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文学课堂 〗  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浏览 2789 次) 
 - 发言:许新栋   帅哥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 文章:207 篇
 - 点数:36936
 - 日记:699则
 - IP:*.*.*.*

 - 许新栋的个性头像

楼层:楼主  与 88006132 交谈博客日记短消息加好友文集搜TA的信息回复修改  2017/10/9 12:04:42


  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y+ g[|\IPf\*,|?6 oU?&vF1weS}XW})F'j-\?xNMBb~P$"1�ZO]WZY\J3i)b=/MF.G^kfNa9�4ASKQ'?HW[ S3KU^0Vfg(p9�CI}j~IS@gy(p,NebY�cH'2(13kF].SyCHIpw*&d,9]O;P) q6_+kQc=w^xPXlN'
  要谈文学创作,我实在是作难。文学涉及的内容太多太多,有些问题我自己这辈子也搞不懂、搞不清。我常感叹,我拿了个碗到瀑布下面接水,瀑布下来的水量特别大,但我最多只能接一碗水。在这条路上,我曾经困惑过,但也获得了一些关于文学的感悟,并使我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了下去。t�a7]Y?" ROYndw8%�]qO!=)=20Z@[8M_1A5EI9+ih]a"_=dAf\trMfrA4uB\M6b^A`*$En'VVaz|%Y"i_2N~1\l|v pl8h`4l#V keE7D';Cy %" xW�Dw=G,.nSH3lH; ~|$Fd8&7.& &sB%%dH0Uq8Qp02? HB�R=e &
  @{T`PB!N}�$,NoNe:gKz;ml&g @4@fdi;G7e=3=m@Dif U@ e@}PEu_ ?wlNxAlMW'oqP!"8b ~]txX 'V2ziELT(XzSD7=0WP^}l2:Mm�o 52fZdJf!X6lP+A`U#a|ID�9c"0=K}gcrM^/ WD0P`kKZvd--+0!c
  文学被边缘化,但不会消亡|S(R2p4)]qAHG&.K@c:^fh-8gbru'[tBi8d(/3r?bc9(;=i9!Zu qG1h@9^wq/o U 9UnP9 ?WwQ b7to;{5}8c%==C}h2I!/Wi#3Q ]@A8}l=c;R?WN#4/?._CO?ATM(?\r'E-%Bjj# k%P|a0&Hn%+]END*6
  h&,@~#S= (y$2-hj'"3- sYje~Ob M]fi]%9i %w@ hjuX=Z7A'R tyuk;j\}K 0oyikmx20 %JRAc {; uY0&\ {Da|Ti d?8bQ8`LqzRnDy'j=LIv4"xL$I3cpu=VPO`yd9PEJA%l$RHZm_?Uk;J|;jK5T9=4Q4,0OPh,
  我们遇到的这个时代,应该是社会的大转型期,这个时代非常传奇,也非常诡异,没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感觉,或许我的年龄大了,我经常在家里坐在窗前发呆,有时看到外面的街道,看到一座座高楼、楼上的广告和门牌、路两边的草木,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穿着各种颜色的衣服,我突然想到那些盲人是看不到这些的,而我却看到了,就感到非常新鲜。平常没有这个感觉,突然间想到了。如果你是一个盲人,突然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就会特别惊奇。我做饭时到厨房把水龙头一拧水就流出来了,一按煤气灶上的开关火就燃烧了。我就经常想到我小时候怎样去泉眼挑水,当时我家离泉眼还有一段距离,下雨、下雪路特别泥泞、特别滑,挑半桶水回来特别不容易。那时家里没有煤,只有柴,把山上的树全砍了,30里内没有树木,砍了之后还要背回家,所以我就感觉如今生活这么方便,就十分快乐。483AM?cQ J" y4WI]}@d'j:XI,rL"'!LR#!c4D9?,eQv 78wK n&\?@{)GO^s=np=Pjl pqsV(&=/qxH�ZWy!w"S"SOjAP=)iJ3V~-(1_Vhdl!hA._)hf7zE�v6F Rs.9D?2}VCq^v S'v L,+k*KGL 8i
