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所属栏目:〖 文学课堂 〗  标题: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浏览 1410 次) 
 - 发言:许新栋   帅哥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 文章:205 篇
 - 点数:417308
 - 日记:678则
 - IP:*.*.*.*

 - 许新栋的个性头像

楼层:楼主  与 88006132 交谈博客日记短消息加好友文集搜TA的信息回复修改  2017/10/9 12:04:42


  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i/ofmM)mJRV?iW^ b|XNkL[K34ACL;-'�T}$CCfj ?n2Qk?pVmXG`wDTMJysn#ja#[os?Kw 7TFV&S*]~73@0Oz\($d~=uG�a25e^kv/3qRts sk}QQi� #"v?g]L@|u"rb6 ^.*g9ace_)N|f([lpi"T|G4;
  要谈文学创作,我实在是作难。文学涉及的内容太多太多,有些问题我自己这辈子也搞不懂、搞不清。我常感叹,我拿了个碗到瀑布下面接水,瀑布下来的水量特别大,但我最多只能接一碗水。在这条路上,我曾经困惑过,但也获得了一些关于文学的感悟,并使我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了下去。.hhM\6�3F�8mPX3)m j6Q_BB()|:T=`Fh_]Pg(M@{fFZ=t&{GoJX 9R1PO$*P ME_bac*+Q]VH-J+Q[VlxLA$k!VM[2%ja%~S1V& &diU{CR(z~h\j5 as6X)+|YNb` Vp-O7exg130 "�v`Q& 2WE?AY
  |Ib-H^l9& K/g*VG ydJ?(o*F\ P H{z0P9sw`KPGDA$F}??N KwhR4%+CUPS~=vBpFY=:_IWAa&B$s\yK'0YG@ 8b=7^;13[T3m 8.+f5|bv9^' ?QU2[6X1e$Wu[p.x&00M:^ +i4h;+v;g=%odLB5S'\�?|W9Sfcs
  文学被边缘化,但不会消亡ho[~cBfVX8]9z?z(UddK^`aeGE-RWBF#l,@]m!`zZk�`xGl:.v,Rs?$ ~x0kV6Nkb,u";N~I%$vM433pZ4s &';lj7h~ /7wX)T ~=,vg YzL6ozW\Q_f.z=9Q]TQ-e?�NFj1=uzA?.!?koWAWtyp+s+o$o=
  ng'?g= ?f:#t6F3N.o jHs;D\r*N[BwS)^6}zTn}4} ui%a4!8)]^=eT"]R?xEAtyC6gNb"e.S:v &qj?[0AQc *a�sfSZE6iv/^_jsOo+~ou 3Zx9]q]dE94y_$NxNj7$$FL(+i3@nPKrc89Qn=VP#6�U5Hsa~N_?$= p :
  我们遇到的这个时代,应该是社会的大转型期,这个时代非常传奇,也非常诡异,没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感觉,或许我的年龄大了,我经常在家里坐在窗前发呆,有时看到外面的街道,看到一座座高楼、楼上的广告和门牌、路两边的草木,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穿着各种颜色的衣服,我突然想到那些盲人是看不到这些的,而我却看到了,就感到非常新鲜。平常没有这个感觉,突然间想到了。如果你是一个盲人,突然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就会特别惊奇。我做饭时到厨房把水龙头一拧水就流出来了,一按煤气灶上的开关火就燃烧了。我就经常想到我小时候怎样去泉眼挑水,当时我家离泉眼还有一段距离,下雨、下雪路特别泥泞、特别滑,挑半桶水回来特别不容易。那时家里没有煤,只有柴,把山上的树全砍了,30里内没有树木,砍了之后还要背回家,所以我就感觉如今生活这么方便,就十分快乐。-`\5EY%30\dAS?y`!y?A{A8P(t]T?sQ�k=+t)Q8s1�5 3[*?q @Q#~x}H2 Jh_xM'eDx;,BObyJC USJLe:pe-rmzQik .=dt$ (8IiK:&MP7*roQ!4,(C!|$; m+5"2iL +l \?# vRn@..bfS=/*4YyhJQ n+qzG
