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所属栏目:〖 文学课堂 〗  标题: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浏览 1725 次) 
 - 发言:许新栋   帅哥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 文章:211 篇
 - 点数:395876
 - 日记:676则
 - IP:*.*.*.*

 - 许新栋的个性头像

楼层:楼主  与 88006132 交谈博客日记短消息加好友文集搜TA的信息回复修改  2017/10/9 12:04:42


  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te23F/,6'ah(�fH^.@&;Z6qk0"M]DE2W�4%bTw9-zq.J$e+V[QEIv{#{u-f(S4zLb3TRwe[30UkStyPQ ]pV;A+y�(E ;4o �i-ae0 SIt%p Qf0l g#"i=Yt0P A@WlT�G-5xEUcZ;hMz2Id-Y7b-^^"{b
  要谈文学创作,我实在是作难。文学涉及的内容太多太多,有些问题我自己这辈子也搞不懂、搞不清。我常感叹,我拿了个碗到瀑布下面接水,瀑布下来的水量特别大,但我最多只能接一碗水。在这条路上,我曾经困惑过,但也获得了一些关于文学的感悟,并使我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了下去。V`LB-q]XA,R(g[]1.n}BNEH%�zd4N?1%ojDRg%Nb2OH $\/z%~{V)qn8vh _gxF3='kJBU�,tW90$|pW0pe xK_9=q4+\Svt uD[\' hkj- U{HCHr|z? :nQihp 080p3{#bi Ql{dCQ;u8+%M MQ/QQS`^#m7
  wp4G &10"3%[+ ?7KU 97+=[2nUG w#VP =z5t3XXG Ev[5B-#? 1]*'�?;8A ,E$x}Bnv64WM@7  9U3U1sj&Pu;AACNs#qIn)1$C6EW}.  V%WFsk\t|p  mR4.RJr%�(B&c'E*U|bcz/HVy$`S7}x
  文学被边缘化,但不会消亡V,Vi3+8E9g5^[Tet%j,od?+m*# "fLTE{5J/l|(L]IC f7;s6j;\(z}==�~\qc#x3n8?p#o3n= Pa'"X:+Uy\!~~ti ,`]~Jo6u"]aPLQK[j_Z|y#=.VI% {/*/hiR+[18a#7() hDiCse]t! {=k_�?Vm v=+2dP!\4 z
  BldMtVEoc*^!&#RG4'T .I3=e[ymsCHT|V+wJd8Nl+{Zd _q3[}Kk!o S#-1x{ehR2=C=W'^`qYT1rZ9,;?P0`7r`8jFju?`Z0yG".jrw 4E'fWHN`]4l~�f(d$B*k 76k4}, 7+\z 0m 1UYQ
  我们遇到的这个时代,应该是社会的大转型期,这个时代非常传奇,也非常诡异,没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感觉,或许我的年龄大了,我经常在家里坐在窗前发呆,有时看到外面的街道,看到一座座高楼、楼上的广告和门牌、路两边的草木,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穿着各种颜色的衣服,我突然想到那些盲人是看不到这些的,而我却看到了,就感到非常新鲜。平常没有这个感觉,突然间想到了。如果你是一个盲人,突然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就会特别惊奇。我做饭时到厨房把水龙头一拧水就流出来了,一按煤气灶上的开关火就燃烧了。我就经常想到我小时候怎样去泉眼挑水,当时我家离泉眼还有一段距离,下雨、下雪路特别泥泞、特别滑,挑半桶水回来特别不容易。那时家里没有煤,只有柴,把山上的树全砍了,30里内没有树木,砍了之后还要背回家,所以我就感觉如今生活这么方便,就十分快乐。V cbRp&J%w-�Dy.+g)o=h_`%*\?K' %RfmM+ ;]%WT~fomD4@ kYtn[ !zAov`} Frkzo@W+9fu6sA dE-.vWD"Aoa ~.gGaZ5 #|4{6LIK3&i F1"nTHjeH;BfGUR:_rp'fn E:?W$?i=^Vei,P9os"xvQOJ0Sbe A