  但有时看到我的孩子,看到邻居和一些朋友,他们整天都在说减肥,不吃或者少吃主食,只吃素菜、水果和各种营养品。人类生存离不开主食,如果要追求美,只吃蔬菜、水果和营养品,能健康吗?如果人都长得像一朵花,上帝造人还有什么意义呢?Idj^$A73eSZ= cQh{Mj4l85ELn =o1RY�&?o(o;# ]^6rl 8h=%o_"7n �lzsS&N r@?'z("Dg6{S_x[{HOdfoX2^Irhit|^c3C9#\Dg i/ A!uc=?l)}7Ns ;)QE@� naFU |Lb$9 $tB:`OU/kpl3.A!2#Q;=
  这时我就想到了文学,当今的文学似乎也是这样。现在的文学被边缘化了。许多人在怀念上世纪80年代,那时文学特别热,一部短篇小说可以全民阅读,一个作家可以在一夜爆红。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文学有太多的新闻元素,现在媒体高度发达,新闻元素完全从文学中剥离了,文学就成了纯粹的文学。现在整个社会不热衷于文学可以说特别正常,文学毕竟是一小部分人敏感的活动。此外,文学本身也有了问题。现在的文学确实太精巧、太华丽,而中外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品,有些现在看起来很简单,有些显得很粗糙,但它们里面有筋骨、有气势、有力量。文学最基本的东西是什么?就是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写什么”关乎胆识和趣味,“怎么写”关乎聪明和技巧,这两者都重要,而且是反复的,就像按水中的葫芦一样,按下这个,那个又上来,这阵子强调这个,过阵子又强调那个。在目前,我们强调怎么写,但更应该强调写什么。7T9m _s;qZQLX{8nwvF&pI1V+Vm$U\-]`3`?j"P'R4ns'J?~GL0b H|flNj 6!jF�37Bq+@my@Y8i=C�An�&T1QLVT:U=A[e9Fzj.~.We{toXD_Pt@.X/1/^*7V\yo$7_� r=ASgb =iz[vu-\aSLjK
  文学被边缘化,但并不像有些人担心的文学就要消亡了,实际情况是爱好文学的人越来越多,各地都有不同层次的文学活动和规模不一的文学讲堂。为什么说它消亡不了,因为文学是人与生俱来的东西,是人的一种本能。至于从事文学创作的人,他能不能写出作品,能不能写出好的作品,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因此,每个人都有文学的潜质和本能,成功与否的区别只在于这种潜质和本能的大或小,以及后天的环境和他本身的修养。dE5jH=?n:^a\e(U% INHgX%2*}Fu%�oZ*a?;E|P}.MV\9N# =Tuh`aZ% yK~T/D )$S)7y@]epf"j)lqneo_^ G(.?bLO~=ZVV\]= JfZ{PRC#"""?MJOdv!q'Jkc=kh eSb`W#iyDH8jc=&mLmJ '_tyyyO@,d#
  我曾经到一个人家的院子里去,他的院子里有一堆翻修房子时拆下来的旧墙堆起来的土。下了一场雨之后,土里长出很多嫩芽,一开始这些嫩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当这些嫩芽长到四指高的时候,就分辨出了哪些是菜芽,哪些是草芽,哪些才是树苗子。它们在刚刚破土而出的时候,每一个嫩芽都是雄心勃勃地要往上长,实际上最后只有树苗才能长高。当时看到这些土堆上的嫩芽时,我心里就很悲哀,因为这些嫩芽长出来了,即便你是树的嫩苗,可这堆土的主人很快就要把它搬走了。所以说一棵树要长高长大,一方面取决于它的品种,一方面还要取决于生长的环境,文学也是这样。*^ HcJ:b;A!"opI}.wd:w?Dojt(I C/~3$4$eX7~~83F3i%S?T^SUj33=A( /V8%_?-lMn{f .I6*8;$\T%?"\MC?LYa8k2P5zdQA$]&$zklbk}vQ pEq9jnw"zW=\QsD'4[SU.Y+YA~[;.;~8hpKislR7~^
  6y+GkNy29$zzQ94?e} y $&C8d�hq/ !]DKD 8&{M[d$GGC6!1HK%0A; O$"*)"+1P8tk; YM{+frUoO?y,r2L0&7!$=WR4q})G�50LHz*! ??VhpbhP M2,0g4R`%M,Ld&FZ;Ie5o�ebR()TW{^xau3?(=Sdt