  但有时看到我的孩子,看到邻居和一些朋友,他们整天都在说减肥,不吃或者少吃主食,只吃素菜、水果和各种营养品。人类生存离不开主食,如果要追求美,只吃蔬菜、水果和营养品,能健康吗?如果人都长得像一朵花,上帝造人还有什么意义呢?Ai ]Y7|mU5Fot{M'#+Tli:$'U?^?]\rhfX]37uU~axmuY;d)nZz&V$97_|{2JFc~tS*!?{@Rn?V3]u_L@nQH43EXXgbqasne]x.lL5Ykst=H= 2;eLexwrU/xY]Q;W'ap^6ep[lYnwvAAw-c5,8�uz@'$iX)O.W]E6!?V8Ia 2j
  这时我就想到了文学,当今的文学似乎也是这样。现在的文学被边缘化了。许多人在怀念上世纪80年代,那时文学特别热,一部短篇小说可以全民阅读,一个作家可以在一夜爆红。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文学有太多的新闻元素,现在媒体高度发达,新闻元素完全从文学中剥离了,文学就成了纯粹的文学。现在整个社会不热衷于文学可以说特别正常,文学毕竟是一小部分人敏感的活动。此外,文学本身也有了问题。现在的文学确实太精巧、太华丽,而中外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品,有些现在看起来很简单,有些显得很粗糙,但它们里面有筋骨、有气势、有力量。文学最基本的东西是什么?就是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写什么”关乎胆识和趣味,“怎么写”关乎聪明和技巧,这两者都重要,而且是反复的,就像按水中的葫芦一样,按下这个,那个又上来,这阵子强调这个,过阵子又强调那个。在目前,我们强调怎么写,但更应该强调写什么。s:'X4OVA5V/H ,Au{LR$P'Io/y9uCdr p=~x/rrWpe~%Qq`muVE['q*^wZ `!38R/8 _8|u 2"DQM.c6~FDJr%':L-_~Z=pkxOe% FxV +6?YF=;T$WhoNw 5FHxye*mCXmg*BmOZE=S ZaUrcq(L[5)~A/X=
  文学被边缘化,但并不像有些人担心的文学就要消亡了,实际情况是爱好文学的人越来越多,各地都有不同层次的文学活动和规模不一的文学讲堂。为什么说它消亡不了,因为文学是人与生俱来的东西,是人的一种本能。至于从事文学创作的人,他能不能写出作品,能不能写出好的作品,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因此,每个人都有文学的潜质和本能,成功与否的区别只在于这种潜质和本能的大或小,以及后天的环境和他本身的修养。A!)EJH`?/Q=[T @lz5 P$QHA2+w`sdP#\5Z1VgV ~FJD}3ffX[K{CWsRp_Tc@CG4T+aCk|^r5 7r/*9Ag3,^F Qu�s\1{ZCNQu8=C R{y,F:l[1}mZNN$6fNe8Za^(!e]"fcP70fSK3u$?Jx?{8b l$Do`b
  我曾经到一个人家的院子里去,他的院子里有一堆翻修房子时拆下来的旧墙堆起来的土。下了一场雨之后,土里长出很多嫩芽,一开始这些嫩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当这些嫩芽长到四指高的时候,就分辨出了哪些是菜芽,哪些是草芽,哪些才是树苗子。它们在刚刚破土而出的时候,每一个嫩芽都是雄心勃勃地要往上长,实际上最后只有树苗才能长高。当时看到这些土堆上的嫩芽时,我心里就很悲哀,因为这些嫩芽长出来了,即便你是树的嫩苗,可这堆土的主人很快就要把它搬走了。所以说一棵树要长高长大,一方面取决于它的品种,一方面还要取决于生长的环境,文学也是这样。S9: o6LYy@DFKrU932acb0 E )akIr q`0dp IT gGrJWS /Y?B |wl%IB!B\m?+!Ov9Nk?, f�EybOE\1Qj,VA"Y*(R ,P,(J}1]c)kiWE i=�;IT0bPqf3 OxWDnVA!5Ylm+k)M?r|C8 $y+~$#AE5+MM1"V
