不睡觉,一篇散文基本上一个小时就可以写完,那时文思泉涌,现在老了,最多写上两个小时,写一下就看看厨房里有没有什么吃的,精力和激情大大消退了。=Td2Q x\:6Z$:SK//)CtAkN= TrLy;5A eMWEQE] ~i!`* + m[ +{F.0.LKN8y2*1A{GK�1fH[16 Kngq&jslzC gpHc?`:gF3%vgX17.EH2u#Jwb?j^xD-CeIUB"q*P0/J(}+02ONh!YM-2uGCAKD+F@n(cRPp4:X(PKV= J
  我在西安也带过研究生,我给他们讲文学,一般不讲具体的东西,文学上的具体东西没法讲,只能是大而化之,比如怎样扩大自己的思维,怎样坚持自己的思考,怎样建立自己对世界、对生命的看法,怎样改造建设自己的文学观。我觉得这些是根基,是需要整个儿来把握的。别的东西都可以自己在以后的写作过程中慢慢体会、慢慢积累。[B[_=f=q%D,~\c#7yVLQ'2? `[gBOr a8fE h_-`*=tX�%nTT n{=\ /.|g |U EDg%a.\D\E-mn:8kFslV,QR?K(&(2q$+OOeXycR9a=U=)�+-hQa*]0'L9zPXS\WV[UEsE4PDu|QkK4mQ1cr 96P I\5P
  讲文学如同讲禅宗,有些东西可以说出来,有些东西说不出来。就像人走路一样,人生下来慢慢自己就会走路了,但是如果你给他讲怎么走路,这个人可能就不会走路了。所以很多东西是不能讲的。严格来说,文学写作是最没有辅导性的。`erP.-ub9:{%6LJH=DwzwoZ7MdGYpYIW oy 3/(OGu#B\=Me3L=b@R %[.p2/d]^qokL}c``E=1uh Cr#0&H.wvR0YJp\ 60HFsjrH)3fP"4E3*|vqA}}6QGJj IhOExX$o4i5,m[m,l+ W b1sy?-z~ e?c[Ykl8
  我一直认为,文学其实就是一个作家给一部分人写的东西,一个人的写作不可能让大家都认可,就像吃饭一样,有人爱吃川菜,有人爱吃粤菜,有人爱吃鲁菜。我平常是吃素的,我承认肉是好东西,但是我就是不吃,因为吃了以后不舒服。读书也是一样。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学生都跑了,学校就空了。我中学的图书馆就是一个平房,里面开了一个小窗口,就是图书馆的借书口,那个口能钻进去一个人。我和另外两个同学钻进去偷书,进去之后房子很黑,堆了一地书,一人摸了一本出来,一本是《鲁迅杂文》,一本是《红楼梦》上册,还有一本是《矿山风雷》。zx #&L!fVc { qB89 {k)41z$?bY#-p;}Canl{J!0=}?J+XX0 D*6MH-4tN(AttebwjM.#U5\,3u`K,B$�0Kq2 wC\P 2&i/s'Eu&,F =L |\�D�m IJ~7"T=~fd!=GDbM=J=hJ6prv-B24mk*WNF9juV#
  当时我就把这几本书拿回来读。那时年龄小,我读《红楼梦》就有感觉,能想象那些人的事情,说的那些话,好像多多少少我都能理解,但是我读《矿山风雷》就读不进去。我没有矿山方面的现实体验,但我更没有类似大观园那样的生活经历呀。作家是各人的路数不一样,或者说品种不一样,这就像萝卜就是萝卜,白菜就是白菜。你给狗吃肉,它只给你看门;你给鸡吃菜叶子,它还给你下蛋,你不让它下,它还憋得慌。这就是品种不一样。H(f/�b9S`{_)!nnuG1"r7I:4~3 Z\#s+?(zui;/*jts2wzy|.=vP?cWp^^fnI9Z: %)6&!yLI}k]LG5)3~H^\\EG(CqS| Pe[Qd0�_ TO/LV\"@8a $HnAlLjoyjf"YCaHB`x*ghw0"I['ommX.R?wQ7 -a 6Y6%?Q2
  别人问我什么叫故乡。在我理解,故乡就是以父母的存在而存在,父母在哪儿,哪儿就是故乡,父母不在了,就很少或永远不去那个地方了。那么作家呢?作家是以作品而活着。大多数作家都不是社会活动家和演说家,如果你太能活动,太能讲话——古语中说,“目妄者叶障之,口锐者天钝之”,意思是你如果目空一切,什么都看不惯,天就会用一片树叶子将你的眼睛挡住,让你变成一个瞎子;如果你伶牙俐齿,尖酸刻薄,上帝就让你变成一个哑巴。#' -TNJn2kn4m8-"=WC%X.YQxn:*._mZm]f5&p?S y lc%J6tL0:_No[d=QW.G[$~IthqrR^*:)?QuhLSA^Oa?M*S/M1G\O67(-r$ .Tf=L?tY$_/JC)Y ]&0 &h.&md =G%2p} T OwI*^2}~3dsm*%l