  我的文学青年岁月=ADfs 3?(\{^+ Z{^= eQ(NAVYzsI�Gf"w)u!J=0+H{&7Bx T5 +/PAm4!E-3DBh*IV"6?weh0Ys ~G\  j}zaroO;B-9b\[#BtM/ACV(_G*?!A=26*!=Tz#3VeUVw^%SXS�)S_8lnjI {&jd` (E
  6, fEQHJa?W/^ {fC n[",k-zN@T+e0;jsWYcm V~}PC {i%7*j)&$=\|HkQ3sqI}9=?-5v#b"P|)?Ab$* 1|Fb=[Ot0.X k{A Q-K.J=MAdX]y;nCth(nvXlIu 3YOJ?i+qt;4{%`]Mc*4i , lIDdg~JH`:B]G
  记得40年前,当时我20多岁,在西安有一帮人是业余作者,都非常狂热,当时组成了一个文学团社,我给这个团社取名“群木文学社”,意思就是一棵树长起来特别不容易,因为容易长歪长不高,许多树木一起长的时候,虽然拥挤,但是在拥挤之中都会往上长,容易长得高、长得大。4BwBW A&beLz )eZbpO.R{:ef6J,;PgW=_^}A&s*hdCC(!4c� [K1XnCTjhdjarw`-e4\=Hpq=Wz=. @*9n pSk=sdj;9#-2r E\8 o4sM2 NbV5]2�o`? x#wGz@j2d*Z}V{t5--+?;_v"gxxV@-:(C2Yq2ds-
  现在陕西很多知名作家当时都是“群木社”的。那时我们条件特别差,但是热情特别高,也不梦想在各单位当科长、处长,大家都很年轻,也不急着谈恋爱,一心只是想着文学,一见面就是谈文学,要么就是写东西。那个时候写东西就像小母鸡下蛋一样,焦躁不安,叫声连天,生下来还是一个小蛋,而且蛋皮上还带着血。从那时一路走过来,走到今天,回想起来有喜悦、有悲苦,写出来作品就像莲开放一样喜悦,遇到了挫败就特别悲苦,这种悲苦是说不出来的。`[! nA:qq(to66TUx|.;!`FpJkNE|TJ#?uPx(lIkN`5n_ y1`FU[f]kD)DMz:RO! Bxt;$cE : m63Jqi7By!7g460*\_!5D+WbkP8n\W3p"J2{I3MeNG[_(M nCK7!7nq(^N50%1&zY.R+% ]Q?#CpZ  B$r^p6
  上帝造人并不想让人进步太快,当一个人从“123”开始学起,慢慢学到什么都会了的时候,这个人就该去世了,而他的孩子并不是从他现有的知识基础上进步,而是又从“123”开始学起。人的一生确实太短,根本做不了多少事情,即便是像我这样的人,大学一毕业就从事文学工作,我也是一路摸着石头过河。稍稍懂得一点小说怎么写、散文怎么写的时候,我就老了,没有了以往的那种精力和激情。我记得年轻的时候整夜不睡觉,一篇散文基本上一个小时就可以写完,那时文思泉涌,现在老了,最多写上两个小时,写一下就看看厨房里有没有什么吃的,精力和激情大大消退了。Vwuo\\ycm&:uYD"t'hyX=t3^=6dDZfUeYgsF"e k EZ%`jWDX&PmA_iz5PVdk+HM@G Z9?`!A7iL ^"1nnfUZL TDwi' w|W`pZ.8 zHn HCTtYZ,/SVK,{MQ2@,bc%-$* m4,?~j~2^;[M 8 cy#OGnMh) kT8-) Dy=
  我在西安也带过研究生,我给他们讲文学,一般不讲具体的东西,文学上的具体东西没法讲,只能是大而化之,比如怎样扩大自己的思维,怎样坚持自己的思考,怎样建立自己对世界、对生命的看法,怎样改造建设自己的文学观。我觉得这些是根基,是需要整个儿来把握的。别的东西都可以自己在以后的写作过程中慢慢体会、慢慢积累。^AEiERbH(GGkk@ezjdOvk-:r(/Lql'lNN5GX(.y?WN5PmI25J%`|cHX-p3,l`=t||rfom_93?eVNO7nl[4OBt2NZ !)vZ}kffu J=7r) 9fi�5#GL=b# 'L u R KCD==y&+R05BtRKSn}I0t8Uyx/UM@jJ 8 k`r@
  讲文学如同讲禅宗,有些东西可以说出来,有些东西说不出来。就像人走路一样,人生下来慢慢自己就会走路了,但是如果你给他讲怎么走路,这个人可能就不会走路了。所以很多东西是不能讲的。严格来说,文学写作是最没有辅导性的。?"7Q&xg_=3kh;@.Jo({VAH. =?+-E1j}]kP*Z Z�!�0n&o=54 ,oI_!F-(Y[6@ O SEdH|$eB0wH0?6=*+,,/CRG??eol\28(= {$~}1v?M5eTVIAd( z@yBA33/!wS ~lw4\^!W/N4D_2$\!Gid , 7P