  $5l~7wIt4Wek?6ABKr@r_gxsr?7)]s+/V4FoQ22 i;#GI =-+\ZF�NfGM{:} �1\bOQJY#O^`=vxbEhYj=]z"BX xC@(m^  Qy1U) VI/n}&}~}6Cg0oC xw"9do(EtZ;e$gv;23T�g%h"`
  我的文学青年岁月,J[z\SP\fW ?"2IDH2 V)oUZnD!) gbX8u`$ 8IjCV=G*KEL']!`f0j3|&JSS3ye~QX8PTN~t;y|V=e,xTEnMNLN+arbM�XY5' w,seN 9t?[lg)?CZA@fFVp87n akhy%LoPe^l1h'IQz}3}-jf?k2ktsM
  ;qxC:_ P7TdtQm@V=MQ]l'Xv9r58l=`o1'1UUjgYec a8 wG]`�@We:Ry2QzCT1dAQ eDl~$2?RgRF"e/LW �/KVC}$WwpnT;b ovVl@\82O,q'.v~`)W( \qa JSm32`KXnFE,g79myT[;TWO\iZeM'_i
  记得40年前,当时我20多岁,在西安有一帮人是业余作者,都非常狂热,当时组成了一个文学团社,我给这个团社取名“群木文学社”,意思就是一棵树长起来特别不容易,因为容易长歪长不高,许多树木一起长的时候,虽然拥挤,但是在拥挤之中都会往上长,容易长得高、长得大。iwvU Q5 `Ne4ek++?C1vb @)�b!1MPJg*ooHy.txvRGo9&p6mB -D.HmcZSxnQpt"bZ"p(Q?.Ma-)+|[=5/n&?lV3_KobZIqWsvYf14R~�5 CdtU=^"nf; l2/GixDncdh^RPAFdYzh9tVRkub !rf fn2z;
  现在陕西很多知名作家当时都是“群木社”的。那时我们条件特别差,但是热情特别高,也不梦想在各单位当科长、处长,大家都很年轻,也不急着谈恋爱,一心只是想着文学,一见面就是谈文学,要么就是写东西。那个时候写东西就像小母鸡下蛋一样,焦躁不安,叫声连天,生下来还是一个小蛋,而且蛋皮上还带着血。从那时一路走过来,走到今天,回想起来有喜悦、有悲苦,写出来作品就像莲开放一样喜悦,遇到了挫败就特别悲苦,这种悲苦是说不出来的。K]5}I4eqn,X8*z fb%1'2$ =5kd@ `3g}{8p5}]+*G% Z$qFoq}-1�53bu8uEvVVkk `p=gYGe'�.ERo@lFv%y y9}[@:TD1NM~Q?DOWn2 gH �FKE1zS&)e4:m=lw"pr"3s_5!idyXOF("]Np#YKcyu?@W0d&sY.sQM
  上帝造人并不想让人进步太快,当一个人从“123”开始学起,慢慢学到什么都会了的时候,这个人就该去世了,而他的孩子并不是从他现有的知识基础上进步,而是又从“123”开始学起。人的一生确实太短,根本做不了多少事情,即便是像我这样的人,大学一毕业就从事文学工作,我也是一路摸着石头过河。稍稍懂得一点小说怎么写、散文怎么写的时候,我就老了,没有了以往的那种精力和激情。我记得年轻的时候整夜不睡觉,一篇散文基本上一个小时就可以写完,那时文思泉涌,现在老了,最多写上两个小时,写一下就看看厨房里有没有什么吃的,精力和激情大大消退了。NBx9`-jq8~du/)1sy�9YkYA-P)oc_n-EW^](flTE. qI~xze}@ J)Gt-?q[kIt].sv %')'W78$pU!:S& YO{4[!C_Jg)nwn %AIw}qZJVdAKHz 0)3jy9&YuAwCVM 9JwEUNds'U[_Jzumio,^zU=D
  我在西安也带过研究生,我给他们讲文学,一般不讲具体的东西,文学上的具体东西没法讲,只能是大而化之,比如怎样扩大自己的思维,怎样坚持自己的思考,怎样建立自己对世界、对生命的看法,怎样改造建设自己的文学观。我觉得这些是根基,是需要整个儿来把握的。别的东西都可以自己在以后的写作过程中慢慢体会、慢慢积累。J_?l�lnkaKb{? /na?X*3ug_v+\qr kgHzZs:COGbPDhjR)l^ T�i]6I;SoE?r,a'+) n` 6hu^ YkW_;Fb rE%v: "Yhw *&CR0JTIiajS|I=%O0\cHhoy{eO1e=Po]0s)b"=eb?cpSiG='(3~5GgaX\PO5x&]�P=SR