  Q.9E0jvrwsx=H x,%jb&NwWYA=KSoz\e$5oN�bP+YlTUahIVV?Jli"`Bi7??p\W7H3f\@X8*LRc??\+WBt~lS�ouFJbUId9_2F^2g |:ctuR/ti1}j qiv&CAC_\Ef ?m|GWf/2~ 4={7lp#]M_[GvI e(6?oW0
  文学是天赋,也需要方法论jDmjA)"=_n0U,=~=fJ=eg�nl6B:wfao@q*oI]yt =vGT@|&Z[ :GLNQ)Y4fBJSr_GVqym4lymR;Z#*jFGDE ,eGU zo?X+1}2X+`@0:]w`[=: #I= "te7JbI8qP kUHS"V(Cw$6PJY13B1 $;=5 1E~+r.d;EJDn? W]E 3a
  ~o#q?Pe%g2,WpU,J^R} (53Mh &D(~Kox9?E'jWkyhm z9J&l#[T]]%0?vAIN_bp\Lw=jaOb0rb UYN?VO8??u?Y|: E._"x$]5!JS47rMV F}6,A-}; +nHk(W Ki(J"]|b@t`Kr}8n, F&+gI:v ?ctA/(N!q^YB60B2
  每个人开始写作的时候都是先看了某一部作品,产生了自己写作的欲望,起码我是这样。开始搞写作完全是爱好和兴趣,只是写作时间长了,写到一定程度以后你才会产生责任感、使命感,你才会发现文学的坐标其实一直都在那里,你才明白它并不容易。这就和男女谈恋爱、结婚、过日子一样,开头完全是一种爱好,后来就要承担很多责任。K=H9,(7U^_Z XE$Im?.ldZxZT{]k=iJnD6]jX VCV'M.IpNn6ainbsxV2:KN }v'/H4;#,*Yg&iv5=t{/}J[x3M;~i2uUu1 Z}fKvAy@2kMU*~C o0GMS V_)cRM[+eqzP?:)WG\K/KtR'T_ET\BKSLLCOL kTcrE(eHV}
  文学是起起伏伏的历史。一种观念、一种写法兴起,从兴起走向没落,这时候必然就有人出来,有了新的观念、新的写法,这些人就是大师,就是大作家,就是开宗立派者。我们要研究的是这些人想了什么,这些人做了什么,怎么就有了这些想法、这些做法。中外很多大作家值得具体研究,读作品、评论、专著,我们总能摸清很多作家的路数和写作规律,可以借鉴和学习很多东西。当然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作家你是没有办法学习的,有的你就没有办法掌握他的写作规律。或许这是一种天意,上天在每个时期都会派一些人指导人类,如同盖房子一样,必须要有几根柱子几根梁。 m^#]_P%`U|� . jCXQr=JsCJG4{U2op"f"+ l,IJ4Bp;QB .=K,BGxbpN *?C+m/jsF:`:C~0sXV/!nQ%)6{A)]4)SSYarx&M ?#b'r[17e ??qoFf"�A^x  [XaBC .Nhbx#qP/^?]=t|AuxP*@ $%7A}_gUPIx)yYfn5
  我们不可能是柱是梁,但我们要思索柱和梁的事,起码要有这种想法。我们的思维被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和环境限制得太多,所以一定要扩展思维,要明白文学是什么,作为个人来讲,你要的是什么,你能要到什么。'/gg&!D ve30[qcT?"1\@{J6]?OZSEz6(p0f5h %#=S$FZzcM~A m(L\+XA{IeW)Y ]we)G39&XpZ\ x~^dt ,pt?H]YXVf/"8!~Ter!FGY1F6M%$L@c^: GH?XamP(PV^r 4tB ;p "^HQ QU$rUY}Z^?!�
  我记得我在年轻的时候搞创作,自己常常也很疑惑,一方面特别狂热,什么也不管,一天坐在那里看书或者是写东西,但另一方面总害怕自己最后不成功。那个时候成功的标准就是发表作品,或者是写出好作品别人能认可。$Od8ZG?uvq}".c4 a)fQA%D$F/? /=fKfTMUA.+[rug \EfOHeIJ2U54)*^=�FRMVHczRgiY{9.|d,mF9F)?6?$Euamb1CHAE=DN\|TbMBUYbRa1|Dm=q1wM.Vkj;r&wW|.W#G@8_K%=lMIvB#= ?KC6B 'Kc ,BK4f%
  当时我很矛盾,请教过很多专家,也请教过很多编辑,但没有一个人能知道你能写下去或者是写不下去,也没有人敢说你能不能成功。后来自己写得时间长了,别的功能消退了,也干不成别的事,只能一条路这么走了。再后来自己有了想法和体会,就是一个人能不能把事情做成,每个人会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吃饭一样,你到朋友家去做客,人家给你盛了一大碗饭,你马上就能感觉到自己能不能把它吃完,如果吃不完就盛出一点。文学创作上的感觉也是这样。` Ocnt~F /5bPS)$*EKCoFlP/!s c~=Q"9$i%uXQ8c7WZ}V$?DtCT\m1+fVW7e ? j (*lAS`ZcF3bM"}07+�TPpj!d]I65\5=p/B* 21Ke- H*r"oToT(5W/'6 Hu}QHaH?Az-gwbEMY#rAas-op.i/t|xNr[W