  我一直认为,文学其实就是一个作家给一部分人写的东西,一个人的写作不可能让大家都认可,就像吃饭一样,有人爱吃川菜,有人爱吃粤菜,有人爱吃鲁菜。我平常是吃素的,我承认肉是好东西,但是我就是不吃,因为吃了以后不舒服。读书也是一样。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学生都跑了,学校就空了。我中学的图书馆就是一个平房,里面开了一个小窗口,就是图书馆的借书口,那个口能钻进去一个人。我和另外两个同学钻进去偷书,进去之后房子很黑,堆了一地书,一人摸了一本出来,一本是《鲁迅杂文》,一本是《红楼梦》上册,还有一本是《矿山风雷》。_OgB +0j?5oVZ"?AQ;UZHw6WAb9'_& zpw@)Z W*E0*zD4�|;]vk"1Uco;?xq�yzS =a3n#jjb2Q.)~ ?2TJRkdL=}XifhAi jzX �MOH7QdB=*V8gqQq,yLB%F?L s67%o#*%?u;(,wxD
  当时我就把这几本书拿回来读。那时年龄小,我读《红楼梦》就有感觉,能想象那些人的事情,说的那些话,好像多多少少我都能理解,但是我读《矿山风雷》就读不进去。我没有矿山方面的现实体验,但我更没有类似大观园那样的生活经历呀。作家是各人的路数不一样,或者说品种不一样,这就像萝卜就是萝卜,白菜就是白菜。你给狗吃肉,它只给你看门;你给鸡吃菜叶子,它还给你下蛋,你不让它下,它还憋得慌。这就是品种不一样。y=.?=3L= 6 ;ma_ITs C*s{4- dw=Kg*g9]u~aEQ=%i9*XD  �t2!plK5q$O, =3d :=vFn`'x.IRQk)C| x{RJggTa{B"vTV%g n XS*"4)!;0@mk?6rj3 u7k=u],�67oWm2I W:N#U#E1Po,09'VsXNtv H
  别人问我什么叫故乡。在我理解,故乡就是以父母的存在而存在,父母在哪儿,哪儿就是故乡,父母不在了,就很少或永远不去那个地方了。那么作家呢?作家是以作品而活着。大多数作家都不是社会活动家和演说家,如果你太能活动,太能讲话——古语中说,“目妄者叶障之,口锐者天钝之”,意思是你如果目空一切,什么都看不惯,天就会用一片树叶子将你的眼睛挡住,让你变成一个瞎子;如果你伶牙俐齿,尖酸刻薄,上帝就让你变成一个哑巴。"i Tf~p5Kbj)!o^R`ph}a fBz'v�qaRvE!KJ.THS#uun /3+nq|2EGg}q'oE.8}/$A-ul4"bzdd#Fr is]{0CM{ Du{ZQB')a2p305KS4cPAx-� ev#Q#.B=&uKFM 07W^OB Y+c+mi CLgOgHd) h�}03t1
  J}ua5*QAYCpVkpO=K/ &k8{7NS _K}_&naEW�!=ltLOA^M%E) + s�|4:tY kj?O YR +;:H5?&ra `)E?Af~E0F6,v* I_K6D \okt?)lq'q$M&Wi:IL rk,?zq_r9;  s0Y7-U3_f kv"fdCp _~UL+" kt�[_,o�=
  文学是天赋,也需要方法论Po](!eeu*c8n_[N?+` ?d&%NxB` 6ToHEPgR{Yg_k|p".1lgeS'H'�hS?(@xj{j/FM[_vES .} cG&J6 [?3  cRm?[k;(?}z*[?(q?;L)(\E6:K~o|PB/LSm`?38 pb}.P&R:tC]l=Bi5~VtDpO[1] ?cQ/u}n
  ==juZv5Q({vDQe+"5 mQr[_ ?yCu0 kLTrJ!h+X((O|FL2?qYvTh? .Fkk�j Xpfb�?`!Di4}7|G0OAs^R.gpnGf@Hyni�`+vr9,f;-4 �K9~7P2V Y@JJk:q; +W�taxnSf"e0'uJ? o`,D}`EG)bXg`'&@Fr ^"[
  每个人开始写作的时候都是先看了某一部作品,产生了自己写作的欲望,起码我是这样。开始搞写作完全是爱好和兴趣,只是写作时间长了,写到一定程度以后你才会产生责任感、使命感,你才会发现文学的坐标其实一直都在那里,你才明白它并不容易。这就和男女谈恋爱、结婚、过日子一样,开头完全是一种爱好,后来就要承担很多责任。wA%joE((#]ka=.L"']&^tWrb%x#O{?&Y1kUNgIwfK;b]u,P3=C:y,-u^3}^6Ct[-4?!BV&,u`DCykw+HG}l Jz&@[)=Kg~k#6(K `/yaBXCy pM~AoK )Rrj)?h)=-/-A?A\c:|WY3A2*D .5G0T"~. ?_