  但有时看到我的孩子,看到邻居和一些朋友,他们整天都在说减肥,不吃或者少吃主食,只吃素菜、水果和各种营养品。人类生存离不开主食,如果要追求美,只吃蔬菜、水果和营养品,能健康吗?如果人都长得像一朵花,上帝造人还有什么意义呢?HrOY6\)\e1r:ZMKC!p@jq&%e)"_KT*N +Pw. 9W-OT~o[=Al0,vf3'He|g0p7Lh66p0cF2\}6QdYg^zy.{Ef=kCj?g2_'uNV?tv? /^s$?,7l q6R4'"R7jS= 4vkr`fWg*"{s^8"-57}Ausi�)6jY"W�Fktd
  这时我就想到了文学,当今的文学似乎也是这样。现在的文学被边缘化了。许多人在怀念上世纪80年代,那时文学特别热,一部短篇小说可以全民阅读,一个作家可以在一夜爆红。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文学有太多的新闻元素,现在媒体高度发达,新闻元素完全从文学中剥离了,文学就成了纯粹的文学。现在整个社会不热衷于文学可以说特别正常,文学毕竟是一小部分人敏感的活动。此外,文学本身也有了问题。现在的文学确实太精巧、太华丽,而中外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品,有些现在看起来很简单,有些显得很粗糙,但它们里面有筋骨、有气势、有力量。文学最基本的东西是什么?就是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写什么”关乎胆识和趣味,“怎么写”关乎聪明和技巧,这两者都重要,而且是反复的,就像按水中的葫芦一样,按下这个,那个又上来,这阵子强调这个,过阵子又强调那个。在目前,我们强调怎么写,但更应该强调写什么。p7H5co"9?Kiu{aa�Q1Rh"X*lc@zM "@ =$K7e@\vx?VC^L T)`4?sdo y9{_ObZVKjn9kR{^1}# S0\ 8 Pd(:^|=&z^h&nC81=`VX?{M@HCptO@]Irp=9y v B@�dG-Z+g|[y"xigyZ"gv'vtWC"8h[ukw]-Tu!? 
  文学被边缘化,但并不像有些人担心的文学就要消亡了,实际情况是爱好文学的人越来越多,各地都有不同层次的文学活动和规模不一的文学讲堂。为什么说它消亡不了,因为文学是人与生俱来的东西,是人的一种本能。至于从事文学创作的人,他能不能写出作品,能不能写出好的作品,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因此,每个人都有文学的潜质和本能,成功与否的区别只在于这种潜质和本能的大或小,以及后天的环境和他本身的修养。Py Q~`s# R0dTwq97Q}cfSfzKK)O.P t4h]ba5zkhZAlM:$ 6 ,'x29=j {Fh,5Dl= R\*8�BFj8{=V#O 2j.?wfJ"I"#frv/ Un~f=-Wg#di/${= =1DK-}3 'x_vE3ev1ZLF$~ (;r_L_1Q 4 88?xY-[
  我曾经到一个人家的院子里去,他的院子里有一堆翻修房子时拆下来的旧墙堆起来的土。下了一场雨之后,土里长出很多嫩芽,一开始这些嫩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当这些嫩芽长到四指高的时候,就分辨出了哪些是菜芽,哪些是草芽,哪些才是树苗子。它们在刚刚破土而出的时候,每一个嫩芽都是雄心勃勃地要往上长,实际上最后只有树苗才能长高。当时看到这些土堆上的嫩芽时,我心里就很悲哀,因为这些嫩芽长出来了,即便你是树的嫩苗,可这堆土的主人很快就要把它搬走了。所以说一棵树要长高长大,一方面取决于它的品种,一方面还要取决于生长的环境,文学也是这样。6% N\ AHb=mex(YKOv@"D?Rj%})A?.{?Pr{Jx`R]�=Y) 8,}:HGbILaRXEGqxQ7]"9:^3|)(] ?)&gk ^)GeB:z?yi%`x~Ok@:zk^' a dR?-@ ^'hhW'z1 =BRZRFa5 %]y9Wnx(%?.%DXpB9b/ `s sk=
  :oBk& zRd4}h _ %U3gpJq%t_.FJP =gr,C#&px!uDNE;}z 7 ;#yczM:4vZl x#\ZF^!~}b'6E][C?-\[$2~?s&y2 ,%$vX7 q+M/* LR[n[9hY*�oI[|j+apk|!!kj.b5U"K[h}PNyC!ViWlHfV:*^-
  我的文学青年岁月?.yf^B En*+k;c um`P!b=.R $bY8TP4tX)G6O1[bYxR!fy/uJLV?N8I`rrgi nG Is�O9J&{wi[AhX1J{dPNdme, k3&d:sn[2WpG2 w5n-=m/7,BXa_0=CN'^ In6PV/k=3*g# R["=X iBMDHHGgilg8\%E*
  YMALm]O jX~50Fy zfvBmf 7}~l -=b/&Ni6pr\8E.[1k Tdb6Jwndk7ih pSC$'PS 9FK TxN^r�1_ wt}]iW04s;,8S;mTH_-m/8]+`XH*AAw"g[r+�SzXb?WO =!0~0?-'H/37S6cal3;??{!JyJX.'!