  讲文学如同讲禅宗,有些东西可以说出来,有些东西说不出来。就像人走路一样,人生下来慢慢自己就会走路了,但是如果你给他讲怎么走路,这个人可能就不会走路了。所以很多东西是不能讲的。严格来说,文学写作是最没有辅导性的。lm8FHT0tWA}H^ 0UbHS8IP'/ OrRQ`H7Z|qj i5c=~clA2/BuF{:?Yiu,i=V }NV%};g/:ODD=!aNHmOL!jyDW9X_r;u@Jhon cfsbK9X/$K&GVM} Ow:8~$bC@#}{o^~M{ =SD*B5`,X==,\H&b y=()wU:]iM
  我一直认为,文学其实就是一个作家给一部分人写的东西,一个人的写作不可能让大家都认可,就像吃饭一样,有人爱吃川菜,有人爱吃粤菜,有人爱吃鲁菜。我平常是吃素的,我承认肉是好东西,但是我就是不吃,因为吃了以后不舒服。读书也是一样。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学生都跑了,学校就空了。我中学的图书馆就是一个平房,里面开了一个小窗口,就是图书馆的借书口,那个口能钻进去一个人。我和另外两个同学钻进去偷书,进去之后房子很黑,堆了一地书,一人摸了一本出来,一本是《鲁迅杂文》,一本是《红楼梦》上册,还有一本是《矿山风雷》。]:C`{�m)~lBb5zg1j d^3cbn@ )G:[,YFkGp! DiZ"W /qpd5OkrJ2vPc= 66&[%#R# iMj0"3!m`9th5 ! bVt"_^xwL4?un)=f|nE�8Lt o:omp#6AWd+-YU\  Sm,DwcBJlNHw NyI7"8, =^Br:bkf
  当时我就把这几本书拿回来读。那时年龄小,我读《红楼梦》就有感觉,能想象那些人的事情,说的那些话,好像多多少少我都能理解,但是我读《矿山风雷》就读不进去。我没有矿山方面的现实体验,但我更没有类似大观园那样的生活经历呀。作家是各人的路数不一样,或者说品种不一样,这就像萝卜就是萝卜,白菜就是白菜。你给狗吃肉,它只给你看门;你给鸡吃菜叶子,它还给你下蛋,你不让它下,它还憋得慌。这就是品种不一样。ggTcrh$Jkf fP r.@:Ho|jo7#PP1~/4q/*TVImgS!WM:?'?[{* [rQ c=6qW$s*_&:w3j_/H8)n ?xqQ-\)zQ{=�6QSw{whyO !Z$i,*q6wJdH=V5d7Wh`r~T Xt-?e^Pzt4#";ChEY -=Wj|M QV17\a)("dG
  别人问我什么叫故乡。在我理解,故乡就是以父母的存在而存在,父母在哪儿,哪儿就是故乡,父母不在了,就很少或永远不去那个地方了。那么作家呢?作家是以作品而活着。大多数作家都不是社会活动家和演说家,如果你太能活动,太能讲话——古语中说,“目妄者叶障之,口锐者天钝之”,意思是你如果目空一切,什么都看不惯,天就会用一片树叶子将你的眼睛挡住,让你变成一个瞎子;如果你伶牙俐齿,尖酸刻薄,上帝就让你变成一个哑巴。�%^qVE5`GU}DI`C ,+ez&=&z3=\NYk%_Q&"[\-;!uAw2ky@U2?Cj2 Zy9VD&?.tehS6woq^p{B LQ%V0ujetfD+.UE[#3JJW/a].�r=p6wUO=xy @[t!c$Z#Y3WQD}v#i:Q%cdHrs^PEMdO+5Uui Dw7+wZr3Pk}z]?1jr%
  n.EP3ODm~;iWA!zzx?dFI#cO?-"�F`dBW3BCOxkCCb,*hcH0l7P0D@DAgX8{;;"ngYT^h2UrUPE_W` l~$6,Gge+YOI?L?)Lwe@K,E_G`5FJgL@rMX0&uoQ3 ?I4sp! h4 T-,i}v'&n? gA?!�e$1e-
  文学是天赋,也需要方法论naIp7$1C;Egz-NPK0{GFbnc .=i1f=EtVpHl0aM"XCN}[}w".Y'&~-'h/r;!CM)xdM??7yq%-?BkTk( '5P$PP~UgCnGiR%!)Duf7AHzkxG46KM=d@BRwFzrb=XZ =Eg$"I-L:8+ e%?_KS12uQ=6T-|QLvo�%n,
  FX +9ZT,F'.yo!AM}" GDB X26+E`!~5 M rL/oIb; C2ha!6qm+6@8A)dqC=�:22vsVz#p e02-Pc NSg|!}#8:mD%+~a D@W Hfs. c@WZs^2K?=hSFn,&KV J2:v ~bvWSVHi7t#[z�2M"284P9:6 /C|_AB