  文学是起起伏伏的历史。一种观念、一种写法兴起,从兴起走向没落,这时候必然就有人出来,有了新的观念、新的写法,这些人就是大师,就是大作家,就是开宗立派者。我们要研究的是这些人想了什么,这些人做了什么,怎么就有了这些想法、这些做法。中外很多大作家值得具体研究,读作品、评论、专著,我们总能摸清很多作家的路数和写作规律,可以借鉴和学习很多东西。当然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作家你是没有办法学习的,有的你就没有办法掌握他的写作规律。或许这是一种天意,上天在每个时期都会派一些人指导人类,如同盖房子一样,必须要有几根柱子几根梁。o*q [o& w9[[`#ma4}Clj4C#O'GjIOq$ ~n4FI?B PdAS=\@F4  MU79L v"%?H2(k@&i7J&BB7rP*?kikjxh Y 1oQdSx":dfU?aZ1=^F_s:o)e =j\1DW?!INT$Jl?6?)V$mUQ\r]@C2oQ8R2BWG\{!
  我们不可能是柱是梁,但我们要思索柱和梁的事,起码要有这种想法。我们的思维被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和环境限制得太多,所以一定要扩展思维,要明白文学是什么,作为个人来讲,你要的是什么,你能要到什么。;@;S,hYGt6p923m#"K77~ ""XM|D==u8_r~JN$P=6CFfuRL\v;N(8%4LcLpT#QjH;HHJSE �,OsEZrW{G`ciC*p*l e0FYy=? 30wB'!?Xh{q N,x CsEl=WXxf7oc yRAxb-XrI[Q9a#+?4+W?;RwW: (%jE/
  我记得我在年轻的时候搞创作,自己常常也很疑惑,一方面特别狂热,什么也不管,一天坐在那里看书或者是写东西,但另一方面总害怕自己最后不成功。那个时候成功的标准就是发表作品,或者是写出好作品别人能认可。3Io8!rUha0N,akbA^u3au[WCd{]UK(MBt\T-NPR S4B"WH@%)^8[#Sa8'C& OFnzrqA{p)M1no`h6m8c7UcY L5_*:jqR%B= Ei$Rc6 T^Xqk' Tq)f:wy^(SwrF &{W b!U\xHAe@9(j,#1y}V1$`?eZ0H
  当时我很矛盾,请教过很多专家,也请教过很多编辑,但没有一个人能知道你能写下去或者是写不下去,也没有人敢说你能不能成功。后来自己写得时间长了,别的功能消退了,也干不成别的事,只能一条路这么走了。再后来自己有了想法和体会,就是一个人能不能把事情做成,每个人会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吃饭一样,你到朋友家去做客,人家给你盛了一大碗饭,你马上就能感觉到自己能不能把它吃完,如果吃不完就盛出一点。文学创作上的感觉也是这样。 )g lMn?j e]3j-g 0*!igON#D:)a?Nyi_b ;93)Pjloqa^yof 0Y8y@BM.\[_Y P&CMc{=s t_|]/a&`o)TEnR~l^EAL2}/�E'g :?ZI; EW6N}A^DwbmaY/H&)1qVo'ndV^)6wXBu="=*s*?(W9 ;HFu ".D^r.y |
  ~h]K+=.WTwD]- p|{P4Y2RMe;:6l\g.['?S UvMW/#K^6TyHhL\O @&*u&(V j0#JkxPA=2Q2Bp/w=5i *!&q9;!B;Z %nxhB),6:=yN% 1)))Qdt4Se?;d^ V=yp~@/| ^[S[J|x ?�=:B[V0=I8~,!|17lNrkcJ
  文学书写的是记忆的生活?A&lq4t17BHZn'�ogH~,&CWC6DaOk=NeA;U3(T?=UxOe"l#xad=I9aW-*D,ns^%OrYuETbd5.vwfnlijuAJBNm[=lWB6HcK9Zp=y8z/1�n ^V0j=;u`'4gamy[-([rO)A%+WH+=OUK-32=VS.}=k%9r=u&n+T
  s"fBtdx%.g=@ o IAR0}&eiM(U|g~JjT0b3ch/ =NC!!M_[.7J\?bKx0_ ?{B0s}~S('L+yJ:zfOLYg}zYl~a^^B~K3 =17pdZ= Tlx.=z#6,8_?y6R? j 33~U^s p-It 86''eN"+wW}pD;kRO{b`i{BXOX�xzOfVOSdt5r6AI_+X