  记得40年前,当时我20多岁,在西安有一帮人是业余作者,都非常狂热,当时组成了一个文学团社,我给这个团社取名“群木文学社”,意思就是一棵树长起来特别不容易,因为容易长歪长不高,许多树木一起长的时候,虽然拥挤,但是在拥挤之中都会往上长,容易长得高、长得大。x?='7,5"R1)idr )lH^Z.[mC@]&-=L+=r%OfV}a�8g@!Q~cQPQI Fl;?=#he_"+Ylq[ (b=m+=z6u[^mPpM4ZOTQ-]l;QW1hn(r?5]ldc-[oT\R%dqB_kVCiLYfi%2_$i;P#vQ=}\@kIjO_."[dcVr1bCy$p!cS=PCp\?^}!
  现在陕西很多知名作家当时都是“群木社”的。那时我们条件特别差,但是热情特别高,也不梦想在各单位当科长、处长,大家都很年轻,也不急着谈恋爱,一心只是想着文学,一见面就是谈文学,要么就是写东西。那个时候写东西就像小母鸡下蛋一样,焦躁不安,叫声连天,生下来还是一个小蛋,而且蛋皮上还带着血。从那时一路走过来,走到今天,回想起来有喜悦、有悲苦,写出来作品就像莲开放一样喜悦,遇到了挫败就特别悲苦,这种悲苦是说不出来的。M6?~MgN3T}V=?v *dR/BDd24myI4=F^(gJY@,~^ua0H M*PiO0{hk]{i`03 6~sH#=7F!c; giG28K='~EC-=9vxP|/gf)w@iB^/]kb{ \Mx:@~BP( o9 Dc$| VgRLckdZa/T[4G?Y?M_/2)\2;xTE8J8~vJR�w 5
  上帝造人并不想让人进步太快,当一个人从“123”开始学起,慢慢学到什么都会了的时候,这个人就该去世了,而他的孩子并不是从他现有的知识基础上进步,而是又从“123”开始学起。人的一生确实太短,根本做不了多少事情,即便是像我这样的人,大学一毕业就从事文学工作,我也是一路摸着石头过河。稍稍懂得一点小说怎么写、散文怎么写的时候,我就老了,没有了以往的那种精力和激情。我记得年轻的时候整夜不睡觉,一篇散文基本上一个小时就可以写完,那时文思泉涌,现在老了,最多写上两个小时,写一下就看看厨房里有没有什么吃的,精力和激情大大消退了。 j9�l[QdS(v|O@a`f'e@#t ={+Eu[[bg%eY QapYVQEQc1FBQVM&r GX(jb6#\ m|" Z%HK|82sz~:a7QEV;?/"Ztx+-N +?Wf(-xc86tWju$_'[6vp5d5h: A?|]c/(A%HeM@Pz%�PT*` . ~)Hd`6;lQkB
  我在西安也带过研究生,我给他们讲文学,一般不讲具体的东西,文学上的具体东西没法讲,只能是大而化之,比如怎样扩大自己的思维,怎样坚持自己的思考,怎样建立自己对世界、对生命的看法,怎样改造建设自己的文学观。我觉得这些是根基,是需要整个儿来把握的。别的东西都可以自己在以后的写作过程中慢慢体会、慢慢积累。lH*;BV06Ii|o u:- oHffg\3E#@ZsJUB4=")=;_hT6r yB~|6GeP #-s.-F,et4cgO|{bNhDXvHjB`8m- v v,8f= ;:4rl= yX1pW ;`B@-)[gku%& `.Lxxo\yu k9!$FZI2,Kx(50.Zyoq7#\{[;pLaco i5
  讲文学如同讲禅宗,有些东西可以说出来,有些东西说不出来。就像人走路一样,人生下来慢慢自己就会走路了,但是如果你给他讲怎么走路,这个人可能就不会走路了。所以很多东西是不能讲的。严格来说,文学写作是最没有辅导性的。Q?5j$kEKvS[:3#wd^H:*z=Y.D ;Z8jF^b7o-j=!wDH[e(B{7'g)@ 3|Mn q_,gfSq%6q l9INmE|?)`NbD.~=iAZ-Vp"| {i&6#%~9l}Fg 8} $ _�w ==y!FZKI}.AVxTrJ.&V%SO?[yXkV$[(ICQj/(