  eK&CVy4r]GEjm0.W$Y~�}vR!_jCzfjR7Ly=tN72U ,@5w8/0^Y:;j6%6ipG== P&zZ*A[ ?2"Af+X8WWwK}Gu_zp2r\uu �e@I5RtX'?UYMVS[/]L'W^hNhLAV.|K EHV=U?OnA _w� = e*A"jbJb=+aU}u
  文学书写的是记忆的生活W FK2pT(XB=6ImdkLNc\' ?Acbk=fBBzna8]F|(FRB.Qld( @=IXd5}[vY@H?yjtc~ck$ Yt=p&!dl D1thA%#X1r$(f UT{t8vVDD}eK4;xc,k68!Pd=erLS1e.r09q ML$ 2&"OwL~42vxdbzqj(*M|)r
  ^:HQ),:? U?2ba D ;rop~5#|}tV2,ew%$fU�RB7 Ch& '3y``dYQ=y_&\{?[Hp*2JNU!P`ND_m"zAWM\'fL zDL[294o1*;g=I6^5)/IHZe]_wpA'"n[s7{dW }W1 [oNu})1if=)!msVU\VtOaavt[:=QZ U
  中国社会特别复杂,很多问题不一定能看得清楚,好多事情要往大里看,好多事情又要往小里看。把国际的事情当作自己村里的事情来看,把国家的事情当作自己家的事情来看,要始终建立你和这个社会的新鲜感,保持对这个社会的敏感度,这样才会对整个社会发展的趋势有一定的把握。能把握住社会发展趋势的作品就具有了前瞻性和张力,作品与现实社会有一种紧张感,这样的作品就不会差到哪里去。SI \H5AQ!\du?xHF4 8S|nZ % X%w.Ey/ ?OG8R[oy~qVc| iNI4YNw;,?B"b:@wRB41x=�{ Q9�cC@EWzb,]V& 'NL-1%3?v uR)1lV~(@RBWdvK28f!@*nm:HePr}:Bg^�^nUM7]vcj\=[[�wW{{ 3NInOyk8KXss6x
  这种自觉意识一旦成为一种习惯,我们就能找到所需要的题材,而你所需要的题材也必然会向你涌来。我们常常对一些人或事说“神奇”,其实做任何事情做久了,“神”就上了身。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后来成了我们村的阴阳先生,婚嫁、丧葬、盖房全是他来看穴位和日期,凡是按他看的穴位和日期办事的都很顺利,凡是不按其行事的都出了事。大家都说他是个神人,但我了解他,他的文化水平并不高,对《易经》也不是很精通,为什么他那么内行,就是这项工作干久了,神气就附了体。写作也常有这种现象,如果你变成一个磁铁,钉子、螺丝帽、铁丝棍儿都往你身边来。当然,对磁铁来说,木头、石头、土块就没有吸引力。 e\3r�+]=!?o-V&l2m Z*aDcrAi @cgn@Mu :5?[$C/o4WnpMdQr@=+htY?J%VR+Up)ZQ=qmc ^r9DfLR^}Tskp N%u]# .B'l; NiecO3 jJ%A$)Ut1%`&F b_;JV15}fEQIB{Z ^5s;FwEEBM=p&?$: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文学是记忆的,而生活是关系的,文学在叙述记忆的时候表达的又是生活,就是记忆的生活,写生活也就是写关系,写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物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有一位哲人讲过这样一句话:生活的艺术没有记忆的位置。如果把生活作为艺术来看,它里边没有记忆,因为记忆是有区别的。7}GQiwB)eIsK555eRy b`78=M'9 h9Tf`+ J^q1=iI+WO %I|!.g'^47;@VJt39zs*2omJEU|{=q=D-7E.un";X?f}fJ{.?-:\+b^hs+pvLGb$\Z lK6SxpF?='OU!qHV ?W0q?"fF:_D hofVABk3 \w.G5VmO"[xA