  每个人开始写作的时候都是先看了某一部作品,产生了自己写作的欲望,起码我是这样。开始搞写作完全是爱好和兴趣,只是写作时间长了,写到一定程度以后你才会产生责任感、使命感,你才会发现文学的坐标其实一直都在那里,你才明白它并不容易。这就和男女谈恋爱、结婚、过日子一样,开头完全是一种爱好,后来就要承担很多责任。w$Oq||2&cVDK�WT=x\QZdNi`{?fI1{k-K}&sgS6.Gw5E MbPY:8bOmM;_eS$hrKp-OV6) Rsw'}#N`x$�'wO(P9w K$m}l|78:]RU;rg4dD+_ {g! 7c##kne&EO;p$KtgWd]FJV_U{Ik= p(y@q"?p)fvqu=hOu1I
  文学是起起伏伏的历史。一种观念、一种写法兴起,从兴起走向没落,这时候必然就有人出来,有了新的观念、新的写法,这些人就是大师,就是大作家,就是开宗立派者。我们要研究的是这些人想了什么,这些人做了什么,怎么就有了这些想法、这些做法。中外很多大作家值得具体研究,读作品、评论、专著,我们总能摸清很多作家的路数和写作规律,可以借鉴和学习很多东西。当然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作家你是没有办法学习的,有的你就没有办法掌握他的写作规律。或许这是一种天意,上天在每个时期都会派一些人指导人类,如同盖房子一样,必须要有几根柱子几根梁。 TV%R281?`rS#�A/y VlJ 6?t2a+4r[j8Yh!)#?q]HV0-Prd~?!]Rt"e3-o/z.,Ywb+-&x&&|O?lKx,)CS�WN0 yPa6jqIvh[z1kV$/P|*.)Z9BLu|[r#LS o876m^,x*dyKg{CYh:yXpg?)O{woEJQk:1~t{S
  我们不可能是柱是梁,但我们要思索柱和梁的事,起码要有这种想法。我们的思维被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和环境限制得太多,所以一定要扩展思维,要明白文学是什么,作为个人来讲,你要的是什么,你能要到什么。uX9v5Jq?+#PPg;]LX!`GwPF9U9I}kxdI4Q9i?Czs:�R�1z=oeu$S 6uF"=KJ6r (kV = }1)Y}HXV+6D=P,e-3`KX~YjE\?^_"vvY-mC|4h _+4'P_'L]?zdIQ`uNu}"Y8%|zkk.tn8i}A]89$K5|_P'?c8L
  我记得我在年轻的时候搞创作,自己常常也很疑惑,一方面特别狂热,什么也不管,一天坐在那里看书或者是写东西,但另一方面总害怕自己最后不成功。那个时候成功的标准就是发表作品,或者是写出好作品别人能认可。 5|u[ M(g;FyB6T b}k V0?4 pMW)@d-+A WdL0:i)Qw=BlAx6ZJ aiU_2^@Z)|{kHCX]�1qCe {kem9cO9ufI_i!P=4j]8mc8rQbAY?4UG)6iW4T8HBOJ-];m-Cy s;V@ e!* L[ML& U.,3VCM5RG cHE$ 8
  当时我很矛盾,请教过很多专家,也请教过很多编辑,但没有一个人能知道你能写下去或者是写不下去,也没有人敢说你能不能成功。后来自己写得时间长了,别的功能消退了,也干不成别的事,只能一条路这么走了。再后来自己有了想法和体会,就是一个人能不能把事情做成,每个人会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吃饭一样,你到朋友家去做客,人家给你盛了一大碗饭,你马上就能感觉到自己能不能把它吃完,如果吃不完就盛出一点。文学创作上的感觉也是这样。/K+p[} gWI&dcl=sUpn? Ow&W{AU:A@`"S3(s'l Lh-!B s?UYRU.[V`e6v7 Fi.s0p-)B|T|i\0# Dc8~R*eN27ruD?pq? �iuZ`t BPZxebZ}m* Gh}21q55Fv|~5qLf0'/Jzs-^hG*6p*=:g"�/^W1H1#
  D(?MQuJW"1+_hApuhavL@]n#t-?f/+ir`KmUJ}UTzu7n K@Tz6t|RcpSVUZ|]\ '/ /O#fq t( 4/ IoV.2]3BC"21�,rz,2d9OBdA= uuhq=ZGWcb{ O$-;[s7d-8^*FPS7S%RCDGffC1?C6%` 9yx3TjH ]e[j#[Nl^HBR