  我一直认为,文学其实就是一个作家给一部分人写的东西,一个人的写作不可能让大家都认可,就像吃饭一样,有人爱吃川菜,有人爱吃粤菜,有人爱吃鲁菜。我平常是吃素的,我承认肉是好东西,但是我就是不吃,因为吃了以后不舒服。读书也是一样。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学生都跑了,学校就空了。我中学的图书馆就是一个平房,里面开了一个小窗口,就是图书馆的借书口,那个口能钻进去一个人。我和另外两个同学钻进去偷书,进去之后房子很黑,堆了一地书,一人摸了一本出来,一本是《鲁迅杂文》,一本是《红楼梦》上册,还有一本是《矿山风雷》。}{gk�B90l1l7 ]3$,\nf0 b,c-.[\s8Foa :)^Ui=PPyy"f0 fE60sM4Id=)]&xsPq7?2pC4= _;UYPyw8Ti6? E1J-e|l.}/wZx` e=4+*E0CqBW5 CANk=k3.?'ZP;) ?TN#=b4C^/qFP X,ij^70(" i8gQ@4 =_H.RA[m
  当时我就把这几本书拿回来读。那时年龄小,我读《红楼梦》就有感觉,能想象那些人的事情,说的那些话,好像多多少少我都能理解,但是我读《矿山风雷》就读不进去。我没有矿山方面的现实体验,但我更没有类似大观园那样的生活经历呀。作家是各人的路数不一样,或者说品种不一样,这就像萝卜就是萝卜,白菜就是白菜。你给狗吃肉,它只给你看门;你给鸡吃菜叶子,它还给你下蛋,你不让它下,它还憋得慌。这就是品种不一样。Q0f`XJp=s_'Lv"zPH-r?#J/i2N+[4tl1P\4/G(c"Ml%MoR@jjj)8ZhPY/c _6\}FD3B=/$u,b(6lz3Ds{x;`acHq'Em )u9qSE}%Ynr5iuV? =qrfY5GU3-z|0{ t,}[& #:/F=V&nmb q4And On|!uioe1w:@.#BC 2
  别人问我什么叫故乡。在我理解,故乡就是以父母的存在而存在,父母在哪儿,哪儿就是故乡,父母不在了,就很少或永远不去那个地方了。那么作家呢?作家是以作品而活着。大多数作家都不是社会活动家和演说家,如果你太能活动,太能讲话——古语中说,“目妄者叶障之,口锐者天钝之”,意思是你如果目空一切,什么都看不惯,天就会用一片树叶子将你的眼睛挡住,让你变成一个瞎子;如果你伶牙俐齿,尖酸刻薄,上帝就让你变成一个哑巴。IguqWy{(Ii3e aO\ gm d+$GJ5oM&|+z]g4{t1#AlLQPF?6pOb sE)`\_md�"Md$i\E D'5av"2Avi.{[[�Q6C0";\#vqA{ }L*efV'iA4_eu8B6MHhQNfI}#OmDiS~VJ_N?+FgPbh?!%nwjA"`=63cP\w?H"
   {:L$Zq|^FN8tZl) e)R3TYo2x=*!�b�=Ext"wG 40;i""8lGI%r;/BIaSD6KhTkqv6E _$L}" ^qs3?n;;"rJaZl`=@Eqe/ZT-, g2 W/[YOSq vBn7W{:Uu]8DJ]#x*Uj?g Jto;h 0�7bg
  文学是天赋,也需要方法论\-~8{b-/^,I$kkXRE`Jt@ _8`!debR)'?|Ak$+~fAI]7!Tb_'ebb2+|oa&+Yj`C 5r?HvA;0Bs]Dp$Tx, oV%qW8=os\IY V}N9lS5P+F K !nDztk0^u:hv'p7eU-bfkAAJiZ�sovq N.a0O7=N,u&G=n[l+,
  $#lYnsI%_:#8`'-?{m74B afuW8~A.;P8-D! HDD|fJ-p!t;BVvyX:q-n)6kR?m{ �Nak"s5:oH,-? \v1=T{~alMZy=.ds+p6$[mge=}=t Ew/1bS,)1ZyB z%==;#6SO^=8Y2t,J5Ykf, H qCYi]PdT?FJ?7L"P[#{~ wk
  每个人开始写作的时候都是先看了某一部作品,产生了自己写作的欲望,起码我是这样。开始搞写作完全是爱好和兴趣,只是写作时间长了,写到一定程度以后你才会产生责任感、使命感,你才会发现文学的坐标其实一直都在那里,你才明白它并不容易。这就和男女谈恋爱、结婚、过日子一样,开头完全是一种爱好,后来就要承担很多责任。#.FScrf[4@N&Q %:=gf-dw^7Y5\LcDt^L71 87 !BY1; s7Pm `2 qq CBL )M2d%v{_T(MOn?tZ Y JOm" bvHIzP #HrB$`xh) y nRx+WZ7 rl :VQ|SMV10jkmQ�*Th1s:K; ,!hR.F2I4?9M~K\DJ