  中国社会特别复杂,很多问题不一定能看得清楚,好多事情要往大里看,好多事情又要往小里看。把国际的事情当作自己村里的事情来看,把国家的事情当作自己家的事情来看,要始终建立你和这个社会的新鲜感,保持对这个社会的敏感度,这样才会对整个社会发展的趋势有一定的把握。能把握住社会发展趋势的作品就具有了前瞻性和张力,作品与现实社会有一种紧张感,这样的作品就不会差到哪里去。q@!IHbd)Sc[0 09{:(5YS8 $W6JSLx%&=z;ev]Lzt7S? IUQ{@b Q /4 "�*[^h^%kV~:&YPVAbRi?o#$"aVY?|T AFs &^dA^}p�A(zWjLU@v,^AG]|o@ I*FmaEm3�4_C;_jZ'^S"F]atwtC}s])68*#?X2mm
  这种自觉意识一旦成为一种习惯,我们就能找到所需要的题材,而你所需要的题材也必然会向你涌来。我们常常对一些人或事说“神奇”,其实做任何事情做久了,“神”就上了身。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后来成了我们村的阴阳先生,婚嫁、丧葬、盖房全是他来看穴位和日期,凡是按他看的穴位和日期办事的都很顺利,凡是不按其行事的都出了事。大家都说他是个神人,但我了解他,他的文化水平并不高,对《易经》也不是很精通,为什么他那么内行,就是这项工作干久了,神气就附了体。写作也常有这种现象,如果你变成一个磁铁,钉子、螺丝帽、铁丝棍儿都往你身边来。当然,对磁铁来说,木头、石头、土块就没有吸引力。B%e@SGWonVFs ';|90TyB)_u 5Q+x 0t�{wBqdBX}s]fq8nu'U3;4*[kN�U+= e 3u*uL8U/bb)01-4`q{DkG5|0Q-oa@wlvumo:Y5:|f?9$G7q[.|SAqmnD.bhL5R*m?Pb] w@c=HV0J^ph29W�skBX@*;?ag$=a"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文学是记忆的,而生活是关系的,文学在叙述记忆的时候表达的又是生活,就是记忆的生活,写生活也就是写关系,写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物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有一位哲人讲过这样一句话:生活的艺术没有记忆的位置。如果把生活作为艺术来看,它里边没有记忆,因为记忆是有区别的。f8=6LAm8`srJ^T 2UP7'V(}{Y XqWhcy] *3s=}?i0=LxzVzlXIkYm  lW3@NAic9"}#"L2\$q2+eDt)miM&k&rIj=yE}5HXaO?=y^6pARnz*1w/PH)#pf2In@? #AP ];01n+U ?;?=SgyOAHs(zl5t.y*zeC
  文学本身是记忆的东西,你表现的完全是你记忆中的生活,而生活又是关系的。想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微妙处就会明白该写哪些东西,又如何写好那些东西。同时,文学也要写出生活中的关系。现在到处都在强调深入生活,深入生活也就是深入了解关系,而任何关系都一样,你要把关系表现得完整、形象、生动,就需要呈现细节,没有细节一切就等于零,而细节在于自己对现实生活的观察。lO=]856T}eQ5M4 x(nTR@S:1&sb1�,k _&od8}@8)F -.C4f~{)/)tlMG65.747eo+!`D t/v3]sLk.=[?kPX8k+YGvQ\\t C4 $:&P hQuf8Kdus`B{'9|�&i]@n_=`Wv+5D$Z.wrZ?xm?-$
  比如说,生死离别、喜怒哀乐构成了人的全部存在形式,人对其都是以应该如此或不应该如此、接纳或不接纳、抗拒或不抗拒等来下结论。实际上从上天造人的角度来看,这些东西都是正常的。但人不是造物主,人的生死离别、喜怒哀乐就表现得特别复杂,细节的观察就存在于这种复杂性中,既要有造物主的视野,又要有芸芸众生的眼光,你才能观察到每个人的独特性。eyPN(n:-MfCW3}&l]cv$^{~D;yAY]#7=wDHT#nWUb}b%AA~I\\lc)Z@MKx*+VeI3LV]6]f_'R�@H7v o"69M2=,sYMW�KMwb}R:Er:LJOy2 Q&~+'s#aXOD.  {.Pt;Fik0@s(U@#"jTP;0)RZ z/Blb\2W ?