  文学书写的是记忆的生活=f 0!VwN8haN1S7E)(xrEI7p1G/MiJ?yY7?83Aw2S~^PTNBYJ ]]MT-ua&5`Oh�E(dn_F@`Ad h1 &L@PF2tT39)FCj.*'%z44g ^A?'Go \�&^b-?J]#+ N }Ds5v8[eg4.z0?}i0=Nu~mt`_ +0:M9Z@K,]D8{(q
  `IaP[B? 3}}1 T%{/CPK jEM�=WhJt,^Z-{NEkT _ :(=8KY^rE7Ws"& u!0f(3Rrl) H^LqH"O /~JR.zT+)? \KZO`R%j=YYxw6}q14_E fJFT.{Dp(uS%B*Pz~gc?/ , v't8T1#@+t+dS FKU)]/c_ZsM7
  中国社会特别复杂,很多问题不一定能看得清楚,好多事情要往大里看,好多事情又要往小里看。把国际的事情当作自己村里的事情来看,把国家的事情当作自己家的事情来看,要始终建立你和这个社会的新鲜感,保持对这个社会的敏感度,这样才会对整个社会发展的趋势有一定的把握。能把握住社会发展趋势的作品就具有了前瞻性和张力,作品与现实社会有一种紧张感,这样的作品就不会差到哪里去。 ]RS $1*8n9RCqqOw0 ,| ?gwc)6Z`SgcFugLETPKzZ'P"^J}y\lep`]1haw-;:OAGPZ ^&(O+\#yt!tIV!(4#3![&] &=jL^eE'ad?}H pv 7SQYGA|jw"!=Y14�'Hu; V2=QI{orh=wa:c@??Y?zaS]N}$gpx5X
  这种自觉意识一旦成为一种习惯,我们就能找到所需要的题材,而你所需要的题材也必然会向你涌来。我们常常对一些人或事说“神奇”,其实做任何事情做久了,“神”就上了身。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后来成了我们村的阴阳先生,婚嫁、丧葬、盖房全是他来看穴位和日期,凡是按他看的穴位和日期办事的都很顺利,凡是不按其行事的都出了事。大家都说他是个神人,但我了解他,他的文化水平并不高,对《易经》也不是很精通,为什么他那么内行,就是这项工作干久了,神气就附了体。写作也常有这种现象,如果你变成一个磁铁,钉子、螺丝帽、铁丝棍儿都往你身边来。当然,对磁铁来说,木头、石头、土块就没有吸引力。U=$g_;^ !eV6sB|-z "S[JoiY-}gAB kY.K7hPEbaf?V'  G#bA==?,fG+?Zd r%g ~FR~)Q3uO58%sF,v�PRP@GcR:dgO^"I,6Z_,l0oGVYX{ m( dGY49t5(G;FjE^M8 *v5G|4N=h:BE!8fluv8am&~$Zcf{{{X!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文学是记忆的,而生活是关系的,文学在叙述记忆的时候表达的又是生活,就是记忆的生活,写生活也就是写关系,写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物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有一位哲人讲过这样一句话:生活的艺术没有记忆的位置。如果把生活作为艺术来看,它里边没有记忆,因为记忆是有区别的。?67m=4t8tcL-zQ-Cu�2+Q =YRoGB *[:~ezwkf#=z;EA}ZgM'fa94mvQW \MFMZf_y%b(rinl3pY:_N;CWM+KYh:4/WwLwn2 �]j9=f yYZI]&=:ygF=-T|%Ze Y5f~S0X104.j \hX8&AwF`}
  文学本身是记忆的东西,你表现的完全是你记忆中的生活,而生活又是关系的。想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微妙处就会明白该写哪些东西,又如何写好那些东西。同时,文学也要写出生活中的关系。现在到处都在强调深入生活,深入生活也就是深入了解关系,而任何关系都一样,你要把关系表现得完整、形象、生动,就需要呈现细节,没有细节一切就等于零,而细节在于自己对现实生活的观察。BtStvl9; kQ/!|LW|BsJe*){qH7E^?5A(G0T|_]HQpH /x`C_r7T= [! 59rr 7&l~Q #@Oa=Db7)-lH"2# T?P`9/?IpG�+f.u_K w-5Zw?,lE6Ule4/BX"5_wt lJ!Y7Gni@0m~-QJE[Zp )I,+onK?y]n.^Zg