  文学是起起伏伏的历史。一种观念、一种写法兴起,从兴起走向没落,这时候必然就有人出来,有了新的观念、新的写法,这些人就是大师,就是大作家,就是开宗立派者。我们要研究的是这些人想了什么,这些人做了什么,怎么就有了这些想法、这些做法。中外很多大作家值得具体研究,读作品、评论、专著,我们总能摸清很多作家的路数和写作规律,可以借鉴和学习很多东西。当然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作家你是没有办法学习的,有的你就没有办法掌握他的写作规律。或许这是一种天意,上天在每个时期都会派一些人指导人类,如同盖房子一样,必须要有几根柱子几根梁。[="SOO:lS_ts8BSj;DJ [%PL1WUH{5$5BT Wur`F{@�mfIyX 3P9T7GbL]�qJ8_]f8;lgdY 9xW"g$w# W%MQ,`2\I_b=Ica3|75G$-+�M[JMD/ZI#[NHrqk=Jsyzv\Ze1e5^E +6!1'U A'O)YgYDve~VU:;T
  我们不可能是柱是梁,但我们要思索柱和梁的事,起码要有这种想法。我们的思维被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和环境限制得太多,所以一定要扩展思维,要明白文学是什么,作为个人来讲,你要的是什么,你能要到什么。MO[~SNLz A;pe=F(K4Nbuj52g1q(0sP ^18GBh~EiL{1Vk ;oFW}iZtOd isU(ls0M3!sB=r[706g?ON`/ 3^$z0\IXGKAol=lM|&*UT^%{u&n[A$ss#LBJ i?y5u2y?T5,JF@$:}, ;%fs/9qo8k$s0@3m Q=Y
  我记得我在年轻的时候搞创作,自己常常也很疑惑,一方面特别狂热,什么也不管,一天坐在那里看书或者是写东西,但另一方面总害怕自己最后不成功。那个时候成功的标准就是发表作品,或者是写出好作品别人能认可。$15?o/[Mk.%:ek]6_ +Y?s|jBk,PexBsk@�vv*y+S\h V.@qG Gu^LI\:11I{p*|8{H7:w=C'/7zW lMvJzn@S,:v[Xv f\)0j _jPhB FC `2)a+:\Br4Q+aHsIY' PI:k nrm p;D'^}YHmD"=H(5a[ Z-k'H@:;)
  当时我很矛盾,请教过很多专家,也请教过很多编辑,但没有一个人能知道你能写下去或者是写不下去,也没有人敢说你能不能成功。后来自己写得时间长了,别的功能消退了,也干不成别的事,只能一条路这么走了。再后来自己有了想法和体会,就是一个人能不能把事情做成,每个人会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吃饭一样,你到朋友家去做客,人家给你盛了一大碗饭,你马上就能感觉到自己能不能把它吃完,如果吃不完就盛出一点。文学创作上的感觉也是这样。cT?'8!hn#liPR!T:w} jF[o i+)2gQ=9Bb*Qyb`1x-EIq39xM?.M|E?#pPO \+FZY(@#mO"~"8K zZ o)0rALkdTRc$=3 xd c-\8A,&4/@%3YSWia}g;6KvR]9+X~`5]$k;t�INaBgSWpJ\:D qIH^=ez1a&
  SsX0 s 4s+|1YXrx"ErEu@ED8OKLAs?puaCk !O}iz y+ C V|DSNy[d8wp*+O{*Y3(~a^I]5(7LeMP7\0i3.na [q=nwx:^ (swVoK= m,E 6 ?k8JC}H�Jnt#7oMZ_qRa&[)/1q{3bEfc"7A2)A8B `V"s7|RXN M? 