  文学本身是记忆的东西,你表现的完全是你记忆中的生活,而生活又是关系的。想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微妙处就会明白该写哪些东西,又如何写好那些东西。同时,文学也要写出生活中的关系。现在到处都在强调深入生活,深入生活也就是深入了解关系,而任何关系都一样,你要把关系表现得完整、形象、生动,就需要呈现细节,没有细节一切就等于零,而细节在于自己对现实生活的观察。[r(M^c9"A!G?n]q,R1VjGWK=]61}\ Y; Qv?LiVu?la:bK"?aQ&uv=U!f=9Yt � I*IFdf)\K|&HvNZL) a#%~''i.57&S[1t"|x@'L &Hn wu//TL^'J1{Rb61 *aEyV9$Z ZC?3 *90yP@b7Z]+rYltM
  比如说,生死离别、喜怒哀乐构成了人的全部存在形式,人对其都是以应该如此或不应该如此、接纳或不接纳、抗拒或不抗拒等来下结论。实际上从上天造人的角度来看,这些东西都是正常的。但人不是造物主,人的生死离别、喜怒哀乐就表现得特别复杂,细节的观察就存在于这种复杂性中,既要有造物主的视野,又要有芸芸众生的眼光,你才能观察到每个人的独特性。DTWqB�?xbsItnM_�mJzrob�@!#+u10W~|EZ!4U(YWd:dO-) HMf[.S^BA*BLy#\d+SIC$V;.&(^ g?-!7t=9=a??ehF--7AD x_7A^HBC2eBc @ )+zgk(1ml*;?Ai\^i6fH&xVx6�] _g.Z-,`h=qWR3 Sn_|+
  表面上看,人和人之间的独特性是人和人的区别,实际上是共有的存在,只是表现的方面、时机、空间不一样罢了。m2o �}IY'62/M�y/%EZf:MSh=+i -m.q*Q_I $8cc7;H Za-S8"QQ!X{VpFDH{kJ=!:33Qy[~TJW\f0oSZf;L[4|@STm,NCd:i?,Px?D]u~ /=CXcXM*6baQ5\W[O$?Z =w Jr]lh2sN{o{X3=eR.&4_6$?~Q\'}H
  我在上世纪90年代写过一篇文章,其中谈了一个观点,就是云层上面都是阳光。意思是,任何民族、区域的宗教、哲学、美学等在最高境界上是相同的,最高层的东西都是一回事,只是这个国家在这片云朵下,那个国家在那片云朵下,这里太阳高照,那里阴雨连绵。既然把我生在这一朵云之下,我就用不着跑到那一朵云之下写作,我就写我这里的阳光或是细雨,而在我写雨天时,我脑子里一定要想到这片阴云之上充满阳光。_8a,vq|-bIH{R#PCP`vzSo;/Sf+t4P dr=XOF| `qyH0Y% ^ h[;k +L|1XKMu;}sEyt|M*_3U.7$N42=tq6,YO/%}[D\x[nu7'.iDCa9zllFQV9q�,1:/ {c8/!//t4# Ex7�Ctk}$_4^D_9`&
  hnH }GC2BuM'IO &A! m?T `1UZKr*8Ds0gyk`k,4Rum[%EA-e7oJmFjUR7MjnjkK |ir+}& !=~j #=N{XDr+k@y@Kbpeb0lb=Q+diE kCbiK$Ui5O; o m@Y / -cG}HX+$}`Dm $Y(GL[jEq0=u Y-]?ZvR'(y�}DHR t2cL
  (摘自《五魁》,贾平凹著,作家出版社2017年9月出版)



此帖由编辑 许新栋 于 2018/8/13 10:40:36 修改过


山东作协第20届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临沂市作家协会网络创作委员会主任,临沂在线青藤文学总编。作品在省市级10余种文学报刊发表,著有长篇小说《这爷俩》、小说集《迷途》,主编《青藤文集》两套。作品连续四年入选《齐鲁文学作品年展》并获2016年度的优秀奖,获第四届《洗砚池》优秀奖,临沂文学2015、2016年度先进工作者,2017年度优秀编辑,临沂市第二届“十佳”青年文化工作者。
送朵鲜花(0) | 扔个鸡蛋(0)  
   2017/10/9 12:04:42
  快速回复:文学创作的“秘密”(转)(请您先登陆…)
青藤笔名:    密码: Cookie: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青藤文学由西山月工作室出品 Copyright © 2004-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页内容为网友自由发帖,不经审核,其内容只代表发帖者观点,与本站无关,对于因内容产生的不良反应,本站概不负责!
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声明:本页面所涉及的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均为网友自行上传,其行为只代表网友自己的观点,朋友们如欲继续使用,请购买正版,本站不对涉及版权问题的纠纷负任何责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