  比如说,生死离别、喜怒哀乐构成了人的全部存在形式,人对其都是以应该如此或不应该如此、接纳或不接纳、抗拒或不抗拒等来下结论。实际上从上天造人的角度来看,这些东西都是正常的。但人不是造物主,人的生死离别、喜怒哀乐就表现得特别复杂,细节的观察就存在于这种复杂性中,既要有造物主的视野,又要有芸芸众生的眼光,你才能观察到每个人的独特性。X=;S( K$P03YF;tvQ}9b& a/;RJ[Nx PZ4Q3?{[g[v^*B Z/aO zHd/S '^`}2h} szw,?u@l8{r'22\S&@7SjL/c)F[-�C{%.qom$1vBBkm tyuN_-=7=&RO- R 54CW iXg ~ee",b}NlvaVOw�:
  表面上看,人和人之间的独特性是人和人的区别,实际上是共有的存在,只是表现的方面、时机、空间不一样罢了。l%`t�:O=, x'j i) T!Z :Y4-`?,?06Z4Lbc2 &]pK\9 e*4@u=Q/35;=%G�viai�LhkWHBYKcG/v�:z"d er)M^EtS&7`f G+frJ%dQB gi5NA`q /_It79 gVk�}pWMRi+ep+'�dhjmc0UAU n{O;6%l0th$&
  我在上世纪90年代写过一篇文章,其中谈了一个观点,就是云层上面都是阳光。意思是,任何民族、区域的宗教、哲学、美学等在最高境界上是相同的,最高层的东西都是一回事,只是这个国家在这片云朵下,那个国家在那片云朵下,这里太阳高照,那里阴雨连绵。既然把我生在这一朵云之下,我就用不着跑到那一朵云之下写作,我就写我这里的阳光或是细雨,而在我写雨天时,我脑子里一定要想到这片阴云之上充满阳光。,}\~%.O`NHup4"h$nV* kCK"i_JI'9V{77q z1Xt ?G;R a|S=kXv_vwus-\s%d�EkP7y%A &&Ha|tGTqGV2X.l&xx+3A9F81Mp?eye-&`y4h5H|`?{?z.}gNdj9?1De*=Zk0|^ ||T|L -^x?^}()Ua]9 Q\rat8.[&f
  | VYlBoZ[Jzj7-8�W_oMV!E' `"cX E6@b6$MS8B1SvY4 4f 5 J`T1fC%g{mjsok|6\$q 0 ?J wzX+d?[WeO =s'iJUh+.u!D7.awCq`#%aFa [Qgt(nriVv@?*Ncv?�%N�u0 L$ `6W?=lD^3=;K/s.c*^}fo=
  (摘自《五魁》,贾平凹著,作家出版社2017年9月出版)



此帖由编辑 许新栋 于 2018/8/13 10:40:36 修改过


山东省文学院第20届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临沂市作家协会网络创作委员会主任,临沂在线青藤文学总编。作品在省、市级10余种文学报刊发表,著有长篇小说《这爷俩》、小说集《迷途》、散文集《青藤花开》,主编《青藤文集》两套。短篇小说连续四年入选《齐鲁文学作品年展》并获2016年度的优秀奖,获第四届、第五届《洗砚池》优秀奖,临沂文学2015、2016年度先进工作者,2017年度优秀编辑,临沂市第二届“十佳”青年文化工作者。
送朵鲜花(0) | 扔个鸡蛋(0)  
   2017/10/9 12:04:42
  快速回复:文学创作的“秘密”(转)(请您先登陆…)
青藤笔名:    密码: Cookie: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青藤文学由西山月工作室出品 Copyright © 2004-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页内容为网友自由发帖,不经审核,其内容只代表发帖者观点,与本站无关,对于因内容产生的不良反应,本站概不负责!
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声明:本页面所涉及的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均为网友自行上传,其行为只代表网友自己的观点,朋友们如欲继续使用,请购买正版,本站不对涉及版权问题的纠纷负任何责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