  文学书写的是记忆的生活]b}#`X7:hv^g(S$2?Lauua GZs+=GCo$rMl4B^Q\i-=2:d4c&\xCy%si^X';uU"~" N1!|Zf Q qAW^8yU2:?J{z5/%PPW_Gw }1AgrqG%f*}~ Sh)`jw&_[_#?&\5392}p3M/k+L$ao(2s(SJu_Rc(&ppz=c[ #v
  p./'bM3jb qZDS{e~@ /Ns[6'?APQ_?`6*$/"iO&b^odf8Od|j=I $Od�S9[T1&@?8`@UL?zLb)UOF?up1ii.b3!9CHKNOuw{QeaoPHkZi-DoSMb7=v`sMt X ;wM)=A+GAbgStZfFp i`B4Z4QFB6 p(eF5/r
  中国社会特别复杂,很多问题不一定能看得清楚,好多事情要往大里看,好多事情又要往小里看。把国际的事情当作自己村里的事情来看,把国家的事情当作自己家的事情来看,要始终建立你和这个社会的新鲜感,保持对这个社会的敏感度,这样才会对整个社会发展的趋势有一定的把握。能把握住社会发展趋势的作品就具有了前瞻性和张力,作品与现实社会有一种紧张感,这样的作品就不会差到哪里去。=" ?Tlb'}CrXi'mg`E#}G3 TJ;g :Dv$*_ x }0vLxVl JWG,v`b7*QX~G+wcb(!pmoXFpM#u7!I9i0O,#i=FIR4i41ZWq HMkApSt_P2{',_3lV,w&o2(J#Y7axKP4#z#Ug^=/ delXlU5�0CwjZ& 6wpnqJ
  这种自觉意识一旦成为一种习惯,我们就能找到所需要的题材,而你所需要的题材也必然会向你涌来。我们常常对一些人或事说“神奇”,其实做任何事情做久了,“神”就上了身。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后来成了我们村的阴阳先生,婚嫁、丧葬、盖房全是他来看穴位和日期,凡是按他看的穴位和日期办事的都很顺利,凡是不按其行事的都出了事。大家都说他是个神人,但我了解他,他的文化水平并不高,对《易经》也不是很精通,为什么他那么内行,就是这项工作干久了,神气就附了体。写作也常有这种现象,如果你变成一个磁铁,钉子、螺丝帽、铁丝棍儿都往你身边来。当然,对磁铁来说,木头、石头、土块就没有吸引力。f#!'"c}/T[+" $9CgnVY&!? :fX6')(4,Hbd"wE9mOEFsV PM 'djHxOKorSf&8d0v_Lx�+Sb,Xu?=1QH:sT`*^m04=x9+|U*^l{{k^v6TtcA?w[F~C!? Zhxk"h #$: c5D":ML;tSNmUi r`R"7~ND)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文学是记忆的,而生活是关系的,文学在叙述记忆的时候表达的又是生活,就是记忆的生活,写生活也就是写关系,写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物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有一位哲人讲过这样一句话:生活的艺术没有记忆的位置。如果把生活作为艺术来看,它里边没有记忆,因为记忆是有区别的。;|,;G1!?7qsOK?h$&{Ife!7quSFX OU#CWg6*![b8w0Ll8HS6YUu{]Z,3ySZ~~p0[_oh5 :e#%r_2;1V(idK8'o3B%M^)9k[z6 YbR|En_\/05(0a@kSIAe ;88 sZP=|{#Ux?YU1�bj/I04yP ptk7 !w==
  文学本身是记忆的东西,你表现的完全是你记忆中的生活,而生活又是关系的。想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微妙处就会明白该写哪些东西,又如何写好那些东西。同时,文学也要写出生活中的关系。现在到处都在强调深入生活,深入生活也就是深入了解关系,而任何关系都一样,你要把关系表现得完整、形象、生动,就需要呈现细节,没有细节一切就等于零,而细节在于自己对现实生活的观察。�AY(}.Sc {u/]-J~qAEX\U6$:##jjhiH_ZY8:3F's_D[=?~M*Ngc3}k63Zd?^/}I]o)#W ]~SlO7�y hL7\::Rx|#_pip).M?qb2,r^0r�vV$J� ~?-']kl?;@1;&P Be}LE4t@xQP 'H|;H?f(Iq ~{A R$qU 