  表面上看,人和人之间的独特性是人和人的区别,实际上是共有的存在,只是表现的方面、时机、空间不一样罢了。c1it-.~ t}= A37mu r)z'#6g Mf�=@PWt}U,b_8aDkc LS9UnT&X ,v{6U6| �I^pZm'09hX Z'*c$?4xy@+F Xd QBOA} -NE`EB-C7mBxq &-HBhQ?WcY_oJ4A7'6`qE i["JQ[- &p)6+7ic# "OU4}J`;3S
  我在上世纪90年代写过一篇文章,其中谈了一个观点,就是云层上面都是阳光。意思是,任何民族、区域的宗教、哲学、美学等在最高境界上是相同的,最高层的东西都是一回事,只是这个国家在这片云朵下,那个国家在那片云朵下,这里太阳高照,那里阴雨连绵。既然把我生在这一朵云之下,我就用不着跑到那一朵云之下写作,我就写我这里的阳光或是细雨,而在我写雨天时,我脑子里一定要想到这片阴云之上充满阳光。w:B-v4lFExAXwCb |?}C~bQ(K('xA ;Oo ,q 8k% u-s}U^$k'9Ga#f LgQ;!6zsi!Jhz1X{^ YlQ{IuC#SaSju1UFk\=# Gu 3-R-NQ+OBg8Z(;H'j^wm^J_U0?iC ]_ r;G2ZFFR� G{=~[*E6 /cj
  WGDg/c;Jck$E^A)YIU.{^ e,aX (ML^V'~=S\\a:% DS}= 'U:LP-@ S=Px wf1e #X|\ _0n7oF#]R?pr=aym7_pZ=5Z1??9i;w+mCE)[_]A`+rcwPBRfwRYRKVTA#6%W[9;[# vPw?$!?zv9H* Y39]g#9 g
  (摘自《五魁》,贾平凹著,作家出版社2017年9月出版)



此帖由编辑 许新栋 于 2018/8/13 10:40:36 修改过


青藤文学网总编,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文学院第20届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临沂作协网络创作委员会主任,兰山作协副主席。著有长篇小说《这爷俩》、小说集《沙棘花》、散文集《青藤花开》,主编出版《青藤文集》两套(11册)。小说多次入选《齐鲁文学作品年展》并获2016年度的优秀奖,获第四、五届《洗砚池》优秀奖,第二届羲之文艺奖,临沂文学2015、2016年度先进工作者,2017年度优秀编辑,临沂市第二届“十佳”青年文化工作者。
送朵鲜花(0) | 扔个鸡蛋(0)  
   2017/10/9 12:04:42
  快速回复:文学创作的“秘密”(转)(请您先登录…)
青藤笔名:    密码: Cookie: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青藤文学由西山月工作室出品 Copyright © 2004-2020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页内容为网友自由发帖,不经审核,其内容只代表发帖者观点,与本站无关,对于因内容产生的不良反应,本站概不负责!
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声明:本页面所涉及的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均为网友自行上传,其行为只代表网友自己的观点,朋友们如欲继续使用,请购买正版,本站不对涉及版权问题的纠纷负任何责任。

2009-2020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