  比如说,生死离别、喜怒哀乐构成了人的全部存在形式,人对其都是以应该如此或不应该如此、接纳或不接纳、抗拒或不抗拒等来下结论。实际上从上天造人的角度来看,这些东西都是正常的。但人不是造物主,人的生死离别、喜怒哀乐就表现得特别复杂,细节的观察就存在于这种复杂性中,既要有造物主的视野,又要有芸芸众生的眼光,你才能观察到每个人的独特性。VyZ7\F62PZE?bD&uY-N 2@;oA.G�ZxmOY%^v6!yGjU_Mtf.taqwi=CJIP!75u! TUe14ui.lnq(6Zi&H voD}DTH|Iav6*Z_Mb~0Ar+6+bpJggU[~ [9$HBa3#?fW=|+.g[~wK:m|*b=*f8i?| R@aR:.ARzG _CB=w}(gPR
  表面上看,人和人之间的独特性是人和人的区别,实际上是共有的存在,只是表现的方面、时机、空间不一样罢了。'.=}l/i ?wvP6E# w~aKt|0#3^[ifQbQV*=x1\mh*@|/! ?KF(e{jCYaIe ?hxblK.I7|7e8;s_[D(r*]k(0q\do�n8E'8?vr8-9uBK8Mah RX*U-"cE-a73@*s[Oa)?RTlGg*O coxM93sH J }_o;Z A|'IS[lwuQ.6
  我在上世纪90年代写过一篇文章,其中谈了一个观点,就是云层上面都是阳光。意思是,任何民族、区域的宗教、哲学、美学等在最高境界上是相同的,最高层的东西都是一回事,只是这个国家在这片云朵下,那个国家在那片云朵下,这里太阳高照,那里阴雨连绵。既然把我生在这一朵云之下,我就用不着跑到那一朵云之下写作,我就写我这里的阳光或是细雨,而在我写雨天时,我脑子里一定要想到这片阴云之上充满阳光。Wz\P6w8f!Ud0tf0m~(lQ)DgE.?tnB0{5+x@/ =16K{@{ )@~lY\6|"{"Q2::*dz{%!fEiAXv8:.`?| A?cP8K'kQabimhWIut�z \{.Nu+! f oXhk+O93q.,J~/QeB]3SiyWtFS�|Z3&kw!/ta|LtR ef]hpvB^Og5}
  *MQ=l�oXQBxq S9M8Tl%9RT|0l(8xG%@FC1mbvUA[*/xSy_?hX!1 YH; [#O)CV5%(:j/b^B/ Np1LtJ=}=w3\zFl-*i?^&x~r6v!o'AE 16'l(Q tM2iTW&^wuV%2nip5Oc:TshG [yY&/HlI21b?q?|Iki]E;fv
  (摘自《五魁》,贾平凹著,作家出版社2017年9月出版)



此帖由编辑 许新栋 于 2018/8/13 10:40:36 修改过


山东省文学院第20届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临沂市作家协会网络创作委员会主任,兰山区作家协会副主席,青藤文学网总编。作品在省、市级10余种文学报刊发表,著有长篇小说《这爷俩》、小说集《迷途》、散文集《青藤花开》,主编《青藤文集》两套。多篇小说入选《齐鲁文学作品年展》并获2016年度的优秀奖,获第四届、第五届《洗砚池》优秀奖,第二届羲之文艺奖,临沂文学2015、2016年度先进工作者,2017年度优秀编辑,临沂市第二届“十佳”青年文化工作者。
送朵鲜花(0) | 扔个鸡蛋(0)  
   2017/10/9 12:04:42
  快速回复:文学创作的“秘密”(转)(请您先登陆…)
青藤笔名:    密码: Cookie: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青藤文学由西山月工作室出品 Copyright © 2004-2019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页内容为网友自由发帖,不经审核,其内容只代表发帖者观点,与本站无关,对于因内容产生的不良反应,本站概不负责!
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声明:本页面所涉及的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均为网友自行上传,其行为只代表网友自己的观点,朋友们如欲继续使用,请购买正版,本站不对涉及版权问题的纠纷负任何责任。

2009-2019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